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舊事/卷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武林舊事
卷一
周密
卷二

慶壽冊寶[编辑]

壽皇聖孝,冠絕古今,承顏兩宮,以天下養,一時盛事,莫大於慶壽之典,今摭錄大略於此。淳熙三年,光堯聖壽七十,預於舊歲冬至加上兩宮尊號,立春日行慶壽禮。至十三年,太上八十,正月元日再舉慶典,其日文武百僚,集大慶殿,各服朝服,用法駕五百三十四人,大樂四十八人(宋廷佐刻本云:「大樂四十八架正樂一百八十八人。」)架,樂正工一百八十八人,及列儀仗鼓吹於殿門外。上服通天冠,絳紗袍,執大圭,恭行冊寶之禮。鼓吹振作,禮儀使已下,皆導從,上乘輦從至德壽宮,俟太上升御座,宮駕樂作,皇帝北向再拜,奏起居,致詞曰:「臣某稽首言,伏惟(聖號)太上皇帝陛下,壽同天永,德與日新。典冊楊徽,華夷賴慶。」左相宣答曰:「(聖號)太上皇帝聖旨,皇帝迎陽展采,鏤牒榮親,何幸吾身屢觀盛事。」次皇太子以下稱賀致詞,宣答訖,並再拜舞蹈,禮畢,次詣太上皇后殿,行禮如前。候解嚴訖,皇帝入宮,進奉禮物,行家人禮,御宴極歡。自皇帝以至群臣禁衛吏卒,往來皆簪花。後三日,百官拜表稱賀於文德殿,四方萬姓,不遠千里,快睹盛事。都民垂白之老,喜極有至泣下者。楊誠齋詩云:「長樂宮前望翠華,玉皇來賀太皇家。青天白日仍飛雪,錯認東風轉柳花。」「春色何須羯鼓催,君王元日領春回。牡丹芍葯薔薇朵,都向千官帽上開。」任斯庵詩云:「金爵觚稜曉日開,三朝喜氣一時回。聖人先御紅鸞扇,天子龍輿萬騎來。」「霜曉君王出問安,寶香隨輦護朝寒。五雲深處三宮宴,九奏聲中二聖歡。」

四孟駕出[编辑]

先期禁衛所閣門牒臨安府約束居民,不許登高及衩袒觀看。男子並令衫帶,婦人裙背。仍先一日封閉樓門,取責知委,不許容著來歷不明之人。殿步三司,分撥統制將官軍兵六千二百人擺齪諸巷大禮則倍此數。至日五鼓,地分頭項沿門驅逐雜人外,儀衛節次如後:

地分約攔
諸廂約欄
緝捕使臣
都轄官約攔
軍器庫從物
內藏庫從物
御酒庫從物
御廚從物
祗候庫從物
騏驥院御馬(兩行)
御藥院藥架
引從舍人(兩行)
諸司庫務官(兩行)
搜視行宮司
行宮殿門
控攏親從(二百十五人)
前驅親從(兩行各二十一人)
贊喝舍人(兩行各八人)
天武(兩行各八人居內)
都下親從(兩行各八人居內)
駕頭(閣門祗候乘騎棒駕)
引駕主首(兩行各五人○宋刻「引駕主首」作「引主駕首」)
閣門提點(兩行)
御史台知班(兩行)
尚書省錄事
密院副承旨
珠子御座
御馬院馬(喝咎座御○宋刻「院馬御馬,喝御座。」○「咎」字似誤)
閣門簿書(兩行)
宣贊舍人(兩行)
茶酒班
環衛官
帶御器械
攔前等
輦官人員
逍遙輦(輦官十六人)
御輦院官
閣門承受(兩行)
御燎子頭籠
翰林司官
御絲鞋所
御服所
御座馬(兩行十匹)
馬院總管
御軍器庫
睿思殿庫
閣門庫(宋刻「閣子庫」)
閣門覺察官(兩行)
長入祗候(兩行各二十六人)
茶酒班殿侍(各二十一人)
茶酒班殿侍(各二十人○宋刻「三十一人」)
快行親從(各三十二人)
擊鞭(兩行各七人○宋刻「擊鞭」作「系鞭」)
殿前指揮使(兩行各二十一人居外○宋刻「三十一人」)
茶酒班殿侍(兩行各六人執從物居內)
編排禁衛行子(三十人於內往來編排○宋刻「三十一人」)
等子人員十將(兩行各四人居外)
御龍直(共八十二人執從物居內)
知閣門事(乘馬行圍子內)
步帥(乘馬行圍子內)
親從方圍子(兩行各一百四十人)
圍子兩邊各四重
第一重(內殿直已下兩邊各一百人)
第二重(崇政殿圍子兩邊各一百人)
第三重(御龍直兩邊各一百人)
第四重(崇政殿圍子兩邊各一百人)
水手並覷捕等子(兩邊各五人○宋刻「覷」誤「戲」)
攔前崇政殿親從(十七人)
殿帥(乘騎行圍內中道)
主管禁軍所內官等子(內官 兩邊各二十五人居外○宋刻「禁軍」作「禁衛」)
中道(第二日並恭謝。教坊樂人迎駕,念致語口號等,並教坊樂部於此排立)
快行親從(兩行各三十人○宋刻「行」作「邊」)
麈斧拂子
水晶骨朵
香球(二人○宋刻作「香球二」,連文大字,無「人」字)
打燭快行(兩行駕回不用)
編排官(二人)
執燭籠親從(兩行各七十四人到眾安橋去燭駕回先行○宋刻「燭籠」作「燈籠」)
行門(兩行各十二人)
當食官
聽宣官
輦官人員
平輦(輦官十六人)
黃羅御傘(二)
黃羅御扇(二)
挾輦御藥
帶插外御帶
帶插閣下官
閣門覺察舍人
攔後圍子
挾輦指揮使(各二十一人)
輦後樂(東西兩邊共三十六人第一日不作○宋刻云:「東西兩班各三十六人」)
天武(兩行各八人居外)
都下親從(兩行各八人)
扇稂
挾輦內殿直(各二十二人)
宰臣
使相
執政
宰執後約攔親從(二十二人○宋刻「二十二人」上有「各」字)
從駕臣僚分東西兩班(東班系尚書侍郎兩制等官,西班系正位宗室遙郡○宋刻「位」作「任」)
閣門覺察宣贊舍人
侍從後約攔親從(各二十二人)

車駕所經,諸司百官(宋刻云「諸百官司」)皆結綵門迎駕起居。俟駕頭將至,知班行門喝:「班到排立」;次喝:「躬身拜,再拜;」(駕回不拜值雨免拜)班首奏聖躬萬福,喝唱(宋刻「唱喏」)直身立。(齪巷軍兵則呼萬歲)

大禮(南郊、明堂)

