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慶昇平前傳/7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永慶昇平前傳
◀上一回 第七十四回 猛高杰一槍定西海 許都閫鄉勇退賊兵 下一回▶


  詩曰:

    芳草天涯似故人,一番相見一番親。

    曾經舊浦難為別,又惹新愁到此身。

    卿若有情應入夢,我來何處更尋春。

    繁華繡出東風影,說與三生未了因。

  拉住高杰的那個人,年約二十多歲,身穿一件青布夾襖,藍氈子馬褂,白襪厚底雲履,說:「朋友,我們主人方才從此處路過,他瞧見你練的不錯,派我叫你到家中練去。若要是真好,必要多給你銀子。」高杰說:「我就跟你去。」說罷,把地下的錢揀起來,然後跟著那個人一直的望北,走了不遠,望東走一條衚衕,路北有一個大門,大門以內,好些個家人站在那裡說:「你把賣藝的叫了來啦!」那個人說:「就是他。你們先回稟一聲主人知道,我隨後就同他進去。」二人在門房裡坐了會,有人自裡出來說:「主人叫賣藝的進去。」那個人帶高杰往裡走,迎面有綠屏門四扇,上寫「齋莊中正」。進了屏門,正房五間,是前出廊後出廈的大廳房,東西配房各三間,院子寬大。

  上房廊子下有一把椅子,上面端坐著一人,年約四十以外,面如白玉,重眉大眼,微有沿口鬍鬚;身穿庫灰摹本緞的夾袍,外罩天青緞子馬褂,足登厚底官靴,說:「賣藝的,你是哪裡人氏?姓什麼?叫什麼?」高杰自己把家世說了一遍。那主人問:「你都練過什麼武藝?」高杰說:「練過長槍、大刀、短劍、闊斧。我練一趟。你瞧瞧好不好。」說罷,掄那根方椽子,使動如飛。練完說:「你瞧成不成?」那主人甚喜悅,說:「高杰,我薦你當一個兵,你願意不願意?我姓張,名文全,是此處武營的教習。你倒很直率,我與你結為兄弟,不知你意下如何?」高杰說:「我不推辭,你是大哥。」張文全甚喜。二人到了上房,擺上香案,二人磕頭完畢,吃酒。高杰福至心靈,說話也比那時節強多了。

  次日,帶著高杰到了本營的都司許景義許大人的衙門裡,替他回明,帶他進去,先給大人叩頭,然後又練了兩趟,自己往旁邊一站。都司許大人甚喜,就留他在營內當了一名什長,他管十個人。自此,就在這座鎮店名叫藤蘿營都司衙門當這一分差事,常常帶人去下道察拿盜賊。

  這一日,帶了十數個官兵,正在樹林之內大家歇著,只見那邊有好幾個逃難之人說:「天地會賊人來搶獨龍口,與張大人開了兵啦!」正說之間,只見張廣太從正北往南敗下來了。眾兵丁說:「了不的啦!張大人敗下來了!」高杰說:「不要緊,有我哪,待我前去結果他的性命!」說罷,迎上前去,讓過張廣太的馬,躥過大溝,擋住赫大雄的去路,把手中的渾鐵點鋼槍一擺,說:「高杰在此等候多時,小子通名!」赫大雄自道名姓,見高杰槍來,用手中鑌鐵軋油錘望外一磕。高杰的槍,他如何磕得動,不亞白蟒鑽窩,「噗哧」一聲,正在赫大雄的左膀上著勁,紅光崩濺,鮮血直流,將賊人挑於馬下。高杰過去將馬拉住,翻身上馬,說:「張大人,眾伙計們,跟我來,前去奔獨龍關。」張廣太等在後跟隨,見高杰一催座下烏锥黑馬,擰手中槍,直奔賊隊。

  老會總任山正帶大隊等候赫大雄來時再傳令攻打獨龍口,正等候多時,只見那匹馬回來,人可換了。正在遲疑之際,聽得高杰大嚷一聲,說:「賊人好大膽!高杰來也!」照著任山就是一槍。賊隊一亂,眾偏副牙將齊來護庇任山,把高杰給圍在當中。張廣太已回歸本隊,他的人馬還在那裡紮定,見高杰闖進賊隊之中,張廣太連忙傳令:「我兵前進!」這五百大隊殺進賊隊。廣太一馬當先,掄手中短刀,遇賊就砍。無奈賊的勢大,官兵人少,工夫一大,個個俱都累怯。

