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文忠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居士集卷第四十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居士集卷第四十八 歐陽文忠公文集 居士集卷第四十九
宋 歐陽脩 撰 宋 胡柯 撰年譜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居士集卷第五十

居士集卷第四十九 歐陽文忠公集四十九

  𥙊文二十首

   求雨𥙊一作五龍祈雨

年月日乾德縣令歐陽脩謹以清酌庶羞之奠𥙊于

五龍之神曰百里之地一時而不雨則民𬒳其災者

數千家然則水旱一有之字重事也一無此字天之庇生斯民

者豈欲輕爲之乎不幸而遭焉則歸其說於二者一

曰吏之貪戾不能平民而使怨吁之氣干於隂陽之

和而然也一曰凡山川能出雲爲雨者皆有神以主

之以節豐凶而爲民之司命也故水旱之災不以責

吏則以告神嗚呼民不幸而罹其災脩一作與神又

不幸而當其事者以吏食其禄而神享其祀也今歳

旱矣令一作雖愚尚知恐懼而奔走神至靈也得不

動於心乎尚饗

   求雨𥙊漢景帝文

維年月日具官脩告于漢孝景帝之神縣有州帖祈

雨諸祠縣令至愚以謂雨澤頗時民不至於不足不

敢以煩神之視聽癸丑岀于近郊見民稼之苗者荒

在草間問之曰待雨而后耘耔又行見老父曰此月

無雨歳將不成然後乃知前所謂雨澤頗時者徒見

於城郭之近而縣境數百里山陂田畒之間蓋夫及

也脩以有罪爲令於此冝勤民事神以塞其責令旣

治民獄訟之不明又不求民之所急至去縣十餘里

外凡民之事皆不能知頑然慢於事神此脩爲罪又

甚於所以來爲令之罪惟神爲漢明帝生能惠澤其

民布義行剛威靈之名照臨後丗而尤信於此土之

人神其降休以答此土之民之信尚饗

   𥙊桓侯文

謹以⿱彐⿰垁凡 -- 彘肩巵酒之奠告于桓侯張將軍之靈農之爲

事亦勞矣盡筋力勤歳時數年之耕不遇一歳之稔

稔則租賦科歛之不暇有餘而食其得㡬何不幸則

水旱相枕爲餓殍夫豐歳常少而凶歳常多今夏麥

巳登粟與稻之早者民皆食之矣秋又大熟則庶㡬

可以支一二歳之凶荒歳功將成SKchar忍敗之今晚田

秋稼將實而少雨雨之降者頻在近郊山田僻逺欲

一作髙阜之方皆未及也惟神降休冝均其惠而終成

歳功神生以忠勇事人威名震於荆楚沒食其土民

之所冝告也尚饗

   北嶽廟賽雨𥙊文

古者諸侯之國水旱豐凶山川所禱各即其封祀薄

秩卑止於一國而神所降休亦不過其國中豈如巨

岳四方之鎭天下之雄天子命祀公王之崇而脩之

職旣非一邦之守凡河北千里上給下足皆責于厥

躬故脩之禱非鎭一州而止自河以北冀厥惠之咸

蒙況神之主又非河北而巳利澤之廣冝及於無窮

旣𫉬賜矣而又敢黷幸神聽之惟聦尚饗

   修城祈晴𥙊五龍文滁州

雨澤於物博哉其利及其過差患亦不細民勞於農

將熟而敗吏勤於職一作于城巳成而圯一作龍於吏民

何怒何戾山湫有祠樂可潛戲冝安爾居一作靜以

養智冬雪春雨其多巳太浸潤収畜足支一歳旱則

來告一作否當且待一作有待

   又𥙊城隍神文滁州

雨之害物多矣而一作城者神之所職不敢及他請

言城役用民之力六萬九千工食民之米一千三百

石衆力方作雨則止之城功旣一作成雨又壞之敢

問雨者於神誰尸吏能知人一作成城不能知一作爲字雨惟

神有靈可與雨一作以與語吏竭其力神祐以靈各供其

一作職無媿斯民

   祈晴𥙊城隍神文

昨者王倫爲盗攻劫城市州民𬒳虐餘毒未瘳非待

