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慶昇平前傳/9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永慶昇平前傳
◀上一回 第九十三回 二英雄受計破清兵 屯土山力擒李參將 下一回▶


  詩曰:

    天街小雨潤如酥,草色遙看近卻無。

    最是一年春好處,絕勝煙柳滿皇都。

  眾人逃回山來,一見侯文、侯武,哭著說:「少大爺,可不好了!我跟著我們太太與二位少奶奶下山,走了有五六里之遙,只見對面來了一隊大清國官兵,是馬成龍的旗號,後跟著有五十個小隊,過來要搶二位少奶奶。他等通名是李慶龍、馬夢太、馬成龍,前來遊山。二位少奶奶怕落賊人之手,在那轎內撞死了。老太太被他等亂刀剁死了。」侯文、侯武二人一聽此言,氣的三屍神暴跳,五靈氣騰空,放聲大哭,吩咐:「調隊!我等要拿獲那狠心賊人,替母親報仇!」下邊人答應。

  少時間,調了有五百飛虎隊,人聲一片,殺出樂平山,至雙岔路口一瞧,屍橫遍地,鮮血淋漓。三四個死屍,細瞧是家人侯忠與老太太、二位少夫人,身帶刀傷,頭破血出,侯忠身受亂刀分屍。二位英雄問方才跟來到此處遇見賊的家人說:「殺死老太太的是什麼人?」那家人侯孝說:「是清營馬成龍、馬夢太、李慶龍。三個人帶著那五十個小隊子。」鎮八方小陳平說:「我不殺那三個賊,誓不為人!」撫屍痛哭。派人抬回山寨去,用棺木殮好了,與他母親停靈後山,派人給何老莊主送信去。

  正安排之際,有人來報說:「現有吳恩帶五千人馬在山口,請寨主答話。」二人一聽,調隊殺出山口,一瞧在正東有五千賊隊,當中三千步隊,左邊一千馬隊,右邊一千馬隊,當中是八路督會總吳恩,帶著保駕的赫天真、張明遠、張保任、葉守敬、葉守清等眾人。一見侯家弟兄出來,妖人吳恩說:「二位寨主別來無恙!我山人至此,並不是打仗,皆因你我連山不遠,都算是俠義英雄。我山人當初也是不願意造反,皆因遇見了些貪官污吏,剝盡地皮,我山人才起的首。至到如今,也是騎虎不下之勢。我有心卸了兵權,又恐怕受了他人之害。我今天聽得探馬報說,有清營差官傷了尊眷,我山人正在巡查南山口,閱邊至此處。我勸二位英雄早歸山人,共籌妙計,以破清兵。如得了大清國江山社稷,你我裂土分茅。」鎮八方小陳平侯文一聽,說:「你既然叫我歸降也不難,我有一個主意。我頭一件,不改天地會的打扮;第二件,我帶本隊人馬捉拿馬成龍、馬夢太、李慶龍三人。你發付糧草,我報仇之後歸降你會中,我的人還是我自己管帶,不准你調我這本隊之人。」吳恩說:「那也容易。」侯文說:「我先把父母靈棺送在何家莊廟內停靈,我明天必要到南山口稟見。」吳恩說:「甚好,君子一言為定!我山人無不依從,請尊便吧。」

  此乃是吳恩一條反間計,安心要把二位英雄收服。因前者失了四十萬軍糧,他不敢找來,是因神力王在北山口外紮營,他怕首尾受敵,那時還了得。今天是定了一條奇計,先派人假扮清營馬成龍、馬夢太、李慶龍三人的模樣,暗中帶著五十名馬隊,先派人在樂平山內用錢買通了那裡嘍兵,無論有什麼事,先稟報一聲。那假扮馬成龍的姓李,名天佑,乃福建提督李天保的兄弟,在樂平山正北一座山神廟內居住。這一日,有一個嘍兵原是當先寨主元興的心腹人,想要替元興報仇,又不得下手。今天探聽老太太帶二位少夫人上何家莊去,他受了天地會的賄賂,暗出山口。這嘍兵姓李,小名叫江兒,原籍深州城人氏,先年在京都崇文門外打磨廠後河沿學作手藝,因他不好,散出在外,流落在前門外無事。那日遇見銅頭吼元興,見他伶俐,把他帶在店內,給他剃頭洗澡換衣服,夜晚就跟元興睡了。後來帶他到樂平山,給他起了一個大名字,叫李明遠,在這山上無人敢惹他,都知道他是寨主的卵。因元興逃走,他也不知去向,今天受了天地會的賄賂,他到了山神廟內給李天佑送信,殺死侯太太與二位少婦人與家人侯忠。李天佑應許著保他升個會總,帶他往北走了不遠,正遇吳恩查山。李天佑過去稟明瞭,然後吳恩說:「來人!把那個李明遠給我亂刀剁死。他吃著樂平山,反向外人。若留他,我怕壞了會中之事。」下面有人答言,把他帶過來,一陣亂刀,剁死在山坡。吳恩才帶兵至樂平山山口以外,與侯文、侯武二人說明白了,吳恩自己回歸了峨嵋山。