  正在無可如何之際,只聽正南上一聲炮響,兩桿大紅旗分為左右,正中一位騎馬的,帶官兵數百以外,黃面黑鬍鬚,青泥得勝盔,四品頂帶花翎;後跟約有一千官兵,左右都是團練鄉勇,亦約有幾千之眾。當中帶兵官正是藤蘿營都司許景義,探得賊人攻取獨龍口,撒篆牌約會有二十九個莊村的紳董,帶同團練來救獨龍關,至此點炮,殺入賊隊。老會總任山見有生力軍殺到此處,傳令撤隊,且戰且走。張廣太等亦不敢深追,鳴金收兵,與許景義會合在一處。

  廣太說:「此事多虧仁兄幫助。若非仁兄這一支兵到,我這獨龍口五百官兵,豈能敵得了九萬賊!」許景義說:「卑職理應出力報效。」廣太說:「這黑大漢是你彪下之人?」許大人說:「此人姓高,名杰,膂力最大,別號人稱賽鐵蓋。大人要用,留他在此就是了。」廣太說:「甚好,仁兄帶人急速回去,恐怕有流賊擾亂村鎮。」許景義告辭,帶團練回歸藤蘿營去了。張廣太帶著高杰,同本隊的兵正望回去,只見從獨龍口出來的有五千大隊。張廣太心中一楞,說:「獨龍關內並無一軍一將,這是哪裡來的?」仔細一瞧,為首之人正是笑面無常張大虎。

  原來張大虎奉王爺的命,在河內看守五百隻虎頭戰船,每只船上有水手二十名,俱歸張大虎一人總管。今天聽得天地會搶獨龍關,留下一半人看船,帶五千人幫助張廣太打賊。方才一出獨龍口的西城門,見張廣太帶兵得勝回歸,二人見問,細說方才打賊之事。張大虎甚為歎息,先叫本隊回歸船上,自己同張廣太進獨龍口總鎮的衙署。見姜玉從裡邊出來,說:「三叔得勝回來了,真乃大清國社稷之福也!我馬伯父一急,此時出了一身透汗睡著了。」張廣太說:「不必叫他。」來到大堂以前,眾人下馬,派兵丁各回本隊,同高杰、姜玉、張大虎來至客廳。叫人去到適才爭戰之處,去找蘭大老爺的屍身並兩個千總的屍身。如要找著,賞銀五十兩。本處守備無人,就叫高杰署理,行文浙江巡撫知道。又與高杰二人結為生死兄弟,念其救命之恩。廣太居長,高杰次之,二人焚香祭神,立了盟單蘭譜。諸事已畢,吩咐擺酒宴,四人開懷暢飲,直吃到日落之時,撤去杯盤。

  四個人到馬成龍病房之內探病,見馬成龍此時方才睡醒,廣太過去問道:「大哥,你好了?」成龍說:「好啦。今天一嚇,嚇了我一身汗,多虧姜玉在此看守。」又問了幾句方才打仗的事情。廣太說:「哥哥養病吧,不必多問。方才多虧高兄弟把賊人刺死,救了我這條性命。」成龍一瞧,說:「原來是高杰呀!」高杰一細瞧,說:「原來是大恩公!自你我在邢台縣一別,不想今天才遇。你得的是何病症?」成龍說:「是傷寒病。」廣太說:「你歇著吧,我們也該安歇了。」隨又令官兵在城上巡更防守,怕賊人夜晚復來。這才與張大虎、高杰等在廳房安歇,派姜玉夜晚巡查,一夜無話。