脩言乃神所見近蒙朝旨許理城隍所以戒往弊防

未然惟神愛福此州必有隂助今興役有期而大雪

不止沮民害事咎必有歸惟脩不能事神治民當有

明罰而城之成否自繫神民惟神之靈敢以誠告數

日之内豁然陽開尚不失時在神而巳尚饗

   又𥙊漢髙祖一作城隍廟滁州

民常患不勤於農農勤矣而雨敗其稼吏常患不修

其職職修矣而雨害其功吏與民一作民怠慢則懼神罰

妨民沮吏豈又神聦今麥雖巳失猶有望於糓城尚

可𥙷敢不勞厥躬咎難追於巳往神幸惠於其終

   祈雨𥙊漢髙皇帝文滁州

維年月日具官歐陽脩謹以清酌庶羞之奠致𥙊于

漢髙皇帝之靈一作而言曰吏有常職來官于滁

者不三四歳而易也神食于此無窮已也神與吏

於滁人孰親且乆一有也字孰冝愛其一作人之深也滁

人敢慢其吏而犯吏法者有矣未聞有敢慢神而犯

威靈也其畏信勤事於吏孰(⿱艹石)畏信勤事於神也吏

於凡小事猶皆一無此字動有法令約束違則有罰孰若

神之變化不測而能與民轉災爲福也吏朝夕拜禱

彌旬越月而無所感動神之召呼風雲開闔隂陽而

役使鬼物頃刻之間一有爾孰難而孰易六字也今民田待雨急

矣吏知人力不能爲猶竭其力而不得巳況神之易

爲也況滁人一作畏信勤事之乆而親神冝愛之

神冝愛之深也而又有可以轉災爲福變化不測之能也吏

誰敢與神較而一無此二十三字脩輒一作以此爲黷者蓋

哀民之急辭也其政一作某政之不善而召災旱又以爲

黷神冝降殃於一作脩而賜民以雨使賞罰並行而

兩得也民之幸也脩之願一作也尚饗

   漢髙祖廟賽雨文

謹以清酌庶羞之奠致𥙊于漢髙皇帝之神古之爲

政者率人甚勤備災甚謹而自勉甚篤故勸農節用

均豐補敗雖有水旱之歳而無饑殍之民一遇天災

則厚自貶責務修人事之闕而復隂陽之和今乃不

然當無事之時不能勤民於農而亡備災之具一月

不雨使民惶惶又不自責以修其闕而動輒干神頼

神聦明知厥過之在吏閔斯民之可哀賜之豐年徧

及逺邇神之大惠如何可報吏之大過如何可逃惟

與民永永事神無敢懈尚饗

   祈雨𥙊張龍公文潁州

維年月日具官脩謹以清酌庶羞之奠致𥙊于張龍

公之神曰刺史不能爲政而使民失所其咎安歸而

又頑傲愚冥無誠慤忠信之心可以動於物者是皆

無以進說於神雖其有請冝不一作聽也然而明天

子閔閔憂勞於上而生民嗷嗷困苦于下公私並乏

道路流亡於此之時以一日之雨救一方之旱用力

至少其功至多此非人力之所能爲而神之所甚易

也苟以此說神其有不動於心者乎幸無以刺史不

堪而止也刺史有職守不𫉬躬走祠下謹遣管界廵

檢田甫布兹懇迫尚饗

   𥙊薛尚書一作簡肅公

維年月日具官歐陽脩謹以清酌庶羞之奠恭𥙊于

故資政殿學士贈兵部尚書薛公之靈景祐之元公

𥘉解政雖告于家而疾未病若脩之鄙敢辱公知公

於此時欲以女歸公德方隆謂當再起齊大之婚敢

辭以禮天不憗遺公薨忽然其後二一作年卒追前

言生死一作死生之間以成公志掛劒于墓古人之義公

敏於材剛毅自勵不顧不隨以直而遂命也在天徃

則難期惟其行巳敢言是一作師有罪之身竄逐囚

拘生不及門葬不送車致誠薄奠因道終初尚饗

   𥙊謝希深一作舎人

維年月日具官脩將以明日祗役于滑謹用清酌庶

羞之奠致𥙊于故副閣舎人謝公之靈鳴呼謝公

性明於誠履蹈其方其於死生固巳自達而天下

之士所以嘆息而不已者惜時之良況於吾徒師友

之分情親義篤其何可忘景祐之初脩走于峽而公

在江東寓書眞州哀其親老一作甚用而勉以自彊其後

二年再遷漢上風波霧毒凡萬二千里而㑹公南陽

初來謁公迎我而𥬇與我别乆憐其貌(⿱艹石)故而氣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清風之館覽秀之涼坐竹林之脩廕泛水芰之清香

