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經注釋 (四庫全書本)/注箋刋誤卷0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注箋刋誤卷六 水經注釋 注箋刋誤卷七 注箋刋誤卷八

  欽定四庫全書
  水經注箋刋誤卷七
  仁和趙一清纂
  渭水篇
  水出南鳥鼠山渭水出谷卷十七一頁十行
  一清案出南二字當倒互
  他說曰卷十七一頁十一行
  一清案他説當作地説
  右得封湲水卷十七一頁十四行
  一清案湲當作溪
  二源合注成一川卷十七一頁十八行
  一清案成上落共字
  荀宇卷十七二頁二行
  一清案後漢書温序傳是茍宇朱氏誤引作荀宇
  跡長三尺一寸卷十七二頁七行
  一清案一寸魏書作二寸
  俱左則過水右注之卷十七二頁十一行
  一清案全祖望云俱當作其右當作合
  漢靈帝五年卷十七二頁十四行
  一清案續志漢陽郡下劉昭補註引秦州記曰中平五年分置南安郡此落二字
  赤亭水出東山赤谷卷十七二頁十四行
  一清案出下落郡之二字通鑑注引此文校増
  二源合舍卷十七二頁十七行
  箋曰舍宋本作注一清案舍字不誤未可因上有二源合注之文而托為宋本以妄改之也
  永元元年帝封耿秉為侯國也卷十七二頁二十行
  一清案帝上落和字
  出西南山下卷十七三頁四行
  一清案出上落水字
  渭水又東與落門西山卷十七三頁十行
  一清案與當作逕胡渭校改
  東門得上門谷水卷十七三頁十四行
  一清案上門字當作北
  左則有温谷卷十七三頁十五行
  箋曰左宋本作右一清案有字衍文温谷下落水字
  又東出黑水卷十七三頁卜七行
  一清案黑水下落峽字
  渭水至黑水峽卷十七三頁十九行
  一清案至當作自孫濳校
  其水道平襄縣南山温溪卷十七三頁二十行
  一清案道字誤當作導源二字
  東北流逕平襄縣南城卷十七四頁一行
  一清案當作故城南孫濳校改
  王莽之謂平襄縣矣卷十七四頁一行
  箋曰之當作所一清案之下落所字非之字當作所也漢志莽曰平相襄字誤縣字衍文
  野雞自鳴卷十七四頁八行
  一清案自黄省曽本作皆
  信而有徴卷十七四頁十三行
  一清案徴下落矣字名勝志校増
  後馬超之圍冀也卷十七四頁十六行
  一清案後下落漢字孫濳校補
  卿欲令長者出不利之言乎卷十七四頁十九行
  一清案利當作義魏書校改
  次東濁谷水卷十七四頁二十行次東黄土川水卷十七五頁一行一清案兩次東下俱落有字
  而北流于渭卷十七五頁二行
  一清案流下落注字孫濳校増
  自西東㑹卷十七五頁十二行
  一清案東當作來
  漢陽長吏卷十七五頁十三行
  一清案吏當作史
  源導西北當亭川卷十七五頁十七行
  一清案當作水導源孫濳校正
  漢以為天水縣王莽之阿陽郡治也卷十七五頁十九行
  一清案漢志天水郡武帝元鼎三年置莽曰填戎明帝改曰漢陽續志漢陽郡永平十七年更名葢未嘗以天水名縣也天水下落郡字漢以為天水郡王莽之阿陽郡治也阿陽郡葢王莽之支郡
  左則閣水入焉卷十七六頁八行
  一清案閣當作閤寰宇記所謂閤川水也落川字
  其水又西歴略陽川卷十七六頁十行
  一清案歴黄省曽本作入
  渥渠水卷十七六頁十三行
  一清案渥當作埿下云埿峽是也
  自安民縣之楊城永始二年成帝罷安定呼他苑以為安民縣起官寺市里從審傾回中卷十七六頁十六行十七行箋曰里下脫來歙二字審傾當作畨須一清案朱氏改審傾為番須是也其云市里下脫來歙二字非也永始二年以下至市里二十二字是釋安民縣乃注中注後人轉寫作大字致文義多不可通若依原本則云自安民縣之楊城從番須回中文從字順今欲于番須上再加來歙二字不且與上文有隔礙耶
  將軍金梁城等卷十七六頁十九行
  一清案後漢書來歙𫝊作守將金梁城字衍文
  光武親將卷十七七頁一行
  一清案親將下落救之二字全祖望校增
  與渭谷水合卷十七七頁四行
  一清案渭當作蒲
  川水水又西南卷十七七頁五行
  一清案水字重文宜衍
  石巖水注之卷十七七頁九行
  一清案巖孫潜校改宕
  得金黑水卷十七七頁十三行
  一清案得上落乂字
