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演義/03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民國演義
←上一回 第三十回 占督署何海鳴弄兵 讓砲臺鈕永建退走 下一回→


  卻說袁總統聞滬上起釁,屢遣北兵至滬,助守製造局,且令鄭中將汝成,及海軍司令李鼎新,協力固守,如有將士應亂圖變,立殺無赦等語。鄭汝成本服從中央,立將此令宣佈,又調開原有警衛軍,專用北軍堵御。果然內變不生,外患盡卻,當即連章報捷。袁總統即任鄭為上海鎮守使,並加陸軍上將銜,頒洋十萬元,獎賞守局水陸兵士。兩個十萬元,壓倒贛、滬軍,其如債台增級何?鄭汝成遵令任職,一面將賞洋分訖。嗣聞滬上敗軍,都逃至吳淞口,砲臺官姜文舟,已經遁去,由要塞總司令居正管轄。居正與陳其美等,統同一氣,自然收集敗軍,守住砲臺。松軍司令鈕永建,與福字營司令劉福彪,先後奔到吳淞,與居正一同駐守。鄭汝成、李鼎新等,因吳淞為江海要口,決意調遣水陸軍隊,往攻該處,嗣聞海軍總長劉冠雄,由袁總統特遣,領兵南下,來攻吳淞砲臺,於是待他到來,再議進取。暫作一結。

  且說黃興在寧,聞贛徐滬三路人馬,屢戰屢敗,北軍四路雲集,大事已去,暗想此時不走,更待何時,當下號令軍中,只說要親往戰地,自去督戰,但卻未曾明言何處。

  七月二十八日夜半,與代理都督事章梓,改服洋裝,邀同日本人作伴,各手持電燈一盞,至車站登車,並撥兵隊一連,護送出城,既到下關,賞給護送兵士洋二百元,兵士排隊舉槍,恭送黃興等捨車登舟。俟他鼓輪下駛,才行回城。黃興到了上海,擬與孫文、岑春暄等,商議行止。哪知上海領事團,已轉飭會審公廨,總巡捕房,訪拿亂黨數人:第一名就是黃興,餘如李烈鈞、柏文蔚、陳其美、鈕永建、劉福彪、居正等,統列在內。還有工部局出示,驅逐孫文、岑春暄、李平書、王一亭等,不准逗留租界,害得黃興無處棲身,轉趨吳淞口,與鈕永建、居正會晤,彼此流涕太息。當由鈕永建敘及:孫文、岑春暄,俱已南走香港,陳其美亦不能駐滬,即日當遷避至此。黃興道:「全局失敗,單靠這個吳淞砲臺,尚站得住麼?」鈕永建道:「在一日,盡一日的心,到了危險的時節,再作計較。」黃興又未免嗟歎。在鈕營內暫住一宵,輾轉思維,這孤立的砲臺,萬不足恃,不如亡命海外,況隨身尚帶有外國鈔票,值數萬金,足敷川資,怕他甚麼。主見已定,安安穩穩的遊歷睡鄉,至雞聲報曉,魂夢已醒,他即起身出營,也不及與鈕永建告辭,竟攜著皮包,趨登東洋商船,航海去了。

  看官!這討袁總司令黃興,是與袁世凱有仇,並非與領事團有隙,為何上海租界中,也要拿他,他不得不航海出洋呢?原來旅京軍界,恰有通電緝拿黃興,袁總統愈覺有名,遂商准駐京各國公使,轉令上海租界,一體協拿。小子曾記得軍界通電云:

    大總統副總統各省都督各使各軍長旅長鑒:黃興毫無學問,素不知兵,然屢自稱總司令,儼然上級軍官。凡為軍人者,皆應有效死疆埸之精神,而黃興從前於安南邊境,屢戰屢逃,其後廣州之役,漢陽之役,其同黨多力戰以死,而黃興皆以總司令資格,聞炮先逃,其同黨之恨之者,皆曰逃將軍。其人怯懦畏死,可想而知。其以他人性命為兒戲,又極可恨。此次乘兵謀叛,彼非不知兵力不足以敵中央,不過其胸中有一條三十六計走為上計之秘訣,一旦事機不妙,即辦一條跑路,而其同謀作亂者,則任其誅鋤殺戮,不稍顧恤,其不勇不仁,一至於此。苟非明正典刑,不足懲警凶逆。我軍各處將領,於並力攻剿之外,並當嚴防黃興逃走,多設偵探,密為防範,無使元凶逃逸,以貽他日生民之患。旅京各省軍界人同叩。

