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樂大典/卷0090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九百六 永樂大典
卷之九百七
卷之九百八 

永樂大典卷之九百七    二支

諸家詩目三

唐詩文獻通考唐詩三卷。陳氏曰。崔道融撰。皆四言詩。述唐中世以前事實事。爲一篇。篇各有小序。凡六十九篇王景初蘭軒集唐詩序。詩縁

情而作。情感物而動。其淺深高下。則係於王澤之厚薄。風俗之淳漓矣。故三百篇。怨而不怒。哀而不傷。樂而不淫。敦柔潤澤。雍容紆餘。極於忠厚而

後止。有以見王澤之厚。風俗之醇。而人心之天理全焉。自王澤一斬於東遷之季。詩亡而出於人情之所不能自已者。則不以古今而存亡也。楚之

騷。漢之謡。魏晋六代之篇章。其皆詩之變已。惟其世道愈下。是以正音愈哀。故韓昌黎譏之曰。其聲清以滛。其節數以急。有由然矣。唐興三百年用

文治。雄才大筆。其氣高接乎三代。而其詩律精切。尤非他文之比。是以後世宗之而無改焉。今所選近四百篇。專取七言四韻。若夫星日之相輝。雷

霆之相薄。江河之相盪。造化之相推。吁。至矣哉。雖然本盛而末茂。源深而流長。雅而正者詩人之實。才而辯者詞人之華。去古益逺。余姑無望其王

澤之厚。風俗之醇。至於仁義以養其心。忠孝以作其氣。國風雅頌以正其情。離騷九歌以深其思。要當先此而後彼。有志之士。試相與求之收菜脞

語唐詩序唐以詩取士。士亦以詩名家。韻人才士。露穎掞竒。或皭若氷霰。或膩若瑚璉。或蒼古若巖柏。或眩怪若海濤。或𦂶麗縝宻若罽帳流蘇。

千載而下嚅嚌㴠泳。竟莫闖其藩。世人觀盛唐詩云。是一種言語。晚唐又别是一種。一代制作。果異乎哉。家以詩名。詩以家異。李豪。韓贍。韋澹。栁遒。

白通俗。杜渾成。杲杲行世。户刻人誦。它有長篇短聮。擅長吟囿。浩如煙海。編綴類刊。人自爲集。俾得與諸老並行宇宙間。飲水知冷暖。當知各爲一

大家數劉將孫養吾集唐詩亡慮數百家。徃徃特中唐以後所傳。荆公因宋次道家本選之。稱百家固未備。世謂三司吏人亂摽貼。非初本。先君子

須溪先生點校熟復。疑荆公别有選者。然唐詩浩繁雜襲。得此本讀之者。亦勝如盡讀諸集也。嘗見荆公集句。凡唐詩中閑篇剩語。用之如丳。想見

此老胷次諸家美惡爛然。何不畢具。亦何待篇章反復去取。如吾等今所觀哉。古人賦詩。猶斷章見志。無不可以取節。况大宗師之所識鑒。雖未免

失真。然豈無什四五存者。選文章難。詩尤難。評得選意。選得作意。愈難選者。各自有意。衆共稱好者。作者或不謂然。人見之無味。而中有可感者。乃

倍覺深長。固有本語本意。若不及此。而觸景動懷。别有激發。予嘗以此通於古今之評論。如有感也。何獨唐詩然哉。三百篇經聖筆。然謂無所遺。不

可謂尚有可删。亦可論未有定也。此本。經先子論訂提掇。特欲以啓後學亹亹之機。古雲譚見心詩。稱能品。先子深賞愛之。已而名士。刻雅南者多

選其作。取吾家荆公選詩本刻之。寄聲爲序。予懼夫覧者徒能疑於是編乃上下論之。非曰辯其不然。聊以廣或者之意。雖不必如荆公所謂。觀此

而足。抑以此選此評而觀唐詩不亦可哉。趙子昂文集左丞郝公注唐詩鼓。吹序。鼓。吹者何。軍樂也。選唐詩而以是名之。名何譬之於樂。其猶鼓

吹乎。遺山之意則深矣。中書左丞郝公。當遺山先生無恙時。嘗學於其間。其親得於指授者。盖非止於書而已。公以經濟之才。坐廟堂。以韋布之學

研文字。出其博洽之餘。探隱發奥。人爲之傳。句爲之釋。或意在言外。或事出異書。公悉耴而附見之。使誦其詩者知其人。識其事物者達其義。覧其

詞者見其指歸。然後唐人之精神情性。始無所隱遁焉。嗟夫唐人之於詩美矣。非遺山不能盡去取之工。遺山之意深矣。非公不能發比興之藴。世

之學詩者。於是而紬之繹之。厭之飫之。則其爲詩。將見隱如宫商。鏗如金石。進而爲詩中之韶濩矣。此政公惠後學之心。而亦遺山裒集是編之初

意也耶。公命爲序。不敢辭。謹序其大意云。裴說詩文獻通考裴說集一卷。陳氏曰。唐裴說撰。天祐三年進士狀頭唐盖將亡矣。說後爲禮部員

外郎。世傳其寄邉衣古詩甚麗。此集無之。僅有短律而已。非全集也。其詩有避亂一身多之句。劉德仁詩文獻通考劉德仁詩集一卷。晁氏曰。

唐劉德仁公主之子。長慶中以詩名。五言清瑩。獨步文場者。開成後。昆弟皆居顯仕。獨自苦於詩。舉進士二十年。竟無所成。嘗有寄所知詩云。外族

帝王恩。中朝親故稀。翻令浮議者。不許九霄飛。及卒。詩僧栖白以絶句弔之。曰。忍苦爲詩身到此。氷䰟雪魄已難招。直教桂子落墳上。生得一枝冤

始銷。邵碣詩文獻通考邵謁集一卷。陳氏曰。唐國子生曲江邵謁撰集後有胡賔王者爲之序。言其没後。降巫賦詩。自稱邵先輩。殆若今世請

大仙之類耶温庭筠榜國子監。右前件進士所納詩篇等識略精微。堪裨教化。聲詞激切。曲備風謡。摽題命篇。時所難著灯燭之下。雄詞卓然。誠冝

牓示衆人。不敢獨專。華藻並仰。榜出以明無私。仍請申堂并牓禮部。咸通七年十月六日。試官温庭筠牓。胡賔王序。邵謁。韶州翁源縣人。少傳

聞爲縣㕔吏客。至今怒不搘床逐去。遂截髻著縣門。發憤讀書。書堂距縣十餘里。隱起水心。謁平居。如里中兒未冠者髮。苦吟繇是工古調。尋抵京

歸隷國子。時温庭筠主試。憫擢寒苦。乃牓前三十餘篇。以振公道。已而釋褐。後赴官不知所終。他日縣民祠神者。持幘自舞鈐。忽自稱邵先輩降。即

日邵先輩異時號工歌詠者。能强爲我賦詩乎。以爲巫偶妄言。意欲苦之耳。巫略不經思。即成二十八字。詞韻凄苦。雖老筆不逮。鄉老中曉聲病者。

至爲感泣諮嘆。噫。昔鍾儀操土風激生前之戀。今邵子托巫語啓殁後之思。異時同契。有足悲者。今録其詞。附之卷末。安定胡賔王序。李仁用詩

文獻通考李推官披沙集六卷。陳氏曰。唐李仁用撰。其八世孫兼孟。達居宛陵。亦能詩。嘗爲台州出其家集。求楊誠齋作序。誠齋序略曰。推官公

詩。如見後却無語别來長獨愁。如危城三面水。古樹一邉春。如明月千嶠雪。灘急五更風。如煙殘偏有熖。雪甚却無聲。如春雨有五色。灑來花旋成。

如雲藏山色晴還媚。風約溪聲靜又回。如未醉已知醒後憶。欲開先爲落聲愁。盖征人凄苦之情。孤愁窈眇之聲。騷客婉約之靈。風物榮悴之英。所

謂周禮盡在魯矣讀之使人發融冶之歡。於荒寒無聊之中。動𢡖戚之感於笑談方憚之後。國風之遺音。江左之異曲。孰謂其果弦絶歟。黄御史