  東出更胡谷卷十七七頁十五行
  一清案更字衍文
  又東得六合水卷十七七頁十九行
  一清案六合當作六谷谷名也魏書地形志正始初改置南秦州治駱谷城方輿紀要鞏昌府成縣有洛谷川古字音同通用
  又東南流于渭是也卷十七八頁一行
  一清案流下落入字
  渭水東歴縣北封山流之隂逕固嶺北東卷十七八頁三行四行箋曰孫云封山當作邽山宋本無流字固嶺北東下云一本無此東字一清案魏書地形志秦州天水郡上封縣云犯太祖諱改葢本漢隴西郡之上邽縣後魏避其主珪嫌名改上邽曰上封道元從新制書之卷中邽字皆後人所改改之不盡尚留此遺跡耳流字當移在之隂下北東二字當互易均非羨文也
  北歴泉溪卷十七八頁八行
  一清案北下落出字
  渭水又東南出橋西亭西卷十七八頁九行
  一清案上西字衍文
  百澗聲流卷十七八頁十行
  箋曰當作羣流一清案聲流言泉流有聲也
  右則曽席水卷十七八頁十一行
  一清案水下落入焉二字孫潜校増
  藉水又次東北卷十七八頁十五行
  一清案次字衍文
  次東有大魯溪水卷十七八頁十六行
  一清案溪當作谷下有小魯谷水
  咸自北山注離注藉水卷十七八頁十七行
  箋曰宋本作咸自北山注藉水無離注二字一清案非也注離乃流字之誤孫潜校改下注字重文宜衍
  藉水又帶五水卷十七八頁十八行
  一清案又當作右
  藉水又東得其陽谷水卷十七九頁十三行
  一清案其字衍文
  又得宕水谷水卷十七九頁十四行
  一清案又下落東字上水字衍文孫濳校正
  出西南馬門溪卷十七九頁十五行
  一清案出上落水字
  衆川瀉浪卷十七九頁十八行
  箋曰謝云一本作衆川瀉注一清案瀉浪字不誤
  莎谷水出南北莎溪卷十七十頁四行
  一清案北當作山
  西南出龍谷卷十七十頁六行
  箋曰谷古本作口一清案龍當作隴
  西南流磨細野峽卷十七十頁七行
  一清案磨當作歴
  又逕清水城南卷十七十頁九行
  一清案清水下落縣故二字
  川有育故亭卷十七十頁十一行
  一清案育故亭誤當作故秦亭史記秦本紀孝王曰朕其分土為附庸邑之秦徐廣曰今天水隴西縣秦亭也
  左長谷水卷十七十頁十七行
  一清案左下落則字
  羌水南入清水卷十七十頁十八行
  一清案羌水下落又字
  其道源西北諸溪卷十七十頁十九行
  一清案當作其水導源西北綿諸溪今校正
  北出思溪卷十七十頁二十行
  一清案出字下落長字
  又東南歴綿諸故道北卷十七十頁二十行
  一清案漢書地理志天水郡有綿諸道縣有蠻夷謂之道此文誤也當作綿諸道故城北
  入西北卷十七十一頁三行
  一清案入當作又
  其水北流注涇涇谷水又西北白城谷卷十七十一頁七行一清案涇字重文宜衍西北下落合字谷字衍文
  谷水又東北歴董亭下卷十七十一頁九行
  一清案谷水上落涇字
  白水出東南白溪水卷十七十一頁十三行
  一清案白溪水之水衍文
  水出南刑馬山卷十七十一頁十六行
  一清案出南二字當倒互
  衆水瀉浪卷十七十一頁十九行
  一清案水當作川
  出北山卷十七十二頁一行
  一清案出上落並字孫潜校増
  次東丘谷水卷十七十二頁二行
  一清案次東下落得字
  逕南田縣南卷十七十二頁四行
  一清案元和郡縣志南由縣後魏孝明帝于南由谷置方輿紀要曰屬武都郡西魏廢為南由鎮禹貢錐指曰隴州東南百二十里有南由故城本漢汧縣地後魏析置魏書地形志武都郡有南田縣則字之誤也
  水出刑縣之數歴山也卷十七十二頁五行
  一清案刑縣當作SKchar
  闞駰以是水為沂水言卷十七十二頁七行
  箋曰言宋本作焉一清案沂水當作汧水
  闞駰十三州志曰與此同卷十七十二頁九行
  一清案曰字衍文
  水東入散關卷十七十二頁十一行
  一清案水上落渭字
  于寶卷十七十二頁十四行
  一清案于當作干
  渭水又東逕西武功北卷十七十三頁二行
  一清案當作武功縣西北今校改
  俗以散關城卷十七十三頁二行
  箋曰城宋本作名一清案于文當増名字于散關之下不當改城為名也
  渭水又與其捍水合卷十七十三頁四行
  一清案其字衍文
  渭水又東而卷十七十三頁十七行
  一清案而當作南
  有寶雞鳴祠卷十七十三頁二十行
