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世真仙体道通鉴/6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录 历世真仙体道通鉴
◀上一卷 卷六 下一卷▶


木公[编辑]

木公亦云东阳公,亦云束王父,盖青阳之元黑、万神之先也。冠三维之冠,服九色云霞之服,亦号玉皇君。居于云房之问,以紫云为盖,青云为城,仙童侍立,玉女散香。真僚仙友巨亿万计,各有所职,皆禀其命。故男子得道者,名籍所隶焉。校定功行,上奏元始,以禀命于老君也。一云木公即青童君,治方诸山,在东海中。

九元子[编辑]

九元子者,炼紫金、合神丹登仙。其经曰《庚辛经》。

上黄先生[编辑]

上黄先生者,修步斗之道,得隐形法。

常生子[编辑]

常生子者,常漱水和玉屑,服之以升。

长存子[编辑]

长存子者,学道成,为玄洲仙伯。

张穆子[编辑]

张穆子修太极,上元年纪升仙。后以此法授龚叔进、王文卿、尹子房,皆得道。

高丘子[编辑]

高丘子,殷人也。好道,入六景山中,积五百二十馀岁,但读黄素道经。服饵木,后合鸿丹,以得陆仙,游行五岳二百馀年。后得金液,以升太清也。今为中岳真人。《真诰》云:墓在中山闻喜县。注云:中山有女喜县,闻喜乃属河东。

蒲先生[编辑]

蒲先生者,常乘白鹿,采芝草于茅山。

童子先生[编辑]

童子先生者,于狄山学道,修浴契铃经,得仙。

九源丈人[编辑]

九源丈人者,为方丈宫主,领天下水神及阴精水兽蛟鲸之类。

宛丘先生[编辑]

宛丘先生服制命丸得道,至殷汤之末世,已千馀岁。以方传弟子姜若春,服之三百年,视之如十五岁童子。彭祖师之。受其方三首。

青乌公[编辑]

青乌公者,彭祖之弟子也。身受明师之教,精审仙妙之理,乃入华阴山中学道。积四百七十一岁,十二试之,有三不过。后服金液而升天。太极道君以为三试不过,仙人而已,不得为真人。

长桑公子[编辑]

长桑公子者,常散发行歌曰:巾金巾,入天门。呼长精,吸玄泉。呜天鼓,养丹田。柱下史闻之曰:彼长桑公子所歌之词,得服五星、守洞房之道。

蔡琼[编辑]

蔡琼字伯瑶,师老子,受太玄阳生符、还丹方,合服得道,白日升天。常以阳生符活已死之人,但骸骨存者,以符投之即起。

列子[编辑]

列子,郑人也,姓列名御寇。问道于关尹子,复师壶丘子林,又师老商氏,友伯高子进,二子之道,九年之后能御风雨行。弟子严恢问曰:所谓问道者,为富乎?列子曰:桀纣为轻道而重利,是以亡。尝隐居郑圃四十年,人无知者。得道之后,著书名《列子》,见行世。唐玄宗追号为冲虚真人,其书号《冲虚真经》,宋徽宗封致虚观妙真君。

庄子[编辑]

庄子,宋人也。姓庄名周,字子休,生于睢阳蒙县,学老氏之道。梁惠王时为蒙县漆园吏,以卑贱不肯仕。楚威王以玉帛聘之,欲以为相,使大夫二人往先焉,曰:欲以境土累矣。庄子方钓于濮水之上,持竿不顾,曰:楚有神龟,死已三千岁矣,王巾笋而藏之庙堂之上。此龟者,宁其死为留骨而贵乎,宁其生而曳尾于涂中乎?二大夫曰:宁生而曳尾于涂中。庄子曰:子往矣,吾将曳尾于涂中。二大夫遂去。宋王遣使聘于庄子,庄子曰:子见夫牺牛乎,衣以文绣,食以刍菽。及其牵而入于太庙,虽欲为孤犊,其可得乎?子亟去,无污我,我孰为有国者所羁。遂终身不复仕。后得,道,著书名《庄子》。《真诰》云:庄子师长桑公子,受其微言,谓之庄子也。隐于抱犊山中,服北育火丹,白日升天,补太极闱编郎。下注云:长桑即是扁鹊师,事见《魏传》及《史记》。世人苟知庄生如此者,其书弥足可重矣。唐玄宗追号为南华真人,其书号《南华真经》,宋徽亡不封微妙元通真君。

