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樂大典/卷0080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八百七 永樂大典
卷之八百八
卷之八百二十一 

永樂大典卷之八百八    二支

 {{雙行註文|  詩詩話五十

周必大二老堂詩話蔟蔟淮陰市竹樓緣岸上好日起檣竿鳥飛驚五兩今日轉船頭金烏指西北烟波與春草。千里同一色船頭大銅鐶虖挲光

陣陣早晚使風来沙頭一服認。何物今儂羡。羡郎船尾燕泥趂檣竿。宿食長相見隔浦望行船頭昂尾㦥㦥。無奈脫莱時。清淮春浪軟黄魯直云

淮陰行情調殊麗語氣尤穩切。白樂天无㣲之爲之。皆不入此律也。唯無李脫莱時不可解當待愽物洽聞者說也。予嘗見古本作挑莱時東坡惠

州新年詩云水生挑莱渚恐用此字 杜工部詩屢及銀章。歐陽文忠公詩數言金帶此亦常事後來士大夫多以不仕爲曠達又因前輩偶謂老

覺腰金重慵便枕玉凉爲未是富貴小說遂云這條金帶。幾次道著予謂近世邁往陵雲視官職如韁鏁誰如東坡然送陳睦詩云君亦老嫌金帶

重望湖樓詞云不堪金帶垂腰豈嘗其爲達耶 政和中廬陵太守程祁學有渊源尤工部詩。在郡六年。郡人叚子冲字謙叔學問過人㫖號潜臾

郡以遺逸八篇行㕐。力辭與程唱酬。梅花絶句展轉千首識老已歎其愽近有同年陳從古字希顔。褒古今梅花詩八百一一次韻其自序云海在漢

晉未之或聞自宋鮑照以下僅得十七人共二十一首唐詩人最盛。杜少陵纔二首。白樂天四首。元微之。韓退之。柳子厚留夢得杜牧之各一首自

餘不過一二。如李翰林韋蘇州。孟東野。皮日休諸人。則又寂無一篇至本朝方盛行。 昔人應急謂唐之酒價每斗三百引杜詩速宜相就飲一斗

恰有三百青銅錢爲證然白樂天爲河南尹。自勸絶句云。憶昔羈貧慮舉年脫衣典酒曲江邉十千一斗猶賖飲。何况官供不著錢。又古詩。亦有金

尊美酒斗十千之句大抵。詩人一時用事未必實價也。 白樂天集第二十五卷宴散詩云小宴追凉散平橋步月迴。笙歌歸院落。燈火下樓臺。殘

著蟬催盡。新秋㕐載來。將何迎睡興臨卧舉殘盃。讀此詩。殊未睹富貴氣象第二聯偶經晏元獻公拈出。乃迥然不同。衽錢塘陳益字仲理進士入

官淳熙間。嘗爲奉使金國屬官過滹沱光武廟見塑像左衽。有詩云早知爲左祍悔不聽臧宫意亦可取。慶元丙辰重九風雨中。七兄約登高於神

岡西臺因記康與之在高宗時謔詞云重陽日四面兩垂垂戯馬臺前泥拍肚龍山路上水平臍渰浸倒東籬茱萸降黄菊濕釐聲。落帽孟嘉尋篛笠

漉中陶今買蓑衣都道不如歸爲之一笑與之自語人云末句或傳兩箇一。身泥非也 杜詩云元日到人日未有不陰時蓋此七日之間須有三

兩日陰不必皆晴疑子美紀實耳洪興祖引東方朔占書。謂歲後八日一雞二犬。三豖。四羊。五牛。六馬。七人。八榖其日晴則所生物育。陰則災。天實

之辭人物俱災故子美云爾信如此說。榖乃一歲之本。何畧之也 唐人衰劉禹鍚嘉話。云進士陳摽詠黄蜀葵詩云能共牡丹乎幾許。得人憎處

只緣多。予常語讅花多固取輕於人。何憎嫌之有。固論木芙蓉全似芍藥。但患無兩平字易牡丹字欲改此句作得人輕處只緣多衆以爲善且謂

移芍藥二字在句首則可矣予以失全句爲疑。哉云本草芍藥一名餘容因綴一絶云花如人面映秋波拒傲清霜色更和。能共餘客爭幾許得人

輕處只緣多白樂天和錢學士白牡丹詩云唐昌玉藥花攀翫衆所爭折來此顔色一種如瑶瓊彼因稀見貴此以多爲輕固知輕字爲勝 紫芝

又云兩京作斤賣五谿無人採此高力士詩也魯直作食筍詩云尚想高將罩五谿無人採是也張文漕作薺蔓詩乃云斤上國何曾飽旅食江城

日至前。嘗慕。最清好。應加糝愧吾則是高將軍所作。乃薺詩耳非筍詩也。二公因時而周事不如此。不知其。予按二詩。各因筍薺而

借用作斤賣之初非用事不同紫芝何其拘也紫芝未篇尺云令日校譙國集適此兩巷皆公在宣城時詩某鳥兒時先人以公真豪指示某是

時已能成誦今日讀之如見數十年前故人終是面熟但句中時有與昔時所見不同者必是麇曹俗人改易爾如病起一詩云病來乆不上層臺

謂宣城叠峰雙溪也牎有蜘蛛徑有苔多少山茶梅子樹未開齊待主人來此篇最爲奇絶今乃改云爲報國花莫招悵故教太守及春來非特意

脉不倫然亦是何等語又如櫻桃欲破紅改作綻紅梅粉初墜素改作梅葩殊不知綻葩二字是世間第一等惡字豈可令入詩來又喜兩晴詩云

豐穰未可期疲瘵何日起乃易疲瘵爲瘦飢若當時果月瘦飢二字則此老大段窘也予謂紫芝論俗子改易張文潜詩是也至引櫻桃欲破紅謂

不應改破作綻梅粉不應作葩云是惡字豈可入詩點則紅綻兩肥梅不應見杜子美詩詩正而葩。不應見韓退之進學解天絶無根長在目不應

見歐陽永叔長篇况今詩人。亦多用之。豈可如此論詩耶江州陶靖節集末載宣和六年臨漢曾紘謂靖節讀山海經讀。其一篇云。形夭無千歲。

猛志圍常在。疑上下文義不貫遂按山海經有云。形天獸名口銜千戚而舞以此句爲形天舞千戚。因筆畫相近五字皆訛。岑穰晁詠之撫掌稱善

予謂紘說固美然靖節此題三篇大槩篇指一事如前篇終始記夸久。則此篇恐專說精衛銜木填海無千歲之壽。而猛志常在化去不悔若併

指形天似不相續。又况末句云徒設在昔心。良晨詎可侍。何預于戚之猛耶後見周紫芝竹坡詩話第一卷復襲紘意以爲已說皆誤矣 白樂天

爲忠州刺史。有東坡種花二詩。又有步東坡詩云。朝上東坡步夕上東坡步。東坡何所愛。愛此新成樹。本朝蘇文忠公不輕許可。獨敬愛樂天屢形

詩篇。盖其文章皆主辭達。而忠厚好施。剛直盡言。與人有情於物無考。大畧相似。誦居黄州。如號東坡。其原必起於樂天忠州之作也歐公詩云。玉

勒爭門隨仗入。牙牌當殿報班齊。或疑其不然。今朝殿爭門者。往往隨伙而入。及在朝排立既定。駕將御殿。閣門持牙牌。刻班齊二字。候班齊。小黄

門接入。上先坐後經。黄門復出揚聲云。人齊未。行門當頭者。應云人齊上即出方轉照壁。衛士即鳴鞭。然此乃是駕出時。常日則不同。唐李義山霜

月絶句云。青女素娥俱耐冷。月中霜裏鬬嬋娟。本朝石曼卿云。素娥青女元無匹。霜月亭亭各自愁。意相反而句皆工。陶淵明詩。酒能消百慮。杜子

美云。一酌散千憂。皆得趣之句也。 子美詩自此報與。進之詩子。事業子美未免大言退之實欲之也。予焚筆。如詩中

