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樂大典/卷0082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八百八 永樂大典
卷之八百二十一
卷之八百二十二 

永樂大典卷之八百二十一二支

詩話六十三

敬齋古今黈文出升平世。禾生大有年。四充今日月。六合古山川。反朴次三五。古文丁一千。王功因各定。代作不相沿。主化布于下。人心孚自天。上

方求士切。公亦立仁先。才行苟并至。位名尤兩全。末由弓冶手。安比父兄省。幸及布衣仕。冝希守令先。尺刀元互用。丹白且同研。去吏多甘老。休兵

坐力田。干戈包已乆。永卜本支延。歐陽永叔戯爲也。小兒初作字。㸃畫稍多。即難措葦。必簡。易則。易爲力。故小學有上士由山水。中人坐竹林之語。

歐公此詩。當亦爲兒軰設也。 小說中載宫人詩云。朝來自覺承恩寂。笑倩傍人認綉毬。一本云。承恩醉殊害義理。又杜苟鶴春宫怨落句云。年年

越溪女。相憶采芙蓉。一本云。相伴。則上下支離。不成語矣。 東坡詩。口業向詩猶小小。眼花因酒尚紛紛。又云。口業不停詩有倩。眼花亂墜酒生風。

若眼花。則或然或否。若口業。則信有之。 東坡聚星堂雪詩。禁體物語。而有欲浮大白追餘賞。幸有廻風驚落屑之句。或以謂落屑亦體物語。或者

之言非也。此盖用陶侃竹頭木屑事耳。 納紙投名媿已深。更教門外乆沈吟。事窮計急燒牛尾。不是田單素有心。此詩不知何人所作。索謁固可

耻。然士當窮困。摇尾乞憐於人。亦可愍也。前軰又有云。門前乆立處。席上欲言時。此眞所謂不經此境。不能道此語者。 李華寄趙七詩云。丹丘忽

聚散。素壁相奔衝。出於老杜。秦山忽破碎。涇渭不可求。 李白瀑布詩云。海風吹不斷。江。月照還空。而陸蟾咏瀑布云。嶽色染不得。神工裁亦難。可

謂天冠地屨矣。樂天詠草云。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狄燠詠柳云。翠色折不盡。離情生。更多。盖皆摸寫李白體。而蜀妓贈陳希夷則云。帝王師不

