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樂大典/卷0092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九百十九 永樂大典
卷之九百二十
卷之九百二十一 

永樂大典卷之九百二十    二支

太子三師禮記文王世子曰。凡三王教世子。必以禮樂。樂所以修内也。禮所以修外也。禮樂交錯於中。發形於外。故

其成也。懌恭敬而温文。又曰。立太傅少傅以養之。欲其知父子君臣之道也。太傅審父子君臣之道以示之少傅奉世子。以觀太傅之德行。而審喻

之太傅在前。少傅在後。入則有保。出則有師。是以教喻而德成也。師也者。教之以事。而喻諸德者也。保也者。愼其身以輔翼之。而歸諸道者也。記曰

虞夏啇周有師保有疑丞。設四輔及三公不必備。惟其人。語使能也。數類太子三師三少。是為六傅。太師太傅。太保少師少傅。少保也。又曰六師。晉

史曰。愍懷建宫。乃置六傅三太三少。自元康之後。諸傅或二。或三。或四。或五。隋書百官志。太子太師太傅太保。是為三師。掌師範訓導。輔翼皇太子。

唐書百官志。東宫官。太子太師太傅太保各一人。從一品掌輔導皇太子。每見。迎拜殿門。三師答拜每門必讓三師坐。太子乃坐。與三師書。前名惶

恐。後名惶恐再拜。太子出。則乗輅。備鹵簿以從。少師少傅少保各一人。從二品。掌曉三師德行。以諭皇太子。奉太子以觀三師之道德。自太師以下。

唯其人。不必備。先天元年開府置令丞各一人。隷詹事府。尋廢。唐六典太子太師一人。太傅一人。太保一人。並從一品下。史記。秦孝公使商鞅設法。

而黥太子師傅。則秦有其職也。漢氏唯置太傅。秩二千石。屬官。有太子門大夫。庶子。洗馬。舍人員。後漢太子太傅。秩中二千石。掌輔導太子禮。如師。

不領官屬。至魏太子太傅為第三品。漢魏故事。皇太子於二傅執弟子禮。皆為書。不曰令。太傅於太子不稱臣。晉初東宫不置詹事。事由二傅。少傅

立草。太傅書真。以為儲副體尊。遂命諸公居之。而本司位重。或行或領也。咸寧中。備六傅之職。朗陵公何邵為太子太師。避景帝諱。改為帥。安豐侯

王戒為太傅。武陵侯楊濟為太保。其後或置或省。懷帝為太弟。又備六傅。東晉。明帝在儲宫。置保傅之位。而無二師。晉令太子太保品第三。進賢兩

梁冠。絳朝服。佩水蒼玉。銀章青綬。宋齊梁並不置。後魏北齊置之。正第二品。號東宫三太。後周不置。隋氏置之。正第三品。皇朝因之。而加其秩。太子

出。則乘輅備儀。太子三師。以道德輔教太子者也。至於動靜起居。言語視聽。皆有以師焉。册府元龜長孫無忌為司徒。定策立晉王為太子。太宗以

無忌為太子太師。房玄齡蕭瑀為傅保。制曰。明兩之重。寔固宗祧。輔導之職。莫先師保。是以吕望召奭。騰芳於有周。叔孫玄成。繼美於隆漢。司徒趙

國公無忌。器範宏邈。風鑒秀逺。材稱揀幹。地兼姻戚。佐命之功。勒乎鍾鼎。論道之譽穆乎台槐。股肱是屬。邦國攸頼。教諭少陽。僉望斯在。司空梁國

公玄齡。體業忠肅。識具弘通。誠著霸圖。功宣鼎業。奉上之節所懷必盡。益國之事知無不為。必能厲茲六行。審喻三善。特進宋國公瑀。操。行清約。識