詩文獻通考黄御史集。誠齋序略曰。詩至唐而盛。至晚唐而工。御史黄公之詩尤竒。如聞鴈一聲初觸夢。半白已侵頭。餘燈依古壁。片月下滄洲。

如遊東林寺。寺寒三伏雨。松偃數朝枝。如退居。青山寒帶雨。古木夜啼猿。此與韓致光吳融輩並遊。未知何人。徐竹後長也。永豐君自言其集乆逸。

其父考功公始得之。僅數卷而已。其後永豐又得詩文五卷於吕夏𡖖之家。又得逸詩於翁承替之家。又得銘碣於浮屠老子之宫。而後御史公之

文復傳於二百年之後。按唐藝文志。御史諱滔。字文江。光啓中爲四門博士。其集舊曰黄滔集云。劉商詩文獻通考劉商胡笳十八拍一卷。晁

氏曰。唐劉商撰。漢蔡邕女琰。爲胡騎所掠。因胡人吹蘆葉以爲歌。遂翻爲琴曲。其辭古淡。商因擬之。以叙琰事盛行一時。商彭城人。擢進士第。歷臺

省爲郎。好道術隱義興。胡父渚世傳其仙去。李雄詩文獻通考李雄鼎國詩三卷。晁氏曰。後唐李雄撰。雄洛鞏人。莊宗同光甲申歲。遊金陵成

都鄴下。各爲詠古詩三十章。以三國鼎峙。故曰鼎國。李有中詩文獻通考李有中詩二卷。晁氏曰。南唐李有中。嘗爲新塗令。與水部郎中孟賔

于善。賔于稱其詩如方干賈島之徒。賔于。𣈆天福中進士也。有中集中。有贈韓張徐三舍人詩。韓乃熈載。張乃洎。徐乃鉉也。春月詩云。乾坤一夕雨。

草木萬方春。頗佳。他皆。稱是。劉一詩文獻通考劉一集一卷。陳氏曰。似唐末五代人。藝文志不載。其詩怪而不律。亦不工。釋皎然詩文獻通

考皎然杼山集十卷。晁氏曰。唐僧皎然字清晝。吳興人。謝靈運十世孫。攻篇什。德宗詔録本納集賢院。集前有于順序。并贈晝上人詩。陳氏曰。

顔魯公爲刺史。與之酬倡。其後刺史爲作集序。所居龍興寺之西院。今天寧寺是也。又嘗居杼山寺在妙喜。唐史藝文志。顔真卿爲刺史。集文士

撰韻海。敬原預其論著。貞元中集賢御書院。取其集藏之。石林葉氏曰。唐詩僧皎然居湖妙喜。今寳積寺是其故廬。自言謝靈運後。詩祖其家法。

自許甚高。顔魯公爲守。時與張志和陸鴻漸皆爲客。意其人品亦必不凡。吾嘗至妙喜訪其遺跡。無復有。但山顛墳存耳。其詩十卷尚行於世。無甚

令人喜者。以爲優於唐詩僧可也。觀其詩評亦貶駁老杜。如論送高三十五書記詩云。崆峒小麥熟。且願休王師。請君問主將。安用窮荒爲。以爲四

句已前不見題。則其所知可見矣。靈徹詩文獻通考僧靈徹詩集一卷。澈姓湯。字源澄。越州人。劉夢得序曰。如芙蓉園新寺詩云。經來白馬寺。

僧到赤烏年。謪汀州云。青蠅爲弔客。黄耳寄家書。可謂入作者閫域。豈特雄於詩僧間耶。雪浪齋日記。靈徹詩僧中第一。如海月生殘夜。江春入暮

年。䆫風枯硯水。山雨慢琴弦。前輩評此詩。云轉石下千仞江。寳月詩文獻通考寳月詩一卷。晁氏曰。唐僧貫休撰。字德隱。姓姜氏。婺州人。後入

蜀號禪月大師。初莫融爲之序。其弟子曇域削去。别爲序引。僞蜀乾德中獻之。碧雲詩文獻通考碧雲詩一卷。晁氏曰。唐僧虛中詩也。司空圖

嘗以詩贈之云。十年太華無知已。只得虚中一首詩。薛洪度詩文獻通考薛洪度詩一卷。晁氏曰。唐薛濤。字洪度。西川樂妓。工爲詩。當時人多

與酬贈。武元𢖍奏校書郎。太和中卒。李肇云。樂妓而工詩者。濤亦文妖也。陳氏曰。號薛校書。世傳奏授。恐無是理。殆一時州鎮褒借爲戯。如今世

白帖借補之類耶。濤得年最長。至近八十。花蕊夫人詩文獻通考花蘂夫人詩一卷。晁氏曰。僞蜀孟昶愛姬。青城費氏女。幼能屬文。長於詩。宫

詞尤有思致。蜀平以俘輸織室。後有罪賜死。續古文詩文獻通考續古文詩文苑英華集十卷。晁氏曰。唐僧惠净撰。輯梁武帝入同中。會三教

篇。至唐劉孝孫成臯望河之作。凡一百五十四人。歌詩五百四十八篇。孝孫爲之序。珠英學士詩文獻通考珠英學士集五卷。晁氏曰。唐武后

朝賞詔武三思等。修三教珠英。一千三首卷預修書者。凡四十七人。崔融編。集其所賦詩。各題爵里。以官班爲次。融爲之序。麗則詩文獻通考麗

則集五卷。晁氏曰。唐李氏撰。不著名集。文選以後。至唐開元詞人詩。凡三百二十首。分門編類。貞元中鄭餘慶爲序。李啇隱詩文獻通考梁詞

人麗句一卷。陳氏曰。唐李商隱集。梁明帝而下十五人詩。并鬼詩。童謡。玉臺詩集文獻通考玉臺後集十卷。陳氏曰。唐李康成撰。後村劉

氏曰。鄭左司子敬家有玉臺後集。天寳間李康成所選。自陳後主。隋煬帝。江揔。庾信。沈。宋。王。楊。盧。駱而下。二百九人。詩六百七十首。彙爲十卷。與前

集等。皆徐陵所遺落者。徃徃其時諸人之集尚存。天寳間。大詩人如李杜高適。岑參輩迭出。康成同時。乃不爲世所稱。若非子敬家偶存此篇。則許

多佳句失傳矣。中間自載其詩八首。如自君之出矣。絃吹絶無聲。思君如百草。掩亂逐春生。似六朝人語。如河陽店家女長編一首。押五十二韻。若

欲與木蘭及孔雀東南飛之作方駕者。末云。因緣苟會合。萬里猶同鄕。運命倘不諧。隔壁無津梁。亦佳。篋中詩集文獻通考篋中集一卷。陳氏

曰。唐元結次山録。沈千運趙㣲明。孟雲𡖖。張彪元。季川子遊。王季友七人。詩二十四首。盡篋中所有次之荆公詩選。盡取不遺。唐中世詩。高古如此。

今人乃專尚季末亦異矣。館閣書目。以爲作自入别集門非是。國秀詩集文獻通考國秀集三卷。陳氏曰。唐國子進士。苪挺章集。李嶠至祖詠

九十人。詩二百二十首。天寳三載國子進士樓穎爲序。搜玉詩集文獻通考搜玉小集一卷。陳氏曰。自崔湜至崔融三十七人。詩六十一首。

聮珠詩集文獻通考竇氏聮珠集五卷。陳氏曰。唐褚藏言所存竇氏兄弟五人。詩各有小序。曰。國子祭酒常中行。國子司業牟貽周容。管經略群

州列。婺州刺史庠冑𡖖。武昌節度使鞏友封。皆拾遺叔向子也。五人惟群以處士薦入諫省。庠以辟舉。餘皆進士科。容齋洪氏隨筆曰。竇氏聮珠

序云。五竇之父叔向。當代宗朝善五言詩。名冠流輩。時屬正懿皇后山陵。上注意哀挽。即時進三章。内考首出傳諸人口。有命婦羞蘋葉。都人揷奈

花。禁兵環素帝。宫女哭寒雲之句。可謂佳唱。而略無一首存於今。荆公百家詩選亦無之。是可惜也。予嘗得故吳良嗣家所抄唐詩。僅有叔向六篇

皆竒作。念其不傳於世。今悉録。詩見四筆第六卷。叔向字遺直。仕至左拾遺。出爲溧水令。唐書亦稱其以詩自名云。御覧詩集文獻通考唐御覧

詩一卷。陳氏曰。唐翰林學士令狐楚纂。劉方平而下迄于梁鍠。凡三十人。詩二百八十九首。一名唐新詩。又名曰。選進集。又名元和御覧。河嶽