得。日月老應難。是又其變也。 杜詩。酒債尋常行處有。人生七十古來稀。此以意對耳。故前人謂之十四字句。或者說子羙詩無一字浪發者。人止

知以意對。不知尋常與七十。正爲切對也。盖八尺曰尋。倍尋曰常。尋常亦數也。故得對七十。或者之言非是。如秦州。雜詩云。近按西南境。長懷十九

泉。西南。非數也。此詩西南字。雖非其數。而預四方之名。與數相近準。或者之言猶得借用。如杜位宅守歲云。四十明朝過。飛騰暮景斜。豈飛騰亦爲

四方之名耶。或者之言不可信。李義山詩。古木含風乆。凡兩用。摇落對云。踈螢怯露深。戯贈張書記對云。平蕪盡日關。其優劣大不相侔。覧者自

當見之。咏槿花云。月裏寧無姊。雲中亦有君。又詠李花云。月裏誰無姊。雲中亦有君。月姊。雲君。用之於槿花雖新奇。固不若用之於李花之爲高潔

也。然誰無姊。語太徑庭。誰字止冝作寧。 根非生下土。葉不墜秋風。因尋樵子舍。誤到葛洪家。自不害爲佳句。而後人論詩者。以爲此皆假對。意謂

下土與秋風。樵子與葛洪。不相偶屬。故借下爲春夏之夏。子爲朱紫之紫。塵俗哉。 李益鸛雀樓詩。事去千年猶恨速。愁來一日即知長。魯直初至

葉縣詩云。千年往事如飛鳥。一日傾愁對夕陽。全用李句。然其意不逮李逺矣。 歐詩。歡時雖索寞。得酒便豪横。老蘇詩。佳節屢從愁裏過。壯心還

傍酒中來。二老詩意正同。 老杜寄高適岑參詩云。高岑殊緩步。沈鮑得同行。休文明逺。意愜關飛動。篇終接混茫。舉天悲楊駱。富嘉謩近代惜盧

王。似爾官仍貴。前賢命可傷。以此詩證戯爲等篇。則此老未嘗鄙四傑也。老杜送高三十五書記師字韻詩言意娓娓不盡。予嘗欲學作一篇。自

顧淺鄙。不敢措手。人言百尺竿頭更進一步。予謂此詩。百尺竿頭更進百尺。 許渾㶚上逢元處士東歸詩云。何人更結王生韈。此客空彈貢禹冠。

薛逢上崔相公云。公車未結王生韈。客路空彈員禹冠。二人所對皆同。然許語似暢於薛。 東坡贈王子直詩首云。萬里雲山一破裘。杖端閑掛百

錢㳺。其第三聯云。水底笙歌蛙兩部。山中奴婢橘千頭。晉阮脩。字宣子。常步行。百錢挂杖頭。至酒店。便獨酣暢而飲。今改云。杖端。盖避下句橘千頭

之頭。孔稚圭。門庭之内。草萊不翦。中有蛙鳴。或問之曰。欲爲陳蕃乎。稚圭曰。我以此當兩部皷吹。何必效蕃邪。皷。吹者。所謂鹵簿之皷。吹也。稚圭自

以蛙鳴爲皷。吹。今以蛙鳴爲笙歌。亦似與本事不類。 鄰韻而叶者。詩家。間用之。謂之轆轤格。又謂之出入格。或以謂自宋人始。非也。此自有詩以

來有之。盖古人文體寬簡。不專以聲病爲工拙也。然爲律詩。則其格有二。有前後相錯者。有前後兩疊者。如李賀詠竹云。入水文光動。抽空緑影春。

露花生笋徑。苔色拂霜根。織可承香汗。裁堪釣錦鱗。三梁曾入用。一節奉王孫。則其相錯者也。如示弟云。别弟三年後。還家十日餘。醁醽今日醉。緗

帙去時書。病骨獨能在。人間底事無。何須問牛馬。抛擲任枭盧。則其兩疊者也。 孟郊失志夜坐。思歸楚江詩云。死辱片時痛。生辱長年羞。青桂無

直枝。碧江思舊遊。又失意歸吳。寄劉侍郎云。至寳非眼别。至音非耳通。因緘俗外辭。逺寄高天鴻。夫窮通得失。固自有命。郊一躓跲。便爾忿懟欲死。

又自以至寳至音。非人耳目所能及。因之綴緝語言。布露當世。則郊之爲丈夫也何其淺邪。人言郊及第後。有一日看盡長安花之句。知其必不逺

到。何待已第時語。但觀此未第時語。已足以見其人矣。 予寫趙在攝府事。李君坐坐客談詩。或曰。必經此境。則始能道此語。余曰不然。此自其中

下言之。彼其能者。則異於是。不一舉武。六合之外無不至到。不一捩眼。秋毫之末無不照了。是以謂之才也。才也者。猶之三才之才。盖人所以與天

地並也。使必經此境。能道此語。則其爲才也隁矣。子羙詠馬則云。所向無空闊。眞堪托死生。子羙未必曾跨此馬也。長吉狀李憑箜篌則云。女媧錬

石補天處。石破天驚逗秋雨。長吉豈果親造其處乎。以其不經此境。能道此語。故子羙所以爲子羙。長吉所以爲長吉。一坐爲之嘿然。 太白寄逺

云。三鳥别王母。衘書來相過。又云。念此送短書。願同雙飛鴻。又云。本作一行書。殷勤坐相憶。一行復一行。滿紙情何極。瑶䑓有黄鶴。爲報青樓人。朱

顔凋落盡。白髮一何新。又云。寄書白鸚鵡。西海慰離居。大内云。安得秦吉了。爲人道寸心。寄内云。北鴈春歸看欲盡。南來不得豫章書。代别云。天涯

有度鳥。莫絶瑶䑓音。答元丹丘云。青鳥海上來。今朝發何處。口衘雲錦箋。爲我忽飛去。酬岑勛云。黄鶴東南來。寄書寫心曲。倚松開其緘。憶我腸斷

續。此皆以禽鳥寄書見意。其原出於蘇子卿上林鴈。及漢武帝故事。盖以爲相思契闊。無由寄聲。而行空度逺。莫若飛鳥之疾。願託勁翮。猶或可以

致我萬一之心焉。是困詩人陶寫性情言嘆不足之餘㫖也。司馬温公詩。太白大如李。東方三丈高。又雨不成逰布路歸。逢花值柳倍依依。於李字。

路字下。俱注云恐誤。此實不誤而云誤者。本自裝板之時。無人校雦。偶不知所出。而便自以爲誤也。 老杜詩自高古。後人求之過當。往往反。爲所

累。如紈𥚓不餓死。儒冠多誤身。乃云。本乎天者親上。本乎地者親下。旌旗日暖龍蛇動。宫殿風微燕雀高。謂爲藩鎮跋扈。朝多小人。老妻畫紙爲棋

局。稚子敲針作釣鈎。謂爲縱横由婦人。曲直在小兒。如此等類。又豈足與言詩邪。 國風。方秉簡兮。贈以芍藥。貽我握椒之類。皆以爲外藉芳香可

玩之物。持贈所懷。既以盡其交結往來之歡。且以表其深相愛慕之情也。楚辭曰。折踈麻兮瑶華。將以遺兮離居。王逸曰。踈麻。神麻也。棗據逸民賦

曰。沐甘露兮餘滋。握春蘭兮遺芳。謝靈運詩越嶺溪行云。想見山河人。薜蘿若在眼。握蘭勤徒結。折麻勞莫展。又南樓遲客云。瑶華未堪折。蘭茗亦

屢持。路阻莫贈問。云何慰離析。凡此。一本於詩人之意。乃知後世折柳寄梅。未必眞有事實也。 海外逢寒食。春秋不見餳。洛陽新甲子。何日是清

明。沈佺期詩也。黄魯直極愛此詩。以爲二十字中婉而有味。如人序百許言者。而石林乃云。今曆家論節氣。有清明無寒食。流俗但以清明前三日

爲寒食。旣不知清明。安能知寒食。此不可解也。石林此說得矣。沈詩止述南北風俗之異。及夫逺客思歸之意。今以爲不知清明。安能知寒食。一何

所見僻邪。 李白詩。玳琄筵中懷裏醉。芙蓉賬底奈君何。朝共琅玕之綺食。暮宿鴛鴦之錦衾。已極淫𡡢矣。至云。秩草秋蝶飛。相思愁落暉。何由一相

見。滅燭解羅衣。若此等類。又可謂不可道者也。其何以示子孫。 陶弼詩。冬日喜許陟見過云。扁舟與盡且休去。五嶺以南皆洞庭。案五嶺。横列於

䖍林桂道之間。北望洞庭甚逺。弼謂五嶺以南。皆洞庭何邪。大抵詩家立意貴縱奪。造語貴激昂。弼之此意。亦以見其一時相慕戀云耳。 李陵詩。

行人難乆留。各言長相思。安知非日月。弦望自有時。李周翰曰。我心相思如日月。當有弦望無極時也。翰說非是。弦則月半之明。望則月滿之明。朔

則日月相合也。李陵意謂今雖相别各出相思之言。安知人生之離合。非若日月之有離合乎。日月之弦望有時。人生之聚散亦自有時也。但當期逺

乆耳。故下云。努力崇明德。皓首以爲期。 曹子建公讌詩。公子敬愛客。終宴不知疲。應瑒德璉傅。五官中郎。將建章䑓燕集詩云。公子愛敬客樂飲不知

疲。左太仲咏史詩云。吾希叚干木。偃息藩魏君。吾慕魯仲連。談笑𨚫秦軍。當世貴不羈。遭難能解紛。功成耻受賞。高節卓不群。臨紐不肯緤。對珪寧

肯分。謝靈運述祖德詩云。叚生藩魏國。展季敕魯人。弦高犒𣈆師。仲連部泰軍。臨組乍不緤。對珪寧肯分。案魏志云。文帝爲五官中郎將。㻛爲文學。㻛爲

丕文學。則必非碌碌者。而靈運之文章。沈約稱羙。以爲江左莫及。二君製作。必不剽掠前人。然㻛則全用子建語。靈運則全用太冲語何也。當時愛

賞之極。時時諷詠。不覺誤爲已有耳。謝詩復云。惠初辭所賞。厲志故絶人。篇之中。押兩人字。在古雖有此體。終不免爲此類。此豈率爾而爲邪。陳述

祖德固無率爾之理。是又何哉。 又代君子有所思云。蟻壤漏山阿。絲泪毁金骨。盖謂事有可憂者。雖小可以喪生。故下云。器忌含滿欹。物忌厚生