三歲一郊,預於元日降詔,以冬至有事於南郊,或用次年元日行事。(明堂止於半年前降詔,用是歲季秋上辛日)先於五六月內擇日命司漕(宋刻「司」作「帥」)及修內司修飾郊壇,及絞縛青城齋殿等屋,凡數百間,悉覆以葦席,護以青布,並差官兵修築泥路,自太廟至泰禋門,又自嘉會門至麗正門,計九里三百二十步,(明堂止自太廟至麗正門)皆以潮沙填築,其平如席,以便五輅之往來。每隊各有歌頭,以彩旗為號,唱和杵歌等曲,以相兩街,居民各以彩段錢酒為犒。又命象院教象前導朱旗,以二金三鼓為節,各有袱頭紫衣蠻奴乘之,手執短钁,旋轉跪起,悉如人意。市井因競市繪塑小象,以饋遺四方。又以車五乘,壓之以鐵,多至萬斤,與輅輕重適等,以觀疾徐傾側之勢。至前一月進呈,謂之「閃試」。及駕出前一日,縛大彩屋於太廟前,置輅其中,許都人觀瞻。先自前一月以來,次第按試習儀,殆無虛日。郊前十日,執事陪祀等官,並受誓戒於尚書省。(宗室赴太廟受誓戒)前三日,百官奏請皇帝致齋於大慶殿。是日上服通天冠,絳紗袍,綪結佩,升高座,侍中奏請降座,就齋室。次日,車駕詣景靈宮,服袞冕行禮。(儀從並同四孟)禮畢駕回,就赴太廟齋殿宿齋。是夕四鼓,上服袞冕,詣祖宗諸室行朝饗之禮。是夜,鹵簿儀仗軍兵於御路兩旁分列,間以糝盆賁燭,自太廟直至郊壇泰禋門,輝映如晝。宰執親王,貴家巨室,列幕櫛比,皆不遠千里,不憚重費,預定於數月之前,而至期猶有為有力所奪者。珠翠錦繡,絢爛於二十里間,雖寸地不容閒也。歌舞游遨,工藝百物,輻輳爭售,通宵駢闐,至五鼓則槊先驅,所至皆滅燈火,蓋請道祓除之義。黎明,上御玉輅,從以四輅,(金、象、革、木)導以馴象,千官百司,法駕儀仗,錦繡雜遝,蓋十倍孟饗之數,聲容文物,不可遲述。次第出嘉會門至青城宿齋。(明堂則徑入麗正門齋殿齋宿)四壁皆三衙諸軍,周廬坐甲,軍幕旌旗,布列前後,傳呼唱號,列燭互巡,往來如織。行宮至暮則嚴更警場,(太廟齋宿亦然○宋刻誤「警惕」)鼓角轟振。又有衛士十餘隊,每隊十餘人,互喝云「是與不是?」眾應曰:「是。」又喝云:「是甚人?」眾應曰:「殿前都指揮使某人。」謂之「喝攔」。(宋刻作「探」)至三鼓,執事陪祀官並入,就黃壇排立,萬燈輝耀,燦若列星。凡齪燈皆自為志號,謂如捧俎官(宋刻無「謂」字)則畫一人為捧俎之狀等類。蓋燈多,不容不以此辨認,亦有好奇可笑者。用丑時一刻行事,至期,上服通天冠,絳紗袍,乘輦至大次,禮部侍郎奉中嚴外辨,禮儀使奏請皇帝行事。上服袞冕,步至小次,升自午階。天步所臨,皆藉以黃羅,謂之「黃道」。中貴一人,以大金合貯片腦迎前撒之。禮儀使前導,殿中監進大圭。至版位,禮直官奏:「有司謹具,請行事」。(宮架樂作。自此上進止皆樂作)時坰壇內外,凡數萬眾,皆肅然無嘩。天風時送珮環韶濩之音,真如九天吹下也。太社令升煙燔牲旨首。(宋刻無「旨」字)上先詣昊天位,次皇地祇,次祖宗位,奠玉,祭酒,讀冊,文武二舞,次亞終獻,禮畢。(宋刻禮畢上有「行」字)上詣飲福位,受爵,飲福酒。(登歌樂作)禮直官喝「賜胙」,次「送神」,次「望燎」訖,禮儀使奏禮畢。上還大次,更衣,乘輦還齋官,百僚追班,賀禮成於端誠殿。黎明,上乘大安輦,從以五輅進發。教坊排立,奏念致語口號訖,樂作,諸軍隊伍,亦次第鼓吹振作,千乘萬騎,如雲奔潮湧,四方萬姓,如鱗次蟻聚,迤邐入麗正門。教坊排立,再奏致語口號,舞畢,降輦小憩,以俟辨嚴,登門肆赦,弁陽老人有詩云:「黃道宮羅瑞腦香,袞龍升降佩鏘鏘。大安輦奏乾安曲,萬點明星簇紫皇。」又曰:「萬騎雲從簇錦圍,內官排辦馬如飛。(宋刻「辦」作「立」)九重閶闔開清曉,太母登樓望駕歸。」李鶴田詩云:「嚴更頻報夜何其,萬甲聲傳遠近隨。梔子燈前紅炯炯,大安輦上赴壇時。」