  一清案西京賦云陳寶雞鳴在焉史記封禪書云文公獲若石云于陳倉北坂城以一牢祠命曰陳寶瓚曰陳倉縣有寶夫人祠葢廣異名也寰宇記通鑑地理通釋作寶雞祠是注寶雞鳴祠上當有陳字
  昔秦文公咸伯之言卷十七十四頁一行
  箋曰咸當作感伯下脱一道字一清案淯水注作陽伯當是伯陽之誤史記周本紀宣王太史伯陽甫唐固曰伯陽父周柱下史老子也神仙傳老子名重耳字伯陽葢李耳西入關又與秦文公同時當是也而朱長孺註李義山詩引此文云昔秦文公感伯王之言葢直以意増耳
  黄帝孫舜妻盲塚卷十七十四頁八行
  一清案塚下落祠字漢書地理志校補
  伏犧生成起起徙治陳倉也卷十七十四頁十行
  箋曰起起宋本作紀紀一清案下起字重文宜衍
  今灄水對亮城卷十七十四頁十五行
  一清案灄水當作汧水方輿紀要云石鼻城在寶雞縣東北三十里諸葛武侯所築水經注今汧水對亮城是與郝昭相禦處也
  渭水又東與陽谿合卷十七十四頁十七行
  一清案陽谿下落水字
  水出汧縣之蒲谷鄉弦中谷卷十七十五頁五行
  箋曰弦舊本作維一清案非也説見下
  決為弦蒲藪卷十七十五頁六行
  箋曰弦舊本作絃一清案周禮職方雍州藪曰弦蒲寰宇記隴州汧源縣下引晉太康地志云汧縣有蒲合鄉弦中谷朱氏上以維字改弦此又以弦絃紛紛牽引總屬辭費
  世謂之小隴山卷十七十五頁八行
  箋曰舊本作小龍山一清案元和郡縣志云小隴山一名隴坂又名分水嶺葢與大隴山連麓朱氏以隴為龍大謬
  潭漲不測卷十七十五頁十行
  箋曰孫云漲當作深一清案漲字不誤
  亂為一卷十七十五頁十四行
  一清案亂為一下落水字孫濳校増
  源流奮通卷十七十五頁十四行
  箋曰奮古本作舊一清案奮通言水勢迸暴也作舊字何説乎
  崩巒傾返卷十七十五頁十七行
  箋曰返一作仄一清案傾返狀山勢臲卼也仄訓偪仄義有未安
  古之汧山也卷十七十五頁十八行
  一清案地理志云古文以為汧山今校補
  水溢石空卷十七十五頁十九行
  箋曰空宋本作穴一清案空讀上聲與孔同小穴也韓非子空竅者神明之戸牖史記大宛傳樓蘭姑師小國耳當空道朱氏以穴字箋之殆誤讀平聲耳
  漰渀盪發源穴川卷十七十五頁二十行
  箋曰穴宋本作成川一清案寰宇記引此作漰渀震盪發源成川今校補
  汧水又東南以逕隃麋縣故城南卷十七十六頁一行
  箋曰又宋本作成川一清案以字衍文此與上所據宋本同一紕繆均不顧文義之通否而此為尤甚
  昔郭歙恥王莽之徴卷十七十六頁二行
  一清案漢書鮑宣傳是郭欽釋詳本卷
  故郁之平陽亭也卷十七十六頁十行
  一清案史記注作郿之平陽亭郁字誤寰宇記曰地道記郁夷省倂郿葢王莽之亂郁夷之人權寄理郿界因倂于郿劉昭郡國志補註郿縣下引帝王世紀秦出公徙平陽是也
  汧水又東流于渭水卷十七十六頁七行
  一清案東流下落注字下水字衍文
  今人謂之几谷卷十七十六頁十一行
  一清案几當作凡音桓史記正義校
  有石室卷十七十六頁十二行
  一清案有下落一字孫濳校増
  水流次平石釣處卷十七十六頁十二行
  一清案流字衍文史記正義校
  兩厀遺跡猶存卷十七十頁十三行
  箋曰厀當從膝一清案厀脛頭節也从卩桼聲徐鍇繫𫝊曰今俗作膝
  渭水又東逕石源卷十七十六頁十五行
  一清案石源字誤當作積石原元和郡縣志云積石原在郿縣西北二十五里方輿紀要云積石原在渭水北亦曰北原五丈原謂之南原也
  雍州郭淮卷十七十六頁十七行
  一清案魏書郭淮𫝊領雍州刺史此落二字
  亮至卷十七十六頁十九行
  一清案寰宇記引此文亮至下有果不得上四字今校補
  又逕五丈原北卷十七十六頁十九行
  一清案又下落東字孫濳校増
  魏春秋曰卷十七十六頁十九行
  一清案隋書經籍志魏氏春秋二十卷孫盛撰落氏字後並同
  諸君無事矣卷十七十七頁一行
  箋曰晉書曰諸軍無事矣一清案御覽引魏氏春秋作諸君元和郡縣志同葢唐人尚以舊籍為據不用晉書也
  又東逕武功縣北卷十八一頁六行
  一清案逕當作過
  斜水自南注之卷十八一頁七行
  一清案自南下落來字胡渭校増
  水又東逕馬冢北卷十八一頁十三行
  一清案水上落渭字
  縣有太一山卷十八一頁十六行
  一清案一漢志分註作壹
  長安人劉終於崩卷十八二頁五行
  箋曰劉終以下文理不屬葢脫簡也一清案孫濳用柳僉鈔本校補四百二十字真希世之寶也詳本卷