没。而李善指讒邪之人。似不類也。按家語孔子曰。吾聞宥坐之器。虛則欹。中則正。滿則覆。此詩當云。含滿覆而謂含滿欹者。又明逺之誤也。陸士

衡。别士龍詩云。分塗長林側。揮袂萬始亭。佇盻要暇景。傾耳玩餘聲。謝靈運。别從弟惠連詩云。中流袂就判。欲去情不忍。顧望脰未悁。汀曲舟已隱。

東坡既别子由復寄詩云。登高回首坡壠隔。惟見烏帽出復没。文章氣熖。天機所到。雖云今古一轍。至其寫手足之愛。道違離之苦。千載而下。讀

其詩則猶能使人酸鼻。此其眞有物以觸之。特詩人能道人情之所同。然人易爲之感動耳。甕牖閑評杜子羙詩云。片雲頭上黑。應是雨催詩。世多

疑詩字是時字。而蘇東坡詩云。颯颯催詩白雨來。又詩云。急雨豈無意。催詩走羣龍。盖與子羙意同。則知子羙詩。是用詩字無疑。 遯齋閑覧。嘗稱

羅可雪詩云。斜侵潘岳鬢。横上馬良眉。誠佳句也。不知如何是佳句。而遯齋稱之若此。每笑青矜詩其詠席云。孔堂曾子避。漢殿戴憑重。殆與羅可

雪詩無異。  許慎說文云瓊。赤玉也。然前軰多以比白物。韓退之雪詩云。今朝踏作瓊瑶跡。爲有詩從鳳沼來。又雪詩云。屑瓊瑰瓊。本是赤玉。今

以比雪則誤矣。故晏元獻公拒霜花云。江城嘉號木芙蓉。金蕊瓊芳綻曉風。又紅梅詩云。巧綴雕瓊蕊色絲。三千宫女宿燕脂。又紅蓼詩云。絳英瓊

粒傲霜前。冷落池臺亦自姸。其意盖欲證退之之誤耳。余觀元㣲之石榴花詩云。寥落山榴深映葉。紅霞淺帶碧霄雲。趜塵枝下年年見。别似衣裳

不似裙。謂榴花不可以比裙也。至歐陽公榴花詩云。東堂榴花好。㸃綴裙腰鮮。又榴花詩云。榴花㝡晚今又拆。紅緑㸃綴如裙腰。乃特以比裙者。豈

亦證㣲之之悞邪。 余先父作詩至少。每得句湏不凡。其和倪彦逹雪詩云。猛穿窻紙寒無敵。亂積檐茅曉未知。此一聯絶佳。嘗謂前輩作詩正不

欲區區比類。惟善形容者。自能體帖。使人一見便知詠某物。如此方爲奇特。老父之作。正有合前人之意矣。又嘗作絶句嘲雪云。六出匀如剪。無根

散亂開。倚風輕薄甚。佯困貼梅腮。其句清絶如此。足見其胷中灑落。而非俗者也。 蘇東坡詩云。水面風生人未知。低昴巨葉先零亂。巨葉。荷也。此

二句殊有佳致。非才藻過人者。未。易及此。此恰如鄭毅夫詩也。毅夫詩云。料得凉風消息近。蕭蕭已在柳梢頭。比之東坡詩句語雖别。而意極同。此

是知前人錦綉腎腸。凡吐出者皆新奇。初非蹈習者也。蘇東坡壺中九華詩。板本首句云。我家岷蜀㝡高峯。然余家收得東坡親書此詩石本。首

句乃云。清溪電轉失雲峯。此首句以不若板本之奇。疑後來經改也。 王介甫。不作纖艷等語。余嘗疑濃緑萬枝紅一㸃。動人春色不須多。非介甫

之詞。後觀方勺泊宅編云。陳正敏謂此唐人詩。介甫常題於扇上爾。是余之所見。爲不妄也。 洪覺範詩云。麗句妙於天下白。高才俊似海東青。此

一聯甚佳。天下白者。越女天下白也。海東青者。海上一鳥名。能一日渡海者也。 杜子美詩云。白白江魚入饌來。余深愛其用入饌二字。後觀黄太

史家書云。笋四時入饌。又洪駒父詩云。溪毛入饌光浮筴。亦愛其用入饌二字。與余所見同也。 秦少游贈鮮于子駿詩云。撃强雕鶚健治劇。鸊鷉

銛藝苑雌黄。病其句中不見餘刃之意。遽云鸊鷉銛不可。彼盖不知。少游用杜子羙之詩耳。子羙詩云。銛鋒瑩鸊鷉。所謂鸊鷉銛者。盖此爾。非少游

之誤也。嬾眞子録。載杜子羙獨酌詩云。步屧深林晚。開樽獨酌遲。仰蜂粘落絮。行蟻。工枯梨。徐步詩云。整履步青蕪。荒亭日欲晡。芹泥隨燕觜。花

蕊上蜂湏。且獨酌則無獻酬也。徐步則非奔之也。以故蜂蟻之類。㣲細之物。皆能見之。若夫與客對談。急趨而過。則何暇詳視。至於如此哉。余以是

知蘇東坡在惠州。其子過赴州會未歸。而東坡有詩云。卧看月窻盤蜥蜴。靜聞風幔落蛜蝛者。亦是意也。 人多病蘇東坡詩。不向如臯閑射雉。歸

來何以得卿卿。謂左氏傳如訓往御以如臯者。盖爲妻之御而往臯也。今曰不向如臯。則是便指如臯爲地名非是。彼乃不知後人誤寫向字在不

字下爾。非東坡之誤也。余嘗親見東坡一紙書此詩。乃向不誠是也。與如臯地名略不相妨。見前輩文字不能詳究。輙妄自譏語。豈不重可笑歟。

洪覺範有文采。作詩殊可喜。黄太史諸公皆愛之。嘗與唱和但不讀儒書。故用事時有錯誤。爲可恨也。其作冷齋夜話。竊笑杜子羙彭衙行。押兩餐

字。夫子羙彭衙行云。小兒强解事。故索苦李餐。是押餐字無疑。若乃衆雛爛熳睡。喚起霑盤餐。此盤飧字。盖用左氏傳乃饋盤飱寘壁者。飱字音蘇

昆切。或印本誤寫作餐字。然豈得謂之盤餐也。盤飱有何據依。惟覺範不知所出。故以謂子美押兩餐字。豈不重可笑邪。非獨此也。又嘗作詩云。人

生如逆旅。歲月苦逼催。安知賢與愚。同作土一杯。此一杯字。乃前漢張釋之傳。所謂取長陵一杯土者。杯字音步侯切。豈可作杯字用也。此無他。皆

是不讀儒書。故錯誤至此。然則學爲文者。其可不本書之所出乎。 蘇東坡送江公著詩。押兩耳字。一云。忽憶釣䑓歸洗耳。一云。亦念人生行樂耳。

其題林逋詩後。謂押兩曲字。一云。吳人生長湖山曲。一云。更肯悲吟白頭曲。然東城於耳字詩。則注云。其義不同。雖重壓無害。於曲字詩。又却不註

何也。歐陽文忠公。讀徂徠集詩云。子生誠多難。憂患靡不罹。罹字。乃與魔字同。押作羅字音。余按楊雄方言云。罹謂之羅。羅謂之罹。是罹字。可音

羅字也。 呈似亦如送似。指似送似。出韓退之詩云。冩吾此詩特送似。指似。出元徽之詩云。指似旁人因慟哭。未知呈似所出。閑識之俟知者。蘇

東坡嘗記韓定辭爲鎮州書記。聘燕帥劉仁恭。仁恭命幕客馬都延接。馬有詩云。别後巏嵍山上望。羡君時復見王喬。然巏嵍二字。緗素雜記自音

作權務。用此二字。則平側不順。不可讀。恐是故作務權用之。顛倒其二字。亦如蘇東坡龍井作井龍。黄太史西巴作巴西也邪。不然。何謬誤如此也。

黄太史西江月詞云。斷送一生惟有酒。破除萬事無過此。皆韓退之之詩也。太史集之。乃天成一聯。陳無已以爲切對。而語益峻。盖其服膺如此。

太史又嘗謂人云。杜荀鶴詩。舉世盡從愁裏老。可對韓退之詩。何人肯向死前休。此一聯尤更奇絶。雖尚未成全篇。則知太史眞能集句矣。第恨所

見者不多爾。然其譬集句爲百家衣。又喜王荆公莫言常爲此詩。而謂正堪一笑者。亦其所優爲之故也。 黄太史詩云。莫作秋蟲促機杼。貧家能

有幾絇絲。絇者。復絇也盖言履絇之上用絲無幾爾。絇。音渠。非王荆公用一絇絲之比也。荆公之詩。只向貧家促機杼。幾家能有一絇絲。乃用隋唐

嘉話。一絇絲得幾時絡者。 宋景文公作仲啇晦日集。晏。相國西園詩末句云。三入功名始白頭。始下音試。以是知杜工部詩。皂鵰寒始急。白樂天

詩。千呼萬喚始出來。如此等始字。當皆音試可也。 石林詩話。記黄太史詩云。人得交游是風月。天開圖畫即江山。以謂止此二句。乃晚年㝡得意

者。每舉以教人。而終不能成篇。盖不欲以常語雜之。然太史集中載王厚頌二絶。後一絶云。夕陽盡處望清閑。想見千嵓細菊班。其下二句。即前靣

一聯。石林何不細考如此。 白樂天詩云。而今格在頸成雪。元微之詩云。隔是身如夢。格隔二字。殊不曉其義。二公用之又不同。客齋隨筆云。猶言

已是也。余謂只是已是。不須作猶言。第未知出處耳。且如差池二字。前漢中自作柴池。注云柴音差。委蛇二字。横塘詩中自作委羽。注云。羽音俱依

切。以是知隔格二字。二公用之雖别。皆只是已是更詳攷之。余㝡愛前輩詩中。用夢思二字。 蘇子羙詩云。請甚無夢思。陳無已詩云。歲晚山河

無夢思。 蘇東坡詩云。有意尋彌明。長頸高結喉。若據韓文出處。乃長頸高結下。方云喉中。更作楚聲。今東坡乃借下句一喉字押韻。却與誤讀莊

子三緘其口。破句而㸃者相類。然東坡高材。豈不知此而故云耳者。以文爲戯也邪。 余酷愛杜工部詩中用受字。如脩竹不受暑。雙燕受風斜。野

航恰受兩三人是也。而秦。少游詩中學用受字亦可愛。如蜂房受晚香。亂㠶天際受風忙是也。然此受字。乃出於左氏傳云。而受室以歸。受字盖出

於此。 煙紅霞緑曉風香。此蘇東坡披錦亭詩也。煙。焉得紅。霞。焉得緑。詩家故作此語。亦枕㳅嗽石之意耳。 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燭成灰泪始乾。

