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慶昇平前傳/5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永慶昇平前傳
◀上一回 第五十一回 伊大人奉旨入都面聖 倭侯爺請假回籍探親 下一回▶


  詩曰:

    十年贏得錦衣歸,風景如昔事半非。

    惟有多情門外柳,見人猶自舞依依。

  倭侯爺三個人在蓮花觀吃酒,被老道灌醉,酒裡放著有蒙汗藥,把三個人迷倒在地,不醒人事。老道鼓掌大笑,說:「好三個匹夫!」吩咐兩個徒弟:「把他們三個人捆上,用解藥解過來,我說明白了,然後再殺不遲。」陰棟、陰梁二人把他們三個人用解藥解過來,擱在院內。

  三位英雄醒過來,破口大罵,說:「你這潑道,真大膽!楞敢把我三人捆上。」倭侯爺說:「吾姓顧,雙名煥章,別號人稱賽報應。那是吾拜弟,山東馬成龍、瘦馬夢太。」那老道一聽此言,哈哈大笑,說:「我山人早知道,故遣我徒弟去把你三個人引入蓮花觀前來,受了我的妙計。我姓呂,名良,別號人稱賽純陽。吾是那天地會八卦教的正會總,奉令在黃河接餉。今天奉鎮北侯的令,在此看守。今天拿住你三個人也好。」即叫陰棟、陰梁二人,把他三個人結果性命。

  那賊人陰棟手持鋼刀一把,照著那山東馬前胸,只聽「克嚓一聲,紅光崩冒,鮮血直流,陰棟死於非命。馬成龍並未傷著,這是為何?只因那賊人方舉刀,照著山東馬前胸一刺,自東邊房上飛下了一鏢,正中陰棟的哽嗓咽喉,登時身死。那位英雄跳下來,手掄雙刀,照著陰梁脖頸就是一刀,砍倒在地。外面一聲喊,把山門踹開,進來了無數的官兵。妖道賽純陽一見兩個徒弟死於非命,心中著急。又見跳下一個人來,身高八尺,面似薑黃,長眉闊目,威風凜凜,手掄雙刀,照著自己砍來。又見眾官兵進來,齊舉兵刃來動手,人多勢眾,登時把老道殺死於院內,把侯爺與二馬解開,說:「三位多多受驚!」侯爺一瞧,認得是王有義,過來給三個人請安。

  原來王有義自救了顧煥章,在神力王府中住著,老王爺保他移省升了水師宮的守備,接篆不久,常常的自己單身出去私訪。今天調本隊官兵,是上百花山桃花嶺剿賊去,正從此處路過。內有一個官兵說:「老爺,這廟裡就是八卦教。那老道勸過我表兄,叫他歸降八卦教中,我表兄不願意,我都知道的。」王守備下馬,派官兵圍了這個廟,他翻身上房,到了裡邊救了三個人,殺了妖道。馬成龍與馬夢太、侯爺,俱皆謝了王有義,問他怎麼知道,前來相救?王守備說:「我是調兵去百花山桃花嶺,前去剿賊去,從此路過,聽見手下兵丁說,這廟裡有一個老道是八卦教,我故此把他們調齊,圍上了廟,進來了殺死叛賊,救了三位。」此時天有日色將落之時,王有義吩咐手下兵丁:「把三個死屍搭到廟外掩埋。」又派人去叫本地面官人照管此廟。諸事辦理完畢,說:「侯爺與二位大人來此何干?」馬夢太就把拿獲巡撫王千層,審問出盧定河在此處挖河堤開口子之事,「我三個人到這裡來拿河道總督盧定河,沒找著他,故遇此事。」王有義說:「這西北離此八里之遙,有一座百花山桃花嶺,裡面嘯聚賊人,我已訪明,大概是盧定河的餘黨。咱們帶官兵前去訪拿,大概可以成功。」說罷,侯爺等出離了蓮花觀,帶著四百官兵,一直撲奔西北。

  黃昏以後,到了山口,眾人一瞧,黑洞洞的。在西北上一個山口,兩旁都是峻嶺高峰,眾人不敢進去,怕裡邊有埋伏。山東馬說:「且慢!我有一條計,你們暫且在此扎住,我進去哨探哨探,萬一拿住一個賊人,問裡邊的道路並賊人多少。」馬夢太說:「我也跟你去。」說罷,二人進了山口。走了有一里之遙,借著星鬥的光輝,只見前面有一樹林,穿過樹林子有一條小路,直奔西北。二人方至樹林跟前,只見從那邊躥出一人,舉扛子摟頭就打,被馬夢太一避血桷打倒在地。