  次日天明,張大虎告辭回船。有人把守備蘭大老爺並兩個千總屍身俱皆找來,買棺木停靈在城隍廟,給他三個人家中帶信,候等人來接靈。又派姜玉把家眷接來。成龍的病症,一天比一天也好啦,仗著棍兒常出去溜達。到了立夏之後,馬成龍的身體強健,東西也吃的多了。天天沒事,三個人在一處講論武藝。這一天,天氣甚熱,馬成龍正與廣太下棋,外邊有人稟報:「有神力王營內的差官老爺要見。」廣太問說:「他姓什麼?」回事人說:「姓馬,名叫夢太。」廣太與成龍一聽,說:「是他來了,快迎接出去!」三個人到了外面一瞧,馬夢太就不似先前的模樣了,又黑又瘦,頭帶青泥得勝盔,雙岔尾,灰色布缺襟袍,外罩八圖嚕坎,腰裡掖著小刀子、火鐮,薄底的靴子,佩著太平刀,背後斜插式背著一個黃包袱,拉著一匹黃驃馬,手提著馬鞭子。一見這三個出來,高杰先嚷著說:「小子,你也來了嗎?」夢太一瞧,說:「你這匹夫,故人相見,你就說這樣粗魯話!」廣太過去給請了個安,夢太亦給成龍請了個安。大家一同來至大堂,過來人把夢太的馬給牽過去。四個人穿大堂過去,至內院客廳落座,從人獻茶。廣太問說:「老哥,自去年王爺進兵,與賊人打了多少仗?眼下在湖北襄陽軍情如何?」夢太「欸」了一聲,說:「一言難盡了!你等要問王爺的軍需之事,別忙,我先洗洗臉,快給我預備下酒,我喝著酒,再細細說你等聽。」廣太吩咐:「先打一點洗面水,告訴廚下備酒。」少時,夢太把臉洗完,四個人歸座,擺上酒菜,夢太喝了幾杯酒,說:「大哥、三弟,你們要問王爺去年帶兵到湘江之事,這話就長了,我慢慢說與你們聽。」

  書中交代,一張嘴難說兩下裡話。王爺那一天調大隊殺奔湖北地面,安了大營。賊人把住湘江的南岸,王爺在江北紮營,一連開了幾次兵,俱不得利。至春正月初二日,王爺用「暗渡陳倉」之計,偷過湘江,到了南岸,混殺一陣,只殺的屍橫遍野,血流成河。吳恩此時在襄陽城的城內過年,這總統馬步全軍,是他二弟吳德;管理糧台,是他四弟吳慶,俱做過清國官。那隨營的大將有前敵先鋒姚文華,有在蘇州逃回去的華家八彪,俱被王爺殺退,逃回襄陽城內,去見吳恩。王爺離城數里安營,過了兩三天,有妖道打下一道戰表,定於本月十五日在襄陽東門外會戰。

  是日,王爺帶領三成隊至戰場之上,列開隊伍。見襄陽東門大開,三聲炮響,兩桿門旗分為左右,有四萬賊兵殺出城來。左右是各有五千馬隊,當中有三萬步隊,中間一桿白緞子八卦旗,在隊裡有無數的大旗。當中有四輪車,車上坐定妖道吳恩。四輪車周圍,有十六個小童兒,個個頭戴孩髮帽,藍綢子寬領闊袖的道袍,上繡五色花,白緞子護領相襯,足下登著黃緞子雲履,腰繫水綠絲縧;手拿金練提爐,香煙繚繞,瑞氣千條。妖道身背後站著有無數的賊將。

  王爺看罷,問:「何人當先,將妖人給我拿住?」旁邊有胡忠孝接王爺的令箭,催馬撲奔陣前。後面跟著一桿大紅旗,打大旗的那個兵丁,身穿一身青,腰繫英雄帶,肋佩短刀,隨著胡忠孝到了陣前。胡大人把馬一勒,橫著赤金虎頭鏨金槍,大罵:「吳恩快些個出來,與我較量三合!」吳恩一瞧,說:「何人去把那個清朝裡的武將拿住,替我先挫他人之威?」只聽旁邊一聲答應說:「會總爺,我前去拿他!」吳恩一瞧,是前軍會總董明遠,催馬擰槍,直奔胡忠孝而來,說:「來將通名!」胡忠孝說:「你家大人姓胡,雙名忠孝,官拜保定恊鎮。叛逆通名!」董明遠自通名姓,照著忠孝就是一槍,胡忠孝用槍相迎。二人在戰場之上戰了有三、四個回合,胡忠孝一槍將賊人刺於馬下,登時身死。在妖會總本隊中,怒惱了前敵姚文華,一聲嚷說:「別走!待老夫拿你!」忠孝一瞧,見出來這個賊人,年約六十以外,頭戴三角白綾巾,銀抹額,二龍鬥寶,顫巍巍迎門茨茹葉,鬢插白鵝翎;身穿一件粉緞箭袖,繡三蘭牡丹花,腰繫英雄帶,粉緞戰裙,足登雲根五採戰靴,大紅綢子底衣;面似紫霞,長眉闊目,威風凜凜,掄手中金背砍山刀,至胡忠孝面前。不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永慶昇平前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