此名倡王幼玉之詩也非渠無能道此者。 程縯解蘇東坡詩。白日。爲君愁。引韓滉詩。白日自。爲人閑長。然此句。乃歐陽文忠公青州即事詩。非韓

渥也。 月明星稀。烏鵲南飛。文選載曹丕之詩也。蘇東坡作前赤壁賦云。月明星稀。烏鵲南飛。此豈非曹孟德之詩乎。孟德乃丕之父。亦錯記焉耳。

或云蘇東坡詩云。豈知乘槎天女側。獨倚雲機看織紗。奈何獨看織紗。故陳無已譏失於粗者余謂不然。此自是一格。正如杜牧詩云。珊瑚破高齊。

作婢舂黄糜。夫孝絢得珊瑚其母今衣青衣而舂。初無糜字也。穿雲透石不辭勞。逺地方知出處高。溪洞豈能留得住。終歸大海作波濤。此唐宣

宗瀑布詩也。其命意如此。豈非天子氣象邪。 唐韓文公。蘇東坡皆誤用莊子中。子桑褁飯事作子來。文公詩云。昔者一日雨。子來寒且飢。其友名

子輿。忽然憂且思。褰裳涉泥水褁飰往從之。東坡詩云。殺鷄未肯邀季路。褁飰應須問子來。余原此字之失。盖來字與桑字頗相類。文公已爲誤用。

東坡又承其誤爾。 釣艇歸時菖葉雨。并寺官官小未朝叅。此二絶首句也。蘇東坡集云。僕作此詩時。年二十九歲。至春渚紀聞乃云。此開子容詩。

誤載在東坡集中。未知其孰是也。 朱希眞。避地廣中。作小盡行云。藤州三月作小盡。梧州三月作大盡。哀哉官暦今不頒。憶昔昇平淚成陣。云云

此詩前押兩盡字。殆類杜子羙前年渝州殺刺史。今年開州殺刺史。與夫西川有杜鵑。東川無杜鵑。洪萬無杜鵑。雲安有杜鵑也。 蘇東坡和編禮公

水官詩云。長安三月火。至寳隨飛煙。尚有脱身者。漂流東出關。夫出東關三字。出前漢終軍。傳。東坡用古人句語押韻精切如此。而舊本乃作出東

關。且長安之地。初無東關。可見舊本之誤也。學者其可不知。 香彎類藁。嘗病蘇東坡。和陶詩押游字。陶詩云。命室携童弱。良日登逺游。而東坡。和

之。乃言一飽忘故山。不思馬少游。謂游游二字不同不可押。余按廣韻。遊字下注云。與游同。如此雖用㳺字。然亦無害。杜工部題岳陽樓詩。其間

二句云。江山有巴蜀。棟宇自齊梁。至矣哉詩之極也。而汪彦章陪諸公遊惠山詩。乃云。巍基首梁宋。爽氣接吳楚。亦佳作。但不免蹈工部之塵也。

蘇東坡。春來幽谷水潺潺。詩題目只作梅花。少年時讀。甚疑之。此盖謫黄州時。路中作詩偶及之。初不專爲梅花東坡續帖中載之甚詳。黄太史詩

云。清談落筆一萬字。白眼舉觴三百盃。後洪景盧罷戇守。送者一十六人。亦用三百盃事。其詩云。嘉賔自是十六。相。痛飲須𢬵三伯盃。余愛其用事

親切。未嘗不擊節稱賞也。 蘇東坡在揚州作詩云。此生已覺都無事今歲仍逢大有年。山寺歸來聞好語。野花啼鳥亦忻然。其年神宗上仙。當時

謗者。遂謂東坡以遷謪之故。忻幸神宗上仙。而作是詩。故東坡有辨謗箚子云。是三月六日。臣在南京。聞先帝遺詔。舉哀掛服了至五月間。住揚州

竹西寺。見百姓父老十數人。相與道旁語笑。其間一人。以手加額云。纔見好一箇少年官家。又是時。淮浙間。所在豐熟。因作是詩。其時去神宗上仙。

已兩月。决非山間始聞之語。事理甚明。及觀其弟子由。作東坡墓誌乃云。公之自汝移常也。授命於宋。會神宗晏駕。哭於宋。而南揚州。常人與公買

田書至。公喜作詩。有聞好語之句。言者妄謂公聞諱而喜。乞加深譴。然詩刻石有時日。朝廷知言者之妄。皆逐其說又如此。 秦少游虛飄飄詩云。

雨中漚㸃没流水。風裏綵雲鋪逺霄。余謂没字恐誤。欲改作泛字。若漚㸃既已没矣。自不足云也。惟其尚在 𣳎水之間。故有虛飄飄之意焉。芥隱筆

記謝靈運有雲中辨烟樹。天際識歸舟。王僧孺有岸際樹難辨。雲中鳥易識。梁元帝有逺村雲裏出遥船天際歸陰鏗詩有天際晚㠶孤。天邉㸔逺

樹。大江靜猶浪。老杜所以有江流靜猶涌雲中辨烟樹。鏗有薄雲巖際出初月波中上。杜詩薄雲巖際宿。孤月浪中飜。鏗有中川聞棹謳。杜有中流

聞棹謳。鏗有花逐下山風杜有雲逐度溪風。祖述有自青出於藍也。陳去非。嘗語先君云。吾平生得意十字云。開門知有雨。老樹半身濕。先君故

効之。作感興詩云。夜半㣲雨濕。凌晨春草長。謂頤正云。吾十字似有味。後讀河嶽英靈集閻訪詩。荒庭人何許。老樹半空腹。殷璠謂皎然可佳。殆亦

有所祖云。 山谷詩。霜威能折綿。風力欲冰酒。盖用阮籍詩。陽和㣲弱陰氣竭海凍不流綿絮折。呼吸不通寒冽冽。庾肩吾詩。頸氣方凝海。清威正

折綿。張說。塞上綿應折。江南草可結語也。 杜詩自平宫中吕太一。按唐史。有兩吕宦官。吕太一。爲廣南市舶使反。注吕太一。代宗時爲廣南市舶。

使。逐刺史張休而反。東坡云自平宫中吕太一。世莫曉其義妄者以謂唐有自平宫偶讀元宗實録。有宫中吕太一。叛於廣南。故下有南海收珠之

句。故下云。收兵南海千餘日。復何肄。而說詩者。紛紛不可曉。至謂唐有自平宫。開元中。中書舍人吕太一。與張嘉正號四俊者。又吕寧爲太一宫使

尤謬。荆公詩。緑攬寒蕪出。紅爭暖樹歸。妙甚。歸字。盖用老杜紅入桃花嫩。青歸柳葉新。李白寒雪梅中盡。春風柳上歸。意老杜花逺重重樹。雲輕

處處山。可作畫本。三輔黄圖。長安故城。城南爲南斗形。城北爲北斗形。故號斗城。何遜咸陽詩云。城斗疑連漢。老杜秦城近斗杓。秦城北斗邉。

北斗故臨秦。而秦中詩。春城依北斗。郢樹發南枝。乃秦城耳。劉夢得望賦亦云。城依斗兮闌干。春亦無義。亦不可對郢樹也。 淵明詩。弱女雖非男。

慰情良勝無。故樂天云。衰病四十身。嬌痴三歲女。非男猶勝無。慰情時一撫。 東坡詩。斯人乃德星。遣出虛危間。用樂天德星降人福。時雨助歲功。

福似歲星移。望如時雨至意。 老杜安得廣厦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顔。嗚呼。何時眼前突兀見此屋。吾廬獨破受凍死亦足。樂天云。百姓多