郊壇,天盤至地高三丈二尺四寸,通七十二級,分四成,上廣七丈,共十二階,分三十六龕,舞階闊一丈,主上升降由此階,其餘各闊五尺。
圓壇之上,止設昊天上帝,皇地祇二神位,及太祖、太宗配。三十六龕共祀五帝、太乙、感生、北極、北斗,及分祀眾星三百六十位。
儀仗用六千八百八十九人,自太廟排列至青城。
玉輅下祗應人共三百二十一人。
呵喝人員二人。
教馬官二人。
挾捧輪將軍四人。
推輪車子官健八人。
駕士班直二百三十二人。
千牛衛將軍二員。
抱太常龍旗官六員。
職掌五人。
專知官一名。
手分一名。
庫子八人。
裝掛匠二人。
諸作工匠十五人。
蓋覆儀鸞司十一人。
監官三員。
金、象、革、木輅,每輅下一百五十六人。
玉輅青飾。
金輅黃飾。
象輅紅飾。
革輅淺色飾。
木輅黑飾。(輅下人冠服並不依輅色)
玉輅前儀仗騎導:
騎導官 左壁文臣 右壁武臣
六軍儀仗官兵二千二百三十二人。
左右諸衛將軍(宋刻無「衛」字。)十三員(中道五員左右八員)
金吾街仗司:
執槊八十人。
攝將軍人員。
仗下監門二十六員。
鼓吹五百八十三人。
異駕樂人三百三十人。
登門肆赦

其日,駕自文德殿,詣麗正門御樓,教坊作樂迎導,參軍色念致語,雜劇色念口號。至御幄降輦,門下閣門進「中嚴外辨」牌訖,御藥喝唱「捲簾」,(宋刻無「唱」字)上出幄,臨軒門下。鳴鞭,宮架奏曲,簾卷扇開,樂止,撞右五鐘。黃傘才出,門下宰臣以下兩拜,分班立。門上中書令稱:「有敕,立金雞門下。」侍郎應喏,宣奉敕立金雞。雞竿一起,門上仙鶴童子捧赦書降下,閣按置案上,太常寺擊鼓,鼓止,捧案至樓前中心。知,閣稱:「宣付三省」,參政跪受,捧制書中出班跪奏,請付外施行。門上中書令承旨宣曰:「制可。」門下參政稱:「宣付三省。」遂以制書授宰臣跪受訖,閣門提點開拆,授宣赦。舍人捧詣宣制位,起居舍人一員摘句讀。舍人稱:「有制」。宰臣以下再拜。俟讀至「鹹赦除之」,獄級奏脫枷訖,罪囚應喏,三呼萬歲,歌呼而出。候宣赦訖,門上舍人贊,樞密及中書令曲賀兩拜,門下宣制舍人捧赦制書授宰臣,(宋刻無「赦」字)宰臣授刑部尚書,尚書授刑房錄事訖,歸班兩拜,致詞,三舞蹈,三叩頭。知閣稱:「有制。」宰臣已下再拜。知閣宣答云:「若時大慶,與卿等同之。」又拜舞如前。門上中書令奏禮畢,扇合,宮架樂作,簾降,樂止,撞左五鐘。門下禮部郎中奏解嚴,上還幄次,門下鳴鞭,舍人喝:「奉敕放仗。」宰臣已下再拜退。次宣勞將士訖,乘輦歸內,至南宮門教坊迎架,念致語口號如前。至文德殿降輦,舞畢退。弁陽翁詩云:「換輦登門卷御簾,侍中承製舍人宣。風書乍脫金雞口,一派歡聲下九天。」金雞竿,長五丈五尺,四面各百戲,一人緣索而上,謂之「搶金雞」。先到者得利物,呼萬歲。(纈羅襖子一領,絹匹,銀碗一隻重三兩)諸州進奏院各有遞鋪腰鈴黃旗者數人,俟宣赦訖,即先發太平州、萬州、壽春府,取「太平萬壽」之語。以次俱發鈴聲,滿道都人競觀。

