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慶昇平前傳/9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永慶昇平前傳
◀上一回 第九十四回 英雄智激馬夢太 豪傑巧遇張玉峰 下一回▶


  詩曰:

    律回歲晚冰霜少,春到人間草木知。

    便覺眼前生意滿,東風吹水綠參差。

  馬成龍正似睡不睡之際,從外邊進來了侯文,一伸手抓住成龍,眼都紅了,掄刀就剁。

  書中交待,侯文因何至此處?在兩軍陣前正在要與那馬成龍拚命,馬成龍說:「且慢動手,我有話說。」侯文說:「你有什麼話說?」成龍說:「我乃大清國的武職大員,豈能做那不仁不義之事。皆因是我那手下之人,他等也不聽軍令。我原有心在那兩軍陣前說明瞭,不想我家大帥鳴金收兵。今夜晚你來了,我有話問你,你當初不辨真假虛實,中了那妖人反間之計,殺死你家眷,還要用你二人來殺清國官兵。你想,我等乃大清國的武職,焉能做那逆理之事?一則你我並無冤仇,我為什麼把你等家人殺死?也是你粗心,你細想想便明白了。」侯文說:「我母親、妻子不是你給害的,我兄弟可是你拿的,你想此事該當如何?」馬成龍說:「容易。我回稟主將,收你二人,拿獲賊人,替國家出力。你想,要是我等殺的你的家眷,為什麼還通名姓哪?你自己想想吧。我把話說完了,你要殺你就殺吧,我雖死,總算是大清國的忠臣,就怕你臨死還落個不義之名哪!」侯文一聽說的有理,自己也無可如何啦,說:「馬大人所說,我亦明白,無奈我不殺你可不成!」成龍把眼一閉,心中說:「我也等死就結了。」

  書中交代,鎮八方小陳平因為什麼來到此處?因在兩軍陣前要拿成龍,替二弟報仇雪恨。見他等收兵回去,自已回營放聲大哭,想:「我一家人今死在這般苦處,好慘哪,好慘!」自己拔劍要自刎,家人侯孝過來勸住,說:「使不得!我有幾句話說,你老人家總想要替二爺報仇雪恨才是!」侯文一聽,說:「就是那樣!你給我備酒吧,我喝兩杯酒。常言說『一醉解千愁』就是了。」家人擺上酒菜,自斟自飲。天有一更時分,自己收拾妥當,帶刀出離了大營,一直的望北,離大清營不遠。裡邊巡更走哨之聲,來回盤查。自己扒進營去,聽見那帳房之內有人說話。有說要立功打仗的,有說馬成龍足智多謀的。侯文一直的到了那正北的那大帳房外,見裡邊燈光閃閃,馬成龍在牀上躺著。自己翻身進去,一伸手抓住了成龍,掄刀要剁成龍;成龍一席話,說的侯文暗暗無言。

  侯文說:「馬大人,你方才所說的話,我也都聽明白了。你把我兄弟放開,我二人回去訪問真實。如訪真了,那時我二人自有道理。我弟兄也不敢再與官兵動手了。」成龍說:「來人!」從外邊進來了幾個差官,一瞧帳房內有賊,方才說要拿人。成龍說:「不可!預備下茶水。」差官伺候,二人談話。天色大亮,成龍稟明瞭將軍,放走了那侯氏弟兄。他自此一走,直到神力王與穆將軍滅天地會、打穿雲關,二人才出來。

  穆帥歇兵三日,汪大人也來到了。汝寧府派麻長榮護守。派馬成龍帶白勝祖、李慶龍、馬夢太,四個人,帶三萬大兵,挑二十員大將,兵伐剪子峪。穆將軍兵伐玄墨山。這兩處都是任山的餘黨。此是剪子峪,是由福建會館逃走的老龍神馬鳳山、侯德山、侯保山三個人嘯聚,二次占聚剪子峪,手下還有五六千人。穆帥派馬成龍帶三萬兵,浩浩蕩蕩殺奔剪子峪。

  那日到了剪子峪東山口、紮駐大隊、安好了營寨,埋好了牙岔鹿角,紮好了子午營、將軍帳,營門外撒下了鐵蒺藜、絆馬索。天色尚早,派中軍點後出隊,三聲炮響,大隊人馬殺到了山口外,扎住了隊。聽得那剪子峪山口內一聲炮響,出來了一支賊兵,分為左右。當中一桿大旗,上有「帥」字;旗下是老龍神馬鳳山,左邊是侯德山,右邊是侯保山。左邊有五百馬隊,右邊又有五百馬隊,當中有二千步隊。馬成龍在馬上傳令說:「馬夢太聽令!你出去得勝,殺不了賊,我必要殺你;你要打了敗仗,我也是把你斬首。殺了賊人,算你一件奇功。」馬夢太帶氣答言:「得令!」自己收拾停妥,手擎短把刀,跑出本隊,來在馬鳳山的面前不遠,說:「對面原來是馬鳳山,過來與老太爺動手,分個上下!」