數字異同固不足怪至蘇鋌九日侍宴應制得時字讀詩題集贖英筆畧同首句嘉會宜長日。而世傳歲時雜詠。作併數登高日第二句晴色

兩餘滋雜詠作秋物雨來滋第五句降鶴因韶德雜詠作承仙馭第六句吹花入御詞雜詠作䖍詞後一聯云願陪陽數節億。萬九秋期雜詠作㣲

臣復何幸長得奉恩私竊意雜詠乃傳録當時之本其後編集八句皆有改定文苑因從之耳杜甫云。新詩改罷自長吟信乎不厭雕琢也蘇文

忠公詩初若豪邁天成。其實關鍵甚宻再來杭州作壽星院寒碧軒詩句句切題而未嘗拘其云清風肅肅摇䆫扉䆫前修竹一尺圍。紛紛蒼雪落

夏簞冉冉緣霧霑人衣。寒碧各在其中第五句日高山蟬抱葉響頗似無意而杜詩云抱業寒蟬靜併業言之寒碧亦在中矣人靜翠羽穿林飛周

不待言末句却說破。道人絶粒對寒碧爲問鶴骨緣何肥其妙如此周紫芝竹坡詩話第一段云。杜少陵游何將軍山林詩有兩抛金鎖甲苔卧

緑沉鎗之句言甲抛於雨爲金所鎖。鎗卧於苔爲緑所沉有將軍不好武之意余讀薛氏補遺乃以緑沉爲精鐵。謂隋文帝賜張奫以緑沉之甲是

也不知金鎖當是何物。後又讀趙德麟。侯鯖。謂緑沉爲竹乃引陸龜蒙詩一架三百竿緑沉森杳冥。此尤可笑。已上皆紫芝之語予按符堅使熊邈

造金銀細鎧。金爲綫以縲之蔡琰詩云。金甲耀日光。至今謂甲之精細者爲鎖子甲言其相䘖之宻也紫芝工詩而詩話首篇踈失如此何耶。緑沉

爲精鐵。則不待辨矣。 唐薛能詩云莫欺關落殘牙齒曾喫紅綾餠餤來。記新進士時事也。王禹偁賀人及第詩云利市襴衫抛白紵。風流名紙寫

紅牋。予嘗以二事爲一聯云。襴衫抛白紵。餠錟喫紅綾。似是的對。業夢得石林避暑録話。載綾餠錟爲盧延讓詩。 顔延年詩屢薦不入官。一麾乃

出守。後人誤用一麾出守事以爲起於杜牧之。然牧之自云。獨把一麾紅海去實用旌麾之麾。未必本之顔詩。後人因此二字自誤用顔詩耳。 湯

岐公思退在相位作顯仁皇后挽詩云。虞妃從梧野。啓母祔稽山。無一字閑盖顯仁初以賢妃從徽宗北狩。其後祔徽宗葬。會稽之永祐陵。虞妃爲

徽宗也。啓母爲高宗也。用事可謂的切。高宗山陵。予進挽詩實取法焉。其云生年同藝祖。謂創業中興之主。皆丁亥生也。慶壽似慈寧。謂母子皆嘗

慶八十也。然不若岐公之工。 司空在山舒州太湖縣界。初經重報寺過爲玉河至金輪院。有僧本净肉身塔。及不受業蓮池。連理山茶。自塔院乃

上至本净生禪。精巧天成。中途差絶。萬仞號牛。石宗室言石如春中起。側是覆身而之。上有

一寺。及李太白書堂。一峯玉立。有太白瀑布詩云。斷巖如削瓜。嵐光破崖緑。天河從中來。白雲漲川谷。玉按赤文字。落落不可讀。攝衣凌青霄松風

吹我足。予兄子中守舒日。得此於宗室公霞。今胡仔溓隱叢話載蔡縧西清詩話不言此山。但云太白仙去。後人有見其詩略云。斷巖如削瓜嵐光

破崖緑。天河從中來。白雲漲川谷。玉案勑文字。世眼不可讀。攝身凌青霄。松風吹我足。又云。舉䄂霞條脫。招我鈒胡麻。既誤以斷巖爲斷崖。與第二

句相重。赤文作勑文。落落作世眼。攝衣作攝身。皆淺近。與前句大相逺。當塗太白集。本元無此詩因子中録寄郡守遂刻于後。然皆從蔡條誤本。子

中爭之不從。僅能改勑爲赤而已 世言杜子美詩兩押閑字。不避家諱故留夜宴詩。臨歡卜夜閑。七言詩。曾閃朱旗北斗閑。雖俗傳。孫覿杜詩押

韻亦用二字其實非也。卞圜杜詩本云。留歡上夜關。盖有投轄之意。卜字似上字閑字似關字。而不知者。或改作夜䦨。又不在韻卞氏本。妙不可言

北斗閑者。盖漢書有朱旗絳天今杜詩。既云曾閃朱旗。則是因朱旗絳天。斗色亦赤。本是。殷字於斤切盛也。殷字於顔切紅色也。故音雖不同而字

則一體。是時宣祖正諱殷字。故改作閑。全無義理今既桃廟不諱。所謂曾閃朱旗北斗殷。又何疑焉。 歐陽文忠公外集。有早赴府學釋奠詩。盖任

留守推官陪錢惟演行禮時也諸處本皆如此寫汪逵云省題詩集。只云釋奠却注作國子監試題。盖推演止。是使相詩中不應云行祠。漢丞相且

俎豆。兼三代及首善自西京語皆有嫌疑專指漢事非惟演也。當從省題。予答云。省題所印如秋獮之類。乃官中試題至於釋奠似太平易說諸本元

有早赴府學二字。書坊傳會勦之耳其云。昔齒公卿胄。嘗聞絃誦聲豈舉業當用乎所謂漢丞相乃詩句偶然如唐卿周士之類何必拘泥。且漢時

釋奠。豈預丞相耶。今公外集第二卷。書懷感事寄稱聖俞云。丞相忽南還。送之伊水頭。此惟演落平章事移鄧州時亦呼丞相。外集十四卷。送河南

户曹楊子聦序云。居一歲相國彭城公薦之。彭城惟演所封郡。是又呼爲相國。按唐白樂天集第五十八卷。論節度使王鍔除平章事云。伏以宰相

者。人臣極位。天下具瞻非有清望大功不合輕授。鍔非清望。又無太功。深爲不可。此是唐使相。亦謂之宰相。故有繫銜大勑之後者。兹乃丞相相國

宰相三者在。使相皆可稱呼之。明證逺號博洽。故著此以示後學。廣西有趙夢得處于海上。東坡謪儋耳時每爲致中州家問坡嘗題其澄邁所

居二亭。曰清。仍録陶淵明杜子美詩。及舊作數十紙與之。得以不服章而以書。又

。來共嘗。盖飲非其人茶有語聞門獨心有愧其句也。後趙君子婦將産。夢有題開國男來謁者生子。名之曰荆而字夢授紹興末登科。豐

厚夷雅。所至榜書室曰見坡。乾道中。以左奉議郎知吉州龍泉縣予因得盡觀坡之輸墨。荆去調欽倅未上而卒。夢開男者。殆謂縣宰耶。徐師

録論文云。古樂府命題皆有主意。後之人用樂府爲題者。直代其人而措辭如公無渡河。須作妻止其夫之辭。太白輩或失之。惟退之琴。操得體

六經已後便有司馬遷。三百五篇之後便有杜子美。六經不可學亦不須學。故作文當學司馬遷。作詩當學杜子美。二書亦須常讀。所謂不可一日

無此君 也三謝詩。靈運爲勝。當就選中寫出熟讀。自見優劣也。唐人有詩云山僧不解數甲子。一葉落知天下秋。及觀陶元亮詩云。雖無紀歷

志。四時自成歲。便覺唐人費力。如陶源紀言。尚不知有漢。無論魏晉。可見造語之簡妙。盖晉人工造語而元亮其尤也。杜子美泰中紀行詩。如江間

饒竒石。未爲極勝。到暝色帶逺客。則不可及已 子美詩云。天欲今朝雨山歸萬古春。盖絶唱也。予惠州詩亦云。雨在時時黑。春歸處處青又云

片雲明外暗。斜日兩邊晴。山轉秋光曲。川長暝色横。皆閑中所得句也。東坡作病鶴詩。嘗寫三尺長脛瘦軀。其一字。使任德翁軰下之凡數字