  黃興去寧,南京無主,師長洪承點,亦已遁走,代理民政長蔡寅,亟請第八師長陳之驥,第一師長周應時,要塞司令馬錦春,憲兵司令茅乃葑,警察廳長吳忠信及寧紳仇繼恒等,集議維持秩序,當議決七事:(一)取消獨立字樣;(二)通告安民;(三)電請程都督回寧;(四)電請程都督電達中央各省,轉飭各戰地一律停戰;(五)電請由滬籌措軍餉來寧;(六)軍馬暫不准移動,城內不准移出城外,城外不准移入城內;(七)軍警民團責成分巡保衛城廂內外。七事一律宣佈,人心稍定。當派參謀盛南苕,軍務課長王楚二人,往迎程督。地方團體,亦舉仇繼恒代表迎程。

  那知程督不肯回寧,且因第一師長洪承點,已經出走,特派杜淮川繼任。其時寧人已公舉旅長周應時,接統第一師,當有電知照程督。程不但不肯下委,反將周應時的旅長,亦一並取消。於是軍民不服,復懷變志。

  及杜淮川到任,正值張勛、馮國璋二軍,由徐州而來,杜即往固鎮歡迎。忽有滬上民權報主筆何海鳴,帶領徒黨百餘人,闖入南京,竟佔據都督府,宣佈程德全、應德閎罪狀,出示曉諭,恢復獨立,只百餘人,便可入城胡行,江寧城中的軍吏,管什麼事?自稱為討袁總司令。黃興之後,不意又有此人。正在組織司令部,第八師長陳之驥,方才到署,何海鳴降階迎接。陳之驥笑語道:「何先生!有幾多餉銀帶來?」目的全在餉銀,無怪擾亂不已。何答道:「造幣廠中,取用不盡。」之驥又道:「有兵若干?」所恃唯兵,所畏亦惟兵。何復道:「都督的兵,就是我的兵。」之驥便回顧左右道:「這廝亂黨,真是膽大妄為,快與我捆起來。」你前時何亦歡迎黃興?左右聞命,立將何海鳴拿下,又將何黨數十人,亦一並拘住。之驥復指何海鳴道:「此時暫不殺你,候程都督示諭,再行定奪。」於是將何海鳴等,羈禁獄中,再出示取消獨立,全城復安。

  既而南京地方維持會,向聞張辮帥大名,恐他軍隊到來,入城蹂躪,乃與商會妥議,公舉代表,渡江謁馮軍使,求保寧人生命財產,不必再用武力;且請轉商張軍,幸毋入城。馮軍使國璋,任職宣撫,卻也顧名思義,准如代表所請,一一允諾。代表即日回寧,轉告陳之驥,之驥亦親往謁馮,接洽一切。不意第一師聞之驥出城,竟去搶劫第八師司令部,與第八師交哄起來。第八師倉猝遇變,敵不住第一師,一擁而出。第一師放出何海鳴,引至督署,復宣告獨立起來。第一師如此行為,定是受何黨運動。城內商民,又嚇得魂飛天外,大家閉市,連城門也通日闔住。何遂設立衛戍司令,並委任參謀各職,及旅團軍官,又是一番糊糊涂涂新局面。彷彿戲場。闔城紳商,急得沒法,只好邀集軍人會議。怎奈軍人紛紛索餉,聲言有錢到手,便可罷休。是時寧城已羅掘一空,急切不得巨款,沒奈何任他所為。何海鳴卻用使貪使詐的手段,哄誘第一第八兩師,扼守要害,有將來安樂與共等語。兩師被他所惑,願遵號令,只第八師的三十團,不肯附和,由何勒令繳械,資遣回籍。自是南京又抵抗北軍,馮、張兩使,率軍到寧,免不得又啟戰爭了。這皆是程督所賜。

