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世真仙體道通鑑/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歷世真仙體道通鑑
◀上一卷 卷六 下一卷▶


木公[编辑]

木公亦雲東陽公,亦雲束王父,蓋青陽之元黑、萬神之先也。冠三維之冠,服九色雲霞之服,亦號玉皇君。居於雲房之問,以紫雲為蓋,青雲為城,仙童侍立,玉女散香。真僚仙友巨億萬計,各有所職,皆稟其命。故男子得道者,名籍所隸焉。校定功行,上奏元始,以稟命於老君也。一云木公即青童君,治方諸山,在東海中。

九元子[编辑]

九元子者,煉紫金、合神丹登仙。其經曰《庚辛經》。

上黄先生[编辑]

上黄先生者,修步鬥之道,得隱形法。

常生子[编辑]

常生子者,常漱水和玉屑,服之以昇。

長存子[编辑]

長存子者,學道成,為玄洲仙伯。

張穆子[编辑]

張穆子修太極,上元年紀昇仙。後以此法授龔叔進、王文卿、尹子房,皆得道。

高丘子[编辑]

高丘子,殷人也。好道,入六景山中,積五百二十餘歲,但讀黄素道經。服餌木,後合鴻丹,以得陸仙,遊行五嶽二百餘年。後得金液,以昇太清也。今為中嶽真人。《真誥》云:墓在中山聞喜縣。注雲:中山有女喜縣,聞喜乃屬河東。

蒲先生[编辑]

蒲先生者,常乘白鹿,採芝草於茅山。

童子先生[编辑]

童子先生者,於狄山學道,修浴契鈴經,得仙。

九源丈人[编辑]

九源丈人者,為方丈宮主,領天下水神及陰精水獸蛟鯨之類。

宛丘先生[编辑]

宛丘先生服制命丸得道,至殷湯之末世,已千餘歲。以方傳弟子姜若春,服之三百年,視之如十五歲童子。彭祖師之。受其方三首。

青烏公[编辑]

青烏公者,彭祖之弟子也。身受明師之教,精審仙妙之理,乃入華陰山中學道。積四百七十一歲,十二試之,有三不過。後服金液而昇天。太極道君以為三試不過,仙人而已,不得為真人。

長桑公子[编辑]

長桑公子者,常散髮行歌曰:巾金巾,入天門。呼長精,吸玄泉。嗚天鼓,養丹田。柱下史聞之曰:彼長桑公子所歌之詞,得服五星、守洞房之道。

蔡瓊[编辑]

蔡瓊字伯瑤,師老子,受太玄陽生符、還丹方,合服得道,白日昇天。常以陽生符活已死之人,但骸骨存者,以符投之即起。

列子[编辑]

列子,鄭人也,姓列名禦寇。問道於關尹子,復師壺丘子林,又師老商氏,友伯高子進,二子之道,九年之後能御風雨行。弟子嚴恢問曰:所謂問道者,為富乎?列子曰:桀紂為輕道而重利,是以亡。嘗隱居鄭圃四十年,人無知者。得道之後,著書名《列子》,見行世。唐玄宗追號為沖虛真人,其書號《沖虛真經》,宋徽宗封致虛觀妙真君。

莊子[编辑]

莊子,宋人也。姓莊名周,字子休,生於睢陽蒙縣,學老氏之道。樑惠王時為蒙縣漆園吏,以卑賤不肯仕。楚威王以玉帛聘之,欲以為相,使大夫二人往先焉,曰:欲以境土累矣。莊子方釣於濮水之上,持竿不顧,曰:楚有神龜,死已三千歲矣,王巾筍而藏之廟堂之上。此龜者,寧其死為留骨而貴乎,寧其生而曳尾於塗中乎?二大夫曰:寧生而曳尾於塗中。莊子曰:子往矣,吾將曳尾於塗中。二大夫遂去。宋王遣使聘於莊子,莊子曰:子見夫犧牛乎,衣以文繡,食以芻菽。及其牽而入於太廟,雖欲為孤犢,其可得乎?子亟去,無汙我,我孰為有國者所羈。遂終身不復仕。後得,道,著書名《莊子》。《真誥》云:莊子師長桑公子,受其微言,謂之莊子也。隱於抱犢山中,服北育火丹,白日昇天,補太極闈編郎。下注雲:長桑即是扁鵲師,事見《魏傳》及《史記》。世人苟知莊生如此者,其書彌足可重矣。唐玄宗追號為南華真人,其書號《南華真經》,宋徽亡不封微妙元通真君。

