欧阳文忠公文集 (四部丛刊本)/居士集卷第二十四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居士集卷第二十三 欧阳文忠公文集 居士集卷第二十四
宋 欧阳脩 撰 宋 胡柯 撰年谱 景上海涵芬楼藏元刊本
居士集卷第二十五

居士集卷第二十四 欧阳文忠公集二十四

  墓表八首

   石曼卿墓表

曼卿讳延年姓石氏其上世为幽州人幽州入于契

丹其祖自成始以其族间走南归天子嘉一作其来

将禄之不可乃家于宋州之宋城父讳补之官至太

常博士幽燕俗劲武而曼卿少亦以气自豪读书不

治章句独慕古人奇节伟行非常之功视世俗屑屑

无足动其意者自顾不合于时乃一混以一作酒然

好剧饮大醉颓然自放由是益与时不合而人之从

其游者皆知爱曼卿落落可奇而不知其才之有以

用也年四十八康定二年二月四日以太子中允秘

阁校理卒于京师曼卿少举进士不中一有第字真宗推

恩三举进士皆补奉职曼卿初不肯就张文节公素

奇之谓曰母老乃择禄耶曼卿矍然起就之迁殿直

乆之改太常寺太祝知济州金郷县叹曰此亦可以

为政也县有治声一有用荐者三字通判乾宁军丁母永安

县君李氏忧服除通判永静军皆有能名充馆阁校

勘累迁大理寺丞通判海州还为校理庄献明肃

太后临朝曼卿上书请还政天子其后太后崩范

讽以言见幸引尝言太后事者遽得显官欲引曼卿

曼卿固止之乃巳自契丹通中国徳明尽有河南而

臣属遂务休兵养息天下然内外弛武三十馀年曼

卿上书言十事不报已而元昊反西方用兵始思其

言召见稍用其说籍河北一无二字河东陕西之民得郷

兵数十万曼卿奉使籍兵河东还称𭥍赐绯衣银鱼

天子方思尽其才而且病矣既而闻边将有欲以郷

兵捍贼者𥬇曰此得吾粗也夫不教之兵勇怯相杂

(⿱艹石)怯者见敌而动则勇者亦牵而溃矣今或不暇教

不若募其敢行者一有用字则人人皆胜兵也其视世事

蔑若不足为及听其施设之方虽精思深虑不能过

也状貌伟然喜酒自豪若不可绳以法度退而质其

平生趣一作舍大节无一悖于理者遇人无贤愚皆

尽忻欢一作欢忻及间而可不天下是非善恶当其意者

无几人其为文章劲徤称其意气有子济滋天子闻

其丧官其一子使禄其家既卒之三十七日葬于太

清之先茔其友欧阳脩表于其墓曰

呜呼曼卿宁自混以为髙不少屈以合世可谓自重

之士矣士之所负者愈大则其自顾也愈重自顾愈

重则其合愈难然欲与共大事立奇功非得一无得字

合自重之士不可为也古之魁雄之人未始不负

世之志故宁或毁身污迹卒困于无闻或老且死而

幸一遇犹克少施于世(⿱艹石)曼卿者非徒与世难合而

不克所施亦其不幸不得至乎中寿其命也夫其可

哀也夫

   尚书屯田贠外郎李君墓表

汉水东至干徳汇而南民居其冲水悍𭧂而岸善崩

然其民尤冨完其下南山一作山南之材治室屋聚居盖

数千家皆安然易汉而自若者以有石堤为可恃也

景祐五年余始为其县令既行汉上临石堤问其长

老皆曰吾李君之作也于是喟然而叹求李君者得

其孙厚厚举进士好学能自言其世云李氏贝州清

河人君举进士中淳化三年乙科镇州真定主簿齐

化基为吏以强察自喜恶君廉直不为屈多求事可

酿为罪者责君理之君辨愈明不可污卒服其能反

荐之迁威虏军判官秩满一无二字河北转运使又荐为

冀州军事判官逾年一无二字吏部考一无此字籍凡四较考

者外皆召还公考当召是时契丹侵边冀州独乞留

君督军饷课为最多迁大理寺丞乘传治一作壁州

疑狱既还转运使又请通判冀州督旁七县军饷课

