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文忠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書簡卷第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書簡卷第四 歐陽文忠公文集 書簡卷第五
宋 歐陽脩 撰 宋 胡柯 撰年譜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書簡卷第六

書簡卷第五    歐陽文忠公集一百四十八

   與劉侍讀原父 嘉祐二年

某啓專介辱書承此嚴寒爲政外尊體休𥙿實慰企

想某以衰病當此煩冗巳三請江西要在正𥘉必可

得艤舟亭次寓目平山奉賢主人清論豈不豁然哉

伏冀爲時自愛

   又嘉祐四年

某啓愚家所藏集古録甞得故許子春爲余言集聚

多且乆無不散亡此物理也不若舉取其要著爲一

書謂可傳乆余深以其言爲然昨在汝隂居閑遂爲

集古録目方得八九十篇不徒如許之說又因得與

史傳相參驗證見史家闕失甚多其後來京師遂不

復作適因尋撿少書籍發篋得其故本謹以奉呈庻

知所謂黒鬼者雖老鈍之人媚着然亦不爲無益也

家無他本幸看畢見付某再拜

   又

某啓區區乆踈謁奉辱誨承示千文甚佳多感多感

或云此是李靖字唐人集爲千文不知如何也

   又嘉祐二年

某啓前承示以蜀素俾冩孝經一章書之墨不能染

尋將家所有者試之亦然遽命工匠治之終不堪用

豈其未得其法耶幸令善工精治之使受墨可書當

爲汙以惡書也紏察題名不罪以閑事聒耳皇恐皇

   又此帖綿吉本誤作與蘇子容

某啓暖甚果復作隂嘉節豈遂爲雨邪建寧物論益

喧當制之人必𬒳収理後日之遊且不欲往幸爲致

意人事之難乃爾烏絲欄依前書不染墨今納還當

以澄心紙試書一章塞命也金櫻煎謹送却乞真牛

SKchar一二束爲聖俞處所得不多爾

   又此帖綿吉本誤作與蘇子容

某啓時色可愛不廢佳節之㑹謂當得同一笑而原

父獨不徃人事難得如意固常如此邪得介甫新詩

數十篇皆竒絶喜此道不寂寞以相告詩軸俟看了

馳上適因悶睡起奉答不謹

   又此帖綿吉本誤作與蘇子容

某啓昨日辱寵和惡詩豈勝感服屬上馬赴西園不

時爲答前偶拜聞家居未必不佳此語復何所疑蓋

爲泥濘中逺赴官㑹未必若家居清浄然而郊外少

車馬雖雨無泥甚不爲勞而物色晴妍深可愛雖病

夫亦動念又思家居未必佳也昨日頗歡飲酒差多

今日病適方睡起謹此咨報

   又嘉祐四年

某啓昨日奉見後遂之北李園池見木隂葱翠節物

已移而原父獨不在但終席奉思加以風沙益可憎

爾輒此奉報前承要介甫詩謹以咨呈其一二篇不

當傳者特爲剪去之矣恐知

   又同前

某啓數日不奉見餘暑頗甚伏惟起居佳勝昨日羣

牧特㑹以𤍠中飲冷過多偶爲腹疾兼以少幹故遂

且在告秖三兩日當即出參特煩問念感愧SKchar已乾

燥非常何時可飲未甞如此寥落也人還謹啓爲謝

   又同前

某啓特辱問念感愧SKchar已某腹疾猶未平衰年已覺

難支以不敢常食遂且在告𤍠藥不敢多服惟晨起

一服爾蓋自家常服者已頑無效冀新功爾承教當

節之也亦聞梅二不安方欲致問

   又同前

某啓承岀城勞頓晚來喜佳𥙿拙疾特辱問念感愧

SKchar已自夜來益注洩今旦薾然遂召張康診云𤍠中

