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文忠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書簡卷第八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書簡卷第七 歐陽文忠公文集 書簡卷第八
宋 歐陽脩 撰 宋 胡柯 撰年譜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書簡卷第九

書簡卷第八    歐陽文忠公集一百五十一

   與丁學士寳臣字元珍 皇祐四年

某啓自聞南方㓂梗思欲附問凶禍閑居難求的便

雖在哀殞翹想之心不可道也元珍學行優深才當

逺用遘一作此不幸古人多然在處之有道爾古之

君子所以異於常人者能安常人之所不能安也所

恨某居此際不能奔走耳某衰病無復生理今秋欲

扶護歸郷恐趂𦵏期不及則且權厝郷寺俟它年耳

忽偶黄莘先輩過云賢兄在舒州因得附此草草不

能盡鄙懷當續馳訊也秋𤍠寛中自愛某再拜

   又嘉祐四年

元珍淹屈于外交游所冝出力旣黙無所爲而至於

書問亦不能時致其勤其爲慚罪不待言矣某自𫎇

思歸院雖稍清閑而忽忽度日公私無所益此處京

師者汨汨之常態也幸非甚愚頗知脫此而逺去然

事有不得遂去者古人所謂不如意十常八九者殆

此𩔖也今歳廷試得人之盛中外共慶況在佳婿此

豈非乆滯中一可喜事哉今因胡推官行謹奉狀相

㳄陸君行當别布懇

   又嘉祐四年

某向在府中困於煩冗乆不奉狀徒用瞻思專人遽

來特辱嘉問承渉夏巳來體氣清福深所欣慰元珍

才行並髙而困蹇如此吾徒之責也某昨𬒳煩使初

不敢辭然几案之才素非所長加以早衰多病筋力

不支屢自陳乞蒙恩得解去實出天幸然請外之志

尚未獲素心又以殘史終篇有期夏秋之交可決南

去相見未涯千萬鄙懷臨𥿄不能悉布惟慎重自愛

以順休復

   答郭刑部

某啓方欲因兒子行奉狀遞中忽辱書可量欣慰兼

審春寒動履清勝承諭以嵩少之游豈勝跂羡此樂

常爲山人處士得之衣冠仕宦比其汲汲得如其志

不老則病矣雖有登臨之興勉彊而爲之巳不勝其

勞也若神完氣銳惟意所適如公之樂者百無一二

人也如某者目固不能逺望足亦不任登髙矣可歎

可歎相見未涯嚮暖加愛

   與朱職方處約 嘉祐五年

某啓乆不奉状夏𤍠公外竊惟體履休勝陳詵寺丞

佳士也曽在滁州同官今其南歸願拜識幸希留念

也屬唐史終篇忙迫作書不謹備恕之方暑慎愛

   與蔡省副

某頓首公私忽忽乆闕致誠辱教字承巳登舟遂不

復一得叙别可勝瞻戀短景日暮還家客巳盈室寢

食殆廢習以爲常以此乆不奉問慙罪慙罪汝隂君

子乆處疾少間當來歸未見惟寛中自愛審用藥餌

不盡區區

   與王發運鼎字寳臣 嘉祐二年

某啓中春甞辱恵問不審渉夏暑毒體氣如何某自

出貢院爲羣士諠詬㝷而入夏京師旱疫家人𩔖染

時氣區區中復有病患憂煎以此乆不附狀寳臣治

漕南方雖乆淹于外然振綱革弊公私所頼者不細

比於碌碌于此無所云𥙷者所得多矣某再請洪井

未得屢罄所懷期於必得也未相見間惟爲時自重

謹於遞中奉此不宣某再拜

   又嘉祐二年

某啓衰病無悰難乆於此加以私計日思南去未可

得者無他近時内外制請便例不得從爾柰何柰何

自之翰有事故人零落所存者幾更復何心追後生

於紛華某將入貢院時之翰疾已甚比出遂不見遽

失斯人爲恨何勝與同年相知尤甚遂及之愁人愁

人中間承惠金櫻煎近方開而服之其製一作煎得尤精

多荷中年衰病太甚世情已去但猶藉藥力且扶旦

夕爾遽中不子細

   與馬運判遵 皇祐二年

某啓乆别欣此瞻候隂寒道中尊候休勝河役動衆

疲民利害繄公處置之耳他俟握手不能具述因人

走此不宣某再拜運判裏行執事十二月七日

