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經注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二十三 水經注 卷第二十四
後魏 酈道元 注 景上海涵芬樓藏武英殿聚珍版本
卷第二十五

水經注卷二十四

     後  魏 酈 道 元  撰

  睢水  瓠子河 汶水

睢水出梁郡鄢縣

 睢水出陳留縣西蒗𦿆渠案𦿆近刻作蕩東北流地理志曰

 睢水首受陳留浚儀狼湯水也案狼湯近刻作蒗蕩經言出鄢

 非矣又東逕髙陽故亭北俗謂之陳留北城非也蘇

 林曰髙陽者陳留北縣也按在留故鄉聚名也案故近刻

 訛作使有漢廣野君廟碑延熹六年十二月雍丘令董

 生仰餘徽于千載遵茂美于絶代命縣人長照為文

 案長近刻作萇用章不朽之徳其略云輟洗分餐諮謀帝猷

 陳鄭有涿鹿之功海岱無牧野之戰大康華夏綏静

 黎物生民以來功盛莫崇今故宇無聞而單碑介立

 矣案近刻宇訛作字單訛作軍陳留風俗𫝊曰酈氏居于髙陽沛

 公攻陳留縣酈食其有功封髙陽侯有酈峻字文山

 官至公府掾大將軍商有功食邑于涿故自陳留徙

 涿案近刻脫此二字縣有鉼亭鉼鄉建武二年世祖封王常

 為侯國也睢水又東逕雍丘縣故城北縣舊杞國也

 殷湯周武以封夏后繼禹之嗣楚滅𣏌秦以為縣圏

 稱曰縣有五陵之名故以氏縣矣城内有夏后祠昔

 在二代享祀不輟秦始皇因築其表為大城而以縣

 焉案因近刻訛作圗睢水又東水積成湖俗謂之白羊陂陂

 方四十里右則姦梁陂水注之其水上承陂水東北

 逕雍丘城北又東分為兩瀆謂之雙溝俱入白羊陂

 陂水案近刻訛作之東合洛架口案近刻口上衍水字水上承汳水謂

 之洛架水東南流入于睢水睢水又東逕襄邑縣故

 城北又東逕雍丘城北睢水又東逕寧陵縣故城南

 故葛伯國也王莽改曰康善矣歴鄢縣北二城南北

 相去五十里故經有出鄢之文城東七里水次有單

 父令楊彦尚書郎楊禪字文節兄弟二碑漢光和中

 立也

東過睢陽縣南案東上近刻衍又字

 睢水又東逕横城北春秋左𫝊昭公二十一年樂大

 心禦華向于横案近刻作樂大心豐愆華牼禦華向于横蓋後人據左𫝊增加四字

 預曰梁國睢陽縣南有横亭今在睢陽縣西南世謂

 之光城蓋光横聲相近習𫝊之非也睢水又逕新城

 北即宋之新城亭也春秋左𫝊文公十四年公㑹宋

 公陳侯衛侯鄭伯許男曹伯晉趙盾盟于新城者也

 睢水又東逕髙鄉亭北又東逕亳城北南亳也即湯

 所都矣睢水又東逕睢陽縣故城南周成王案近刻訛作武

 封微子啓于宋以嗣殷後為宋都也昔宋元君夢

 江使乘輜車被繡衣而謁于元君元君感衛平之言

 而求之于泉陽男子余且獻神龜于此矣秦始皇二

 十二年以為碭郡漢髙祖嘗以沛公為碭郡長天下

 既定五年為梁國文帝十二年封少子武為梁王太

 后之愛子景帝寵弟也是以警衛貂侍飾同天子藏

 珍積寳多擬京師招延豪傑士咸歸之長卿之徒免

 官來遊廣睢陽城七十里大治宫觀臺苑屏榭勢竝

 皇居其所經構也役夫流唱必曰睢陽曲案近刻脫曲字

 𫝊由此始也城西門即寇先鼓琴處也先好釣居睢

 水旁宋景公問道不告殺之後十年止此門鼓琴而

 去宋人家家奉事之南門曰盧門也春秋華氏居盧

 門里叛杜預曰盧門宋城南門也司馬彪郡國志曰

 睢陽縣有盧門亭城内有髙臺甚秀廣巍然介立超

 焉獨上謂之蠡臺亦曰升臺焉當昔全盛之時故與

 雲霞競逺矣續述征記曰迴道似蠡故謂之蠡臺非

 也余按闕子稱宋景公使工人為弓九年乃成公曰

 何其遲也對曰臣不復見君矣臣之精盡于弓矣獻

 弓而歸三日而死景公登虎圏之臺援弓東面而射

 之矢踰于孟霜之山集于彭城之東案城近刻訛作梁餘勢

 逸勁猶飲羽于石梁然則蠡臺即是虎圏臺也蓋宋

 世牢虎所在矣晉太和中大司馬桓温入河命豫州

 刺史袁真開石門鮮卑堅戍此臺真頓甲堅城之下

 不果而還蠡臺如西案如近刻作而又有一臺俗謂之女郎

 臺臺之西北城中有涼馬臺臺東有曲池池北列兩

 釣臺水周六七百步蠡臺直東又有一臺世謂之雀

 臺也城内東西道北有晉梁王妃王氏陵表竝列二

