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慶昇平前傳/5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永慶昇平前傳
◀上一回 第五十四回 佟起亮誤遇山東馬 祁文龍大鬧高家窪 下一回▶


  詩曰:

    才見英雄定家邦,回頭半途在郊荒。

    任君蓋下千間舍,一身難臥兩張牀。

    一世功名千世孽,半生榮貴半生障。

    那如早隱高山上,紅塵白浪兩茫茫。

  馬成龍與夢太在那高家窪賭氣吃酒,要了好些個菜,把飯館裡所有的菜都給要完了。跑堂的叫了一群打手,在旁邊站著,一個個威風凜凜,相貌堂堂,約有二十幾個人。山東馬瞧見那邊有一盆鯉魚,約有四五尾,山東馬叫他給拿到灶上,做得了拿過來,放在桌上。自己吃了一口,就把那一尾整魚扔在外頭去,又一連照樣扔了兩尾。

  只見外面有一個黑大漢,就是方才賣藝的那個,把那三尾魚都揀起來。

  方要拿著走,只聽得山東馬說:「且慢走,我來也!」成龍出去到了外邊,截著那大漢說:「你姓什麼?叫什麼?是哪裡的人?」那大漢說:「尊駕要問,我乃涿州人氏,姓高,名杰,別號人稱賽鐵蓋。我家中父母雙亡,自幼兒無人照管,我習學槍棒。我家中有些產業,都被我家中手下人騙去,剩我一人,家中無依靠,流落江湖,賣藝為生。今天是從早晨並未吃飯,我方才練了半天,也沒有一個人給錢,我無奈來此處,正遇尊駕在這裡吃飯,我揀了幾尾魚,打算著拿到那邊去用水洗洗,我好吃,不想被尊駕看見動問。」山東馬說:「我請你今天吃一頓飯。來,你跟我進裡邊去。」高杰跟隨在後,來到裡邊一瞧,菜蔬擺滿桌上。高杰落座吃酒。

  山東馬說:「你有膽子沒有?」高杰說:「膽子倒有,幹什麼吧?」山東馬說:「你把咱們桌上邊傢伙,你都打摔了,把他爐灶也給拆了,把他桌子也給他毀了。咱們吃完了飯,點著火,把他的天棚花障都給燒了。辦完事,我給錢,沒你的事。」高杰多吃了幾杯酒,說:「不要緊,都交給我了。」先端起酒罈望地下就是一摔,只摔得粉碎;然後拿起房椽子,望桌上一拍,砸碎了好些個盤碗。山東馬把大環金絲寶刀望桌上一插,明晃晃的甚是驚人。馬夢太腳蹬著板凳,拉出短把刀來,望桌上一拍,說:「馬大哥,咱們老弟兄們從北京城來到此處,不能栽跟頭。天塌了有地接著哪,腦袋掉下來碗大的疤拉。今天咱們殺一個夠本,殺倆賺一個!」跑堂的一聽,與眾人暗暗的說道:「今天了不得了,快稟報莊主得知。叫我一瞧,咱們這二十多人也不是他們三個的對手。」

  原來這座飯館,是祁家莊的小淫人祁文龍開的。他本來是一個酒色之徒,倚仗著他是一個五府的皇糧莊頭,此地無人敢惹。結交官長,走跳衙門,包攬詞訟;常搶人家的少婦長女,其性最淫,一夜無婦人陪他睡覺,他如度一年。他家中有逍遙自在牀,無論什麼樣的貞節烈女,要叫他搶了去,他擱在逍遙自在牀上,任憑他自己追歡取樂。今年他續這四天戲,這裡開了一個飯館,所為自己作樂。他預備些個打手,所為搶人,都是些個無知匪徒。今天一見馬成龍等三人在此吃飯,俱是外鄉人,打算要敲山震虎,要把三個人給唬住,借著主人的勢力,訛幾百銀子,大家分肥。今天遇見釘子上了,把幾個打手嚇的俱都溜之乎也。

  三個人吃完了飯,叫跑堂的前來算帳,嚇的跑堂的戰戰兢兢,不敢向前。高杰說:「小子過來!給咱們算算帳。」跑堂的戰戰兢兢來至面前,說:「二位老爺別生氣,我慢慢的算就是了。」把傢伙揀起來,說:「三百六、二百四、六百、八百。」方說到八百這裡,高杰說:「小子,到底是多少錢?你說明白了。如若不然,把腦袋給你旋下來!」跑堂的說:「共共共合二百四十錢。」馬夢太說:「給三百錢吧,連小菜俱都在內。」三個人站起身來,說:「開了台了,咱們一同聽戲去吧。」夢太、成龍把刀帶好,高杰扛著房椽子,出離飯鋪。

  只見正東有三間看台,上面收拾的乾乾淨淨。只見又從西面來了一乘涼轎,是一把太師椅子,穿著兩個轎桿,上頭過風涼帳。頭前有引馬,後有跟騾,前呼後擁,約有十數名跟人。椅子上坐著那個人,年在二十以外,面如白紙,細眉圓眼,光著頭,戴著黑鏡;身穿宵青官紗的大衫,芙蓉紗的中衣,漂白襪子,青緞子鑲銀灰摹本緞心的雙臉鞋,當中是長圓金壽字,二紐上帶著十八子的香串;手拿團扇一柄,上畫杏林春燕。二馬看罷,只聽旁邊有人說:祁莊主來了!」只見那一乘涼轎,到了那正東那三間看台的底下,有兩個小童攙扶。那祁文龍上看台落座,口中說道:「你們到廟裡把祖師爺請出來,就說我到了,請他點戲。」少時,見有兩個家人直奔雹神廟去了。

