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慶昇平前傳/4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永慶昇平前傳
◀上一回 第四十六回 欽差願捨命盡忠 龍王夢指拿六寇 下一回▶


  詩曰:

    廣平賦裡說梅花,陶令閒情句最華。

    別有風流微韻事,珠仍無玷玉無瑕。

  倭侯爺正在給眾人相面之間,早有門上人進裡邊稟報四莊主于珍知道。于珍聽此話,半信半疑,心中想:「必是私訪之人前來,替張廣太訪事。也罷,我出去見機而作就是。」自己離了內邊房,到了大門以內,眾家人都站起來了,說:「莊主出來了。」倭侯爺故意吃驚:「唔呀,好哉!吾正訪察著真龍天子,不想今天在此處相遇。」說罷,跪倒磕頭行禮,說:「吾皇萬歲!萬萬歲!吾涉水登山,各處訪察,不想今天在此相遇。」

  于珍他本是個八卦教主,天地會他有三個哥哥,俱是天地會的會總,他也是個邪教匪賊的小會總兒。這于家圍並無一個好人,都是天地會的餘黨。他本來就是個妄想之人,今天聽了倭侯爺言語,半信半疑,拉著倭侯爺,說:「你跟我走吧,不可這樣信口妖言!」拉著方一進二門,那裡拴著一條達子狗,渾身漆黑毛兒,項短脖粗,雄壯可怕,用手把顧煥章望前一推,料想他必叫狗咬著。他這個狗永遠不叫生人進門,試試他是個神仙不是?那個狗一見倭侯爺,心中惱了,「唿」的一聲奔過來。倭侯爺一見,用蠅甩一指,那個狗「汪」的一聲,就望那邊跑。于珍一瞧,認著侯爺是真正神仙哪,一個狗被他一指,他就怕了。于珍不知其中詳細。原來倭爺那把蠅甩兒,裡邊有消息袖箭,安著十個梅花針,他一捏簧,「咯嘣」一聲,那個梅花針望外一躥,正在那個黑狗的嘴裡,他「汪」的一聲,跑在那邊臥著,連用爪望外撓,在叫喚。

  于珍認著是道人的法術,帶他到了外書房,是北上房五間,東西各有廂房。倭侯爺落座,一瞧那于珍,身高九尺,膀闊腰圓,黑紫面目;身穿青洋縐夾襖,項短脖粗,腦袋大,雄如瘟神,猛似太歲。于珍說:「道友,你暫且落座。你說哪個是紫微星君降了世?真龍天子又臨凡?」倭侯爺說:「你就是紫微降世,必有天分。久以後必要開基創業,得江山社稷。吾前知五百年,後知五百年,善曉過去未來之事。」于珍說:「也罷,我去到裡邊叫出來,你瞧瞧哪個是我的原配之妻?你要是瞧的出來,我便信服你是真神仙;你要瞧不出來,休想出我這宅院!」說罷,吩咐:「來人!看著他。我進裡邊去,少時就來。」顧爺心中甚是為難。

  少時間,自裡邊出來了一群婦人,俱是一樣的打扮,都在二十多歲。有十數個人,濃妝豔抹,品貌美麗,齊站在南邊。于珍說:「神仙,你瞧瞧這十數個,哪一個是我的原配?」顧爺一聽,心中一想,說:「這可把我給難住了。」楞夠多時,說:「唔呀!你等來看,那正宮娘娘頭上有一道紅線!」那些個使妾齊望那四莊主的原配之妻頭上看。煥章這是生意話--詐唬;用手望那婦人頭上一指,說:「好哇!我一看這就是正宮國母。」連忙行禮。于珍一瞧,心中甚喜,說:「神仙,你真是一個活神仙!我要得了地,必封你為護國仙師!」倭侯爺說:「謝主龍恩!」起來了,于珍先叫那些個婦人進後邊去,讓煥章說:「仙長爺,書房內有話說。」