 碑碑云妃諱粲字女儀東萊曲城人也齊北海府君

 之孫司空東武景侯之季女咸熙元年嬪于司馬氏

 泰始二年妃于國太康五年薨營陵于新䝉之案此下有

 太康九年立碑東即梁王之吹臺也案臺近刻訛作宫

 陛階礎尚在今建追明寺故宫東即安梁之舊地也

 齊周五六百步案齊近刻作廣水列釣臺池東又有一臺世

 謂之清泠臺北城憑隅又結一池臺晉灼曰或說平

 臺在城中東北角亦或言SKchar園在平臺側如淳曰平

 臺離宫所在今城東二十里有臺寛廣而不甚極髙

 俗謂之平臺余按漢書梁孝王𫝊稱王以功親為大

 國築東苑方三百里廣睢陽城七十里大治宫室為

 複道自宫連屬于平臺三十餘里複道自宫東出楊

 之門案楊下近刻衍州字左陽門即睢陽東門也連屬于平臺

 則近矣屬之城隅則不能是知平臺不在城中也梁

 王與鄒枚司馬相如之徒極遊于其上故齊隨郡王

 山居序所謂西園多士平臺盛賓鄒馬之客咸在伐

 木之歌屢陳是用追芳昔娛神遊千古故亦一時之

 盛事謝氏賦雪亦曰梁王不悅遊于兔園今也歌堂

 淪宇律管埋音孤基塊立無復曩日之望矣城北五

 六里便得漢太尉橋𤣥墓案橋近刻訛作喬下同冢東有廟即

 曹氏孟徳親酹處操本微素嘗候于𤣥𤣥曰天下將

 亂能安之者其在君乎操感知已後經𤣥墓祭云操

 以頑質見納君子士死知已懷此無忘又承約言徂

 沒之後路有經由不以斗酒隻雞過相沃酹車過三

 步腹痛勿怨雖臨時戲言非至親篤好胡肯爲此辭

 哉悽愴致祭以申㝛懐冢列數碑一是漢朝羣儒英

 才哲士感橋氏徳行之美乃共刊石立碑以示後世

 一碑是故吏司徒博陵崔列案近刻作烈廷尉河南吳整

 等以為至徳在已揚之由人苟不皦述夫何考焉

 刻皦訛作驕考訛作舍乃共勒嘉石昭明芳烈一碑是隴西枹

 䍐北次陌碭守長騭爲左尉漢陽豲道趙馮孝髙以

 橋公嘗牧涼州感三綱之義慕將順之節以為公之

 勲美宜宣舊邦乃樹碑頌以昭令徳光和七年案近刻訛

 作元主記掾李友字仲僚作碑文碑隂有右鼎文建

 寧三年拜司空又有中鼎文建寧四年拜司徒又有

 左鼎文光和元年拜太尉鼎銘文曰故臣門人相與

 述公之行咨度體則文徳銘于三鼎武功勒于征鉞

 書于碑隂以昭光懿又有鉞文稱是用鏤石假象作

 兹征鉞軍鼓陳之于東階亦以昭公之文武之勲焉

 廟南列二柱柱東有二石羊羊北有二石虎廟前東

 北有石駝駝西北有二石馬皆髙大亦不甚彫毁

 刻訛作雕飾惟廟頺搆麤𫝊遺墉石鼓仍存鉞今不知所

 在睢水于城之陽積而為逢洪陂陂之西南有陂又

 東合明水水上承城南大池池周千步南流㑹睢謂

 之明水絶睢注渙睢水又東南流歴于竹圃水次綠

 竹䕃渚菁菁實望世人言梁王竹園也睢水又東逕

 穀熟縣故城北睢水又東蘄水出焉睢水又東逕粟

 縣故城北地理志曰侯國也王莽曰成富睢水又東

 逕太丘縣故城北地理志曰故敬丘也漢武帝元朔

 三年封魯恭王子節侯劉政為侯國漢明帝更從今

 名列仙𫝊曰仙人文賓邑人賣鞾履為業以正月朔

 日㑹故嫗于鄉亭西社敎令服食不老即此處矣

 刻脫以正月至即此處共二十二字睢水又東逕芒縣故城北漢髙帝

 六年封耏跖為侯國王莽之𫝊治世祖改曰臨睢城

 西二里水南有豫州從事皇毓碑殞身州牧隂君之

 罪時年二十五臨睢長平輿李君二千石丞綸氏夏

 文則案近刻丞訛作承綸訛作輪髙其行而悼其殞州國咨嗟旌

 閭表墓昭叙令徳式示後人城内有臨睢長左馮翊

 王君碑善有治功累遷廣漢屬國都尉吏民思徳縣

 人公府掾陳盛孫郎中兒定興案近刻兒作倪劉伯鄜等共

 立石表政以刊逺績縣北與碭縣分水有碭山芒碭

 二縣之間案近刻脫二字山澤深固多懷神智有仙者涓子

 主柱竝隱碭山得道漢髙祖隱之呂后望氣知之即

 于是處也京房易候曰何以知賢人隱師曰視四方

 常有大雲五色具而不雨其下賢人隱矣

又東過相縣南屈從城北東流當蕭縣南入于陂案原本及

近刻竝訛作入于睢考睢水與梧桐陂水互相通注故經敘睢水言入于陂今改正

 相縣故宋地也秦始皇二十三年以為泗水郡漢髙

 帝四年改曰沛郡治此漢武帝元狩六年封南越桂

 林監居翁為侯國曰湘成也王莽更名郡曰吾符

 刻作更名之吾符縣曰吾符亭案此下近刻有也字睢水東逕石馬亭