  侯家兄弟二人到山寨中,把靈棺抬到了何家莊,交何老員外,在那本村廟內暫時停靈。二位英雄也就帶合山之人,撲奔峨嵋而來。方一到峨嵋山南山口以外,只見那邊有一支人馬攔住去路。為首有一位會總說:「來者可是侯氏弟兄?快通名來!」侯文說:「我乃侯文是也。你是何人?」那位會總爺說:「我乃管糧會總楊永太是也。奉八路督會總之命,在此處等候,命你二人奔河南汝寧府。這裡有三個月糧草,你二人帶了去,隨後應付糧草。」鎮八方小陳平侯爺立刻帶了錢糧等物,隨同那二千兵,在路之上秋毫無犯,所過的地方也無人敢截。那些個兵丁跟二位英雄到了屯土山,離汝寧府不遠。那日派探馬前去哨探,說:「汝寧府正與大清官兵交戰。」侯文傳令安營。天有巳正,與清國的官兵打了一仗,拿獲了李慶龍。回營內,侯文二人升大帳,說:「來人哪!把那李慶龍帶上來!」旁邊有人答言,把李慶龍捆上,來至在大帳一站。侯文說:「好賊匹夫!我與你不共戴天之仇,焉能饒恕於你!我來結果你的性命!我全家死在你的手內。」李慶龍一聽這話,心中犯想:「我並沒有這麼一個仇人哪?我何不過去問問他,是因為什麼?說個明白,我雖死在九泉之下,也心甘瞑目。」想罷,說:「朋友,你姓什麼?你說明白了,你殺我剮我,我死也明白。」旁邊過來家人侯孝說:「二位主人,不可殺這個人。那一日報名,為首那三個人,我都認得,並不是此人。你老人家快些個把他押下去,等著拿住那個姓馬的,一瞧就明白了。我怕二位主人中了妖人反間之計。」侯文一聽,點頭會意,說:「我明白了。把他押下去看守,不可有誤!大家夜晚留神小心了。」一夜無話。

  次日天明起來,用完了早戰飯,調隊出去,見大清營隊伍整齊,軍馬精銳,人聲一片。頭一陣賽存孝侯武得了勝。山東馬出來一問,侯武就把他母親、妻嫂被殺,通名是馬成龍。山東馬一聽說:「這無智無謀的匹夫,中了那妖人反間之計!」侯武掄手中槊就往下打,馬成龍把寶刀往上一迎,「克嚓」一聲,把那侯武銅槊削為兩段。巴德哩從後邊一蓮子,把那侯武打下馬來。玉鬥把他捆上拿獲,回歸大營之內。侯文一瞧,怒從心上起,氣向膽邊生,催馬擰手中槍,大罵:「賊人休要無禮!我來結果你的性命,替我二弟報仇!」一催馬望前,來到了那馬成龍面前。二人在戰場之上大戰十數個回合,不分勝敗。穆帥鳴金。馬成龍說:「小輩,你先別不要臉!我隊內鳴金,我去去就來。」轉身回歸本隊,把巴德哩、玉鬥叫過來,吩咐如此如此,自己又出來說:「侯文,你乃是宦家之子,名門之後,為什麼不作忠孝良民,甘作叛逆之人?你自己不明!依我之見,你早早下馬請罪,還可以饒恕你的性命。如若不然,你要救你兄弟,也不難,你把李慶龍給放出來,我把你兄弟給放回去。你我二人在陣前走馬換將,你看如何?」那侯文說:「甚好。來人!把那李慶龍帶出營來!」去了兩個兵到營內,把李慶龍推至陣前,連他的馬與三尖兩刃刀。馬成龍也說:「把被擒的那侯武給推出來!」

  少時,也就把侯武推出隊前。侯武低頭不語,只見那邊侯文說:「咱們是兩下裡對放。」吩咐家人把李慶龍放出去。家人一推李慶龍,推到那隊前,往本隊拉馬拿刀,跑歸清兵隊中。馬成龍這邊也是吩咐人:「來!把他推出去。」不大的工夫,也把那假侯武推出來,往戰場之上送了幾步。那李慶龍一瞧對陣上不是侯武,是玉鬥假扮的,連忙跑回來。那玉鬥本來模樣就與那侯武一樣,今天又穿的是侯武的衣服。及見李慶龍回來,他大嚷一聲,說:「侯文,你瞧瞧認識老爺不認識?」那鎮八方小陳平侯文一瞧,說:「不好!馬成龍匹夫,原來是你用的反計。我不殺你,誓不為人!」

  原來是成龍歸隊,穆帥要收兵,打算要收服這兩員將,留著打吳恩。馬成龍定了這條計,告訴了巴德哩,先派人把侯武的衣服給換下來,假扮玉鬥,今天把事辦好了。侯文急了,催馬奔成龍來。山東馬回歸本隊,與穆帥收兵回營,派人看守侯武。馬成龍與穆帥議論破賊之計。馬成龍說:「如此如此,可以成功。」穆帥賞眾人酒飯,天晚各歸帳房。

  馬成龍這裡有差官伺候,正北一座大帳房,他派家人都出去了。他把大環金絲寶刀掛在那帳房布牆子上。靠正北一張大牀,馬成龍半倚半靠,正在那裡歇著,外面眾差官都安歇睡著。成龍正在迷離之際,從外面躥進來了侯文,手掄單刀過來,一把手把成龍抓住,掄刀就剁。不知成龍性命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永慶昇平前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