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文忠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書簡卷第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書簡卷第八 歐陽文忠公文集 書簡卷第九
宋 歐陽脩 撰 宋 胡柯 撰年譜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書簡卷第十

書簡卷第九    歐陽文忠公集一百五十二

   與薛少卿公期 景祐三年

某頓首再啓東園一别自夏渉秋今倐冬矣泝汴絶

淮泛大江凡五千里一百一十程纔至荆南見家兄

言出京時有公期書渇得一見要知别後事然數日

㝷之不見遂巳某自南行所幸老㓜皆無病恙風波

不甚惡凡舟行人所懼處皆坦然而過今至此嚮夷

陵江水極善亦不越三四日可到又聞好水土出粳

米大魚梨栗甘橘茶筍而縣民一二千户絶無事罪

人得此爲至幸矣秖是沿路多故舊相識所至牽率

又少便人作書入京公期始約今冬赴絳州必非乆

行矣毎憶君謨家㑹頗如夢中未知相見何時惟自

愛而巳因人便附書在君貺處乃可逹今因遣白頭

奴入京謹附狀不宣

   又景祐四年

某頓首自公期東門之别忽巳踰年南北之殊相去

萬里音信踈絶於理固然昨至許州蒙訊問備審官

下爲況甚佳邇來諒惟自公之餘與閫内貴屬各保

清休某居此爲況皆如常親老幸甚安室中驟過僻

陋便能同休戚甘淡薄此吾徒之所難亦鄙夫之幸

也多荷多荷公期遊宦故郷其樂可量思昔月中琴

奕樽酒之㑹何可得邪某乆處窮僻習成枯淡頓無

曩時情悰惟覺病態漸侵爾弊性懶於作書區區思

慕之心非有怠也惟仁者察之讒謗未解相見何由

惟慎疾加愛因人至京頻示三兩字爲禱其如方寸

莫能盡也不宣

   又康定元年

某頓首再拜公期九哥足下比者伏審五丈人丈母

相繼傾亡聞訃交至不勝悼怛苦事伏惟罹比酷毒

摧痛哀慕奈何奈何孝子之志在於不滅更望節哀

就禮以全大孝是於親友爲大願也自去秋質夫有

事顒俟公期替歸不意遭此凶變知扶護且歸絳州

未審何時可至京邑一别數歳某走萬餘里艱險備

甞公期又有此患人生(⿱艹石)此可嗟可嗟八哥在京尚

未有差遣亦欲求一住京所貴照管君貺與某亦時

時到宅内外如常不慮中前君貺行曽有書他爲有

起請不肯附去今同封呈前後累冩下書皆因循不

附去得悚息悚息秋寒哭泣扶護千萬寛節以副區

區謹奉此致慰

   又慶暦三年

某頓首啓自公期到京便欲拜見初期見訪㝷以某

欲入都遷延至此近以定日必行一夕小兒輙病遂

阻行計然猶幸僅存其生至今尚未安所頼有可醫

理行旣無涯虚滯軒車乆阻歸計慚惕料某不徃公

期便行也企渇企渇他具夫人書記累辱問小兒病

無憀中未及奉書市藥甚煩挂意春暖各希保愛瞻

祝瞻祝不宣

   又皇祐二年

某啓到此已將百日牽率如初以此乆不奉問遞中

并人至兩辱書承寒來寢味多福霈恩進秩不敢爲

賀彼此然也某此區區幸事漸少稍息肩奉告作鞍

蓋爲郡人哂其太陋爾相次專人附銀去式様一依

官品可也冗事乃煩長者惶恐惶恐餘具後信冬冷

保重

   又嘉祐 年

某啓累日不相見承在軍器庫中必甚勞神暄和體

氣喜佳𥙿玉册官便當遣去有暇因出見過看漢碑

今日私忌家居恐知

   又嘉祐 年

某啓昨日見妳子自宅中歸云公期猶患𦝫疼不審

旦夕來尊𠋫如何今日欲於軍器庫中奉問又恐不

入爲前日所見偷竊者驚家人欲於宅西添一鋪廵

警不知有例否夫人言公期宅前曽剏添一鋪不知

申報何處施行略希批示因出閑過少話某再拜公

期郎中二日

   又嘉祐 年

某啓昨夕承過顧經𪧐𤍠未解甚可苦也體中安和

數日有人將一馬來行亦快不見驚蹶不知毛骨如

何云要百千爲定價直否試令牽呈昨夕忘却閑說

及幸告批示草薢丸方專令咨請不罪不罪

