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經注/3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三十一 水經注卷三十二
漻水 蘄水 決水 沘水 泄水 肥水 施水 沮水 漳水 夏水 羌水 涪水 梓潼水 涔水
作者:酈道元 後魏
卷三十三

漻水[编辑]

出江夏平春縣西,

漻水北出大義山,南至厲鄉西,賜水入焉。水源東出大紫山,分爲二水,一水西逕厲鄉南,水南有重山,即烈山也。山下有一穴,父老相傳,云是神農所生處也,故《禮》謂之烈山氏。水北有九井,子書所謂神農既誕,九井自穿,謂斯水也。又言汲一井則衆水動。井今堙塞,遺跡髣髴存焉。亦云,賴鄉,故賴國也,有神農社。賜水西南流入于漻,即厲水也。賜、厲聲相近,宜爲厲水矣。一水出義鄉西,南入隨,又注漻。漻水又南逕隨縣,注安陸也。

南過安陸,入于溳。

蘄水[编辑]

出江夏蘄春縣北山,

山,即蘄柳也。水首受希水枝津,西南流歷蘄山,出蠻中,故以此蠻爲五水蠻。五水,謂巴水、希水、赤亭水、西歸水,蘄水其一焉。蠻左憑居,阻藉山川,世爲抄暴。宋世沈慶之于西陽上下誅伐蠻夷,即五水蠻也。

南過其縣西,

晉改爲蘄陽縣,縣徙江洲,置大陽戍,從齊齊昌郡移治于此也。

又南至蘄口,南入于江。

蘄水南對蘄陽州,入于大江,謂之蘄口。洲上有蘄陽縣徙。

決水[编辑]

出廬江雩婁縣南大別山,

俗名之爲檀公峴,蓋大別之異名也。其水歷山委注而絡其縣矣。

北過其縣東,

縣,故吳也。《春秋左傳‧襄公二十六年》,楚子、秦人侵吳及雩婁,聞吳有備而還是也。《晉書‧地道記》云:在安豐縣之西南,即其界也。故《地理志》曰:決水出雩婁。

又北過安豐縣東,

決水自雩婁縣北逕雞備亭。《春秋‧昭公二十三年》,吳敗諸侯之師于雞父者也。安豐縣故城,今邊城郡治也,王莽之美豐也。世祖建武八年,封大將軍涼州牧竇融爲侯國,晉立安豐郡。決水自縣西北流,逕蓼縣故城東,又逕其北,漢高帝六年,封孔藂爲侯國,世謂之史水。決水又西北,灌水注之,其水導源廬江金蘭縣西北東陵鄉大蘇山,即淮水也。許慎曰:出雩婁縣,俗謂之澮水。褚先生所謂神龜出于江、灌之間,嘉林之中。蓋謂此水也。灌水東北逕蓼縣故城西,而北注決水。故《地理志》曰:決水北至蓼入淮。灌水亦至蓼入決。《春秋‧宣公八年》,冬,楚公子滅舒蓼,臧文仲聞之曰:臯陶庭堅,不祀忽諸,德之不逮,民之無援,哀哉。決水又北,右會陽泉水,水受決水,東北流逕陽泉縣故城東,故陽泉鄉也。漢獻帝中,封太尉黃琬爲侯國。又西北流,左入決水,謂之陽泉口也。

又北入于淮。

俗謂之澮口,非也。斯決、灌之口矣。余往因公,至于淮津,舟車所屆,次于決水,訪其民宰,與古名全違,脈水尋《經》,方知決口。蓋灌、澮聲相倫,習俗害真耳。

沘水[编辑]

出廬江灊縣西南霍山東北,

灊者,山、水名也。《開山圖》,灊山圍繞大山爲霍山。郭景純曰:灊水出焉,縣即其稱矣。《春秋‧昭公二十七年》,吳因楚喪,圍灊是也。《地理志》曰:沘水出沘山,不言霍山,沘字或作淠。淠水又東北逕博安縣,泄水出焉。

