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经注 (四部丛刊本)/卷第二十四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转到导航 跳转到搜索
卷第二十三 水经注 卷第二十四
后魏 郦道元 注 景上海涵芬楼藏武英殿聚珍版本
卷第二十五

水经注卷二十四

     后  魏 郦 道 元  撰

  睢水  瓠子河 汶水

睢水出梁郡鄢县

 睢水出陈留县西蒗𦿆渠案𦿆近刻作荡东北流地理志曰

 睢水首受陈留浚仪狼汤水也案狼汤近刻作蒗荡经言出鄢

 非矣又东迳高阳故亭北俗谓之陈留北城非也苏

 林曰高阳者陈留北县也按在留故乡聚名也案故近刻

 讹作使有汉广野君庙碑延熹六年十二月雍丘令董

 生仰馀徽于千载遵茂美于绝代命县人长照为文

 案长近刻作苌用章不朽之徳其略云辍洗分餐谘谋帝猷

 陈郑有涿鹿之功海岱无牧野之战大康华夏绥静

 黎物生民以来功盛莫崇今故宇无闻而单碑介立

 矣案近刻宇讹作字单讹作军陈留风俗𫝊曰郦氏居于高阳沛

 公攻陈留县郦食其有功封高阳侯有郦峻字文山

 官至公府掾大将军商有功食邑于涿故自陈留徙

 涿案近刻脱此二字县有鉼亭鉼乡建武二年世祖封王常

 为侯国也睢水又东迳雍丘县故城北县旧杞国也

 殷汤周武以封夏后继禹之嗣楚灭𣏌秦以为县圏

 称曰县有五陵之名故以氏县矣城内有夏后祠昔

 在二代享祀不辍秦始皇因筑其表为大城而以县

 焉案因近刻讹作图睢水又东水积成湖俗谓之白羊陂陂

 方四十里右则奸梁陂水注之其水上承陂水东北

 迳雍丘城北又东分为两渎谓之双沟俱入白羊陂

 陂水案近刻讹作之东合洛架口案近刻口上衍水字水上承汳水谓

 之洛架水东南流入于睢水睢水又东迳襄邑县故

 城北又东迳雍丘城北睢水又东迳宁陵县故城南

 故葛伯国也王莽改曰康善矣历鄢县北二城南北

 相去五十里故经有出鄢之文城东七里水次有单

 父令杨彦尚书郎杨禅字文节兄弟二碑汉光和中

 立也

东过睢阳县南案东上近刻衍又字

 睢水又东迳横城北春秋左𫝊昭公二十一年乐大

 心御华向于横案近刻作乐大心丰愆华牼御华向于横盖后人据左𫝊增加四字

 预曰梁国睢阳县南有横亭今在睢阳县西南世谓

 之光城盖光横声相近习𫝊之非也睢水又迳新城

 北即宋之新城亭也春秋左𫝊文公十四年公会宋

 公陈侯卫侯郑伯许男曹伯晋赵盾盟于新城者也

 睢水又东迳高乡亭北又东迳亳城北南亳也即汤

 所都矣睢水又东迳睢阳县故城南周成王案近刻讹作武

 封微子启于宋以嗣殷后为宋都也昔宋元君梦

 江使乘辎车被绣衣而谒于元君元君感卫平之言

 而求之于泉阳男子余且献神龟于此矣秦始皇二

 十二年以为砀郡汉高祖尝以沛公为砀郡长天下

 既定五年为梁国文帝十二年封少子武为梁王太

 后之爱子景帝宠弟也是以警卫貂侍饰同天子藏

 珍积宝多拟京师招延豪杰士咸归之长卿之徒免

 官来游广睢阳城七十里大治宫观台苑屏榭势并

 皇居其所经构也役夫流唱必曰睢阳曲案近刻脱曲字

 𫝊由此始也城西门即寇先鼓琴处也先好钓居睢

 水旁宋景公问道不告杀之后十年止此门鼓琴而

 去宋人家家奉事之南门曰卢门也春秋华氏居卢

 门里叛杜预曰卢门宋城南门也司马彪郡国志曰

 睢阳县有卢门亭城内有高台甚秀广巍然介立超

 焉独上谓之蠡台亦曰升台焉当昔全盛之时故与

 云霞竞远矣续述征记曰回道似蠡故谓之蠡台非

 也余按阙子称宋景公使工人为弓九年乃成公曰

 何其迟也对曰臣不复见君矣臣之精尽于弓矣献

 弓而归三日而死景公登虎圏之台援弓东面而射

 之矢逾于孟霜之山集于彭城之东案城近刻讹作梁馀势

 逸劲犹饮羽于石梁然则蠡台即是虎圏台也盖宋

 世牢虎所在矣晋太和中大司马桓温入河命豫州

 刺史袁真开石门鲜卑坚戍此台真顿甲坚城之下

 不果而还蠡台如西案如近刻作而又有一台俗谓之女郎

 台台之西北城中有凉马台台东有曲池池北列两

 钓台水周六七百步蠡台直东又有一台世谓之雀

