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文忠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居士集卷第五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居士集卷第四十九 歐陽文忠公文集 居士集卷第五十
宋 歐陽脩 撰 宋 胡柯 撰年譜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外集目録

居士集卷第五十  歐陽文忠公集五十

  𥙊文十七首

   𥙊程相公文

至和三年歳次丙申月日具官歐陽脩謹以清酌

庶羞之奠致𥙊于故太師相國程公之靈嗚呼公於

時人氣剛難合予實後進晚而相接一𥬇之樂淋漓

酒巵十年再見公老予衰公遽如此予存㡬時人生

冨貴朝露之光及其零落止一作益悲傷惟可喜者

令名不忘士窮閭巷念不逢時公位將相韜能不施

公居廟堂有言諤諤白首于外愉愉其樂酒酣氣振

猶見鋒鍔惜也雖老神清志完手書未復訃巳在門

昔者罇酒歌歡𥬇謔今而一觴涕淚霑落死生忽焉

自古常然撫棺爲訣夫復何言尚享

   𥙊資政范公文

月日廬陵歐陽脩謹以清酌庶羞之奠致𥙊于故資

政殿學士尚書户部侍郎范文正公之靈曰嗚呼公

乎學古居今持方入圓丘軻之艱其道則然公曰彼

惡公爲好訐公曰彼善公爲樹朋公所勇爲公則躁

進公有退讓公爲近名讒人之言其何可聽先事而

斥羣譏衆排有事而思雖仇謂材毀不吾傷譽不吾

喜進退有儀一作夷行險止嗚呼公乎舉丗之善誰

非公徒讒人豈多公志不舒善不勝惡豈其然乎成

難毀易理又然歟嗚呼公乎欲壞其棟先摧桷榱傾

巢破鷇披折傍枝害一損百人誰不罹誰爲黨論是

不仁哉嗚呼公乎易名謚行君子之榮生也何毁没

也何稱好死惡生殆非人情豈其生有所嫉而死無

所爭自公云亡謗不待辨愈乆愈明由今可見始屈

終伸公其無恨寫懷平生寓此薄奠

   𥙊杜祁公文

嘉祐二年三月日具官歐陽脩謹遣驅使官趙日

宣以清酌庶羞之奠致𥙊于故太子太師贈司徒侍

中杜公之靈曰士之進顯於榮禄者莫不欲安享於

腴公爲輔弼飲食起居如陋巷之士環堵之儒他

人不堪公處愉愉士之退老而歸休者所以思自放

於閑適公居于家心在于國思慮精深言辭感激或

逹旦不寐或憂形于色如在朝廷而有官責嗚呼進

不知冨貴之爲樂退不忘天下以爲心故行於已者

老益篤而信於人者乆愈深人之愛公寧有猒巳壽

胡不多八十而止自公之喪道路嗟咨況於愚鄙久

辱公知繫官在朝心往神馳送不臨穴哭不望帷銜

辭寫恨有涕漣洏尚饗

   𥙊呉尚書文

嘉祐三年五月庚午朔具官歐陽脩謹遣驅使官

田安之至于西京以清酌庶羞之奠致𥙊于故留守

資政左丞贈吏部尚書呉公之靈曰嗚呼公乎余將

老也閱丗乆也見一作時之事可喜者少而可悲者

多也士少勤其身以干禄仕取名聲初若可愛慕者

衆也旣而得其所欲而怠與迫於利害而遷求全其

節以保其終者十不一二也其人康彊飲食平居𥬇

言以相歡樂察其志意可謂偉然而或離或合不見

㡬時遂至於衰病與其俯仰旦暮之間忽焉以死者

十常八九也嗚呼公乎所謂善人君子者其難得旣