尤多而民不劳遭岁饥悉出𢈔粟以贷民且曰凶丰

甚必复使丰而归诸𢈔是化吾朽积而为新乃两利

也转运使以为然因请君益贷贝魏沧■诸州后岁

果丰饥民徳君粟归诸𢈔无后者盖赖而活者数十

万家一本有居三年转运使上冀人言乞留许留一岁就拜

殿中丞岁满将去冀民夜私入其府堑其居(⿱艹石)不可

出君谕之乃得去通判河南一有府字未行契丹兵指邢

洺天子择吏之能者改君通判邢州其守一无二字赵守

一当守邢以捍冦辞不任邢事天子曰李某佐汝可

无患守一至邢悉以州事任君御史中丞王嗣宗辟

推直官遂荐为御史以疾不拜求知光化军作所谓

石堤者孙何荐其材拜三司戸部判官改知建州皆

以疾辞又求知汉阳军居三岁而汉阳之狱空者二

岁卒以疾解退居于汉旁大中祥符六年五月某日

卒于家遂葬县东遵教郷之友于村子孙因留家焉

君讳仲芳字秀之享年五十有三一作官至尚书屯

田贠外郎君为人敦敏而材以疾中止一有善不享其厚用不既

余闻古之有徳于民者殁则郷人𥙊于其社今民

既不能祠君于一作汉之一无之字旁而其墓幸在其县

余令也又不表以示民呜呼其何以章乃徳俾其孙

刻石于隧以永君之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一作

   内殿崇班薛君墓表

公讳塾字宗道姓薛氏资政殿学士兵部尚书简肃

公之弟薛之世徳终始有简肃公之志与碑公官至

内殿崇班以某年某月某日卒官于蜀州其子仲孺

以其丧归葬于绛州之正平先葬而来乞铭以志予

幸尝纪次简肃公之徳而又得铭公其铭曰公躬直

清官以材称惟贤是似不愧其兄既葬而仲孺又来

请曰铭之藏诚一作以永吾先君于不朽然不若碣

于隧以表见于世之昭昭也予惟薛氏于绛为著姓

简肃公于公为兄弟而公之世徳予既见之铭而其

子又欲碣以昭显于世可谓孝矣然予考古所谓贤

人君子功臣烈士之所以铭见于后世者其言简而

著及后世衰言者自疑于不信始繁其文而犹患于

不章又备其行事惟恐不为世之信也若薛氏之著

于绛简肃公之信于天下而予之铭公不愧于其兄

则公之铭不待繁言而信也然其行事终始予亦不

敢略而志诸墓矣今之碣者无以加焉则取其可以

简而著者书之以慰其子之孝思而信于绛之人云

   连处士墓表

连处士应山人也以一布衣终于家而应山之人至

今思之其长老教其子弟所以孝友恭谨礼让而温

仁必以处士为法曰为人如连公足矣其矜寡孤

凶荒饥馑之人皆曰自连公亡使吾无所告依而生

以为恨呜呼处士居应山非有政令恩威以亲其人

而能使人如此其所谓行之以躬不言而信者欤处

士讳舜賔字辅之其先闽人自其祖光𥙿尝为应山

令后为磁郢二州推官卒而反葬应山遂家焉处士

少举毛诗一不中而其父正以疾废于家处士供养

左右十馀年因不复仕进父卒家故多赀悉散以赒

郷里而教其二子以学曰此吾赀也岁饥出糓万斛

以粜而市榖之价卒不能増及旁近县之民皆赖之

盗有窃其牛者官为捕之甚急盗穷以牛自归处士

为之愧谢曰烦尔送牛厚遗以遣之尝以事之信阳

遇盗于西关左右告以处士盗曰此长者不可犯也

舍之而去处士有弟居云梦往省之得疾而卒以其

柩归应山应山之人去县数十里迎哭争负其柩以

还过县市市人皆哭为之罢市三日曰当为连公

当与处士行丧处士生四子曰庶庠庸膺其二子教以学

者后皆举进士及第今庶为寿春令庠为冝城令处

士以天圣八年十二月某日卒庆历二年某月日葬

于安陆蔽山之阳自卒至今二十年应山之长老识

处士者与其县人尝赖以为生者往往尚皆在其子