及告還一作邑得官靈昌走書來報喜詠于章罷縣

無歸來客公邦歡言未㡬遽問于牀不見五日而入

哭其堂嗚呼謝公年不得中壽而位止于郎惟其殁

也哭者爲之哀不識者爲之相弔或賻其家或力其

喪嗟夫爲善之効得此而已庸何傷富貴偶也壽夭

數也奚一作較其少多而短長若公之有言著于文

行著于事材著于用旣乆而愈彰此吾徒可以無大

恨而君子謂公爲不亡滑人來迎脩馬當北而不即

去者以公而彷徨始脩將行期公餞我今其去也來

奠公觴兹言悲矣公其聞乎抑不聞也徒有淚而浪

浪尚饗

   𥙊薛質夫文大理寺丞薛直孺

嗟吾質夫行豐而腴乃享其癯莖華雖敷不菂而枯

善惡賢愚非有契符報或一差咎誰歸辜孔智通天

曰命矣夫在聖猶疑況於吾徒嗟吾質夫母不勝縗

慕無孺孤奠觴爲訣已矣嗚呼尚饗

   𥙊叔父文

維年月日具官姪脩謹以清酌庶羞之奠致𥙊于十

四叔都官之靈曰昔官夷陵有罪之罰今位於朝而

參諌列榮辱雖異實皆羈紲使脩哭不及喪而葬不

臨穴孩童孤艱哺養提挈昊天之報於義何闕惟其

報者庶㡬大節尚饗

   𥙊尹子漸文太常博士知懷州尹㴡

年月日具官歐陽脩謹遣人自鎭陽至懷州以清酌

庶羞之奠致𥙊于亡友尹君子漸十一兄博士之靈

嗚呼天於一作萬物與吾人孰愛憎而薄厚其生未

始以一齊其死冝其有夭壽苟百年者亦死則短長

之何較惟善人之可喜謂冝在丗而常存曰仁者壽

兮是亦愛之者之說謂善必福兮得非以已而推天

禍福吉凶一作壽夭至其難通雖聖人亦曰命而罕言兮

豈其至此而辭窮壽夭置之吾不能問嗟乎子漸吾

獨有恨我不見子於今㡬時自子得懷始有見期子

不能來我欲亟往子今安歸我往何一作訪昔我在

朝諌官侍從職當薦賢知子不貢朋黨之誣苟避讒

諷兩相知而以心謂尺書之不用遂聲音之永隔哭

不聞而徒慟嗟此奠之一觴冀歡言之可共往莫及

兮難追哀以辭而永送尚饗

   𥙊尹師魯文

維年月日具官歐陽脩謹以清酌庶羞之奠𥙊于亡

友師魯十二兄之靈曰嗟乎師魯辯足以窮萬物而

不能當一獄吏志可以狹四海而無所措其一身窮

山之崖野水之濱猿猱之窟麋鹿之羣猶不容於其

間兮遂即萬鬼而爲鄰嗟乎師魯丗之惡子之多未

(⿱艹石)愛子者之衆何其窮而至此兮得非命在乎天

而不在乎人方其奔顚斥逐困厄艱屯舉丗皆𡨚而

語言未甞以自及以窮至死而妻子不見其悲忻用

捨進退屈伸一作出處語黙夫何能然乃學之力至其握

手爲訣隠几待終顔色不變𥬇言從容死生之間旣

巳能通於性命憂患之至冝其不累於心胷自子云

逝善人冝哀子能自逹予又何悲惟其師友之益平

生之舊情之難忘言不可究嗟乎師魯自古有死皆

歸無物惟聖與賢雖埋不没尤於文章焯若星日子

之所爲後丗師法雖嗣子尚㓜未足以付予而丗人

藏之庶可無於墜失子於衆人最愛予文寓辭千里

侑此一罇冀以慰子聞乎不聞尚饗

   𥙊蘇子美文

維年月日具官歐陽脩謹以清酌庶羞之奠致𥙊于

亡友湖州長史蘇君子美之靈曰哀哀子美命止斯

邪小人之幸君子之嗟子之心胷蟠屈龍虵風雲變

化雨雹交加忽然揮斧霹靂轟車人有遭之心驚膽

落震仆如麻須㬰霽止而回一作顧百里山川草木

開發萌芽子於文章雄豪放肆有如此者吁可怪邪

嗟乎丗人知此而巳貪恱其外不窺其内欲知子心

窮達之際金石雖堅尚可破壞一作子於窮達始終

仁義惟人不知乃窮至此藴而不見遂一作以没地

獨留文章照耀後丗嗟丗之愚掩抑毁傷譬如磨鑑

不滅愈光一丗之短萬丗之長其間得失不待較量

哀哀子美來舉予觴尚饗

   𥙊鄭宣徽文

謹以清酌庶羞之奠致𥙊于宣徽太尉鄭公之靈曰

脩曩在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屋公爲先進旣登館閣遂𫉬並遊平生𥬇

言俯仰今昔至於勤勞中外啓沃謀猷紀德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功巳

著朝廷之論臨風隕涕但伸朋舊之私永訣之情一

觴而巳尚饗

   皇考焚黃𥙊文

男脩謹以清酌庶羞之奠告于皇考郎中之靈脩不

肖不能紹禀先訓尚頼餘德遺休不隕其丗得階仕

進荷國寵靈欲報之恩不知其所幸天子以孝治天

下凡列位于朝者皆有追榮之典俾其知所以有此

爵䘵者皆有自來而退得伸其私志故自上三見于

郊一開明堂以大享其所推恩自太子中𠃔尚書工

部兵部貟外郎兵部郎中告于第者四今謹以告惟

是襃榮之意則具載于訓辭尚饗

居士集卷第四十九

 熈寧五年秋七月男發等編定

  紹熈二年三月郡人孫謙益校正

祈雨𥙊漢髙皇帝文不三四歳而易一作不過三四歳威靈

一作威靈者也無所感動一作雨不可得

𥙊謝希深文景祐之初𥘉一作間

𥙊尹子漸文年者一作年之常存一作長存莫及一作莫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