英靈詩集文獻通考河嶽英靈集二卷。陳氏曰。唐進士殷璠集。常建等詩二百三十四首。極玄詩集文獻通考極玄集一卷。陳氏曰。唐姚合

集。王維至戴叔倫二十一人。詩一百首。曰。此詩家射雕手也。中興間氣詩集文獻通考中興間氣集三卷。晁氏曰。唐高仲武輯至德迄大曆中。

錢起以下二十六人。詩自爲序。以天寳叛渙。述作中廢。至德中興。風雅復振。故以名仍品藻衆作著之於首云。或又題孟彦深纂。陳氏曰。所選詩

一百三十二首。各有小傳叙其大略。且拈題其警句。而議論文辭皆凡鄙。南薰詩集文獻通考南薰集三卷。晁氏曰。唐竇常撰。集韓雄至皎然

三十人。約三百六十篇。凡三卷。其序云。欲勤上中下。則近於褒貶。題一二三。則有等衰。故以西掖南宫外臺爲目。人各係名係替。本事詩集文獻

通考本事詩一卷。晁氏曰。唐孟棨撰。纂歷代詞人緣情感事之詩。叙其本事凡七類。唐詩類選文獻通考唐詩類選二十卷。陳氏曰。唐太子

校書郎顧陶集。凡一千二百三十二首。自爲序。大中丙子歲也。陶會昌四年進士文苑英華顧陶唐詩類選序。在昔樂官采詩。而陳於國者。以察

風俗之邪正。以讅王化之興廢。得芻蕘而上達。萌治亂而先覺。詩之義也。大矣逺矣。肇自宗周。降及漢魏。莫不由政治以諷諭。繋國家之盛衰。作之

者有犯而無諱。聞之者傷懼而鑒誡。寧同戯風月。取懽流俗而已哉。晉宋詩人不失雅正。直言無避。頗遵漢魏之風。逮齊梁陳隋。德祚淺薄。無能

激切於事。皆以浮艷相誇。風雅大變。不隨流俗者無幾。所謂亡國之音哀以思。王澤竭而詩不作。吳公子聽五音知國之興廢。匪虛謬也。國朝以來

人多反古。德澤廣被。詩之作者繼出。則有李杜廽生於時。群才莫得而問疑其亞則昌齡。伯玉。雲𡖖。千運。應物。益。適。建。况。鵠。當。光羲。郊。愈。籍。合十數

家。李白。杜甫。王昌齡。陳伯玉。孟雲𡖖。沈千運。韋應物。李益。高適。常建。顧况。于鵠。當。儲光羲。孟郊。韓愈。張籍。姚合。挺然頽波。間得蘇李劉謝之風骨。

多爲清德之所諷。覧乃能抑退浮僞流艷之辭冝矣。爰有律体。祖尚清巧。以切語對爲工。以絶聲病爲能。則有沈。宋。燕公以九齡。嚴。劉。錢。孟。司空曙。李

端。二皇甫之流。實繋其數。沈佺期。宋之問。張說。張九齡。嚴維。劉長𡖖。錢起。孟浩然。司空曙。李端。皇甫曾。皇甫冉。皆妙於新韻。播於當時。亦可謂守章

句之範。不失其正者矣。然物無全工。而欲篇詠盈千。盡爲絶唱。其可得乎。雖前賢纂録不少。殊途同歸。如英靈。間氣。正聲南薰之類。朗照之下。罕有

子遺。而取捨之時。能無小誤。未有游諸門而英菁畢萃然成卷而貼類全無。詩家之流。語多及此。豈識者寡。擇者多。實以体詞不一。憎愛有殊。苟非。

通而鑒之。焉可盡其善者。由是諸集悉閲。且無情勢相托。以雅直尤異成章而已。或聲流樂府。或句在人口。雖靡所紀録。而闕。疑作關切時病者。此

乃究其姓家無所失之。或風韻標特。譏興深逺。雖已在他集。而汨没於未至者。亦復掇而取焉。或詞多鄭衛。或音涉巴歈。苟不虧六義之要。安能間

之也。既歷稔盈篋搜竒略鏧。終恨見之不徧。無慮選之不公。始自有唐。迄于近殁。凡一千二百三十二首。分爲二十卷。命曰唐詩類選。篇題屬興。類

之爲伍。而條貫不以名位卑崇。年代逺近爲意。騷雅綺麗。區别有可觀。寧辭披㨂之勞。貴及文明之代。時大中景子之歲也。又後序。余爲類選

三十年。神思耗竭。不覺老之將至。今大綱已定。勒成一家。庻及生存。免負平昔。若元相國稹。白尚書居易。擅名一時。天下稱爲元白。學者翕然號元

和詩。其家集浩大。不可雕摘。今共無所取。盖微志存焉。所不足於此者。以剛定之初如相國令狐楚。李凉公逢吉。李淮海紳。劉賔客禹錫。楊茂𡖖。盧

仝。沈亞之。劉猛。李涉。李璆。陸暢。章孝標。陳罕等十數公詩。猶在世。及稍淪謝。即文集未行。縱有一篇一詠得於人者。亦未稱所録。僻逺孤儒。有志難

就。粗隨所見。不可殫論。忠愧力不及心。庻非耳目之遏也。近則杜舍人牧。許鄂州渾。洎張祐。趙嘏。顧非熊數公。並有詩句。播在人口。身没纔二三年。

亦正集未得。絶筆之文。若有所得。别爲卷軸。附于二十卷之外。冀無見恨。若須待見全本。則撰集必無成功。若但泛取傳聞。則篇章不得其美。已上

並無採摭。盖前序所謂終恨見之不遍者矣。唯歙州敬方。才力周備。興比之間。獨與前輩相近。亡殁雖近。家集已成。三百首中。間録律韻八篇而已。

雖前後夐接。或畏多言。而典刑具存。非敢遐棄。又前所謂無類選之不公者矣。嗟乎。行年七十有四。一名已成。一官已棄。不懼勢逼。不爲利遷。知我

以類選起序者天也。取舍之法二十通在。故題之于後云耳。古詩選唐國朝蘇平仲太史集古詩選唐序。詩之有風雅頌賦比興也。猶樂之有

八音六律六吕也。八音六律六吕。樂之具也。風雅頌賦比興。詩之具也。是故樂工之作樂也。以六律六吕而定八音。詩人之作詩也。以賦比興而該

風雅頌。但詩人作詩之初。因事而發於言。不若樂工作樂之初。先事而爲之制焉耳。於戯。韶簫也。大夏也。大武也。以至于秦魏齊諸國。其樂之作也。

陳之以八音。和之以律吕。未嘗不同也。而其音則未嘗同也。商也。周也。魯也。以至于𠨒。鄘。衛諸國。其詩之作也。經之以風雅頌。緯之以賦比興。未嘗

不同也。而其音則未嘗同也。樂音之有治有忽。不係八音六律六吕。而係世變。詩音之有正有變。係風雅頌賦比興。而不係世變哉。夫惟詩之音係

乎世變也。是以大小雅十三國風。出於文武成康之時者。則謂之正雅正風。出於夷王以下者。則謂之變雅變風。風雅變而爲騷些。騷些變而爲樂

府。爲選。爲律。愈變而愈下。不論其世而論其体裁可乎。李唐有天下三百餘年。其世盖屢變矣。有盛唐焉。有中唐焉。有晚唐焉。晚唐之詩。其体裁非

不猶中唐之詩也。中唐之詩。其体裁非不猶盛唐之詩也。然盛唐之詩。其音豈中唐之詩可同日語哉。中唐之詩。其音豈晚唐之詩可同日語哉。昔

襄城楊伯謙。選唐詩爲唐音録。蜀郡虞文靖公序之。慨夫。聲文之成。係於世道之升降。而終之以一言曰。吾於伯謙之録。安得不歎。夫知言之難也。

盖不能無憾焉。無他。文之日降。譬如水之日下。有莫之能禦者。故唐不漢。漢不秦。秦不戰國。戰國不春秋。春秋不三代。三代不唐虞。自李唐一代之

時觀之。晚不及中。中不及盛。伯謙以盛唐中唐晚唐别之。其豈不以此乎。然而盛時之詩。不謂之正音而謂之始音。衰世之詩。不謂之變音而謂之

