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演義/02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民國演義
←上一回 第二十九回 鄭汝成力守製造局 陳其美戰敗春申江 下一回→


  卻說袁政府派兵南下,首先注意是寧、贛兩路。李烈鈞已入圍中,雖有歐陽武等遙應南昌,已被北軍遮斷,宣撫使段芝貴,及總司令李純,步步進逼,還有陸軍中將王占元,及海軍次長湯薌銘,會同水陸各軍,同時進攻。旅長馬繼增、鮑貴卿等,奉段芝貴等派遣,分道攻擊。馬軍從新港一帶,率兵猛進,連奪要隘,佔領灰山。湖口西砲臺,忙開炮轟擊馬軍,馬軍仗著銳氣,直薄砲臺,前仆後繼,冒煙衝突,又有外面軍艦,連放巨炮,終將砲臺轟破,守台各兵,除倒斃外,盡行逃去,馬軍遂占住西砲臺。鮑軍由海軍掩護,從官牌夾渡,至湖口東岸,與李烈鈞部眾激戰,大獲勝仗,乘勢進據鍾山,撲攻東砲臺。可巧西砲臺攻毀,東砲臺知不可守,立即潰散。李烈鈞勢窮力蹙,遂棄了湖口,乘舟逸去。總計李烈鈞起事,偶得偶失,先後不過十多日,湖口一帶,已完全歸入北軍了。袁總統聞捷大喜,即發犒賞銀十萬圓,賚交段芝貴量功頒賚;並稱:「天不佑逆,人皆用命,得此驟勝。恐是天奪之鑒,並非助彼除敵。並飭懸賞緝獲李烈鈞,所有商民,應責成段芝貴設法安撫,以副救民水火的本旨。滿口仁慈。又因陸軍少將余大鴻,參謀湯則賢,前時奉公至贛,道經湖口,為李烈鈞部將何子奇所拘,一並殺害,投屍江流,應特別撫恤,並在受害地方,建祠旌忠」云云。段芝貴等自然照辦,一面從湖口南下,往搗南昌去訖。

  這時候的滬軍總司令陳其美,已連攻製造局,三戰三北,紛紛退至吳淞口。原來江寧獨立,傳檄各屬,陳其美同時響應,已見上文。外如松江軍隊,蠢然思逞,即推鈕永建為總司令,招添新軍,挑選精壯,派統領沈葆義、田嘉祿等為師團各長,先行開往滬南,與北軍決戰。一到龍華,即在製造分廠門外,開了一陣排槍,先聲示威,嗣即整齊軍隊,陸續進廠,廠中沒人抗拒,當由松軍檢點火藥子彈等箱,貼上封條,並在廠前高懸白旗,囑令廠長等嚴加防守,即刻拔隊赴滬。

  製造局督理陳榥,與海軍總司令李鼎新,正接黃興急電,請調北軍離局,免致開釁,當已據實電達北京,請示辦理。忽聞龍華藥廠,又被松軍佔領,頓露驚慌景象,所有全局辦事員,及工匠役夫等,走避一空。陳督理與李總司令籌商,急切不得良法,可巧鄭汝成到來,見這情形,遂向李鼎新道:「此處警衛全軍,大總統本責成海軍總司令,完全節制,現在槍械均足,又有兵艦駐泊,足資防守,應該如何對付,當由總司令發布命令,未便一味游移。」李鼎新遲疑半晌,方道:「昨已電達政府,請示辦理了。」鄭汝成又道:「依愚見想來,政府命公留此,當然要公防護,就是汝成奉命前來,也應助公一臂,何必待著覆電,再行籌備。明日有了復音,當不出我所料。」李鼎新復道:「兵不敷用,奈何?」汝成道:「不瞞公說,我已有電到京,請速派兵到此,盡可無慮。」李鼎新尚是愁容滿面,只恐緩不濟急。汝成又道:「昨日滬上領事團,已有正式通告,無論兩方面如何決裂,不能先行動手,否則外人生命財產,應歸先行開戰一方面,擔任保險。我處有此咨照,那邊應亦照行,想一時不致打仗,不過有備無患,免得臨時為難。」李鼎新尚是躊躇,汝成不覺急躁道:「汝成今日與公定約,公守軍艦,我守這局,若亂黨來攻,我處對敵,公須開炮相助。成敗得失,雖難逆料,但能水陸同心,未必不操勝著呢。」歷敘鄭汝成謀畫,確是有些智略,故二次革命之平定,當以江西李純、上海鄭汝成為首功。但為袁盡力,還是有掩盛名。李鼎新方才欣允,彼此約定,李即到海籌軍艦中,自行籌備,這且慢表。