 台也城内东西道北有晋梁王妃王氏陵表并列二

 碑碑云妃讳粲字女仪东莱曲城人也齐北海府君

 之孙司空东武景侯之季女咸熙元年嫔于司马氏

 泰始二年妃于国太康五年薨营陵于新蒙之案此下有

 太康九年立碑东即梁王之吹台也案台近刻讹作宫

 陛阶础尚在今建追明寺故宫东即安梁之旧地也

 齐周五六百步案齐近刻作广水列钓台池东又有一台世

 谓之清泠台北城凭隅又结一池台晋灼曰或说平

 台在城中东北角亦或言兔园在平台侧如淳曰平

 台离宫所在今城东二十里有台宽广而不甚极高

 俗谓之平台余按汉书梁孝王𫝊称王以功亲为大

 国筑东苑方三百里广睢阳城七十里大治宫室为

 复道自宫连属于平台三十馀里复道自宫东出杨

 之门案杨下近刻衍州字左阳门即睢阳东门也连属于平台

 则近矣属之城隅则不能是知平台不在城中也梁

 王与邹枚司马相如之徒极游于其上故齐随郡王

 山居序所谓西园多士平台盛宾邹马之客咸在伐

 木之歌屡陈是用追芳昔娱神游千古故亦一时之

 盛事谢氏赋雪亦曰梁王不悦游于兔园今也歌堂

 沦宇律管埋音孤基块立无复曩日之望矣城北五

 六里便得汉太尉桥玄墓案桥近刻讹作乔下同冢东有庙即

 曹氏孟徳亲酹处操本微素尝候于玄玄曰天下将

 乱能安之者其在君乎操感知已后经玄墓祭云操

 以顽质见纳君子士死知已怀此无忘又承约言徂

 没之后路有经由不以斗酒只鸡过相沃酹车过三

 步腹痛勿怨虽临时戏言非至亲笃好胡肯为此辞

 哉凄怆致祭以申宿怀冢列数碑一是汉朝群儒英

 才哲士感桥氏徳行之美乃共刊石立碑以示后世

 一碑是故吏司徒博陵崔列案近刻作烈廷尉河南吴整

 等以为至徳在已扬之由人苟不皦述夫何考焉

 刻皦讹作骄考讹作舍乃共勒嘉石昭明芳烈一碑是陇西枹

 䍐北次陌砀守长骘为左尉汉阳豲道赵冯孝高以

 桥公尝牧凉州感三纲之义慕将顺之节以为公之

 勲美宜宣旧邦乃树碑颂以昭令徳光和七年案近刻讹

 作元主记掾李友字仲僚作碑文碑阴有右鼎文建

 宁三年拜司空又有中鼎文建宁四年拜司徒又有

 左鼎文光和元年拜太尉鼎铭文曰故臣门人相与

 述公之行咨度体则文徳铭于三鼎武功勒于征钺

 书于碑阴以昭光懿又有钺文称是用镂石假象作

 兹征钺军鼓陈之于东阶亦以昭公之文武之勲焉

 庙南列二柱柱东有二石羊羊北有二石虎庙前东

 北有石驼驼西北有二石马皆高大亦不甚雕毁

 刻讹作雕饰惟庙頺构麤𫝊遗墉石鼓仍存钺今不知所

 在睢水于城之阳积而为逢洪陂陂之西南有陂又

 东合明水水上承城南大池池周千步南流会睢谓

 之明水绝睢注涣睢水又东南流历于竹圃水次绿

 竹䕃渚菁菁实望世人言梁王竹园也睢水又东迳

 谷熟县故城北睢水又东蕲水出焉睢水又东迳粟

 县故城北地理志曰侯国也王莽曰成富睢水又东

 迳太丘县故城北地理志曰故敬丘也汉武帝元朔

 三年封鲁恭王子节侯刘政为侯国汉明帝更从今

 名列仙𫝊曰仙人文宾邑人卖靴履为业以正月朔

 日会故妪于乡亭西社教令服食不老即此处矣

 刻脱以正月至即此处共二十二字睢水又东迳芒县故城北汉高帝

 六年封耏跖为侯国王莽之𫝊治世祖改曰临睢城

 西二里水南有豫州从事皇毓碑殒身州牧阴君之

 罪时年二十五临睢长平舆李君二千石丞纶氏夏

 文则案近刻丞讹作承纶讹作轮高其行而悼其殒州国咨嗟旌

 闾表墓昭叙令徳式示后人城内有临睢长左冯翊

 王君碑善有治功累迁广汉属国都尉吏民思徳县

 人公府掾陈盛孙郎中儿定兴案近刻儿作倪刘伯鄜等共

 立石表政以刊远绩县北与砀县分水有砀山芒砀

 二县之间案近刻脱二字山泽深固多怀神智有仙者涓子

 主柱并隐砀山得道汉高祖隐之吕后望气知之即

 于是处也京房易候曰何以知贤人隐师曰视四方

 常有大云五色具而不雨其下贤人隐矣

又东过相县南屈从城北东流当萧县南入于陂案原本及

近刻并讹作入于睢考睢水与梧桐陂水互相通注故经叙睢水言入于陂今改正

 相县故宋地也秦始皇二十三年以为泗水郡汉高

 帝四年改曰沛郡治此汉武帝元狩六年封南越桂

 林监居翁为侯国曰湘成也王莽更名郡曰吾符