正音。又以盛唐中唐晚唐並謂之遺響。是以体裁論。而不以世變論也。其亦異乎大小雅。十三國風之所以爲正爲變者矣。詩與樂固一道也。不審

音。不足以知樂。不知樂。則何以知詩。伯謙之於音如此。則其於詩也可見矣。此文靖之所以不能無憾也歟。平陽林敬伯。蚤歲誦文靖之序。深有槩

乎其衷。及遊國學。質諸慱士貝廷琚劉子憲。而知唐音去取其嗜。好也。其主蒙陰縣簿暇日乃更選焉。非有風雅騷些之遺韻者不取也。得七百六

首。隨其世次。釐爲六卷。以所選皆五七言古詩。故目爲古詩選。唐敬伯之言曰。竊聞詩緣情而作者也。其部則有風雅頌。其義則有賦比興。其言或

三或四。或五或六或七。其篇或長或短。初曷嘗拘拘於其間哉。又曷嘗曰。我爲風爲雅爲頌也。因事而作出於國人者則曰風。出於朝廷者則曰雅。

用之宗廟郊社者則曰頌。又曷嘗曰。我爲賦爲比爲興也。成章之後。直陳其事。則曰賦。取彼譬此則曰比。托物起意則曰興。如斯而已矣。奈何律詩

出而聲律對偶章句拘拘之甚也。詩之所以爲詩者。至是盡廢矣。故後世之詩。不失古意。惟有古詩。而今於唐詩。亦惟選古律以下則置之。而况唐

之詩。近古而尤渾噩。莫若李太白杜子美。至於韓退之。雖材高欲自成家。然其吐辭暗與古合者。可勝遏哉。而唐音乃皆不之録。今則不敢不録焉。

余偉其論之確。識之夐。而選之精也。是以備著之。於戯。此詩選。盛於唐音逺。甚使文靖。復生而見之。寧不快於其意必有以發揮敬伯之用心者矣。

惜乎九原莫作。顧使余序其篇端也。題襟詩集文獻通考漢上題襟集三卷。陳氏曰。唐段成式。温庭筠。崔皎。余知古。韋蟾。徐啇等唱和詩什。徃

來簡牘。盖在襄陽時也。松陵詩集文獻通考松陵集十卷。晁氏曰。唐皮日休與陸龜蒙酬唱詩。凡六百五十八首。龜蒙編次之。日休爲序。松陵

者。平江地名也。竒章詩集文獻通考奇章集四卷。中興藝文志集。唐李林父至崔湜。百餘家詩竒警者。集者不知名。續本事詩文獻通考續

本事詩二卷。晁氏曰。僞吳處常子撰。未詳其人。自有序云。比覧孟初中本事詩。輙搜篋中所有。依前題七章類而編之。皆唐人詩也。寇凖詩文

獻通考寇忠愍詩三卷。晁氏曰。冦准字平叔。華州人。太平興國中登進士科。淳化五年參知政事。定策立真宗爲皇太子。景德元年拜平章事。契

丹入寇。决親征之策。凡三入。相。真宗不豫。皇后預政。凖白。上請太子監國。因令楊億草制。且進億以代丁謂。詰朝准被酒漏言。累貶雷州司户。徙𢖍

州司馬。卒仁宗時。贈中書令謚忠愍。嘗封萊國公。初篤學喜屬文。尤長詩什。多得警句。在相位。論議忠直。不顧身謀。仇邪媒孽。既以謫死。或又謗之

云。在相位時。與張齊賢相傾。朱能爲天書降乾祐。凖知而不言。曾子固明其不然。曰。讅如是。丁謂拂鬚。固足以恱之。司馬温公訓儉文。亦言其奢侈。

子孫丐於海上。然以史考之。萊公盖無子也。集有范雍叙。共二百四十首。野水無人渡。及江南春二首。皆在獨到海只十里之詩。已亡其全篇矣。

陳氏曰。巴東集三卷。公初以將作監丞。知巴東縣。自擇其詩百餘篇。且爲之序。今刻於巴東。忠愍公集三卷。乃河陽守范雍。得公詩二百首爲三卷。

今刻板道州。張刑部詩臨川先生集張刑部詩序。刑部張君詩若干篇。明而不華。喜諷道而不刻切。其唐人善詩者之徒歟。君並楊劉生。楊劉

以其文詞染當世。學者迷其端原。靡然窮日力以摹之。粉墨青朱。顛錯叢。無文章黼黻之序。其屬情籍事不可考據也。方此時自守不污者少矣。

君詩獨不然。其自守不污者邪。子夏曰。詩者。志之所之也。觀君之志。然則其。行亦自守不污者邪。豈惟其言而已。畀予詩而請序者。君之子彦博也。

彦博字文叔。爲撫州司法。還自楊州。識之日與之接云。慶曆三年八月序。魏野詩文獻通考媿仲先草堂集二卷。鉅鹿東。觀集二卷。晁氏曰。

魏野字仲先。陝州人。志清逸。以吟詠自娱。忘懷榮利。隱于陝之東郊。手植竹木。繞以流泉。鑿土袤丈。曰樂天洞。前立草堂。爲詩清苦。句多警策。與寇

准王旦善。每徃來酬唱。祀汾陰歲召不起。卒贈著作郎。集有薛曰序。鉅鹿東觀集。乃野之子閑。集其父詩四百篇。以贈著作。故以東觀名集。潘逍

遥詩文獻通考潘逍遥詩三卷。晁氏曰。皇朝潘閬字逍遥。大名人。通易春秋。尤以詩知名。太宗嘗召對。賜進士第。將官使之不就。王繼恩與之善。

繼恩下獄捕閬甚急。乆之弗得。咸平初。來京師。尹收繫之。眞宗釋其罪。以爲滁州叅軍。後卒于泗上。與王禹偁孫何柳開魏野交好最宻。集有祖無

擇序。錢易張達皆碣其墓。附于集後。蘇子瞻少年時。過一山院。見壁上有句云。夜凉知有雨。院静若無僧。而不知何人詩。今集有此聮。乃閬夏日宿

西禪院詩也。小說中。謂閬坐盧多遜黨。嘗追捕非也。陳氏曰。閬嘗賜及第。後坐追奪。變姓名。僧服入中條山。卒於泗州。又有嚴陵刻本同。但少卷末

三首。滕白詩文獻通考滕工部集一卷。陳氏曰。滕白撰。篇首寄陳搏。知爲國初人。又有右省懷山中。及臺中寄朱從事詩。則其楊歷清要亦多

矣。史傳亡所見。未有考也。王喦詩文獻通考王巖集一卷。陳氏曰。王喦撰。集中有春日感懷。上滕白郎中。盖亦國初人。又有聖駕親征河東。及

有甲午避寇。全家欲下荆南之語。則是李順亂蜀之歲。喦盖蜀人也耶。王初詩文獻通考王初歌詩集一卷。陳氏曰。王初撰。未詳何人。有延平

夭慶觀詩。當是祥符後人也。甘棠詩集文獻通考甘棠集一卷。陳氏曰。知制誥上蔡孫僅鄰幾。咸平元年進士第一人。後其兄何一榜。嘗從何

通判陝府。以所賦詩集而序之首篇。曰甘棠思循吏。故以名集。僅兄弟皆不壽。故不大顯。錢易詩文獻通考錢氏曰歌詩二卷。陳氏曰。翰林學

士吳越錢易希白撰。廢王倧之子。咸平二年進士第二人。景德二年制科初。錢氏歸國。群從皆補官。獨易與兄昆不見録。遂刻志讀書。皆第進士。昆

至諫議大夫。易子彦逺明逸。又皆以賢良方正入等。宋興父子兄弟制舉登科者。惟錢氏一門。易有集百五十卷。未見家止有此。及滑稽集四卷而

已。林和靖詩文獻通考林和靖詩三卷。晁氏曰。林逋。字君復。杭州錢塘人。少刻志爲學。結廬西湖之孤山。真宗聞其名。詔郡縣常存遇之。善行

書。善爲詩。其語孤峭澄淡。臨終作一絶曰。茂陵他日求遺藁。猶喜初無封禪書。或刻石置之其墓中。賜謚曰和靖先生。豫章文集書林和靖詩。歐陽

文忠公。極賞林和靖踈影横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黄昏之句。而不知和靖别有詠梅一聮云。雪後園林纔半樹。水邊籬落忽横枝。似勝前句。不知

