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慶昇平前傳/5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永慶昇平前傳
◀上一回 第五十六回 邢台縣英雄自投首 蕙芳樓俠客戲成龍 下一回▶


  歌曰:

  人生百歲古來少,先出少年後出老。中間光景不多時,又有閒愁與煩惱,月過了中秋月不明,花到了三春花不好,花前月下能幾時?不如且把金樽倒。世上財多用不盡,朝內官多作不了。官大財多能幾時,惹得自己白頭早。荒郊高低多少墳,一年一度埋青草。

  馬成龍正在那邊站定,瞧著祁文龍,用手中的寶刀方要剁他,只見那邊燈光一照,彷彿一個人影兒,自己頭一低,一轉身就是一寶刀。杜芳的刀方舉起來,未防備成龍的寶刀到了自己的脖頸,要躲也來不及了,刀到處人頭直滾。一回手又剁了祁文龍幾刀,登時把賊人結果性命。

  只見馬夢太進來,說:「大哥,你不可在此久停,咱們走吧,殺死有一百多人哪。」山東馬說:「什麼?好哇!走,向哪裡走?老兄弟,你走你的吧,不必管我。我自己打官司去就是了。殺人的償命。欠債的還錢。不必賢弟你跟我去饒上了,我自己到縣內去投案就是。」夢太說:「你胡鬧!咱們兩個人一同來的,活著在一處為人,死了在一處作鬼。」

  正說之際,聽得外邊人聲一片。二馬出去一瞧,只見十數個燈籠火把,約有百十多名官兵。當中一騎馬,馬上有一位大人,戴著緯帽,說:「把兩個人拿住!」原來是有本宅的家人去到了邢台縣武營之內,報說:「有大盜夜晚搶奪祁家莊,請眾位老爺們去急速拿賊!」王大人調了有二百名官兵,來到了祁家莊外,正遇二馬出來,把手中的刀望地下一扔,說:「眾位不必動手,我跟你們去,到了衙門裡再說吧。」眾官兵把那兩口刀揀起來,到了大人馬前稟明。原來這位大人是本城的都司,派了兩個千總、兩個把總,在那祁家莊帶四十官兵察驗,然後派人帶著二馬到邢台縣。天已大亮,進城到縣衙,都司自己先進裡邊去了,把二馬交給縣衙頭役。

  少時,只聽的人聲一片,老爺升了大堂,把二人帶上大堂。眾衙役齊聲作威說:「跪下!跪下!」二馬站在那裡,也不言語。知縣問說:「你兩個人為何見了本縣不跪,所因何故?你叫什麼名字?」山東馬說:「我姓馬,是山東人,作小本經營。那是我的兄弟馬二。殺人都是我一個人,沒有他的事。」馬夢太說:「在祁家莊殺人是我,並沒有他的事。」知縣說:「你二人為什麼去祁家莊內殺人?細說明白。」馬成龍說:「祁文龍糾聚匪棍,白天搶良家婦女,我等是路見不平。」知縣說:「搶的是何人之女?有何為憑?」成龍說:「是王新莊開豆腐坊的李成的女兒李玉姐。」知縣說:「可有這一案,昨天在我這裡喊冤,不知李玉姐果是祁文龍搶去嗎?」成龍說:「一點不錯,吾昨夜晚上親眼瞧見的,一點不假。」又把昨夜晚上之事說了一遍。知縣早派四老爺到祁家莊前去驗明,回來暗中稟明瞭知縣。李大老爺說:「馬大,我今天派你出去尋找李玉姐,若要找著,帶至公堂,那時我就饒你殺人的事情,與你無干。留下馬二,作為押帳,你自己出去。」山東馬說:「我就是找不著李玉姐,我也是回來的。你派人跟我去吧,我倒要明明我的心。」知縣派了八個人,都是本衙門中的頭役:趙大、王二、張三、李四、孫五、劉六、耿七、馬八,跟著成龍出離了邢台縣西門,到了店裡。趕車的說:「馬爺,你昨夜晚上望哪裡去了?」成龍說:「我有事。高杰還睡覺哪?」成龍到了屋內,自夢太褥套內取出了五十兩銀子,帶著八個官人,到了西街路北,有一座蕙芳樓,是邢台縣第一個酒飯館。山東馬說:「咱們進去,到裡邊先吃完了飯。然後再去找人吧。」公差說:「很好。」一同進了飯館,是一個拐棒樓,坐北向南,裡邊有好些個客座。眾人一同落座,問堂倌說:「你們有什麼新鮮菜蔬?」跑堂的說:「應時的小賣,南北的碗菜,整桌酒席。」山東馬說:「給我們來要應時可吃的菜,先給我們配幾樣來。」跑堂的擦抹桌案,少時擺上各樣的酒菜。