 刻作更名之吾符县曰吾符亭案此下近刻有也字睢水东迳石马亭

 亭西有汉故伏波将军马援墓睢水又东迳相县故

 城南宋共公之所都也案共近刻作恭国府园中犹有伯姬

 黄堂基堂夜被火左右曰夫人少避伯姬曰妇人之

 义保傅不具夜不下堂遂遇火而死斯堂即伯姬燌

 死处也城西有伯姬冢昔郑浑为沛郡太守于萧相

 二县兴陂堰民赖其利刻石颂之号曰郑陂睢水又

 左合白沟水案沟近刻讹作渎水上承梧桐陂陂侧有梧桐

 山陂水西南流迳相城东而南流注于睢睢盛则北

 流入于陂陂溢则西北注于睢出入回环更相通注

 故经有入陂之文案入陂原本及近刻亦讹作入睢今改正睢水又东迳

 彭城郡之灵壁东东南流汉书项羽败汉王于灵壁

 东即此处也又云东通谷泗服䖍曰水名也在沛国

 相界未详案未近刻讹作又睢水迳谷熟两分睢水而为蕲

 水案而字近刻讹在睢水上故二水所在枝分通谓兼称案谓近刻讹作

 穀水之名盖因地变然则穀水即睢水也又云汉

 军之败也睢水为之不流睢水又东南迳竹县故城

 南地理志曰王莽之笃亭也李奇曰今竹邑县也睢

 水又东与滭湖水合水上承甾丘县之渒陂南北百

 馀里东西四十里东至朝解亭西届彭城甾丘县之

 故城东王莽更名之曰善丘矣其水自陂南系于睢

 水又东睢水南案近刻作睢水又东南八丈故沟水注之水上

 承蕲水而北会睢水又东迳符离县故城北汉武帝

 元狩四年案近刻讹作元光四年封路博徳为侯国王莽之符

 合也睢水又东迳临淮郡之取虑县故城北案近刻脱又字

 昔汝南步游张少失其母及为县令遇母于此乃

 使良马踟蹰轻轩罔进顾访病姬乃其母也诚愿宿

 凭而冥感昭征矣睢水又东合乌慈水水出县西南

 乌慈渚潭涨东北流与长直故渎合渎旧上承蕲水

 案渎近刻讹作沟北流八十五里注乌慈水乌慈水又东迳

 取虑县南又东屈迳其城东而北流注于睢睢水又

 东迳睢陵县故城北汉武帝元朔元年封江都易王

 子刘楚为侯国王莽之睢陆也睢水又东与潼水故

 渎会旧上承潼县西南潼陂东北流迳潼县故城北

 又东北迳睢陵县下会睢水案近刻脱水字睢水又东南流

 迳下相县故城南高祖十二年封庄候泠耳为候国

 应劭曰相水出沛国相县案相水上近刻衍下字故此加下也

 然则相又是睢水之别名也案相字上近刻亦衍下字东南流入

 于泗谓之睢口经止萧县非也所谓得其一而亡其

 二矣

瓠子河出东郡濮阳县北河

 县北十里即瓠河口也尚书禹贡雷夏既泽雝沮会

 同尔雅曰水自河出为雝许慎曰雝者河雝水也暨

 汉武帝元光三年案近刻脱武帝二字三讹作之河水南泆漂害民

 居元封二年案近刻作武帝元封二年系上文讹舛在此上使汲仁郭昌

 发卒数万人塞瓠子决河于是上自万里沙还临决

 河沈白马玉璧令群臣将军以下皆负薪填决河上

 悼功之不成乃作歌曰瓠子决兮将奈何浩浩洋洋

 虑殚为河案近刻脱此八字殚为河兮地不宁功无已时兮

 吾山平吾山平兮巨野溢鱼沸郁兮柏冬日正道弛

 兮离常流蛟龙骋兮放远游归旧川兮神哉沛不封

 禅兮安知外皇谓河公兮何不仁泛滥不止兮愁吾

 人啮桑浮兮淮泗满久不返兮水维缓案维近刻讹作唯

 曰河汤汤兮激潺湲北渡回兮迅流难搴长茭兮湛

 美玉河公许兮薪不属薪不属兮卫人罪烧萧条兮

 噫乎何以御水案近刻脱此二十四字𬯎竹林兮楗石菑宣防

 塞兮万福来于是卒塞瓠子口筑宫于其上名曰宣

 房宫故亦谓瓠子堰为宣房堰而水亦以瓠子受名

 焉平帝已后未及修理河水东浸日月弥广永平十

 二年显宗诏乐浪人王景治渠筑堤起自荥阳东至

 千乘一千馀里景乃防遏冲要疏决壅积瓠子之水

 绝而不通惟沟渎存焉河水旧东决案近刻讹作河迳濮阳

 城东北故卫也帝颛顼之墟昔颛顼自穷桑徙此号

 曰商丘或谓之帝丘本陶唐氏火正阏伯之所居亦

 夏伯昆吾之都殷相土又都之案相土近刻讹作之相故春秋

 𫝊曰阏伯居商丘相土因之是也卫成公自楚丘迁

 此秦始皇徙卫君角于野王置东郡治濮阳县濮水

 迳其南故曰濮阳也章邯守濮阳案章邯近刻讹作沛公环之

 以水张晏曰依河水自固又东迳咸城南案近刻脱此六字

 春秋僖公十三年夏会于咸杜预曰东郡濮阳县东

 南案近刻脱此二字有咸城者是也案近刻咸讹作咸又是字讹在也字之下