東北過六縣東,

淠水東北,右會蹹鼓川水,水出東南蹹鼓川,西北流,左注淠水。淠水又西北逕馬亨城西,又西北逕六安縣故城西,縣,故臯陶國也。夏禹封其少子,奉其祀,今縣都陂中有大冢,民傳曰公琴者,即臯陶冢也。楚人謂冢爲琴矣。漢高帝元年,別爲衡山國,五年屬淮南,文帝十六年,復爲衡山國,武帝元狩二年,別爲六安國,王莽之安風也。《漢書》所謂以舒屠六。晉太康三年,廬江郡治。淠水又西北分爲二水,芍陂出焉。又北逕五門亭西,西北流逕安豐縣故城西,《晉書‧地道記》,安豐郡之屬縣也,俗名之曰安城矣。又北會濡水,亂流西北注也。

北入于淮。

水之決會謂之沘口也。

泄水[编辑]

出博安縣,

博安縣,《地理志》之博鄉縣也,王莽以爲揚陸矣。泄水自縣上承沘水于麻步川,西北出,歷濡溪,謂之濡水也。

北過芍陂,西與沘水合。

泄水自濡溪逕安豐縣,北流注于淠,亦謂之濡須口。

西北入于淮。

亂流同歸也。

肥水[编辑]

出九江成德縣廣陽鄉西,

呂忱《字林》曰:肥水出良餘山,俗謂之連枷山,亦或以爲獨山也。北流分爲二水,施水出焉。肥水又北逕荻城東,又北逕荻丘東,右會施水枝津,水首受施水于合肥縣城東,西流逕成德縣,注于肥水也。

北過其縣西,北入芍陂。

肥水自荻丘北逕成德縣故城西,王莽更之曰平阿也。又北逕芍陂東,又北逕死虎塘東,芍陂瀆上承井門,與芍陂更相通注,故《經》言入芍陂矣。肥水又北,右合閻澗水,水上承施水于合肥縣,北流逕浚遒縣西,水積爲陽湖。陽湖水自塘西北逕死虎亭南,夾橫塘西注,宋泰始初,豫州司馬劉順帥衆八千據其城地,以拒劉勔。趙叔寶以精兵五千,送糧死虎,劉勔破之此塘。水分爲二,洛澗出焉。閻漿水注之,水受芍陂,陂水上承澗水于五門亭南,別爲斷神水,又東北逕五門亭東,亭爲二水之會也。斷神水又東北逕神跡亭東,又北,謂之豪水。雖廣異名,事寔一水。又東北逕白芍亭東,積而爲湖,謂之芍陂。陂周百二十許里,在壽春縣南八十里,言楚相孫叔敖所造。魏太尉王淩與吳將張休戰于芍陂,即此處也。陂有五門,吐納川流。西北爲香門陂,陂水北逕孫叔敖祠下,謂之芍陂瀆,又北分爲二水,一水東注黎漿水,黎漿水東逕黎漿亭南,文欽之叛,吳軍北入,諸葛緒拒之于黎漿,即此水也。東注肥水,謂之黎漿水口。

又北過壽春縣東,

肥水自黎漿北逕壽春縣故城東爲長瀨津,津側有謝堂北亭,迎送所薄,水陸舟車是焉萃止。又西北,右合東溪,溪水引瀆北出,西南流逕導公寺西,寺側因溪建刹五層,屋宇間敞,崇虛擕覺也。又西南流注于肥。肥水又西逕東臺下,臺即壽春外郭東北隅阿之榭也。東側有一湖,三春九夏,紅荷覆水,引瀆城隍,水積成潭,謂之東臺湖,亦肥南播也。肥水西逕壽春縣故城北,右合北溪,水導北山,泉源下注,漱石頹隍,水上長林插天,高柯負日,出于山林。精舍右,山淵寺左,道俗嬉遊,多萃其下,內外引汲,泉同七淨,溪水沿注,西南逕陸道士解南精廬,臨側川溪,大不爲廣,小足閒居,亦勝境也。溪水西南注于肥水。