   又嘉祐治平間

某啓昨日作書未及發忽得來介所恵書頓釋月餘

憂想之懷家人尤以爲慰也所喜渉暑到官尊㓜各

安寧仍知頗以郡事爲意如此日月亦易銷遣某嚮

在夷陵乾徳每以民事便爲銷日之樂苟能如此殊

無謫官之意也某偶因用街市淋洗藥拔動風氣左

脚疼痛數日在告不意傳報特煩軫念感愧感愧盛

暑公外加愛家人亦自有書此不多述不宣

   又嘉祐治平間

某啓近併捧三書具審至汝以來動静甚慰企渇爾

比日竊惟公外體履清福貴眷各安和今夏京師大

𤍠疾疫尚未衰息頗聞許洛特盛幸喜汝獨無之雖

然郡事乆不治下車之始不無勞心今必稍簡則漸

可樂矣崔庠桉巳㫁邸報必見罪狀不若𥘉聞之可

駭然刑名亦重舉主多不免兹亦奈何淄州近不得

書應是煩惱某今歳病暑飲氷水多目生黒花多在

告舉家㓜小幸安最後將書來人戒渠來取書輙私

去故於遞中致此暑伏方盛慎愛不宣

   又嘉祐治平間

某啓多事忽忽等閑不奉狀遂復逾月兹者楊氏子

來辱書承秋來公外動履清康貴眷各安粗以爲慰

郡事以太守養疾甚煩裁處然臨以餘刃莫不爲勞

苦加之歳事豐成盗訟當漸稀簡也某以私門過夏

嚮秋幸且安帖秖是孤危之迹𫝑漸難安群口籍籍

外亦應聞病目愈甚承恵藥方便當精意服之也連

日從駕歸遂卧病兼亦筋力去不得也餘俟家人自

有書殘暑更冀以時自愛以副瞻企

   又治平二年

某啓近以雨水爲患舉家驚奔所幸人物苦無傷損

寓居定力公私擾擾乆不附問急足忽來恵書承秋

來公外體履清福貴眷上下康安稍以爲慰報國無

状致此天災皆由時政多闕上貽聖憂方共引咎遽

承見教丁寧切至蒙愛之厚愧感銘藏而巳知汝極

豐郡政修舉盜訟遂稀應多閑暇之樂也某忽忽無

悰病目如在昬霧中作書甚艱餘不遑及嚮寒保重

因風時枉問

   又同前

某啓新陽納慶伏承動履多福人至辱書感慰無量

京師水後⿰糹⿱𢆶匹 -- 繼以隂雪甫近郊禮次開晴青城𪧐齋雲

日澄和人情舒暢遂成大禮衰朽之質執事忘勞前

此公私事叢乆闕致問自是而後應且休息一晴鎮

遏無限浮議天幸天幸餘非筆墨可罄人還僅布一

二深寒多愛

   又治平三年

某啓自承受勑後日與家人望軒𮪍來歸何乆而絶

不聞問春夏之交氣候不常不審體況何似想與貴

眷各安某此内外如常但自春來病渇淋不止在告

多日乞一近郡養疾巳三削竊料旦夕當至都門故

專走兵迎候其他湏靣叙病中不悉

   又熈寧元年

某啓近法曹㕔人回特恵書經節竊惟公外氣體安

和某到官忽已兩月幸與諸㓜如常但老病益衰民

間興利趨公事目百端昬然並不能省若常時公事

則絶簡過客亦稀苟禄偷安負愧而已公期臨郡已

多時莫湏别有差遣某以病苦難乆尸居歸心有素

何日遂如所願相見未涯窮冬盛寒惟加攝爲祝

   又熈寧三年 此帖又載第八卷却云與王學士

某啓急足至辱書喜承尊候萬福貴眷各安甚慰企

想近入京衙校過潁捧手教㝷於遞中奉狀必逹視

聽某到此以弊止未完固少留以葺然欲遂爲挂冠

之請逺近相知皆相督以蔡是自乞湏且勉赴到任

徐請歸休未遲今遂治行二十一二間上道三四日

至蔡别拜狀恐乆滯急足忙中作書不悉

   又熈寧四年

某啓專人辱書承秋暑體候康適貴眷安寧甚慰甚

慰某兹者告老得請恩典殊優出於萬幸潁蔡至近

雖冒大𤍠信𪧐便至遂爲閑人庻事皆如素計惟當

營舎乆而僅了族大費廣生事未成倫理頗亦勞心

然措置稍定不復更令入耳則是人間無事人爾知

幸知幸承冬中當替歸可遂相見豈勝欣願但恐未

間别有羙命也某此老㓜幸如冝聞相去秖四程必

時得書問徃還殘暑公外多愛

  又同前

某啓迓吏過州辱書承經寒體況清𥙿貴眷各安甚

慰勤企某與諸㓜幸各如冝自還田舎巳百餘日庻

可稍成倫理粗免勞心始𮗜漸有閑中趣味然目足

之疾初未少損蓋累年舊苦𫝑難頓減又迫於年齒

愈老而益衰其如坐享厚俸飲食無爲徼倖之愧感

激而巳承美替有期冬末行舟淮潁當得一㑹靣但

恐未間别有羙命就移不然豈勝欣望也深寒未相