 亭西有漢故伏波將軍馬援墓睢水又東逕相縣故

 城南宋共公之所都也案共近刻作恭國府園中猶有伯姬

 黄堂基堂夜被火左右曰夫人少避伯姬曰婦人之

 義保傅不具夜不下堂遂遇火而死斯堂即伯姬燌

 死處也城西有伯姬冢昔鄭渾為沛郡太守于蕭相

 二縣興陂堰民賴其利刻石頌之號曰鄭陂睢水又

 左合白溝水案溝近刻訛作瀆水上承梧桐陂陂側有梧桐

 山陂水西南流逕相城東而南流注于睢睢盛則北

 流入于陂陂溢則西北注于睢出入迴環更相通注

 故經有入陂之文案入陂原本及近刻亦訛作入睢今改正睢水又東逕

 彭城郡之靈壁東東南流漢書項羽敗漢王于靈壁

 東即此處也又云東通穀泗服䖍曰水名也在沛國

 相界未詳案未近刻訛作又睢水逕穀熟兩分睢水而為蘄

 水案而字近刻訛在睢水上故二水所在枝分通謂兼稱案謂近刻訛作

 穀水之名蓋因地變然則穀水即睢水也又云漢

 軍之敗也睢水為之不流睢水又東南逕竹縣故城

 南地理志曰王莽之篤亭也李奇曰今竹邑縣也睢

 水又東與滭湖水合水上承甾丘縣之渒陂南北百

 餘里東西四十里東至朝解亭西屆彭城甾丘縣之

 故城東王莽更名之曰善丘矣其水自陂南系于睢

 水又東睢水南案近刻作睢水又東南八丈故溝水注之水上

 承蘄水而北㑹睢水又東逕符離縣故城北漢武帝

 元狩四年案近刻訛作元光四年封路博徳為侯國王莽之符

 合也睢水又東逕臨淮郡之取慮縣故城北案近刻脫又字

 昔汝南步遊張少失其母及爲縣令遇母于此乃

 使良馬踟蹰輕軒罔進顧訪病姬乃其母也誠願㝛

 憑而冥感昭徵矣睢水又東合烏慈水水出縣西南

 烏慈渚潭漲東北流與長直故瀆合瀆舊上承蘄水

 案瀆近刻訛作溝北流八十五里注烏慈水烏慈水又東逕

 取慮縣南又東屈逕其城東而北流注于睢睢水又

 東逕睢陵縣故城北漢武帝元朔元年封江都易王

 子劉楚爲侯國王莽之睢陸也睢水又東與潼水故

 瀆㑹舊上承潼縣西南潼陂東北流逕潼縣故城北

 又東北逕睢陵縣下㑹睢水案近刻脫水字睢水又東南流

 逕下相縣故城南髙祖十二年封莊候泠耳為候國

 應劭曰相水出沛國相縣案相水上近刻衍下字故此加下也

 然則相又是睢水之别名也案相字上近刻亦衍下字東南流入

 于泗謂之睢口經止蕭縣非也所謂得其一而亡其

 二矣

瓠子河出東郡濮陽縣北河

 縣北十里即瓠河口也尚書禹貢雷夏既澤雝沮㑹

 同爾雅曰水自河出為雝許慎曰雝者河雝水也暨

 漢武帝元光三年案近刻脫武帝二字三訛作之河水南泆漂害民

 居元封二年案近刻作武帝元封二年係上文訛舛在此上使汲仁郭昌

 發卒數萬人塞瓠子決河于是上自萬里沙還臨決

 河沈白馬玉璧令羣臣將軍以下皆負薪填決河上

 悼功之不成乃作歌曰瓠子決兮將奈何浩浩洋洋

 慮殫為河案近刻脫此八字殫為河兮地不寧功無已時兮

 吾山平吾山平兮巨野溢魚沸鬱兮柏冬日正道弛

 兮離常流蛟龍騁兮放逺遊歸舊川兮神哉沛不封

 禪兮安知外皇謂河公兮何不仁泛濫不止兮愁吾

 人齧桑浮兮淮泗滿久不返兮水維緩案維近刻訛作唯

 曰河湯湯兮激潺湲北渡迴兮迅流難搴長茭兮湛

 美玉河公許兮薪不屬薪不屬兮衛人罪燒蕭條兮

 噫乎何以禦水案近刻脫此二十四字隤竹林兮楗石菑宣防

 塞兮萬福來于是卒塞瓠子口築宫于其上名曰宣

 房宫故亦謂瓠子堰為宣房堰而水亦以瓠子受名

 焉平帝已後未及脩理河水東浸日月彌廣永平十

 二年顯宗詔樂浪人王景治渠築堤起自滎陽東至

 千乘一千餘里景乃防遏衝要疏決壅積瓠子之水

 絶而不通惟溝瀆存焉河水舊東決案近刻訛作河逕濮陽

 城東北故衛也帝顓頊之墟昔顓頊自窮桑徙此號

 曰商丘或謂之帝丘本陶唐氏火正閼伯之所居亦

 夏伯昆吾之都殷相土又都之案相土近刻訛作之相故春秋

 𫝊曰閼伯居商丘相土因之是也衛成公自楚丘遷

 此秦始皇徙衛君角于野王置東郡治濮陽縣濮水

 逕其南故曰濮陽也章邯守濮陽案章邯近刻訛作沛公環之

 以水張晏曰依河水自固又東逕鹹城南案近刻脫此六字

 春秋僖公十三年夏㑹于鹹杜預曰東郡濮陽縣東

 南案近刻脫此二字有鹹城者是也案近刻鹹訛作咸又是字訛在也字之下

