歙州重建汪王廟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歙州重建汪王廟記
作者:汪台符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869

天不欲藎,地不欲載,兩曜不欲凝,萬根不欲生。玉石一塵,賢愚一邱。則神人不得不降,聖人不得不作。我唐不得不興,越公不得不起。起而不失進退存亡者,越公得之矣。隋鹿不醒,群雄率起。公矯翅一鳴,聲著千古。提山掬海,沃沸顛危。掃平反側之源,歸我唐虞之際。武德四年,高祖下制曰:「汪華往因離亂,保據州郡,鎮靜一隅,以待寧晏。識機慕化,遠送款誠。宜從褒寵,授以方牧。可使持節歙、宣、杭、睦、婺、饒等六州諸軍事。」感天人知已,趨玉闕言懷。龍劍一沉,死而不朽,貞觀二十三年也。有棠棣之詩,無良人之難。固得父老,請建祠堂,在廳之西。大曆十年,刺史薛邕遷於烏聊東峰。元和三年,刺史範傳正又遷於南阜,即今廟是也。中和四年,刺史吳公圖克荷冥應,複新棟宇。迄今司空潯陽公景慕英塵,經始靈宮。凡三遷三飾,物不告勞,民惟求舊。濟於時,死於國,功宣教化則祭之,其餘不在祀典。狄梁公按察江淮,焚淫祠七百所,朝野韙之。所謂能執幹戈以衛社稷。越公欲蓋而彰,雖焚不可得矣。且湯不乾,堯不濕,曷顯聖人之政。唐曆十有九帝,二百八十年,其間時有奴狂仆醉,觸破王化。洎僖皇歲庚子,盜起曹南,逆塵犯蹕,我淮王宏農公大叫義聲,千里奔命,宣池濠壽,舒廬滁和,十有九郡。繞我馬箠,分我君憂。苟無將將之雄,莫破錚錚之膽。我司空潯陽公獨庖仁義禮樂,餌舒池常潤,於歙最多。為政第一,慰本城之人,築久長大本,豈矜壯麗一時,企望六郡?直在乎開物成務,遺愛金石者也。台符越公之裔,潯陽之吏。祖能神,主能賢,辭或不直,作神之羞,辱主之命。谘我邦人,同歸典實,庶可與言文論政矣。龍集壬戌十二月十有一日謹記。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