寒誰可捄。一身雖煖亦何情。安得大裘長萬丈。一時都盖洛陽城。 北征詩。皇帝二載秋。閏八月初吉。盧仝月蝕詩。元和庚寅斗柄插子律調黄鍾。

白樂天賀雨詩皇帝嗣寳曆。元和三年冬。又苦寒詩。八年十二月。五日雪紛紛。 陰鏗有夜雨滴空階。柳耆𡖖用其語。人但知爲柳詞耳。 樂天有

玉容寂寞淚闌干。梨花一枝春帶雨。不知又有薔薇詩。露垂紅萼淚闌干。牧之詩。塵土驚劻勷樂天。委命不劻勷 詩中用闘在。盖出樂天詩。世

上爭先從盡上聲汝。人間𨶜在不如吾。樂天用格是字。王仲言。自宣城歸。得杜甫詩三帙。有南唐澄心堂紙。有建鄴文房印。沈思逺印。及勑賜印。筆

法精妙。殆能書者。試考一二詩。多與今本不同。如憶李白詩。白也詩無數。飄然意不群。清新庾開府豪邁鮑參軍。渭北春天樹。江東日暮雲。何時一

樽酒。重與話斯文。九日詩乃云。今朝醉裏爲君歡。笑倩傍人爲正冠。及再把茱萸子細看又芹泥隨燕觜。藥粉上蜂鬚。宫草霏霏隨委佩。雲近蓬萊

常五色。酒醒思汗蕈。已近苦寒夜。長貧恠婦愁。雨映行宫辱贈詩。騎馬誰家白面郎。不通姓字麄踈甚。忍待江山麗之類。不可㮣舉也。 多病愛閑。

始見南史王儉傳。樂天有經忙始愛閑。劉夢得有功成却愛閑。杜牧之有愛閑能有幾人來。 詩中用而今。匹如。眥眥。耳冷。妬他。欺我。生憎。勿留羸

垂温暾。皆樂天語。相欺有底也自。也知。差底斬新。遮莫皆老杜語。 史記。秦虎狼之國也。唐史太宗龍鳳之姿。而子羙昭陵詩云。識歸龍鳳質。威定

虎狼都。各易一字。最爲妙䖏。洪氏辨證。謂急急能鳴鴈。輕輕不下鷗。能鳴。用莊子。不下。用列子語。於此見其用出處下字之法。莊子外篇莊子舍於

故人之家。故人喜殺鴈而烹之。莊子請曰。一能鳴其一不能鳴。讀奚殺。主人曰。殺不能鳴者。列子黄帝篇。海上之人。有好漚鳥者。每從漚鳥游。其父

曰吾聞漚鳥皆從汝㳺。汝取來吾玩之明日之海上漚鳥舞而不下。杜牧之詩。授圖黄石老。學劔白猿翁。盖出庾信字文盛墓志云。授圖黄石。不無

師表之心。學劔白猿遂得風雲之志杜牧之詩。老翁四百牙爪利。擲火萬里精神高盖用天蓬咒蒼舌緑齒四目老翁而今本誤以目爲百爾擲

火萬里亦用度人經。擲火萬里流鈴八衝之語。而東坡亦用之於芙蓉城詩云仙風鏘然韻流鈴也。東坡謂老杜竊比稷與契盖求之於其詩。舜舉

十六相。身尊道何高。秦時用商鞅法令如牛毛。意特有所指余以爲見此老容民畜衆之度。莫若水深魚極樂林茂鳥知歸。又林茂鳥攸歸。水深魚

知聚。重言之此其意有在。 𠛼公次韻酬龔深甫詩云。北尋五柞固未憗。東挽三楊仍有樛輿地志鍾山本少林木。宋時使諸州刺史罷職還者。栽

松三千株。下至郡守各有差焉。山之最高峰有五願。樹柞木也元嘉中百姓祈檮率有驗。又李太白。白下亭詩驛亭三樹楊。正當白下門王詩。三楊

白下亭。西京賦掩長楊而聯五柞。又集乎長楊之宫。儴佯乎五柞之綰。此荆公次韻酬龔深甫詩云。恩容衰老護松楸。復得一龔隨我遊。講肆劇談

兼祖謝。舞雩高蹈異求由。北尋五柞故未慗。東撓三楊仍有穋。陟巘降原從此始。但無㻔玉與君舟又李白金陵白下亭留别詩。驛亭三樹楊。正

當白下門。吳煙暝長條。漢水齧古根。𠛼公晴日晚風生麥氣。麥氣。盖用何遜新林分别詩。麥氣始清和。 淮南子。水清則魚聚。木茂而鳥樂。所以老

杜有林茂鳥攸歸。水深魚知聚。 文選古詩。何能待來兹。用吕氏春秋。今兹羙禾。來兹羙麥。注兹年也。 文選張景陽雜詩。叢林森如東。唐元稹連

昌宫中滿宫竹。歲乆無人森似東盖用此。東坡過李公擇故居詩四鄰戒莫犯。十畒森似東文選古詩。有思君令人老。曹子建。有沉憂令人老其本

出唯憂用老耳。文選古詩思君今人老歲月忽已晚。周羙成社日停針線盖用張文昌吳楚詞。今朝社日停針線。有自來矣。謝上蔡語録問學詩法。

曰詩湏諷味以得之。發乎情性。止乎禮義。便是法。曾本云。問學詩以何爲先。云先識取六義體靣又問莫湏於小序中求否。云小序亦不盡。更有詩

中以下句證上句。不可泥訓詁。湏諷味以得之。發乎情性。止乎禮義。便是法。 國史不特作詩序。凡詩皆經其手删定。明道初見謝語人曰。此秀才

展托得開。將來可望。詩文發源老杜風吹客衣日杲杲。樹攪離思花𡨕𡨕。此㝡着意深逺。鶴林玉露杜陵詩云。桑麻深雨露。燕雀半生成。后山詩云。

輟耕扶日月。起廢極吹噓。或謂虛實不類。殊不知生爲造。成爲化。吹爲陰。噓爲陽。氣勢量。與日月字正相配也。 張宣公題南城云。坡頭望西山。秋

意云如許。雲影度江來。霏霏半空雨。東渚云。團團凌風桂。宛在水之東。月色穿林影。𨚫下碧波中。麗云。長哦伐木詩。佇立以望子。日暮飛鳥歸。門前

長春水。濯清云。芙蓉豈不好。濯濯清漣漪。采去不盈把。惆悵暮忘飢。西嶼云。繫舟西岸邉。幅巾自來去。島嶼花木深。蟬鳴不知䖏。采菱舟云。散策下

亭舸。水清魚可數。却上采菱舟。乘風過南浦。六詩閑澹簡逺。德人之言也。杜陵病柟詩曰。猶含棟梁具。無復霄漢志。良工古昔少。識者出涕淚。傷

賢者之老病。而不獲用也。又曰。種榆水中央。成長何容易。截之承金露。裊裊不自畏。言少不更事之人。無所㴠養。而驟膺㧞擢。以當重任。力綿才腐。

凛凛危亡。而曾不知畏也。又舟中上水遣懷詩曰。篙工宻逞巧。氣若酣盃酒。歌謳互激烈回斡明授受。善知應觸類。各藉穎脫手。古來經濟才。何事

獨。罕有。盖歎舟人操舟。尚有妙手。而整頓乾坤。獨未見妙手也。盖方天寳間。杜陵少壯之時。雖亂離瘼矣。而人才尚多。故洗兵馬行曰。成王功大心

轉小。郭相謀深古來少。司徒清鑒懸明鏡。尚書氣與秋天杳。二三豪俊爲時出。整頓乾坤濟時了。又云。張公一生江海客。身長九尺鬚眉蒼。徵起適

遇風雲會。扶顛始知籌策良。盖幸其所以支撑世變者尚有人也。及杜陵晚歲八哀之詩旣作。則一時豪傑或死。而後來者未有其人。此病柟種榆

之嘆。舟師妙手之嘆。意益婉。而詞哀。嗚呼。此唐室所以終不振乎。宋朝元豐間。洛陽諸老爲耆英會。圖形賦詩。一時誇爲盛事。而識者悲之曰。此皆

仁宗所養之君子。至是而皆老矣。升降消長之會過此甚可畏也。時林行己曰。天將祚其國。必祚其國之君子。觀其君子之衆多如林。則知其國之

盛。觀其君子之落落如晨星。則知其國之衰。觀其君子之康寧福澤。如山如海。則知其爲太平之象。觀其君子之摧折頓挫。如湍舟。如霜木。則知其

