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慶昇平前傳/1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永慶昇平前傳
◀上一回 第十九回 盧文龍夜入金家店 金眼雕捉拿李虎臣 下一回▶


  詩曰:

    也無煩惱也無愁,本分隨緣莫強求。

    無益言語休開口,不干己事少出頭。

    人間富貴花間露,紙上功名水上漚。

    識破世情天理處,人生何用苦營謀。

  知縣在公堂上正要打王雄、李豹,自外面來了鮑英,上得堂來一瞧,連忙跪倒,說:「老爺不必責打他們,適才我追趕李虎臣,他進了村莊人家去了,我恐老爺著急,急速回來。」老爺說:「李虎臣走了倒是小事,把馬老爺的公文、褥套給找回來就算得了。」鮑英說:「老爺不必著急,我替老爺將此事辦好了就是。」說完,叫道:「老馬,你這裡來。」

  山東馬下得堂來,說:「鮑英,你作什麼?」鮑英來至儀門,說:「老馬,你的公文、褥套是叫人搶了去嗎?你說良心話。昨夜晚上在店裡金文學窗戶以外站著之時,有人摸了你屁股一把,你知道不知道?」成龍說:「我知道,大概就是你這個東西吧!」鮑英說:「褥套等物,連你周濟金文學那二百銀子,都是我拿了去了,你別告訴知縣。你就說公文失落也回不去了,望他要五百銀子,你就說海角天涯以訪公文下落。他不能不給你,若叫欽差知道,在他這地面丟了公文,連他也擔不起。」成龍說:「我去望他要去,你可不許不給我褥套、公文。」說罷,來到堂上,與知縣言道:「我的公文不要了,你給我五百銀子,我從這裡海角天涯自己找去,沒有你的事就是。」知縣說:「金文學大概是被李虎臣訛詐,當堂具結完案。」說:「老兄,你先回金家店,回頭著人給你送銀五百兩就是。叫外面將馬老爺的馬給鞴上。」成龍說:「不用,我走著去,回頭連銀子帶馬一同給我送到金家店就是了。我可把鮑英帶了走。」知縣甚是願意,遂說道:「鮑英,你就跟著馬老爺去,案後捉拿李虎臣與你無干。馬老兄台請去,隨後馬匹等件,一同送到。」成龍帶鮑英來至衙門以外,說:「你把我的褥套、公文放在哪裡?趁此快說!」鮑英說:「我沒有拿你的褥套、公文,你要走就走吧,我不管了。」說罷就走。成龍追也追不上,叫也叫不應。成龍說:「是我的報應,你報應了我了!」說著,出了滑縣南門。

  只見護城河水流得甚湧,山東馬自己越走越難受,說:「我本是奉命調兵來到金家寨,因為多管閒事,正應了俗話:『是非皆因多開口,煩惱皆因強出頭。』」手扶著吊橋,望河內一看,思前想後,並無活路,想:「我馬成龍好容易得這個守備,因為失去公文,有心回去,身擔重罪;若不回去,哪裡是我安身之處?」越想越慘,「不如投河一死!」想罷,翻身望河裡一跳。此水深有一丈,跳將下去,正落在分水石上,坐在那裡,水剛到他脖頸。他本是急的渾身是汗,著涼水一衝,甚是爽快。一個猛勁,他疑惑他死了,坐在分水石上,他說道:「閻王爺在哪裡?還是我自己去找他,還是他來叫我?」惹得橋頭之上眾人觀看,有說「是半瘋的」,有說「是痰迷心竅的」,也有說「是傷寒病沒好汗憋的」,大家直議論。成龍抬頭一瞧,只見鮑英老頭在上邊,只是樂,說:「竊勺!你今天也跳了河了,我冤著你玩哪!你上來,我給你公文吧。」成龍這才知道是沒死,慌忙站起身來,躥上南岸,鮑英說:「你同我走吧,咱們兩個到沒人的地方再說吧。」

  二人來至南關以外,鮑英說:「兄弟,你認得我不認得我?」山東馬說:「不認得。」鮑英說:「我住在大同府宣豹山,姓邱,名成,別號人稱金眼雕,綠林中人稱報應,到處專殺貪官污吏,惟有剪除勢棍土豪。當年保著彭中堂西巡,過寧夏府,到過賀蘭山,破過牧羊陣,金殿封過義士。我是閒游三山,悶踏五嶽,專打世間不平,一生自己無事,盡為他人所忙。」成龍說:「原來是老英雄了。此處並非說話之所,請到店中再講。」