   答韓欽聖宗彦 嘉祐二年

某啓昨使舟行日不及攀别深以爲恨人至辱書伏

承署事以來當此祁寒體況清福實以爲慰也外𥙷

之樂得之有素伏讀佳作益以起予無用之質衰病

颯然造物者畏浮議以見縻柰何柰何歳晚以時自

重人還謹奉此爲謝不宣某再拜欽聖提刑學士

一月二日 辱 寵恵佳篇欽誦不巳旦夕和得遞中

附上新甘竒味珍荷也珍荷也部頭事藝稍進得賢

者齒問更増勉勵也呵呵劉守到必還使司當復清

淡也甞說襄陽山水一經真賞果如鄙言否

   答李學士嘉祐八年

某啓自遭罹國䘏哀摧殆無以生伏惟感慕攀號何

以堪處伏承逺賜存慰豈勝感咽孤拙遭遇昔與安

道皆奉清光今兹衰晚才薄責重未知死所何以論

報嚮秋更冀以時加愛

   與王學士

某頓首京師區區自朝及夕無益於公私而思接賢

者之論亦不時得近兩辱見顧皆不𫉬迎候豈勝爲

恨寒隂不審氣體何似旦夕當卜至門未間先此爲

謝冀有以亮之而巳

   又熈寧三年 此帖又載第九卷却云與薛少卿

某啓急足至辱書喜承尊候萬福貴眷各安甚慰企

想近入京衙校過潁捧手教㝷於遞中奉狀必逹視

聽某到此以弊止未完固少留以葺然欲遂爲掛冠

之請逺近相知皆相督以蔡是自乞湏且勉赴到任

徐請歸休未遲今遂治行二十一二間上道三四日

至蔡别拜状恐乆滯急足忙中作書不悉

   答張學士嘉祐■年

某啓中間辱恵書未遑脩答又辱恵書意愛勤勤重

増感愧某以甞患兩手中指攣搐爲醫者俾服四生

丸手指雖不搐而藥毒爲孽攻注頥頷間結核咽喉

腫塞盛暑中殆不聊生近方銷釋衰朽百病交攻難

堪乆處兹地漸欲謀爲退縮得免罪戾以疾爲名而

去猶是幸人使𮪍廵歷何時一過都下少遂握手未

間以時自愛仲儀䘮子應滯行期許事猶煩餘暇沖

卿恐猶未歸未及作書爲懇

   又嘉祐■年

某啓區區乆不馳問豈勝瞻勤暑毒竊惟體履清福

兼承權留務都邑孔道諒少勞神中間甞辱恵問不

時修報亦可知其冗率也慚感慚感某唐史終篇遂

當復㝷江西之請衰病無堪爲歸老之謀爾未由握

手莫罄鄙懐惟冀爲時自愛以副企詠

   又

某啓前日專詣舟次值不在略見賢郎比欲旦夕再

祗候而大雨連綿無由出門兼恐已行忽辱手教乃

知即今方行不𫉬面别惟以時自愛瞻企何已東南

應亦有所欲但倉卒不暇續當有信咨煩也蔣同年

千萬爲伸意近得書亦當作書也南郡近有書去矣

人立待草草

   又

某啓衰病無堪叨竊過分方深愧懼遽辱誨存兼承

恵𭔃佳篇豈勝珍誦湖園野趣近郡所無夢寐在焉

何甞忘也若得偶逃罪責歸老其間遂養慵拙何勝

幸也歳晚寒凛𣢾言未期惟冀以時自重

   答陸學士經字子履 至和二年

某啓使北徃返六千里早衰多病不勝其勞使者輩

徃凡七八獨疲劣者尤覺其苦也還家人事日益區

區浮生何處得少休息承子履在洛甚安又知來鄭

書碑咫尺莫得奉見獨見勝之備知動止辱書益用

爲慰漸暄珍愛人還謹此

   又熈寧四年

某啓乆闕奉問忽枉以書奚勝感慰兼審經寒履況

沖𥙿某衰病餘生得請歸老而遷官兼職皆出特恩

榮幸之愧無以爲諭第乆疾累年頓難減損然得此

閑適足以安養又其幸也遂復田畒無期㑹見企仰

而巳千萬加愛

   又冶平四年

某啓早來辱枉使車重増媿感過午遂𤍠承動履清

和方苦昬乏忽𬒳手教兼恵以藥并方尤荷意愛之

厚第藥性差𤍠當漸漸服之也竊承代歸有期依依

之意愚當與潁民同也餘留靣布人還少奉此

   與刁學士

某啓前日承寵訪秋暑計尊候康和以居處狹陋欲

⺊定力約數君奉同閑話一日旣稍寛涼又佳水烹

一兩盃茶幸告月初約一日恐爲㑹處多故先次

咨啓

   答連職方庶字君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 天聖巾

某惶悚頓首上黨三哥良執少一作别伏想體中佳

好近者兄長行𫉬奉短札懇悃之素具之如昨洎任