傷冷當和隂陽偏用執藥所以難効遂以黄連乾薑

之𩔖爲散服之近午差定亦戲家人云近日人脆事

湏過防昨日得聖俞簡云小小傷冷然用徐青乃俚

巷庸工爾此公多艱滯更當愼攝今湏馳問之也精

神稍復承見問不覺書多聊代面話

   又嘉祐五年

某啓辱問以嬰兒未安勞神然當更審愼藥食有張

萬回太保者其術又精第難呼爾不憚慇懃召之也

某今日不入正爲凌晨稍涼爲江氏作誌幸語其家

勿相煎兹事安敢奉誤旦夕當得以方牽強不能悉

   又同前

某啓承見諭某爲之翰家遣僕坐門下要誌銘所以

兩日不能至局大𤍠如此又家中小兒女多不安更

爲人家驅逼作文字何時免此老業東齋雖狹若心

無事可以坐𦤺清涼徤羡華事十六日定力當奉見

併得叙盡所聞也人還謹此

   又嘉祐四年

某啓熇然炎燎中方不知所以逃生忽辱寵示佳作

強起疾讀其爲清快難以言傳然賦無属和之理但

當卧誦以代飲冰咀雪爾某兩日爲伯庸趂了誌文

蓋其𦵏日實近恐悞他事然其爲苦不可勝言閑思

冝爲劉义所誚然自此當絶筆雖不能如俚俗斷指

刺環邀於鬼神以自誓然當痛自懲艾兹時之勞也

方執筆得少風稍清故能忉忉不宣某再拜

   又嘉祐五年

某啓適歸自外捧惠佳篇豈勝欣感偶然之㑹雖草

率而縛於文字遂爲他時故事兹敢不勉也然西齋

素患寂寞近方稍葺而原父去此稍逺此俗所謂事

無恰好也

   又同前

某啓自原甫旣西雖不爲官制所拘朋遊亦自寂寞

況遂當憂責履畏塗其爲情況可知偶思春物將動

故都多佳致為樂豈復可涯汩没聲利惟溺惑者不

勝其勞而但見其樂粗有識知兼以衰病此事難爲

他人道獨不知原甫諒之否因風幸數垂問以慰瞻

   又嘉祐六年

某啓自春首以來兒女輩疾病日益憂煎自顧無𥙷

於時而衰病日増咎責四至其何以堪之惟思春物

爛然故都遺勝不可勝覽而公專有之猶恐猒飫所

見不以難得爲惜也湏知有不可得之者也賢弟亦

稀相見蓋難得盡從容之適爾公自至鎮一甞辱問

遂絶惠音不知何嫌遽爾見踈也西齋塵土無復人

迹偶因連日假故試尋筆研略布此誠以此亦可見

其爲貺真蹟用此貺字也其他俗事可憎不復多道但布瞻

企之勤爾氣𠋫猶未和暢不知西路如何惟爲國自

愛某祗拜 𥘉望西物甚衆今寸紙一字不可得況

南山竹萌之𩔖耶至於新詩醉墨並棄前約無乃太

甚乎

   又與前帖相𩔖疑是槀本今兩存之

某啓自春以來苦兒女輩疾病憂煎百端遂闕馳問

然亦怪乆不承惠音不審何嫌遽見斥外始望西州

之物甚衆今一言寸紙猶不可得況於其他乎某老

拙無堪自顧恐終無所爲以𥙷萬一而衰病日增咎

責四至其將柰何春物爛發故都遺蹟不可勝覽但

恐猒飫朝夕不以難得爲可惜湏知有羡而不可得

者爾賢弟亦稀相見蓋不能得如往日與諸賢忘形

取適爾西齋塵土無復人迹幸連日假故略得少布

區區然公方享清閑之樂不冝無暇於故人也其他

俗事薄惡可不挂耳惟向暖多愛以慰傾企 得子

華書言西去當於陜雍留連果能如此否手指拘攣

又添左手兩目僅辨物其餘可知

   又同前

某頓首啓近寛䘏王職方行甞得附狀然亦乆不承

惠問春𠋫猶寒不審動履何似但深瞻詠前日崇政

賜進士第見賢郎在髙等伏惟喜慰某巳衰病三四

小子未有能獲薦于有司者見之尤所羡慕賢郎程

文甚工爲都人傳誦及第等雖髙而人猶以爲未稱

然少年微抑于此未必不爲逺大之本也謹專致此

爲賀不宣某再拜原父安撫侍讀閤下三月十一日

   又同前