  二人遂來至店中,韓三、劉四連忙迎接倒茶,金文學也前來相見。少時,知縣遣人送來馬匹,銀兩,交與成龍收下。邱成說:「我去給你取褥套去,在這西院養鴨子的窩裡放著哩。」少時將褥套取來,交與成龍。成龍換上乾衣,連那二百兩銀子都在褥套之內,惟有公文蹤跡不見。成龍說:「邱大哥,你不可玩笑,快把公文給我拿出來吧。」邱成說:「不曉得什麼公文。」山東馬說:「我調兵的文書在裡面,怎麼會不見了?你快快給我找去吧!」金眼雕一聽,心中大怒,說:「兄弟,丟不了這個東西,這是有人望我玩笑,大約也沒有人敢偷我。咱們今天晚上等著,他大概必定前來。」山東馬說:「不要緊,叫金文學去叫兩桌菜來,打兩壇酒,給伙計們一桌,咱們三個人一桌,且吃酒,消愁遣悶。晚上各屋預備著燈,俱用大盆扣上,聽我一嚷有賊,就把燈獻出,不可有誤,以好拿賊!」大家依言,同金文學及邱成等三人吃酒,直吃到黃昏時候。成龍將那七百兩銀子,俱給與金文學了,說:「酒錢,你就拿這個銀子給他,所餘的都周濟你了,愛作什麼隨你的便吧。你上後邊去你的,我們還要喝酒。」那金眼雕邱成一看,甚是佩服馬成龍,無奈心中有事甚煩惱,吃酒無興,焉能多飲。天有二更時候,不見有賊來。山東馬心中焦躁,站在炕上,把腦袋伸出去打呼聲,等著賊來。

  少時,只見從東邊房上下來一人,背著單刀一把,直撲奔上房而來。成龍方才要嚷,自己出了神,把嚷都忘了,乾張著嘴著急。金眼雕早看見,躥在院內,賊人一見,躥上北房去了。邱成隨後追去,賊人由北房又奔至西房上。山東馬站在院內直嚷:「有賊!有賊!」韓三、劉四方一拿燈,雙手一歪,把盆也摔了,燈也滅了,嚇的二人不敢出去,只見賊人方至西房,只聽「噯喲」一聲,賊人栽倒在地。成龍過去拿住,只見金眼雕下來,將賊人拿進上房,用燈一照,正是李虎臣。邱成說:「小輩!偷公文者並不是他。」原來李虎臣自白天逃走,不敢歸家,候至夜晚到家中一看,親信之人俱皆逃走,自己家口並不知去向。無奈找刀一口,至金家店,打算要來彩花,彩花之後殺了何氏,以報今日之仇。不想方一進店,就被成龍等拿住。成龍也不問他,叫伙計交與地方官人,送縣嚴究審訊。邱成說:「盜公文之人不是他。馬賢弟,賊人是你拿住的嗎?」成龍說:「不是,我在下邊瞧見,好象有個人把他踢下來的,我到外邊問問房上是誰?」

  成龍來到院內,面向西房上一看,並無一人,口中說:「房上那個朋友,你下來吧,不用在那裡探頭,我都瞧見你了。」只見從房上「颼」的一聲,跳下一人。成龍說:「朋友,進裡邊屋內坐著。」見那人點點頭,同他進了上房。邱成睜眼一看,見此人身高八尺,面似薑黃;一身青夜行衣,靠背背金背刀;海下一部黃髯,環眉闊目。成龍說道:「你坐下。」那人點點頭,並沒言語。成龍說:「你喝碗茶。」那人接茶在手,竟自喝了,並沒讓人。成龍說:「你喝酒。」那人接杯在手。正是:萬事不如杯在手,人生幾見月當頭?

  成龍說:「你吃點菜。」那人各樣菜俱都吃點。成龍說:「茶也喝了,酒也用了,菜也吃了,你倒是貴姓呢?我的調兵文書是你拿去不是?」那人說:「你也不必問我姓什麼,要問你的調兵文書,可不是我偷了去。我可知道,昨夜晚我住在南隔壁店內上房,天有二更鼓以後,有我一個朋友,他說從你們店裡得了一個黃包袱,打開與我一看,我說:『這是調兵的文書,你偷他也無用,這要叫人知道,惹這個亂兒不小。』我那個朋友說:『也不必留他,就在燈上燒了,以免後患。』」山東馬聽到這裡,「噯喲」一聲,栽倒在地。不知性命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永慶昇平前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