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文忠公文集 (四部丛刊本)/书简卷第五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书简卷第四 欧阳文忠公文集 书简卷第五
宋 欧阳脩 撰 宋 胡柯 撰年谱 景上海涵芬楼藏元刊本
书简卷第六

书简卷第五    欧阳文忠公集一百四十八

   与刘侍读原父 嘉祐二年

某启专介辱书承此严寒为政外尊体休𥙿实慰企

想某以衰病当此烦冗巳三请江西要在正𥘉必可

得舣舟亭次寓目平山奉贤主人清论岂不豁然哉

伏冀为时自爱

   又嘉祐四年

某启愚家所藏集古录尝得故许子春为余言集聚

多且乆无不散亡此物理也不若举取其要著为一

书谓可传乆余深以其言为然昨在汝阴居闲遂为

集古录目方得八九十篇不徒如许之说又因得与

史传相参验证见史家阙失甚多其后来京师遂不

复作适因寻捡少书籍发箧得其故本谨以奉呈庶

知所谓黒鬼者虽老钝之人媚着然亦不为无益也

家无他本幸看毕见付某再拜

   又

某启区区乆踈谒奉辱诲承示千文甚佳多感多感

或云此是李靖字唐人集为千文不知如何也

   又嘉祐二年

某启前承示以蜀素俾冩孝经一章书之墨不能染

寻将家所有者试之亦然遽命工匠治之终不堪用

岂其未得其法耶幸令善工精治之使受墨可书当

为污以恶书也紏察题名不罪以闲事聒耳皇恐皇

   又此帖绵吉本误作与苏子容

某启暖甚果复作阴嘉节岂遂为雨邪建宁物论益

喧当制之人必𬒳收理后日之游且不欲往幸为致

意人事之难乃尔乌丝栏依前书不染墨今纳还当

以澄心纸试书一章塞命也金樱煎谨送却乞真牛

𰯌一二束为圣俞处所得不多尔

   又此帖绵吉本误作与苏子容

某启时色可爱不废佳节之㑹谓当得同一笑而原

父独不往人事难得如意固常如此邪得介甫新诗

数十篇皆奇绝喜此道不寂寞以相告诗轴俟看了

驰上适因闷睡起奉答不谨

   又此帖绵吉本误作与苏子容

某启昨日辱宠和恶诗岂胜感服属上马赴西园不

时为答前偶拜闻家居未必不佳此语复何所疑盖

为泥泞中逺赴官㑹未必若家居清净然而郊外少

车马虽雨无泥甚不为劳而物色晴妍深可爱虽病

夫亦动念又思家居未必佳也昨日颇欢饮酒差多

今日病适方睡起谨此咨报

   又嘉祐四年

某启昨日奉见后遂之北李园池见木阴葱翠节物

已移而原父独不在但终席奉思加以风沙益可憎

尔辄此奉报前承要介甫诗谨以咨呈其一二篇不

当传者特为剪去之矣恐知

   又同前

某启数日不奉见馀暑颇甚伏惟起居佳胜昨日群

牧特㑹以𤍠中饮冷过多偶为腹疾兼以少干故遂

且在告祇三两日当即出参特烦问念感愧SKchar已干

燥非常何时可饮未尝如此寥落也人还谨启为谢

   又同前

某启特辱问念感愧SKchar已某腹疾犹未平衰年已觉

难支以不敢常食遂且在告𤍠药不敢多服惟晨起

一服尔盖自家常服者已顽无效冀新功尔承教当

节之也亦闻梅二不安方欲致问

   又同前

某启承岀城劳顿晚来喜佳𥙿拙疾特辱问念感愧

SKchar已自夜来益注泄今旦薾然遂召张康诊云𤍠中

伤冷当和阴阳偏用执药所以难效遂以黄连干姜

之𩔖为散服之近午差定亦戏家人云近日人脆事

湏过防昨日得圣俞简云小小伤冷然用徐青乃俚