局貞正。夙受先遇。早升朝右。立身之操必在於直道。體國之心無忘於忠義輔翼儲貳。望實攸歸。無忌可太子太師。玄齡可太子太傅。瑀可太子太

保。又以黄門侍郎褚遂良。為太子賔客。鄭氏譚綺稱太師太傅太保。曰春宫三師。唐會要皇太子見三師禮。貞觀十二年。七月。禮部尚書王珪。兼

魏王師。上問黄門侍郎韋挺曰。泰昨與珪相見。若為禮節。挺對曰。見師之禮拜答如儀訖。王問珪忠孝。珪答曰。陛下。王之君也。事君思盡忠。陛下。王

之父也。事父思盡孝。忠孝之道。可以享天祐。餘芳可以垂後葉。王曰。忠孝之道已聞教矣。願聞所習。答曰。漢東平王蒼云。為善㝡樂。上曰。我嘗語泰。

汝之事師。如事我也。泰每先拜珪。珪亦以師道自居。物議善之。十七年。西月。二十一日。上謂房玄齡蕭瑀曰。太子三師。以德導人者也。若師禮卑。則

太子無所取則。於是詔令撰三師儀注。太子出殿門迎。先拜。三師答拜。每門。讓三師坐。太子乃坐。與三師書前名惶恐。後名惶恐再拜其年。皇太子

承乾失德。魏王有奪嫡之漸。内外疑議。上惡之。謂侍臣曰。當今朝臣。忠謇無踰魏徵。我遣傳皇太子。用絶天下之望。及草詔曰。徵其辭乎。皆曰徵已

拜侍中。必不受師傳。上曰。徵識吾此意。當不固辭。及詔為太子太師。徵自陳有疾。詔答曰。漢之太子。四皓為助。我之頼卿。即其義也。知公疾病。可卧

護之。即拜而奉詔。其年四月。英公勣為特進太子詹事。仍同中書門下三品。上謂勣曰。我兒新登儲兩。卿舊。長史。今以官事相委。故有此授。屈資勿

怪也。以孤思之。無越卿者。公徃不遺李宻。今豈負於朕哉。勣雪淚。致詞以謝。是月。詔宰臣劉洎。岑文本。褚遂良。徃東宫與皇太子遊。處為賔客。初。洎

上䟽。以皇太子初立。宜尊師重學。與正人遊。故上嘉歎其行焉。大和八年。十月。太常禮院奏。今月十七日。皇太子與太師相見。請前一日。開崇明門

内外門。所司陳設。依奏。開成三年。四月。勑宜令。師保賔客詹事。左右春坊五品已上官。每至朔望日仗下後。與前件官詣崇明門。謁見皇太子。其一

官兩員已上者。任分番。如遇陰雨休假。及輟放。並權停。其年八月。勑太子太師鄭覃。每月與賔詹。左右春坊五品已上官。謁見皇太子。宜令每月更

添一日。以二十六日。二十二日。詣崇明門謁見。若遇陰雨休假。及輟朝放朝。即取以次雙日。餘准今年四月勑處。分。九月勑太子太師。及東宫

官。每月二十六日。詣崇明門謁皇太子宜停。

師氏書顧命篇。師氏。注。師氏。大夫官。周禮地官司徒。師氏。中大夫一人。上士二人。府二人。史二人。胥十有二人。

徒百有二十人。師氏以𡠾詔王。以三德教國子。一曰至德。以為道本。二曰敏德。以為。行本。三曰孝德。以。知逆惡。教三。行。一曰孝。行。

以親父母。二曰友。行。以尊賢良。三曰順。行。以事師。長。居虎門之左。司王朝。掌國。中失之事。以教國子弟。凡國之貴遊子弟學焉。凡祭

祀官賔客。會同䘮紀軍旅。王舉則從。聴治亦如之。使其屬帥。四夷之隷。各以其兵服守王之門外。且蹕朝。在野外。則守内列。元豫章熊

朋来集師氏之官。諸儒或以為周召之職。公孤之副。愚按。武王之在牧野。固以亞旅師氏。叙於司徒司馬司空之下。則公孤之外。别

有師氏之官。故其秩為中大夫。為上士。會同軍旅。王舉則從。使虎賁兵服之士屬焉。皆不忘牧野時。宋吕東莱集周師氏箴。諫之