某啓乆不奉狀蓋欲俟賢郎歸而賢郎未歸遂以稽

緩然亦未甞辱書不審經暑動履何如但西州人士

之來者日載政聲盈于都下使嫉善之言不勝公議

聊俾下交快釋其餘存之逺大竊計髙明必不校闕

於屑屑也餘復何言盛𤍠爲時自重謹因賢郎歸奉

此咨問不宣某再拜六月廿一日謹狀

   又同前

某區區於此忽復半歳思有所爲則方以妄作紛紜

爲戒循安常理又顧碌碌可羞不知何以教之哀其

不逮實有望於公爲多也至於常檢拘攣野率之性

尤以爲苦然𫝑難輕動甫及年歳得去爲幸也蔡君

謨自南歸皤然一叟相見惟互相驚歎而已西齋自

去冬逮今遂不復啓其他可知也故都多登臨之勝

新詩醉墨時以爲惠以忘俗惡之態於理似未爲害

不知何避而何嫌鄙懷千萬居常思欲鉅細布之臨

紙則復茫然惟慎夏愛護

   又同前

某承見教以用快大過此誠中其病然平日所常患

衆君子多以爲言者也若任責至重未知所爲此有

望於公者𥘉未蒙賜也至於簡事爲實爲政之大要

此西人所以蒙惠也若曰外名迹自古聖賢所難莊

生之名卓然見於後世若使無迹後世學者何從而

師法之蓋莊生之名以彼周孔之名以此皆不能岀

名迹之外者第不當汲汲以求之爾不相見乆聊此

當握手一𥬇不罪不罪前日餞聖從與景仁介甫清

坐終日奉思之外惟以鮮歡相顧屢歎而巳恐知其

近況故輒及之公來歸未期惟時得數字猶足以爲

慰豈以無事爲煩邪

   又同前

某啓薛金部自西來辱惠以書承經寒體履清安兼

得詳問動止併以爲慰今歳京師寒甚衰病之軀尤

所不堪承諭閑閤無爲豈亦苦於寒耶春物將動竊

思登臨之樂何有窮涯因人時枉問冝道一二偶薛

人還聊奉此不宣某再拜十一月二十日

   又嘉祐七年

某啓春氣暄和伏惟鎮撫之餘履況清適某以衰殘

勉強有勞無益公職曠癈私事不修不獨於書記爲

𨵗也緬懷故都風物之佳當此陽春暢發之盛臨觴

覽勝冝不爲猒蓋以賢人在外公議難安一日來歸

遂不復得爾此外惟以時爲國自愛謹奉狀不宣某

手狀上二月十二日

   又同前

某啓自過年便欲奉狀只俟薛司勲歸薛旣以事滯

留遂成稽殆但時見賢弟詗問動靜以慰懷爾薛君

留此屢相見粗悉疲病區區所爲及其耳目所得歸

必能具道更不煩言惟的便無佳物表信蓋西州所

𨵗惟南味得春多壞不堪𭔃逺當俟新茶馳獻爾春

旱極闊知陜西尤甚柰何柰何保重保重某頓首

   又同前

某啓賈常行甞附狀辱書承經暑動履康和兼蒙惠

以韓城鼎銘及漢博山槃記二者實為竒物某集録

前古遺文往往得人之難得自三代以來莫不皆有

然獨無前漢字毎以爲恨今遽𫉬斯銘遂大償其素

願其爲感幸自冝如何屬患SKchar瘡家居絶客無人爲

識古文故苐於郵中粗報已受二銘之賜篆畫當徐

訪博識尋繹續得附致其餘區區萬不述一大𤍠慎

護以副瞻勤清水安能乆滯耶實負愧也

   又司前

某啓昨賢弟行甞奉狀屬合宫大禮前後事叢遂闕

致問昨日進奏院送九月十五日所𭔃書竊承動履

清勝兼復惠以古器銘文發書驚喜失聲群兒曹走

問廼翁夜𫉬何物其喜若斯信吾二人好惡之異如

此安得不爲世俗所憎邪其窮逹有命爾求合世人

以取恱則難矣自公之西集古屢𫉬異文并來書集

入録中以爲子孫之藏也幸甚幸甚歳律漸寒惟爲

時自重

   又同前

某啓近甞兩奉狀專人至辱書竊審經寒體履安和

兼沐𭔃惠穌梨新笋豈勝珍荷自去冬以來親舊私

 信一皆謝絶獨思公有所惠理可無嫌又聞近申貢

 餘之禁則應少費宅庫如此屢𭔃益無疑也節中人