樓下排立次第:

青龍白虎旗各一
信旗二
方扇二
方圓板版二
扮四
劍二
將軍二
僧眾(居左)
道眾(居右)
玉輅(居中)
太常宮架樂
宣赦台
招拜紅旗
擊鼓(宋刻系鼓)
三院罪囚獄級(居左)
御馬六匹(居右)
宣制位(居中)
橫門
快行
承旨
三省官已下
恭謝

太禮後,擇日禮恭謝禮。第一日駕出,如四孟儀,詣景靈宮天興殿聖祖前行恭謝禮,次詣中殿祖宗神御前行禮,還齋殿進膳訖,引宰臣以下賜茶,茶畢奏事訖還內。第二日上乘輦,自後殿門出,教坊都管已下於祥曦殿南迎駕起居,參軍色念致語,雜劇色念口號,樂作,駕後樂東西班則於和寧門外排立後從作樂。將至太已宮,道士率眾執威儀於萬壽觀前,入圍子內迎駕起居作法事,前導入太乙宮門降輦,候班齊,詣靈休殿參神,次詣五福、十神太乙,次詣申佑殿(本命)北辰殿、通真殿(佑聖)、順福殿(太后本命)、延壽殿(南極)、火壽殿,禮畢,宣宰臣以下合赴坐宮並簪花,對御賜宴。上服袱頭,紅上蓋,玉束帶,不簪花。教坊樂作,前三盞用盤盞,後二盞屈卮。御筵畢,百官侍衛吏卒等並賜簪花從駕,縷翠滴金,各競華麗,望之如錦繡。衙前樂都管已下三百人,自新椿橋西中道排立迎架,念致語、口號如前。樂動《滿路花》,至殿門起《壽同天》曲破,舞畢退。姜白石有詩云:「六軍文武浩如雲,花簇頭冠樣樣新,惟有至尊渾不戴,盡將春色賜群臣。」「萬數簪花滿御街,聖人先自景靈回。不知後面花多少,但見紅雲冉冉來。」(是日皇后及內中車馬先還。宮中呼後為「聖人」)

聖節

其日候宰執奏事訖,追班,上坐垂拱殿,先引樞密院並管軍官上壽,(東京分為二日今只並為一日)禮畢,再坐紫宸殿,上公已下分立,候奏班齊,上公詣御茶床前,躬進御酒,跪致詞云:「文武百僚臣(某)等稽首言:天基令節,(聖節名逐朝換)臣等不勝大慶,謹上千萬歲壽。」下殿再拜。樞密宣答云:「得公等壽酒,與公等內外同慶。」又再拜,教坊樂作,接盞訖,跪起舞蹈如儀。閣門官喝:「不該赴坐官先退。」樞密喝群臣升殿,閣門分引上公已下合赴坐官升殿。第一盞宣視盞,送御酒,歌板色,唱《祝堯齡》,賜百官酒,觱篥起,舞三台,(後並准此)供進內鹹豉。第二盞賜御酒,歌板起中腔,供進雜爆。第三盞歌板唱踏歌,供進肉鮮,候內官起茶床,樞密跪奏禮畢,群臣降階,舞蹈拜退。此上壽儀大略也。若錫宴節次,大率如《夢華》所載,茲不贅書。今偶得理宗朝禁中壽筵樂次,因列於此,庶可想見承平之盛觀也。

