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調歌頭 (謝應芳)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水調歌頭
作者:謝應芳 明

中秋言懷[编辑]

戰骨縞如雪,月色慘中秋。
照我三千白髮,都是亂離愁。
猶喜淞江西畔,張緒門前楊柳,堪繫釣魚舟。
有酒適清興,何用上南樓。

擐金甲,馳鐵馬,任封侯。
青鞋布襪,且將吾道付滄洲。
老桂吹香未了,明月明年重看,此曲為誰謳。
長揖二三子,煩為覓菟裘。


茅仲良初度席上賦[编辑]

秋色淨如洗,南極瑞光多。
秦駐山中隱者,弧矢掛煙蘿。
野老敲門看竹,珍重主人留客,呼酒瀉金荷。
為問春秋多少,笑道明年六十,勳業竟蹉跎。

萬鍾祿,千駟馬,待如何。
洛陽城市,又看荊棘臥銅駝。
且喜階前玉樹,五色鵷雛俱好,把此瑟琴和。
一曲華胥引,雙鬢雪兒歌。


洪武九年秋,余卜居千墩,嘗作《水調歌》。今也人事乖違,欲還故土,故復和前韻,以述其情,並以留別吳下諸友,時十三年六月初也。[编辑]

牙齒豁來久,老氣尚橫秋。
買得歸耕黃犢,兒輩幸無愁。
相近六龍城下,只在三家村裏,結屋小如舟。
倚樹覽山色,且免賦登樓。

看官爵,都不似,醉鄉侯。
里翁閑話,便同學士坐瀛洲。
寄語東吳朋友,乘興能來滆浦,艤棹聽漁謳。
無酒不須慮,解我破貂裘。


再和寄酬袁子英蕭寺[编辑]

六載遠相憶,一日似三秋。
別後雪添蓬鬢,著述遣窮愁。
幾度欲尋安道,溪上片帆飛去,興盡復回舟。
明月出東海,隱躍見瓊樓。

喚龍伯,擊鼉鼓,舞陽侯。
何時杯酒重歌,蘆葉舊汀洲。
多謝寄來雙鯉,白雪陽春數曲,為我和巴謳。
什襲付兒輩,好學製弓裘。


再和前韻[编辑]

青白阮生眼,皮裏有陽秋。
誰信近來懷抱,汩汩泥窮愁。
昨夜僧房聽雨,如在瀟湘夜泊,欹枕臥孤舟。
無復少年日,解佩醉秦樓。

更休說,爛羊尉,爛羊侯。
三山湖上,如今田舍住東洲。
澒洞十年金革,蓬勃一襟塵土,白雪向誰謳。
濯足傍雲水,披我老羊裘。


代陳氏謝徐彥銘[编辑]

玉杵搗靈藥,丹鼎養芙蓉。
城市山林小隱,家住驛橋東。
況是南州高裔,更欲上池真液,冰雪炯心胸。
醫國手初試,在處起疲癃。

種陰德,方寸地,繼頤翁。
活人多少,滿林新植杏花紅。
遮莫南山石爛,又復瀛洲水淺,都付笑談中。
刮目看塵表,黃鵠駕天風。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


Exclam ico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後來方便今人閲讀,而加入標點符號的版權狀況可能是:
  1. 若由維基文庫用戶自己的方式加入標點符號,依據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及GNU自由文档许可证(GFDL)的条款释出。
  2. 1999年7月12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版权局版权管理司关于古籍标点等著作权问题的答复《权司1999第45号》,认为仅加标点不足以有创作性,但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的公平和等价有偿原则,利用他人的智力劳动,至少应当支付相应的对价。此处民法通则的公平和等价有偿原则与著作权是分别的话题。
  3. 中華民國94年(2005年)4月15日,中華民國經濟部智慧財產局智慧財產局解釋令函也認爲僅對古文加標點不足以取得新著作權。

另請參見章忠信《著作權筆記》句讀的著作權保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