巷庸工尔此公多艰滞更当愼摄今湏驰问之也精

神稍复承见问不觉书多聊代面话

   又嘉祐五年

某启辱问以婴儿未安劳神然当更审愼药食有张

万回太保者其术又精第难呼尔不惮殷勤召之也

某今日不入正为凌晨稍凉为江氏作志幸语其家

勿相煎兹事安敢奉误旦夕当得以方牵强不能悉

   又同前

某启承见谕某为之翰家遣仆坐门下要志铭所以

两日不能至局大𤍠如此又家中小儿女多不安更

为人家驱逼作文字何时免此老业东斋虽狭若心

无事可以坐𦤺清凉徤羡华事十六日定力当奉见

并得叙尽所闻也人还谨此

   又嘉祐四年

某启熇然炎燎中方不知所以逃生忽辱宠示佳作

强起疾读其为清快难以言传然赋无属和之理但

当卧诵以代饮冰咀雪尔某两日为伯庸趁了志文

盖其葬日实近恐误他事然其为苦不可胜言闲思

冝为刘义所诮然自此当绝笔虽不能如俚俗断指

刺环邀于鬼神以自誓然当痛自惩艾兹时之劳也

方执笔得少风稍清故能忉忉不宣某再拜

   又嘉祐五年

某启适归自外捧惠佳篇岂胜欣感偶然之㑹虽草

率而缚于文字遂为他时故事兹敢不勉也然西斋

素患寂寞近方稍葺而原父去此稍逺此俗所谓事

无恰好也

   又同前

某启自原甫既西虽不为官制所拘朋游亦自寂寞

况遂当忧责履畏涂其为情况可知偶思春物将动

故都多佳致为乐岂复可涯汩没声利惟溺惑者不

胜其劳而但见其乐粗有识知兼以衰病此事难为

他人道独不知原甫谅之否因风幸数垂问以慰瞻

   又嘉祐六年

某启自春首以来儿女辈疾病日益忧煎自顾无𥙷

于时而衰病日増咎责四至其何以堪之惟思春物

烂然故都遗胜不可胜览而公专有之犹恐猒饫所

见不以难得为惜也湏知有不可得之者也贤弟亦

稀相见盖难得尽从容之适尔公自至镇一尝辱问

遂绝惠音不知何嫌遽尔见踈也西斋尘土无复人

迹偶因连日假故试寻笔研略布此诚以此亦可见

其为贶真迹用此贶字也其他俗事可憎不复多道但布瞻

企之勤尔气𠋫犹未和畅不知西路如何惟为国自

爱某祗拜 𥘉望西物甚众今寸纸一字不可得况

南山竹萌之𩔖耶至于新诗醉墨并弃前约无乃太

甚乎

   又与前帖相𩔖疑是槁本今两存之

某启自春以来苦儿女辈疾病忧煎百端遂阙驰问

然亦怪乆不承惠音不审何嫌遽见斥外始望西州

之物甚众今一言寸纸犹不可得况于其他乎某老

拙无堪自顾恐终无所为以𥙷万一而衰病日增咎

责四至其将柰何春物烂发故都遗迹不可胜览但

恐猒饫朝夕不以难得为可惜湏知有羡而不可得

者尔贤弟亦稀相见盖不能得如往日与诸贤忘形

取适尔西斋尘土无复人迹幸连日假故略得少布

区区然公方享清闲之乐不冝无暇于故人也其他

俗事薄恶可不挂耳惟向暖多爱以慰倾企 得子

华书言西去当于陕雍留连果能如此否手指拘挛

又添左手两目仅辨物其馀可知

   又同前

某顿首启近寛恤王职方行尝得附状然亦乆不承

惠问春𠋫犹寒不审动履何似但深瞻咏前日崇政

赐进士第见贤郎在髙等伏惟喜慰某巳衰病三四

小子未有能获荐于有司者见之尤所羡慕贤郎程

文甚工为都人传诵及第等虽髙而人犹以为未称

然少年微抑于此未必不为逺大之本也谨专致此

为贺不宣某再拜原父安抚侍读阁下三月十一日

   又同前

某启乆不奉状盖欲俟贤郎归而贤郎未归遂以稽

缓然亦未尝辱书不审经暑动履何如但西州人士

之来者日载政声盈于都下使嫉善之言不胜公议