天聖基節排當樂次(正月五日)
樂奏夾鍾宮,觱篥起《萬壽永無疆》引子,王恩。
上壽第一盞,觱篥起《聖壽齊天樂慢》,周潤。
第二盞,笛起《帝壽昌慢》,潘俊。
第三盞,笙起《昇平樂慢》,侯璋。
第四盞,方響起《萬方寧慢》,余勝。
第五盞,觱篥起《永遇樂慢》,楊茂。
第六盞,笛起《壽南山慢》,盧寧。
第七盞,笙起《戀春光慢》,任榮祖。
第八盞,觱篥起《賞仙花慢》,王榮顯。
第九盞,方響起《碧牡丹慢》,鼓先。
第十盞,笛起《上苑春慢》,胡寧。
第十一盞,笙起《慶壽樂慢》,侯璋。
第十二盞,觱篥起《柳初新慢》,劉昌。
第十三盞,諸部合《萬壽無疆薄媚》曲破。
初坐樂奏夷則宮,觱篥起《上林春》引子,王榮顯。
第一盞,觱篥起《萬歲梁州》曲破,齊汝賢。
舞頭豪俊邁。
舞尾范宗茂。
第二盞,觱篥起《聖壽永》歌曲子,陸恩顯。
琵琶起《捧瑤卮慢》,王榮祖。
第三盞,唱《延壽長》歌曲子,李文慶。
嵇琴起《花梢月慢》,李松。
第四盞,玉軸琵琶獨彈正黃宮《福壽永康》,寧逾達。
拍,王良卿。
觱篥起《慶壽新》,周潤。
進彈子(宋刻「譚子」)笛哨,潘俊。
杖鼓,朱堯卿。
拍,王良卿。
進念致語等,時和。
伏以華樞紀節,瑤墀先五日之春,玉歷發祥,聖世啟千齡之運。歡騰薄海,慶溢大廷,恭惟皇帝陛下,睿哲如堯,儉勤邁禹,躬行德化,躋民壽域之中,治洽泰和,措世春台之上。皇后殿下,道符坤順,位儷乾剛,宮闈資陰教之修,海宇仰母儀之正。有德者必壽,八十個甲子環周;申命其用休,億萬載皇圖鞏固。(臣)等生逢華旦,叨預伶官,輒采聲詩,恭陳口號:
上聖天生自有真 千齡寶運紀休辰
貫樞瑞彩昭璇角 滿室紅光裊翠麟
黃閣清夷瑤莢曉 未央閒暇玉卮春
箕疇五福鹹敷斂 皇極躬持錫庶民
曰遲鸞旆,喜聆舜樂之和,天近鵷墀,宜進《齊諧》之伎。上奉天顏。吳師賢已下,上進小雜劇:
雜劇,吳師賢已下,做《君聖臣賢爨》,斷送《萬歲聲》。
第五盞,笙獨吹,小石角《長生寶宴樂》,侯璋。
拍,張亨。
笛起《降聖樂慢》,盧寧。
雜劇,周朝清已下,做《三京下書》,斷送《繞池游》。
第六盞,箏獨彈,高雙調《聚仙歡》,陳儀。
拍謝用。
方響起《堯階樂慢》,劉民和。
聖花,金寶。
第七盞,玉方響獨打,道調宮《聖壽永》,余勝。
拍,王良卿。
箏起《出牆花慢》,吳宣。
雜手藝,《祝壽進香仙人》,起喜。
第八盞,《萬壽祝天基》斷隊。
第九盞,簫起,《縷金蟬慢》,傅昌寧。
笙起《托嬌鶯慢》,任榮祖。
第十盞,諸部合,《齊天樂》曲破。
再坐第一盞,觱篥起《慶芳春慢》,楊茂。
笛起《延壽曲慢》,(宋刻無「曲」字)潘俊。
第二盞,箏起《月中仙慢》,侯端。
嵇琴起《壽爐香慢》,李松。
第三盞,觱篥起《慶簫韶慢》,王榮祖。
笙起《月明對花燈慢》,任榮祖。
第四盞,琵琶獨彈,高雙調《會郡仙》。
方響起《玉京春慢》,余勝。
雜劇,何晏喜已下,做《楊飯》,斷送《四時歡》。
第五盞,諸部合,《老人星降黃龍》曲破。
