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舊事/卷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九 武林舊事
卷十
目錄 
○官本雜居段數
《爭曲六么》 《扯攔六么》(三哮) 《教聲六么》
《鞭帽六么》 《衣籠六么》 《廚子六么》 《孤奪旦六么》
《王子高六么》 《崔護六么》 《骰子六么》 《照道六么》
《鶯鶯六么》 《大宴六么》 《驢精六么》 《女生外向六么》
《慕道六么》 《三偌慕道六么》 《雙攔哮六么》
《趙厥夾六么》 《羹湯六么》 《索拜瀛府》 《厚熟瀛府》
《哭骰子瀛府》 《醉院(陳刻「縣」)君瀛府》
《懊(陳刻「燠」)骨頭瀛府》 《賭錢望瀛府》 《四僧梁州》
《三索梁州》 《詩曲梁州》 《頭錢梁州》 《食店梁州》
《法事饅頭梁州》 《四哮梁州》(陳刻「伊州」) 《領伊州》
《鐵指甲伊州》 《鬧五伯伊州》 《裴少俊伊州》 《食店伊州》
《桶(陳刻「橘」)擔新水》 《雙哮新水》 《燒花新水》
《簡貼薄媚(陳刻「補」) 《請客薄媚》 《錯取薄媚》
《傳神薄媚》 《九妝薄媚》 《本事現薄媚》 《打調薄媚》
《拜褥薄媚》 《鄭生遇龍女薄媚》 《土地大明樂》
《打球大明樂》 《三爺老大明樂》 《列女降黃龍》
《雙旦降黃龍》 《柳比上官降黃龍》
《趕厥胡渭州》 《單番將胡渭州》 《銀器胡渭州》
《看燈胡渭州(三厥)》 《入寺降黃龍》 《榆標降黃龍》
《打地鋪逍遙樂》 《病鄭逍遙樂》 《崔護逍遙樂》
《烙湎(陳刻「面」)逍遙樂》 《單打石州》
《和尚(陳刻「石和」)那石州》 《趕厥石州》
《塑金剛大聖樂》 《單打大聖樂》 《柳毅大聖樂》
《霸王中和樂》 《馬頭中和樂》 《大打調中和樂》
《喝貼萬年歡》 《托合萬年歡》 《迓鼓兒熙州》
《駱駝熙州》 《二郎熙州》 《大打調道人歡》
《會子道人歡》 《雙(陳刻「打」)拍道人歡》
《越娘道人歡》 《打勘長壽仙》 《偌賣妲長壽仙》
《分頭子長壽仙》 《棋盤法曲》 《孤和法曲》
《藏瓶兒法曲》 《車兒法曲》 《病爺老(陳刻無「老」字)劍器》
《霸王劍器》 《黃傑進延壽樂》 《義養娘延壽樂》
《扯籃(陳刻「檻」)兒賀皇恩》 《崔妝賀皇恩》
《封陟中和樂》 《唐輔採蓮》 《雙哮採蓮》 《病和採蓮》
《諸宮調霸王》 《諸宮調卦冊兒》 《相如文君》
《崔智韜艾虎兒》 《王宗(陳刻「崇」)道休妻》
《李勉負心》 《四鄭舞楊花》 《四偌皇州》
《檻偌寶(陳刻「保」)金枝》 《浮漚傳永成雙》
《浮漚暮雲歸》 《老孤嘉慶樂》 《兩相宜萬年芳》
《進筆慶雲樂》 《裴航相遇樂》 《能知他泛清波》
《三釣魚泛清波》 《五柳菊花新》 《夢巫山彩雲歸》
《青陽觀碑彩雲歸》 《四小將整乾坤》 《四季夾竹桃花》
《禾打千秋(陳刻「春」)樂》 《牛五郎罷金征》
《新水炊》 《三十拍爨》 《天下太平爨》 《百花爨》
《三十六拍爨》 《門子打三教爨》 《孝經借衣爨》
《大孝經孫(陳刻「狐」)爨》 《喜朝天爨》 《說月爨》