文忠公何緣棄此而賞彼。文章大槩亦如女色。好惡止繫於人。李之儀。書林逋處士詩後。西湖風物固不遷。但無和靖輩人物尒。覧之悵然。姑

溪老農黄文獻公集䟦林和靖詩。于嘗見先生手書詩一卷。多集中所載。此三詩則皆有之。而亦不盡同。𥩈意集中。是來來所改定也。石曼𡖖

詩文獻通考石曼𡖖集一卷。晁氏曰。石延年。字曼𡖖。南京宋城人。舉進士不中。爲三班奉職。改太常寺太祝。遷秘閣校理。氣貌雄偉。喜論事。善書

札。縱酒不羈。世多傳其仙去。其詩如春陰紅梅。及樂意相關禽對語。生香不斷樹交花。鶯聲不逐春光老。花影常隨日脚流之句。至今諷詠焉。陳

氏曰。其詩自爲序。石介復爲作序。其仕以三舉進士。爲三班奉職。出處詳見歐公所作墓誌。歐公詩話曰。石曼卿自少以詩酒豪放自得。其氣貌

偉然。詩格竒峭。又工於書筆。畫遒勁。体兼顔柳。爲世所珍。余家嘗得南唐後主澄心堂紙。曼𡖖爲余以此紙書其籌筆驛詩。詩曼𡖖平生所自愛者。

至今藏之。號爲三絶。眞余家寳也。曼𡖖卒後。其故人有見之者。云恍惚如夢中。言我今爲鬼仙也。所主芙蓉城。欲呼故人徃遊不得。忿然騎一素騾

去如飛。其後又云。降於亳州一舉子家。又呼舉子去不得。因留詩一篇與之。余亦略記其一聮云。鶯聲不逐春光老。花影長隨日脚流。神仙事怪不

可知。其詩頗類曼𡖖平生語。舉子不能道也。蘇東坡集書曼𡖖詩藁後。范文正公。祭曼𡖖文。其略曰。曼𡖖之才。大而無媒。不登公𡖖。善人是哀。曼

𡖖之詩。氣豪而竒。大愛杜甫。酷能似之。曼𡖖之筆。顔筋柳骨。散落人間。寳爲神物。曼𡖖之心。浩然無機。天地一醉。萬物同歸。不見曼𡖖。憶兮如生。希

世之人。死爲神明。方此時。世未有言曼𡖖爲神仙事。後十餘年乃有芙蓉之說。不知文公偶然言之乎。抑有以知之也黄文獻公集書石曼𡖖館直詩

後。曼𡖖仕凡再入館。康定二年二月四日。以秘閣校理。卒於官。距作此卷時。厪四浹旬耳。安知非曼𡖖絶筆耶。嗚呼。曼𡖖之卓然不可朽。固不必在

是歐陽子所謂軒昂磊落。突兀崢嶸者。覧卷猶可槩見也李端叔姑溪集䟦石曼卿二踈墓詩。曼卿跌蕩不羈。劇飲尚氣節。視天下無復難事。不爲

小廉曲。謹以投瓦合。非獨不爲而已。一有相值藐然。不少降意。若此等輩。終身不敢輙窺籓籬也。方時天下無事。嘗感槩論列。引物連類。一切取律古

人。君相心竒之。而適以多事爲戒。故不果用。雖在秘書。不屑夜遊。浮沉里巷間。見者如遇於煙雲中。與所善飲酒家。其命至無筭。竟席不交一語。引

去。至今指其地爲神仙所降。方大醉開省西門。卧大慶殿廡下。衛士前呵問。已而知爲曼𡖖也。率辟易以手加額。上嗟惻而去。年纔五十餘。竟死於

小官。大鵬尺鷃九萬里。而圖南與夫自抉於槍榆枋者。固不可同日語。横海之鱣。睍睍於蹄涔盃杓之間。欲求合於一轍盖難矣。安得不叢驚聚駭。

或譏且駡邪。要亦如吾所素而無媿焉可也。文詞翰墨。乃其餘事。既不得用。聊復剪剪所好姑玩勝日。而流傳相夸。覧之亦足以彷佛其平生爾。崇

寧三年八月一日晁無咎鷄肋集䟦曼𡖖詩刻。右石公曼𡖖詩。自書曼𡖖與蘇公子美齊名。兩人皆歐陽文忠公所畏。澄心堂詩所謂曼𡖖子美。

皆竒才者也。又曼𡖖墓表。其略曰。曼𡖖先世幽州人。少以氣自豪。讀書不治章句。獨慕古人竒節偉行。非常之功。顧不合於時。乃一混以酒。文章勁

健。稱其意氣云。文忠公一代儒宗。曼𡖖於補之輩行闊四五。詩工字妙。不當從補之議。當如文忠公語也。曼𡖖以天聖四年來令金山。故詩爲此邑

人作者多。劉君一也。如題張氏園亭詩云。樂意相關禽對語。生香不斷樹交花。尤爲佳句。其地在邑東郭。近秦城古寺。盖太宗時御史張公穆之别

業園。諸子之所營也。逮補之寓此。盖七十年。而荒墟廢址。狐鼠之所跳嘷。獨兩大檜蒼然猶在。其枝半死半生。蟠驚竒怪。想見山隂品彙之盛。㣲詠

竒句。爲之大息歸。御史曾孫大方曰。嘗試復之﨑立兩亭。當爲子名之。以其語一曰樂意。一曰空香。以記曼𡖖嘗醉此。亦知子先世與曼𡖖厚。今不

可得也。大方曰。唯歲再春。大方率清曉出郭門。或問之曰。東園壅培事。恐後會大方。猶子芻與同里郭方。又以曼𡖖此詩刻石。欲補之書數字石上。

乃摭文忠公詩文。并附題園亭詩事。其末爲夫後來益逺。前輩竒偉。有如石公。至不知其名字志行。終始何如人。故詳出之。大方字廷賢。芻字堯詢。

方宇進道。皆里良士。而堯詢自云藏曼𡖖書詩猶十數。大觀二年三月己巳。穎川晁補之無咎題李昭玘樂靜集䟦石曼卿詩後。右石曼卿詩三

篇。爲侍御史高公作也。高公初自御史。以言事忤丁晉公。出守淄川。天聖三年擢户部判官。坐試進士擅不如格。左遷監兖州酒。三年復官知單州。

時曼卿爲濟州金鄉宰。馳此詩寄之。高公志大氣剛。學貫今古。論天下事有理。勇于自任。雖屢謫逐。志愈不屈。文章雅重有法度。作詩務高古。語健

而志深。一時望人也。曼卿以豪偉自許。獨深知其爲人。執弟子禮敬事之其詩引賈誼韓愈杜甫。以見不得其志。才不下古人。區區冀復用以發于

事業。以此觀之。士君子氣節相與。又不可苟合。必欲致身於功名之會。惟恐汨汨以死。非特言辭取恱而已。未幾高公再入爲𥂁鐵判官。屬大河决

澶淵。乃䟽利害。議者不喜。罷去知陝府。卒于官。後十年。曼卿自海州通判遷秘閣校理。上書陳西夏十事不報。既而元昊犯吾圍。邉邑騷動。天子稍

思其言。方試一事。不幸病且死。嗚呼。高公終身力行而三躓。曼卿纔一進武而遂殞厥身。𥩈讀此詩。良可歎云。大觀戊子仲秋朔。樂靜堂題。吕夷

簡詩文獻通考吕文靖集五卷。陳氏曰。丞相許國文靖公壽春吕夷簡坦夫撰。文靖不以文鳴。而其詩清潤和雅。未易及也。陳亞詩文獻通考

陳亞之集一卷。晁氏曰。陳亞字亞之。性滑稽。喜賦藥名詩。仕至司封郎中。藥名詩始於唐人張籍。有江臯歲暮相逢地。黄葉霜前半下枝之詩。人

謂起於亞。實不然也。陳氏曰。咸平五年進士。有集三卷。藥名詩特其一体耳。如馬嘶曾到寺。犬吠乍。行村。吏辭如賀日。民送似迎時。皆佳句。不在

此集也蘇東坡集書陳亞之詩後。故三司副。使陳公。某不及見其人。然少時所識。一時君卿勝士多推尊之爾。後前輩雕喪略盡。能稱頌公者。漸

不復見。得其緒言遺事。當記録寳藏。况其文章乎。公之孫師仲録公之詩二十五篇以示。其三復大息。以想見公之大略云。元符四年十月二十三