第六盞,觱篥獨吹,商角調《筵前保壽樂》。
雜劇,時和已下,做《四偌少年游》,斷送《賀時豐》。
第七盞,鼓笛曲,《拜舞六么》。
弄傀儡,《踢架兒》,盧逢春。
第八盞,簫獨吹,雙聲調《玉簫聲》。
第九盞,諸部合,無射宮《碎錦梁州歌頭》大曲。
雜手藝,《永團圓》,趙喜。
第十盞,笛獨吹,高平調《慶千秋》。
第十一盞,琵琶,獨彈,大呂調《壽齊天》。
撮弄,《壽果放生》,姚潤。
第十二盞,諸部合,《萬壽興隆樂》法曲。
第十三盞,方響獨打,高宮《惜春》。
傀儡舞,鮑老。
第十四盞,箏琶方響合纏,《令神曲》。
第十五盞,諸部合,夷則羽《六么》。
巧百戲,趙喜。
第十六盞,管下獨吹,舞射商《柳初新》。(宋刻「春」)
第十七盞,鼓板。
舞綰,《壽星》,姚潤。
第十八盞,諸部合,《梅花伊州》。
第十九盞,笙獨吹,正平調《壽長春》。
傀儡,《群仙會》。盧逢春。
第二十盞,觱篥起,《萬花新》曲破。
祗應人:
都管:
周朝清、陸恩顯
雜劇色:
吳師賢 趙恩 王太一 朱旺
時和 金寶 俞慶 何晏喜
沈定 吳國賢 王壽 趙寧
胡寧 鄭喜 陸壽
歌板色:
李文慶
拍板色:
王良卿 張亨 謝用
簫色:
傅昌寧 朱明復 李允信
箏色:
陳儀 豪輔文 吳宣 豪俊賢
徐祖顯 張廣
琵琶色:
王榮祖 俞達 豪俊民 豪俊邁 段繼祖
嵇琴色:
李松 侯端 孫民顯
笙色:
侯 璋 葉茂青 任榮祖 董 茂
張 瑾 潘 寶 姚 拱 范 椿
孫 昌 莫 正 周 珍 馬 棒
姚舜臣 陳 保
觱篥色:
齊汝賢 周 潤 楊 茂 王 恩
王榮顯 姜師賢 劉 昌 楊 彬
王 福 杜 明 喻 祥 周忠恕
夏 福 徐 玨 周 喜 聞 澄
沈 壽 丁 預 鄭 亨 周 佐
楊 瑾 沈 康 鄭 聰 莫 壽
潘顯祖 時 潤 胡 佾 周 信
李 圭 李 潤 史 顯 金 壽
笛色:
楊德茂 潘 俊 盧 寧 彭 俊
賀 昌 賀 壽 胡師文 壽 椿
姚 寶 張茂祖 崔 興 朱 珍
張茂才 金 貴 潘顯祖 沈 壽
周 興 李大用 董大有 金 明
趙 喜 莫 及 張 春 葉 茂
胡 寧 任 顯 張 椿 孫 寧
彭 進 李 榮 全 寧 金彥恭
董 喜 王 佑 來 亨 王 喜
顧 和 顧 松 金 顯 董 寧
杜 松 李 樁 張 椿 何 福
管思齊 朱 喜 花 椿 李拱辰
方響色:
余 勝 彭 先 劉民和 黃 桂
姜大亨 張 榮
杖鼓色:
朱堯卿 馮 喜 時 忠 施 榮
朱拱辰 周 忠 李 顯 姚 寶
葉 茂 李榮祖
大鼓色:
王 喜 鄧 珍 王 宣 顧 榮
舞旋色:
范宗茂
內中上教:
張明 倪春 潘恩 石琇
張琳
弄傀儡:盧逢春等六人。
雜手藝:姚潤等九人。
女廝撲:張椿等十人。
築球軍:陸寶等二十四人。
百戲:沈慶等六十四人。
百禽鳴:胡福等二人。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