如彼而易失又如此也故每失一人未甞不咨嗟殞

泣至於失聲而長號也一有惟字公材謀足以居大臣文

學足以名後世冝在朝廷以講國論而乆留于外冝

享壽考以爲人望而遽云長逝一作此搢紳大夫所

以聚弔于家而交朋故舊莫不走哭于位一作豈惟

老病之人獨易感而多涕也尚饗

   𥙊梅聖俞文

嘉祐五年歳次庚子七月丁亥朔九日乙未具官

歐陽脩謹率具官吕某劉某以清酌庶羞之奠致𥙊

于亡友聖俞之靈而言曰昔始見子伊川之上余仕

方𥘉子年亦壯讀書飲酒握手相歡談辯鋒岀賢豪

滿前謂言仕宦所至皆然但當行樂何有憂患子去

一作河南余貶山峽三十年間乖離㑹合晚被選擢

濫官朝廷薦子學舎吟哦六經余才過分可愧非榮

子雖窮厄日有聲名余狷而剛中遭多難氣血先耗

髪鬚早變子心寛易在險如夷年實加我其顔不衰

謂子仁人自宜多壽余譬膏火煎熬豈久事今反此

理固難知況於冨貴又可必期念昔河南同時一軰

零落之餘惟予子在子又去我余存兀然凡今之遊

皆莫余先紀行𤥨辭子冝余責送終䘏孤則有衆力

惟聲與淚獨岀余臆尚饗

   曽祖曾祖母祖祖母焚黃𥙊文

嘉祐七年歳次壬寅某月朔日曽孫具官脩謹以

清酌庶羞之奠及太子少保太保延安郡榮國太夫

人之告四通告于曽祖太保曽祖母太夫人之靈曰

脩以不肖之質𫉬蒙祖考之餘休享有爵禄材薄任

重繆膺奬擢踐更二府國有常典命及其先非惟優

異丞弼之臣蓋所以彰積善垂慶其來有自而欲潜

光閟德發耀有時俾爲臣子者退得伸孝於家而進

以盡忠於國是謂一施而兩得此朝廷所以推仁廣

恩而爲小子之幸也敢不夙夜祗畏竭其思慮勉其

不逮俾有𣗳立冀不顚墜其家聲以對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天子之寵

靈以永頼祖考之遺德官有職位繫身于朝不得瞻

望松楸親執籩豆謹遣兄之子廬陵縣尉嗣立以告

祖祖母同詞

   皇考太師𥙊文

嗣子具官脩謹以清酌庶羞之奠及太常少卿給事

中太子少師太師告身四通告于皇考太師之靈曰

脩𫉬罪于天㓜罹孤苦蒙頼積德積善之慶不殞其

躬得從士大夫之列天子哀其禄不𫉬養而寵及其

親曰非以爲榮俾以伸汝志亦以示國家推仁廣惠

不忘人之先也有慶賜之恩而又有官秩之寵粤元

年季秋天子恭謝天地于大慶則有太常少卿之命

四年孟冬祫享于廟則有給事中之贈五年冬十有

一月脩忝貳樞宻則有少師之錫明年閏八月承乏

東府則有太師之告而脩官職有守不得以時躬親

即事留君之命于家不恭不勉力於其親不孝罪莫

大焉是以涕泣憂懼不能自安謹遣兄之子廬陵縣

尉嗣立以告尚饗

   皇妣太夫人𥙊文

嗣子具官脩謹以清酌庶羞之奠及平昌滎陽郡太

君安定郡永國太夫人告身四通告于皇妣太夫人

之靈曰脩有不孝之罪不得躬親省視松柏者于兹

十年無歳不請于朝而訖不𫉬報遂以貪冒榮禄留

連歳時獨幸天子仁恩教人以孝俾得寵及其親故

自嘉祐之元殆今凡四𬒳追封之告亦足以少慰烏

鳥之心而備官東府任責至重不得退徇其私有司

所下告第之制所以誕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休命寵襃幽顯者不能躬