東坡徐出其藁。盖閣字也。此字既出。儼然如見病鶴矣。 琴操非古詩。非騷詞。惟韓退之爲得體。退之琴操。柳子厚不能作也。 東坡詩。叙事言簡

而意盡。惠州有潭。潭有潜蛟。人未之信也。虎飲水其上。蛟尾而食之。俄而浮骨水上。人方知之。東坡以十字道盡。云潜鱗有飢蛟。掉尾取渴虎。言渴。

則如虎以飲水而召災。言飢。則蛟食其肉矣。 謝爲錦州推官。推官之。歐陽文忠公生焉。謝作六一堂求余賦詩。余雅善東坡以納辭紀事寘

搜竟夕。僅得句云。即彼生處所。館之與周旋。然深有愧於東坡矣。 韓退之作古詩。有故避屬對者。淮之水舒舒。楚山直叢叢是也。 王荆公五字

詩。得子是句法。其詩云。地蟠三楚大。天入五湖低。 文選解題須熟讀。大有詩材。余詩云。時難將進酒。家逺莫登樓。用古樂府名作對也。 過岳陽

樓觀杜子美詩。不過四十字爾。氣象閣。涵蓄深逺。殆與良乎雄。所謂富哉言乎者。太白退之軰率爲大篇。極其筆力。終不逮也。杜詩雖小而大。餘

詩雖大而小。 凡作詩。平居須收拾詩材以備用。退之作范陽蘆基銘云。於書無所不讀。然正用資以爲詩。是也。 詩不可不聞詩材最多。其

載如絡婢鳴之類。尤宜入詩用。一以。

便覺意五之陋。類若此。古之作者初無意於。所謂因事以陳辭。如杜子美北征一篇直記待役。忽云。或紅如丹砂。或黑如點漆

雨露之所濡。甘苦齊結實此類是也。文章只如人作家書乃是。書三謝詩後。江左諸謝詩文見文選者六人。希逸無詩。宣逺叔源有詩不上。今取

靈運惠連玄暉詩合六十四篇爲三謝詩。是三人者詩。至玄暉語益土。然蕭散自得之趣亦復少减。漸有唐風矣。於此可以觀世變也。 詩人以一

字爲工世固知之。惟老杜變化開闔。出奇窮。殆不可以形迹捕詰。江山有已蜀棟宇自齊梁逺近數千里上下數百年只在有與自兩字間而吞納

山川之氣俯仰古今之懷皆見於言外。滕王亭子。粉墻猶竹色。虛閣自松聲若不用猶與自兩字則餘八言凡亭子皆可用。不必滕王也。此皆工妙

至到人力不可及。而此老獨雍容閑肆。出於自然畧不見其用力處。今人多取其已用字模放用之偃蹇狹陋。盡成死法。不知意與境會。言中其節

凡字皆可用也 蘇明允至和間來京師既爲歐陽文忠所知。其名翕然韓忠憲諸公皆待以上客嘗遇重陽。忠獻置酒私第。惟文忠與一二執政

而明允乃以布衣叅其間。都人以爲之吳。禮席間賦詩。明允有佳節屢從愁裏過壯心時傍醉中來之句其意氣尤不少卷明允詩不多見然精深

有味。語不徒發。正類其文。如讀易詩云。誰爲善相應嫌瘦。後有知音可廢彈。婉而不迫。哀而不傷。所作自不必多也。 辭言些。沈存中謂梵語薩

訶三合之音此非是。不知梵語何緣得通荆楚之間。此正方言。各係其山川風氣所然。安可以義考。大抵。古文多有卒語之辭。如螽斯羽。詵詵兮。宜

爾子孫繩繩兮。以兮爲終。老子文亦多然。母也天只。不諫人只。以只爲終。狂童之狂也且。椒聊且。逺條且。以且爲終。唐之華。偏其反而。俟我於著

乎而充耳以棄乎而。以而爲終。既曰歸止。曷又懷止。以止爲終。無不皆然。風俗所習齊不可移之宋。鄭不可移之許。後世文體變。不復悔其終爲辭

者類仍用此。語已誤。更欲窮其義。失之逺矣。鮑明逺松柏篇。悲哀曲折。其末不以道自釋。僕竊恨之。 老杜作曹將軍丹青引詩一洗萬古凡馬空。

東坡觀吳道子畫壁引云。筆所未到氣已吞。吾不得見其畫矣。此兩句二公之詩。各可以當之。 古人文章不可輕易。反復熟讀加意思常。庶幾其

見之。東坡送安淳落第詩云。故書不厭百田讀。熟讀深思子自如。僕嘗以此語銘坐右而書諸紳也。 東坡在海外。方人得



妾帖力排。蓋能殺縛事實與意義最難。能知其難。則可以論詩矣此所以稱孟東野也。 楊華既奔梁。元魏謂武靈后作楊白華歌。令宫人連臂

路之聲甚凄斷。柳子厚樂府云。楊白華。風吹渡江水。坐令官樹無顔色摇動春心幾千里回看落日下長秋。表歌未斷城鳥起言婉而情深古人絶

唱也 明逺行路難壯麗豪放。若次江河。詩中不可此擬大似買誼過秦論 錢希白内輸作擬唐詩百篇備諸家之體。自序曰今之所擬。不獨其

詞至於題目豈欲抛離本集或有事。斯亦見之本傳。故其擬。張籍上裴晉公詩曰午橋莊上千竿竹緑野堂中白日春。富貴極來惟重老。功名高

後轉輕身。嚴更未報皇城裏滕賞時游洛水濵。昨日庭趍三節度淮西曾是執戈人擬古當如此相似方可傳。 元稹微之樂府古題序云。詩之爲

二十四名賦頌銘。贊文。諫藏。詩。行詠吟。題怨。嘆。篇章。操引。謡。謳。歌。曲。辭。調皆詩人六義之餘項安世家說唐人絶句有不可及者余嘗謂杜

牧之雲夢絶句可作三賢論其辭云日旗雲斾想悠揚一棠功高缚楚王直是扁舟五湖客。未如終始郭汾陽詩意謂反接不若肥遯之高。肥遯不若君臣相保

之懿。後文士評之。當作數百字而牧之。直以末聯十四字盡之。真奇作也。李商隱詠江都事云。地下若逢陳後主豈宜重問後庭花。用事命意。皆

爲精切。然温庭筠用之愈工。庭筠云後主宫中有曉鶯。飛來只隔西江水。誦其語但若吟詠景物。玩其意則目睫之譏。前車之戒。皆在其中矣。息

媽廟。在今漢陽軍城中俗呼桃花夫人廟。杜牧之嘗作此詩。但以末句七字斷此一段公案。細腰宫裏露桃新脉脉無言度幾春畢竟息亡緣底事。

可憐金谷墜樓人前三句可及。後一句不可及也。以緑珠證息媽。是非判然。不待下語。此正與賈詡對曹公云思劉景升。𡊮本初。父子相類。可謂詞

不迫切而意已獨至矣。余嘗見黄太史訂正李太白詩字。如送紀秀才游越詩云。送爾𨔼華頂。令余發會吟。太史云。會當作舃。盖華頂越中山名

舃吟。用思越事可謂精切矣。然文選中自有會吟行一篇專言會稽山川風物之美。則尤於送人𨔼越爲宜。而舃吟。乃越人思鄉之事。及更不切也。

李義山壓卷詩云。藍田日暖玉生烟。正如司空記戴叔倫語云。詩人之辭如藍田。日暖良玉生烟其光潤之可變而想也。義山此本婦人。而

後人穿鑒。便以中間四句爲琴之四曲。此本自明白不。注詩者之多。朱吕二先生韻次之事



利慾也。又見任子淵注黄太史語溪行。臣結春秋二三策。臣商杜鵑。再拜詩云。商有杜鵑行。結有舂陵行春秋當作陵。後吕秘書作皇宋文鑒。

亦用任氏之說獨張左司先生栻云浯溪石本上是春秋字任說非紹熙壬子歲余以潭州教授考試永州過浯溪捫崖石讀太史親蹟如先生