弟后生闻处士之风者尚未逺使更三四世至于孙

曽其所传闻有时而失则惧应山之人不复能知处

士之详也乃表其墓以告于后人一作八年闰正月

一日庐陵欧阳脩述

   尚书屯田贠外郎张君墓表

君讳谷字应之世为开封尉氏人曾祖节祖遇皆不

仕父炳为郑州原武县主簿因留家焉今为原武人

也君举进士及第为河阳河南主簿苏州观察推官

开封府士曹叅军迁著作佐郎知阳武县通判眉州

累迁屯田贠外郎复知阳武县以疾致仕卒于家享

年五十有九君为人刚介一作好学问事父母孝与

朋友信其为吏洁廉所至有能称其在河南时予为

西京留守推官与谢希深尹师鲁同在一府其所与

游虽他⿰扌⿱彐𧰨 -- 掾属賔客多材贤少壮驰骋于一时而君居

其间年尚少独苦羸病肺唾血者巳十馀年幸其疾

少间辄亦从诸君饮酒诸君爱一作而止之君曰我

岂乆生者邪虽他人视君亦(⿱艹石)不能胜朝夕者其后

同府之人皆解去而希深师鲁与当时少壮驰骋者

丧其十八九而君癯然唾血如故后二十年始以疾

卒君虽病羸而力自为善居官为吏未尝废学问多

为贤士大夫所知乃知夫康强者不可恃以乆而羸

弱者未必不能生虽其迟速长短相去几何而强者

不自勉或死而泯没于无闻弱者能自力则必有称

于后世君其是巳君尝谓予曰吾旦暮人耳无所取

于世也尚何区区于仕哉然吾常哀禄之及于亲者

薄若幸得不死而官登于朝冀窃国家褒赠之宠以

荣其亲然后归病于原武之庐足矣乃益买田治室

于原武以待君自河南苏州累为名公卿所荐乃迁

著作为郎官赠其父太子中允一作母宋氏京兆

司氏未安县太君于是遂致仕归于原武营其徳政郷之

张固村原将葬其亲卜以皇祐五年十一月某日用

事前四日君亦卒遂以某日从葬于原上予与君游

乆记其昔所谓予者且哀君之贤而不幸又嘉君之

志信而有成于其葬也不及铭乃表于其墓君娶祝

一作氏封华阳县君有子曰损试将作监主簿至和

二年三月七日翰林学士尚书吏部郎中知制诰充

史馆修撰欧阳脩撰

   龙武将军薛君墓表

薛姓居河东者自唐以来族最盛宋兴百年而薛姓

五显资政殿学士尚书户部侍郎赠兵部尚书简肃

公当天圣中参辅大政以亮直刚毅为时名臣公绛

州正平人也有子直孺早卒无后以其弟之子仲孺

为后然其兄弟五人及其诸子皆用公荫禄仕以忠

厚孝谨多材能为绛大族君讳某字某简肃公之兄

也少有髙节仕而不得志退老于家以徳行文学为

郷善人君少好学工为文辞应有司格既而曰是岂

足学也哉乃弃而不为其后简肃公贵显以恩例补

君右班殿直君笃爱其弟不得巳为强起就职居顷

之卒弃去遂不复仕君居郷里孝悌于其家忠信于

其朋友礼让于其长老郷里之人始而爱乆而化既

殁而犹思焉君以天圣二年十一月某日以疾卒于

家享年六十有九以某年某月某日葬于正平县清

原郷之周村原曽祖景赠太保祖温瑜赠太傅父光

化赠太师母曰郑国夫人费氏子男二人长曰长孺

今为尚书虞部贠外郎知绛州军州事次曰良孺殿

中丞女三人君以子恩累赠右龙武军将军夫人郑

氏正平县太君君卒之若干年其子始以尚书郎来

守是州予薛氏婿也且嘉君之隐徳以终而有后乃

为表于其墓既又作诗以遗之曰

伊绛之人其出如云往于周原从我邦君周原有墓

郁郁其松绛无居人惟邦君是从来以春秋执事必

邦君在绛礼我𦒿艾惟父之执其恭敢怠邦君有

政惠我后生从民上冢闾里之荣嗟我绛人孝慈友

悌为善有后惟邦君是视

   永春县令欧君墓表

君讳庆字贻孙姓欧氏其上世为韶州曲江人后徙

均州之郧郷又徙襄州之榖城干徳二年分榖城之