《風花雪月爨》 《醉青樓爨》 《宴瑤池爨》
《錢手帕爨》(小字太平歌。「帕」陳刻「拍」) 《詩書禮樂爨》
《醉花陰爨》 《錢爨》
《澇勒爨》(「澇」陳刻「蕾」,「勒」字無考) 《借聽爨》
《大徹底錯爨》 《黃河賦爨》 《睡爨》 《門兒爨》
《上借門兒爨》 《抹紫粉爨》 《夜半樂爨》 《火發爨》
《借衫爨》 《燒餅爨》 《調燕爨》 《棹孤舟爨》
《木蘭花爨》 《月當聽爨》 《醉還醒爨》 《鬧夾棒爨》
《撲蝴蝶爨》 《鬧八妝爨》 《鍾馗爨》 《銅博爨》
《戀雙雙爨》 《惱子爨》 《像生爨》 《金蓮子爨》
《思鄉早行孤》 《睡孤》 《迓鼓孤》 《論禪孤》
《諱藥(陳刻「樂」)孤》 《大暮故孤》 《小暮故孤》
《老姑(陳刻「孤」)遣妲》 《孤慘》 《雙孤慘》(肉骨突)
《三孤慘》 《四孤醉留客》 《四孤夜宴》 《四孤好》
《四孤披頭》 《四孤擂》 《病孤三鄉題》 《王魁三鄉題》
《強偌三鄉題》 《文武問命》 《兩同心卦鋪兒》
《一蟛金卦鋪兒》 《滿皇州卦鋪兒》 《變貓卦鋪兒》
《白苧卦鋪兒》 《探春卦鋪兒》 《慶時豐封鋪兒》
《三哮卦鋪兒》 《三哮好女兒》 《三哮上小樓》
《三哮文字兒》 《三哮揭榜》 《三哮一簷腳》 《襤哮合房》
《襤哮店休妲》 《襤哮負酸》 《秀才下酸擂》 《急慢酸》
《眼藥酸》 《食藥酸》 《風流藥》 《黃元兒》 《論淡》
《醫淡》 《醫馬》 《調笑驢兒》 《雌虎》(崔智韜)
《解熊》 《鶻打兔變二郎》 《二郎神變二郎神》 《毀廟》
《入廟霸王兒》 《單調霸王兒》 《單調宿》 《單背影》
《單頂戴》 《單唐突》 《單折洗》 《單兜》 《單搭手》
《雙搭手》 《雙厥送》 《雙厥投拜》 《雙打球》
《雙頂戴》 《雙園子》 《雙索帽》 《雙三教》
《雙虞候》 《雙養娘》 《雙快》(陳刻「抉」)
《雙捉》 《雙禁師》 《雙羅羅啄木兒》 《賴房錢啄木兒》
《圍城啄木兒》 《大雙頭蓮》 《小雙頭蓮》 《大雙慘》
《小雙慘》 《小雙索》 《雙排軍》 《醉排軍》
《雙賣妲》 《三入捨》(陳刻「三合入」)
《三出捨》(陳刻「三出合」) 《三笑月中行》
《三登樂院公狗兒》 《三教安公子》 《三社爭賽》
《三頂戴》 《三偌一賃驢》 《三盲一偌》 《三教鬧著棋》
《三借樂貨兒》 《三獻身》 《三教化》 《三京下書》
《三短雷》 《打三教庵宇》 《普天樂打三教》
《滿皇州打三教》 《領三教》 《三姐醉還醒》
《三姐黃鶯兒》 《賣花黃鶯兒》 《大四小將》 《四小將》
《四國朝》 《四脫空》 《四教化》 《泥孤》
○張約齋賞心樂事(並序)
余掃軌林扃,(陳刻「間」)不知衰老,節物遷變,花鳥泉石,領會無餘。
每適意時,相羊小園,殆覺風景與人為一。閒引客攜觴,或幅巾曳杖,嘯歌往來,
澹然忘歸。因排比十有二月燕遊次序,名之曰「四並集」。授小庵主人,以備遺
忘。非有故,當力行之。然為具真率,毋致勞費及暴殄沈湎,則天之所以與我者
為無負無褻。昔賢有云:「不為俗情所染,方能說法度人。」蓋光明藏中,孰非
遊戲,若心常清淨,離諸取著,於有差別境中,而能常入無差別定,則淫房(陳