  忘也惠公孝公立是非實也卷十八二頁八行九行十行
  箋曰孫云自忘也至此四十一字文不相續疑有脫誤一清案非也忘當作志謂崔駰及皇覽繆志也立當作並黄省魯本校
  俗名也北出河桃谷卷十八二頁十三行
  箋曰謝云宋本作俗名之北水出河一清案非也俗名也北出河桃谷道元以東水是俗名其水出於河桃谷孫汝澄以出河為句繆甚
  於雍縣城南卷十八二頁十八行
  一清案雍縣下落故字
  大欒水注之出西北大道川卷十八四頁四行
  一清案欒寰宇記作巒出上落水字
  二川洋逝卷十八四頁八行
  一清案洋當作幷
  逕岐山而卷十八四頁九行
  一清案而當作西孫潛校改
  炎帝神農氏姜母安登卷十八四頁十六行
  箋曰謝云姜母安登宋本作母曰姜姒㙔云謝引宋本亦誤據世紀當作神農氏姜姓母安登一清案於文是炎帝神農氏姜母安登本無誤也今三皇紀作女登
  水合而逕美陽縣之中亭川水也卷十八四頁十八行
  一清案上水字衍文
  東逕杜陽故城卷十八四頁二十行
  一清案杜陽下落縣字
  又故谷縣有杜陽山卷十八五頁一行
  一清案谷當作虢漢書地理志右扶風有虢縣漢初幷入雍故謂之故虢也
  在大柱山南卷十八五頁三行
  一清案大柱當作天柱寰宇記校改
  縣自杜水東二坑水注之卷十八五頁五行
  一清案自當作有東上落又字
  一水西北瀆魋水二合而東歴五將山卷十八五頁六行一清案西北下落與字二字衍文
  泉南逕梁山宫西卷十八五頁八行
  一清案泉當作東
  渭水之東卷十八五頁十七行
  一清案之當作又
  芒水出南芒谷卷十八五頁二十行
  一清案南下落山字謂終南山也宋敏求長安志校補
  又屈而入于渭卷十九一頁九行
  箋曰謝云宋本作又屈西北入于渭一清案孫潛云又屈而下落西北二字而字不衍
  渭水又東北逕黄山宫南卷十九一頁十行
  一清案十字是注混作經
  惠帝三年起者也卷十九一頁十一行
  一清案漢志注是二年三字誤
  就水注之卷十九一頁十四行
  一清案四字是注混作經
  就水歴圃北卷十九一頁二十行
  箋曰孫云圃字疑悞或是陵字一清案名勝志引此文作歴竹圃北元和郡縣志司竹園在盩厔縣東十五里史記渭川千畝竹漢書王莽𫝊霍鴻負倚芒竹亦謂之鄠杜竹林有司竹都尉即此地也箋説非是
  渭水又東合田谿水卷十九二頁三行
  一清案八字是注混作經
  北流長楊宫西卷十九二頁四行
  一清案北流下落逕字
  水上承盩厔南南泉卷十九二頁五行
  一清案上南字重文當作縣泉當作厡
  有蒙蘢源卷十九二頁八行
  一清案源漢書地理志作渠成林源靈軹源之源並當作渠
  東逕縣苑
  一清案苑當作北
  河渠以引堵水卷十九二頁九行
  一清案漢書溝洫志云關中靈軹成國湋渠引諸川如淳曰湋音韋韋水出韋谷此河渠是湋渠之誤
  渭水又東逕槐理縣故城南卷十九二頁十一行
  一清案十一字是注混作經
  章邯為雍王都廢丘居槐里卷十九二頁二十行
  箋曰謝云居槐里三字疑衍一清案是注正釋槐里故重言之較櫟陽高奴加詳焉非贅詞也
  東有涌水卷十九三頁四行
  箋曰宋本作漏水一清案涌水字不誤
  又北逕葦圍西卷十九三頁六行
  一清案圍當作圃名勝志校
  東北逕五柞相去八里卷十九三頁八行
  箋曰宋本作東北逕五柞宫一清案長安志引此文五柞宫下尚有西長楊五柞二宫七字寰宇記盩厔縣下亦有之今補入
  在盩厔縣西卷十九三頁十行
  箋曰西一作矣一清案漢書注作西箋説之謬可知矣
  渭水又東合甘水卷十九三頁十三行
  一清案七字是注混作經
  在水東卷十九三頁十四行
  一清案在下落甘字水下落之字孫濳校補
  故馬融曰有扈甘南郊地名也卷十九三頁十五行
  箋曰南一作西一清案南字不誤甘字當移在有扈之上尚書音義校正
  合渼陂水卷十九三頁十八行
  箋曰渼古本作美一清案渼陂之渼十道志元和郡縣志長安志杜子美詩俱作渼與美通不必改也
  上仍使太中大夫虞邱壽王卷十九四頁五行
  一清案仍當作乃
  他説云卷十九四頁十五行
  一清案他説當作地説
  水㑹無他高山異巒卷十九四頁十五行
  一清案名勝志引此文作水所滙處今補改正
  武帝建武二年卷十九四頁十七行
  一清案建武當作建元
  渭水又東與鎬水合卷十九四頁二十行