 子故渎又东迳桃城南春秋𫝊曰分曹地自洮以南

 东傅于济案近刻脱此六字尽曹地也今鄄城西南五十里

 有姚城案姚近刻讹作桃或谓之洮也瓠渎又东南迳清丘

 北春秋宣公十二年经书楚灭萧晋人宋卫曹同盟

 于清丘京相璠曰在今东郡濮阳县东南三十里魏

 东都尉治案近刻脱东字

东至济阴句阳县为新沟

 瓠河故渎又东迳句阳县之小成阳案近刻脱县字小字城北

 侧渎帝王世纪曰尧葬济阴成阳西北四十里是为

 谷林案近刻脱林字墨子以为尧堂高三尺土阶三等北教

 八狄道死葬蛩山之阴山海经曰尧葬狄山之阳一

 名崇山二说各殊以为成阳近是尧冢也余按小成

 阳在成阳西北半里许实中俗喭以为囚尧城士安

 盖以是为尧冢也瓠子北有都关县故城县有羊里

 亭瓠河迳其南为羊里水盖资城地而变名犹经有

 新沟之异称矣黄初中贾逵为豫州刺史与诸将征

 吴于洞浦有功魏封逵为羊里亭侯邑四百戸即斯

 亭也俗名之羊子城非也盖韵近字转耳又东右会

 濮水枝津水上承濮渠东迳沮丘城南案沮近刻讹作鉏

 相璠曰今濮阳城西南十五里有沮丘城六国时沮

 楚同音案近刻脱音字以为楚丘非也又东迳浚城南西北

 去濮阳三十五里案西近刻讹作而城侧有寒泉冈皍诗所

 谓爰有寒泉在浚之下世谓之高平渠非也京相璠

 曰濮水故道在濮阳南者也又东迳句阳县西句渎

 出焉濮水枝渠又东北迳句阳县之小成阳东垂亭

 西案小成阳下近刻衍县故二字而北入瓠河地理志曰濮水首受

 泲于封丘县东北至都关入羊里水者也又按地理

 志山阳郡有都关县今其城在廪丘城西考地志句

 阳廪丘俱属济阴案句阳原本及近刻并讹作山阳今据上文与郡国志订正

 都关无隶山阳理又按地理志郕都亦是山阳之属

 县矣案郕都汉书今本作城都而京杜考地验城案杜近刻讹作相又并

 言在廪丘城南推此而论似地理志之误矣案原本及近刻

 并脱理字今据上文订补或亦疆理参差所未详瓠渎又东迳垂

 亭北春秋隐公八年宋公卫侯遇于犬丘经书垂也

 京相璠曰今济阴句阳县小成阳东五里有故垂亭

 者也

又东北过廪丘县为濮水

 瓠河又左迳雷泽北其泽薮在大成阳县故城西北

 十馀里案成近刻讹作城昔华胥履大迹处也其陂东西二

 十馀里南北十五里即舜所渔也泽之东南即成阳

 县故史记曰武王封弟叔武于成应劭曰其后乃迁

 于成之阳故曰成阳也地理志曰成阳有尧冢灵台

 今成阳城西二里有尧陵陵南一里有尧母庆都陵

 于城为西南称曰灵台案近刻讹作都乡曰崇仁邑号修义

 皆立庙四周列水潭而不流水泽通泉泉不耗竭至

 丰鱼笋不敢采捕前并列数碑栝柏数株檀马成林

 二陵南北列驰道迳通皆以砖砌之尚修整尧陵东

 城西五十馀步中山夫人祠尧妃也石壁阶墀仍旧

 南西北三面长栎聨䕃扶疏里馀中山夫人祠南有

 仲山甫冢冢西有石庙羊虎倾低破碎略尽于城为

 西南在灵台之东北按郭缘生述征记自汉迄晋二

 千石及丞尉多刊石述叙尧即位至永嘉三年二千

 七百二十有一载记于尧妃祠案近刻脱祠字见汉建宁五

 年五月案五年近刻讹作四年成阳令管遵所立碑文云尧陵

 北仲山甫墓南案近刻脱仲字二冢间有伍员祠案近刻脱有字

 大安中立一碑是永兴中建今碑祠并无处所又言

 尧陵在城南九里中山夫人祠在城南二里东南六

 里尧母庆都冢尧陵北二里有仲山甫墓考地验状

 咸为疏僻盖闻疑书疑耳雷泽西南十许里有小山

 孤立峻上亭亭杰峙谓之历山山北有小阜南属迆

 泽之东北案迆近刻讹作池有陶墟缘生言舜耕陶所在墟

 阜聨属滨带瓠河也郑玄曰历山在河东今有舜井

 皇甫谧或言今济阴历山是也与雷泽相比余谓郑

 玄之言为然故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雄河水赋曰登历观而遥望兮聊

 浮游于河之岩今雷首山西枕大河挍之图纬于事

 为允士安又云定陶西南陶丘舜所陶处也案近刻脱所陶

 处三不言在此缘生为失瓠河之北即廪丘县也王

 隐晋书地道记曰廪丘者春秋之所谓齐邑矣寔表

 东海者也竹书纪年晋烈公十一年田悼子卒田布