日。眉陽蘇某書豫章文集書陳亞之詩後。岷山之發江。僅若瓮口。淮岳祠柏。力能泛觴。卒之成川注海。以其所從來逺也。學問文章。震耀一世。考

其祖曾發源必有自。陳氏昆仲多賢。是中將有名世者。觀吏部公之詩可謂源清矣。金陵覧古詩文獻通考金陵覧吉詩三卷。陳氏曰。虞部員

外郎楊備撰。億之弟也。蘇才翁詩集文獻通考蘇才翁集一卷。晁氏曰。蘇舜元字才翁。子美兄也。工草隷詩章豪麗。晁君成詩集文獻通考

晁君成集十卷。别集一卷。陳氏曰。新城令晁端友君成撰。東坡爲作序。補之其子也。東坡序略曰。晁君成。君子人也。吾與之游三年。知其爲君

子。而不知其能文與詩。而君亦未嘗一語及此者。其後君既没。其子補之出君之詩三百六十篇。讀之而驚曰。嗟乎詩之指雖㣲。然其美惡高下。猶

有可以言傳而指見者。至於人之賢不肖。其深逺茫昧難知。盖甚於詩。今吾尚不能知君之能詩。則其所謂知君之爲君子者。果能盡知之乎。君以

進士得官。所至民安樂之。惟恐其去。然未嘗以一言求於他人。凡從事二十三年。而後改官以没。由此觀之。非獨吾不知。舉世莫知之也。君之詩清

厚静深。如其爲人。而每篇輙出新意竒語。宜爲人所共愛。其勢非君深自覆匿。人必知之。而其子補之於文。無所不能。博辯俊偉。絶人逺甚。將必顯

於世。吾是以知有其實。而辭其名者之必有後也。杜師雄詩文獻通考杜師雄詩一卷。晁氏曰。宋朝杜默。字師雄。徂徠人。石介作三豪篇。所謂

歌之豪者。蘇子瞻頗陋之。邵堯夫詩文獻通考撃壤集二十卷。晁氏曰。宋朝邵雍堯夫隱居洛陽。熈寧中與常秩同召。力辭不起。邃於易數。始

爲學至二十年。不施枕榻睡。其精思如此。歌詩盖其餘事。亦頗切理。盛行于時。卒謚康節。集自爲序。朱子語録。康節之學。其骨髓在皇極經世書。

其花草便是詩劉静修集書康節詩後。物齊也。齊之則不齊矣。猶之東西也。東自東而西自西。固不齊也。然東人之西。則西人之東也。是曰東亦

可。曰西亦可。則是未始不齊也。然東西之形既立。指其西而謂之曰東。則爲東者必將起而爭之。而不齊者出矣。不齊之。則物將自齊而平矣。東也。

西也。吾立於中而制其東西焉。如是則謂之無所著可也。一有所著。則不西而東矣。謂之無所著可乎。彼空將無所著也。一𠋣於空。獨非著乎。此程

子深有取于邵子之言也。然彼爲其說者。曰。是不足以破吾說也。吾曰齊。固未嘗齊夫物也。吾曰空。固未嘗著夫。空也。噫。悠謬輾轉。愈遁而愈無實

也魏鶴山大全集䟦康節詩。理明義精。則肆筆脫口之餘。文從字順。不煩繩削而合。彼月煆季煉於詞章。而不知進焉者。特秋䖝之吟。朝菌之媚

爾。又䟦康節逢春詩。先生妙極道數。從容於義理之會。雖形諸餘事。無問精粗。莫非實理。秦漢以來。諸儒鮮能及之。此所謂豪傑之士也。陵陽

牟君鉉。得其所書逢春詩。嘗以。遺臨邛魏某。辭不敢有仍書而歸諸。又䟦康節與韓康公唱和詩。惟古於文必已出。而先生此詩全用韓文公

送李愿序意。豈人心之所同。固不嫌於相襲耶。先生雖不爲公卿得時行道。而發明先後天之奥。約之於事。心踐於形。所以淑時賢而啓來哲。爲斯

世治理之助。其爲公卿不既多乎。韓持國詩文獻通考韓持國詩三卷。晁氏曰。韓維字持國。億之子也。與其兄子華王汝。俱位宰相。持國最能

詩。世傳其酴醾絶句。他多稱是。王荆公詩文獻通考臨川詩選一卷。注荆公詩十五卷。陳氏曰。汪藻彦章。得半山别集。皆罷相山居時老筆。

過江失之。遂於臨川集録出。又言有表啓十餘篇。不存一字又曰。叅政眉山李壁季章撰。謫居臨川時所作。助之者曾極景建。魏鶴山作序劉將

孫養吾集王荆公詩序。洛學盛行而歐蘇文如不必作。江西𣲖接而半山詩幾不復傳。諸老心相服各有在。而世俗剽耳附聲者。徃徃可嘆也。慶元

參政鴈湖李氏。獨箋臨川詩於共懲荆舒之後。與象山記祠堂。磊磊恨意相似。文章行義。固各有必不可槩揜者。然東南僅刻兩本。眉乆廢撫亦落。

士大夫或白首不及見。以是藏本極少。亦牽聮没没至此。李箋比注家異者。間及詩意。不能盡脱窠臼者。尚襲常眩博每句字附會。膚引常言常語。

亦䟦涉經史。先君子須溪先生於詩喜荆公嘗點評李注本。欲删其繁。以付門生兒子未暇也。安成王士吉。徃以少俊及門有聞。日以書來汀清白

刻荆公詩。以評點附句下。以鴈湖注意與事確者類篇次。願序之。於是荆公詩。當粲然行世矣。公詩爲宋大家。非文人詩而具用文法。抑光耀以撲

意。融制作爲裁体。陶冶古今而呼吸如今精變塵秕。而形神俱妙。其覈也如老吏之約三尺。其麗也又如一笑之可千金。歷選百年。亦東京之子美

也。獨其不得如子美之稱於唐者。相業累之耳。嗚呼。使公老翰林學士。韙然一代詞宗。亦何必執政耶。論詩文與論人物異。論行事竟見又異。鴈湖

箋此詩尚以明君怨置議論。盖共正之。然彼詠明君耳。何與大節而刺剟玭之。因士吉刻本。記先君子所嘗爲荆公感歎者於此。而非敢評公詩也。

葉水心集題荆公詩後。或言蘇公書荆公高下數家村詩。武陵句爲不工。且云也是别無好韻。審是則欲宿媿桑門。當又疑矣陸游渭南集䟦荆

公詩。右荆公手書詩一卷。前六首贈黄慶基。後七首贈鄧鑄石刻。皆在臨川。淳熈七年七月十七日。陸某謹題汪藻浮溪集䟦半山詩。半山别

集有詩百餘首。表啓十餘篇。乃荆公罷相居半山時老筆也。祝邦直作淮南學事司屬官時。摹印甚精。德興建節鄉人周彦直。舊從荆公學。亦用此

集印行。余皆寳之。過江以来二十年。求之莫獲。頃見徐師川云。黄魯直讀此詩。句句撃節。公器之不可揜也如此。近觀臨川前後集。猶識其在集中

者數十首。因擇出録之。而表啓不存一字可惜也。然録者極多舛誤。非不知其非真。但不敢擅下雌黄耳。今人謂荆公詩皆其少作。而此老筆無人

辨之。尤悵然也魏鶴山大全集臨川詩注序。國朝列局修書。至崇觀政宣而後尤爲詳備。而其書則經。史。圖。牒。樂書。禮制。科條。詔令。記注故實。道

史内經。臣下之文。鮮得列焉。時惟臨川王公遺文。獲與編定。薛肇明諸人實董其事。雖曰出於一時之好尚。然其鍜錬精粹。誠文人之巨擘。以元祐

諸賢與公異論者。至其爲文則未嘗不推許之。然肇明諸人所編。卒以靖康多難。散落不存。今世俗傳抄。已非當時善本。故其後先舛差。簡帙。間脫。

亦有他人之文淆亂其間。雖然未足多辨者。而公博極群書。盖自經子百史。以及於凡將急就之文。旁行敷落之教。稗官虞初之說。莫不牢籠捜覧