  大家正在喝酒之際,只聽得北邊望西一拐那間屋內,有一人在那裡「咳」了一聲,又長歎了一口氣,說:「罷了,今天我是真煩哪!喝兩盅酒吧,一醉解千愁。這找李玉姐的,我也瞧不見一個了;如要遇見,我告訴他,省得著急。」山東馬一聽,站起來走到後邊,望西拐彎有四張八仙桌,上邊擺著些菜,並沒有一個人。山東馬回來說:「好哇,鬧鬼呀!我聽見有人說話,我一瞧沒有一個人,真乃怪道!」那幾個公差說:「我們也是聽見了,像有人說話似的。管他呢,咱們喝酒吧。」眾人又喝了幾杯,又聽見那邊有人說:「好哇,再未想到今天我算定在此等候找李玉姐的,不想今天在此等候多時,還不見來,真乃是怪道!這李玉姐在我那裡,應該怎樣哪?」山東馬一聽,到了裡邊又一瞧,還是沒人,一連三次。

  只見自裡邊出來了一個老頭兒,說:「姓馬的,你是找李玉姐嗎?跟我去,准有下落。」成龍認得是前日晚上在店內見的那個老頭兒,不由己著急說:「好一個匹夫!你這不要臉的東西,你在我店內留下字兒,叫我去高家窪等你,那天我在那裡因為你多管閒事,我殺了有一百多人。你這個老雞子進的,望哪裡走!」那老頭一陣冷笑,說:「你自己惹出來的禍,哪是小可?這李玉姐我是知道的。你先別玩笑,跟我走,先替你把事情辦完了,就結啦。」成龍說:「你貴姓啊?」那個人說:「你跟我到了對過店內,我細與你說說吧。」成龍帶著公差,會完了飯錢,跟著那個老頭兒,一直出離了飯館。一瞧對過有一座客店,字號是福升客棧。那位老英雄說:「眾位公差兄,在店中櫃房內等著我們哥兩個就是了。」成龍跟著那位老英雄,一直的到了北上房外間房內落座。山東馬又問:「老英雄貴姓?」那位老頭兒說:「我原是江寧府人氏,後來在四川三岔山佔山落草。我姓楊,名永安,別號人稱虯首龍。當年在兩淮、兩浙水旱兩路馳名,後來占三岔山。我膝下無兒,惟有一個女兒,針黹女工倒平常,惟好習學武藝。我不願意許配綠林中人,我情願意給他找一個英雄豪傑,我才把女孩給他。那一天,我住在東升店,我不知二人是何如人也,我故此到上房一問,才知足下是臨敵無懼的馬成龍。我故望你二人詼諧了兩句,我給你留一個字兒,所為叫你知道這邢台縣有一個小淫人惡少年祁文龍。我倒聽傳言,你愛管路見不平之事,我故瞧瞧你有膽子沒有。你與夢太進祁家莊之時,劣兄在後邊跟隨,我還帶著你姪女。就即使你瞧見李玉姐,你也救不了他。我帶著你姪女,打暗中把他救回來了。我知道你這場官司不要緊,慢說殺一百多人,就殺一千多人,這場官司哥哥替你打啦!」說罷,向屋內叫道:「女兒出來,見見你馬大叔。」

  只聽裡面鶯聲燕語,出來二個多姣,俱在十八九歲,俱都是舉止端方,溫柔典雅。頭前那個女子,頭梳盤龍髻,雪青芙蓉紗女褂,上面俱是素鑲藍春綢的中衣,足下窄窄藍緞子弓鞋;面如梨花,朱唇皓齒,杏臉桃腮。後面有一女子,五官倒也俊秀,眉如柳葉,眼似秋水,品如金玉,氣若芝蘭,身穿品月夏布女褂,藍串綢中衣,足上紅緞弓鞋。虯首龍說:「馬賢弟,頭前那是我的女兒,後邊就是玉姐姑娘,也算是我的義女。」說罷,叫兩個女兒見過,說:「這是你馬大叔。」兩個姑娘遂道了個萬福,隨後轉身進東屋中去了。楊永安說:「賢弟,把李玉姐用車送衙門,你這場官司就算完了。」馬成龍說:「不能,我殺了一百多人,也得給人家償命。」虯首龍說:「你不知道,這其中自有緣故,你到了衙門就知道啦。」吩咐外頭伙計:「把車給套上,送到縣衙門首再回來。」外面將車套好,玉姐上車。成龍辭別楊永安,同八個公差出離福升店,直撲縣衙而來。

  到了衙門首,只見李老頭兒淚汪汪的說:「大爺,為小老兒的事情,連累尊駕,遭此人命官司,小老兒實是不忍。」成龍說:「不要緊,你女兒也沒落在賊人之手,被我的朋友救出來了,我今天帶他來結案,你跟你女兒在這外邊等著過堂,」少時,李玉姐下車,與他父親說話。成龍叫車回去,自己帶著八名公差,方一進衙門,只見馬夢太笑嘻嘻的同著知縣與本地面都司說:「馬成龍,我們故與你戲耍,你殺人倒殺有了理啦!」那位都司說:「馬大人,還認識我不認識?」成龍仔細一瞧,認得是王慶,跟常大人帶過威遠隊,與成龍頭次打過剪子峪,是故舊的朋友。知縣王文超過來,一見成龍,說道:「馬大人,你殺這一百多人,不但無罪,而且還有功。」不知所因何故,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永慶昇平前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