  一清案九字是注混作經
  自漢帝穿昆明池卷十九五頁三行
  一清案當作漢武帝落武字
  過鎬池曰卷十九五頁六行
  一清案初學記引學資春秋𫝊作素車上人曰孫濳據之改過鎬池為車上人
  鎬水北逕谿靈臺西卷十九五頁十五行
  箋曰宋本作漢靈臺一清案寰宇記引此文作清靈臺
  鎬水又北逕于渭卷十九五頁十八行
  一清案逕當作注
  渭水又東北逕渭城南卷十九六頁三行
  一清案九字是注混作經
  秦里其霸卷十九六頁八行
  箋曰西京賦作秦里其朔薛綜注云里居也朔北也秦地居其北是曰咸陽一清案霸者幽隂之義與朔字意同漢書律歴志曰四月己丑朔死霸死霸朔也生霸望也是此義也
  而沈水注之卷十九六頁十二行
  一清案五字是注混作經
  俗言真女樓卷十九八頁三行
  一清案真女當作貞女漢志注校
  繁欽建章鳯樓闕賦卷十九八頁六行
  一清案何焯校衍樓字
  而實非也卷十九八頁十二行
  一清案而下落即字孫濳校増
  池中有漸臺三十丈卷十九八頁十三行
  一清案漸臺下落高字名勝志校増
  南有壁門卷十九八頁十五行
  一清案壁當从玉作璧下云璧玉門也
  引它水入長安城卷十九八頁二十行
  箋曰宋本作引高都水一清案孫濳校改沈水于它字為近
  以法牽牛卷十九九頁十四行
  一清案牽牛下落南有長樂宫北有咸陽宫欲通二宫之間故造此十九字史記索隱引黄圖及别本水經注皆有之
  南北二百八十步卷十九九頁十四行
  一清案二史記索隱作三
  柱南京兆立之柱北馮翊立之卷十九九頁十七行
  一清案兩立字長安志作主字
  我貌獰醜卷十九九頁二十行
  箋曰古本作狼醜一清案狰獰狀惡也朱氏作狠醜與獰字義無别又誤刻為狼字
  橋三丈卷十九十頁四行
  一清案橋下落廣字孫濳校増
  魏武帝遂更修之卷十九十頁四行
  一清案遂字衍文
  渭水又東與沈水枝津合卷十九十頁九行
  一清案十字是注混作經
  北流于渭卷十九十頁十二行
  一清案流下落注字
  渭水又逕長安城北卷十九十頁十三行
  一清案八字是注混作經又下落東字胡渭校増
  王莽更名長安卷十九十頁十五行
  一清案漢書地理志作常安長字誤
  城正亭卷十九十一頁一行
  一清案城三輔黄圖作誠
  其内有長安厨官在事故城曰厨門也卷十九十二頁五行一清案事當作東城當作名
  其水有客舍卷十九十二頁七行
  一清案水方輿紀要作外
  為徒之經卷十九十二頁十行
  箋曰一作為往來之徑一清案此文見三輔决録朱氏何以不名其書
  東逕河池北卷十九十二頁十五行
  一清案河池下落陂而二字孫潜校増
  其制上圓下方九宫十二室四嚮五色卷十九十二頁十八行一清案大戴禮盛德篇云明堂九室明堂月令篇云九室十二堂劉歆取考工補周禮冬官之闕匠氏一職記軌步之制因及明堂有云夏后氏世室五室九階四旁兩夾牕白盛殷人重屋四阿周人明堂度九尺之筵東西九筵南北七筵堂崇一筵五室凡室二筵淳于登作五室之説則云水木用事交于東北木火用事交于東南火土用事交于中央土金用事交于西南金水用事交于西北鄭康成註禮主考工説謂大戴所記創于秦相吕不韋之作春秋並非古制而主大戴者極訾康成註悉本淳于登月令異義有乖正論九室五室互相譏訕竟成門户按北史封軌𫝊云吕氏月令見九室之義大戴之禮著十二堂之文又袁翻傳云明堂五室三代同焉道元北方之學者兼取戴記考工之制故濕水篇有明堂上圓下方四周十二户九室之文此注復列九宫十二堂四嚮五室之義世本堂字誤作室下室字又嫌與上重文乃改作色流俗紕繆甚矣其妄也
  漢平帝永始四年卷十九十二頁十九行
  一清案永始是元始之誤
  頭於渭尾達樊川卷十九十三頁九行
  箋曰三輔黄圖云頭入渭水尾達樊川一清案通鑑注引此文作頭臨渭水是也
  有閶闔公車諸門卷十九十三頁十四行
  箋曰公車古本作正車玉海引此作止車門一清案關中記云未央宫有閶闔門止車門止字是也
  故渠北有樓漢京兆尹司馬文預碑卷十九十四頁十行
  一清案樓下落豎字名勝志校増
  蘇□曰王宫家渠也卷十九十四頁十二行
  一清案漢書王嘉𫝊註蘇林曰王渠官渠也今校正
  史王孫及王夫人卷十九十四頁十六行十七行
  一清案七字重文宜衍
  故時人謂之馬冢卷十九十五頁二行