道有三難焉。曰逺。曰踈。曰驟。逺則勢不接。踈則情不通。驟則理不究。其言之不行也固也。彼周設師氏之官。淵乎其用意之深乎。師

氏之官。實居虎門之左。而詔王以𡠾者也。其勢近。其情親。其言漸。若江海之浸。膏澤之潤。日加益而不知焉。周公之設官三百六十。

官必掌一事。事必寓一意。而師氏獨列地官之屬。實周公致意之深者。想夫。成周之隆。出入起居同歸於欽。發號施令同歸於臧者。

師氏抑有助焉。昔周太史辛甲。命百官官箴王闕。而虞人之箴獨傳。竊意師氏之所獻。必反覆紬繹。辭煩意篤。足以為百代箴䂓之

法。然求之於蠹書漆簡之中。雖斷章片辭邈不可得。是可歎已。用敢追述其事。而為箴曰。若昔忠臣。格君之非。啓心沃心。日化月移。

雖有嘉猷。情或未信。勢踈地逺。千說一聽。倉周之興。稽古建官。左右賢俊。治格多盤。時惟師氏。詔王以𡠾。巽以入之。曰義曰理。原念

𡠾惡。水火背馳。火盛水竭。𡠾勝惡㣲。燕閒穆清。誠意懇欵。先養所長。姑置所短。性復其源。善迎其端。輔翼聖學。功不可刊。侈麗之欲。

將發。復止。暴慢之慮。將萌復已。師師之諫。惟一惟精。君失無迹。我諫無形。於惟辟王。獨制萬乗。必求畯賢。舉以自近。旦承暮弼。前賛

後襄。氣體默移。其道大光。苟不鑑此。正直屏弃。僕隷之臣。諾諾唯唯堂下日逺。堂上日高。雖。復虚宁。烏知民勞。聖人。復作。斯理不。易。小臣

司規。敢告執戟。

國師馬明叟賔實録漢王莽以劉歆為國師。歆後自殺。更以訢為國師。莽傳又號國師云。後魏劉延明。隱居酒泉。教授為

業。蒙遜禮待。月致羊酒。牧犍尊為國師。親自致拜。命官屬以下皆北靣受業。本傳梁書王承。傳。承僕射。暕子。七歲通周易。選補國子生。年

十五。射策高第。除秘書郎。歷太子舍人。後為國子博士。時膏腴貴遊咸以文學相尚。罕以經術為業。惟承獨。好之。發言吐論。。造次儒者。在

學。訓諸生述禮易義。中大通五年。遷長史兼侍中。俄轉國子祭酒。承祖儉及父暕。嘗為此職。三世為國師。前代未之有也。宋史列。傳。宇文

虚中。建炎中。資政殿大學士為祈請。使。。使金國。為金人所拘留。虚中有才。金人加以官爵。後累官進金紫光禄大夫。金人號為國師。元史

鐵歌傳。憲宗尊鐵歌叔那摩為國師。張立道。傳。立道奉使安南。傳上命曉之。日燇曰。公。大國之卿。小國之師也。龜茲


國師晉書鳩摩羅什傳。羅什出家。東度葱嶺。龜茲王聞其名。郊迎之請為國師。三帝國師

唐張說集大通禪師碑。詔請西来趺座覲君。肩輿上殿。屈萬乘而稽首。洒九重而宴居。傳聖道者不北靣。有盛德者無臣禮。遂推為兩

京法主。三帝國師。天。使國師岳珂程史宋施宜生。福人也。後為虜中禮部尚書。方顯時有龜山僧至其

國。言于亮而尊顯之。俾乗驛至京東視海舟。號天。使國師。三藏國師元史本紀至順二年特命沙津愛護

持必刺忒納失里。為三藏國師賜玉印。又釋老傳。其年。又賜必蘭納識理玉印。加號普覺圓明廣照弘辯三。藏國師。灌頂

國師元史順帝紀。至元三年十二月。西域僧加剌麻至京師。號灌頂國師。賜玉印。高麗國師

高麗圖經國師之稱。盖如中國之有僧職綱維也。其上一等。謂之王師。王見則拜之。皆服山水衲袈裟。長袖偏衫金跋遮。下有紫裳烏革