自臨事則又以永負至慈罔極不報之恩不勝悲慕

哀愴之情謹遣兄之子嗣立以告尚饗

   𥙊宋侍中文

惟靈明誠敏識清方粹直由𥘉考終不變一德忽然

云亡天子之惻冨於文章玉質天葩施之朝廟炳耀

光華自兹而絕學者之嗟旣文一作且賢周逹善問

惟此不朽有司之信輤車其行禮備哀榮奠觴爲訣

脩等之誠尚饗

   英宗皇帝靈駕發引𥙊文

治平四年歳次丁未八月丁未朔八日甲寅具官

臣歐陽脩伏覩大行皇帝靈駕發引臣以官守有職

不得攀號於道左謹擇順天門外恭陳薄奠瞻望靈

輿臣脩西望泣血頓首死罪言曰伏惟大行皇帝至

仁至孝本堯舜之心克儉克寛躬禹湯之聖德澤𬒳

物威靈在天今者因山爲陵卜萬世而叶吉同軌畢

至無一人之後期而臣受恩最深報國無狀不能秉

翣持紼以供賤事而古人可慕有媿三良之殉身罔

極衘哀但同百姓之喪考尚知豺獺之薦冀伸犬馬

之誠臣無任號天摧絶哀慕感切之至臣脩西望泣

血頓首死罪謹言

   𥙊石曼卿文  𥙊一作

治平四年七月日具官歐陽脩謹遣尚書都省令

史李𫾻至于太清以清酌庶羞之奠致𥙊于亡友曼

卿之墓下而弔之以文曰嗚呼曼卿生而爲英死而

爲靈其同乎萬物生死而復歸於無物者暫聚之形

不與萬物共盡而卓然其不朽者後丗之名此自古

聖賢莫不皆然而著在簡𠕋者昭如日星嗚呼曼卿

吾不見子乆矣猶能髣髴子之平生其軒昂磊落突

兀崢嶸而埋藏於地下者一有吾字意其不化爲朽壤而

爲金玉之精不然生長松之千尺産靈芝而一作

莖柰何荒煙野蔓荆𣗥縱横風凄露下走燐飛螢但

見牧童樵叟歌唫而上下與夫驚禽駭獸悲鳴躑躅

而咿嚶今固如此更千秋而萬歳𠔃安知其不穴藏

狐貉與鼯鼪此自古聖賢亦皆然𠔃獨不見夫纍纍

乎曠野與荒城嗚呼曼卿盛衰之理吾固知其如此

而感念疇昔悲涼悽愴不覺臨風而隕涕者有媿乎

太上之忘情尚饗

   𥙊胡太傅文

治平四年歳次丁未十一月乙亥朔某日具官脩

謹以清酌庶羞之奠致𥙊于故太子太傅致仕胡公

之靈自昔並遊儒館當丗英豪譬如花𠦄先後零凋

惟公松栢凛凛寒標他人磨礲爭岀圭角公獨渾然

不見其璞廊廟之器誰能測度晚登大用蔚有嘉言

予文之鄙懼不能傳三十年間旣親且舊𡘜不及喪

行不送柩寫恨臨風有懷莫究尚饗

   𥙊劉給事文

惟熈寧元年歳次戊申四月壬寅朔十五日丙辰具

官脩謹遣通引官行首龐簡以清酌庶羞之奠致𥙊

于亡友留臺給事原甫之靈曰嗚呼金百錬以爲鑑

而萬物不能遁其形及爲物蝕而蔽其光頑然無異

乎瓦甓然而一遇良工之藥磨而瑩之則可以見肝

膽而數毛髪蓋其可昏者光不可昏者性其或廢而

或用由有幸與不幸若吾原甫者敏學通於今古精

識造乎幽微乃百錬之英而萬事之鑑也一爲末疾

昏之至使良醫不能措其術百藥無所施其功遂埋

至寶銜恨無窮此所以士夫驚呼莫不爲朝廷而痛

惜至於不知命者皆有疑於造物之工況相知於道

義而乆接於遊從念以身而莫贖徒有淚而沾胷尚

   𥙊丁學士文

嗚呼元珍善惡之殊如火與水不能相容其𫝑然爾

是故郷人皆好孔子不然惡於不善然後爲賢子之

美才懿行純德誰稱諸朝當丗有識子之憔悴遂以

湮淪問孰惡子可知其人毀善之言譬若蠅矢㸃

白玉濯之而巳小人得志蹔快一時要其得失後丗

方知受侮被謗無如仲尼巍然衮冕不祀桓魋孟軻