之言因笑曰山谷既改李太白詩任子淵安得不改山谷詩耶二事皆爲博學所誤故出奇至此杜詩有遣行官張望視稻詩又答嚴武云雨映

行官厚贈詩盖唐人例呼官力爲行官若今散從官衙官之類。韓退之與孟簡書云行官自南回。得吾兄書者是也。如杜詩有爲軍送酒。盧仝詩有

軍將送茶皆當時送書之人。後人不知。遂以雨映行官爲雨映行宫。其去本事逺矣風蒲獵獵弄輕柔欲立蜻蜓不自由。五月臨平山下路。藕花

無數满汀洲此詩與人之失所依托也。藕花可依而依蒲。豈不謬哉。此楊秘監萬里說同年游寺簿仲鴻言親至麥積山野寺山園至今婉然始

覺杜詩之妙滿山皆櫻桃。方熟時山鷓與鸚鵡群食之人皆知隴山是鸚鵡所聚特未知金桃之爲櫻桃爾安世嘗讀許慎注淮南子云含桃鶯所

含食。故名含桃。意櫻桃字當爲鶯。今觀游見之言。則許氏所謂鶯者當爲鶯鵡。而含桃又當名爲金桃也今西邊人用野櫻桃皮飾刀靶。謂之金桃

皮則攖桃之爲金桃無疑矣。 蜀人皆言滄溪縣宜杮。秋時。黃寳照映山谷舟中望之極可愛玩。杜詩所謂音惜峯峦過。黃知橘柚來者。盖棹也。地

初不產橘柚。特過客遙見似是橘柚爾。如蘇子瞻詩中通印紫魚。問之閩人乃是通應江所有出傳聞之誤。如此非一。後世謂古人當時所得爲真者。

未必然也。張偘拙軒初藁光堯宴玉津。武臣趙伯奏曰。雖源亦來易凝。光堯曰。漁人𣸯仙。非漁也。愚也。使其肯及掉而回。伯

云當時慢說有桃源。始信漁人不得仙。何似玉皇親到處。一時和氣酒山川蓬稱㫖即日換通奉大夫。 光堯嘗於晚奉問劉妃云。南中令有何草

本妃以荔支初結子。萱草正宜男對。詩有兩鵲巢。名一而氣。南美其德陳囯憂其讒。 子美北征詩云。海囯拆波濤。舊移曲折。天異及嘗。

顛倒在短揭。可謂窮矣。及賦章盡古松詩。則云我有一疋好東絹。愛之不減錦叚。已令拂拭光零亂。請君放筆爲直榦。子吳乃有餘絹作盡村

何也。佘嘗戯作小詩少示陵云。百尺寒松老榦枯。章郎比妙古今無。何如墓掃鵝谿。留取天吳紫鳳。使少陵尚無當爲我一捧腹也。以上

紫芝語。予因攻公歲月。題韋變松長安。北征。反京時至爲知。九月官陵。自天寶

東都長安之復多在流離顛沛中。其所得皇如盡松時。上元歸成都。草章檀未於何十一少府。松樹子於章少府。果截於徐𡖖爲戰。柟

樹茅屋爲風兩所破長歌自嘆。至有力不得救之語。則少陵困苦。又不止於九月猶絺絡也越四年張舍人遣蚺段。少陵辭之。且云令我一賤老短。

楬更無營煌煌珠宫物寢處禍所嬰。觀此數語少陵之心可見。紫芝特來攻嵗月先後耳 子吳退之句律非他人可及杜云兩章對秋月一字偕

華星韓云肝膽一古劔。波濤兩浮準。備簡嚴易直之體。 四時詩許彥周云顧愷之情詩中語非淵明詩山谷在忠州時。摘樂天詩成十小絕彥周

特來知耳 杜子美詩云朱綾負平生。又云扶病垂朱綾。又云挈帶看朱綾。銀章付老翁白樂天詩云金帶縋要衫委地又云紫綬像輝亦不惡。又

云赤紱金章盡到身章應物詩云除書忽到門冠帶便拘東山林鐘。各天性也 少陵詩有苔臥緑沉搶周紫芝擧趙德麟以綠沉爲竹引陸龜

蒙一架三百竿緑沉森查冥又引廣志古号名又引劉邵趙郡賦。其器用則六号四弩緑沉黄門堂。豁魚腸了今角瑞雖有依据既云兮少陵詩何

光下鎗字。兮與鎗是兩物趙次公云以緑色之物流沫其柄沈與沉同。元嘉十六廣州所作銀𡍼添屏風二十三床録沈屏風一床。又石季龍出。

乘輿用桃枝扇或緑沉色。或木蘭色。或紫組色。或欎金色當以次公之說爲正。 廣南風俗。無市有虛。其俗棟虛矌可容衆之地。先數日出榜云

某日於某處做虛是日貴賤咸集。百貨奚備。雖謀親田產之類亦於其地主。昬閧然而散其地依虛。栁子厚詩云。青箬褁盬歸洞老。緑荷

包飯趂虚人是也予始至上陌村。其地属湖之武康。依山產竹木牙儈門前各有虚地至晨山民荷竹木畢集。交橫其中。售者紛然。不售則牙儈代

還直。山民得錢買盬来而歸地則虛曠。終日無一人踏。亦廣南虛之類也。 東坡志林戴晉辭客云叅熟頭低。参熟頭昻叅麥俱熟。是以低昂。此

雖戯語然古人造酒。理盖如此叅稻之。出穩也必宜而仰。其熟也必曲而府麥則反使此陰陽之物也。北方之稻不足於陰。南方之參不足於陽。故

南方無佳酒一以鞠參。陰氣天也。又况如海南無參而周末作麯耶。吾嘗自京戴參百解至錢塘以踏是歲官酒。此京醒。而北方造酒皆用南來故。

常有善酒。吾昔在高處。周土來作皆無味。今在海南。取舶上麫作麯酒亦絕佳。以此知其騐。臺龍先生濇迪兩中部步行。路遇歸正官知書。吐語

曾直有理。道旁見到佘曰。北人何仙曰。之此。佘其言之詩後曰。於木不冷云。小

兩寞歇作上正讀皇容路有何好如許。元生竹與澤似醉。徐行幕相宜。路達北客亦不急野店渴醪時共持

末落天晴山翠開。愛山騎馬入山來。心知不是柴桑令。一宿西林便卻回。詩人多以柴桑今爲陶淵明。不知劉遣民曾作紫柴令。攀天宿西林作。

曾商親見陵季文尚書。言千里未下盬鼓。未當作末。千里末下。是兩地名。予嚐取陸禨傳考之。因侍中王濟指羊酪謂機曰。卿是中何以敵

此機以是對吳中不聞有千里末下地名。說恐未確。又考之世說但未下盬敢。則曉然不是末字亦不是地名故老杜詩云鼓化尊熟。近又見雲

問志引環宇志華亭谷出佳魚尊兼陸平原所謂千里尊意者不獨指太湖也孔毅父珩璜云千里尊𡙡。但未下盬敢謂尊生水中。傅人。误以

千里來下爲地名。可刪去但字。劉長卿歷陽詩一來。千里水亦機之意。令人截尊。無盬則化成水。少陵毅父之言驗矣。三山云。尊莱

最宜盬鼓所謂未下盬鼓者。言下盬鼓。即非羊酪可敵。盖盛言萼莱之美北苑茶甲天下。嵗貢龍圈。不得鳳凰山來潭水不成。潭中石黑堅如玉

爲研與等筆星宜。熙寧中王始發其妙東坡因而名之。有龍尾研歌云况嗔蘇子鳳味戯語相嘲作牛後穎濵用此傳易。 歐陽文忠重交游递

詩寂多。於劉原父云。别君今幾時。歲月如揷。悠悠寢與食忽忽朝復慕又云。朝廷無獻納倉康徒耗蠹。於孔生云。志士情白日。高車無停輪。孔生

東魯儒耳少勇且仁。又云。丈夫患不遇。豈患長賤貧。於白秀才云。白子來自西。投我文與嘗。升階揖讓席。言氣温且抒。又云。子其從我游。有志如何

如。於韓子華云。嘆我大不見韓子。如讀古書思古人。忽然相逢大數日。笑語不共一等。於孔秀才云。吾始來識子。位聞揚公賢。及子來叩門。手持

