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慶昇平前傳/2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永慶昇平前傳
◀上一回 第二十回 伊欽差攻打剪子峪 馬成龍獨戰小耗神 下一回▶


  歌曰:

  恩重山丘,五鼎三牲未足酬。親時臨辰後,子到方能救。這都是出世大原由,凡情怎夠。孝子賢孫真空究,因此把五色封贈一筆勾。

  成龍栽倒就地,半晌不語。邱爺忙把他扶起來,說:「你這個朋友就不是了,怎麼把我的兄弟氣倒,是怎麼回事?」那人說:「他倒是愛問我,我是交朋友的心腸,為的是告訴他知道。他沒聽我說完,他就氣倒了。」成龍方才睜眼,說:「我的公文是被他燒了?」那人說:「你聽我說完了。他方要燒,被我一抓他,將公文奪下。他說:『你奪我的作什麼?你說說我聽。』我說:「你要把他燒了,恐怕害了好人,你給我吧。』他說不給我。他日行一千里路程,夜走八百不亮,他由昨夜三更時候,他就往雲南去了。你說這事,我一想不對,倘要有人來找我要此物件,要是我的朋友,我該如何?我故此又把他追回來。現在我們哥兒兩個夜晚前來探探,丟公文的是誰,走了沒有?多蒙尊駕抬愛,又把我讓進來,我故此說都是實話。我叫我這個朋友進來。」

  說完,遂大喊著說:「兄弟,你還不進來嗎?」只聽外面有人答言,進來了一人,身短小,短打扮。山東馬一瞧,認的是拜兄顧煥章,趕緊過去一見,說:「大哥,你還好?我不知是你拿了公文去。」煥章說:「你奉大人之命,你不去調兵,你在這裡作什麼?這是公文包一個,給你就是。若不是我們哥兒兩個暗中跟隨你,豈不叫人家笑話!」成龍接公文在手,說:「來吧,我給你們哥兒三個見見。」

  這位老兄姓什麼?原來顧煥章自從河岸遇大人分手,他說他還有朋友等他,就是先來的那個人,姓盧,名文龍,別號人稱黃面太歲。當初與煥章患難之交,這就是他。二人方知小耗神在剪子峪聚眾起立邪教,正算計該如何辦理,見成龍從面前過去,在馬圈挑馬,他二人才知是上衛輝府去調兵。二人暗中跟著,又見一個老頭兒在馬後,跟著那馬一樣快,二人甚是驚疑,慌忙也就追下去,見他遇成龍說話,二人暗中知是一位英雄。晚間到了金家店,見他戲耍成龍,偷了褥套,他暗中把公文拿出來,今夜晚同來在這裡瞧瞧怎麼回事,將公文給了成龍。

  聽他說要給見見,只見那老英雄說:「不必見。我姓邱,名成,別號人稱金眼雕,住大同府宣豹山,江湖綠林都叫我報應。你認得我了,你是誰?敢在太歲頭上動土,老虎嘴邊拔毛!」煥章道了名姓,邱爺說:「好,咱們倆去上外邊無人之處,我看你有多大本領!」說罷出去,翻身上房,說:「我在村南雙鬆林內等你,去是英雄,不去鼠輩!」煥章說:「老匹夫,休要無禮!待我去瞧瞧,你如何贏的了我!」也跟著出去上房,追下去了。山東馬說:「你們別走!盧文龍,你也不去勸勸他們嗎?」盧爺說:「不要緊。我去告訴你說吧,天明瞭你去調你的兵,你自管放心,我去了一說,他們就不動手了。」說罷,也出去上房,飛身走了。成龍有心要追,又不會上房,又不放心。有了公文,無奈候至天明,叫韓三把馬鞴上,去上衛輝府去,料想他們三個絕不能打起來,遂上馬出店。金文學說:「恩公,我也不送你了,你到了衛輝府,可別耽誤了。尊駕前程萬里,你我後會有期。」說罷,分手上路。這天到了衛輝府,方到常明總鎮大人駐紮之所,只見那邊跟他來的馬夫過來說:「老爺,你老人家方才到?我等了一天了。」馬爺說:「把你落在後邊了,我住店耽誤工夫,你先來到此處甚好。也罷,咱們先投了文書,然後再說。」遂至號房,投文書與書信進去。少時,有一個家丁出來說:「馬老爺,先在號裡吃飯吧,明天起身。」

  次日天明,馬爺聽見外面人聲喧嚷,進來一位頭戴青泥得勝盔,高提梁,雙岔尾,銀灰貴州綢子單袍兒,穿著官靴;面如紫玉,雙眉重大,二目帶神,一表非俗,帶笑說:「馬老兄台,弟王慶奉大人之命,同兄台到欽差伊大人處拿賊,外面大隊點齊,弟帶領前去。」山東馬說:「好,咱們就走。」到了外面一瞧,旗招展,五百步隊精兵甚是整齊。還有三個人站在那裡:千總謝守仁、守備劉明、記名千總謝守義。大家齊與成龍見面,問好說話。此時大家起馬,在路上還是成龍愛玩笑,說說笑笑,這一天到了桃柳營,進公館見大人,回明瞭調兵之事。

  天色方至巳正,大人吩咐:「兵伐剪子峪!」一桿大旗,是這裡地面上官預備的,上寫「欽差伊」三個大字。馬成龍與馬夢太跟隨著大人馬後,王都司帶兵,離桃柳營,到剪子峪東山口外。只見上面也沒有一個人把守眺望,不知所因何故,吩咐:「列隊!」大眾吶喊,也不見一個賊人出來瞧瞧。天至日落之時,方才收兵,安營下寨。大人一夜並未敢睡,又不知裡面是有賊沒有賊,甚是狐疑。