  且說陳其美樹幟討袁,就在上海南市,設一總司令部辦事機關,所有舊部人員,次第到來,分任職務。且四處發出通告,遍貼街衢,大旨以起兵討袁,義不得已,在滬商民,一應保護,並飭各營約束軍隊,嚴查匪類,另頒六言告誡,申定斬首等律,揭示軍民人等,一體知悉。華界人民,多數搬入外國租界,期避兵鋒。吳淞砲臺官姜文舟,也受陳慫慂,宣佈獨立,劃定戰線,照會外國領事,一切軍艦商舶,不得在戰線內下椗,無論何人,亦不得入戰線以內。戰禍將開,風聲日緊。至松軍一到,自龍華藥廠起,至日暉橋止,悉數佈置,遍地皆兵。陳其美復商同商會董事李平書,令為保安團長,以王一亭為副,管理民政,保衛自安。上海城內各公署,無兵無餉,怎敢反抗陳其美,只好隨聲附和,獨有鄭汝成駐守製造局,及海軍各艦,不受陳其美運動。北軍逐日南來,統在局內屯駐,聽鄭汝成節制,局中原有的巡警衛隊,俱被汝成遣出,免得生變。陳其美聞這消息,料他是個好手,不便輕敵,即與李平書、王一亭熟商,擬出三萬金贐送北軍,教他讓給製造局。李平書本與鄭汝成相識,便把這副擔子,挑在自己身上,邀同王一亭往製造局,入見鄭汝成,略說:「北軍兵單孤立,南軍四路合圍,眼見這製造局,要被南軍奪去。平書為息戰安民起見,已與陳其美商洽,願饋北軍三萬金,統為贐儀,勸他北返。」說至此,猛聽得一聲呵叱道:「我鄭汝成奉大總統命令,來守此局,你奉何人命令,敢來逐我出境?我若不念舊交,先將你的頭顱,梟示局門,為叛黨鑒。混帳糊塗,快與我滾出去罷!」李、王兩人,碰了這個大釘子,不禁面目發赤,倉皇退出,返報陳其美。陳乃決意開戰,調集南軍,擬專攻製造局,可巧駐寧福字營司令劉福彪,將部眾編作敢死隊,帶領至滬,與陳其美晤商,願為攻擊製造局的先鋒。其美大喜,即令為衝鋒隊。還有鎮江軍、上海軍,及駐防楓涇的浙江軍,一古腦兒湊將攏來,約有三四千人。鎮、滬兩軍,本無叛志,因黃興借著程督名義,調撥該軍,不得不奉命來前。浙江本未獨立,所派楓涇防兵,實是防禦滬黨,不意為陳其美買通,也撥遣一隊,助攻製造局。再加松江鈕永建軍;福字營的敢死隊,共計得七千五百人,於七月二十二日夜間,由總司令陳其美發令,一律會齊,三路進攻,一攻東局門,一攻後局門,一攻西柵門。東局門最關緊要,即用敢死隊猛撲過去。先放步槍一排,繼即拋擲炸彈,蜂擁前進。局中早已預備,即開機關槍對敵,敢死隊也用機關槍擊射,相持不退。局內復續發步槍,繼以巨炮,響震全滬,會西柵門外,又復起火,後局門外,亦起槍聲,鄭汝成分軍堵御,連擊不懈。正在兩軍開戰的時候,海籌軍艦的李司令,遵約開炮,向東西兩面轟擊,東轟鎮軍,西轟浙軍,大半命中,鎮、浙兩軍,本無鬥志,立即潰散。只有松軍滬軍,及敢死隊數百名,尚是死抗,未肯退回。轉瞬間天已黎明,北軍運機關炮過山炮等,一齊開放,松、滬軍始不能支,逐漸退去。北軍出局追擊,因敢死隊亂擲炸彈,異常猛烈,才停住不追。敢死隊卻自死了多人,總計敢死隊六百五十名,戰了一夜,傷亡了一大半。劉福彪大呼晦氣,悶悶不已。

  到了晚間,由吳淞砲臺官姜文舟,撥調協守砲臺的鎮江軍一營,到了上海,又由陳其美下令,再攻製造局,各軍仍然會集,依了老法兒,三路並進,連放排槍,北軍並不還擊,直待敵軍逼近,方將槍炮盡行發出,打得南軍落花流水,大敗而逃。劉福彪氣憤填胸,當下收集潰兵,休息數小時,至二十四日午後,運到槍關大炮,猛攻製造局。