劉越[编辑]

周時有匡先生名續,修道於南蟑山。後有一少年數來相訪,言論奇偉,先生異之,問曰:熟子風猷有日矣,借問鄉邦姓字?答曰:予姓劉名越,居在山之左。山下有石,高二尺許,叩之即當相延。先生如其語訪之,叩石已,石忽自開雙戶洞啟。一小鬢迎先生行數十步,繼有二青衣絳節前導,漸見臺榭參差,金碧掩映,珍禽奇獸,草木殊異。真人冠玉冠,朱紱劍佩來迎。先生意欲留居之,真人已覺,謂先生日子陰功易滿,後會可期,他日相從不晚也。飲玉酒三爵,延齡保命湯一啜而出。先生返顧所叩石,宛然如初。他日復叩,無所應矣。今廬山太平興晉宮三門外即石建亭,扁日仙石,石上自有劉仙二字存焉。

王果[编辑]

王果,楚之賢人也。厭穢風塵,躁膾名利,遁隱山林,靜退諸行。一日一乘雲而去。

鬼谷先生[编辑]

鬼谷先生,晉平公時人,姓王名翎,不知何所人,受道於老君。入雲氣山採藥,合服得道,顏如少童。居青溪之鬼谷,因以為號。蘇秦、張儀問道於先生,先生曰:聞道易,修道難。二子世心未冥,可學遊說,以適今時之宜。必得相其國矣,必不得相其死矣。若不懼之,當相傳。二子請學之,三年辭去,先生云:二子輕鬆喬之永壽,貴一旦之浮榮,惜哉。後復遺其書曰:二君足下勤勞駟馬,功名赫赫,九州稽首。春榮到秋,不得久茂,日數將盡,時訖將老。子不見河邊之木乎,僕馬折其枝,波浪漱其根,此所居者然也。子不見崧岱之松柏乎,華霍之梓檀乎,葉幹青雲,根洞三泉,千秋萬歲,無斤斧之患。元狐疫死者,有烏如烏銜草覆其面,遂活。有司上聞,秦始皇遣使資草以問先生,先生曰:巨海中有十洲,祖洲有不死之草,生於瓊田之中,亦名養神芝。其葉似菰而不叢生,一株可活一人耳。先生在人問數百歲,後不知所之。或曰鬼谷在嵩高之陽城也。

茅濛[编辑]

茅濛,字初成,鹹陽南關人也,即束卿司命君盈之高祖,師鬼谷先生。入華山修道,後乘雲駕龍,白日昇天。先是,其邑歌曰:神仙得者茅初成,駕龍上昇入泰清,時下玄洲戲赤城,繼世而往在我盈,帝`若學之臘嘉平。秦始皇聞之,改臘日嘉平,以希慕得仙。

西門君[编辑]

西門君者,少好道,明諸讖緯。以《開山圖》授秦始皇,而不能用。

徐福[编辑]

徐福字君房,不知何許人也。秦始皇時,大宛中多枉死者橫道,數有烏如烏狀,銜草覆死人面,皆登時而活。持草以問北郭鬼谷先生,而雲:祖洲上養神芝。始皇乃謂可索得,因訪求精誠,得道士徐福。發童男童女各五百人一云各三千人,率樓船等入海尋祖洲,不返,不知所在。逮沈羲得道,黄老遣福為使者,乘白虎車來迎,由是後人知福得道。《仙傳拾遺》云:唐開元中,有士人患半身枯黑,御醫張上客等不能活其人,聚族言曰:形體如是,寧可久全,聞大海中有神仙,正當求仙方可愈疾。宗族留之,不可,因與侍者資糧至登州大海側,遇空舟,乃真所攜,掛帆隨風可行。十餘日,近一孤島,上有數百人、如朝謁狀。須臾至岸,岸側有婦人洗藥,問彼皆何者,婦人指雲:中心床坐鬚髮白者,徐君也。又問徐君是誰,婦人云:君知秦始皇時徐福耶?曰:知,之。曰:此則是也。頃之,衆各散去。士人遂登岸致謁,具語始末,求其醫理。徐君曰:汝之疾,遇我即生。初以羹飯哺之,器物皆奇小。士人嫌其薄,徐君曰:能盡此為佳準也,但恐不盡爾。士人連啖如數甌物,至飽而竭。復以一小器盛酒,飲之至醉。翌日,又以黑藥數丸與食,利黑汁數鬥,其病乃愈。士人求住奉事,徐君雲:爾有祿位,未宜即留,當以束風相送,毋愁歸路遠也。復與黄藥一袋,雲:此藥善治一切病,還遇疾者,可以刀圭飲之。士人還,數日至登州。以藥奏聞,時玄宗令有疾者服之,皆愈。