 子故瀆又東逕桃城南春秋𫝊曰分曹地自洮以南

 東傅于濟案近刻脫此六字盡曹地也今鄄城西南五十里

 有姚城案姚近刻訛作桃或謂之洮也瓠瀆又東南逕清丘

 北春秋宣公十二年經書楚滅蕭晉人宋衛曹同盟

 于清丘京相璠曰在今東郡濮陽縣東南三十里魏

 東都尉治案近刻脫東字

東至濟隂句陽縣為新溝

 瓠河故瀆又東逕句陽縣之小成陽案近刻脫縣字小字城北

 側瀆帝王世紀曰堯葬濟隂成陽西北四十里是爲

 穀林案近刻脱林字墨子以為堯堂髙三尺土階三等北教

 八狄道死葬蛩山之隂山海經曰堯葬狄山之陽一

 名崇山二說各殊以為成陽近是堯冢也余按小成

 陽在成陽西北半里許實中俗喭以為囚堯城士安

 蓋以是為堯冢也瓠子北有都關縣故城縣有羊里

 亭瓠河逕其南為羊里水蓋資城地而變名猶經有

 新溝之異稱矣黄初中賈逵爲豫州刺史與諸將征

 吳于洞浦有功魏封逵爲羊里亭侯邑四百戸即斯

 亭也俗名之羊子城非也蓋韻近字轉耳又東右㑹

 濮水枝津水上承濮渠東逕沮丘城南案沮近刻訛作鉏

 相璠曰今濮陽城西南十五里有沮丘城六國時沮

 楚同音案近刻脫音字以為楚丘非也又東逕浚城南西北

 去濮陽三十五里案西近刻訛作而城側有寒泉岡皍詩所

 謂爰有寒泉在浚之下世謂之髙平渠非也京相璠

 曰濮水故道在濮陽南者也又東逕句陽縣西句瀆

 出焉濮水枝渠又東北逕句陽縣之小成陽東垂亭

 西案小成陽下近刻衍縣故二字而北入瓠河地理志曰濮水首受

 泲于封丘縣東北至都關入羊里水者也又按地理

 志山陽郡有都關縣今其城在廩丘城西考地志句

 陽廩丘俱屬濟隂案句陽原本及近刻竝訛作山陽今據上文與郡國志訂正

 都關無隸山陽理又按地理志郕都亦是山陽之屬

 縣矣案郕都漢書今本作城都而京杜考地驗城案杜近刻訛作相又竝

 言在廩丘城南推此而論似地理志之誤矣案原本及近刻

 竝脫理字今據上文訂補或亦疆理參差所未詳瓠瀆又東逕垂

 亭北春秋隱公八年宋公衛侯遇于犬丘經書垂也

 京相璠曰今濟隂句陽縣小成陽東五里有故垂亭

 者也

又東北過廩丘縣為濮水

 瓠河又左逕雷澤北其澤藪在大成陽縣故城西北

 十餘里案成近刻訛作城昔華胥履大跡處也其陂東西二

 十餘里南北十五里即舜所漁也澤之東南即成陽

 縣故史記曰武王封弟叔武于成應劭曰其後乃遷

 于成之陽故曰成陽也地理志曰成陽有堯冢靈臺

 今成陽城西二里有堯陵陵南一里有堯母慶都陵

 于城為西南稱曰靈臺案近刻訛作都鄉曰崇仁邑號脩義

 皆立廟四周列水潭而不流水澤通泉泉不耗竭至

 豐魚筍不敢採捕前竝列數碑栝柏數株檀馬成林

 二陵南北列馳道逕通皆以磚砌之尚脩整堯陵東

 城西五十餘步中山夫人祠堯妃也石壁階墀仍舊

 南西北三面長櫟聨䕃扶疎里餘中山夫人祠南有

 仲山甫冢冢西有石廟羊虎傾低破碎略盡于城為

 西南在靈臺之東北按郭緣生述征記自漢迄晉二

 千石及丞尉多刊石述叙堯即位至永嘉三年二千

 七百二十有一載記于堯妃祠案近刻脫祠字見漢建寧五

 年五月案五年近刻訛作四年成陽令管遵所立碑文云堯陵

 北仲山甫墓南案近刻脫仲字二冢間有伍員祠案近刻脫有字

 大安中立一碑是永興中建今碑祠竝無處所又言

 堯陵在城南九里中山夫人祠在城南二里東南六

 里堯母慶都冢堯陵北二里有仲山甫墓考地驗狀

 咸為疎僻葢聞疑書疑耳雷澤西南十許里有小山

 孤立峻上亭亭傑峙謂之歴山山北有小阜南屬迆

 澤之東北案迆近刻訛作池有陶墟緣生言舜耕陶所在墟

 阜聨屬濱帶瓠河也鄭𤣥曰歴山在河東今有舜井

 皇甫謐或言今濟隂歴山是也與雷澤相比余謂鄭

 𤣥之言爲然故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雄河水賦曰登歴觀而遙望兮聊

 浮游于河之巖今雷首山西枕大河挍之圖緯于事

 爲允士安又云定陶西南陶丘舜所陶處也案近刻脫所陶

 處三不言在此緣生爲失瓠河之北即廩丘縣也王

 隱晉書地道記曰廩丘者春秋之所謂齊邑矣寔表

 東海者也竹書紀年晉烈公十一年田悼子卒田布

 殺其大夫公孫孫案近刻脫一孫字公孫㑹以廩丘叛于趙