 杀其大夫公孙孙案近刻脱一孙字公孙会以廪丘叛于赵

 案近刻脱会字田布围廪丘翟角赵孔屑韩师救廪丘及田

 布战于龙泽田师败逋案近刻讹作田布败遁是也瓠河与濮

 水俱东流经所谓过廪丘为濮水者也县南瓠北有

 羊角城春秋𫝊曰乌馀取卫羊角案近刻脱乌馀二字卫讹作晋

 袭我高鱼有大雨自窦入介于其库案近刻脱于字登其城

 克而取之者也京相璠曰卫邑也今东郡廪丘县南

 有羊角城高鱼鲁邑也案此五字近刻讹作今鲁邑也四字今廪丘东

 北有故高鱼城俗谓之交鱼城谓羊角为角逐城皆

 非也瓠河又迳阳晋城南史记苏秦说齐曰过卫阳

 晋之道迳于亢父之险者也今阳晋城在廪丘城东

 南十馀里与都关为左右也张仪曰秦下甲攻卫阳

 晋大关天下之匈徐广史记音义云关一作开东之

 亢父则其道矣瓠河之北又有郕都城案汉书今本作城都

 秋隐公五年案近刻讹作三年郕侵卫京相璠曰东郡廪丘

 县南三十里有郕都故城案近刻讹作有故郕都地理志曰山阳乡也十二字

 褚先生曰汉封金安上为侯国案史记今本金安上所封国作都成

 莽更名之曰城谷者也瓠河又东迳黎县故城南王

 莽改曰黎治矣孟康曰今黎阳也薛瓒言按黎阳在

 魏郡非黎县也案近刻讹作非此黎阳也世谓黎侯城昔黎侯寓

 于卫案黎侯下近刻衍阳字诗所谓胡为乎泥中毛云泥中邑

 名疑此城也土地污下城居小阜魏濮阳郡治也瓠

 河又东迳㢉县故城南案㢉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秺说文云㢉从广秅声济阴有

 㢉县今改正地理志济阴之属县也褚先生曰汉武帝封

 金日䃅为侯国王莽之万岁矣世犹谓之为万岁亭

 也瓠河又东迳郓城南春秋左𫝊成公十六年公自

 沙随还待于郓京相璠曰公羊作运字今东郡廪丘

 县东八十里有故运城即此城也

又北过东郡范县东北为济渠与将渠合

 瓠河自运城东北迳范县与济濮枝渠合故渠上承

 济渎于乘氏县北迳范县左纳瓠渎故经有济渠之

 称又北与将渠合案近刻脱此二字渠受河于范县西北东

 南迳秦亭南杜预释地曰案近刻脱曰字东平范县西北有

 秦亭者也案近刻脱者字又东南迳范县故城南王莽更名

 建睦也汉兴平中靳允为范令曹太祖东征陶谦于

 徐州张邈迎吕布郡县响应程昱说允曰君必固范

 我守东阿田单之功可立案近刻脱此二字即斯邑也将渠

 又东会济渠自下通谓之将渠北迳范城东俗又谓

 之赵沟非也

又东北过东阿县东

 瓠河故渎又东北左合将渠枝渎枝渎上承将渠于

 范县案近刻脱枝渎二字东北迳范县北又东北迳东阿城南

 而东入瓠河故渎又北迳东阿县故城东春秋经书

 冬及齐侯盟于柯左𫝊曰冬盟于柯始及齐平杜预

 曰东阿即柯邑也按国语曹沫挟匕首劫齐桓公返

 遂邑于此矣

 又东北过临邑县西又东北过茌平县东为邓里渠

 自宣防已下将渠已上无复有水将渠下水首受河

 自北为邓里渠

又东北过祝阿县为济渠

 河水自四渎口出为济水案原本及近刻并讹作自泗口出考济水注云河水

 自四渎口东北流而为济又河水注云自河入济自济入淮自淮达江水迳周通故有四渎之名也即此

 今改济水二渎合而东注于祝阿也案济水二渎四字有舛误考河

 水注云济水受河始自是出东北流九里与清水合故济渎也是河水自四渎口分流入济与故济渎合

 然则二渎当是故渎之讹

又东北至梁邹县西分为二

 脉水寻梁邹济无二流盖经之误

其东北者为济河其东者为时水又东北至济西济河

东北入于海时水东至临淄县西屈南过太山华县东

又南至费县东入于沂

 时即耏水也音而春秋襄公三年齐晋盟于耏者也

 京相璠曰今临淄惟有𣶩水西北入济案近刻讹作沛下同

 地理志之如水矣案之近刻讹作曰耏如声相似然则𣶩水

 即耏水也盖以𣶩与时合得通称矣时水自西安城

 西南分为二水枝津别出西流徳会水注之水出昌

 国县黄山西北流迳昌国县故城南昔乐毅攻齐有

 功燕昭王以是县封之为昌国君徳会水又西北五

 里泉水注之水出县南黄阜北流迳城西北入徳会

 又西北世谓之沧浪沟又北流注时水地理志曰徳

 会水出昌国西北至西安入如是也案如近刻讹作洳时水