贈子篇。於吳生云自我得曾子。於詃二十年。今又得吳生。既得喜且嘆。於姜秀才云。憶從太學諸生刑。我尚弱齡君秀發。於章生云。子年方少力可

勉。往與夫子爲顔回。於焦千之云。焦生獨立士。勢利不可恐誰言一身窮。日待九重於蘇子美去。衆奇子美貌。堂堂千人美。我獨疑其胷。浩浩包

滄溟。於梅聖俞云。人皆喜詩有酒。誰肯一醉之。嗟我獨無酒。數往就何所爲。又云。憶昔識君。我少君方壯。期一相許。意氣曾。及哭之

則云。黄河一千年一清。峻山鳴鳳不再鳴。自從二子死天地寂無佳釐。又云苦詩。老伊水頭青杉白。馬渡伊流最後安集云。梅大

作黄。奉爲白髮一千首。乞渠秋月公聲名。文忠而尤著忠平日天。黄州東

坡恐亦效樂天東坡也爲忠州刺史。時有東坡種花二詩。又有步東坡詩云。朝上東坡步。夕上東坡步。東坡何所愛。愛此新成樹。又有西者對花憶忠州。

東坡詩云。每下丹青樹。不忘天邉錦綉林。西垣中今日眼。南賔樓上去年心。花含春意無分别。物盛人情有淺深。最憶東坡紅爛熳。野桃山

杏小林檎。又詩云。二年留滯在江城。草木禽魚盡有情何處慇懃重回首。東坡桃李種新成。文忠不輕許可獨敬愛樂天屢形詩篇。盖其文章皆主

辭達。而忠厚好施。剛直盡言。與人有情。於物無著。大畧相似。謫居黄州。始號東坡。其原賔起於樂天忠州之作。 后山云。歐陽文忠不喜杜詩。蘇文

忠不喜史記。于謂二公文章度越諸子。已有餘力。其不敢比方史記子美者盖尊之也。 范文正京口即事云。突兀立孤城。詩中别有情。地深江底過。

日大海心生。甘露樓臺古。金山氣象清。六朝人薄命。不見此昇平。其視劉。長卿金陵五詠。氣象復不同夫。 月令。孟春之月昏參中。言三星直户。焦

林天斗祀。天河之西。有星煌煌。與星俱出。謂之牽牛。東坡元日次張子野七夕云。得句牛女夕。轉頭參尾中。用事精切 太白詩。划却君山好。平鋪

湘水流。子美詩斫却月中桂。清光應更多。陸務觀摘作一聮剗却君山湘水平。斫却桂樹月更明。盖太。白子美平日以詩自適淋漓筆墨。故有此耳。

近世如危逢言白沙舟中月俊詩云。萬丈碧琉璃。孤舟夜摇破。誰知老蓬牎。下有謫仙坐。和月吸玻嚟。詩清神欲舞。此月能冰酒。此酒能。玉汝。亦是

佳句。 張安題秦城云。塹山堙谷北防胡。南築聖城更。桂海氷天塵不動。那知隴上兩耕夫。倪巨濟題晁陽光武祠云空村煙樹叢祠。

影吹風過客知。賽饌不來寒雨瀑。却如當日渡河時。真詩史也。叢柌陳勝傳注。草木岑蔚貌 太祖即位四年郊。日至。亦在晦至。其竇儼始上聞。不

得已用十六日甲子。非日至。郊。惟此一舉。范鎮太報賦云。用日之至。吾道之長。就之南。吾君之饗。與前說同。又吳曾漫録云。熙寧二年十一月三

十日冬至。嫌其御殿帝謂侍臣曰。若當郊祀歲奈何。或言景祐三年十一月晦冬至。帝疑其不經。宋敏求奏。堂時以月晦祀天爲非。宜移用十五日

甲子。詔曰。月既肇於黄鍾。日且臨於甲子。杜甫有晦日過崔戰詩。陳與義有休日詩。則知晦日。不惟不可用於郊。雖他事亦不可用。後世用爲休澣

日。前漢食皆志。天用莫如龍。地用莫如馬。少陵取爲淮南子。不可。不可以不以。

何一執熱互相望。韓文公云。春回可耕時已。王師討北何當歸。載草農事濟。獸馬飢苦誰念哉。慕州納節

舊将死。起居諫議聮翩來。朝廷未省有遣。肯不垂意缾興。盖未嘗一日不以家爲念也 飲馬長城說者。謂秦築長城飲馬水。婦人思

夫故作此曲。文遺載一篇正用是說。唐詩僧子蘭一篇。當以賈誼過秦觀之。盖唐征戰之多故借是以寓言。其詩云。洗盡骨上土。不洗骨中𡨚。其言

以怨。 元次山春陵行。及賊退示官吏詩。少陵有曰。得結輩十數公。落落然參錯天下爲邦伯。萬物吐氣。天下少安。可待矣。及觀杜牧之詩云。太

守政如水。長官貪似狼。征輸一云畢。任自存亡。又陸魯望敘小鷄山樵人語。欲移以責乾符間郡守。則其比興體製。盖與少陵述元次山詩意同也。

明皇雜録曰。上御勤政樓。大張聲樂。羅列百伎。時教坊有玉大娘善戰百尺竿。竿上施木山。狀瀛洲方丈。仍命小兒持鋒節。出入其間而舞不輟。

又有公孫大娘者善劔舞。龍爲鄰里曲。曾表甫以渾脫西河劔器。是曲名謂豈有婦人而能舞劔者。予考少陵詩曰。㸌如羿射九日落。矯如群帝驂

龍翔。來如雷霆收震怒。罷如江海凝清光。又曰。妙舞此曲神揚揚。則以劔而舞也明矣。如項伯請以劔舞。渠元帝九劔之戯。亦此類也。 毛澤民九

日煎茶代酒曾有吟句。釋皎然九日陸處士賞茶詩云。九日山僧院。東籬菊也黄。俗人泛新酒。誰解助茶香。因思前軰做事。雖曰自我作。言俱有

來歷李太白陳履常有妾薄命詩。務觀反之。末句云。命薄却今天下樂。 少陵詩。春歸待一金。東坡注。引王逸少春歸待一金事。手攷孟子注。

古者一鎰爲一金。一鎰二十兩。則知百金二千兩。千金二萬兩。此戰國時也。漢賜諸侯王及功臣以下金。凡言黄金。皆真金。不言黄金者。一金與萬

錢。又食貨志。黄金一斤直萬錢。漢賜陳平金二十鎰。則是戰國時四百兩。沈存中云。古之一斤。今四兩有餘。其直二千五百。漢之四金。方及黄金乙

斤價例。唐太宗賜功臣黄金各乙斤。若以一金論之。則唐之一漢之一金。其價已同於黄金。少陵之待一金可與。堅老

望夫石詩云。千古流傳果是。爲誰仲更仰終身。何事淹留竟不歸前軰以顧况詩能形容妙終不若堅而於義云

詩人詠多是數十日化以安天詩云。



常一摺中詩云。半升僅淵明。二寸子夏。此巾之别歐陽在雪詩。第用瓊玉梅月等字。號白戰體。坡公繼守遇雪。次歐公

韻又作長篇。皆傚其體。格律一新聲動當時。其後如山谷詠雪。家貧無酒望鄰富。官冷有田知歲豐之句亦可企二公矣。 張子韶意山林。有傚

淵明歸田園詩今觀喜晴詩云開門玩秋色。愛此佳山林。此真得山也韋應物刺滁日有吊僧詩云。破衣挂樹老僧亡。惜無姓氏意勤從。歐

公游醉翁亭記。得以名書。何其幸耶。 張正見詠梅云。秪言花是雪。不悟有香來。楊誠齋以爲警句。韓子蒼用春不雪三字。楊意尤新。 詩中用三

嬋娟字。嬋娟去作誰家妾。人嬋娟也。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月嬋娟也兩洗嬋娟净。竹嬋娟也。又有山嬋娟。嬋娟。美貌也。 美淑送别詩。婦人雖眼軟。