 案近刻脫㑹字田布圍廩丘翟角趙孔屑韓師救廩丘及田

 布戰于龍澤田師敗逋案近刻訛作田布敗遁是也瓠河與濮

 水俱東流經所謂過廩丘為濮水者也縣南瓠北有

 羊角城春秋𫝊曰烏餘取衛羊角案近刻脫烏餘二字衛訛作晉

 襲我髙魚有大雨自竇入介于其庫案近刻脱于字登其城

 克而取之者也京相璠曰衛邑也今東郡廩丘縣南

 有羊角城髙魚魯邑也案此五字近刻訛作今魯邑也四字今廩丘東

 北有故髙魚城俗謂之交魚城謂羊角為角逐城皆

 非也瓠河又逕陽晉城南史記蘇秦說齊曰過衛陽

 晉之道逕于亢父之險者也今陽晉城在廩丘城東

 南十餘里與都關為左右也張儀曰秦下甲攻衛陽

 晉大關天下之匈徐廣史記音義云關一作開東之

 亢父則其道矣瓠河之北又有郕都城案漢書今本作城都

 秋隱公五年案近刻訛作三年郕侵衛京相璠曰東郡廩丘

 縣南三十里有郕都故城案近刻訛作有故郕都地理志曰山陽鄉也十二字

 褚先生曰漢封金安上為侯國案史記今本金安上所封國作都成

 莽更名之曰城穀者也瓠河又東逕黎縣故城南王

 莽改曰黎治矣孟康曰今黎陽也薛瓚言按黎陽在

 魏郡非黎縣也案近刻訛作非此黎陽也世謂黎侯城昔黎侯寓

 于衛案黎侯下近刻衍陽字詩所謂胡為乎泥中毛云泥中邑

 名疑此城也土地汙下城居小阜魏濮陽郡治也瓠

 河又東逕㢉縣故城南案㢉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秺說文云㢉從广秅聲濟隂有

 㢉縣今改正地理志濟隂之屬縣也褚先生曰漢武帝封

 金日磾為侯國王莽之萬歲矣世猶謂之為萬歲亭

 也瓠河又東逕鄆城南春秋左𫝊成公十六年公自

 沙隨還待于鄆京相璠曰公羊作運字今東郡廩丘

 縣東八十里有故運城即此城也

又北過東郡范縣東北為濟渠與將渠合

 瓠河自運城東北逕范縣與濟濮枝渠合故渠上承

 濟瀆于乘氏縣北逕范縣左納瓠瀆故經有濟渠之

 稱又北與將渠合案近刻脫此二字渠受河于范縣西北東

 南逕秦亭南杜預釋地曰案近刻脱曰字東平范縣西北有

 秦亭者也案近刻脱者字又東南逕范縣故城南王莽更名

 建睦也漢興平中靳允為范令曹太祖東征陶謙于

 徐州張邈迎呂布郡縣響應程昱說允曰君必固范

 我守東阿田單之功可立案近刻脫此二字即斯邑也將渠

 又東㑹濟渠自下通謂之將渠北逕范城東俗又謂

 之趙溝非也

又東北過東阿縣東

 瓠河故瀆又東北左合將渠枝瀆枝瀆上承將渠于

 范縣案近刻脫枝瀆二字東北逕范縣北又東北逕東阿城南

 而東入瓠河故瀆又北逕東阿縣故城東春秋經書

 冬及齊侯盟于柯左𫝊曰冬盟于柯始及齊平杜預

 曰東阿即柯邑也按國語曹沫挾匕首刦齊桓公返

 遂邑于此矣

 又東北過臨邑縣西又東北過茌平縣東為鄧里渠

 自宣防已下將渠已上無復有水將渠下水首受河

 自北為鄧里渠

又東北過祝阿縣為濟渠

 河水自四瀆口出為濟水案原本及近刻竝訛作自泗口出考濟水注云河水

 自四瀆口東北流而為濟又河水注云自河入濟自濟入淮自淮達江水逕周通故有四瀆之名也即此

 今改濟水二瀆合而東注于祝阿也案濟水二瀆四字有舛誤考河

 水注云濟水受河始自是出東北流九里與清水合故濟瀆也是河水自四瀆口分流入濟與故濟瀆合

 然則二瀆當是故瀆之訛

又東北至梁鄒縣西分為二

 脈水尋梁鄒濟無二流蓋經之誤

其東北者為濟河其東者為時水又東北至濟西濟河

東北入于海時水東至臨淄縣西屈南過太山華縣東

又南至費縣東入于沂

 時即耏水也音而春秋襄公三年齊晉盟于耏者也

 京相璠曰今臨淄惟有澅水西北入濟案近刻訛作沛下同

 地理志之如水矣案之近刻訛作曰耏如聲相似然則澅水

 即耏水也蓋以澅與時合得通稱矣時水自西安城

 西南分為二水枝津别出西流徳㑹水注之水出昌

 國縣黄山西北流逕昌國縣故城南昔樂毅攻齊有

 功燕昭王以是縣封之為昌國君徳㑹水又西北五

 里泉水注之水出縣南黄阜北流逕城西北入徳㑹

 又西北世謂之滄浪溝又北流注時水地理志曰徳

 㑹水出昌國西北至西安入如是也案如近刻訛作洳時水

 又西逕東髙苑城中而西注也俗人遏令側城南注

