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革命中的共產黨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民族革命中的共產黨
作者:恽代英
1925年8月22日
本作品收錄於:《中国青年

 载《中国青年》第89期.署名:F.M.

  人們對於一種秘密的革命黨,每每不免發生許多猜疑與誤會,何況有帝國主義者散布的毀議?何況有帝國主義的走狗編造的謠言?何況有淺見而狹隘的人幫助他們,發出許多似是而非的言論,以紊淆大家的耳目呢?不過我們腦筋更冷靜清醒些,我相信這般猜疑與誤會,沒有甚麽不容易清楚明白的事情。

  在這幾年中間,中國共產黨的努力,已經令全中國有知識的人都承認他們的勇敢與勞瘁了。但還有許多比較流行的懷疑之點,我可以列述解答如下:

  (一)有人說,無論共產黨怎樣努力,中國現在總是不能夠實行共產主義的。然而誰看見共產黨在“現在”要實行共產主義?在“現在”,共產黨又有甚麽神奇的法子,能在這種大部分仍陷於封建的農業社會中間,來實行共產主義呢?蘇俄在今天亦只能采用“向共產主義”的新經濟政策,中國共產黨在“現在”,甚至於連新經濟政策都還不敢希望一定能夠實現,他們只希望先實現聯合各階級的打倒帝國主義運動,——將時局向前推進一步,然後再以無產階級的實力謀實現無產階級的政權,以漸進於共產主義。只有老頑固到“將來”亦不要實現共產主義,只有大空想家在“現在”便居然要實現共產主義。

  (二)有人說,共產黨將來要主張無產階級專政,是於“民治主義”有妨害的。然而一個真誠坦白的分子,為甚麽要怕“將來”有無產階級專政的一天呢?我假定你們提倡發達民權與保障民生等口號,都是真心為全民的利益說話的;你們敢斷言在所謂全民之中,將來不會有階級利益的沖突,使無產階級必須靠自己的實力才能爭奪自己的利益麽?只要有大的或小的資產階級,只要這些資產階級有人不能真心接受你們的“民治主義”,他們的所謂發達民權,決不許農民、工人與縉紳之士有一樣的選舉或被選舉權,以破壞了他們的體統;他們的所謂保障民生,決不許有人去節制他們的資本,或是平均他們的地權,以侵犯了他們的自由權利。所以這種“民治主義”,結果至多能給予農民、工人以投票權,使他們好為縉紳之士“擡轎子”、湊票數;或是給予農民、工人些微的恩惠,使他們能享受資產階級在革命中所得利益萬分之一的余瀝,如是而已。誰應當禁止不滿意於這種“民治主義”的人要求無產階級專政,以無產階級的實力根本壓倒資產階級的這種反民治的行為呢?我再退一萬步,假定真有把握能在那時不至於有資產階級反民治的行為發生,假定你們真能發達民權、保障民生至少象你們口中所說的那樣好,那便無產階級都會心滿意足,不感覺有自己專政的必要,縱然共產黨一天到黑喊叫無產階級專政,亦沒有甚麽關系。只有甚麽人怕共產黨主張無產階級專政呢?只有在革命以前本無真心為全民利益說話的人,與革命以後甘願縱容甚至幫助資產階級反民治行動的人。

  (三)有人說,共產黨在今天主張階級爭鬥,有妨害於各階級聯合的民族革命。各階級都是為自己的利益而聯合起來以從事革命,只須他們認識為自己的利益非聯合起來從事革命不可,為甚麽怕他們因為階級爭鬥而不肯聯合起來呢?任何時的階級爭鬥,都是為的工人反抗剝削的資本家,或是為的農民反抗剝削的地主;為甚麽因為要聯合起來從事革命,便應當寬縱這種資本家或地主,便應當使農民、工人犧牲他們的反抗的正當權利呢?階級之間的有爭鬥,是從古已然的,只要一天還有資本家、地主剝削工人、農民的事,這種爭鬥亦是無法避免的。只有為這種資本家、地主做走狗的人應當反對這種爭鬥。你們只知反對這種爭鬥,為甚麽不肯負責糾正這種剝削工人、農民的地主、資本家?對於你們自己無法糾正的地主、資本家,怎樣不能說出一個對付他們的切實辦法呢?