進來得三兄信伏知軒車猶未歸仙墅某自返黨閭

邈然塊處日以賤事相逼魚鱗左右至於筆硯之具

視同長物而巳前承寵示佳句乆欲爲答柰六情底

滯不能叩課加之對雷門之前非布皷之能過也但

効曹生游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季布之名日得傳播於漢東士流之間

諷誦傳冩者迨使中山兎悲而洛陽紙貴也今勉

成一首以報來賜小生學非師授性且⿱冝八 -- 𡨋憃仰頼良

交時賜教誘若不爲索其病疵而姑効司馬生言好

字則三哥顧我之厚薄可由斯而見矣崢歳且晏平

居寡徒想望故人能不愴恨時因北風幸無忘徳音

之恵某頓首

   又嘉祐五年

某啓近甞辱恵問不審寒來體履如何京師區區幸

時與元禮相見然衰病鮮悰無復壯年游從之樂也

殘史巳終篇南歸之思如欲飛爾君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決然遂獲閑

居之適應知此趣真老者之所便也況竊禄甚厚於

國無𥙷豈堪碌碌乆此乎握手未期聊爲君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道此

盛寒多愛

   又熈寧 年

某啓令姪過郡辱書粗尉積年思企之勤兼得一詗

起居康福外絶世欲内養天真冝其極方外之樂享

眉夀於無涯某寵禄盈溢心志衰零尚此盤桓未償

夙願然亦不出新春歸計可決第思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屋之游四十

年之舊零落之餘所存者幾而吾二人者邈焉各在

一方未知握手之期用此不勝區區爾歳律遒盡寒

色嚮深惟以時加愛

   又熈寧四年二月

某啓守蔡忽巳半歳老年百病交攻賴此閑僻偷安

然猶經春在告人事曠廢咫尺相去闕於馳問使至

辱書旣慚且感喜承尊候康𥙿某以衰殘未遂一丘

之願勉彊憂畏惟思髙賢逺識早能超出塵累冝享

福壽於無涯也企慕企慕相見未期初暄保愛

   又熈寜四年四月

某啓相去不逺恵然之顧出於乗興古賢佳事有望

於故人但不敢坐邀爾某入新年𨺗更衰殘昨三月

中欲遂伸前請決計歸休封遞角次得闕報陜兵爲

孽逺近驚懼朝廷方有西顧之憂遂且少止今已寧

息非晚必期得請也若遂還潁則相去益逺至時或

一就蔡枉顧可否千里命駕近世未聞亦是一時竒

事有望有望亂道思潁詩一卷粗以見志閑中可資

一噱

   答連郎中庠字元禮

某啓才薄力劣任非其稱初無報効徒自爲勞人事

都廢恃親舊見哀而不責小故湖外風土如何嚮承

體中亦小不佳今喜清康君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兄亦乆不承問多事

怱怱不曽作得一書慙悚慙悚恵柑甚佳逺地難致

尤爲珍感鳯團數餅聊表信而已歳律遽窮新春多

   又

某啓永賢郎小娘子見過故人有佳兒女朋友所當

共慶也兼辱簡字恵以熊白并蹯鮓等皆飲酒具獨

患累日苦目昬未能近盃杓也朝暮乗閑道話

   答丘寺丞

某頓首今日食後就寢方𮗜擁𬒳卧讀太白集忽辱

恵佳篇豈勝感愧當亦牽強爲報恐滯使人且此爲

   答韓宗彦嘉祐四年 本卷前有答韓欽聖二幅即宗彦也誤寘此

某啓專人辱書承此初暑體履清勝實慰瞻勤前在

府中甞辱恵問牽以俗冗不時布𣢾昨以衰病屢自

乞蒙恩俾解煩劇雖江西前請未獲素心而疲憊計

不能乆粗得休息亦不勝其幸方得復從諸公之遊

而子華遽遷執憲然命出中外稱愜某旣得閑適遂

且盤桓過夏秋冬當遂前請相見未涯但聞風采行

𬒳嚴召未間暑𤍠以時自愛因人還謹此爲謝

   答𥠖宗孟醇 熈寧二年

某啓近遣家兵至萬夀奉迎有書計逹專人恵教乃

承路中得疾問來人不能詳言即日必惟巳𫉬痊安

旅中有疾亮難乆也辱諭㝷醫細思皆小小外事不