刻「壇」)酒肆,偏歷道場,鼓樂音聲,皆談般若。倘情生智隔,(陳刻「情知
物隔」)境逐源移,如鳥黏■,動傷軀命,又烏知所謂說法度人者哉?聖朝中興
七十餘載,故家風流,(陳刻「流入」)淪落幾盡,有聞前輩典刑,識南湖之清
狂者,必長哦曰:「人生不滿百,常懷千歲憂。晝短苦夜長,何不秉燭游?」一
旦相逢,不為生客。嘉泰元年歲次辛酉十有二月,約齋居士書。
正月孟春
歲節家宴 立春日迎春春盤 人日煎餅會 玉照堂賞梅
天街觀燈 諸館賞燈 叢奎閣賞山茶 湖山尋梅
攬月橋看新柳 安閒堂掃雪
二月仲春
現樂堂賞瑞香 社日社飯 玉照堂西賞緗梅 南湖挑菜
玉照堂東賞紅梅 餐霞軒看櫻桃花 杏花莊賞杏花
郡仙繪幅樓前打球 南湖泛舟 綺互亭賞千葉茶花 馬塍看花
三月季春
生朝家宴 曲水修禊(陳刻「流觴」) 花院觀月季
花院觀桃柳 寒食祭先掃松 清明踏青郊行(陳刻「游」)
蒼寒堂西賞緋碧桃 滿霜亭北觀棣棠 碧宇觀筍
斗春堂賞牡丹芍葯 芳草亭觀草 宜雨亭賞千葉海棠
花苑蹴鞦韆 宜雨亭北觀黃薔薇 花院賞紫牡丹
艷香館觀林檎花 現樂堂觀大花 花院嘗煮酒
瀛巒勝處賞山茶 經寮斗新茶 郡仙繪幅樓下賞芍葯
四月孟夏
初八日亭庵早齋,隨詣南湖放生、食糕糜
芳草亭斗草 芙蓉池賞新荷 芯珠洞賞茶 滿霜亭觀桔花
玉照堂嘗青梅 艷香館賞長春花 安閒堂觀紫笑
群仙繪幅樓前觀玫瑰 詩禪堂觀盤子山丹 餐霞軒賞櫻桃
南湖觀雜花 鷗渚亭觀色鶯栗花
五月仲夏
清夏堂觀魚 聽鶯亭摘瓜 安閒堂解粽 重午節泛蒲家宴
煙波觀碧蘆 夏至日鵝磊(陳刻「臠」) 綺互亭觀大笑花
南湖觀萱草(陳刻「花」) 鷗渚亭觀五色蜀葵
水北書院采蘋 清夏堂賞楊梅 叢奎閣前賞榴花
艷香館嘗蜜林檎 摘星軒賞枇杷
六月季夏
西湖泛舟 現樂堂嘗花白酒 樓下避暑 蒼寒堂後碧蓮
碧宇竹林避暑 南湖湖心亭納涼 芙蓉池賞荷花 約齋賞夏菊
霞川食桃 清夏堂賞新荔枝
七月孟秋
叢奎閣上乞巧家宴 餐霞軒觀五色鳳兒 立秋日秋葉宴
玉照堂賞玉簪 西湖荷花泛舟 南湖觀稼(陳刻「觀魚」)
應鉉齋東賞葡萄 霞川觀雲(陳刻「霞川水葒」) 珍林剝棗
八月仲秋
湖山尋桂 現樂堂賞秋菊 社日糕會 眾妙峰賞木樨
中秋摘星樓賞月家宴 霞川觀野菊 綺互亭賞千葉木樨
浙江亭觀潮 群仙繪幅樓觀月 桂隱攀桂 杏花莊觀雞冠黃葵
九月季秋
重九家宴 九日登高把萸 把菊亭采菊 蘇堤上玩芙蓉
珍林嘗時果 景全軒嘗金桔 滿霜亭嘗巨螯香橙 杏花莊累新酒
芙蓉池賞五色拒霜
十月孟冬
旦日開爐家宴 立冬日家宴(陳刻脫) 現樂堂暖爐
滿霜亭賞蚤霜(陳刻「蜜橘」) 煙波觀買市 賞小春花
杏花莊挑薺 詩禪堂試香 繪幅樓慶暖閣
十一月仲冬
摘星軒觀枇杷花 冬至節家宴 繪幅樓食餛飩 味空亭賞蠟梅
孤山探梅 蒼寒堂賞南天竺 花院賞水仙 繪幅樓前賞雪
繪幅樓削雪煎茶
十二月季冬
綺互亭賞檀香蠟梅 天街閱市 南湖賞雪
家宴試燈巒(陳刻「安閒堂試燈」) 湖山探梅 花院觀蘭花
瀛巒勝處賞雪 二十四夜餳果食 玉照堂賞梅 除夜守歲家宴
起建新歲集福功德
○約齋桂隱百課