 又西迳东高苑城中而西注也俗人遏令侧城南注

 又屈迳其城南案近刻脱迳字史记汉文帝十五年分齐为

 胶西王国都高苑案近刻讹作邑徐广音义曰乐安有高苑

 城故俗谓之东高苑也案近刻脱高字其水又北注故渎又

 西盖野沟水注之源导延乡城东北平地出泉西北

 迳延乡城北地理志千乘有延乡县世人谓故城为

 从城延从字相似读随字改所未详也西北流世谓

 之盖野沟又西北流迳高苑县北注时水时水又西

 迳西高苑县故城南汉高帝六年封丙倩为侯国王

 莽之常乡也其水侧城西注京相璠曰今乐安博昌

 县南界有时水西通济其源上出盘阳案源上近刻讹作上源

 北至高苑下有死时中无水杜预亦云时水于乐安

 枝流旱则竭涸案近刻作耗为春秋之干时也左𫝊庄公

 九年齐鲁战地鲁师败处也时水西北至梁邹城入

 于济非济入时盖时来注济若济分东流明不得以

 时为名寻时济更无别流南延华费之所斯为谬矣

汶水出泰山莱芜县原山西南过其县南案其原本及近刻并讹作

嬴盖后人因注内言汶水又西南迳嬴县故城南遂凭臆妄改考注云故不得过其县南也此句乃举经文之

误今订正

 莱芜县在齐城西南原山又在县西南六十许里地

 理志汶水与淄水俱出原山西南入济故不得过其

 县南也从征记曰汶水出县西南流又言自入莱芜

 谷夹路连山百数里水隍多行石涧中出药草案近刻讹

 作草饶松柏林藿绵濛崖壁相望或倾岑阻径或回

 岩绝谷清风鸣条山壑俱响凌高降深兼惴栗之惧

 危蹊断径案近刻脱断字过悬度之艰未出谷十馀里有别

 谷在孤山谷有清泉泉上数丈有石穴二口容人行

 入穴丈馀高九尺许广四五丈言是昔人居山之处

 薪爨烟墨犹存谷中林木致密行人鲜有能至矣又

 有少许山田引灌之踪尚存出谷有平丘面山傍水

 土人悉以种麦云此丘不宜殖稷黍而宜麦齐人相

 承以殖之意谓麦丘所栖愚公谷也何其深沈幽翳

 可以托业怡生如此也余时迳此为之踌蹰为之屡

 眷矣余按麦丘愚公在齐川谷犹𫝊其名不在鲁

 三字近刻讹在川谷上盖志者之谬耳汶水又西南迳嬴县故

 城南春秋左𫝊桓公三年公会齐侯于嬴成婚于齐

 也

又西南过奉高县北案西近刻讹作东

 奉高县汉武帝元封元年立以奉泰山之祀泰山郡

 治也案近刻脱之祀泰山四字县北有吴季札子墓在汶水南曲

 中季札之聘上国也丧子于嬴博之间即此处也从

 征记曰嬴县西六十里有季札儿冢冢圆其高可隐

 也前有石铭一所汉末奉高令所立无所述叙标志

 而已自昔恒蠲民户洒扫之今不能然碑石糜碎靡


 有遗矣惟故趺存焉案近刻脱故字

屈从县西南流

 汶出牟县故城西南阜下俗谓之胡卢堆淮南子曰

 汶出弗其高诱曰山名也或斯阜矣案近刻作也牟县故


 城在东北古牟国也春秋时牟人朝鲁故应劭曰鲁

 附庸也俗谓是水为牟汶也又西南迳奉高县故城

 西案近刻讹作而西南流注于汶汶水又南右合北汶水水

 出分水溪源与中川分水东南流迳泰山东右合天

 门下溪水案近刻脱合字水出泰山天门下谷东流古者帝

 王升封咸憩此水水上往往有石窍存焉盖古设舍

 所跨处也马第伯书云光武封泰山第伯从登山去

 平地二十里南向极望无不睹其为高也如视浮云

 其峻也石壁窅窱如无道径遥望其人或为白石或

 雪久之白者移过乃知是人案近刻脱此二十四字仰视岩石

 松树郁郁苍苍如在云中俯视溪谷碌碌不可见丈

 尺案近刻脱见字直上七里天门案七下近刻衍十字仰视天门如从

 穴中视天矣应劭汉官仪云泰山东南山顶名曰日

 观日观者案近刻脱日观二字鸡一鸣时见日始欲出长三丈

 许故以名焉其水自溪而东濬波注壑东南流迳龟

 阴之田案田字近刻讹在下句龟字下龟山在博县北十五里昔夫

 子伤政道之陵迟案此下近刻衍故字望山而怀操故琴操有

 龟山操焉山北即龟阴之田也春秋定公十年齐人

 来归龟阴之田是也又合环水水出泰山南溪南流

 历中下两庙间案下近刻讹作阶从征记曰泰山有下中上

 三庙墙阙严整庙中柏树夹两阶大二十馀围盖汉

 武所植也赤眉尝斫一树见血而止今斧创犹存门

 阁三重楼榭四所三层坛一所高丈馀广八尺树前

 有大井极香冷异于凡水不知何代所掘不常浚渫