 事紛紛使還爲謝不謹不宣某再拜原甫經略侍讀

 執事十一月一日

    與蔡忠惠公君謨

 某啓辱惠櫻寧翁墨多荷多荷佳物誠爲難得然比

 他人尚少其二幽齋𨻶寂時㸃弄筆硯殊賴於斯雖

 多無厭也煩聒計不爲嫌矣諸留靣叙

    又嘉祐八年八月

 某啓前夕承惠紅絲硯誠發墨若謂勝端石則恐過

論然其製作甚精真爲几格間佳物也昨日以有文

書不敢致簡爲謝李𫾻還又承惠水清泉香餅數十

枚聊報厚貺吾儕日以此等物爲事更老應當澹死

租庸遂更作一程無由頻面聊當一咲歐陽脩頓首

白三司給事廿九日謹狀

   又治平二年二月

某啓遂爾大暄不審氣體何似承已對謝應已漸治

裝無由詣前日劇瞻企荔支圖巳令崔慤傳冩自是

一段佳事碑文好者前巳倒篋今又於柬退中得此

數十本勒李敭送上因出過門爲幸不宣某頓首君

謨端明侍郎二十六日

   與范忠文公景仁 治平四年

某啓專人辱書伏承春暄體𠋫清福某蒙恩許解重

任得亳便私其爲優幸不可勝𫐠其他諠詉中外所

聞大略秖如此故不待煩言惟繫舟府下一見主人

而過粗釋瞻思之懇爲足矣人還姑此布謝

   與常待制夷甫 嘉祐治平間

某啓相別之乆書問雖闕而思慕盛德未甞少忘于

心不審即日體𠋫何似向蒙寵示盛文一編究味意

𧼈殊發蒙陋珍翫祕藏未曽暫釋續更有新作苟賜

不鄙無外開示至幸至幸深冬爲道自愛

   又

某相別累年書問雖闕而思慕盛德未甞一日而忘

于心不審即日體履何似某碌碌于此國恩未報而

衰病日侵進無少𥙷於時退未得幅巾閭巷以從有

道君子豈勝區區深寒爲道外自愛因小姪行附此

   又治平四年

某前日承枉顧少接餘論殊不從容朝夕人事稍間

當𫉬𣢾奉未間略布區區茶少許聊助待賔輕浼皇

   又同前

某啓嚮在潁區區僅得一二聞餘論雖未厭于心而

仁人之言𫉬益已多矣自藏拙于此習成懶慢遂踈

奉問亮湏幅巾閭巷杖屨徃還始償夙素傾嚮之心

爾未間以時爲道自重因負𬃷人行謹奉手狀

   又熈寧元年

某啓少便乆踈致問經寒仰惟德履多福某衰病如

昨已再請壽陽旦夕有命西歸漸謀休息必得幅巾

衡巷以從長者之遊償其素願然後已也未間惟爲

道自愛

   又同前

某啓到官忽忽巳復窮冬老病踈慵闕於致問雪後

清冽體況想佳某幸居僻事簡足以養拙歸心雖切

尚少盤桓𣢾晤未期深寒加愛

   又熈寧二年

某啓近小史許充行奉狀粗布區區窮臘隂雪忽復

新春竊惟養道燕居動履清福某此忽忽巳數月開

春遂尋前請竊謂理盡而無嫌至於幅巾閭巷以從

先生長者之遊此實無窮難得之樂爾未間保重以

副瞻勤因家兵還謹奉啓

   又同前

某啓守官東州僻在海涘乆踈致問徒積傾馳氣候

巳寒不審燕居動履何如某勉強衰病遷延榮禄又

將及朞歳物豐盛盗訟稀簡粗足偷安冬春之交得

遂西首𫉬親長者之遊不勝至樂未間爲道愛重

   又熈寧三年

某啓多病踈懶稍闕致問近兒子自潁還云甞侍杖

屨喜承經暑寢興萬福兼審尚以足疾未副召命朝

廷禮賢之意甚篤而士大夫延首之望亦勤然君子

出處有道足以鎮止奔競敦厚時俗其功利亦多矣

某尚未得請未遂相從閭巷之間然亦不過一兩月

之頃爾時暑爲道愛重

   又同前

某啓霜氣清冷不審燕居動履何似竊承朝旨尚復

敦迫岀處之際遂爲世法必有以果於自信者某累

牘懇至而上恩未俞素願雖稽終當如志瞻仰盛德

惟日増勞嚮寒珍重

   與沈待制邈字子山 慶暦三年