見間多愛多愛

   又熈寜五年

某啓自使舟過郡閑門庻事乏力又值雪寒難於舉

動加之病齒妨飲遂不成主禮退居屏迹惟交親難

相㑹毎以爲恨幸一相見又事多艱滯如此信乎人

事如意難得也然尚得静話數日爾人至辱手教承

𪧐來尊候萬福知詰旦遂行嚮和惟多愛

   又同前

某啓近辱書喜獲平安到京甚慰傾企乍至都下人

事必多仍審巳謁告歸絳州何其速也不亦少勞乎

即日春暄竊惟氣體清適某自相别後令醫工脫去

病齒遂免痛苦然至今尚未敢放口喫酒情悰索然

但覺一歳衰如一歳爾集序已了秖候更了鐫刻一

併納呈閑居難得人便附書比此書至京計已西去

故令人齋轉附至絳故未反其他惟嚮暖保愛早還

以副瞻思

   與陳比部力 嘉祐治平間

承有家訃賢姉有事竊惟悲痛老年親戚間不免時

有煩惱人生常理只如此時暑千萬節哀寛中無由

奉慰來日令兒子至寺中也五妹且省煩惱時𤍠圖

安也某再拜作坊殿丞良親廿七日

   又嘉祐治平間

某啓承昨日寺中舉掛時𤍠惟希寛中又知喫食所

傷更須慎護辱恵茶具甚精竒多荷多荷藏之他時

爲閑居之用爾今則少暇也五妹喜安極𤍠未敢相

邀歸家好将息某再拜作坊國博之右旬休日

   又同前

某辱恵答簡承臟腑已安和甚慰恵茶籠所作極精

至石屏大是竒物可珎可珎但不得中間一片則不

成器千萬爲早取之此物他處未甞見石屏世故多

有未有若此簡易而工妙也稍涼見過閑話某再拜

作坊虞部 六娘兩日患臟腑今却安也果子自此

更不令喫幸荷幸荷

   又同前

人至承恵簡喜酷暑中與貴眷各安數日大𤍠恰值

謝官人事紛紛疲朽遂不克支若非昨夕一雨少解

煩毒其將奈何頻勞問念多感多感某再拜 住娘

近日頗肯忌口亦漸向安謝念及也

   又嘉祐治平間

多日不相見天氣斗暖喜與五妹各安和恵簡問及

牙疼多感多感兩日稍可雖浮動醫者云取未得須

候根脫取之省力恐知恐知驢肉多荷多荷某再拜

作坊虞部良親廿二日 兩 日却較喫得些物

   又同前

某啓承恵蘇家藥多荷多荷亦甞用之此但治咽喉

爾某所苦者齒牙𤍠痛兩日來漸較蓋稍節滋味等

物遂可爾過承憂念五妹歸家安否後日祠事畢便

歸當得相見人還專此為謝某再拜 只前時兩般

藥自好方待乆使也

   又熈寧元年

某啓乆不得信方深企想送劉司理兵士至辱書承

公外體候安和四郎以下諸㓜各安甚慰但以亡妹

忽已周祥舉家見書信至重増悲惱爾某此老㓜幸

亦如常乆欲作書只爲累表乞致政未允候見去住

後發書奉報爾今又忽有青州之命已兩次辭免欲

且乞守亳蓋去潁近便於歸計也未知如何也知吾

親每毎多不安逺宦中有此煩惱誠難爲情更冝寛

心求安爲善也亡妹靈柩今冬先送歸𣈆最爲上䇿

嚮寒千萬保愛不宣某再拜知郡比部良親九月八日

   與馬著作嘉祐中

牡丹記荔支譜乆欲附呈以候刻跋尾數十字以是

稽遲不恠不恠病目固不能書然君謨不肯爲他人

書而獨爲某書此朋友間自是一事不可不記故勉

自書取𥬇取𥬇

   又治平四年

某啓近縣人還奉狀新歳布和善人君子自冝亨福

惟餘齡晚暮益以病衰相見未涯徒積傾嚮鄙抱區

區前書粗布政餘加愛某手啓知縣著作足下十二

月十九日 𭔃 恵花燭白蕈多荷多荷蕈豈非自種

耶甚佳甚佳泉水未爲爾必以冰凍賫致未得也

   又熈寧元年

某啓專人辱書并以泉水爲貺豈勝珎荷兼審新春

履味清安河夫之役尚煩神用然處置得冝公私俱

濟則所利博矣亮不以爲勞也某再乞壽旦夕必見

可否未間難爲期約也當續咨報尚寒慎愛不宣某

手啓知縣著作足下十九日 李 集巳領泉味皆佳

然大抵東州水甘直湏於鹹水地飲之然后爲貴爾

   又

某啓病悴之餘人事踈廢忽辱恵教方承臨莅齊城

經暑公餘清適誨諭稠重開發蒙鄙感愧感愧咫尺

未期㑹話欽渇欽渇某再拜 病目多書字不得不

罪不罪

   又熈寧三年

准西支郡蕭條何敢奉屈然吾儕以道爲樂亦應不

以閑要爲計某至潁且少盤桓俟如蔡卽當發削(⿱艹石)