淳熙丁未秋,余捨所居為梵剎,爰命桂隱堂館橋池諸名,各賦小詩,總八十
余首。逮慶元庚申,歷十有四年之久,匠生於心,指隨景變,移徒更葺,規模始
全,因刪易增補,得詩凡數百。綱舉而言之,東寺為報上嚴先之地,西宅為安身
攜幼之所,南湖則管領風月,北園則娛燕賓親,亦庵,晨居植福,以資淨業也;
約齋,晝處觀書,以助老學也;至於暢懷林泉,登賞吟嘯,則又有眾妙峰山,包
羅幽曠,介於前六者之間。區區安恬(陳刻「身」)嗜靜之志,造物亦不相負矣。
或問余曰:「造物不負子,子亦忍負造物哉?(陳刻「亦忍」俁「其惡」)釋名
宦之拘囚,享天真之樂(陳刻「快」)適,要當於筋骸(陳刻「骨」)未衰時。
今子三仕中朝,顛華齒墮,涉筆才十二旬(陳刻「才」字作「總無」),如之何
則可?」余應之曰:「仕雖多,不使勝閒日,余之願也,余之幸也,敢不勉旃。」
壬戌歲中夏張鎡功父書。
東寺(敕額「廣壽慧雲」)
大雄尊閣(千佛鐵像) 靜高堂(寢室) 真如軒(種竹)
西宅
叢奎閣(安奉被賜四朝宸翰)
德勳堂(祖廟。以高宗御書二字名)
儒聞堂(前堂。用告詞字取名)
現樂堂(中堂。用朱巖壑語) 安閒堂(後堂)
綺互亭(有小四軒) 瀛巒勝處(東北小堂前後山水)
柳塘花院 應鉉齋(筮得鼎卦,故名)
振藻(取告詞中字名) 宴頤軒
尚友軒 賞真亭(山水)
亦庵
法寶千塔(鐵鑄千塔藏經千卷)
如願道場(藥師佛壇) 傳衣庵
寫經寮(書華嚴等大乘諸經)
約齋
泰定軒
南湖
閬春堂(牡丹芍葯) 煙波觀 天鏡亭(水心) 御風橋(十間)
鷗渚亭 把菊亭 泛月闕(水門) 星槎(船名)
北園
群仙繪幅樓(前後十一間,下臨丹桂五六十株,盡見江湖諸山)
桂隱(諸處總名今揭樓下) 清夏堂(面南臨池)
玉照堂(梅花四百株) 蒼寒堂(青松二百株)
艷香館(雜春花二百株) 碧宇(修竹十畝)
水北書院(對山臨溪) 界華精舍(夢中得名) 撫鶴亭(近松株)
芳草亭(臨池) 味空亭(蠟梅) 垂雲石(高二丈廣十四尺)
攬月橋 飛雪橋(在梅林中) 蕊珠洞(荼蘼二十五株)
芙蓉池(紅蓮十畝,四面種芙蓉) 珍林(雜果小園)
涉趣門(總門入松徑) 安樂泉(竹閒井) 杏花莊(村酒店)
鵲泉(井名)
眾妙峰山
詩禪堂 黃寧洞天 景白軒(真香山畫像並文集) 文光軒(臨池)
綠晝(陳刻「畫」)軒(木樨臨側) 書葉軒(柿二十株)
俯巢軒(高檜旁) 無所要軒 長不昧軒 摘星軒
餐霞軒(櫻桃三十餘株) 讀易軒 詠老軒(道德經) 凝薰堂
楚佩亭(蘭) 宜雨亭(各葉海棠二十侏,夾流水)
滿霜亭(橘五十餘株) 聽鶯亭(柳邊竹外) 千歲庵(仁皇飛白字)
恬虛庵 憑暉亭 弄(陳刻「美」)芝亭
都微別館(誦度為經處,經乃徽宗御書) 水湍橋 漪嵐洞
施無畏洞(觀音銅像) 澄霄台(面東) 登壘台 金竹巖
古雪巖 隱書巖(石函仙書,在巖穴中,可望不可取) 新巖
疊翠庭(茂林中容十許人坐) 釣磯 菖蒲澗(上有小石橋)
中池(養金魚在山澗中) 珠旒瀑 藏丹谷 煎茶磴
右各有詩在集中,此不繁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