郭四朝[编辑]

郭四朝者,周時燕人也。兄弟四人同學道,四朝居長。秦時得道,來勾曲山南,所住處作塘遏,澗水令深,基遮垣塘,今猶可識處《真誥》云:今舍前有塘,乃郭四朝所造也。高其牆岸,蓋水得深。但歷代久遠,塘牆頹下耳。注雲:今舍語似是許長史宅,宅前今乃有塘,近西為堤牆,即是遏柳濟水,而去郭千甚遠。郭千在北洞西北,今有大陂塘。四朝先應在此,未解舍前之意,恐長史於陂復立田業。又有說,在後。四朝乘小船遊戲其中,每扣舷而歌,歌曰:清池帶靈岫,長林鬱青蔥。玄烏藏幽野,悟言出從容。鼓概乘神波,稽首希晨風。未獲解脫期,逍遙林丘中晨風謂上清玉晨之風,非毛詩所謂鴆彼將晨風之烏也。浪神九垓外,研道遂全真。戢此靈鳳羽,藏我華龍麟。高舉方寸物,萬吹皆垢塵。顧哀朝生惠,孰盡汝車輪女寵不避席,男愛不盡輪,朝生蚌蟾也,以喻人之在世,易致消歇耳。遊空落飛諷,虛步無形方。圓景煥明霞,九鳳唱朝陽。揮翮扇天津,掩靄慶雲翔。遂造太微宇,抱此金梨漿。逍遙玄垓表,不存亦不亡玄垓、九垓,皆八極之外、九霞之頂名也。飛登木星,亦名玄朗束陽之垓,蓋若士語盧敖雲:吾與汗漫期於九垓之上矣。駕欽舞神霄,披霞帶九日。高皇齊龍輸,遂造北華室。神虎動瓊林,香風合成一。開闈幽冥戶,靈變玄滅邇。四朝為玉臺執蓋郎,故雲高皇齊龍輪。又云:真法,其司三官者,六百年無違,坐超遷之。四朝職滿,上補九宮左仙公,領玉臺執蓋郎,中問久闕無人,後以思和代四朝也。山在居民,今猶呼一平澤地為郭千者,是四朝之姓尚存於民口也。年年四朝每行,皆過請此地,以造思和,遊看原阜。下注雲:此是茅傳中原也。按如此說郭千,止是種植處,非居止也。住處則長史宅,果應是矣。今塘牆既頹,央水不復甚偉,人皆以為田耳。然其地迂闊小壅猶自成池,可得泛舟而歌。但無人能追蹤遠世,可歎如何,後雲:自四朝年年行過遊看,是上補去後,猶復憶羨舊居,所以數宴良常,眷盼朋好。

周太賓[编辑]

周太賓,秦時道士也。同姜叔茂學道,在勾曲山,種五果五辛菜,貨之以市丹砂。今山問多有韭建,即其遺種也今呼為韭山,在大茅西,甚多大韭。又餘處亦有蒜蓮耳,韭山、姜巴,一處也。二人並得仙。太賓有才藝,善鼓琴,能彈獨絃而八音和,以教糜長生、孫廣田。廣田即孫登也。

姜叔茂[编辑]