聊俾下交快释其馀存之逺大窃计髙明必不校阙

于屑屑也馀复何言盛𤍠为时自重谨因贤郎归奉

此咨问不宣某再拜六月廿一日谨状

   又同前

某区区于此忽复半歳思有所为则方以妄作纷纭

为戒循安常理又顾碌碌可羞不知何以教之哀其

不逮实有望于公为多也至于常检拘挛野率之性

尤以为苦然𫝑难轻动甫及年歳得去为幸也蔡君

谟自南归皤然一叟相见惟互相惊叹而已西斋自

去冬逮今遂不复启其他可知也故都多登临之胜

新诗醉墨时以为惠以忘俗恶之态于理似未为害

不知何避而何嫌鄙怀千万居常思欲巨细布之临

纸则复茫然惟慎夏爱护

   又同前

某承见教以用快大过此诚中其病然平日所常患

众君子多以为言者也若任责至重未知所为此有

望于公者𥘉未蒙赐也至于简事为实为政之大要

此西人所以蒙惠也若曰外名迹自古圣贤所难庄

生之名卓然见于后世若使无迹后世学者何从而

师法之盖庄生之名以彼周孔之名以此皆不能岀

名迹之外者第不当汲汲以求之尔不相见乆聊此

当握手一𥬇不罪不罪前日饯圣从与景仁介甫清

坐终日奉思之外惟以鲜欢相顾屡叹而巳恐知其

近况故辄及之公来归未期惟时得数字犹足以为

慰岂以无事为烦邪

   又同前

某启薛金部自西来辱惠以书承经寒体履清安兼

得详问动止并以为慰今歳京师寒甚衰病之躯尤

所不堪承谕闲阁无为岂亦苦于寒耶春物将动窃

思登临之乐何有穷涯因人时枉问冝道一二偶薛

人还聊奉此不宣某再拜十一月二十日

   又嘉祐七年

某启春气暄和伏惟镇抚之馀履况清适某以衰残

勉强有劳无益公职旷废私事不修不独于书记为

𨵗也缅怀故都风物之佳当此阳春畅发之盛临觞

览胜冝不为猒盖以贤人在外公议难安一日来归

遂不复得尔此外惟以时为国自爱谨奉状不宣某

手状上二月十二日

   又同前

某启自过年便欲奉状只俟薛司勲归薛既以事滞

留遂成稽殆但时见贤弟诇问动静以慰怀尔薛君

留此屡相见粗悉疲病区区所为及其耳目所得归

必能具道更不烦言惟的便无佳物表信盖西州所

𨵗惟南味得春多坏不堪𭔃逺当俟新茶驰献尔春

旱极阔知陕西尤甚柰何柰何保重保重某顿首

   又同前

某启贾常行尝附状辱书承经暑动履康和兼蒙惠

以韩城鼎铭及汉博山盘记二者实为奇物某集录

前古遗文往往得人之难得自三代以来莫不皆有

然独无前汉字毎以为恨今遽𫉬斯铭遂大偿其素

愿其为感幸自冝如何属患𰯌疮家居绝客无人为

识古文故苐于邮中粗报已受二铭之赐篆画当徐

访博识寻绎续得附致其馀区区万不述一大𤍠慎

护以副瞻勤清水安能乆滞耶实负愧也

   又司前

某启昨贤弟行尝奉状属合宫大礼前后事丛遂阙

致问昨日进奏院送九月十五日所𭔃书窃承动履

清胜兼复惠以古器铭文发书惊喜失声群儿曹走

问迺翁夜𫉬何物其喜若斯信吾二人好恶之异如

此安得不为世俗所憎邪其穷逹有命尔求合世人

以取恱则难矣自公之西集古屡𫉬异文并来书集

入录中以为子孙之藏也幸甚幸甚歳律渐寒惟为

时自重

   又同前

某启近尝两奉状专人至辱书窃审经寒体履安和

兼沐𭔃惠稣梨新笋岂胜珍荷自去冬以来亲旧私

 信一皆谢绝独思公有所惠理可无嫌又闻近申贡

 馀之禁则应少费宅库如此屡𭔃益无疑也节中人

 事纷纷使还为谢不谨不宣某再拜原甫经略侍读

 执事十一月一日