刘越[编辑]

周时有匡先生名续,修道于南蟑山。后有一少年数来相访,言论奇伟,先生异之,问曰:熟子风猷有日矣,借问乡邦姓字?答曰:予姓刘名越,居在山之左。山下有石,高二尺许,叩之即当相延。先生如其语访之,叩石已,石忽自开双户洞启。一小鬓迎先生行数十步,继有二青衣绛节前导,渐见台榭参差,金碧掩映,珍禽奇兽,草木殊异。真人冠玉冠,朱绂剑佩来迎。先生意欲留居之,真人已觉,谓先生日子阴功易满,后会可期,他日相从不晚也。饮玉酒三爵,延龄保命汤一啜而出。先生返顾所叩石,宛然如初。他日复叩,无所应矣。今庐山太平兴晋宫三门外即石建亭,扁日仙石,石上自有刘仙二字存焉。

王果[编辑]

王果,楚之贤人也。厌秽风尘,躁脍名利,遁隐山林,静退诸行。一日一乘云而去。

鬼谷先生[编辑]

鬼谷先生,晋平公时人,姓王名翎,不知何所人,受道于老君。入云气山采药,合服得道,颜如少童。居青溪之鬼谷,因以为号。苏秦、张仪问道于先生,先生曰:闻道易,修道难。二子世心未冥,可学游说,以适今时之宜。必得相其国矣,必不得相其死矣。若不惧之,当相传。二子请学之,三年辞去,先生云:二子轻松乔之永寿,贵一旦之浮荣,惜哉。后复遗其书曰:二君足下勤劳驷马,功名赫赫,九州稽首。春荣到秋,不得久茂,日数将尽,时讫将老。子不见河边之木乎,仆马折其枝,波浪漱其根,此所居者然也。子不见嵩岱之松柏乎,华霍之梓檀乎,叶干青云,根洞三泉,千秋万岁,无斤斧之患。元狐疫死者,有乌如乌衔草覆其面,遂活。有司上闻,秦始皇遣使资草以问先生,先生曰:巨海中有十洲,祖洲有不死之草,生于琼田之中,亦名养神芝。其叶似菰而不丛生,一株可活一人耳。先生在人问数百岁,后不知所之。或曰鬼谷在嵩高之阳城也。

茅濛[编辑]

茅濛,字初成,咸阳南关人也,即束卿司命君盈之高祖,师鬼谷先生。入华山修道,后乘云驾龙,白日升天。先是,其邑歌曰:神仙得者茅初成,驾龙上升入泰清,时下玄洲戏赤城,继世而往在我盈,帝`若学之腊嘉平。秦始皇闻之,改腊日嘉平,以希慕得仙。

西门君[编辑]

西门君者,少好道,明诸谶纬。以《开山图》授秦始皇,而不能用。

徐福[编辑]

徐福字君房,不知何许人也。秦始皇时,大宛中多枉死者横道,数有乌如乌状,衔草覆死人面,皆登时而活。持草以问北郭鬼谷先生,而云:祖洲上养神芝。始皇乃谓可索得,因访求精诚,得道士徐福。发童男童女各五百人一云各三千人,率楼船等入海寻祖洲,不返,不知所在。逮沈羲得道,黄老遣福为使者,乘白虎车来迎,由是后人知福得道。《仙传拾遗》云:唐开元中,有士人患半身枯黑,御医张上客等不能活其人,聚族言曰:形体如是,宁可久全,闻大海中有神仙,正当求仙方可愈疾。宗族留之,不可,因与侍者资粮至登州大海侧,遇空舟,乃真所携,挂帆随风可行。十馀日,近一孤岛,上有数百人、如朝谒状。须臾至岸,岸侧有妇人洗药,问彼皆何者,妇人指云:中心床坐须发白者,徐君也。又问徐君是谁,妇人云:君知秦始皇时徐福耶?曰:知,之。曰:此则是也。顷之,众各散去。士人遂登岸致谒,具语始末,求其医理。徐君曰:汝之疾,遇我即生。初以羹饭哺之,器物皆奇小。士人嫌其薄,徐君曰:能尽此为佳准也,但恐不尽尔。士人连啖如数瓯物,至饱而竭。复以一小器盛酒,饮之至醉。翌日,又以黑药数丸与食,利黑汁数斗,其病乃愈。士人求住奉事,徐君云:尔有禄位,未宜即留,当以束风相送,毋愁归路远也。复与黄药一袋,云:此药善治一切病,还遇疾者,可以刀圭饮之。士人还,数日至登州。以药奏闻,时玄宗令有疾者服之,皆愈。