北入于淮。

肥水又西分爲二水,右即肥之故瀆,遏爲船官湖,以置舟艦也。肥水左瀆又西逕石橋門北,亦曰草市門,外有石梁渡北洲,洲上有西昌寺,寺三面阻水,佛堂設三像,真容妙相,相服精煒,是蕭武帝所立也。寺西,即船官坊,蒼兕都水,是營是作。湖北對八公山,山無樹木,惟童阜耳。山上有淮南王劉安廟,劉安是漢高帝之孫,厲王長子也。折節下士,篤好儒學,養方術之徒數十人,皆爲俊異焉。多神仙秘法鴻寶之道。忽有八公,皆鬚眉皓素,詣門希見,門者曰:吾王好長生,今先生無住衰之術,未敢相聞。八公咸變成童,王甚敬之。八士竝能煉金化丹,出入無間,乃與安登山薶金于地,白日昇天。餘藥在器,雞犬舐之者,俱得上昇。其所昇之處,踐石皆陷,人馬跡存焉。故山即以八公爲目。余登其上,人馬之跡無聞矣,惟廟像存焉。廟中圖安及八士像,皆坐牀帳如平生,被服纖麗,咸羽扇裙帔,巾壺枕物,一如常居。廟前有碑,齊永明十年所建也。山有隱室石井,即崔琰所謂:余下壽春,登北嶺淮南之道室,八公山石井在焉。亦云:左吳與王春、傅生等尋安,同詣玄洲,還爲著記,號曰《八公記》,都不列其雞犬昇空之事矣。按《漢書》,安反伏誅,葛洪明其得道,事備《抱朴子》及《神仙傳》。肥水又左納芍陂瀆,瀆水自黎漿分水,引瀆壽春城北,逕芍陂門右,北入城。昔鉅鹿時苗爲縣長,是其留犢處也。瀆東有東都街,街之左道北,有宋司空劉勔廟,宋元徽二年建于東鄉孝義里,廟前有碑,時年碑功方創,齊永明元年方立。沈約《宋書》言,泰始元年,豫州刺史殷琰反,明帝假勔輔國將軍,討之。琰降,不犯秋毫,百姓來蘇,生爲立碑,文過其實。建元四年,故吏顏幼明爲其廟銘,故佐龐珽爲廟讚,夏侯敬友爲廟頌,竝附刊于碑側。瀆水又北逕相國城東,劉武帝伐長安所築也。堂宇廳館,仍故以相國爲名。又北出城注肥水。又西逕金城北,又西,左合羊頭溪水,水受芍陂,西北歷羊頭溪,謂之羊頭澗水。北逕熨湖,左會烽水瀆,瀆受淮于烽村南,下注羊頭溪,側逕壽春城西,又北歷象門,自沙門北出金城西門逍遙樓下,北注肥瀆。肥水北注舊瀆之橫塘,爲玄康南路馳道,左通船官坊也。肥水逕玄康城,西北流,北出,水際有曲水堂,亦嬉遊所集也。又西北流,昔在晉世,謝玄北禦苻堅,祈八公山,及置陣于肥水之濱,堅望山上草木,咸爲人狀,此即堅戰敗處。非八公之靈有助,蓋苻氏將亡之惑也。肥水又西北注于淮,是曰肥口也。

施水[编辑]

亦從廣陽鄉肥水別,東南入于湖。

施水受肥于廣陽鄉,東南流逕合肥縣。應劭曰:夏水出城父東南,至此與肥合,故曰合肥。闞駰亦言:出沛國城父東,至此合爲肥。余按川殊派別,無沿注之理。方知應、闞二說,非實證也。蓋夏水暴長,施合于肥,故曰合肥也。非謂夏水。施水自成德東逕合肥縣城南,城居四水中,又東有逍遙津,水上舊有梁,孫權之攻合肥也,張遼敗之于津北,橋不撤者兩版,權與甘寧蹴馬趨津,谷利自後著鞭助勢,遂得渡梁。凌統被鎧落水,後到追亡,流涕津渚。施水又東分爲二水,枝水北出焉,下注陽淵。施水又東逕湖口戍,東注巢湖,謂之施口也。

沮水[编辑]