    与蔡忠惠公君谟

 某启辱惠樱宁翁墨多荷多荷佳物诚为难得然比

 他人尚少其二幽斋𨻶寂时㸃弄笔砚殊赖于斯虽

 多无厌也烦聒计不为嫌矣诸留面叙

    又嘉祐八年八月

 某启前夕承惠红丝砚诚发墨若谓胜端石则恐过

论然其制作甚精真为几格间佳物也昨日以有文

书不敢致简为谢李𫾻还又承惠水清泉香饼数十

枚聊报厚贶吾侪日以此等物为事更老应当澹死

租庸遂更作一程无由频面聊当一笑欧阳脩顿首

白三司给事廿九日谨状

   又治平二年二月

某启遂尔大暄不审气体何似承已对谢应已渐治

装无由诣前日剧瞻企荔支图巳令崔悫传冩自是

一段佳事碑文好者前巳倒箧今又于柬退中得此

数十本勒李扬送上因出过门为幸不宣某顿首君

谟端明侍郎二十六日

   与范忠文公景仁 治平四年

某启专人辱书伏承春暄体𠋫清福某蒙恩许解重

任得亳便私其为优幸不可胜𫐠其他喧詉中外所

闻大略祇如此故不待烦言惟系舟府下一见主人

而过粗释瞻思之恳为足矣人还姑此布谢

   与常待制夷甫 嘉祐治平间

某启相别之乆书问虽阙而思慕盛德未尝少忘于

心不审即日体𠋫何似向蒙宠示盛文一编究味意

𧼈殊发蒙陋珍玩秘藏未曽暂释续更有新作苟赐

不鄙无外开示至幸至幸深冬为道自爱

   又

某相别累年书问虽阙而思慕盛德未尝一日而忘

于心不审即日体履何似某碌碌于此国恩未报而

衰病日侵进无少𥙷于时退未得幅巾闾巷以从有

道君子岂胜区区深寒为道外自爱因小侄行附此

   又治平四年

某前日承枉顾少接馀论殊不从容朝夕人事稍间

当𫉬𣢾奉未间略布区区茶少许聊助待賔轻浼皇

   又同前

某启向在颍区区仅得一二闻馀论虽未厌于心而

仁人之言𫉬益已多矣自藏拙于此习成懒慢遂踈

奉问亮湏幅巾闾巷杖屦往还始偿夙素倾向之心

尔未间以时为道自重因负𬃷人行谨奉手状

   又熙宁元年

某启少便乆踈致问经寒仰惟德履多福某衰病如

昨已再请寿阳旦夕有命西归渐谋休息必得幅巾

衡巷以从长者之游偿其素愿然后已也未间惟为

道自爱

   又同前

某启到官忽忽巳复穷冬老病踈慵阙于致问雪后

清冽体况想佳某幸居僻事简足以养拙归心虽切

尚少盘桓𣢾晤未期深寒加爱

   又熙宁二年

某启近小史许充行奉状粗布区区穷腊阴雪忽复

新春窃惟养道燕居动履清福某此忽忽巳数月开

春遂寻前请窃谓理尽而无嫌至于幅巾闾巷以从

先生长者之游此实无穷难得之乐尔未间保重以

副瞻勤因家兵还谨奉启

   又同前

某启守官东州僻在海涘乆踈致问徒积倾驰气候

巳寒不审燕居动履何如某勉强衰病迁延荣禄又

将及期歳物丰盛盗讼稀简粗足偷安冬春之交得

遂西首𫉬亲长者之游不胜至乐未间为道爱重

   又熙宁三年

某启多病踈懒稍阙致问近儿子自颍还云尝侍杖

屦喜承经暑寝兴万福兼审尚以足疾未副召命朝

廷礼贤之意甚笃而士大夫延首之望亦勤然君子

出处有道足以镇止奔竞敦厚时俗其功利亦多矣

某尚未得请未遂相从闾巷之间然亦不过一两月

之顷尔时暑为道爱重

   又同前

某启霜气清冷不审燕居动履何似窃承朝旨尚复

敦迫岀处之际遂为世法必有以果于自信者某累

牍恳至而上恩未俞素愿虽稽终当如志瞻仰盛德

惟日増劳向寒珍重

   与沈待制邈字子山 庆暦三年

某启数日不奉问苦暑非常歳之比少壮者自不能