足動懷豈冝輕爲去就許昌避介至亳又陳曹爲

梗今又復然足驗世人常態處處如此然則㝷醫所

至未必見容但當寛度包之爾冨丞相奉知必不淺

已教他舉留再任莫且隠忍終之否某性自少容老

年磨難多漸能忍事前後蒙見教者豈非欲某寛中

以忍事耶却敢以此意奉規不恠不恠未敢奉邀必

且徑還家也嚮暖加愛不宣某再拜

   與裴如晦煜 嘉祐五年

某啓酷暑阻奉見竊惟體氣佳和新事頗動人耳目

惟静處聽閙益覺其喧也聖俞賻助遂獲幾何苟有

所得幸且勿送其家也望略批示或約相見爲佳謹

此咨啓某再拜如晦學士廿四日

   答杜植嘉祐五年

某啓公私多故乆闕馳誠然亦乆不承問忽於遞中

辱書喜慰無量兼審經寒動履清勝不相見數年間

親舊零落所有無幾在者衰殘老病於理冝然其間

不能量力決然早去而留連禄仕任過其分勉強碌

碌迄無可稱以取責於一時而貽譏於後世則鄙人

於數老叟中又獨負(⿱艹石)寵利紛華不惟非素心所

溺就令心有所好大抵晚年實能享者於身所得幾

何由是言之得失不較可知自去夏迨今病恙交攻

尤苦齒牙飲食艱難則嚮所謂於身所得者無復有

爾可嘆可嘆不相見乆因書及此聊當一𥬇爾聖俞

家賴諸故人力得不失所漳州兒子軰更在教育他

事應在雅懷有以處之不待言也新歳千萬加愛因

風不惜恵問以慰瞻仰不宣某再拜

   答陸伸

某啓人至辱示長書及古今雜文十軸其研窮六經

之旨究切當世之務與其辨論文辭之際如決壅塞

闢通衢以瀉浩渺之無窮御駔駿而馳騁然則吾子

之所能與其所用心者不待相見而可知矣某衰病

廢學多難於時常幸得空閑之處苟樂於自棄而吾

子獨不棄之惠然見及何以當之欣慕感媿聊兹爲

謝幸察其區區

   與丁學士見英辭𩔖稾巳下續添

元珍屈處冗務士夫所歎清議尚存自當奮滯惟通

塞有時少須之耳某碌碌于此為庸人出處之計前

以屢陳矣

   又

冗務誠非賢者所處然屈伸之際又非賢者不能安

也凡在交舊莫不以此爲慮而未知所以為之奈何

自古賢逹之士固甞有所屈伸其所以處之者乃其

平生所學者耳足下所存逺大故知必能及此敢道

   與蔡省副嘉祐■年 見名賢簡啓

某啓昨日無以為禮深用慙靦𪧐來動履想佳然中

席遽起遂不可留變此新例他時東齋之㑹敢不遵

用故事也適得沖卿簡言原父巳送詩云某殊未有

一句欲借一拭目以發衰鈍三日欲去出城送沖卿

能徃否此不敢強閑及之

   又嘉祐■年

某啓昨日知與沖卿賞月必有餘樂某亦邀同軰二

三人淡坐不飲殊亦鮮歡但飲冷過多又病真不能

追逐少年矣前時烏絲欄輒留欲書其後尚未有暇

適因尋書别得少佳者且納上聊資揮灑章望之長

言試爲一闋後日方得奉見謹此咨布

   與裴學士名煜字如晦嘉祐八年以祕閣校理知潤州 前有嘉祐五年一帖

某啓公私冗𤨏人事多廢不𫉬奉問忽巳逾時專人

辱書承經寒氣體清安稍慰瞻想也某年齒日増心

志日耗材薄任重憂責無涯故人在逺誰與教告誠

未知稅駕之所也如晦代歸有期竊承私門多所憂

撓顧知紛紛此世少無事人也恵甘誠爲佳物然不

飲巳朞年矣茶湏甞方敢致謝嚮春和更希慎愛專

人還謹奉此不宣某頓首如晦學士足下二月三日

   與趙學士名彦若字元考 熈寜 年

脩啓頃蒙軒𮪍少留忽忽殆踈𣢾奉然每親餘論獲

益已多少别方爾傾馳辱書感愧旦夕亮且就道霜

月嚮寒千萬愛攝不宣歐陽脩奉啓太常學士執事

八月晦日

  承示集古跋尾數事頓𤼵蒙滯恨不早拜呈也



書簡卷第八


與丁學士第一帖不可道一作不可一二道不能安一作難安

此下一有以風波道逺五字

第二帖況在佳壻此豈非乆滯中一可喜事哉■十五字

一作況在佳壻髙與良增喜慰

第三帖深所一作乃心

與王發運中春一作春中

答李學士以時一作爲時

答韓宗彦疲憊計不能乆一作疲憊交攻不能自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