淚不等閑流。只因苦離别。揮盡三江秋。用陸。丈夫非無淚。不洒離别間之句。 李義山種花詩云。風露凄凄秋景繁。可憐榮落在朝昏。未央宫

裏三千女。但保紅顔莫保恩。引頻深逺。袁而不怨。末句與樂天行路難之作。頗相類也 詩非能窮人。詩工故謂之窮。窮盡也歐公敘梅聖俞亦云

東坡次秦少游梅花詩。人固長貧日午飢。未動偶然得一飽。萬象嘲弄亦非。謂因詩而後窮。韓文公讀詩云。竹實所金。德馨神所歆。讀郊詩

云㝠觀洞古今象外逐幽好豈非以詩至郊島而窮其妙耶。近代如陳去非以墨梅五詠見知于君上葛魯卿序之遂有窮人達人之說。此則循襲詩

能窮人之語愈失之矣 曾吉甫喜雨詩無田似我猶歡喜。何况人間望歲心真所謂樂民之樂者也 蔡天啓七歲見王荆公公時在蔣山三門

上坐天啓父云小子能詩乞丞相出一題適三門有榜云人不得於三門池上取魚荆公云此乃題也天啓應聲云門前秋水碧粼粼赤鯉躍出如

有神汝要取魚須逺去切勿近前丞相嗔天啓寔集古人句而成章耳。許彦周作葉致逺戯書。惟第三句不同葉云君欲釣魚須逺去 徐東湖送

張仲宗詩云詩如雲態度。人似柳風流全用張姓事。汪彦章用李太僕文詩云詩成白也無毫敵落筆潮乎李勁何。全用李姓事前輩作詩精切如

此 水仙花外白中黄莖幹虚通葱如本生武當山谷間土人謂之天葱。楊誠齋水仙詩盛稱千葉爲真水仙而單葉當用舊名。不知東越園丁種此

花。能出新意正夏取根碎刻。曝之烈日中遂爲千葉蠟梅。湖南謂之狗蠅花賤枯枝狗蠅者山谷則云京洛謂之蠟梅。木身與葉類

萌有色露之句。自注云。嶺南薔薇露染衣。黄僧持水仙詩云小重金寒。年年只作瑶池宴。不許春風正眼

看。蠟梅詩云。審脾耕出凍蜂竒。奴隷春風萬玉枝。清客同名羞萼緑。黄姑換骨與西施。凄凉鼓角非吾事月到池臺亦汝時桃李盤中無實真成

清德畏人知善於詠二花也 麴信陵詩云鶯尋謾囀窺歌扇風裊花枝學舞腰。桞耆𡖖詞云漁市孤煙裊寒碧水村殘葉舞愁紅予謂麴之詩似

詞柳之詞似詩唐詩近靡後世止稱開元元和者此也令狐文公有進張祐詩表云凡製五言包含六義近多放誕。靡有宋師前件人乆在江湖

早攻篇什研機甚苦搜象頗深軰流所推風格罕及故祐之名比諸人稍著信陵即樂天立碑詩所謂我聞望江縣麴令撫惸在官有仁政名不

聞京師者此則又不專以詩垂名也 紅梅詩紫府與丹來換骨春風吹酒上凝脂曾表雨云徐東湖得意句東坡一見極稱賞春日詩沾衣欲濕

杏花雨吹面不寒楊桞風僧仲南作朱晦翁親書後見方惟深和周楚望紅梅王純道和傳墨𡖖寒食詩聮一同若非東坡稱賞晦翁親書則東湖

仲南不得專美矣予頃跋海昌刊蘇才翁行草世以詩爲才翁作不知乃樂天詩也 杜少陵詩云遠慙勾漏令不必問丹砂容州勾漏縣。白砂洞

多白石石中有白丸狀似丹砂梅聖俞詩云鼓添菜紫福州閩縣王峬傍水有地三畆上有兩石皷俗傳舊日潮入皷振今鼓不復振而菜品最

佳漫書補兩邦圖經之闕 選載古詩十九首李善注。枚乘作。疑不能明也近得徐廋玉臺新詠有古詩八首。又有枚乘雜詩九首則知昭明未編

入選時不知何人精擇十九詩。及取他詩讀之。往往不及。通以古詩爲名。此正昭明得編類之例也選注又云。行行重行行。相去日已遠作兩篇尤

爲穿鑿 俗諺云酒腸寛似海色膽大如天。本盧玉川詩色膽作詩膽。林君復詩云雲木呌鈎輈爾雅云鈎輈硌磔爲鷓鴣聲。詩話多以爲鷓鴣。

舊見士友自湖湘來云鷓鴣全似竹鷄而形模稍大。其色則類濼家鹿胎斑其聲則行不得也哥哥與鈎輈不類。此詩當是吴淅士夫作。淅無鷓鴣。

予嘗春行湖上及臨安溪山間有禽如拖白練而尾深褐色。其分明呌鈎輈村人以管笋。烏呼之取聲之清越。則鈎轉乃此禽。非鷓鴣明矣。倪臣

濟詩云。晚風起晴江。残日滿叢竹。鷓鴣不耐啼。相喚催熟。東家吹玉啼。西家無粥聲更悲。又自題云。以硌磔爲粥熟。後讀許渾集有夜詩

云。鷓鴣先聽美人歌。又有過陝州夜將罷。妓人善歌者。詞怨。往往在耳。則知其聲也。 太白詩子

直詩西仙

舍人。殘雲。舞過松門者倒字。前人事已。如王過嚴子陵祠詩。聖主已。憲或量。微臣

當遂子陵高 五方風俗不同言語不通。中則謂之詩。西笁謂之偈。倪臣濟還金光經詩不押韻用偈格也。 顔太初詠萬結句云。温其如玉。

爲乎泥中韓子蒼六言云藕割江妃玉臂茨分水府珠胎不若太初之詩蜿。 韓文公贈張籍詩云李杜文章在。光焰萬丈長。籍詠笛用笛秋字。詠

竹用竹香字用心甚苦文公亦善謗後輩者也 山谷水仙詩云。凌波仙子生塵襪近人見詠韈直謂凌波是韈。李義山詩云。嘗聞宓妃韈。渡水欲

生塵。好借嫦蛾看清霄踏月輪。則以凌波爲韈非是。 竇治妻蘇氏織曰紋詩今所傳本乃文理不斷。非順讀。倒讀謂之回紋也。倒讀回文。未知起

於何代。近見朱子大題閻立本畫蘇李河梁執别圖詩。末句前身想是胡婦子親見兩公相别時狀一時之景極佳因記坡公答劉沔云。李陵

蘇武贈别長安而詩有江漢之語及陵與武書。詞句懷陋正齊梁小兒所儗作决非兩漢文及取武傳觀焉則陵置酒舞歌。言已罄矣。詩與書誠贄。