某啓數日不奉問苦暑非常歳之比少壯者自不能

當衰病之人不問可知焉辱教承體氣清安甚慰俗

以立秋日⺊秋暑多少據今日之𫝑猶當更猖狂爾

然世言春寒秋𤍠老徤爲此三者終是不乆長之物

也介甫詩甚佳和韻尤精看了𨚫希示下

   又慶曆四年

某頓首啓自承拜命欣喜無量而不時馳問者誠以

奔走塞下吏事叢委遲鈍不能迎解非敢有懈幸諒

幸諒知二十四日出京計日必巳受事某自保塞回

及中山巳三日猶湏并一作旬方得拜見他悉靣賦

也冬寒千萬保育

   與王龍圖益柔字勝之 嘉祐元年

某啓中間辱書承冬凛外體氣清康深慰瞻渇益州

張侍郎不乆當至衰病區區猶湏更旬浹始遂休息

因欲請𥙷江西爾前蒙示諭京東事備悉早出暮歸

臨紙忙迫無暇及他惟新陽自愛前削殊不聞有議

論柰何柰何

   又嘉祐■年

某啓急足至辱書承此𥘉暑體氣清和差慰瞻想所

云少朋儔宴處爲樂此乃在處皆然何獨濟也京師

固多相識然人事區區病患憂煎亦無暇於從容料

得常態秖如此也求移能少安之爲善㑹要深欲續

送上爲付一書吏裝禠遂取不得京師吏人頑慢不

言可知勿怪勿怪爲兒子乆病羸弱非常人還且此

爲謝

   又嘉祐■年

某啓專介辱書承渉夏秋體氣清適暑雨爲孽古所

未聞救災䘏患事匪一端某言不足爲人信才不足

爲時用徒秏廪(“㐭”換為“面”)禄毎自咄嗟而巳承見諭實當今之

實患也其如言之不見信何他非相見莫盡所懷稍

寒惟當以時保嗇

   又嘉祐二年

某啓人至辱書承尚留兖寒凝喜體況清佳杜公清

節篤行毎恨文字不稱不意勝之見愛如此近亦有

一二家作誌裴少監家當自𭔃去明復當歸𦵏于故

里亦可就得之原叔誌續當録去㑹要爲此中書吏

稽遲又且送五冊去不憚頻來取也新詩因人乞數

篇亂道亦當録呈深寒公外加愛人還草草

   又嘉祐五年

某再拜昨日巳入省且喜尊𠋫勝常脚瘡遂愈此正

是治内之時亦猶冦賊過後講修武備雖非先見亦

所以禦後來之患也吾儕相戒言難取信蓋各自湏

有少病痛爾呵呵然非此無以獻忠幸深思也無由

相見聊奉此咨問大𤍠遂如此衰病不能支入夏便

患口齒昨日食數大杏今日腮頰腫痛針刺岀血不

能常食若此是將柰何柰何

   又嘉祐八年

某啓前日辱訪別但多愧荷以昭陵虞主未還在禮

不當飲酒無由㑹話少時益以爲恨承巳登舟節氣

遂爾寒凝惟希加愛爲禱集古録序鄙文無足采第

君謨筆法精妙近時石刻罕有也薄酒四器聊助待

賔不罪輕浼皇恐皇恐

   又治平二年

某啓公私忽忽乆闕致誠辱書感慰兼審經寒動履

清勝京東物俗比二浙殊絶必稍爲便然乆淹于外

此在位者之責而朋友蔽善之罪其何敢逃某竊位

于此巳六七年白首碌碌𥘉無𥙷報而罪責無量謗

咎獨歸自春首已來得淋渇疾癯瘠昬秏僅不自支

他人視之若不堪處況以殘骸勉強情緒可知乆不

通問因書輒敢自道勝之知我必見哀憐深寒事外

惟冀以時自愛

   又

某啓辱示二詩誦讀數四意𧼈深逺所謂朋友講習

之益正當佩服何謂迂邪然謂賢而能書爲不幸又

似過之正冝謂不幸與工同其垂名可也因所示乃

知平日論議猶有形迹愚拙所短固多幸當賜教可

也苟有未然𨚫當相難正如此然後爲友益矣姑話

及此不罪忉忉

   又熈寧四年

某承見諭詩義晚年迫以多病不能精意苟欲成其

素志僅且了却頗多踈謬若得一經啇㩁何幸如之

閑居少人力俟録一二拜呈但慮方居禁職無暇及

此也某目足爲苦秋深尤劇尚賴休閑足以安養餘