 又屈逕其城南案近刻脫逕字史記漢文帝十五年分齊為

 膠西王國都髙苑案近刻訛作邑徐廣音義曰樂安有髙苑

 城故俗謂之東髙苑也案近刻脫髙字其水又北注故瀆又

 西蓋野溝水注之源導延鄉城東北平地出泉西北

 逕延鄉城北地理志千乘有延鄉縣世人謂故城為

 從城延從字相似讀隨字改所未詳也西北流世謂

 之蓋野溝又西北流逕髙苑縣北注時水時水又西

 逕西髙苑縣故城南漢髙帝六年封丙倩為侯國王

 莽之常鄉也其水側城西注京相璠曰今樂安博昌

 縣南界有時水西通濟其源上出盤陽案源上近刻訛作上源

 北至髙苑下有死時中無水杜預亦云時水于樂安

 枝流旱則竭涸案近刻作耗為春秋之乾時也左𫝊莊公

 九年齊魯戰地魯師敗處也時水西北至梁鄒城入

 于濟非濟入時蓋時來注濟若濟分東流明不得以

 時為名尋時濟更無别流南延華費之所斯爲謬矣

汶水出泰山萊蕪縣原山西南過其縣南案其原本及近刻竝訛作

嬴蓋後人因注内言汶水又西南逕嬴縣故城南遂憑臆妄改考注云故不得過其縣南也此句乃舉經文之

誤今訂正

 萊蕪縣在齊城西南原山又在縣西南六十許里地

 理志汶水與淄水俱出原山西南入濟故不得過其

 縣南也從征記曰汶水出縣西南流又言自入萊蕪

 谷夾路連山百數里水隍多行石澗中出藥草案近刻訛

 作草饒松栢林藿綿濛崖壁相望或傾岑阻徑或迴

 巖絶谷清風鳴條山壑俱響凌髙降深兼惴慄之懼

 危蹊斷徑案近刻脫斷字過懸度之艱未出谷十餘里有别

 谷在孤山谷有清泉泉上數丈有石穴二口容人行

 入穴丈餘髙九尺許廣四五丈言是昔人居山之處

 薪爨煙墨猶存谷中林木緻密行人鮮有能至矣又

 有少許山田引灌之蹤尚存出谷有平丘面山傍水

 土人悉以種麥云此丘不宜殖稷黍而宜麥齊人相

 承以殖之意謂麥丘所栖愚公谷也何其深沈幽翳

 可以托業怡生如此也余時逕此為之躊蹰為之屢

 眷矣余按麥丘愚公在齊川谷猶𫝊其名不在魯

 三字近刻訛在川谷上蓋誌者之謬耳汶水又西南逕嬴縣故

 城南春秋左𫝊桓公三年公會齊侯于嬴成婚于齊

 也

又西南過奉髙縣北案西近刻訛作東

 奉髙縣漢武帝元封元年立以奉泰山之祀泰山郡

 治也案近刻脫之祀泰山四字縣北有吳季札子墓在汶水南曲

 中季札之聘上國也喪子于嬴博之間即此處也從

 征記曰嬴縣西六十里有季札兒冢冢圓其髙可隱

 也前有石銘一所漢末奉髙令所立無所述叙標誌

 而已自昔恒蠲民户灑掃之今不能然碑石糜碎靡


 有遺矣惟故趺存焉案近刻脫故字

屈從縣西南流

 汶出牟縣故城西南阜下俗謂之胡盧堆淮南子曰

 汶出弗其髙誘曰山名也或斯阜矣案近刻作也牟縣故


 城在東北古牟國也春秋時牟人朝魯故應劭曰魯

 附庸也俗謂是水為牟汶也又西南逕奉髙縣故城

 西案近刻訛作而西南流注于汶汶水又南右合北汶水水

 出分水溪源與中川分水東南流逕泰山東右合天

 門下溪水案近刻脫合字水出泰山天門下谷東流古者帝

 王升封咸憩此水水上往往有石竅存焉蓋古設舍

 所跨處也馬第伯書云光武封泰山第伯從登山去

 平地二十里南向極望無不覩其為髙也如視浮雲

 其峻也石壁窅窱如無道徑遙望其人或為白石或

 雪久之白者移過乃知是人案近刻脫此二十四字仰視巖石

 松樹鬱鬱蒼蒼如在雲中俯視溪谷碌碌不可見丈

 尺案近刻脫見字直上七里天門案七下近刻衍十字仰視天門如從

 穴中視天矣應劭漢官儀云泰山東南山頂名曰日

 觀日觀者案近刻脱日觀二字雞一鳴時見日始欲出長三丈

 許故以名焉其水自溪而東濬波注壑東南流逕龜

 隂之田案田字近刻訛在下句龜字下龜山在博縣北十五里昔夫

 子傷政道之陵遲案此下近刻衍故字望山而懐操故琴操有

 龜山操焉山北即龜隂之田也春秋定公十年齊人

 來歸龜隂之田是也又合環水水出泰山南溪南流

 歴中下兩廟間案下近刻訛作階從征記曰泰山有下中上

 三廟牆闕嚴整廟中柏樹夾兩階大二十餘圍蓋漢

 武所植也赤眉嘗斫一樹見血而止今斧創猶存門

 閤三重樓榭四所三層壇一所髙丈餘廣八尺樹前

 有大井極香冷異于凡水不知何代所掘不常浚渫

 而水旱不減庫中有漢時故樂器及神車木偶皆靡