消釋貫融。故其爲文。使人習其讀而不知其所由來。殆詩家所謂秘宻藏者。今石林李公。曩居臨川。嗜公之詩。息游之餘。遇與意會。徃徃隨筆䟽於

其下。涉日既乆。命史纂輯。固已粲然盈編。會某來守眉山。得與寓目。見其闕竒摘異。扶隠發藏。盖不可以一二數則爲之舍然。嘆曰。是豈世所謂訓

故者乎。訓故之病。黨枯護朽。守闕保殘。有不非鄭服之陋。無是正左班之忠。今石林之於公。則有不然。其丰容有餘之詞。簡婉不迫之趣。既各隨義

發明。若博見疆志。廋詞險韻。則又爲之證辨鈎折。俾覧者皆得以開卷瞭然。公之學亦時有專己之癖焉。石林於此。盖未始隨聲是非也。明妃曲之

二章曰。漢恩自淺胡自深。人生樂在相知心。則引范元長之語。以致其譏。日出堂上飲之詩。其辭曰。爲客當酌酒。何預主人謀。則引鄭氏考槃之誤。

以寓其貶君難託之詩曰。世事反覆那得知。讒言入耳須臾離。則明君臣始終之義理。以返諸正。自餘類此者尚衆。姑摘其一二以明之。則詩注之

作。雖出於肆筆脫口。若不經意之餘。而發揮義理之正。將以迪民彝。厚世教。夫豈訓故云乎哉。石林常參預大政。今以洞霄之禄里居。其門人李西

極醇儒。必欲以是書板行。而屬某叙所以作。乃書以授之。東坡詩文獻通考注東坡詩四十二卷。司諫吳興施元之德。初與吳郡顧景蕃共爲

之。元之子宿從。而推廣且爲年譜以傳於世。陸放翁作序。頗言注之難。盖其一時事實。既非親見。又無故老傳聞。有不能盡知者。噫。豈獨坡詩哉。註

杜詩者非不多。徃徃穿鑿附會。皆臆决之過也陸游渭南集東坡詩序。唐詩人最盛名家者以百數。惟杜詩註者數家。然槩不爲識者所取。近世

有蜀人任淵。嘗注宋子京。黄魯直。陳無已。三家詩。頗稱詳贍。若東坡先生之詩。則援據閎博。指趣深逺。淵獨不敢爲之說。某頃與范公至能會於蜀。

因相與論東坡詩。慨然謂余。足下當作一書發明東坡之意。以遺學者。某謝不能。後二十五年。某告老居山陰吳興施宿武子。出其先人司諫公所

注數十大篇。屬某作序。司諫公以絶識博學名天下。且用工深。歷歲乆。又助之以頋君景蕃之該洽。則於東坡之意。盖幾可以無憾矣王灼頥堂集

䟦蘇子送宋使君詩。元祐丁卯宋使君爲尚書郎。以便親。丐鄉郡。得彭州。二蘇先生爲作送行詩。非榮其歸也。喜其獲奉親之樂耳。然竟以内艱

不之官。而二詩已爲。好事者刻石於守居之西湖。後六十年使君之孫泰發將母通守益昌。出先生筆蹟相示。灼讀數過。𥩈嘆曰。使君之孝。傳子若

孫。宋氏家聲不墜矣。又䟦送顧子敦使河朔詩。頋子敦。軀幹豐偉。當時有顧屠之號。先生兩詩。前輩雅戯也。今世士大夫喜治邉幅事文律。面

相謟恱之。不暇一語。稍涉忌諱。兩家之難不解。求見前輩誠實風流。豈復得耶李莊簡公文集䟦東坡雙泉詩。東坡先生。紹聖庚辰六月十七日。

北歸過瓊。作雙泉詩。盖有譏焉。先生度嶺海。雖黎童蠻婦。亦如愛敬。而士大夫或致厚薄愛憎於去來之間。故其詩曰。一瓶之中。有澠有淄。又曰。豈

弟君子。江海是儀。雖先生曠懷雅量。亦未能忘情於此時也。今四十有六年矣。先生親筆。以爲好事者取去。紹興乙丑。予謫海南。兒子孟博孟堅。更

來視予。雙泉舊有亭宇。因葺居之暇日。偶書先生詩。復揭之亭上。庶幾先生雄詞英氣。千古不泯。抑使後來者有考焉。紹興丙寅八月五日。上虞李

某題李端叔姑溪集䟦東坡玉盤盂詩後。東坡守東武。得異花於芍藥品中。既已名之。又即席賦二詩。以志其事。異時聞其語。并得其詩。花則未

之見也。崇寧四年冬至後七日。陽翟人傳君仲訓。偶出花圖相示。而東坡小楷二詩於其下。盖當日本也。予得此花。又見其字。泫然流涕。因次其韻。

元遺山集䟦東坡和淵明飲酒詩後。東坡和陶氣象。秪是坡詩。如云三杯洗戰國。一斗消彊秦。淵明决不能辨此。獨恨空杯亦嘗持之句。與論無

弦琴者自相矛盾。别一詩云。二子真我客。不醉亦陶然。此爲佳。丙辰秋八月十二日題余謙一文安家集䟦蘇東坡松江風字韻詩。吳松。天下之

絶景也。前之歲。公與子野公擇六人飲焉。自杭守宻時也。今之歲。與太虚叅𡪹四客又飲焉。由徐移霅時也。垂虹亭上。落日酒酣。分韻賦詩。立如雙

壁。人與境俱勝矣。蜀牋厚如皮。顔楷大如掌。想見揮毫落筆時。所謂吞五湖三江者。山谷不得爲虛語豫章文集跋子瞻木山詩。徃嘗觀明允木

假山記。以爲文章氣㫖似莊周。韓非恨不得趨拜其履舃間。請問作文關紐。及元祐中。乃拜子瞻於都下。寔聞所未聞也。今其人萬里在海外。對此

詩爲廢卷竟日。又䟦子瞻送二侄歸眉詩。觀東坡二丈詩。想見風骨巉巖。而接人仁氣粹温也。觀黄門詩。頎然峻整。獨立不𠋣。在人眼前。元祐

中每同朝班。余嘗目之爲成都兩石笋也朱晦庵集䟦東坡書李杜諸公詩。東坡此卷。考其印章。乃紹興御府所藏。不知何故流落人間。捧玩再

三。不勝敬嘆。但其所寫李白行路難。闕其中間八句。道子胥屈原陸機李斯事者。此老不應有所遺忘。意其删去。必當有說。老翁井詩。在老蘇送蜀

僧去塵之前。必非它人之作。然不見於嘉祐集。亦不省其何說也。彼欲井中老翁。改顔易服。不使人知。而後篇遽有嫌瘦廢彈之歎何耶。然其言怨

而不怒。獨百世以俟後賢而不惑。則其用意亦逺矣哉。慶元丁巳十月丁丑。新安朱熹觀玉山汪季路所藏。而識其後如此云晁景迂集題東坡詩。

柳子厚詩與陶淵明同流。前乎東坡。未有發之者。檀弓。則又東坡窺之以學爲文章者。靖康丙午仲冬二十二日。箕山晁說之題周益公大全集

題東坡潁州詩。東坡以元祐六年秋到潁州。明年春赴維揚。作此詩。題曰。西湖月夜泛舟。今集序以趙德麟餞飲湖上。舟中對月爲題是也。案公

在潁僅半年。集中自放魚長韻而下。凡六十餘詩。歷考坡所至歲月。惟潁爲少。而留詩反多。盖陳傳道。履常。趙德麟。歐陽叔弼。季默適聚于潁。故臨

别詩云。五君從我遊。傾㵼出怪𤤽。又中間劉景文特來送行。詩云。歐陽趙陳皆我有。豈謂夫子駕復迂。邇來又見三黜柳。共此暖熱餐氈蘇。自注云

郡中日與叔弼景貺履常相從。而景文復至。不數日。柳戚之亦見過。賔客之盛。頃所未有。乃知攄發妙思。羅列于此。抑有由也。堂名聚星。今古相望。

使有俗物敗人意。如坡所云其能爾乎。馮吳江軫逺示真蹟敬題其後。嘉泰癸亥孟夏九日黄庭堅豫章集書東坡與蔡子華詩後。余來青衣。當