坡公之言王所以斥陵之不忠於漢而銃之精識不幾於無理會耶。 陸三山和宋都曹詩云古詩三千篇。删取財十一每讀先再拜若聽清廟瑟

詩降爲楚騷猶足中六律天未喪斯文杜者乃獨出陵遲至元白圈已可憤疾。及觀晚唐作令人欲焚筆此風近復蛾陳兄殆難室滛哇解移人。往

往長妙質。若言告學者。切勿爲所怵。杭川必至海。爲道當擇術。三山此詩當矣葉水心序王木叔詩卷云近歲唐詩方盛行。聞者皆以爲。夫爭妍

關巧極外物之變態。唐人所長也。及求於内。不足以定其志之所止。唐人所短也此文與之分辨。 吳興俞汝尚退題三角亭警句云。春無四面

花夜欠一簷兩人多稱誦。括倉陳汝錫師予題八。角亭去。最好簫簫春夜雨一簷分作兩簷聲。小宋公云。退之送窮文等。皆言人意思乘到。可以名

家矣然送窮文與楊子雲遂貧大意相類。盖古人作文皆有祖。然攻之愈深句法尤奇此學者所當攷 詩三百五篇。是閶兒卷婦之言有關

風數近見書肆圖像人物。其事則評於左。中有一絶。拾得卒文。上有關元字。想見圓圓時。買盡不平事。言雖而理到。又有一絶。夜雨滴空堦。

滴空堦泉。空堦滴不入。滴入愁人耳。可謂善於形詠者每見詩人窮日夜高而反下。欲平而反欲而反有二者多夫。

山。

山题名民書詩云奉行無好事忙不書。又文士作事促者。謂之。陸士何文賦曰。恅愺漫失。老草一作恅愺 虞水丞

𠫇事西屋一間。篇以日我摘韓文公壁記中語次樓公爲江作德書偘後作德三十五年以椎魯之質來誰執躅。公餘唫句。讀讀未已以

日哦名集𠫇壁石鼓戴公所記戴公謂文公記語特。一時有爲而言。而不予竟爲虛設偘曰官無小大各行其志。丞豈負予。第恐予之不能守

其職。故爲之言曰做官休妾想過事莫安。誠者必有取焉。先是四月二十六日離滕下凡耳目所接。雜然有觸於中者見諸歌詠。輙數列

之卷首。老學庵筆記吳幾先嘗言參寥詩云五月臨平山下路。藕花無數滿汀洲五月非荷花盛時不當云無數滿汀洲宣仲云此但取句美。若云六月

臨平山下路則不佳矣幾先云只是君記得熟故以五月爲勝。不然。止云六月。亦豈不佳哉 蜀人石耆公言蘇黄門嘗語其姪孫在慶。少卿曰衰

江頭。即長恨歌也長恨冗而凢。江頭簡而高。在庭曰。常武興極二詩。皆言用兵而繁簡不同盖此意乎。黄門乎曰不然。 世言荆公四家詩。後

李白以其十首九首說酒及婦人恐非荆公之言。白詩舉府外及詩人者實少言酒圍多比之陶淵明軰亦朱爲。過此乃讀白詩不熟者。妾立此論耳

四家詩未必有次序使誠不喜白當自有故盖白識度甚淺觀其詩中如中宵出飲三百盃明朝歸揖二千石揄揚九重萬乘主謔浪赤金鎖賢

王公大人借顔色金章紫綬來相趨一剔蹉跎朝市間青雲之交不可攀。歸來入咸陽談笑皆王公。高冠佩雄劔長揖韓荆州之類淺陋有索客之

風集中此等語至多世但以其詞豪俊動人故不深考耳。又如以布衣得一翰林供奉此何足道蓬士當時笑我微賤者。却來諸謁爲交歡。宜其終身

坎壈也 杜子美梅兩詩云南京浦。四月熟。黄梅。湛湛長江去。㝠㝠細雨來。茅茨踈易瀑。雲霧宻難開。竟日蛟龍喜。與岸。蓋成都所賦

也今成都乃未嘗有梅雨。惟秋半積除氣今。與吴中梅雨時相豈古今地氣有不同邪。 山谷水仙花二絶。淡掃蛾眉一杖。反只比江

梅無好枝者。見於李端叔集中。然端叔所及也。賀方作王子開詞。和壁終歸趙。千將不葬吳者。見於泰少游集中。子火觀已士卒於江陰

而葬臨城。故方回此句爲工。時少游已没十年矣。水仙花則不可考。然氣格似山谷。晚作不端叔也。 又嘗見夫。我簡書。

奇丹砂。讀之不可身凌家靈笑曰此人不不。太白也。公又笑曰。自曾等。

掠石城秋。亡見伸高及陳阜𡖖皆喜誦之。端節亦仕官得表一郡而卒其詩不甚傳。 夜凉疑有雨。院靜似無僧。潘逍詩也。 史記

端宴郭暖駙馬宅賦詩有荀今何郎之句。衆稱絶妙而其詩乃不傳山谷作酴詩用之云。露濕何郎試湯餠日烘荀今炷爐香。逺爲古今絶唱不

知端詩能及之否 紹興中有貴人好爲俳諧體詩及箋啓詩云緑樹帶雲山書斜陽入竹地銷金上汪内相啓云長獄脱却青羅帔緑盖千層

俊鷹解下緑絲條青雲萬里後生遂有以爲工者頼是時前輩猶在雅正未衰不然與五代文體何異此事縈時治忽非細事也 宋文安公自禁

庭謫鄜畤詩云九月一日奉急宣連忙趨至閣門前匆爲典午知何罪謫向鄜州更惘然盖當時謫黜者召至閣門受命乃行也 晁子止云曾見

東坡手書四州環一島詩其間茫茫太倉中一句乃區區魏中梁。不知果否蘇季真云寄張文潜桄榔杖詩初本云酒半消其下云江邉獨曳桄榔

杖林下閑尋蓽機苗盛孝章又誤爲孝摽已而悟故盡易之雖其家所傳然去今所行亡字韻殊逺恐傳之誤也 杜詩夜闌更秉燭意謂夜已深

矣宜睡而復秉燭以見久客喜歸之意僧德洪妄云更當平聲讀鳥有是哉先夫人幼多在外家晁氏言諸晁讀杜詩稚子也能賖晚來幽獨恐

傷神也字恐字皆作去聲讀。 韓退之詩云。夕貶潮陽路八千。歐公云。夷陵此去更三千。謂八十里三千里也。或以鳥歇後非也。書弼成五服。至于

五千。注云五千里。論語冉有曰。方六七十。如五六十。注亦云。六七十里。五六十里也。老柱衰江頭云。黄昏胡騎塵滿城。欲往城南忌南。言方皇

