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文忠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濮議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奏事錄一卷 歐陽文忠公文集 濮議序
宋 歐陽脩 撰 宋 胡柯 撰年譜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濮議卷第一

濮議序

  觀文殿學士行刑部尚書知亳州軍州事臣歐陽脩撰進

臣某頓首死罪言臣聞事固有難明於一時而有待

於後世者伯夷叔齊是巳夫君臣之義父子之道至

矣臣不得伐其君子不得絶其父此甚易知之事也

方武王之作也人皆以爲君可伐濮議之興也人皆

以爲父可絶是大可怪駭者也盟津之㑹諸侯不召

而至者蓋八百國是舉世之人皆以爲君可伐矣彼

夷齊者𦕈然孤竹之二羇臣也以其至寡之力欲抗

舉世之人而力不能勝言不見察二子以謂吾言廢

則君臣之義廢而後世之亂無時而止也乃相與務

爲髙絶之行以警世於是不食周粟而餓死首陽之

下然世亦未之知也後五百餘年得孔子而稱其仁

然後二子之道顯使孱王弱主得立於後世而臣不

敢伐其君者二子之力也夫以甚易知之事二子爲

之至艱如此猶湏五百年得聖人而後明然則濮園

之議其可與庸人以口舌一日爭耶此臣不得不𫐠

其事以示後世也方濮議之興也儒學奮筆而論臺

諫廷立而爭閭巷族談而議是舉國之人皆以爲父

可絶矣世又無夷齊以抗之雖然賴天子聖明仁孝

不惑羣議據經約禮置園立廟不絶父子之恩以爲

萬世法是先帝之明也今士大夫逹於禮義者渙然

釋其疑蓋十八九一本作三四矣固不待夷齊餓死孔子

復生而後明也然有不可不記者小人之誣罔也蓋

自漢以來議事者何甞不立同異而濮園之議皆當

世儒臣學士之賢者特以爲人後之禮世俗廢乆卒

然不暇深究其精微而一議之失出於無情未足害

其賢惟三數任言職之臣挾以他事發於憤恨厚誣

朝廷而歸惡人主借爲竒貨以買一作名而世之人

不原其心迹不辨其誣罔翕然稱以爲忠使先帝之

志鬱鬱不明於後世此臣子之罪也臣得與其事而

知其詳者故不得已而述焉臣某謹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