  箋曰按舊本脫誤呉琯移遂葬焉二十二字續此是矣復誤以霸水注續馬冢之後錯簡如初今特改正一清案呉本錯誤固多朱氏改正亦未為得清溪胡渭作禹貢錐指二十卷悉取常熟黄儀之説更定余亟從之惟李夫人莢陵一條全祖望又據黄圖移在漢武帝茂陵之下今為先具錯簡之辭然後枚舉誤文可無遺憾已
  又東過霸陵縣北陵之南卷十九二十七頁十行至三十二頁十六行一清案又東過霸陵縣北經文接前十五頁二行注馬冢之次行陵之南下接前二十三頁十一行如北一里即李夫人冢
  霸水者上地名也卷十九二十七頁十一行
  一清案水者二字當倒互黄省曽本校改御覽長安志引此文並如之此本應劭語道元襲用之耳
  西北有銅公水卷十九二十七頁十三行
  一清案公當作谷寰宇記校
  次東有輕谷卷十九二十七頁十四行
  箋曰輕谷下脫一水字一清案名勝志引此文作輞谷水方輿紀要云藍田縣有輞谷水在縣南八里商嶺水自藍橋伏流至此有千聖洞細水洞錫水洞諸水㑹焉如車輞環凑自南而北圜轉二十里過此則豁然開朗林野相望亦謂之輞川王維云輞水淪漣是也輕字誤
  又西流入渥水卷十九二十七頁十五行
  一清案長安志云劉谷水一名泥水方輿紀要云晉永和十年桓温伐秦破青泥是也下清渥軍清渥城並當作埿
  逕藍田縣也卷十九二十七頁二十行
  一清案也當作北
  梁惠王三年卷十九二十八頁一行
  一清案恵下落成字竹書紀年校増
  史記秦襄王葬芷陽者也是卷十九二十八頁十行
  一清案也是二字當互易
  漢文帝嘗欲從霸西馳下峻阪卷十九二十八頁十二行
  一清案霸下落陵上二字漢書爰盎𫝊校補
  水出杜縣白鹿源卷十九二十八頁十六行
  一清案源當作原
  谿水又西北卷十九二十八頁十七行
  一清案谿水上落荆字
  即是原卷十九二十八頁十九行
  一清案原下落也字
  孟谷次東又大谷卷十九二十九頁二行
  一清案孟谷上落次東有三字又當作有長安志校正
  東有土門谷卷十九二十九頁三行
  一清案東上落次字
  五水北谷西北歴風凉原東卷十九二十九頁三行
  一清案谷西當作合而長安志校
  有大狗來下卷十九二十九頁八行
  一清案大長安志作天
  水發自原下卷十九二十九頁十四行
  一清案原當作亭即下霸陵縣之故亭
  故源左出焉卷十九三十頁六行
  一清案源當作渠
  予以神明三年卷十九三十頁十九行
  一清案明下落聖祖黄虞遺統受命至于地皇四年為十五年正以二十字漢書王莽傳校補
  其名霸為長存橋卷十九三十頁二十行
  一清案霸下落橋字王莽𫝊校補
  秦莊王葬于芒蕩之麗山卷十九三十一頁二行
  一清案芒蕩當作芷陽
  東北逕霸縣故城南卷十九三十一頁六行
  一清案霸下落城字晉書地理志京兆郡有霸城縣葢曹氏所改魏書地形志霸城縣晉改
  漢文帝之霸陵漢縣也卷十九三十一頁十六行
  一清案下漢字衍文
  計其日似近五百年矣卷十九三十一頁九行
  一清案其黄省曽本作爾似當作以古以已字通用
  又合漕渠卷十九三十一頁十六行
  一清案又當作右
  引渭今源自昆明池南傍山原卷十九三十一頁十八行
  一清案今源當作合渠
  今霸水又北逕秦虎圈東卷十九三十二頁一行
  一清案今字衍文
  血出濺虎卷十九三十二頁四行
  箋曰濺舊本作踐一清案集韻濺汙灑也史記藺相如𫝊曰請得以頸血濺大王是其義也
  逕漢武帝茂陵南卷十九三十二頁八行
  一清案逕上落又字
  陵之南卷十九三十二頁十六行
  一清案南上落西字
  如北一里賦詩悼傷卷十九二十三頁十一行至十八行
  一清案如北上接後三十二頁十六行陵之南賦詩悼傷下接後三十二頁十六行故渠又北分為二渠黄圖云莢陵在茂陵北一里寰宇記雍州興平縣下云茂陵在縣東北十九里李夫人陵在縣北十六里是也
  如北一里卷十九二十三頁十一行
  箋曰如當作而一清案如字不誤
  世謂之莢陵卷十九二十三頁十二行
  箋曰一作萊陵一清案莢字不誤黄圖校
  以厚禮葬卷十九二十三頁十九行
  一清案厚全祖望校改后
  故渠又北今無水卷十九三十二頁十六行十七行
  一清案故渠又北上接前三十三頁十八行賦詩悼傷今無水下接前二十三頁十八行故渠又東逕茂陵縣故城南
  故渠又東逕茂陵縣故城南分卑尊之名者也卷十九二十三頁十八行至二十四頁十九行
  一清案故渠上接後三十二頁今無水十八行分卑尊之名者也下接後二十六頁四行故渠又東逕漢丞相周勃冢南