郭四朝[编辑]

郭四朝者,周时燕人也。兄弟四人同学道,四朝居长。秦时得道,来勾曲山南,所住处作塘遏,涧水令深,基遮垣塘,今犹可识处《真诰》云:今舍前有塘,乃郭四朝所造也。高其墙岸,盖水得深。但历代久远,塘墙颓下耳。注云:今舍语似是许长史宅,宅前今乃有塘,近西为堤墙,即是遏柳济水,而去郭千甚远。郭千在北洞西北,今有大陂塘。四朝先应在此,未解舍前之意,恐长史于陂复立田业。又有说,在后。四朝乘小船游戏其中,每扣舷而歌,歌曰:清池带灵岫,长林郁青葱。玄乌藏幽野,悟言出从容。鼓概乘神波,稽首希晨风。未获解脱期,逍遥林丘中晨风谓上清玉晨之风,非毛诗所谓鸩彼将晨风之乌也。浪神九垓外,研道遂全真。戢此灵凤羽,藏我华龙麟。高举方寸物,万吹皆垢尘。顾哀朝生惠,孰尽汝车轮女宠不避席,男爱不尽轮,朝生蚌蟾也,以喻人之在世,易致消歇耳。游空落飞讽,虚步无形方。圆景焕明霞,九凤唱朝阳。挥翮扇天津,掩霭庆云翔。遂造太微宇,抱此金梨浆。逍遥玄垓表,不存亦不亡玄垓、九垓,皆八极之外、九霞之顶名也。飞登木星,亦名玄朗束阳之垓,盖若士语卢敖云:吾与汗漫期于九垓之上矣。驾钦舞神霄,披霞带九日。高皇齐龙输,遂造北华室。神虎动琼林,香风合成一。开闱幽冥户,灵变玄灭迩。四朝为玉台执盖郎,故云高皇齐龙轮。又云:真法,其司三官者,六百年无违,坐超迁之。四朝职满,上补九宫左仙公,领玉台执盖郎,中问久阙无人,后以思和代四朝也。山在居民,今犹呼一平泽地为郭千者,是四朝之姓尚存于民口也。年年四朝每行,皆过请此地,以造思和,游看原阜。下注云:此是茅传中原也。按如此说郭千,止是种植处,非居止也。住处则长史宅,果应是矣。今塘墙既颓,央水不复甚伟,人皆以为田耳。然其地迂阔小壅犹自成池,可得泛舟而歌。但无人能追踪远世,可叹如何,后云:自四朝年年行过游看,是上补去后,犹复忆羡旧居,所以数宴良常,眷盼朋好。

周太宾[编辑]

周太宾,秦时道士也。同姜叔茂学道,在勾曲山,种五果五辛菜,货之以市丹砂。今山问多有韭建,即其遗种也今呼为韭山,在大茅西,甚多大韭。又馀处亦有蒜莲耳,韭山、姜巴,一处也。二人并得仙。太宾有才艺,善鼓琴,能弹独弦而八音和,以教糜长生、孙广田。广田即孙登也。

姜叔茂[编辑]