姜叔茂,不知何許人。常與周太賓為友,學道修仙,今在蓬萊為左卿○南鄭諸姜,則叔茂之後也。叔茂曾作書與太極官僚雲:昔學道於鬼谷,道成於少室,養翮於華陽,待舉於逸域。時乘楓輪,宴於勾曲。悟言永歎,代謝之速,物存人亡,我勞如何。《真誥》曰:秦時道士周太賓及巴陵侯姜叔茂者,來住勾曲山下,又種五果並五辛菜。叔茂以秦孝王時封侯,今名此地為姜巴者是矣,以其因叔茂而名地焉,下注雲:地號,今亦存有大路,從小茅後通延陵,即呼為姜巴路也。但秦孝公時未併,楚置郡,巴陵縣始晉初,不知那有巴陵之封,恐是巴蜀之巴故也。

龔仲陽[编辑]

龔仲陽者,受嵩山少童,步六紀之法。

谷希子[编辑]

谷希子者,學道得仙,為太上真官。東方朔師之,受闆風鍾山蓬萊及神州真形圖。《真誥》云;谷希子為太極右仙公。

王仲高[编辑]

王仲高,不知何所人也。常在淮南市卜,父老傳世見之,面有童顏。伍被言於淮南王劉安,安聞之欣然,即使召至,被曰:仲高常在張猛家,臣與猛善,每雲仲高性簡正,難請求,不可以勢屈,臣當因猛致之。安令具車乘,遣被至猛所招焉。猛曰:王先生昨雲當暫行,在近耳,亦時得相見。今已出卜,晚問還。被待之,須臾便返。見被大笑,謂猛曰:吾昨雲近別,正在此客也。即隨被之安。安出門迎之,東面請受道,便執弟子之禮。仲高曰:某庸人耳,僅得長生不死之道,他無所能。懼所知淺,不足以上獻大王殿下,非有愛悵之心。安因請彌至,仲高謂被曰:吾欲授大王道,王心志浮淺,既不能行,亦不宜聞。又曰:黄帝,吾父之長也,昔師朱襄君,受長生之訣。又師黄洞君,受不死之道,於今已六千餘歲矣。遂以道傳安,仲高後莫知其所之。

公孫鯽[编辑]

公孫卿者,學道於東樑甫山,一云滋液山。山官中有合成仙藥,得服之,人立仙。日月之神並在宮中,合藥時頌曰:玉女斷分劑,蟾蛉主和檮;一丸煉人形,二丸顏色好。漢武帝以時,方士入海求蓬萊,公孫卿先行,見一老父牽狗,武帝以為仙人也,冀獲其真。

李少君[编辑]

李少君,字雲翼,好道,入泰山採藥,修絕穀全身之術。遇安期生,少君疾困,扣頭乞活,安期生以神樓散一七與服之,即愈。漢武帝初,至雍郊,見五時,後常三歲一郊。是時少君以祠寵闢穀卻老方見上,常自謂七十,能使物卻老。上方故銅器,問少君,對曰:此器齊桓公十年陳於梧寢臺名。已而按其刻,果齊桓公器,一官盡駭,以少君神,數百歲人也。少君言上:祠鼇皆可致物,而丹砂可化為黄金。黄金成,可以為飲食器,則益壽。益壽而蓬萊仙乃可見,以封禪則不死,黄帝是也。臣嘗遊海上,見安期生。安期生食臣棗,大如瓜。於是天子始祠寵,遣方士入海求蓬萊安期生之屬。一云少君上古嗷臣能凝汞成銀,飛丹砂成黄金,服之白日昇天,身煉則凌空,伏入無問,控飛龍而八遐褊,乘白鴻而九垓周。瞑海之棗大如瓜,鍾山之李大如鉼。臣食之,遂生奇光。師安期,授臣口訣,是以保萬物之可成也。於是上甚尊敬,為立屋第。抱朴子曰:按董仲舒所撰《李少君家傳》云:少君有不死之方,而家貧無有市以藥物,故出於幕,以假途見「錢,道成而去。又按漢《楚「中起居》注雲:少君將去也,武帝夢與之共登嵩山,逢繡衣使者乘龍自雲中下雲:太一請少君。帝覺,語左右曰:如我夢,少君捨我去也,數日而少君病死,入棺,帝令發棺,無屍,獨衣冠在焉。

歷世真仙體道通鑑卷之六竟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