  故渠又東逕茂陵縣故城南卷十九二十三頁十八行
  箋曰此故渠篇内不見張本疑有脱誤一清案注云渭水又東㑹成國故渠又逕漢武帝茂陵南又北分為二渠東逕虎圈南而東入霸一水北合渭今無水下接是注故渠又東逕茂陵縣故城南至漢景帝陵南又東南注于渭今無水成國故渠西京時已有之而衛臻更修復之世本彼具霸陵縣下此𨽻華隂縣中前後倒置不相貫串又渠字或訛作源一望迷離遂以為不見張本疑其有脱誤耳今為更正始可追尋恨不起中尉于九原而告之
  渠北故坂此即龍淵宫卷十九二十四頁一行
  一清案此當作北
  又成帝延陵南卷十九二十四頁七行
  一清案又下落東逕二字
  故渠又東逕渭陵卷十九二十四頁八行
  一清案渭陵下落南字
  元帝永元四年卷十九二十四頁九行
  一清案永元當作永光
  又逕惠帝安陵南卷十九二十四頁十行
  一清案又下落東字
  故渠又東逕漢丞相周勃冢南東南流注于渭水卷十九二十六頁四行至二十七頁九行
  一清案故渠上接前二十四頁十九行分卑尊之名者也東南流注于渭水下接前二十頁十七行右逕新豐縣故城北
  渭水又東逕霸縣北卷十九二十六頁七行
  一清案當作霸城縣落城字
  臰聞數月卷十九二十六頁十七行
  一清案月當作里
  東南流注于渭水卷十九二十七頁九行
  一清案于文當重一渭字下渭水二字與右逕新豐縣故城北句接連
  石逕新豐縣故城北不得為湖湖西卷十九二十頁十七行至二十三頁十一行
  一清案石字誤當作右上接後二十七頁九行渭水二字不得為湖下接前十六頁二十行蘇林曰湖西二字衍
  水出麗山東也卷十九二十頁十八行
  一清案也當作北
  水本導源東流卷十九二十頁十九行
  箋曰東一作北一清案非也下云後秦始皇葬于山北水過而曲行東注北轉則東字不誤
  下涸三泉卷十九二十一頁四行
  一清案涸當作錮史記始皇本紀穿三泉下銅徐廣曰一作錮錮鑄塞
  項羽入關以三十萬人卷十九二十一頁十一行
  一清案入關下落發之二字黄省曽本校増長安志引此文亦有之
  始皇與神女唾之生瘡卷十九二十一頁十二行
  一清案神女下有缺文朱無易引三秦記補遊而忤其㫖神女七字
  又北絶漕槃溝注于渭卷十九二十二頁五行
  一清案漕渠漢大司農鄭當時所開槃溝乃渠字之誤
  舊大道北下坂下坂名也古有鴻寧卷十九二十二頁十六行一清案下坂二字重文史記項籍本紀云在新豐鴻門孟康曰在新豐東十七里舊大道北下坂口名也今校正鴻寧當作鴻門亭
  郭縁生或云卷十九二十二頁十一行
  一清案郭縁生下落曰字全祖望校増
  孟康言在新城東十七里無之卷十九二十三頁一行
  箋曰城宋本作豐一清案無之二字衍文
  非謂地也卷十九二十三頁一行
  一清案地當作城
  蘇林曰俱北入渭卷十九十六頁二十行至十七頁十九行
  一清案蘇林曰上接後二十三頁十一行不得為湖俱北入渭下接後二十四頁十九行渭水又東逕下邽縣故城南
  蘇林曰戯邑名在新豐東南三十里卷十九十七頁一行
  箋曰宋本云在鄭東南一清案非也郡國志新豐東有鴻門亭及戯亭劉昭補註引蘇林曰縣東南四十里此段注原在霸水新豐之下朱氏既誤割入鄭縣不得不假宋板改去新豐字以實其説也
  造延陵為初陵以為非霸曲亭南更營之卷十九十七頁七行一清案非下落吉于二字
  統歸三壑卷十九十七頁十四行
  一清案三當作一
  首水南倒虎山卷十九十七頁十五行
  一清案南下落出字
  渭水又東逕下邽縣故城南今無水卷十九二十四頁十九行至二十六頁四行一清案渭水又東逕下邽縣故城南上接前十七頁十九行俱北入渭今無水之次行接前十五頁四行又東過鄭縣北經文霸陵縣一條注盡此
  北逕郿加谷卷十九二十五頁一行
  一清案郿名勝志校改媚寰宇記云竹水出媚谷是也
  口起谷口卷十九二十五頁四行
  一清案口起漢書溝洫志作首起
  白渠在後卷十九二十五頁五行
  一清案在後漢書溝洫志作起後
  即水所治也卷十九二十五頁六行
  一清案治黄省曽本作始
  符堅卷十九二十五頁十行
  一清案符當以草作苻
  漢書高帝關中卷十九二十五頁十九行
  一清案高帝下落克字全祖望校増
  王莽之師高也卷十九二十五頁十九行
  一清案漢書地理志作師亭