  次日天明,大人又列隊,吩咐派人探去。這座山是三個山口:一個在正南;大人列隊在這裡是正東;西邊還有一個山口,不知是在何處。派的人去了半天,只見他回來說:「裡面進山有五六里之遙,往南有一個山灣,裡邊有些個殺氣,怕的是賊在那裡。」

  正說之間,只聽得裡邊號炮之聲,一片聲喧,從裡邊出來有三千多賊,俱是頭裹白綾巾,短打扮,手執長槍大刀,雙龍山水勢,分為左右;當中兩桿大旗,上寫「重整天地會」,下寫「再立八卦教」。當中一匹馬,馬上有一人,身高九尺,頭戴三角白綾巾,身穿藍綢箭袖袍,腰繫青絲帶;面如烏金紙,勒馬橫槍,怒目橫眉。南邊站著一個,頭戴三角白綾巾,銀襪額,二龍鬥寶,迎門茨菇葉亂氎,寶藍緞子箭袖袍兒,青縐綢中衣,薄底快靴,手拿一桿虎頭鏨金槍。北邊站著一個,也是三角白綾巾,雙插白鵝翎兒,金抹額,粉緞子箭袖袍兒,甚是威風凜凜。頭前站著是定興縣逃走的獨角龍馬凱,倒是隨常的打扮,甚是威風,手拿鬼頭刀一口,在那裡說:「我去瞧瞧這個姓伊的,他帶領是有多少英雄前來,我必要拿他就是了。」此時馬凱在當場一站,說:「哪個不怕死的過來!咱們動動手兒。」

  只見把總李德勝說:「眾位看我去拿他去!」說罷,一直的跑到獨角龍面前,說:「小輩,認得李老爺嗎?」掄起豹尾鋼鞭就往下打,馬凱用刀相迎。二人殺在一處,兩三個照面,馬凱的刀劈面一剁,李德勝鋼鞭望上一迎,賊人撤回來刀,分心一刺,只聽「哎喲」一聲,李德勝躺在殺場,當時身死,也算為國家盡忠。獨角龍馬凱洋洋得意:「還有誰敢前來動手?」千總謝守仁擰手中長槍,直刺馬凱。馬凱一見,望後一閃,說:「小子,你別討死!」刀望裡一進,三五個回合,謝千總敗回去了。怒惱了都司帶兵官王慶,說:「來吧,我去拿這小賊種!」跳下馬來,掄刀直奔馬凱剁來。一來賊人戰敗了兩個人,也有點力盡精衰,因此王大人過來,他又不是對手,幾個回合,敗回本隊。

  小耗神余四敬下馬搖叉,通名大罵至陣前,怒氣填胸,說:「小輩,是什麼人?」王大人說:「下司乃懷慶鎮鏢中營都司王慶是也。因為你等私立邪教,引誘愚人,我等奉欽差之命,前來剿滅亂賊。你不必發威!依我說,你早早歸降,求欽差饒你性命,你還算是一個知罪改過之人。如若不然,那時想活,比登天還難了。」小耗神說:「你等不過是烏合之眾,也敢口出狂言!天下人人有份,惟有德者居之,無德者失之。你趁早歸降會總爺,也不失封侯之位。」王大人心中大怒,說:「賊子大膽!我定要結果了你!」二人大戰多時,小耗神力大叉沉,他又久練。王大人先年出兵在外得的功名,自得了實任,他就不練了,今天如何是余四敬的對手?他刀往下一剁,小耗神一閃身,刀就落空了。余四敬用叉分心就刺,王大人想要內就來不及了,左肋之上著了一下,王慶敗回本隊中。謝守義出去也敗了回來,劉明出去也敗了回來。

  馬夢太掄短把刀出去,站在賊人對面,將刀望肋下一夾,從跟頭褡褳內取出鼻煙壺兒來聞煙,搖頭晃腦,在那裡說:「余四敬,你這個小輩先別逞能,老太爺來拿你!你認得老太爺不認得?」余四敬說:「你是何人?」瘦馬說:「我在安定門裡國子監住家,姓馬,名夢太,別號人稱瘦馬老爺。你打聽打聽,裡九外七、皇城四門、前三門、外九門、八條大街、五城十五坊、南北衙門、大宛兩縣、順天府都察院,沒有不認得老太爺的。就是你這麼一個刀切的、二五眼手做的、面鋼爐兒小子,你攢餡包子晚出屜,別裝著玩,老太爺今天與你各分上下!說著,先將煙壺兒裝在褡褳內,拉手中刀,說:「來,來!咱們爺倆動動手!」掄短把刀一刺。小耗神聽了半天,也不知這些個外話,見刀刺來,用叉相迎。二人一照面,夢太刀望回一位,分心就刺。賊人用叉一崩,夢太的刀撤回來,攔腰就刺。賊人的叉雙手往外一推,將刀推出,趁勢掄叉就望頭上蓋來。馬夢太忙望後閃,見賊人勇猛,敗回本隊。山東馬跳下坐騎的黑馬,把藍布大褂脫去,把小辮一挽,就是山東綢子褲褂,高腰襪子,山東皂鞋,大瓦刀在後邊褲腰帶上掖著,手拿桑皮紙的折扇,出離了本隊,說:「小耗神,你這號東西,望哪裡走?我來了!」說罷,望前直走,看可到了賊眼前,只聽小耗神說:「會總爺是英雄,不能暗中傷你,通上名來!」山東馬面向西一站,衝著賊人說明自己的名姓,用手中扇子一指,說:「小輩,你就是小耗神嗎?」賊人見成龍赤手空拳,又聽見獨角龍馬凱說過他的厲害,用手中叉照著山東馬就是一叉。不知性命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永慶昇平前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