 而水旱不减库中有汉时故乐器及神车木偶皆靡

 密巧丽又有石虎建武十三年案虎近刻讹作勒永贵侯张

 余上金马一匹高二尺馀形制甚精中庙去下庙五

 里屋宇又崇丽于下庙庙东西夹涧上庙在山顶即

 封禅处也其水又屈而东流案此下近刻衍入于汶水四字又东南

 迳明堂下案近刻作又东南流迳南明堂下汉武帝元封元年封泰

 山降坐明堂于山之东北阯武帝以古处险狭而不

 显也欲治明堂于奉高傍而未晓其制济南人公玉

 带上黄帝时明堂图图中有一殿四面无壁以茅盖

 之通水圜宫垣为复道上有楼从西南入名曰昆仑

 天子从之入以拜祀上帝焉于是上令奉高作明堂

 于汶上案近刻讹作水如带图也古引水为辟雝处基渎存

 焉世谓此水为石汶山海经曰环水出泰山东流注

 于汶案近刻讹作江即此水也环水又左入于汶水汶水数

 川合注案近刻脱此四字又西南流迳徂徕山西山多松柏

 诗所谓徂徕之松也广雅曰道梓松也抱朴子称玉

 策记曰千岁之松中有物或如青牛或如青犬或如

 人皆夀万岁又称天陵有偃盖之松也所谓楼松也

 鲁连子曰松枞高十仞而无枝案十近刻讹作千非忧正室

 之无柱也案正室近刻讹作王实宋本讹作王室尔雅曰松叶柏身曰

 枞邹山记曰徂徕山在梁甫奉高博三县界犹有美

 松亦曰尤徕之山也赤眉渠师樊崇所保也案保近刻讹作

 故崇自号尤徕三老矣山东有巢父庙案近刻脱有字

 高十里山下有陂水方百许步三道流注一水东北

 沿溪而下屈迳县南西北流入于汶一水北流历涧

 西流入于汶一水南流迳阳关亭南春秋襄公十七

 年逆臧纥自阳关者也又西流入于汶水也

过博县西北

 汶水南迳博县故城东春秋哀公十一年会吴伐齐

 取博者也案近刻脱齐取二字灌婴破田横于城下屈从其城

 南西流不在西北也汶水又西南迳龙乡故城南春

 秋成公二年齐侯围龙龙囚顷公嬖人卢蒲就魁杀

 而膊诸城上齐侯亲鼓取龙者也汉高帝八年封谒

 者陈署为侯国汶水又西南迳亭亭山东黄帝所禅

 也山有神庙水上有石门旧分水下溉处也汶水又

 西南迳阳关故城西本钜平县之阳关亭矣案此下近刻有

 春秋襄公十七年逆臧纥自阳关者矣十五字系重出衍文阳虎据之以叛伐之

 虎焚莱门而奔齐者也汶水又南左会淄水水出泰

 山梁父县东西南流迳菟裘城北春秋隐公十一年

 营之公谓羽父曰吾将归老焉故郡国志曰梁父有

 菟裘聚淄水又迳梁父县故城南县北有梁父山开

 山图曰泰山在左亢父在右亢父知生梁父主死王

 者封泰山禅梁父故县取名焉淄水又西南迳柴县

 故城北地理志泰山之属县也世谓之柴汶矣淄水

 又迳郕县北案近刻脱县字汉高帝六年封董渫为侯国春

 秋齐师围郕郕人伐齐饮马于斯水也昔孔子行于

 郕之野遇荣启期于是衣鹿裘被发琴歌三乐之欢

 夫子善其能宽矣淄水又西迳阳关城南西流注于

 汶水汶水又南迳钜平县故城东而西南流城东有

 鲁道诗所谓鲁道有荡齐子由归者也今汶上夹水

 有文姜台汶水又西南流诗云汶水滔滔矣淮南子

 曰狢渡汶则死天地之性倚伏难寻固不可以情理

 穷也汶水又西南迳鲁国汶阳县北王莽之汶亭也

 县北有曲水亭案亭上近刻衍池字春秋桓公十二年经书公

 会杞侯莒子盟于曲池左𫝊曰平𣏌莒也故杜预曰

 鲁国汶阳县北有曲水亭汉章帝元和二年案近刻讹作三

 东巡泰山立行宫于汶阳执金吾耿恭屯于汶上

 城门基壍存焉案城门二字近刻讹在于字上世谓之阙陵城也汶

 水又西迳汶阳县故城北而西注案近刻脱西字

又西南过蛇丘县南

 汶水又西洸水注焉又西迳蛇丘县南县有铸乡城

 案近刻讹作县治铸乡故城春秋左𫝊宣叔娶于铸案此下衍是也二字

 预曰济北蛇丘县所治铸乡城者也案左𫝊集解无铸乡城三字

又西南过刚县北案近刻刚讹作冈

 地理志刚故阐也案近刻刚讹作乡王莽更之曰柔应劭曰

 春秋经书齐人取讙及阐今阐亭是也案近刻脱今阐二字

 预春秋释地曰阐在刚县北刚城东有一小亭今刚

 县治俗人又谓之阐亭案近刻讹作关亭京相璠曰刚县西

 四十里有阐亭未知孰是汶水又西蛇水注之水出

 县东北泰山西南流迳汶阳之田齐所侵也自汶之

 北平畅极目僖公以赐季友蛇水又西南迳铸城西

 左𫝊所谓蛇渊囿也故京相璠曰今济北有蛇丘城