遂所乞衰拙之幸多矣塗次餘未及詳

   又同前

最後一削甚懇意謂可以免并遂蔡何幸如之其餘

區區未可卒布但不一㑹見尤爲恨爾保愛保愛

   又

某啓官守相望咫尺未親言話恵書勤眷兼以嘉篇

冨麗之作老病無悰得以拭目頓増鄙思也欣感欣

感髙材尚滯一邑秋冷多愛某奉白著作足下

   與顔直講長道

某啓嚮傳例罷學職初聞可疑及辱書始駭果然又

承有淮陽之命君子出處不違道而無媿則所居皆

樂況淮陽近家之便乎亮不動浩然之氣也交年積

雪極寒體況想佳計行李不乆當東相去逾逺㑹見

何時千萬加愛

   又治平四年

某啓嚮在京師㑹吾子來人事怱怱不能以從容接

髙論及至亳聞還直學館出處相失誠可悵仰近惟

經寒體況清適某退守僻州甚爲優幸而衰病侵凌

心志昬秏諒難乆竊榮寵也目疾爲苦臨紙艱於執

筆鄙懷莫罄新歳惟冀加愛

   又熈寧元年

某啓董君來辱恵音竊承履況佳適感慰SKchar巳學館

誠岑寂然塵事不到足以專志經籍則其所得與其

所樂豈不多哉某今春目疾愈甚東州民物可樂處

多但自以衰病少悰爾董君到必爲言也

   又同前

某啓衰病人事多廢乆不奉書遞中辱問承經寒體

況清適學舎乆淹然以道爲樂必無倦也某兩目益

昬難乆勉強乞壽巳再旦夕冀得請西歸近潁爲便

爾相見未涯鄙誠莫道

   又熈寧二年

某以病昬廢學情禮亦多闕東州一任𭔃委勉強常

憂曠敗請籌冀未退休間苟安於藏縮爾乆不聞道

義之益與諸賢者迹日漸踈但欽渴而巳

   又熈寧三年

某啓近辱書承春寒爲道外無恙甚慰企仰竊憶去

秋將離青社曾一奉書未審得逹否某衰病如昨幸

得閑暇偷安但苦病目不能看書無以度日詩義未

能精究第據所得聊且成書正恐眼目有妨不能卒

業蓋前人如此者多也今果目視昬花若不草草了

之幾成後悔所以未敢多示人者更欲與二三君講

評其可否爾但未知相見何時也報筆特艱莫布萬

一漸暖加嗇

   又熈寧四年

某啓近辱書承渉暑講道外康和甚慰兼蒙以鳬繹

一有生字集爲示某自少時甞得傳誦數篇毎恨不見

全編不意兹時頓飫飢渇藏家著録以傳後世榮感

榮感某以經春老病在告近巳復㝷在亳之請方治

裝以俟命區區未遑悉布惟毒𤍠加愛

   又同前

某兹者得請歸老恩出萬幸惟所苦渇淋自春發作

經此暑毒尤甚蓋以累年之疾𫝑不易平然自此安

閑冀漸調養爾兩目昬甚艱於執卷顧難銷晷景又

親朋之㑹邈不可期恐遂不聞道義黙黙寖爲庸人

爾殘暑加愛

   又同前

某啓近小史一作許充行奉書方在道人自都來又

辱恵問豈勝感媿兼承秋暑爲況多佳某自𫎇恩許

其告老榮幸感激之懇前書巳粗布惟乍還里閈人

事少勞而舊苦目足之疾得秋増甚舊書編槀未經

一二君商榷今遂復田畒㑹見無期此爲恨爾餘粗

如冝幸不多恤嚮冷惟加愛

   與梁直講

某啓衰病退藏自冝屏迹忽辱恵問雅眷不忘其爲

感著未易遽陳兼喜春和氣體清𥙿董直講來自學