鈴履。人物衣服雖略與中華同。但高麗人大抵首無枕骨。以僧祝髮乃見之。頗可駭訝。晉史謂三韓之人初生子。便以石壓其頭令扁非

也。盖由種類資禀而然。未必因石而扁。詔為國師佛祖統紀云。北齊文宣詔高僧法常為國師又勑曇延法師為

大統。尊為國師。武后勑神秀禪師人京行道歷三朝。皆禮為國師。肅宗。詔南陽惠忠禪師入見。號稱國師。代宗詔南岳法照為國師。憲宗

賜沙門知玄悟達國師。封澄觀大統清凉國師。吳越王錢俶奉沙門德韶為國師。

宗師王海漢平紀。元始五年。正月。袷祭明堂。諸侯王二十八人。列侯百二十人。宗室子九百餘人。召助祭禮畢。封孝宣曾孫信等。三

十六人為列侯。餘益户。賜爵。金帛。補吏各有差。詔曰。惟宗室子。皆大祖高皇帝子孫及兄弟吳頃楚元之後。漢元至今十有餘萬人。莫能相紏。或陷

入刑罪。其為宗室。自太上皇以来。族親各以世氏郡國。置宗師以紏之。致教訓焉。二千石。選有德義者盖聞帝王以德撫民。其次親親以相及也。昔

堯睦九族。舜惇叙之朕以皇帝幼年且統國政。惟宗室子。皆太祖高皇帝子孫。及兄弟吳頃楚元之後漢元至今十有餘萬人雖有王侯之屬。莫能

相紏。陷入刑罪教訓不至之咎也。傳不云乎。君子篤於親。則民興。於仁。其為宗室。自太上皇以来族親。各以世氏郡國。置宗師以紏之。致教訓焉。二

千石。選有德義者以為宗師。考察不從教令。有冤失職者。宗師得因郵亭書言宗伯。請以聞。常以嵗正月賜宗師帛各十匹。東漢書李通。傳。通字

次元。南陽宛人也。世以貨殖著姓。父守身長九尺。容貌絶異。為人嚴毅。居家如官廷。初事劉歆。好星歷讖記。為王莽宗卿師。平帝五年。王莽攝政。郡

國置宗師。以主宗室。盖特尊之。故曰宗𡖖師。李守為莽宗卿師盧植獻書竇武曰。宜依古禮置諸子之官。召王侯愛子。宗室賢才。崇訓導之義。簡其

良能。隨用爵之。强幹弱枝之道也。晉武帝紀。咸寧三年。春正月丙子朔。詔曰。召穆公紏合兄弟。而賦常之詩。此姬氏所以本支百世也。今以衛

將軍扶風王亮為宗師。所當施行皆諮之。汝南王亮。傳。晉宗室盛無以統攝。以亮為宗師訓導。觀察有不遵禮法。小者正以義方。大者隨事聞奏。

梁王形亦為宗師。彭城王紘領大宗師。東晉省。魏書官氏志。初以八國姓族難分。故國立大師小師。令辨其宗黨。品舉人才。自八國以外。郡各自立

師。職。分如八國。比今之中正也。宗室立宗師。亦如州郡八國之儀。職官志宗正。統皇族宗人圖牒。哀帝省并太常。元魏天賜元年。十一月。命宗

室置宗師。八國州郡各置師以辯宗黨。舉才行。如魏晉中正之職。太和二十二年。以彭城王勰為宗師。有不遵教典。隨事以聞。西魏廣陵王欣為大

宗師。後周有宗師中大夫。資治通鑑唐高祖武德二年。二月丙戌。詔諸宗姓居官者。在同列之上。未仕者。免其徭役。每州。置宗師一人以緫攝。别

為團伍。會要詔宗緒之情。義越常品。宜有旌異。以明等級。天下諸字姓任官者。宜在同列之上。無職任者。不在徭役之限。每州置宗師一人以相統

攝。文苑英華庾信祀公讓宗師表。臣某言。伏見詔書以臣為。使持節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宗師中大夫。伏奉綸音。心魂震懾。臣聞。堯分四