当衰病之人不问可知焉辱教承体气清安甚慰俗

以立秋日⺊秋暑多少据今日之𫝑犹当更猖狂尔

然世言春寒秋𤍠老徤为此三者终是不乆长之物

也介甫诗甚佳和韵尤精看了𨚫希示下

   又庆历四年

某顿首启自承拜命欣喜无量而不时驰问者诚以

奔走塞下吏事丛委迟钝不能迎解非敢有懈幸谅

幸谅知二十四日出京计日必巳受事某自保塞回

及中山巳三日犹湏并一作旬方得拜见他悉面赋

也冬寒千万保育

   与王龙图益柔字胜之 嘉祐元年

某启中间辱书承冬凛外体气清康深慰瞻渇益州

张侍郎不乆当至衰病区区犹湏更旬浃始遂休息

因欲请𥙷江西尔前蒙示谕京东事备悉早出暮归

临纸忙迫无暇及他惟新阳自爱前削殊不闻有议

论柰何柰何

   又嘉祐■年

某启急足至辱书承此𥘉暑体气清和差慰瞻想所

云少朋俦宴处为乐此乃在处皆然何独济也京师

固多相识然人事区区病患忧煎亦无暇于从容料

得常态祇如此也求移能少安之为善㑹要深欲续

送上为付一书吏装禠遂取不得京师吏人顽慢不

言可知勿怪勿怪为儿子乆病羸弱非常人还且此

为谢

   又嘉祐■年

某启专介辱书承渉夏秋体气清适暑雨为孽古所

未闻救灾恤患事匪一端某言不足为人信才不足

为时用徒秏廪(“㐭”换为“面”)禄毎自咄嗟而巳承见谕实当今之

实患也其如言之不见信何他非相见莫尽所怀稍

寒惟当以时保啬

   又嘉祐二年

某启人至辱书承尚留兖寒凝喜体况清佳杜公清

节笃行毎恨文字不称不意胜之见爱如此近亦有

一二家作志裴少监家当自𭔃去明复当归葬于故

里亦可就得之原叔志续当录去㑹要为此中书吏

稽迟又且送五册去不惮频来取也新诗因人乞数

篇乱道亦当录呈深寒公外加爱人还草草

   又嘉祐五年

某再拜昨日巳入省且喜尊𠋫胜常脚疮遂愈此正

是治内之时亦犹冦贼过后讲修武备虽非先见亦

所以御后来之患也吾侪相戒言难取信盖各自湏

有少病痛尔呵呵然非此无以献忠幸深思也无由

相见聊奉此咨问大𤍠遂如此衰病不能支入夏便

患口齿昨日食数大杏今日腮颊肿痛针刺岀血不

能常食若此是将柰何柰何

   又嘉祐八年

某启前日辱访别但多愧荷以昭陵虞主未还在礼

不当饮酒无由㑹话少时益以为恨承巳登舟节气

遂尔寒凝惟希加爱为祷集古录序鄙文无足采第

君谟笔法精妙近时石刻罕有也薄酒四器聊助待

賔不罪轻浼皇恐皇恐

   又治平二年

某启公私忽忽乆阙致诚辱书感慰兼审经寒动履

清胜京东物俗比二浙殊绝必稍为便然乆淹于外

此在位者之责而朋友蔽善之罪其何敢逃某窃位

于此巳六七年白首碌碌𥘉无𥙷报而罪责无量谤

咎独归自春首已来得淋渇疾癯瘠昏秏仅不自支

他人视之若不堪处况以残骸勉强情绪可知乆不

通问因书辄敢自道胜之知我必见哀怜深寒事外

惟冀以时自爱

   又

某启辱示二诗诵读数四意𧼈深逺所谓朋友讲习

之益正当佩服何谓迂邪然谓贤而能书为不幸又

似过之正冝谓不幸与工同其垂名可也因所示乃

知平日论议犹有形迹愚拙所短固多幸当赐教可

也苟有未然𨚫当相难正如此然后为友益矣姑话

及此不罪忉忉

   又熙宁四年

某承见谕诗义晚年迫以多病不能精意苟欲成其

素志仅且了却颇多踈谬若得一经啇㩁何幸如之

闲居少人力俟录一二拜呈但虑方居禁职无暇及

此也某目足为苦秋深尤剧尚赖休闲足以安养馀

生之幸