爲衰亂之時。又曰。天將使建中爲崇寧。則不使范忠宣復相於初元。天將使宣和爲靖康。則不使劉陳二忠肅憗遺於數歲皆至論也 古詩多矣。

夫子獨取三百篇。存勸戒也。吾輩所作詩。亦須有勸戒之意。庶幾不爲徒作。彼有繪畫凋刻。無益勸戒者。固爲枉費精力矣。乃若吟賞物華。流連光

景。過於求適。幾於誨淫教偷。則又不可之甚者矣。白樂天對酒詩曰。蝸牛角上爭何事。石火光中寄此身。隨富隨貧且歡喜。不開口笑是痴人。又曰。

百歲無多時壯健。一春能幾日晴明。相逢且莫推辭醉。聽唱陽關第四聲。又曰。昨日低眉問疾來。今朝收淚予人囬。眼前見例君看取。且遣琵琵送

一盃。自是家言之。可謂流麗曠逹。詞㫖俱羙矣。然讀之者。將必起其頽墮廢放之意。而汲汲於取快樂。惜流光則人之職分。與夫古之所謂三不朽

者。將何時而可爲哉。且如唐風。蟋蟀之詩。盖勸𣈆僖公以自虞樂也。然纔曰。今我不樂。日月其除。即曰。無已太康。職思其居。吕成公釋之曰。凢人之

情解其拘者。或失於縱。廣其儉者。或流於奢。故疾未已。而新疾復生者多矣。信矣唐風之憂深。思逺也。樂天之見。豈及是乎。本朝士大夫。多慕樂天

東坡尤甚。近時葉石林謂樂天與楊虞卿爲姻家。而不累於虞卿。與元稹。牛僧孺。相厚善。而不黨於元稹。僧孺爲裴𣈆公之所愛重。而不因𣈆公以

進。李文饒素不相樂。而不爲文饒所深害。推其所由。惟不汲汲於進。而志在於退。是以能安於去就愛憎之際。每裕然而有餘也。此論固已得之。然

樂天非是不愛冨貴者。特畏禍之心甚於愛冨貴耳。其詩中於官職。聲色事。極其形容。殊不能掩其戀嫪之意。其平生所善者元稹。劉禹錫軰。亦皆

是逐聲利之徒。至一聞李文饒之敗。便作詩暢快之。豈非冤親未忘。心有偏黨乎。慕樂天者。愛而知其疪可也。 荆公題舒州山谷寺石牛洞泉穴

云。水冷冷而北出。山靡靡以旁圍。欲窮源而不得。竟悵望以空歸。晁無咎編續楚詞。謂此詩具六藝群書之餘味。故與其經學典册之文俱傳。朱文

公編楚詞後語。亦收此篇。 自陳黄之後。詩人無逾陳簡齋。其詩繇蕳古而發穠纖。值靖康之亂。崎嶇流落。感時恨别。頗有一飯不忘君之意。如凉

風又落宫南木。老雁孤鳴漢北州。乾坤萬事集雙鬢。臣子一謫今五年。天翻地覆傷春色。齒豁頭童祝聖時。近得會稽消息不。稍傳荊渚路岐寬。東

南鬼火成何事。終藉胡鋒作爭臣。龍沙此日西風冷。誰折黄花壽兩宫。皆可味也。 徐淵子九日詩云。衰容不似秋容好。坐上誰憐老孟嘉。牢褁烏

紗莫吹𨚫。免教白髮見黄花。時一士。和云。呼鬼爲我整烏紗。不是無心學孟嘉。要摘金英滿頭揷。明朝還是過時花。二詩。興致皆佳。未易優劣。唐

李商隱漢宫詩云。青雀西飛竟未回。君王猶在集靈臺。侍臣最有相如渴。不賜金莖露一盃。譏武帝求仙言青雀杳然不回。神仙無可致之理必矣。

而君王未悟。猶徘徊䑓上。庶㡬見之。且胡不以一物驗其眞妄乎。金盤盛露。和以玉屑服之。可以長生。此方士之說也。今侍臣相如。正苦消渴。何不

以一盃賜之。若服之而愈。則方士之說。猶可信也。不然。則其妄明矣。二十八字之間。委蛇曲折。含不盡之意。 唐子西立朝。賦梅花詩云。桃花能紅

李能白。春深何處無顔色。不應尚有數枝梅。可是東君苦留客。向來開處是嚴冬。桃李未在交逰中。只今已是丈人行。勿與年少爭春風。執政者。惡

其自尊一斥不復。後以黨禍謫羅浮作詩云。說與門白鷺群。也須從此斷知聞。諸公有意除鈎黨甲乙推求恐到君。殊有意味。又云。鶴歸遼海悲人

世。猿入巴山叫月明。唯有蟲沙今好在。徃來休傍水邉行。抱朴子云。周穆王南征。一軍皆化。君子化爲猿鶴。小人化爲蟲沙。詩意言君子或死或貶。

唯小人得志。深畏其含沙射影也。 徐淵子詩云。俸餘擬辦買山錢。𨚫買端州古硯磚。依舊被渠驅使在。買山之事定何年。劉改之賀其除直院啓

云。以載鶴之船載書。入覲之清標如此。移買山之錢買硯。平生之雅好可知。淵子詩詞清雅。余尤愛其夜泊廬山詞云。風緊浪淘生。蛟吼鼉鳴。家人

睡着怕人驚。只有一翁捫虱坐。依約三更。雪又打殘燈。欲暗還明。有誰知我此時情。獨對梅花傾一盞。還又詩成。 吾郡羅椿。字永年。誠齋高弟也。

清貧入骨。一介不取。頗有李方叔謝無逸風味。累舉於禮部竟不第。自號就齋。嘗訪誠齋於毗陵。誠齋作詩送之歸曰。梅萼香邉蹋雪來。杏花影裏

帶春囬。明朝解纜還千里。今日看花更一杯。誰遣文章大驚俗。何縁場屋不遺才。南溪鷗鷺如相問。爲報春吟費麝煤。宋慶元初。誠齋與朱文公同

月佛前燈。塔在孤峰最上層。犬吠一聲秋意盡。敲門秪有獨歸僧。誦畢舍去竹磵甚異之。亟追逐出門不復見。問群僧皆不之識。意者其仙鬼之流

歟。今夏解后。竹磵於京口偶及此。竹磵謂僕曰。由子詩而成一叚公案。不可使之無傳也。 香山居士。大林寺桃花絶句。人間四月芳菲盡。山寺桃

花始盛開。長恨春歸無覔䖏。不知轉入此中來。可謂巧於形容卉木。爲造物分䟽。僕觀唯室步里客談。載蘇丞相子容使虜。適北曆官失日。虜問立

春與中國先後。子容曰。本朝在南。氣先到一日。北朝在北。氣後到一日虜主大喜。乃知此意非特可資詩人談諧。亦可擅專對機捷所謂不龜手之

藥一也。或以封或不免於洴澼絖所用之異也。詎不信然。言行録所載。與此稍異。而客談之辭爲蜿爾雅茢薽豕首。郭璞注曰。本草彘盧。一名蟾蠩

蘭。今江東呼豨首。可以煼蠶蛹。陸左丞農師爾雅新義。訓茢薽豕。首云豕俯其首。積精在腦。以此見服此草者。可以上逹泥丸。考之本草。上藥有天

名精。亞於五芝黄精人參之列。非惟今人不識。諸方亦不曾用。中下藥乃有地菘。豨薟。或又謂之火。鶴蝨。即其子也。分布諸條。陶隱居陳藏噐之

徒。各爲異說。莫能歸一。近世沈存中良方。始以一言蔽之曰。地菘。豨薟。鶴蝨。即天名精也。舊傳張忠定公進豨薟元方。其効甚著。神農旣見之正經。

爾雅又列於釋草。則其知名也乆矣僕曩苦脚膝之疾。嘗合服十餘年。甚得其力。但乆服。覺氣㣲壅。至於活血駐顔。誠爲妙藥。山谷外集有詩云。紅

藥山丹逐曉風。春榮分到豨薟叢朱顔頗欲辭鏡去。煮葉掘根儻見功。以此知山谷。亦嘗留意於此。但其根元不中用。氣味只在葉爾。四五月内採

酒浸。九蒸九曝。味甚苦。不可爲湯劑。以酒或蜜爲元。百無所忌。小便白濁者。三五服便見効。聞向來親王貴人。亦有加鹿茸之屬而爲餌者。自見别

録。洪野䖏夷堅乙志。載劉又死後文有云。余數世爲人直信。棄已濟衆。設教化人。報不平之事。行無極之道。以是故用逹仙。僕得其集觀之。有修

