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慶昇平前傳/2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永慶昇平前傳
◀上一回 第二十六回 馬杰泄機天地會 煥章私訪蘆溝橋 下一回▶


  詩曰:

    滿城風雨薊門秋,五百年來感舊游。

    偶與蓬萊仙子遇,相攜便上酒家樓。

  那位英雄言道:「我乃是天津衛滄州人氏,姓馬,名杰,別號人稱紅鬍子。我有一個拜兄,名叫大刀韓成公,在北五省,人皆稱我們為滄州雙俠。因我的朋友被案死去,那時我正在四川,聞此凶信,五內皆崩,回到滄州,到拜兄墳上祭掃,痛哭一場。有人在本處居住,又怕北五省綠林弟兄有事常來尋找,故此隱居在廟內。八卦教屢有書信前來,請我入會,封我為一字並肩王。我早晚打算入川,探望賊人大勢如何。若果勢大,我身在天地會,心在大清國,明順賊人,暗替國家出力,等待大兵征剿之時,我那時自有道理。今天相見,真是三生有幸!意欲結為金蘭,不知尊意如何?」煥章一聞此言,心中甚喜,言道:「既蒙兄台見愛,小弟無不樂從。」說罷,馬杰叫童兒把香案擺齊備,二人叩頭已畢,馬杰為兄,煥章為弟,重複入座飲酒,說:「賢弟,蘆溝橋有一座天賜店,店內前後有五層大房,那是直隸巡撫吳聯所開的,那裡就為是鑄地雷。」列位,直隸從先定鼎之時,乃是巡撫缺,至嘉慶年間,方改總督。此處可不是說書的說錯了。閒言少敘。再說「他那裡店中所有的人,俱是會匪,連吳聯也是八卦教,他是會中的忠勇王,教中都稱呼他為忠勇都會總。他從做知縣之時,就是八卦教了。他是叛逆總頭目八路督會總吳恩的兄弟,才智過人,專好收攬英雄。你要將這地雷之事訪明白了,回都奏明聖上,一則為國出力,先斷賊人的餘黨;二則功勞浩大,聖上必要重加封賜。你這麼樣可不成,改扮一個買賣客商,方好前去。別的買賣怕你說漏了,你就扮做一個賣人參的就是。我這南屋子裡,有兩箱子人參:也有扒山的貨,也有老山的貨。用只小箱子盛上,你就說你由祁州廟上回來,要上都中參局去賣,那時必然相信,你就在那店中裝病,就說後邊還有車輛。夜晚出去,再暗中察訪。如將此事訪明,再走不遲。」煥章一聽,心中甚喜,說:「若果如是,我真感念兄台的好處。」二人吃酒,天已大亮,煥章收拾齊備,背上參箱,辭別馬杰,起身往蘆溝橋前去。

  天至巳正,來至蘆溝橋天賜店門首,見裡面房屋甚多,頭層院內,馬棚槽道俱全。煥章進店就嚷說:「唔呀,我要住店!」從裡面出來一個小二,年有二十多歲,身穿半截藍布衫,白襪青鞋;淡黃臉面,笑嘻嘻的說:「客人,我們這店不住孤行客,裡邊沒有閒房。」煥章說道:「我不是孤行客,我是賣人參的客人。你趕緊給我找房,隨後車輛就到。」小二說:「同我到上房去住。」煥章隨到上房,屋中甚是乾淨。落座要淨面水,洗罷吃茶。小二擺上四碟點心,煥章說:「我不吃點心,快給我燙酒擺飯吧,我在路上還沒有吃早飯呢。」小二去不多時,擦抹桌案,暖酒擺萊,冷葷熱炒,乾鮮果品,應時菜蔬,擺列滿桌,又送過兩壺蓮花白酒。煥章吃得十分高興,問:「小二,你姓什麼?」小二言道:「我姓侯,排行在六,在這裡店內跑堂,我家就在這裡。我的母親老病復發,買你點人參治溫補病,行不行?」煥章說:「不要緊,我送你一支老山參就是,我諒你也買不起。我再告訴你吃參的方法:用一個小磁缸兒,放在開水之內煮著,等待兩刻工夫,蒸透倒出再喝。」說罷,遂在箱內取出一支極好的老山參,交與小二。小二道謝已畢。煥章吃罷飯,天色已晚,又因昨夜不曾睡覺,遂合衣而臥。睡至初鼓方醒,喝了兩碗茶,又要了點心吃下。至二更時分,大家俱已安歇,收拾妥當,換了夜行衣靠,出房各處巡訪地雷消息。直找到五鼓,並無頭緒,無奈回歸上房睡覺。天亮托言有病,仍然不走,一連五天。

  這一日晚上,小二侯六進來說:「客人,今天晚上須要早早睡覺,不可出門。今晚我們店中有事,不可出去,你就睡覺就是了。」煥章依言說:「是了。」天色已晚,自己把燈吹了,說:「我睡啦!」小二甚是放心。煥章在窗孔偷看。

  天有二更時分,只聽外面馬蹄聲喧,有人扣門之聲。有幾個人出去開門,說:「哪位來叫門?」外面說:「散值會總與分巡會總、逍遙會總、太平會總,前來察看地雷之工程。」眾人把門開放。少時,有兩個燈籠在先,後面有兩個年邁之人:頭一個戴三角白綾巾,銀抹額,二龍鬥寶,藍綢箭袖袍,氈底尖靴,腰繫涼帶,麵皮微白,沿口鬍鬚。後面還有一個人,也是頭戴三角白綾巾,金抹額,銀灰寧綢單袍兒,薄底靴子,並插白鵝翎兒。後面還有兩個少年:一個穿著洋綢大衫,年約二十多歲,薄底快靴。一個年約三十上下,身穿藍春綢大衫,薄底抓地虎快靴;面如白玉,唇若塗朱,五短身材。共是四個會總:頭一個是老龍神散值會總馬鳳山,第二個分巡會總任山,逍遙會總張寶任,太平會總任鳳蛟,帶著十六個會中之人,來查驗地雷工程。眾賊人見裡麵店門已關,任山說:「侯六,你去把三層上房屋內地板開開,少時我等去觀看。」只見侯六入第三層院中去。

  顧爺看夠多時,暗中就把後窗戶開開,拉刀上房,從窗戶中躥出去,翻身躥在上房一瞧,又望院中一看。見侯六手提燈籠,撲奔後面,至三層院中,又見他把鎖開開進去。煥章在暗中一瞧,只見他把燈籠放在地下,用手把地下的方磚起下來,一連起五十三塊方磚;又把地板一翻,只聽「咯嘣」一聲,將板提起來。又打燈籠出來,至前院中去。煥章從房上下來,進得上房屋中,來在地板臨近,順著梯兒一磴一磴兒下去了,約有三四丈深。至底下,自己把火一晃,照了照,一直望東,都是平川之地,還有好些個竹竿兒。

  正在觀看之際,只聽得外面梯子聲響,燈光閃閃,煥章忙往樓梯背後一蹲,也不言語。只見那四位會總,一齊帶領著眾人,望裡面來了,各處去瞧瞧,也有火藥,也有鐵炮,也有房屋。只聽得那個說:「老會總,你看看成不成?」那個說:「好,你等大家同我上去吧,我必有保舉就是。」眾人齊說「好」,遂望上去。煥章從樓梯後面也要上去,只聽板子一響,早已蓋上了。煥章想要出來,是比登天費事。不知顧爺性命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永慶昇平前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