 密巧麗又有石虎建武十三年案虎近刻訛作勒永貴侯張

 余上金馬一匹髙二尺餘形制甚精中廟去下廟五

 里屋宇又崇麗于下廟廟東西夾澗上廟在山頂即

 封禪處也其水又屈而東流案此下近刻衍入于汶水四字又東南

 逕明堂下案近刻作又東南流逕南明堂下漢武帝元封元年封泰

 山降坐明堂于山之東北阯武帝以古處險狹而不

 顯也欲治明堂于奉髙傍而未曉其制濟南人公玉

 帶上黄帝時明堂圖圖中有一殿四面無壁以茅蓋

 之通水圜宫垣為複道上有樓從西南入名曰崑崙

 天子從之入以拜祀上帝焉于是上令奉髙作明堂

 于汶上案近刻訛作水如帶圖也古引水為辟雝處基瀆存

 焉世謂此水為石汶山海經曰環水出泰山東流注

 于汶案近刻訛作江即此水也環水又左入于汶水汶水數

 川合注案近刻脫此四字又西南流逕徂徠山西山多松柏

 詩所謂徂徠之松也廣雅曰道梓松也抱朴子稱玉

 策記曰千歲之松中有物或如青牛或如青犬或如

 人皆夀萬歲又稱天陵有偃蓋之松也所謂樓松也

 魯連子曰松樅髙十仞而無枝案十近刻訛作千非憂正室

 之無柱也案正室近刻訛作王實宋本訛作王室爾雅曰松葉柏身曰

 樅鄒山記曰徂徠山在梁甫奉髙博三縣界猶有美

 松亦曰尤徠之山也赤眉渠師樊崇所保也案保近刻訛作

 故崇自號尤徠三老矣山東有巢父廟案近刻脫有字

 髙十里山下有陂水方百許步三道流注一水東北

 沿溪而下屈逕縣南西北流入于汶一水北流歴澗

 西流入于汶一水南流逕陽關亭南春秋襄公十七

 年逆臧紇自陽關者也又西流入于汶水也

過博縣西北

 汶水南逕博縣故城東春秋哀公十一年㑹吳伐齊

 取博者也案近刻脫齊取二字灌嬰破田横于城下屈從其城

 南西流不在西北也汶水又西南逕龍鄉故城南春

 秋成公二年齊侯圍龍龍囚頃公嬖人盧蒲就魁殺

 而膊諸城上齊侯親鼓取龍者也漢髙帝八年封謁

 者陳署為侯國汶水又西南逕亭亭山東黄帝所禪

 也山有神廟水上有石門舊分水下溉處也汶水又

 西南逕陽關故城西本鉅平縣之陽關亭矣案此下近刻有

 春秋襄公十七年逆臧紇自陽關者矣十五字係重出衍文陽虎據之以叛伐之

 虎焚萊門而奔齊者也汶水又南左會淄水水出泰

 山梁父縣東西南流逕菟裘城北春秋隱公十一年

 營之公謂羽父曰吾將歸老焉故郡國志曰梁父有

 菟裘聚淄水又逕梁父縣故城南縣北有梁父山開

 山圖曰泰山在左亢父在右亢父知生梁父主死王

 者封泰山禪梁父故縣取名焉淄水又西南逕柴縣

 故城北地理志泰山之屬縣也世謂之柴汶矣淄水

 又逕郕縣北案近刻脫縣字漢髙帝六年封董渫為侯國春

 秋齊師圍郕郕人伐齊飲馬于斯水也昔孔子行于

 郕之野遇榮啓期于是衣鹿裘被髮琴歌三樂之歡

 夫子善其能寛矣淄水又西逕陽關城南西流注于

 汶水汶水又南逕鉅平縣故城東而西南流城東有

 魯道詩所謂魯道有蕩齊子由歸者也今汶上夾水

 有文姜臺汶水又西南流詩云汶水滔滔矣淮南子

 曰狢渡汶則死天地之性倚伏難尋固不可以情理

 窮也汶水又西南逕魯國汶陽縣北王莽之汶亭也

 縣北有曲水亭案亭上近刻衍池字春秋桓公十二年經書公

 㑹杞侯莒子盟于曲池左𫝊曰平𣏌莒也故杜預曰

 魯國汶陽縣北有曲水亭漢章帝元和二年案近刻訛作三

 東巡泰山立行宫于汶陽執金吾耿恭屯于汶上

 城門基壍存焉案城門二字近刻訛在于字上世謂之闕陵城也汶

 水又西逕汶陽縣故城北而西注案近刻脫西字

又西南過蛇丘縣南

 汶水又西洸水注焉又西逕蛇丘縣南縣有鑄鄉城

 案近刻訛作縣治鑄鄉故城春秋左𫝊宣叔娶于鑄案此下衍是也二字

 預曰濟北蛇丘縣所治鑄鄉城者也案左𫝊集解無鑄鄉城三字

又西南過剛縣北案近刻剛訛作岡

 地理志剛故闡也案近刻剛訛作鄉王莽更之曰柔應劭曰

 春秋經書齊人取讙及闡今闡亭是也案近刻脫今闡二字

 預春秋釋地曰闡在剛縣北剛城東有一小亭今剛

 縣治俗人又謂之闡亭案近刻訛作關亭京相璠曰剛縣西

 四十里有闡亭未知孰是汶水又西蛇水注之水出

 縣東北泰山西南流逕汶陽之田齊所侵也自汶之

 北平暢極目僖公以賜季友蛇水又西南逕鑄城西

 左𫝊所謂蛇淵囿也故京相璠曰今濟北有蛇丘城