生之幸

   與宋龍圖敏求字次道

某啓漸暄竊承體履安和旬休日略邀枉顧家飡冀

接清話少時必不以容易見罪悚悚

   又

某啓伏承遽有子婦之戚莫遑奉慰豈勝馳情暑鬱

方熾更冀爲國自重少節悲悼區區瞻祝謹奉手啓

咨問

   又

某啓多日不奉見秋冷竊承體氣佳𥙿甞託裴如晦

致懇欲告借少書籍承不爲難今先欲借九國史或

逐時得三兩國亦善庻不乆滯也先假通録謹先歸

納煩聒豈勝惶悚

   與梅龍圖摯字公儀 嘉祐二年

某啓累日瞻渇不審尊體何似唱和詩編次得成三

卷共一百七十三首亦有三兩首不齊整者且刪去

其存者皆子細看來衆作極精可以傳也盛哉盛哉

然其中亦有一時乗興之作或未盡善處各白諸公

修換也内刑部竹詩欲告公儀更修改令簡少爲幸

縁五篇各不長故也拙序續呈乞改抹來日拜見

   與石舎人楊休字昌言

某頓首啓自到公私冗迫未得一詣門宇乃辱雅意

先以顧臨猶未克叙謝其爲感愧何以勝顔手翰見

貽副之古刻無限珍佩人還遽此餘當面盡

   與祖龍學無擇字擇之 嘉祐四年

某啓自擇之使還未甞一得欵奉書局之㑹幸岀偶

爾遂成鄙句兼邀坐客同賦雖老拙非工而諸君盛

作亦聊紀一時之事謹以附遞致誠當擇之西行猶

在齋禁不得瞻違實深爲恨暑𤍠道路不審尊𠋫如

何惟冀以時自愛

   與沈内翰文通 治平元年

某啓辱書承祁寒動履清休少慰瞻企餘杭德政民

俗方期歸厚而遽此嚴召然去思遺惠亦足以在人

亮湏春水方可還朝㑹見尚遥更冀爲時珍嗇

   答李内翰

某皇恐頓首再拜啓孟冬漸寒伏惟尊𠋫動止萬福

進奏院遞角今日到州伏蒙十八日所賜手書審奉

聖恩暫臨近服雖朝廷重違勤請不得已而驟闕左

右資訪之助其如凋弊之俗爲幸何多某以門下生

爲幕中吏私願以釋不勝榮輝惟慮車馬未飾已𬒳

堅留暫此郡齋即膺召命使下吏愚民徒有企躍依

芘之心而不得終蒙大惠爾伏承㳙日有期限以職

一無此十七字不𫉬躬詣界首候迎卑情瞻望激切之至


書簡卷第五

與劉侍讀第一帖伏冀一作新春

第六帖時色一作晴色

第十五帖恰好也此下一有承置得懷州牛SKchar更有盡乞之衰病者遂得取濟於兹物

深所望也漏舎冀侍奉見以盡區區

第二十帖■又别本某啓區區乆欲附問日俟賢郎

 西歸歸甚緩而公私亦自多故然亦未甞承惠教

 不審經暑起居如何某待罪于此忽以半歳欲有

 所爲則方以紛紛爲戒至於循守常理則又碌碌

 可羞不知何爲而可也必將有以教之雍人蒙福

 流譽東来聞之竊喜此誠烏足以施爲而忌疾方

 深幸公議猶在也蔡君謨自南歸皤然一叟終日

 相對清坐無以爲樂但烹茶一杯病脾不飲反贈

 旁人啜爾若此可知其情况也餘事有可竊歎者

 料世態自常如此無足道也酷暑惟以時爲國自

 愛遂因賢郎行始奉狀不宣某再拜原甫知府侍讀

  此卷嘉祐六年與劉原甫二書大同小異己兩

  存之今此本又復相似仍併兩幅爲一幅案前

  軰手牘大率起草今吉州法帖所刻嘉祐末慰

  冨彦國書槀是也況公於原甫尤致其詳或巳

  冩復換耶

與常待制第一帖第二帖聖宋簡啓以第一帖向蒙寵示盛文至爲道自愛

十七字續第二帖豈勝區區之下而無深寒爲道外自愛因小姪行附此一十三字

第七帖清福一作康福

與沈待制第一帖爲此一作謂此

第二帖并旬一作中旬保育一作保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