養詩曰。損神終日談虛空。不如歸命於胎中。我神不西亦不東。煙收雲散何濛濛。常使體如㣲㣲風。綿綿不斷道自冲。世人逢一不逢一。一回存想

一回山。只知一切望一切。不覺一日損一日。勸君修眞須識眞。世上道人多誤人。披圖醮録益亂神此法那能堅此身。心田自有靈地珍。惜哉自有

不自親。明眞汨没隨埃塵。眞仙者之言也。學道者。苟能參之。去眞境不逺矣。世但知又有氷柱雪車二詩在韓門與郊島同科。不知其所造如此。故

爲表出之。修眞者或有取焉。 僕己巳歲。備員江東賬計。與運管𣈆陵胡季玉璧。運幹洮湖陳德制仲巽。同幕二君。皆名家子。能詩。春時同遊蔣山

遂至報寧寺。登謝公墩。季玉因舉荊公詩。我名公字偶相同。我屋公墩在眼中。公去我來墩屬我。不應墩姓尚隨公。且及前軰謂荊公不獨與時賢

爭新法。又與謝公爭。可見其爲人。僕戯問曰。萬一爭至漕司。諸丈何以䖏之。二君無答。僕曰。使送本㕔當斷曰。在法二主亡殁。契要不明過二十年

不在陳理之限。合没官。時皆大笑。今二君墓木拱矣。追記一時戯笑之言爲之悵然。 陸仲高升之。放翁族兄也。紹興間。宫學秩滿。時戲平郡王判

大宗正事。置司於會稽。有主管財用宫教等官。赴行在時。放翁年尚。少。作詩送之云。兄去游東閣。材堪直北扉。莫憂持橐晚。姑記乞身歸。道義無今

古。功名有是非。臨分出苦語。不敢計從違。仲高頗䘖之。放翁不知也。後仲高坐累乆閑乾道中。放翁以史越王薦召。試除剛定官。仲高臨别䘖袖亦

出詩送行。封題甚謹宻。一時不暇拆。墍登舟觀之。但頭句。改兄字爲弟字爾。放翁光祖少列。政和八年辟廱上舍賜第起家。習詩訓子孫。他日不可

忘新經義訓。後季父著作以書。伯氏太史以詩决科。獨景适愚鈍。不能繼經學。自别爲詞賦。嘗記伯氏言舒王詩解。眞有過前人䖏。且如解民之質

矣。日用飲食神之弔矣。詒爾多福。其辭曰。至治之世。神無所出其靈響。吏無所用其聦明。此言要非秦漢以後學者所能道。古今事通安成劉信夫

登第。授宣州教官。寓杭州渡江。值太學數人同行。信夫征衫布履。衆鄙之。問能詩否。曰。略曉。泊岸索詩。指西湖即云。長樂鍾聲下九天。萬家春色柳

摇煙。山迎山送利名客。潮落潮生來去船。衆大喜。挽其筆曰。只消此四句。不必足。後因此定友。青麓筆乘叠山謝枋得至元己丑方歸五峯。魏參政

聘之入燕至崇眞寺十五日不食死。付子詩曰西漢有臣龔勝卒。閉口不食十四日。我今半月忍飢渴。求死不死。更無術。精神常與天往來。不知飲

食爲何物。若非功。行積未成。便是業債償未畢。太清神仙多宴會。鳳簫龍笛鳴瑶瑟。豈無道兄相提携。騎鯨直上寥天一。 元積。與白居易爲友。爲

詩善狀當時風態物色。當時言者稱元白。自衣冠士子。閭閻下俚悉傳誦之號元和體。宫中呼元才子。居。易晚與劉禹錫。善集其詩序之曰。彭城劉

夢得詩豪也。其鋒森然少敢當者。夢得文之神妙。莫先於詩。在在䖏䖏。應有靈物護持。豈止兩家子弟秘藏而已。 王禹錫弟十六子。與子瞻姻連作

賀雨詩。打葉兩拳隨手重。吹凉風口逐人來。瞻曰。十六郎作詩怎得如此不入規矩。曰。盖是醉中所作。他日持大軸來。曰爾復醉耶。 唐學士院。在

右銀臺内。𠲒元殿宴罷歸院。多從𠮏武樓過。故鄭略酬通義劉相瞻曰。劉綱暗借飈輪便。𠮏武樓中似去年。嘗同爲學士侍宴也。故事内中宴設。則

學士院備食以延從官宋宣獻詩因宴曰𠕂至。寄同院云。雲間乍闋仙韶曲。禁裏還過𠮏武樓。盖用唐事。 坡云。巴人楊朴能詩。眞宗召對。自言不

能問臨行有人作詩送𡖖否。朴曰。惟臣妻有一首云。更休落魄貪盃酒。且莫猖狂愛詠詩今日捉將官裏去。這回斷送老頭皮。帝大笑放還山。予在

湖州赴詔獄。妻子送出皆哭。無以語之。顧曰子獨不能如楊䖏士作詩送我乎。坡自云。 司空圖論詩。謂元白力勍而氣孱乃都市之豪估耳。郊島

非附於寒澁。無所置才。皆中其病。自評已作。乃以南樓山最秀。北路邑偏清。爲假令作者復生。亦當以著題見許。殆不可曉。如樂天所謂斸石破山。

先觀鑱跡發矢中的。兼聴弦聲。使不見其詩而聞此語。當以爲何如哉。南朝作詩。多先賦韻。如競病二字是也。陳後主文集十卷。載王師獻捷賀

樂文思預席。群僚各賦一字。仍成韻。上得盛病柄令橫映夐併鏡慶十字。宴宣猷堂。得迮格白赫易夕擲斥拆啞十字。幸舍人省。得日謐一瑟畢訖

橘質帙實十字。今人無此格也。 議者杜牧華清宫詩。明皇十月驪山。至春還宫。非荔支時。按禮樂志。帝幸驪山。貴妃生日。命小部樂長生殿奏新

曲。未立名。會進荔支因名荔支香。外傳十四載。六月一日。上幸驪山。乃貴妃生日。甘澤謡同。又言十五載。妃侍輦避暑驪山宫。感牛女事。不可議牧

之之失也。 劉勲。少宣。雲中人專於詩。萬里風沙憐病客。幾年刁斗厭寒更。人憐直道違時好。自喜聞身與世踈。擊筑漫流燕客淚。佩蘭誰識楚臣

心濟南云。好風襟袖知秋早。甲夜闌干得月多。舩行著色屏風裏。人在回文錦字中。百和香薰風過䖏。萬盤珠落雨來時。尤可喜也。 唐詩有一句

中自成對者。謂之當句對。盖起於楚詞桂棹蘭枻。斵氷積雪。蕙烝蘭藉桂酒將。自後皆然。如襟三江帶五湖。鍾鳴鼎食于公異卧鼓偃旗。養威蓄鋭

左武右文。銷鋒鑄鏑。社詩尤多。 楊徽之詩。太宗寫其警句屏上。僧文瑩云。必以天地浩露。滌筆於氷甌雪盤中。方與此詩相副 寒山詩。涉獵廣

慱。非但釋子語。楚辭尤超出。曰有人兮山陘。雲卷兮霞纓秉芳兮欲寄。路漫兮難征。心怊悵兮狐疑謇獨立兮忠貞若青蠅白鶴。黄籍白丁。青蚨黄

絹。黄口白頭。七札五行。綵熊席青鳳裝甚工。問津耦耕各其適。後人未可輕雌黄。兩翁之心秋月白。 孫燭湖讀通鑑詩。簿書流汗走君房。那得狂

奴故意降。努力諸公了臺閣。不煩魚鴈到桐江。清濁無心陳仲弓。圓機𦕅救漢諸公。末流不料兒孫誤。千古黄初佐命功。二絶甚佳。 朱文公曰。栗

里題咏。獨顔平原一篇云。張良思報韓。龔勝耻事新。狙擊苦不就。舍生悲拕紳。嗚呼陶淵明。奕葉爲𣈆臣。自以分相後。每懷宗國屯。題詩庚子歲自

謂羲皇人。手持山海經。頭戴漉酒中。興與孤雲逺辨隨還鳥泯。見廬山記。公集不載。 白傳分司東都詩。上李留守。序言公見過。池上汎舟舉酒。話

及翰林舊事。因成四韻。後云。白首故情在。青雲往事空。同時大學士。五相一漁翁。盖與李絳者。正紀元和二年至六年事崔群裴垍玉涯。杜元頴。及