  不多一時,只聽南邊一聲「無量壽佛」。成龍回頭一看,見那道人好生面善:頭戴緞子如意道巾,身穿玉色綢子長袍,青緞子護領,白襪,厚底雲履;背後背著一口寶劍,綠鲨魚皮鞘,黃絨穗頭,真金的什鏈;長眉大眼,半邊臉發紫,半邊臉發黃。成龍一細瞧,認得是由興順鏢店漏網的賊人鬼臉太歲佟起亮,心中甚喜,說:「夢太,咱們哥倆運氣來了。今天誤遇奉旨嚴拿的要犯佟起亮,咱們哥倆去到那邊,把他拿住,交本地面官解進京去,必是一件奇功。」馬夢太說:「大哥,你好想不開!咱們倆是奉旨回家去祭祖,來到邢台縣,卻是為何?一則你我有違旨之罪,二則勞而無功。有兩句俗話:『得放手時須放手,得饒人處且饒人。』你我咱們聽戲去吧。」拉著成龍、高杰,說:「咱們聽戲去就是了。」

  三人站在台口,大眾聽戲的都瞧他們三個人:一個胖的真胖,一個瘦的真瘦,一個黑大個挺高。大家正瞧之際,只聽那邊有家人喊嚷說:「祖師爺點了戲啦!頭一出是《蕩花船》,二出是《賣胭脂》。」說罷,只聽傢伙一響,開場演戲。那花旦方一出來,山東馬說:「好傢伙!」聲音洪亮。從那邊來了幾個彈壓廟場之人,說:「是哪位叫好?哪位叫好?不知道我們這裡的規矩麼?把他鎖上帶了走!」成龍說:「你不必詐,叫好的就是我,你知道不知道?」這幾個官人一瞧馬成龍那個打扮,說:「把他帶著走,見莊主去。」夢太趕緊攔住,說:「且慢!眾位老哥們,不必如此。我姓馬,在北京順天府當內大班,我也是出來辦案。那是我一個伙計,說話粗魯,不知這裡的規矩。眾位看我的面上,遮蓋遮蓋吧!」那幾個官人說:「我們是那莊主叫我們來彈壓廟場,有我們老爺交派:如有不法之人在此攪鬧,我們必要過來將他拿住。今天你也是咱們六扇門裡的人,我們回去,莊主不問便罷,店主如問時,我替你們遮益遮蓋就是了。」

  正說之間,只見從那邊過來一個家人,說:「眾位,是誰叫好?莊主叫你們幾位過去哪。」這幾個官人來到東邊看台之上,佟起亮與祁文龍二人問道:「適才什麼人嚷『好傢伙』?不知道這幾天是我續的戲嗎?成心攪我,把他鎖來!拿我的片子,把他送縣。」官人說:「沒人叫好兒,是有一個擺酒攤的,他自家中抱著一個酒罈子,正趕《蕩花船》上來,他一瞧台上的戲,地下有個磚頭把他絆了一個跟頭,罈子也砸了,酒也灑了,他心疼他的罈子,他一哭說:『好傢伙呀,好傢伙』!」佟起亮說:「你們下去吧!」

  眾官人方才下了看台,只聽台口那邊又有人嚷說:「兒他媽媽,實在好!實在好傢伙啦!」這幾位官人說:「又是那個山東兒。」眾人到了馬成龍面前,說:「又是你嚷『好傢伙?』」山東馬說:「不錯,是我說的。」「方才替你說半天話,在莊主的跟前。」山東馬說:「我去見他去!我也不是殺人的兇犯、滾馬強盜。你頭前帶路!」說著話,把高杰叫來,附耳說:「你如此如此。你二人跟我來!」成龍等同官人來到看到台以下,成龍跟他等上去。

  此時祁莊主已回家去了,就剩下鬼臉太歲佟起亮,他在那裡坐著。官人說:「祖師爺,我把這個叫『好傢伙』的帶了來啦。」佟起亮說:「把他帶上來!」話言未了,只聽成龍罵道:「好一個鬼臉太歲佟起亮!你這號東西,往哪個廠蹦!」佟起亮一聽,嚇得真魂出外,說:「無量壽佛」,用手一扶桌子,跳下了看台。高杰與馬夢太二人過去攔住。原來是他未從來到此外,山東馬早已囑明白,說:「如若看台上下來一個老道,務必把他拿住,不准放他逃走!」高杰舉著房椽子,瞪著眼睛,竟等老道。馬夢太拉短把刀在旁邊站起。佟起亮一躥,正躥在高杰的面前。高杰掄起房椽子,照老道頭頂之上就是一下。老道望旁邊一閃,拉出寶劍,要與高杰動手。馬夢太拉短把刀,說:「佟起亮,你是奉旨嚴拿的要犯,你今天望哪裡逃走!」成龍從看台上下來,三個人把他圍住。不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永慶昇平前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