出漢中房陵縣淮水,東南過臨沮縣界,

沮水出東汶陽郡沮陽縣西北景山,即荊山首也,高峰霞舉,峻竦層雲。《山海經》云:金玉是出。亦沮水之所導。故《淮南子》曰:沮出荊山。高誘云:荊山在左馮翊懷德縣。蓋以洛水有漆沮之名故也,斯謬證耳。杜預云:水出新城郡之西南發阿山,蓋山異名也。沮水東南流逕沮陽縣東南,縣有潼水,東逕其縣南,下入沮水。沮水又東南逕汶陽郡北,即高安縣界,郡治錫城,縣居郡下城,故新城之下邑,義熙初,分新城立。西表悉重山也。沮水南逕臨沮縣西,青溪水注之,水出縣西青山,山之東有濫泉,即青溪之源也。口徑數丈,其深不測,其泉甚靈潔,至于炎陽有亢,陰雨無時,以穢物投之,輒能暴雨。其水導源東流,以源出青山,故以青溪爲名,尋源浮溪,奇爲深峭。盛弘之云:稠木傍生,凌空交合,危樓傾崖,恒有落勢,風泉傳響于青林之下,巖猨流聲于白雲之上,遊者常若目不周翫,情不給賞,是以林徒棲託,雲客宅心,泉側多結道士精廬焉。青溪又東流入于沮水,沮水又屈逕其縣南,晉咸和中爲沮陽郡治也。沮水又東南逕當陽縣城北,城因岡爲阻,北枕沮川。其故城在東百四十里,謂之東城,在綠林長坂南,長坂,即張翼德橫矛處也。沮水又東南逕驢城西、磨城東,又南逕麥城西,昔關雲長詐降處,自此遂叛。《傳》云:子胥造驢、磨二城以攻麥邑。即諺所云;東驢西磨,麥城自破者也。沮水又南逕楚昭王墓,東對麥城,故王仲宣之賦登樓云:西接昭丘是也。沮水又南與漳水合焉。

又東南過枝江縣東,南入于江。

沮水又東南逕長城東,又東南流注于江,謂之沮口也。

漳水[编辑]

出臨沮縣東荊山,東南過蓼亭,又東過章鄉南。

荊山在景山東百餘里新城沶鄉縣界。雖羣峯競舉,而荊山獨秀。漳水東南流,又屈西南,逕編縣南,縣舊城之東北百四十里也。西南高陽城,移治許茂故城。城南臨漳水,又南歷臨沮縣之章鄉南,昔關羽保麥城,詐降而遁,潘璋斬之于此。漳水又南逕當陽縣,又南逕麥城東,王仲宣登其東南隅,臨漳水而賦之曰:夾清漳之通浦,倚曲沮之長洲是也。漳水又南,洈水注之。《山海經》曰:洈水出東北宜諸之山,南流注于漳水。

又南至枝江縣北烏扶邑,入于沮。

《地理志》曰:《禹貢》,南條荊山,在臨沮縣之東北,漳水所出,東至江陵入陽水,注于沔。非也。今漳水于當陽縣之東南百餘里而右會沮水也。

夏水[编辑]

出江津于江陵縣東南,

江津豫章口東有中夏口,是夏水之首,江之汜也。屈原所謂過夏首而西浮,顧龍門而不見也。龍門,即郢城之東門也。

又東過華容縣南,

縣,故容城矣。《春秋‧魯定公四年》,許遷于容城是也。北臨中夏水,自縣東北逕成都郡故城南,晉永嘉中,西蜀阻亂,割華容諸城爲成都王穎國。夏水又逕交趾太守胡寵墓北,漢太傅廣身陪陵,而此墓側有廣碑,故世謂廣冢,非也。其文言是蔡伯喈之辭。歷范西戎墓南,王隱《晉書‧地道記》曰:陶朱冢在華容縣,樹碑云是越之范蠡。《晉太康地記》、盛弘之《荊州記》、劉澄之《記》,竝言在縣之西南,郭仲產言在縣東十里。檢其碑,題云:故西戎令范君之墓。碑文缺落,不詳其人,稱蠡是其先也。碑是永嘉二年立,觀其所述,最爲究悉,以親逕其地,故違衆說,從而正之。夏水又東逕監利縣南,晉武帝太康五年立。縣土卑下,澤多陂池。西南自州陵東界,逕于雲杜、沌陽,爲雲夢之藪矣。韋昭曰:雲夢在華容縣。按《春秋‧魯昭公三年》,鄭伯如楚,子產備田具以田江南之夢。郭景純言,華容縣東南巴丘湖是也。杜預云:枝江縣、安陸縣有雲夢,蓋跨川亘隰,兼苞勢廣矣。夏水又東,夏楊水注之,水上承楊水于竟陵縣之柘口,東南流與中夏水合,謂之夏楊水,又東北逕江夏惠懷縣北而東北注。