  北軍亦開炮還擊,福彪冒險直進,不防空中落下一彈,穿入左臂,自覺忍痛不住,只好逃往醫院,向醫求治去了。部下的敢死隊,只剩了一二百人,無人統轄,統竄至北門外。

  北門地近法界,安南巡捕,奉法總巡命令,嚴行防守,偶見敗軍竄入,即猛放排槍一陣,把他擊回,轉入城內,搶劫估衣等店數家,由南碼頭鳧水逃生,慌忙逸去。敢死隊變作敢生隊。

  是日,有海艦一艘入口,滿載華人,彷彿似鐵路工匠模樣,及抵滬登岸,統入製造局,外人才知是北軍假扮,混過吳淞。局中得此生力軍,氣勢愈盛。惟松軍司令鈕永建,迭接敗報,即親率部眾二千名,直至滬南。鄭汝成聞有松軍續到,索性先發制人,立派精銳五百名,出堵松軍。兩下相見,無非是槍炮相遺。奮鬥多時,互有傷亡,惟北軍係久練勁旅,槍無虛發,松軍漸覺不支,向西退去。北軍方擬追襲,忽由偵卒走報,後面又有叛黨來攻,乃急急回軍,退入西柵。松軍返身轉來,復向西柵攻擊,北軍嚴行拒守。既而後面又迭起炮聲,有一千餘人新到,夾攻製造局。看官道此軍何來?乃是討袁總司令陳其美,由蘇調來的第三師步兵,他由閘北河道,坐駁船到滬,隨帶機關槍炮,卻也不少,所以一到戰地,即槍炮迭施,隆隆不絕。北軍並不與敵,只有海軍艦上,開炮相擊,亦沒有甚麼猛烈。蘇軍大膽前進,甫逼局門,不料背後猝聞巨響,回頭一望,彈來如雨,不是擊著面部,就是擊著身上,接連有好幾十人,中傷僕地。蘇軍料知中計,急忙退避。時已昏暮,月色無光,不覺倉皇失措,那局內又迭發巨炮,前後夾攻。大眾逃命要緊,頓致自相踐踏,紛紛亂竄。原來鄭汝成聞蘇軍到來,即遣精兵百人,帶著機關炮,埋伏局後,俟蘇軍逼近局門,伏兵即在蘇軍背後,開起炮來,局中亦應聲出擊,遂嚇退蘇軍,狂跑而去。西柵門外的松江軍,尚在猛撲,更有學生軍六十名,力鬥不疲,幾把西柵攻入,湊巧軍艦上開一大炮,正射著學生軍,轟斃學生三四十人,餘二十人不寒而慄。沒奈何攜槍敗走,松軍為之奪氣。北軍正擊退蘇軍,並力與松軍激戰,松軍死亡甚眾,他只好覓路逃走;途次又被法兵攔住,令繳軍械,始准放行。該軍無法,乃將槍桿軍裝,一齊拋棄,才得走脫二十名。學生軍逃至徐家匯土山灣,困乏不堪,為慈母院長顧某所見,心懷矜惻,各給洋五圓,飭令速返故里。惟所攜槍械,當令交下。學生稱謝去訖。自二十二日晚間開戰,至二十五日,南軍進攻製造局,已經三戰三北,死的死,傷的傷,逃的逃,不復成軍。虧得紅十字會,慈善為懷,除逃兵外,所有屍骸,代為收殮,所有傷兵,代為收治,總算死生得所,稍免殘慘。但商民經此劇戰,已是流離顛沛,魂上九霄了。

  陳其美迭接敗報,不得已招集散兵,令赴吳淞效力。惟前時臨陣先潰,有逃兵二十四名,押往地方檢察廳,此次散兵擬赴吳淞,即向檢察廳索還被押兵士,以便偕行。廳長也算見機,立命釋出,不意散兵闖入廳署,持槍威嚇,竟將所有訟案繳款,及存案物件,搶掠一空。該廳所屬,有模範監獄,曾羈住宋案要犯應桂馨,至此也聯絡監犯,大起擾亂。獄官吳恪生力難鎮懾,先偕應出獄,各犯亦乘勢脫逃。城內秩序大亂,巡警亦無法攔阻。地方審判廳長,索性將看守所中,男女各犯,一齊釋出,令他自去逃生。各犯都歡天喜地的攜手同去。是時程都督德全,及民政長應德閎,駐滬已一星期,驚魂甫定,且聞黨人多已失敗,乃聯名發電,作為通告。其文云:

    德全德薄能鮮,奉職無狀,光復以來,惟以地方秩序為主,以人民生命財產為重,保衛安寧,別無宗旨。不圖誠信未孚,突有本月十五日寧軍之變,維時事起倉猝,誠慮省城頃刻糜爛,不得不忍一時之苦痛,別作後圖。苦支兩日,冒死離寧。十七日抵滬後,即密招蘇屬舊部水陸軍警,籌商恢復。眾情憤激,詢謀僉同,連日規畫進行,佈置均已就緒,茲於本月二十五日,即在蘇州行署辦事。近日滬上戰事方劇,居民震駭,流亡在道,急宜首先安撫,次第善後,並在上海設立辦事處,酌派人員就近辦理。德閎遵奉中央命令,亦即在滬暫行組織行署,以便指揮各屬,籌保衛而策進行。竊念統一政府,自成立以來,政治不良,固無可諱。惟監督之權,自有法定機關,詎容以少數之人,據一隅之地,訴諸武力,破壞治安?看他語意,全是首鼠兩端。德全與黃興諸人,雖非夙契,亦托知交,每見輒諄諄以國家大局為忠告。我未之聞。即黨見之異同,個人之利害,亦皆苦口危言,無微不至。乃自贛軍肇釁,金陵響應,致令德全兩年辛苦艱難,經營積累,所得尺寸之數,隳於一旦。哀我父老,嗟我子弟,奔走呼號,流離瑣尾,泣血椎心,無以自贖。德全等不知黨派,不知南北,但有蹂躪我江蘇尺土,擾亂我江蘇一人,皆我江蘇之同仇,即德全之公敵。區區之心,唯以地方秩序為主,以人民生命財產為重,始終不渝,天人共鑒。一俟亂事敉平,省治規復,即當解職待罪,以謝吾蘇。敬掬愚誠,惟祈公鑒!程德全、應德閎叩。

  自程督通電後,滬上紳商,已知陳其美不能成事,乃就南北兩方面,竭力調停,要求罷戰。且硬請陳司令部遷開南市,移至閘北。陳其美忿氣滿胸,聲言欲我遷移,須將上海城內,一概焚毀,方如所請。紅十字會長沈敦和,前清時為山西道員,曾婉卻八國聯軍,壹意保護商民,晉人稱他為朔方生佛。至此訪陳其美,再三磋商,陳乃勉強允諾。適江陰遣來援兵二千餘名,為陳所用,陳又遣令攻局。並僱用滬上流氓,及東洋車夫,悉數助戰。流氓車夫,也出風頭。偏局中無懈可擊,更兼外面軍艦,用了探海電燈,了照交戰地點,測准炮線,猛擊敵軍。敵軍衝突多時,一些兒沒有便宜,反枉送了許多性命。自二十五日夜半,戰至天明,一律遁去。陳其美方死心塌地,將總司令部機關,遷至閘北,只有鈕永建倔強未服,尚欲誓死一戰,到了二十八日,號召殘軍,且延聘日本炮兵,作最後的攻擊。這次猛戰,比前四次尤為劇烈,不但轟擊製造局,並且轟擊兵艦,炮彈所向,極有準則,竟把海籌巡洋艦,擊一窟窿,就是守局的北軍,也戰死不少。北軍未免著急,竟將八十磅的攻城大炮,接連開放,飛彈與飛蝗相似,打死鈕軍無數。

  流氓盡行潰散,鈕軍也立腳不住,仍一哄兒散去。滬局戰事,方才告終。小子時寓滬上,曾口占七絕一首云:

    風聲鶴唳盡成兵,況復連宵槍炮聲,

    我愧無才空擊楫,江流恨莫睹澄清。

  鄭汝成既戰勝南軍,連章報捷,北京袁政府,又有一番厚賚,容至下回表明。


  上海宣告獨立,除英美法租界外,只有一製造局,尚奉中央。孤危之勢,可以想見,乃得鄭汝成以守護之,卒能血戰數日,戰敗敵軍,是知用兵全在得人,得人則轉危為安,不得人,雖兵多勢盛無益也。猶憶前清拳匪之役,京中如載漪、董福祥等,用全力以攻使館,不能損彼分毫,有識者知其必敗。陳其美集數處之兵,攻一製造局,三戰三北,甚至用流氓車夫為戰士,欲以兒戲故技,恐嚇北軍,試思此時與袁軍開仗,非清末可比,尚能以虛聲嚇退敵人乎?強弩之末,且不能穿魯縞,況本非強弩,安能不折?是陳其美之弄兵,毋亦一董福祥之流亞歟?彼粗莽如劉福彪輩,徒有匹夫之勇,更不足道矣。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民國演義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