  二人進了書房落痤,于珍說:「我本是一個八卦教的小會總,就是得了天下,也不應該是我的。」倭侯爺說:「那不能!當初漢高祖乃是一亭長,提三尺劍,斬白蛇起義,久受霸王之困,後來得了漢室江山四百年。主公用心求賢,久以後必成大事。我山人會呼風喚雨,書符念咒,撒豆成兵。」于珍一聽,說:「國師,你可用葷用素?」倭侯爺說:「葷素都可。」吩咐:「外邊備酒。」少時,杯盤齊集,菜也豐滿,二人開懷暢飲,直吃到天晚。于珍趁著酒興,說:「仙長爺,你今天在後邊花園內高搭法台,你請個神仙來我瞧瞧。還求仙長把我的仇人張廣太給我害了,就除了我胸中一塊大病了。我此時可把他治了,交了刑部啦,不知後來該當如何問罪。他的朋友甚多,求仙長占算占算,他死的了死不了?」倭侯爺說:「我到花園中請下神仙來,再作道理。」

  天有二更時分,花園中法台搭好了,眾人齊不信倭侯爺他是神仙,都要瞧瞧是怎麼樣請。于珍帶著四十多個人,暗中吩咐說:「如是分真請下來神仙便罷;如要是造妖言,那時你等各舉號火,把那座法台燒了,就勢連他燒死。」眾人點頭會意,同著顧煥章到了後邊花園之內。四處也有廳房、暖閣、涼亭、月牙河、小芙蓉架,各樣的鮮花。煥章來到了法台前說:「于莊主,我要上去,你等大家都要跪下磕頭。請下神仙來,不必害怕,你等用白麵一塊,捏成三個小人,上寫你仇人的名字。用油鍋放在一旁,我念咒,就勢擱在油鍋一炸,不消三天,他必死。」于珍說:「頭一名是張廣太,第二名是伊哩布,三名是白將軍,俱是我們教中之人的對頭冤家。」下邊大家預備好了,倭侯爺說:「我先念咒,然後在台上請神仙就是了。」有人把油鍋扇著,倭侯爺把麵人放在鍋內,口中說一句「無量壽佛」,扔在鍋裡一個,又念了一句,扔在鍋裡一個,一連扔了三個,然後躥上法台,坐在當中,叫人把那油鍋內的物件拿出來。眾人用銅笊籬撈出來,剩下兩個麵人了;大家一楞,齊聲說道:「神仙爺,剩下了兩個啦!」倭侯爺說:「唔呀,不好!張廣太大概跑了。」吩咐眾人:「地下掘坑,就連油一並都灌在地下,就勢埋上,不准開坑偷看。過了百日,定有奇驗。」原來倭侯爺他早先預備下一人白蠟做成的人兒。放在鍋裡,換出那個麵人掖在囊中,叫人埋在地下,怕涼了凍上,瞧出來是蠟的。

  眾人埋好了,齊跪下說:「仙長,你請神仙吧。」只見倭侯爺拉出了寶劍,口中說:「我要請二郎楊戬前來,下降來臨。」說著,燒了一道符,口中說:「二郎楊戬不到,等待何時!」並無動作,心中說:「只要刮一陣風,可有一個旋風,我就好造妖言了,說你等都是俗子凡夫肉眼,看不見就成了。」自己想罷,又將二道符一扔,口中咕噥了半天,說:「二郎楊戬不到,等待何時!」並無一點動靜。四莊主於珍也不跪著啦,心中說:「好哇!這老道分明他是來假充神仙,訪察事情,大概心是一個私訪的。」必內說:「我看他這三道符,如不靈,我派人連台帶人一並燒了就是。」

  正想之際,只聽他台上又畫了三道靈符,口內說:「二郎楊戬不到,等待何時!」倭侯爺是真急了,見台下邊群賊都起來了,心中就知不好。方把那符扔下去,只聽上邊半天空中說:「吾神來也!」跳下來一個人,站在台上,身軀矮小,花面紅鬚,唬得倭侯爺戰戰兢兢,自己無法,說:「來者莫非是二郎楊戬嗎?」那個人說:「正是吾神!不知差我哪邊使用?」煥章一聽他說話,仔細一瞧,戴著一個假紅鬍子,心中才明白。不知此人是誰,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永慶昇平前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