 城下有水鲁囿也俗谓之浊须水非矣蛇水又西南

 迳夏晖城南经书公会齐侯于下讙是也今俗谓之

 夏晖城盖春秋左𫝊桓公三年公子翚如齐齐侯送

 姜氏于下讙非礼也案近刻也上衍是字世有夏晖之名矣蛇

 水又西南入汶汶水又西沟水注之水出东北马山

 西南流迳棘亭南春秋成公三年经书秋叔孙侨如

 帅师围棘左𫝊曰取汶阳之田棘不服围之南去汶

 水八十里又西南迳遂城东地理志曰蛇丘遂乡故


 遂国也春秋庄公十三年齐灭遂而戍之者也京相

 璠曰遂在蛇丘东北十里杜预亦以为然然县东北

 无城以拟之今城在蛇丘西北盖杜预𫝊疑之非也

 又西迳下讙城西而入汶水汶水又西迳春亭北考

 古无春名惟平陆县有崇阳亭然是亭东去刚城四

 十里案近刻脱亭字推璠所注则符并所未详也

又西南过东平章县南案原本及近刻并脱东字今补

 地理志曰东平国故梁也景帝中六年案中下近刻衍和字

 为济东国武帝元鼎元年为大河郡宣帝甘露二年

 为东平国王莽之有盐也案近刻也上衍城字章县按世本任

 姓之国也齐人降章者也故城案近刻脱城字在无盐县东

 北五十里案县近刻讹作城汶水又西南有泌水注之水出

 肥成县东白原案近刻讹作肥县东北自源西南流迳肥成县故

 城南乐正子春谓其弟子曰子适齐过肥肥有君子

 焉左迳句窳亭北章帝元和二年凤凰集肥成句窳

 亭复其租而巡泰山即是亭也泌水又西南迳富成

 县故城西王莽之成富也其水又西南流注于汶汶

 水又西南迳桃乡县故城西王莽之鄣亭也世以此

 为鄣城非盖因巨新之故目耳

又西南过无盐县南又西南过寿张县北又西南至安

民亭入于济

 汶水自桃乡四分当其派别之处谓之四汶口其左

 二水双流西南至无盐县之郈乡城南郈昭伯之故

 邑也案郈昭伯近刻讹作鲁叔孙昭伯祸起鬭鸡矣案起近刻讹作及春秋

 左𫝊定公十二年叔孙氏堕郈今其城无南面汶水

 又西南迳东平陆县故城北应劭曰古厥国也案近刻脱

 今有厥亭汶水又西迳危山南世谓之龙山也汉

 书宣元六王𫝊曰案近刻讹作汉书五行志曰哀帝时无盐危山

 土自起覆草如驰道状又瓠山石转立晋灼曰汉注

 作报山山胁石一枚转侧起立高九尺六寸旁行一

 丈广四尺案晋灼曰至此乃注文此下又属汉书本文东平王云及后谒

 曰汉世石立宣帝起之表也案近刻脱曰字世讹作书表讹作象又此十字

 讹在下国除之下自之石所祭治石象报山立石束倍草并

 祠之建平三年息夫躬告之王自杀后谒弃市国除

 汶水又西合为一水西南入茂都淀淀陂水之异名

 也淀水西南出谓之巨野沟又西南迳致密城南郡

 国志曰须昌县有致密城古中都也案近刻讹作城即夫子

 所宰之邑矣制养生送死之节长幼男女之礼路不

 拾遗器不雕伪矣巨野沟又西南入桓公河北水西

 出淀谓之巨良水西南迳致密城北西南流注洪渎

 次一汶西迳郈亭北又西至寿张故城东潴为泽渚

 案潴近刻讹作遂初平三年曹公击黄巾于寿张东鲍信战

 死于此其右一汶西流迳无盐县之故城南旧宿国

 也齐宣后之故邑所谓无盐丑女也汉武帝元朔四

 年封城阳共王子刘庆为东平侯即此邑也王莽更

 名之曰有盐亭汶水又西迳郈乡城南案郈原本及近刻并讹作

 洽下同今据汉书改正地理志所谓无盐有郈乡者也汶水西

 南流迳夀张县故城北春秋之良县也县有寿聚汉

 曰寿良应劭曰世祖叔父名良案父近刻讹作母故光武改

 曰寿张也建武十二年案近刻讹作十五年世祖封樊宏为侯

 国汶水又西南长直沟水注之水出须昌城东北谷

 阳山南迳须昌城东又南漆沟水注焉水出无盐城

 东北五里阜山下西迳无盐县故城北水侧有东平

 宪王仓冢碑阙存焉元和二年案近刻讹作三年章帝幸东

 平祀以太牢亲拜祠坐赐御剑于陵前其水又西流

 注长直沟沟水竒分为二一水西迳须昌城南入济

 案近刻讹作浦下同一水南流注于汶汶水又西流入济故淮

 南子曰汶出弗其西流合济高诱云弗其山名在朱

 虚县东余按诱说是乃东汶非经所谓入济者也盖

 其误证耳









水经注卷二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