  (四)有人說,共產黨既是有自己的主張,不應當都加到國民黨裏面,用國民黨的名義作各種活動;倘若一定要用國民黨的名義活動,這便證明共產黨的不光明磊落,或是共產黨的運動不適合於中國的需要,所以不好把他們的名義拿出來。說這種話的人,一定是連國民黨的三民主義亦不了解,或者根本不懂革命黨是甚麽東西,否則至少亦是挾有客氣偏見,所以才說出這種可笑的話來。共產黨因為見到要漸進於共產主義,必須先聯合各階級打倒帝國主義,為打倒帝國主義而加入以民族主義為號召的國民黨,這是他們自己的主張,亦便是國民黨的主張,為甚麽他們不可以用國民黨的名義作各種活動呢?不錯,共產黨現在只希望國民黨能忠於為民族主義奮鬥,對於民權主義、民生主義,不一定希望國民黨能夠切實做得到;然這只是因為共產黨相信非有無產階級的實力,壓倒資產階級,不能保證農民、工人政治經濟上的安全,他們並不要根本反對民權主義、民生主義,國民黨若真有把握不要無產階級的實力而能全實現三民主義,盡可以努力做出來給共產黨看,用不著反對共產黨這種更進一步為農民、工人利益而奮鬥的主張,便是在國民黨內部亦沒有理由不許有抱著共產黨這種信念的黨員。至於共產黨的光明磊落、在於他的服從黨的紀律,盡其全力鉆到農民、工人乃至一般青年群眾的深處,以擴大革命的宣傳與組織;他們是帝國主義、軍閥、紳士們所嫉惡的,他們是統治階級輿論所汙蔑的,他們決不能一天只顧到大庭廣眾中間拍拍胸膛,說明他們自己是共產黨,好讓偵探警察來拘捕,以博取這個光明磊落的美名。凡是比較秘密的革命黨都是如此的,例如辛亥以前的同盟會員決不能到處公開的活動,亦決不能說他既是不能公開的活動,便一定是不合於中國的需要。有人說,共產黨員今天是借國民黨的屋躲雨,自然共產黨是在風雨中間過日子的,便在國民黨的屋下面,並不敢稍存茍且偷安的理,不天天預備去同風雨奮鬥。我便很奇怪國民黨要做一個真心正的革命黨,為甚麽可以不到風雨中間去奮鬥?為甚麽會有躲雨的屋?一般國民黨員倘若不願意將這個屋借給共產黨躲雨,請問國民黨員躲在屋裏做甚麽?我們很希望統治階級有一天要恐怖國民黨象今天恐怖共產黨一樣,我們很希望國民黨員都能夠很勇敢的到風雨中過真正的革命生活,那時候國民黨決沒有屋子供人家躲雨,便自然知道革命黨是甚麽東西,革命黨能夠光明磊落到甚麽地步了。

  (五)有人說,共產黨員既加入國民黨,不應當在國民黨中為共產黨吸收黨員,更不應在國民黨中有挑撥的事情。這更是奇怪了!共產黨在國民黨中吸收黨員,猶如他們在任何地方吸收黨員一樣;假令共產黨的理論與主張,敵不過國民黨,為甚麽國民黨員會被他們吸收去?假令共產黨的理論與主張,確實比國民黨要好些,有甚麽力量能夠禁止共產黨在國民黨中吸收黨員呢?一般軍閥、紳董與腐敗教育家,生怕國民黨到他們地方的中間去活動吸收黨員,這種恐怖只令我們看成笑話。然而國民黨員對於共產黨,亦居然會有這一樣的恐怖,這不更是一場大笑話嗎?至於說到挑撥,請問指的甚麽事體?倘若指的共產黨人有些攻擊國民黨右派與夫督促國民黨中派,請問右派是否應該攻擊,中派是否需要督促,經過這種攻擊與督促之後,國民黨究竟得著甚麽壞處或好處?國民黨包含許多敷衍妥協的原素,這是十余年他所以不能完成民族革命之使命的原因。為甚麽不應當對於這種敷衍妥協的原素痛痛快快的加以打擊,使國民黨全部的精神都振刷起來?為甚麽要打擊這些原素,還要負挑撥的罪名呢?從前國民黨被宋教仁等汙損了,被糊塗的右派——一般政客官僚——敗壞了,所謂好的(?)老黨員只知道消極,只知道袖手悲嘆,甚至只知道置之不聞不問,以醇酒婦人消磨自己的日子;等到人家把這些黑幕揭開了,國民黨群眾的判斷力比較進步了,這些人又鉆出頭來一面承認宋教仁等右派確實是不好,然而一面又說人家是挑撥,想在這中間遊移取巧,以取自己的地位。為甚麽不應當“挑撥”呢?我們還應當挑撥國民黨員起來反對那種賣淫婦樣的楊庶堪,我們還應當繼續挑撥國民黨員起來反對在廣東妨害軍政統一、財政統一的各軍閥,我們還應當繼續挑撥國民黨員常時糾正中派領袖怯懦遊移的態度!是真誠要求革命的人,應當嫌惡這種挑撥麽?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1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