又東至江夏雲杜縣,入于沔。

應劭《十三州記》曰:江別入沔爲夏水源。夫夏之爲名,始于分江,冬竭夏流,故納厥稱。既有中夏之目,亦苞大夏之名矣。當其決入之所,謂之堵口焉。鄭玄注《尚書》,滄浪之水,言今謂之夏水。來同,故世變名焉。劉澄之著《永初山川記》云:夏水,《古文》以爲滄浪,漁父所歌也。因此言之,水應由沔。今按夏水是江流沔,非沔入夏。假使沔注夏,其勢西南,非《尚書》又東之文。余亦以爲非也。自堵口下,沔水通兼夏目,而會于江,謂之夏汭也。故《春秋左傳》稱,吳伐楚,沈尹射奔命夏汭也。杜預曰:漢水曲入江,即夏口矣。

羌水[编辑]

出羌中參狼谷,

彼俗謂之天池白水矣。《地理志》曰:出隴西羌道。東南流逕宕昌城東,西北去天池五百餘里。羌水又東南逕宕婆川城東而東南注。昔姜維之寇隴右也,聞鍾會入漢中,引還,知雍州刺史諸葛緒屯橋頭,從孔函谷將出北道,緒邀之此路,維更從北道。渡橋頭入劒閣,緒追之不及。羌水又東南,陽部水注之,水發東北陽部溪,西南逕安民戍,又西南注羌水。又東南逕武街城西南,又東南逕葭蘆城西,羊湯水入焉。水出西北陰平北界湯溪,東南逕北部城北,又東南逕五部城南,東南右合妾水,傍西南出即水源所發也。羌水又逕葭蘆城南,逕餘城南,又東南,左會五部水。水有二源,出南、北五部溪,西南流合爲一水,屈而東南注羌水。羌水又東南流至橋頭合白水,東南去白水縣故城九十里。

又東南至廣魏白水縣,與漢水合。又東南過巴郡閬中縣,又南至墊江縣東南入于江。

涪水[编辑]

出廣魏涪縣西北,

涪水出廣漢屬國剛氐道徼外,東南流逕涪縣西,王莽之統睦矣。臧宮進破涪城,斬公孫恢于涪,自此水上。縣有潺水,出潺山,水源有金銀礦,洗取火合之,以成金銀。潺水歷潺亭而下注涪水。涪水又東南逕綿竹縣北,臧宮溯涪至平陽,公孫述將王元降,遂拔綿竹。涪水又東南與建始水合,水發平洛郡西溪,西南流屈而東南流,入于涪。涪水又東南逕江油戍北,鄧艾自陰平景谷步道,懸兵束馬入蜀,逕江油、廣漢者也。涪水又東南逕南安郡南,又南與金堂水會,水出廣漢新都縣,東南流入涪。涪水又南,枝津出焉,西逕廣漢五城縣,爲五城水,又西至成都入于江。

南至小廣魏,與梓潼水合。

小廣魏,即廣漢縣地,王莽更名曰廣信也。

梓潼水[编辑]

出其縣北界,西南入于涪。

故廣漢郡,公孫述改爲梓潼郡,劉備嘉霍峻守葭萌之功,又分廣漢以北,別爲梓潼郡,以峻爲守。縣有五女,蜀王遣五丁迎之,至此見大蛇入山穴,五丁引之,山崩,壓五丁及五女,因氏山爲五婦山,又曰五婦候。馳水所出。一曰五婦水,亦曰潼水也。其水導源山中,南逕梓潼縣,王莽改曰子同矣。自縣南逕涪城東,又南入于涪水,謂之五婦水口也。

又西南至小廣魏南,入于墊江。

亦言涪水至此入漢水,亦謂之爲內水也。北逕墊江。昔岑彭與臧宮自江州從涪水上,公孫述令延岑盛兵于沈水,宮左步右騎,夾船而進,勢動山谷,大破岑軍,斬首、溺水者萬餘人,水爲濁流。沈水出廣漢縣,下入涪水也。

涔水[编辑]

出漢中南鄭縣東南旱山,北至安陽縣,南入于沔。

涔水即黃水也。東北流逕城固南城北,城在山上,或言韓信始立,或言張良創築,未知定所制矣。義熙九年,索遐爲果州刺史,自成固治此,故謂之南城。城周七里,衿澗帶谷,絶壁百尋,北谷口造城東門,傍山尋澗,五里有餘,盤道登陟,方得城治。城北水舊有桁,北渡涔水。水北有趙軍城,城北又有桁,渡沔取北城,城,即大成固縣治也。黃水右岸有悅歸館,涔水歷其北,北至安陽,左入沔,爲涔水口也。
  ↑返回頂部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