姜叔茂,不知何许人。常与周太宾为友,学道修仙,今在蓬莱为左卿○南郑诸姜,则叔茂之后也。叔茂曾作书与太极官僚云:昔学道于鬼谷,道成于少室,养翮于华阳,待举于逸域。时乘枫轮,宴于勾曲。悟言永叹,代谢之速,物存人亡,我劳如何。《真诰》曰:秦时道士周太宾及巴陵侯姜叔茂者,来住勾曲山下,又种五果并五辛菜。叔茂以秦孝王时封侯,今名此地为姜巴者是矣,以其因叔茂而名地焉,下注云:地号,今亦存有大路,从小茅后通延陵,即呼为姜巴路也。但秦孝公时未并,楚置郡,巴陵县始晋初,不知那有巴陵之封,恐是巴蜀之巴故也。

龚仲阳[编辑]

龚仲阳者,受嵩山少童,步六纪之法。

谷希子[编辑]

谷希子者,学道得仙,为太上真官。东方朔师之,受板风锺山蓬莱及神州真形图。《真诰》云;谷希子为太极右仙公。

王仲高[编辑]

王仲高,不知何所人也。常在淮南市卜,父老传世见之,面有童颜。伍被言于淮南王刘安,安闻之欣然,即使召至,被曰:仲高常在张猛家,臣与猛善,每云仲高性简正,难请求,不可以势屈,臣当因猛致之。安令具车乘,遣被至猛所招焉。猛曰:王先生昨云当暂行,在近耳,亦时得相见。今已出卜,晚问还。被待之,须臾便返。见被大笑,谓猛曰:吾昨云近别,正在此客也。即随被之安。安出门迎之,东面请受道,便执弟子之礼。仲高曰:某庸人耳,仅得长生不死之道,他无所能。惧所知浅,不足以上献大王殿下,非有爱怅之心。安因请弥至,仲高谓被曰:吾欲授大王道,王心志浮浅,既不能行,亦不宜闻。又曰:黄帝,吾父之长也,昔师朱襄君,受长生之诀。又师黄洞君,受不死之道,于今已六千馀岁矣。遂以道传安,仲高后莫知其所之。

公孙鲫[编辑]

公孙卿者,学道于东梁甫山,一云滋液山。山官中有合成仙药,得服之,人立仙。日月之神并在宫中,合药时颂曰:玉女断分剂,蟾蛉主和梼;一丸炼人形,二丸颜色好。汉武帝以时,方士入海求蓬莱,公孙卿先行,见一老父牵狗,武帝以为仙人也,冀获其真。

李少君[编辑]

李少君,字云翼,好道,入泰山采药,修绝谷全身之术。遇安期生,少君疾困,扣头乞活,安期生以神楼散一七与服之,即愈。汉武帝初,至雍郊,见五时,后常三岁一郊。是时少君以祠宠辟谷却老方见上,常自谓七十,能使物却老。上方故铜器,问少君,对曰:此器齐桓公十年陈于梧寝台名。已而按其刻,果齐桓公器,一官尽骇,以少君神,数百岁人也。少君言上:祠鳌皆可致物,而丹砂可化为黄金。黄金成,可以为饮食器,则益寿。益寿而蓬莱仙乃可见,以封禅则不死,黄帝是也。臣尝游海上,见安期生。安期生食臣枣,大如瓜。于是天子始祠宠,遣方士入海求蓬莱安期生之属。一云少君上古嗷臣能凝汞成银,飞丹砂成黄金,服之白日升天,身炼则凌空,伏入无问,控飞龙而八遐褊,乘白鸿而九垓周。瞑海之枣大如瓜,锺山之李大如鉼。臣食之,遂生奇光。师安期,授臣口诀,是以保万物之可成也。于是上甚尊敬,为立屋第。抱朴子曰:按董仲舒所撰《李少君家传》云:少君有不死之方,而家贫无有市以药物,故出于幕,以假途见“钱,道成而去。又按汉《楚“中起居》注云:少君将去也,武帝梦与之共登嵩山,逢绣衣使者乘龙自云中下云:太一请少君。帝觉,语左右曰:如我梦,少君舍我去也,数日而少君病死,入棺,帝令发棺,无尸,独衣冠在焉。

历世真仙体道通鉴卷之六竟

 上一卷 ↑返回顶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