舎具道群居之詳今其還也亦備見郡齋之況燕譚

之際諒可及之病目愈眊然艱於執筆惟以時加愛

   與直講都官熈寧元年

某啓自離亳更𨵗奉問春氣尚寒體履清勝某昨辭

青不獲勉䇿病軀束來而東州土俗深厚歳豐盜訟

亦稀甚爲養拙之幸而獨苦衰朽老疾日増爾歸計

遷延更湏年歳也學舎乆淹匪朝必有羙命未間珎

愛某再拜直講都官足下正月九日

   與曽學士熈寧三年

某啓近因人還得附拙記荐枉書尺其爲愧荷可勝

道也兼審秋寒提按之暇動履清福某去蔡咫尺以

病足為梗少留于此忽復踰月匪晚向官所壽蔡相

望時得拜問旅寓中草率為謝

   與王𥙷之熈寧三年

某啓近者行舟過界上特辱恵書喜承秋冷氣體安

和以至郡道里差遥不敢曲邀車𮪍又失於上問全

乏迎候豈勝愧恨某蒙恩得請郡僻事簡衰年疲病

茍禄偷安甚爲幸也欵見未涯以時自愛

   與謝景𥘉皇祐元年

某拜啓乆不作書蓋由無便即日爲政外奉親萬福

某幸且安郡僻少事然漸老懶於為學惟喜睡爾足

下爲道方銳著述必多此急足回無惜為𭔃春寒保

   論徐嶠稱弟子帖

 春首餘寒惟闍𥠖動止安隐弟子虚乏繆承榮𭔃

 蒙恩奨擢授以洺州一歳三遷自南徂北旣近都

 邑忝竊弥深便即祗命未由頂謁瞻望山門但増

 悽㫁戰懼之情慙惶失據願珎重不宣弟子徐嶠

 和南

某啓承恵佳篇豈勝欽服昨日見頋遂當祗詣曽不

爲言其如清宴佳賔難復多得若曰春秋爲義當得

徐嶠筆法何用於闍𥠖稱弟子自南朝起此𡚁事遂

成風俗其如近日士人佞佛者少冝於此時力與革

此𡚁事惟在賢者爲之禮曰君子動而爲世法然則

舉措其可不慎哉金氏世以財雄南方今乃出佳子

弟甚可愛也雄漠瀛覇保州粉紙誰謂不可書請試

試察之下尚隐隐有字漫滅不可讀不知與何人帖也

   與修史學士嘉祐 年

某啓辱教開發蒙滯實寡陋者之幸也早來寧王憲

只爲更名與郯王嗣直數人同須再出封國其它更

有易名者偶不徙封爾就中此卷錯處多然捨此更

無也某白

   又

某啓前日承恵服屬圖寡陋蒙益何勝感愧欲見當

年修真宗實録人官職姓名差官及書成年月告與

撿示不罪相煩八日某拜白𣈆叔學士

   又

多日不奉見春暖康和中間承見恵臘雪散者或有

更乞少許某再拜外題簡呈修史學士

右三篇見秀峯𨼆居法帖或云與吕夏卿吕字縉

 叔甞同修唐史晉字疑省文

   與人

辱留郡兩日偶客多不及𣢾話惟望慎疾自愛俗子

多是非難防勉強接納小疾不足過疑却恐過當服

藥致生疾耳二者愚慮恃眷舊敢然悚惕悚惕公議

難遏亨復匪遥他不足道也區區某又拜

 右不知與何人



書簡卷第九

與薛少卿第十一帖莫不爲勞苦苦一作否

第十七帖萬幸一作至幸

與曾學士荐枉書尺一作急足荐至又枉以書向官所此上一有勉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