阴城镇为干徳县建光化军欧氏遂为干徳人脩尝

为其县令问其故老郷闾之贤者皆曰有三人焉其

一人曰太傅赠太师中书令邓文懿公其一人曰尚

书屯田郎中戴国忠其一人曰欧君也三人者学问

出处未尝一日不同其忠信笃于朋友孝悌称于宗

族礼义逹于一作郷闾干徳之人初未识学者见此

三人皆尊礼而爱亲之既而皆以进士举于郷里

而君独黜于有司后二十年始以同三礼出身为

潭州湘潭主簿陈州司法叅军监考城酒税迁彭州

军事推官知泉州永春县事而邓公巳贵显于朝君

尚为州县吏所至上官多邓公故旧君绝口不复道

前事至终其去不知君为邓公友也君为吏廉贫宗

族之孤㓜者皆养于家居郷里有讼者多就君决曲

直得一言遂不复争人至于今传之嗟夫三人之为

道无所不同至其穷逹何其异也而三人者未尝有

动于其心虽干徳之人称三人者亦不以贵贱为异

则其幸不幸岂足为三人者道哉然而逹者昭显于

一时而穷者泯没于无述则为善者何以劝而后世

之来者何以考徳于其先故表其墓以示其子孙君

有子世英为邓城县令世𪟝举进士君以天圣七年

卒享年六十有四葬干徳之西北广节山之原一有云字

   河南府司录张君墓表一作

故大理寺丞河南府司录张君讳汝士字尧夫开封

襄邑人也明道二年八月壬寅以疾卒于官享年三

十有七卒之七日葬洛阳北邙山下其友人河南尹

师鲁志其墓而庐陵欧阳脩为之铭以其葬之速也

不能刻石乃得金谷古砖命太原王顾以丹为隶书

纳于一作圹中嘉祐二年某月某日其子吉甫山甫

改葬君于伊阙之教忠郷积庆里君之始葬北邙也

吉甫才数岁而山甫始生余及送者相与临穴视窆

且封哭而去今年春余主试天下贡士而山甫以进

士试礼部乃来告以将改葬其先君因出铭以示余

盖君之卒距今二十有五年矣初天圣明道之间钱

文僖公守河南公王家子特以文学仕至贵显所至

多招集文士而河南吏属适皆当世贤材知名士故

其幕府号为天下之盛君其一人也文僖公善待士

未尝责以吏职而河南又多名一无名字山水竹林一作葱竹

茂𣗳奇花忹石其平台清池上下荒墟草莽之间余

得日从贤人长者赋诗饮酒以为乐而君为人静黙

修㓗常坐府治事省文书尤尽心于狱讼初以辟为

其府推官一作察推既罢又辟司录河南人多赖之而守

尹屡荐其材君亦工书喜为诗间则从余游其语言

简而有意饮酒终日不乱虽醉未尝頺堕与之居者

莫不服其徳故师鲁志之曰饬身临事余尝愧尧夫

尧夫不余愧也始君之葬皆以其地不善又葬速

礼不备君夫人崔氏有贤行能教其子而二子孝

谨克自𣗳立卒能改葬君如吉卜君其可谓有后矣

自君卒后文僖公得罪贬死汉东吏属亦各引去今

师鲁死且十馀年王顾者死亦六七年矣其送君而

临穴者及与君同府而游者十盖八九死矣其幸而

在者不老则病且衰如予是也呜呼盛衰生死之际

未始不如是是岂足道哉惟为善者能有后而托于

文字者可以无穷故于其改葬也书以遗其子俾碣

于墓且以写余之思焉吉甫今为大理寺丞知缑氏

县山甫始以进士赐出身云翰林学士右諌议大夫

史馆修撰欧阳脩撰



居士集卷第二十四

 熙宁五年秋七月男发等编定

  绍熙二年三月郡人孙谦益校正


 连处士墓表罗氏本葬安陆蔽山之原诸本以陆

 为陵朝佐按安州安陆郡其𠋣郭有安陆县应山

 乃邻邑今从罗本

石曼卿墓表然好一无然字

连处士墓表连处士此下一有者字

张屯田墓表幸其疾三字上一有时字

龙武将军薛君墓表清原郷原一作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