  且說海軍總長劉冠雄督領水師南下,因吳淞口被阻,繞道浦東川沙東灘登陸,迂道至滬,暫駐製造局,會晤鄭汝成、李鼎新等,修艦整隊,決意進攻吳淞砲臺。當於八月一日,密令海籌、海圻各軍艦,駛抵吳淞,距砲臺九英里許,開炮轟擊,砲臺亦開炮相答。居正親自在台督戰,約一小時,未分勝負,兩下停炮,越二日又有小戰,由海圻兵艦,連開數炮,砲臺亦還擊多門,尋即罷戰。又越三日,復由海圻、海容、海琛三艦,齊擊砲臺,有數彈擊中台內土牆,泥土及黑煙飛騰空中。台上稍受損傷,連放巨炮相答,三艦又復駛回。原來劉總長因吳淞一帶,留有居民,如用猛烈炮火,不免毀傷住宅,且探悉砲臺守兵,餉需缺乏,軍無鬥志,不如靜待敵變,然後一舉可下,所以數次攻擊,無非鳴炮示威,並未嘗實行猛撲;一面轉致程督德全,速勸吳淞砲臺居正等,反正效力。居正、鈕永建,未肯聽從,獨劉福彪頗有異圖,擬將砲臺奉獻,如何作敢死隊頭目?事被居正察悉,遽開炮轟擊劉軍,劉福彪倉皇潰遁,轉投程督,情願效勞。劉總長冠雄,得悉情形,遂調齊海陸大軍,合作圍攻計畫。口外海軍,由劉自為總司令,口內艦隊,由李鼎新為總司令,江灣張華浜方面,派遣陸軍進攻,由鄭汝成為總司令,三路馳擊,大有滅此朝食的形勢。遠近居民,逃避一空,就是滬瀆一方面,距吳淞口四十餘里,也覺岌岌可危,驚惶不已。紅十字會長沈敦和,特挽西醫柯某,乘紅十字會小輪,馳赴戰地,擬勸鈕永建等罷兵息爭。適鈕永建據住寶山城,暫設司令部機關,居正因鈕知兵,已讓與全權,鈕遂為吳淞總司令。柯醫借收護傷兵為名,竟冒險入寶山城,投刺司令部,進見鈕永建。鈕問及傷兵若干?柯歎道:「屍骸遍地,瘡痍滿目,商業凋敝,人民流離,幾至暗無天日,公係淞人,獨不為家鄉計麼?」鈕亦太息道:「事已至此,弄得騎虎難下,就是有心桑梓,奈愛莫能助,如何是好?」柯遂進言道:「公非自命為討袁司令麼?袁未遇討,故鄉的父老子弟,已被公討盡了。公試自問,於心安否?」單刀直入。鈕不禁失聲道:「然則君今到此,將何以教我?」柯答道:「現贛、寧、湘、皖諸省,都被北軍占了勝著,近日四路集滬,來攻吳淞,將軍雖勇,究竟寡不敵眾,難道能持久不敗麼?從前百戰百勝的項霸王,猶且垓下遇圍,不能自脫,今日的吳淞,差不多與垓下相似,今為公計,毋效項王輕生,不如全師而退,明哲保身。並且淞、滬生靈亦免塗炭,一舉兩得,想尊意當亦贊成。」語語中人心坎,哪得不令人服從?鈕聞言心動,徐徐答道:「君言甚是。北軍如能不殺我部下,我豈竟無人心,忍使江東父老,為我遭劫麼?」柯即答道:「公何不開一條件,交給與我,我當往謁劉總長,冒險投遞,就使赴湯蹈火,亦所不辭。」鈕乃親書條約,函封授柯,且語柯道:「我與劉總長頗有交情,勞君為我介紹,致書劉公,別人處不必交他。」柯連聲應諾,告辭出城,當下仍登小輪,駛赴海圻軍艦。正值炮彈紛飛,兩造酣戰,柯即手執紅十字旗,搖動起來,指示停戰。兩下炮聲俱息,柯乃得登海圻艦中,與劉總長協商。劉總長頗覺心許,遂將艦隊駛回,復與李、鄭兩司令,商議了兩小時,彼此允洽。柯遂返報沈敦和,一面馳書寶山,請鈕踐言。鈕覆稱如約,柯即於八月十三日,率救護隊入寶山城,四面察看,已無兵士。及至司令部中,鈕已他去,只留職員四人,與柯交接,並出鈕所留手書,由柯展閱,書云:

    永建無狀,負桑梓父老兄弟,罪大惡極,百身莫贖。前席呈詞,暢聞明訓,甘踐信約,不俟駕臨,率衛隊三百人,退三十英里。砲臺已飭豎海軍旗,以堅北軍之信。鈕永建臨行走筆。

  柯醫閱罷,即返身至吳淞口,張著紅十字旗,至砲臺前,所有軍官兵士等,除居正遠颺外,已盡遵鈕永建密令,歸服北軍,遂一齊歡迎柯醫,且將炮閂脫卸,炮門向內,槍枝盡釋。柯復為獎勸數語,大家悅服。柯乃親登砲臺,豎起紅十字旗,旋見海圻各艦,率魚雷艇入口,派五十人登台。外如海籌各艦,亦陸續駛來,共計八艘,悉數停泊砲臺前。原守各軍,擎槍示敬。劉總長立即傳令,每門派水兵四人把門,餘紮重兵分道防守。原有守將守兵,仍准協同守護,候大總統命令,再行核辦。乃將紅十字旗卸下,易用海軍旗,當易旗時,全體軍隊,均向紅十字旗,行三呼禮道謝。柯醫與救護員等,及水陸軍合拍一照,留作弭兵的紀念,然後分途散去。柯醫不愧魯仲連。

  劉總長即電告吳淞恢復情形,適值長江查辦使雷震春,及陸軍二十師師長潘矩楹,奉中央命令,帶兵到滬,由鄭鎮守使接著,詳述吳淞規復,雷、潘等自然欣慰。惟雷、潘兩人南下,本擬助攻吳淞砲臺,及聞砲臺已復,乃電呈袁總統,候令遵行。嗣得復電,命劉冠雄兼南洋巡閱使,雷震春為巡閱副使,所有潘矩楹部下全師,仍令歸雷節制,出發江寧助剿。雷乃帶領潘軍,乘輪上駛去了。鄭汝成送別雷、潘後,復接袁總統電令,嚴拿陳其美、鈕永建、居正、何嘉祿等人,鄭乃複分飭偵探,密查鈕等蹤跡,期無漏網。那時陳、居等或匿或逃,無從緝獲,只鈕永建賣讓砲臺,由寶山退據嘉定,尚擬募兵防守。為久占計,當由海軍司令李鼎新,及旅長李厚基,兩路進擊,鈕永建始出走太倉,自知事不可為,竟乘美國公司輪船,飄然出洋。陳其美、居正等,也陸續航海,統到外洋避難。既而李烈鈞自南昌出走,柏文蔚自安慶出走,輾轉出沒,結果是亡命外洋。就是歐陽武、陳炯明等,亦皆因政府懸賞緝拿,狼狽遁去。小子有詩詠道:

    倏成倏敗太無常,直把江淮作戲場。

    畢竟誰非與誰是,好教柱史自評量。

  欲知各黨人出走詳情,待至下回續敘。


  徒以成敗論人,原為一孔之見,不足共信,但如黃興之所為,有奮迅心,無堅忍力。若程督德全,毋乃類是。至鈕永建攻製造局不下,退據吳淞,猶能固守十餘日,其毅力實可欽敬。獨惜袁氏早存排除異己之見,在潯事未發之前,於滬、寧方面,已預為設防,致令未克成功,良可慨已!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民國演義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