  又東過鄭縣北裴畢字君先立卷十九十五頁四行至十六頁二十行一清案又東過鄭縣北經文之右行接後二十六頁四行今無水裴畢字君先立下接後十七頁十九行渭水又東石橋水㑹
  以亢杜洪卷十九十五頁八行
  一清案亢當作抗
  於孤相原西卷十九十五頁九行
  一清案相寰宇記引此文作柏
  出英山卷十九十五頁十行
  一清案出上落水字
  北流與招水相得水亂流卷十九十五頁十一行
  一清案下水字衍文
  灌水又北注於渭卷十九十五頁十二行
  箋云此後皆叙鄭縣事舊本錯簡今改正一清案朱氏之改正鄭縣注是矣然割截未清致有下句之繆
  又逕觀愚之山北流入于渭卷十九十五頁十二行十三行
  箋曰孫云觀愚字誤山海經作符禺之山符禺之水出焉北流注于渭一清案朱氏惟據上有禺水遂誤以十一字移此不知其文與上下絶不相蒙也後二十頁十六行十七行注云渭水又東合沙渠水水即符禺之水也南出符以下缺文當取此處禺之山北流入于渭八字補入乃成文而華隂縣注亦終矣此十一字當衍去
  渭水又東西石橋水南出馬嶺山卷十九十五頁十四行
  一清案石橋水有二皆出馬嶺山道元兩叙其源流一流逕鄭城西為西石橋水一流逕鄭城東為東石橋水郭縁生云鄭城東西十四里各有石梁者是也方輿紀要云劉裕伐秦王鎮惡自河入謂秦將姚難自香城引兵而西鎮惡追之秦主泓自霸上還屯石橋以為之援此西石橋也唐中和初昭義帥高潯合河中兵討黄巢尋敗于石橋潯奔河中華州復為巢所陷此東石橋也
  虢儈又滅卷十九十六頁二行
  箋曰國語作鄶一清案鄶古作儈世本所謂四曰求言是為儈人後乃除人加邑毛詩國風又作檜
  幽王卒于戯卷十九十六頁六行
  箋曰舊本作宫呉改作卒一清案全祖望云皆非也宫字是□字之誤
  及遷封於彼卷十九十六頁九行
  一清案及當作乃
  渭水又東石橋水㑹南出符卷十九十七頁十九行至二十頁十七行一清案渭水上接前十六頁二十行裴畢字君先立南出符之次行接後三十二頁十八行東入于河經文
  渭水又東石橋水㑹卷十九十七頁十九行二十行
  箋曰宋本作又東與一清案朱氏亦因本文㑹字以意度之應有與字故云爾非必真據宋板也知者與字當增在東字之上此東石橋水也説見前
  鄭城東十四里各有石梁者也卷十九十八頁三行
  一清案東下落西字
  水南出良餘山之隂卷十九十八頁十行
  一清案寰宇記引此文是粮餘山
  洛水入焉卷十九十九頁五行
  一清案寰宇記引此文作洛水東南沮水入焉全祖望云此誤也當作渭水東南洛水入焉
  王莽之華疆也卷十九十九頁十一行
  一清案漢書地理志作華壇
  以節栢之心為博箭卷十九十九頁十四行
  箋曰節一作松一清案節栢字不誤豈可因禮記松栢有心之文輒為更易乎
  昭王常與天神博於是卷十九十九頁十五行
  一清案常當作嘗
  登華見父與數人博于石上卷十九十九頁十八行
  一清案登華下落山字
  敕度世令還山山層雲秀卷十九十九頁十八行
  一清案山字重文宜衍事見神仙𫝊
  元帝又刋其二十餘字二書有重名于海内卷十九二十頁三行一清案元帝誤當作文帝寰宇記華州華隂縣下云北廟有古碑九所其一是漢鎮逺將軍段煨更修之碑黄門侍郎張㫤書魏文帝與鍾繇各于碑隂刻二十字此碑垂名海内𨽻釋亦作元帝恐鍾公不逮事常道鄉公也此在南宋初年刻本已訛何焯校改帝作常元常鍾繇字不且與下侍中司𨽻校尉之文有碍耶刋其下落碑隂二字重名下落垂字
  不得言在斯為非矣卷十九二十頁十三行
  一清案於文當重一斯字
  城因原土卷十九二十頁十四行
  一清案土當作立
  渭水又東合沙溝水卷十九二十頁十六行
  一清案沙溝當作沙渠
  南出符卷十九二十頁十七行
  一清案南出符下缺禺之山北流注于渭八字朱氏誤入前十五頁十三行當移彼就此也
  東入于河卷十九三十二頁十八行
  一清案東入于河之右行接前二十頁十七行南出符缺文之次東入上落又字禹貢錐指曰渭水又東合昆明故渠自此以後多錯簡黄子鴻據他書及州縣圖志悉為更定以今輿地言之渭水又東逕長安縣北又東逕咸寧縣北高陵縣南又東逕臨潼縣北又東逕渭南縣北又東逕同州南華州北又東北逕華隂縣北又東入于河是曰渭口


  水經注箋刋誤卷七
<史部,地理類,河渠之屬,水經注釋__水經注箋刊誤>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