東坡詩後十一年。三老人悉已下世。或見其兒孫甥侄耳。此邦士人恂恂。猶有忠厚之氣。盖以前輩多老成耶。于華之孫汝礪持此詩來。時東坡猶

在零陵。使人拊卷太息。元符三年九月庚辰天少晴。又欲雨。涪翁書吕祖儉大愚叟集書東坡訪子由倡酬詩。送子長弟行題其後。欒城謫居此

邦。東坡自黄移汝。由興國迂道來訪欒城。爲十日留。兄弟叔侄倡和之詩其皆可攷。今相距百餘年。父老猶相傳以爲盛事。固以人爲重。亦以至情

所感。自有所不能忘也。予自廬陵蒙恩徙筠。子長弟南康秩滿。疋馬相過。適會予遷居大愚。相與周覧二蘇墨刻。顧予之兄弟。雖未能仰企前修。然

當中和佳時。無官事以相縈。得以携手近郊。而其所留之日。復踰兩旬。則其幸會。視昔人益有過焉。其返也既不能作爲詩章以追前作。姑手書東

坡來途。自興國歸途至奉新。及子由所賦以送之。子由送東坡詩有云。此行千里隔江河。何人更問維摩疾。自念衰病。寄迹江鄉。生還之期。未敢有

覬。第歸先廬。洒掃松楸。扶持門户。時以尺書。訪予死生。庻篤一時相見之情。且慰别後相思之意云。慶元三年二月二十一日。東萊吕子約父書于

大愚僧舍。黄山谷詩文獻通考山谷集十一卷。外集十一卷。别集二卷。山谷編年詩集三十卷。陳氏曰。黄庭堅魯直撰。江西所刻詩𣲖。即豫章

前後集中詩也。别集者。慶元中莆田黄汝嘉增刻。又曰。山谷詩文。其甥洪氏兄弟所編。斷自進德堂以後。今外集所載數卷。有晚年删去者。故任

子淵所註。亦惟取前集而已。監丞黄䁷子耕者。其諸孫也。即會梓别集。復盡取其平生詩。以歲月次第編録。且爲之譜。今刋板括蒼黄文獻公集䟦

山谷贈元大師詩。元符二年。公在戎州有寄題祖元大師。此君軒詩。明年公自戎州放還。以十二月扺江安。又明年是爲建中靖國元年。公以正

月發江安。元師自榮州来送之。故有是作。其詩今載别集中。而蜀刻小本。以爲祖無大師。盖傳録者以元爲無。故又譌而爲無。幸真迹尚在。可證其

誤也韓元吉南澗集䟦山谷送徐隱父二詩草。聶長樂藏山谷二詩。雖屬草筆力遒健不苟。前篇用邑令事。後用徐姓事爾。淳熈甲辰。二月既望。

頼川韓某觀朱晦庵集䟦黄山谷詩。杜子美詩小序有言。虎搪突夔人藩籬者。夔人正謂夔州人耳。而山谷詩乃有虎夔藩之語。今此頌又用躨

觸字。按躨跜見靈光殿賦。自爲蚪龍動貌。元無觸義。不知山谷何所據也此卷詞筆精麗。而指意所屬。未免如李太白所以見譏於王荆公者。覧者

亦可以發深省矣國朝宋濂集䟦黄山谷贈祖元師詩後。黔安居士書自紹聖乙亥謪黔中。之後得藏真自序於石。揚休家落筆。頓覺超異。此

卷乃召還時所書。居士年已五十七矣。其爲妙絶有不容言者。至若其詩。則爲祖元大師而賦。師。和義人。族王氏。能用五行書察人休祥。性尤嗜琴。

學之二十年弗厭。構霜鍾堂。畜推琴十餘。遇嘉賔至。輙欣然鼓一二曲。或坐此君軒。對竹嘯詠。居士嘗寄詩題軒中。及聞東還。師自三榮追至瀘川

餞之。居士嘉其勤。因叠前韻贈焉。夫居士之在中朝惇卞軰。平日以士大夫自居。反不相容。至於𢷤斥五溪蠻蜑之鄉。而師以一浮屠氏。乃能不逺

七百里而送。之則其尊賢尚德爲何如。要不止精於琴學而已也。詩中第五句。有孤臣蒙恩已三命之言。案居士辭免吏部員外郎。狀元符。庚辰自

戎州起廢。五月復宣德郎監鄂州鹽稅。十月改奉議郎。簽書寧國軍節度判官。十二月發𤏡道。建中靖國辛已。三月出峽州。始改朝奉郎知舒州。或

疑居士之賦是詩。在於辛巳之正月九日辛未。當時僅授二階。不應前兩月遽云三命殊不知。𤏡道初發之時。已聞有守舒之擢第。未嘗被詔命爾。

不然其。和丹棱楊皓詩。亦未出峽所作。何以有老作同安守之句耶。此盖不難知者也。詩序云。并簡周彦公。周彦名庠。皇祐進士。夢易之子。師之羣

從弟程遵誨之門人。七歲能文。後舉八行大司成。考定爲天下第一。詔旌其門。授潼川府教授。辭。殁謚賢節先生。東坡潁濵及范忠宣公。皆稱其人。

所著有水壺集二十卷亦一知名之士。謾附及之。非惟見居士擇友之精。而師之昆季清標雅望。足以承居士崇奬之重。庻幾覧之者有所發哉。楊。

子雲之楊。文宜從手。今改而從木者。其偶誤耶。抑或别是一人耶釋大訢滿室集釋大訢題黄山谷詩後。蘇子瞻薦魯直有曰。瑰偉之文妙絶當

世。孝友之行追配古人。平生盡之。其詩與字書。特餘事爾。後魯直叅禪老晦堂。聞桂香悟道。故超然於患難死生之表。而視子瞻之論。又大有徑庭

矣。因觀答任道教授詩評之如此。使魯直復生。必以子言爲然李壁鴈湖集書山谷秋懷八詩後。山谷此書遒勁而娟秀。與詩皆得意之作也。獨

未知吕虢州指何人。屢攷而莫得云。眉山李某書。陳後山詩文獻通考後山集六卷。外集五卷。注後山詩六卷。陳氏曰。陳思道無已撰。亦於

正集中録出入詩𣲖。江西宗𣲖之說。出於吕本中居仁前辈固有議其不然者矣。後山雖曰。見豫章之詩。盡棄其學而學焉。然其造詣平澹。真趣自。

然。實豫章之所闕也。又曰。新津任淵子淵註。鄱陽許尹爲序。大抵不獨註事而兼註意。用工爲深。二集皆取前集。陳詩以魏衍集記冠焉。盧載

詩文獻通考盧載雜歌詩一卷。陳氏曰。盧載厚元撰。集中有與胡則錢惟演徃來詩。李有慶詩文獻通考琴軒集一卷。陳氏曰。題南榮浪翁

李有慶撰。與石昌言任師中同時。卷末贈答十二絶。闕其六。其曰癸已歲者。殆皇祐中耶。元章簡詩文獻通考元章簡詩集十卷。陳氏曰。叅政

元絳厚之撰。劉景文詩文獻通考劉景文集十卷。陳氏曰。左藏庫。使知隰州劉季孫景文撰。環慶死事將平之子也。東坡嘗薦之。坡在杭季孫

寄詩。有四海共知霜鬢滿。重陽曾揷菊花無之句。其詩慷慨有氣。如其爲人豫章文集書劉景文詩後。劉景文樞宻副使。盛文肅公之婿。於先妣

安康郡君。尚爲文人行。然景文不以尊屬。臨我以翰墨文章見謂親友。余嘗評景文胃中有萬卷書。筆下無一點俗氣。徃歲東坡先生守餘杭。而景

文以文思副使。爲東南第三將。東坡嘗云。老來可與晤語者。凋落殆盡。惟景文可慰目前耳。身後圖書漂散。余亦鬢髮盡白。今對此詩。令人氣塞蘇

東坡集題劉景文詩後。景文有英偉氣。如三國時陳元龍之流。讀此詩。可以想見其人。以中壽没於中州。哀哉。曇秀學道離愛人也。然出詩與余。

相封泣下。丁丑正月六日謹題。



永樂大典卷之九百七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