之道愈乆彌光名尊四子不數臧倉是以君子脩身

而俟擾擾姦愚經營一丗迨榮華之銷歇嗟泯沒其

誰記是皆生則狐䑕死爲狗彘惟一賢之不幸歷千

載而猶傷自古孰不有死至今獨弔乎沅湘彼靈均

之事業𥘉未見於南邦使不遭罹於放斥未必功顯

而名彰然則彼讒人之致力乃借譽而揄揚嗚呼元

珍道之通塞有命在天其如予何孔孟亦然何以慰

子聊爲此言𭔃哀一奠有涕漣漣尚饗

   𥙊呉大資一作長文

維年月日具官脩謹遣某人以清酌庶羞之奠致𥙊

于資政侍郎呉公之靈曰惟公以孔孟之學晁董之

文佐佑三朝始終一節顧惟庸繆敢企光塵而金門

玉堂早接儁遊之末紫樞黃閤晚陪國論之餘雖出

處之略同在進退而則異余實衰病乆思返於田疇

一作公方盛年宜復還於廊廟豈期白首來哭素帷

飲釂百分尚想平生之意氣寫哀一奠不知涕淚之

縱橫尚饗

   𥙊蔡端明文

維年月日具官脩謹遣三班奉職指使李𫾻以清酌

庶羞之奠致𥙊于故端明殿學士尚書吏部侍郎蔡

公君謨之靈曰嗚呼盛必有衰而生必有死物之常

理也生爲可樂而死爲可哀人之常情也而又有不

幸於其間者冝其爲恨於無窮也自公之奮起徒歩

而名動京師遂登朝廷列侍從其年壯志銳而意氣

橫岀材宏業茂而譽望偉然方公之輝華顯赫之時

而其親享壽考康寧之福夫得禄及親人以爲幸也

而公以榮名顯仕爲之養綵衣而戲昔以爲孝也而

公以金章紫綬恱其顔使天下爲子者莫不欲其親

如公之親爲父母者莫不欲其子如公之爲子也其

榮且樂可謂盛哉及其衰也母夫人喪猶在殯而公

已卧病於苫𠙽之間而愛子長而賢者遽又卒於其

前遂以奄然而瞑目一孤藐然以爲二喪之主嗚呼

又何其不幸也此行路之人聞之皆爲之出涕況於

親戚朋友乎況如脩者與公之遊最乆而相知之最

深者乎夫丗之舉逺以爲言者不過曰四海而閩負

南海齊臨東海使脩不得躬一觴之奠寫長慟之哀

此其爲恨又可涯哉尚饗

   青州求晴𥙊文  求晴一作祈晴

維年月日具官脩謹以清酌之奠致告于東嶽天齊

仁聖帝而言曰夫麥之爲物歷四時而後實凡所以

生育長養成就之功可謂至矣以四時之功而成之

以數日之雨而壞之此殆非天之意也非神之欲也

農服耒(⿰耒吕)有勞筋苦骨之勤而水旱之災螟蝗之孽

豐歳常少而凶歳常多所得常不𥙷其所失天之至

仁憫斯民之若此也故於其間時賜一大豐之歳以

償之夫豐歳可謂難得也旣賜與之又遽奪之此非

天之意也非神之欲也今在田者垂穗而蔽野在場

者其積而如坻民徬徨而視之穗者不得施其手積

者不得入于廪(“㐭”換為“面”)使皆化爲羽翼而飛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之豈不可惜

也哉此非天之意也非神之欲也惟神之惠假以十

日之不雨以成天之大賜使收穫得以時而民足食

公足用是則頼神之靈假之旬浹之頃而九州數千

里之地公私皆受其賜矣蓋所假者少而所利者多

故敢以爲請尚饗


居士集卷第五十


 熈寧五年秋七月男發等編定

  紹熈二年三月郡人孫謙益校正


𥙊程相公文韜一作

𥙊呉大資文金門一作金馬

青州求晴文斯民之若此也之字下一有若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