絳也。耆舊續聞吕伯恭先生。嘗言徃日見蘇仁仲提舉。坐語移時。因論及詩。蘇言南渡之初。朱新仲寓居嚴陵時。汪彦章南遷。便道過新仲適值清

明。朱送行詩云。天氣未佳宜且住。風波如此欲安之。盖用顔魯公帖。及謝安事。語意渾成。全不覺用事。二十年欲效此體。用意不到。比作陸仲高挽

章。偶然得之云。殘年但願長相見。今雨那知更不來。盖用杜子美詩句。但願殘年飽吃飯。但願無事常相見。及秋述常時車馬之客。舊雨來今雨不

來亦不覺用事也。恐可庶畿焉。乃知時人僞注。贈王中允維末句云。窮愁應有作。試誦白頭吟。舊注虞卿著白頭吟。以人情樂新而厭舊。義自明白。

僞注乃云。張跋欲娶妾。其妻曰。子試誦白頭吟。妾當聽之。䟦慚而止。此婦人女子。善警戒者也。是以白頭吟。爲文君事。有何干涉。往往時引史傳所

有之事。乃東坡已載於筆録者。飾僞亂眞。其言又皆鄙繆。近日有刋東萊家。塾詩武庫。如引僞注。苦吟詩瘦。翠屏晚對。眼前無俗物。短髮不勝簪。日

月不相饒。獨立萬端憂等僞作東坡注。不知此何。傳記耶世俗淺識輩。又引其注爲故事用。豈不誤後學哉。所謂詩武庫者。又僞指爲東萊之書也

余後觀周少隱竹溪録云。東坡煑猪肉詩有火候足之句乃引雲仙録火候足之語以爲證。然此亦常語。何必用事。乃知。少隱亦誤以此書爲眞。後

來引用者。亦不足恠。 唐人以格律自拘。唯白居易敢易其音於語中。如照地騏麟袍。雪擺胡欄干。三百六十橋。晏殊嘗評之曰。詩人乘後語。當如

此用字。故宴公與鄭俠詩云。春風不是長來客。主張繁華能幾時。然杜詩如此用字亦多將軍只數漢嫖姚漢書音漂鷂而杜作平聲之類李嘉祐

詩。門臨蒼茫經年閉。身逐嫖姚幾日歸。又張祐詩。洛水暮天横蒼莽。𠨑山落日露崔嵬。東坡詩。崢嶸依絶壁。蒼茫瞰奔流。蒼茫二字古人用之皆是

平聲。而此作仄聲。又石鼻城詩獨穿暗月朦朧裏。愁度關河蒼茫間。亦作側聲。魯直亦多如此用字。 夏文莊。舉制科對策罷。方出殿門。遇楊徽之。

見其年少。遽邀與語曰。老夫他則不知。唯喜吟咏願。丐賢良一篇以卜他日之志。公欣然援筆曰。殿上衮衣明日月。硯中旗影動龍蛇。縱横禮樂三

千字。獨對丹墀日未斜。楊公歎服曰。眞宰相噐也。此青箱記所載。又東軒筆録與此少異云。公舉科制對策廷下有老宦者前揖曰。吾閲人多矣。視

賢良他日必貴。求一詩以志今日之事。因以吳綾手巾展前。公乘興題曰。簾内衮衣明黼黻。殿中旗斾雜龍蛇。縱横落筆三千字。獨對丹墀日未斜。

然不若前詩用字之工所謂宦者。以吳綾手巾求詩。想必有此。至今殿試唱名。宦者例求三名詩。但句語少有工者。詩亦不足重矣。祖宗朝。一詩翰

苑諸公唱和。有上李舍人詩。西掖深沉大帝居。紫㣲西省掌泥書。天關啓鑰趨時後。侍史焚香起草初。又黄扉陪漢相。彩筆代堯言。又和人見賀。分

班曉入翔鸞閣。直閣旁聯浴鳳池。彩筆閑批五色詔。好風時動萬年枝。又太液西入鳳池邉。西閣凌雲爲起烟。彩筆時批天一詔。直廬深在九重天。

又内直詩。紫泥初熟詔書成。紅藥翻階晝影清。屋瓦生烟宫漏永。詩聞幽鳥自呼名。李訪宴會詩。衣惹御香拖瑞錦。筆宣皇澤洒春霖。黄中云。青綸

輝暎輕前古。丹地深嚴隔世塵。錢若水云。日上花稍簷捲後。柳遮鈴索雨晴初。楊徽之云詔出紫泥封去潤。朝囬蓮燭賜來香。皆粲然有貴氣。東坡。

論柳子厚詩。在淵明下。韋蘇州上。退之。豪放奇險則過之。而温麗靖深則不及也。所貴於枯淡者。謂其外枯而中膏。似淡而實羙。淵明子厚之類是

也。若中邉皆枯淡。亦何足道。譬如食蜜。中邉皆甜。人食五味知其甘苦者。皆是能分别其中邉者百無一也。周少隱云。詩人多喜效淵明體者非不

多。但使淵明媿其雄麗耳。韋蘇州詩云。霜露悴百草。時菊獨姸華。物性有如此。寒暑其奈何。惙英泛濁醪。日夕會田家。盡醉茅簷下。一生豈在多。非

惟語似。而意亦大似。故東坡論柳子厚詩。晚年極似陶淵明。知詩病者也。詩之用事。當以故爲新以俗爲難。好奇務新。乃詩之病。子厚南遷詩後。秋

氣集南澗。獨逰亭午時。清深紆餘。大率類此。故謂子厚詩在淵明下。蘇州上。山谷書柳子厚詩數篇。與王觀復欲知子厚如此學淵明。乃能近之耳。

如白樂天自云。效淵明數十篇。終不近也。 又云詩有律。子羙云。晚節漸於詩律細。余少學詩鄉先生云。侵凌雪色還萱草漏泄春光有栁條。卑枝

低結子。接葉暗巢鶯。此細律也。唐之詩人。及本朝名公。未有不用此。洪龜父詩云。琅玕嚴佛屋。薜荔上僧垣。山谷改上句云。琅璫鳴佛屋。亦謂於律

不合也。余謂陸務觀嘗學詩於曾文清公。有贈趙教授詩云。憶昔茶山聴說詩。新從夜半得玄機。律令合時方帖妥。工夫深處却平夷。每愁老死無

人付。不謂窮荒有此奇。世間有恨知多少。不得從君謁老師。亦以合律爲工。窮荒有此奇。見東坡帖窮荒有此奇觀。用字皆有來處 黄魯直少有

詩名未入館時。在葉縣大名吉州太和德平。詩已卓絶。後以史事待罪陳留。偶自編退聴堂詩。初無意盡去。少作胡直孺少汲。建炎初。帥洪州首爲

魯直類詩文爲豫章集。命洛陽朱敦儒山房李彤編集。而洪炎玉父專其事。遂以退聴爲斵。以前好詩皆不收。而不用吕汲。老杜編年爲法。前後叅

錯。殊牴牾也。反不如姑胥居世英。刋東坡全集殊有叙又絶少舛謬。極可賞也。廬陵守陳城虛中。刋歐陽公居士集。亦無論次。盖不知編摩之體耳。

又云。作詩用經語。尤難得峭健。杜子羙端午賜衣詩。自天題䖏濕。當暑著來輕。自天當暑。皆經語。而用之不覺其弱。此可爲省題詩法。至落句云。意

内稱長短。終身荷聖情。其語又妙。余謂近日辛幼安作長短句。有用經語者。水調歌云。凡我同盟鷗鷺。今日既盟之後。來往莫相猜。亦爲新奇。 梅

聖俞嘗云。古人造語有純用平聲。琢句天然渾成者。如枯桑知天風是也。有純用側聲作詩云。月出斷岸口。影照别舸背。且獨與婦飲。頗勝俗客對。

大觀初。上元賜詩曰。午夜笙歌連海嶠。春風燈火過湟中。群臣應制皆莫及。獨有府尹宋喬年詩云。風生閶闔春來早。月到蓬萊夜未中。乃趙䶵

之子雍。代作也。雍少學于陳無已。有句法。 趙龍圖師民。名重當世。而文章之外。詩。思尤精。如麥天晨氣潤槐夏午陰清。又曉鶯林外千聲囀。芳草

階前一尺長。前軰名流所未到也。



永樂大典卷之八百二十一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