 城下有水魯囿也俗謂之濁須水非矣蛇水又西南

 逕夏暉城南經書公㑹齊侯于下讙是也今俗謂之

 夏暉城蓋春秋左𫝊桓公三年公子翬如齊齊侯送

 姜氏于下讙非禮也案近刻也上衍是字世有夏暉之名矣蛇

 水又西南入汶汶水又西溝水注之水出東北馬山

 西南流逕棘亭南春秋成公三年經書秋叔孫僑如

 帥師圍棘左𫝊曰取汶陽之田棘不服圍之南去汶

 水八十里又西南逕遂城東地理志曰蛇丘遂鄉故


 遂國也春秋莊公十三年齊滅遂而戍之者也京相

 璠曰遂在蛇丘東北十里杜預亦以為然然縣東北

 無城以擬之今城在蛇丘西北蓋杜預𫝊疑之非也

 又西逕下讙城西而入汶水汶水又西逕春亭北考

 古無春名惟平陸縣有崇陽亭然是亭東去剛城四

 十里案近刻脫亭字推璠所注則符竝所未詳也

又西南過東平章縣南案原本及近刻竝脫東字今補

 地理志曰東平國故梁也景帝中六年案中下近刻衍和字

 為濟東國武帝元鼎元年為大河郡宣帝甘露二年

 為東平國王莽之有鹽也案近刻也上衍城字章縣按世本任

 姓之國也齊人降章者也故城案近刻脫城字在無鹽縣東

 北五十里案縣近刻訛作城汶水又西南有泌水注之水出

 肥成縣東白原案近刻訛作肥縣東北自源西南流逕肥成縣故

 城南樂正子春謂其弟子曰子適齊過肥肥有君子

 焉左逕句窳亭北章帝元和二年鳳凰集肥成句窳

 亭復其租而巡泰山即是亭也泌水又西南逕富成

 縣故城西王莽之成富也其水又西南流注于汶汶

 水又西南逕桃鄉縣故城西王莽之鄣亭也世以此

 為鄣城非蓋因巨新之故目耳

又西南過無鹽縣南又西南過壽張縣北又西南至安

民亭入于濟

 汶水自桃鄉四分當其派别之處謂之四汶口其左

 二水雙流西南至無鹽縣之郈鄉城南郈昭伯之故

 邑也案郈昭伯近刻訛作魯叔孫昭伯禍起鬭雞矣案起近刻訛作及春秋

 左𫝊定公十二年叔孫氏墮郈今其城無南面汶水

 又西南逕東平陸縣故城北應劭曰古厥國也案近刻脫

 今有厥亭汶水又西逕危山南世謂之龍山也漢

 書宣元六王𫝊曰案近刻訛作漢書五行志曰哀帝時無鹽危山

 土自起覆草如馳道狀又瓠山石轉立晉灼曰漢注

 作報山山脅石一枚轉側起立髙九尺六寸旁行一

 丈廣四尺案晉灼曰至此乃注文此下又屬漢書本文東平王雲及后謁

 曰漢世石立宣帝起之表也案近刻脫曰字世訛作書表訛作象又此十字

 訛在下國除之下自之石所祭治石象報山立石束倍草并

 祠之建平三年息夫躬告之王自殺后謁棄市國除

 汶水又西合為一水西南入茂都淀淀陂水之異名

 也淀水西南出謂之巨野溝又西南逕致密城南郡

 國志曰須昌縣有致密城古中都也案近刻訛作城即夫子

 所宰之邑矣制養生送死之節長幼男女之禮路不

 拾遺器不彫偽矣巨野溝又西南入桓公河北水西

 出淀謂之巨良水西南逕致密城北西南流注洪瀆

 次一汶西逕郈亭北又西至壽張故城東瀦為澤渚

 案瀦近刻訛作遂初平三年曹公擊黄巾于壽張東鮑信戰

 死于此其右一汶西流逕無鹽縣之故城南舊㝛國

 也齊宣后之故邑所謂無鹽醜女也漢武帝元朔四

 年封城陽共王子劉慶為東平侯即此邑也王莽更

 名之曰有鹽亭汶水又西逕郈鄉城南案郈原本及近刻竝訛作

 洽下同今據漢書改正地理志所謂無鹽有郈鄉者也汶水西

 南流逕夀張縣故城北春秋之良縣也縣有壽聚漢

 曰壽良應劭曰世祖叔父名良案父近刻訛作母故光武改

 曰壽張也建武十二年案近刻訛作十五年世祖封樊宏為侯

 國汶水又西南長直溝水注之水出須昌城東北穀

 陽山南逕須昌城東又南漆溝水注焉水出無鹽城

 東北五里阜山下西逕無鹽縣故城北水側有東平

 憲王倉冢碑闕存焉元和二年案近刻訛作三年章帝幸東

 平祀以太牢親拜祠坐賜御劒于陵前其水又西流

 注長直溝溝水竒分為二一水西逕須昌城南入濟

 案近刻訛作浦下同一水南流注于汶汶水又西流入濟故淮

 南子曰汶出弗其西流合濟髙誘云弗其山名在朱

 虛縣東余按誘說是乃東汶非經所謂入濟者也蓋

 其誤證耳









水經注卷二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