  那邊侯德山一催馬,在兩軍陣前一瞧,那馬夢太身高七尺,壽眉金睛;身穿灰色綢子單袍兒,青緞快靴,腰繫英雄帶,手擎短把刀,前後衣襟掖著。侯德山看罷,大嚷一聲說:「來的賊人,快些通名!」馬夢太說:「小輩要問,老太爺家住在京城安定門裡國子監的人氏,姓馬,雙名夢太。各處天地會的賊人,無人不知我的名姓。小子,你是何人?快通名來!」那侯德山也通了名姓,擰手中槍動手,夢太用刀相迎,二人動手。今天瘦馬馬夢太是真急了,把短把刀一擺,門路分開,一伸手把避血桷掏出來,照定那侯德山咽喉就是一下,把賊人侯德山打下馬去,掄刀把那賊人之頭剁下來,回歸本隊,到了馬成龍的馬前,說:「卑職請將軍的安,殺了賊將侯德山,前來請報功。」馬鳳山一拔馬,敗回了山口。賊人把山口堵住了。馬成龍不知賊人的虛實,也不敢追他,鳴金收兵。到了大帳。擺酒慶功,不見馬夢太。

  那馬夢太回歸了營,一想:方才馬成龍傳令的時節,好不通情理!打了敗仗治罪,我可以;打了勝仗也要治罪,我殺死賊人,算他的功勞。他這明明的是一朝權在手,便把令來行。我過幾天告病假,不在這軍營受罪了。」正想著哪,白勝祖親身過來說:「馬老大人,為何不去到大帳吃慶功酒?馬大人派我來請你來啦。他自己知道白天在兩軍陣前說話說錯了,那是用話激你,為是叫你生氣,好立功勞。走跟我到大帳吃酒去吧!」

  夢太也就跟著少將軍到了中軍大帳,見了成龍,說:「大帥,小弟承情,要不是哥哥,我焉能有這一件功勞!」馬成龍說:「賢弟,你既然知道,我也不必說了。人生在世上,大丈夫必要立萬世不朽之功,一則名垂千古,二則子貴孫榮。老弟,你又並不是沒有能耐的人。像大哥顧煥章因探峨嵋山之時,捨命入山被擒,叫賊人給拿住了,用木板三釘釘上,雖說死的苦,久以後國家知道,必有封賞。來吧,落座吃酒吧!」李慶龍等四個人在大帳吃酒。跟馬成龍的差官魏祿,在外面放賞軍酒。夢太喝至半酣之際,說:「馬大哥,當初跟大人在此山被困,我滾山求過救。今夜晚,我自己討令,探山的去路,以好暗用計破山,不知大哥尊意如何?」那馬成龍說:「好老弟,你真要走運氣,我敬你幾杯酒,你喝完了再說吧。」夢太說:「我不喝了,我要去也!」自己出離大帳,回到自己帳房內,換好了衣服,然後出大營,往西北行走。天有黃昏之後,夢太身穿夜行衣,走了有數十里之遙,見前邊有一個山頭,扒著上去。有初鼓之時,到了山頭之上,只見那皓月生輝。碧天如洗。自己站在山頭之上,萬慮俱消,望南一瞧,殺氣隱隱,望西一瞧,盡是亂山;順山坡下去一瞧,山逕曲幽,樹木森森。自己望前走了有二里之遙,這是剪子峪的後山。他看夠多時,望南有曲曲彎彎一條小路。夢太東瞧西看望前行走,只見迎面有一座密鬆林,穿樹林望南走,一條小道兒。趁著月色。看的甚是真切。夢太方一進樹林兒,有人用繩子一絆,把馬夢太絆倒在地,不能起來。過來了三個人,就把他給捆上了。夢太說:「好賊!不想老太爺今天遭了毒手,罷了!」有人把夢太的嘴堵上了,兩個人抬起來,往前走了有一里之遙,望東拐,只見路北有一院落,裡邊有五間大廳,東西配房。房東邊有一塊平川之地,堆著無數的乾草。那三個人把夢太抬進了上房,把口內堵的物件掏出來。

  夢太一瞧,正面八仙桌一張,一邊一把椅子。東邊椅子上坐著一個人,年約三十以外,身高八尺,面如淡金,重眉闊目,三山得配;身穿青綢子長衫,青緞快靴。西邊椅子上坐著一個人,年約二十以外,白面,長眉大眼,準頭豐滿,四方口,唇若涂脂;身穿寶藍洋綢大衫,白襪,厚底雲履;手拿一把全棕百將的扇子,笑嘻嘻的坐在那裡,並不做聲。在夢太面前站著一人,身高八尺,面如白玉,雙眉帶秀,二目透神,形如宋玉,貌似潘安;身穿藍綢褲褂,青緞三鑲抓地虎靴子,手內擎著一口單刀。夢太只罵那使刀的。那個說:「你就是馬夢太嗎?」你白天殺死侯會總,我來結果你的性命,替會總爺報仇!」一舉手中刀,照定馬夢太脖頸就剁。不知性命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永慶昇平前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