惑避死之際。欲往城南。乃不能記爲南北也。然荆公集句兩篇。皆作欲往城南望城北。或以爲誤。或以爲改定皆非也。盡所傳本偶不同。而意

則一也。北人謂尚爲望。謂欲往城南乃向城北。赤皇惑避死不能記南北之意。 湯岐公自行官留守出爲會稽。朝士以詩送行甚衆。子在館

中。亦有詩而亡之。岐公以書再求。頃蒙贈言。乃爲或者藏去。子克極爱其遣辭之婉。 張繼楓橋夜泊詩云。姑蘇城外寒山寺。夜半鍾聲到客船。

歐陽公嘲之云。句則佳矣。其如夜半不是打鍾時。復人又謂惟蘇州有半夜鍾。皆非也。按于中即事詩云。逺鍾來半夜。明月入千家。皇冉秋夜

宿會稽嚴誰宅詩云。秋深臨水月。夜半隔山鍾。此豈亦蘇州詩耶。恐唐詩僧寺。自有夜半鍾也。京都街今尚。復生受者。往往茫

不僧寺夜半鍾乎。 

常人舉好詩。夫宋詩雖多而意絶其如此杜少陵月詩云。㣲升紫塞外。已隱暮雲端。前輩以爲識宗。恐未必然。若

初到成都詩云鳥雀夜各歸。中原杳茫茫初月出不高衆星尚爭光。此則或爲時事發然憂受忠敬之意鬱然見於言外非譏刺也。 鄭介夫喜作

詩多至數十篇謫荚州遇赦得歸有句云。未言路上舟車費尚欠城中酒藥錢絶似王元之也 會稽法雲長老重喜爲童子時。初不識字因掃寺

廓忽若有通能詩。其警句云。地爐無火客囊空雪似楊花落歲窮。拾得斷麻縫壞袖不如身在寂寒中。程公修撰守會稽。聞喜名。一日召之與

游義山上方院索詩喜即吟云。行到寺中寺出觀山外山。盖戯用公體也。野客叢書詩人諷詠自有生意觀者不可泥其區區之詞聞見録曰。樂天

長恨歌夕殿螢飛思悄然孤燈挑盡未能眠。豈有興慶當中夜不點燭明皇自挑燈之理步里客談曰。陳無已古墨行。謂睿思殿裏春將半。燈火闌

殘歌舞散自書細字答邉臣萬國風煙入長筭。燈火闌殘歌舞散。乃村鎮夜深景致思殿不應如是二說甚相類。謂二詩。正所以狀宫中向夜

蕭索之意非以形容盛麓之爲固雖天上非人間比。使言高燒盡燭貴則貴矣豈復有長恨等意耶觀者味其情㫖斯可矣杜子美逢李龜年詩曰

岐王宅裏尋常見崔九堂前幾度聞正是江南好風景落花時節又逢君韓退之井詩曰賈誼宅中今始見葛洪山下昔曾窺寒泉百尺空看影正

是行人渴死時杜詩老妻畫𥿄爲碁局稚子敲針作釣鈎韓詩已呼孺人戛鳴瑟更遣稚子傳清盃因知韓詩亦自杜詩中來儲光義詩孺人善逢

迎稚子解趨走孺人對稚子又出於江淹恨賦 魯直詩曰管城子無食肉相孔方兄有絶交書人謂此體自魯直剏見僕謂不然唐詩此體甚多

張祐曰賀知章口徒勞說孟浩然身更不疑。李益曰柳吳興近無清息。張長公貧苦寂寥貫休曰郭尚父休誇塞北。裴中今莫說淮西杜荀鶴曰卷

一箔絲供釣線種千竿竹作漁竿。皆此句法也。讀之似覺齟齬。春實協律。張華勞還師歌曰昔往冒隆暑今来白雲霏。劉禹錫曰昔看黄菊與君

别今見玄蟬我郤迴。權德輿曰去時樓上清明夜。月照樓前撩亂花今日成隂復成子可憐春盡未歸家皆紀時也。此徂詩。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今

我來思雨雪霏霏之意。方干詩曰去時初種庭前樹樹已勝巢人。未歸張文潜陳文惠公題松江詩。落句云。西風斜日鱸魚香。言松江有鱸魚

當鄉字。而數本見皆作香字。魚未魚耳。安得看哉松江詩曰。無雖不香。作𡙡芼以薑。而往。小

船燒搗香。李巽伯詩曰。香何處煮鱸魚。魚作香字。未謂非謂作者。正不如是之泥。劉夢得詩曰。湖魚香勝肉。孰謂不當言香耶。但此鱸

魚香云者謂當八九月鱸魚肥美之時節氣味耳。非必指魚之馨香也張右更之說既已失之而周知和乃復強牽。引蘇黄二詩以證鱸魚香之說

且說芼以薑橙往往馨香逺聞其見謬甚所謂道在通而求諸遠。鱸魚香字比鱸魚鄉甚覺氣味長更與識者參之。 杜子美詩。震雷翻幕無骤雨

落河魚姚合詩驚颷陛鄰果暴雨落江魚虔日休詩高風翔砌爲暴雨失池魚 唐人詩句中用俗語者惟杜荀鶴羅昭諫爲多荀鶴詩如曰祗恐

爲僧僧不了爲僧得了盡輸僧曰乍可百年無稱意難教一日不吟詩曰啼得血流無用處不如城口過殘春曰舉世盡從愁裏老誰人肯向死前

閑曰世間多少能言客誰是無愁得睡人曰逢人不說人間事。使是人間無事人曰莫道無金空有壽有金無壽欲何如羅昭隱詩如曰。西施若解

亡人國越國已來又是誰曰今宵有酒今宵醉明日愁來明日愁。曰能消造化幾多力。不受陽和一點塵。曰只知事逐眼前去。不覺老從頭上來曰

時來。天地皆同力命去英雄不自由曰採得百花成蜜後。不知辛爲誰甜曰明年更有新條在擾亂春風卒未休。今人多引此語。往往不知誰作。

謬用衛霍事不獨王維爲然僕觀高適詩亦曰銀鞭王勒繡蝥弧。每逐嫖姚破骨都李廣從來先將士衛青未肯學孫吳。按漢書不學孫吳兵

法乃霍去病非衛青也此詩亦與王維同是亦以去病事爲衛青用盖衛霍同時爲將而二傳相近故多誤引用之。






永樂大典卷之八百八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