  成龍過去用腳蹬住,說:「你這號東西,是幹什麼的?說明白了,饒恕你!」那人說:「二位英雄饒命!我姓杜,別號人稱杜大漢。今天是我們山寨寨主壽誕之日,我偷著下山,打算要打劫客商,得了銀錢,是我自己的,不想遇見二位。」夢太說:「你們山寨有幾位寨主?」杜大漢說:「有兩個會總:一名何擋,一名何橫。山寨之上有八百嘍兵,俱是天地會八卦教中的人。今天一早,又來了一位盧大人,是大清國的河道總督,是我們教中鎮北侯爺。規定今夜四更時候,要將此處黃河北岸刨開,拆散倭侯爺與伊大人,叫他二人首尾不能相顧。」馬夢太說:「這山裡邊有幾條道路通著外邊?」杜大漢說:「此山別名葫蘆峪,就是那一條道出入。東北、正北、正西、正南俱是高山。就是上北邊山寨,有一條道路,分為前後山峽。你跟我走。」頭前帶路上山,後邊又有官兵前來哨探,怕是二馬被擒。馬夢太一見官兵,說:「回去!請侯爺與王大老爺帶兵剿山。」

  兵丁去不多時,侯爺帶大隊趕到,杜大漢頭前帶路,來至山下,派二百官兵在此扎住,等拿漏網之賊,遂帶這二百人上山。馬成龍在前頭走,拉著杜大漢,被石頭一絆,栽倒就地。後邊的官兵人多勢眾,黑夜的光景也瞧不見。山東馬脊背朝上,趴在那裡。眾人認著是一塊石頭哪,齊蹬著他脊背,大家過去,杜大漢也跑了,不知去向。山東馬起來直嚷:「好傢伙!這還了得,幾乎要了我的命!我也不走啦,坐在這裡等賊就是了。」站起來一瞧,東邊有一個山窟窿。山東馬往裡一瞧,不深,心裡說:「我坐這裡等賊。」方才望裡邊一坐,「嗖」的一聲,躥出一個狐狸來,嚇了山東馬一跳。自己拿手望裡摸了一摸,自己才坐下,仰面觀瞧天上的星鬥。聽得山上殺聲一片,是倭侯爺、王有義、馬夢太帶著官兵,將山寨圍上。馬夢太躍上牆,侯爺後面跟隨,直至大寨南房坡上偷看。

  只見裡邊明燈蠟燭,兩旁站立有三百多嘍兵。裡面正當中有一張八仙桌兒,後面有一把太師椅子,上面坐著是河道總督盧定河;東邊有張桌兒,後邊坐著一人,身高七尺向外,面似黑炭,眉如八字,眼似鑾鈴,蒜頭鼻子,嘴唇發薄,兩耳發削,頭小頂短,身穿青洋縐大衫;西邊也有一張八仙桌兒,後邊坐著一人,年在二十以外,面如白紙,短眉圓眼,耳小唇薄,身穿藍縐綢大衫。侯爺在房上細瞧,大概兩旁邊是何橫、何擋,遂叫:「跟我來,拿這三個混帳王八羔子!」拉短把刀,跳下房去,直奔大廳。侯爺說:「好一個盧定河!你乃是國家封疆大臣,這樣不法,與賊通氣,吾先拿你!」躥進屋中,掄刀照盧定河摟頭就剁。兩旁賊人用兵刃架住,盧定河拉寶劍,吩咐:「拿奸細!」眾嘍兵大喊一聲,就將二人圍在當中。何擋、何橫擺折鐵刀,與二人動手。

  只聽外面官兵一聲吶喊,雙刀將王有義帶官兵殺進大寨,嚇得眾嘍兵東奔西逃,不知殺來有多少官兵。侯爺一腳將何擋踢倒就地,隨過來幾個官兵將他捆上。馬夢太一避血桷將何橫打倒,也被官兵捆上。餘賊盡皆逃散。顧煥章說:「惟獨不見盧定河。王有義,你與夢太帶官兵押解賊人,我去尋找盧定河去。」說罷,出離大寨。

  且表盧定河見官兵進來,自己抽身出離大寨,望前逃走,自己口中禱告上蒼:「我盧定河今天若要逃脫此難,焚香答謝天地。」正說之際,走至山東馬坐著那個山窟窿跟前。他並不知馬成龍在那裡坐著,正嘴裡絮絮叨叨,被成龍一瓦刀,正打在迎面骨上,定河翻身栽倒就地,被馬成龍拿住。侯爺從山上頭正望下追趕,只聽成龍那裡嚷道:「拿住了!拿住了!」隨後馬夢太帶官兵亦到,把盧定河交與官兵,大家下山。那裡王有義焚燒山寨,隨後追到百花山口以外,天色大亮,給侯爺與二馬備了三匹馬,派十個官兵押解賊人,至高家堰。王有義回守備衙門。

  侯爺與馬成龍帶著三個賊人,到高家堰公館門首。只見裡面管家何喜說:「你們三位還回來了?昨夜有三更時候,公館鬧刺客。」侯爺等一聽此言一楞。原來昨夜晚大人在燈下看書,有三更時分,旁邊有一個書童伺候,從外面進來一個賊人,手舉鬼頭刀,照定大人就剁。不知大人生死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永慶昇平前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