   与宋龙图敏求字次道

某启渐暄窃承体履安和旬休日略邀枉顾家飡冀

接清话少时必不以容易见罪悚悚

   又

某启伏承遽有子妇之戚莫遑奉慰岂胜驰情暑郁

方炽更冀为国自重少节悲悼区区瞻祝谨奉手启

咨问

   又

某启多日不奉见秋冷窃承体气佳𥙿尝托裴如晦

致恳欲告借少书籍承不为难今先欲借九国史或

逐时得三两国亦善庶不乆滞也先假通录谨先归

纳烦聒岂胜惶悚

   与梅龙图挚字公仪 嘉祐二年

某启累日瞻渇不审尊体何似唱和诗编次得成三

卷共一百七十三首亦有三两首不齐整者且删去

其存者皆子细看来众作极精可以传也盛哉盛哉

然其中亦有一时乘兴之作或未尽善处各白诸公

修换也内刑部竹诗欲告公仪更修改令简少为幸

縁五篇各不长故也拙序续呈乞改抹来日拜见

   与石舎人杨休字昌言

某顿首启自到公私冗迫未得一诣门宇乃辱雅意

先以顾临犹未克叙谢其为感愧何以胜颜手翰见

贻副之古刻无限珍佩人还遽此馀当面尽

   与祖龙学无择字择之 嘉祐四年

某启自择之使还未尝一得款奉书局之㑹幸岀偶

尔遂成鄙句兼邀坐客同赋虽老拙非工而诸君盛

作亦聊纪一时之事谨以附递致诚当择之西行犹

在斋禁不得瞻违实深为恨暑𤍠道路不审尊𠋫如

何惟冀以时自爱

   与沈内翰文通 治平元年

某启辱书承祁寒动履清休少慰瞻企馀杭德政民

俗方期归厚而遽此严召然去思遗惠亦足以在人

亮湏春水方可还朝㑹见尚遥更冀为时珍啬

   答李内翰

某皇恐顿首再拜启孟冬渐寒伏惟尊𠋫动止万福

进奏院递角今日到州伏蒙十八日所赐手书审奉

圣恩暂临近服虽朝廷重违勤请不得已而骤阙左

右资访之助其如凋弊之俗为幸何多某以门下生

为幕中吏私愿以释不胜荣辉惟虑车马未饰已𬒳

坚留暂此郡斋即膺召命使下吏愚民徒有企跃依

芘之心而不得终蒙大惠尔伏承㳙日有期限以职

一无此十七字不𫉬躬诣界首候迎卑情瞻望激切之至


书简卷第五

与刘侍读第一帖伏冀一作新春

第六帖时色一作晴色

第十五帖恰好也此下一有承置得怀州牛𰯌更有尽乞之衰病者遂得取济于兹物

深所望也漏舎冀侍奉见以尽区区

第二十帖■又别本某启区区乆欲附问日俟贤郎

 西归归甚缓而公私亦自多故然亦未尝承惠教

 不审经暑起居如何某待罪于此忽以半歳欲有

 所为则方以纷纷为戒至于循守常理则又碌碌

 可羞不知何为而可也必将有以教之雍人蒙福

 流誉东来闻之窃喜此诚乌足以施为而忌疾方

 深幸公议犹在也蔡君谟自南归皤然一叟终日

 相对清坐无以为乐但烹茶一杯病脾不饮反赠

 旁人啜尔若此可知其情况也馀事有可窃叹者

 料世态自常如此无足道也酷暑惟以时为国自

 爱遂因贤郎行始奉状不宣某再拜原甫知府侍读

  此卷嘉祐六年与刘原甫二书大同小异己两

  存之今此本又复相似仍并两幅为一幅案前

  軰手牍大率起草今吉州法帖所刻嘉祐末慰

  冨彦国书槁是也况公于原甫尤致其详或巳

  冩复换耶

与常待制第一帖第二帖圣宋简启以第一帖向蒙宠示盛文至为道自爱

十七字续第二帖岂胜区区之下而无深寒为道外自爱因小侄行附此一十三字

第七帖清福一作康福

与沈待制第一帖为此一作谓此

第二帖并旬一作中旬保育一作保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