岳。是以望秩山川。舜命九官。是以光華日月。必須易一作儀刑以德。明試以功。乃可協和萬邦。咸熈庶績。臣。幼無學植。長闕才成。鴻都之門不能定

其章句。鷄鹿之塞無以名其碑碣。憑天漢之派水。附弱水之分枝。東岳則朝宿有名。南宫則門闌有籍。在臣庸劣乆知滿盈。武陽以功臣之重。特拜

宗卿。東平以母弟之尊超登上將。臣有何德能兼此榮。臣。早傾庭蔭。曾未扶墻。母氏慈訓。哀衿勞苦。甫及成人。復垂捐棄。几筵如在。忍離鞠育之恩。

終天無報。叩地難任。欲草土丘陵。終身塋域。霜露申履時之感。鸞雀展迴翔之心。不悟天澤沛然。謬垂提㧞。當令玉燭調和。既非金革之世。璿璣齊

政。豈忘松檟之餘。况復一枝蜷曲。終危九層之臺。一服岑蹄。必傷千里之駕。皇帝。欽明文。思。光宅區宇。禮格四方。無容奪臣此志。孝治天下。自當哀

臣此情。太宗為師。更求同姓之國。元戎叅乗。别選賢能之臣。伏願。覧青蒲之奏。曲允㣲誠。詔鳳凰之池。特收嚴召。則天慈無濫。私願獲從。臣之容身。

便當有地。不任荒悚戰懼之誠。謹詣朝堂。奉表以聞。

諸侯師東漢書劉般傳。般少時篤志修行。講誦不怠。建武八年。東至洛脩陽經學。是年。光武下詔。封般。為菑丘侯。奉孝王祀。

使就國。徙封杼秋侯。十九年。行幸沛。詔問郡中諸侯。行能。太守薦言般束脩至行。為諸侯師。帝間而嘉之。乃賜般綬錢百萬緡。帛二百匹。詹抑家元

集送班孝廉覲省序。外王父以將。相之重。九命赤社為諸侯師。

先師禮記文王世子。凡學。春官釋奠于其先師。秋冬亦如之。註。官。謂禮樂詩書之官。周禮曰。凡有道者。有德者。使教焉。死。則以為樂

祖。追祭於瞽宗。此之謂先師之類也。若漢禮有高堂生。樂有制氏。詩有毛公。書有伙生。亦可以為之也。凡始立學者。必釋奠于先聖先師。及行事必

以幣注。謂天子命之教。始主學官者也。有國故則否。註若唐虞有夔伯夷周有周公。魯有孔子。則各自奠之不合也。始立學者。既釁器用幣。註告先

聖先師以器成。天子視學。乃命有司行事興秩節。祭先聖先師焉。註。興舉秩。常。節。禮也。使有司攝其事舉常禮。不親祭者。視學觀禮耳。非為彼報也。

東漢書孔僖傳。章帝過魯幸闕里。祠孔子。帝謂僖曰。今日之會。寧於𡖖宗有光榮乎。對曰。明王聖主。莫不尊師貴道。今陛下親屈萬乗。辱臨敝里。此

乃崇禮先師。增輝聖德。至於光榮。非所敢承。儒學傳序太宗貞。觀六年。詔罷周公祠。以孔子為先聖。顔氏為先師。孔氏釋録太宗貞。觀二年。房玄齡

建言。周公仲尼皆聖人。然釋奠于學以夫子。大業以前。皆以孔子為先聖。以顔子為先師。别祀周公。尊孔子為先聖。以顔子為配。高宗顯慶二年。七

月十一日。太尉長孫無忌等議曰。案新禮。孔子為先聖。顔子為先師。又准貞。觀二十一年。以孔子為先聖。更以左氏等二十一人。與顔子俱配尼父

太學。並為先師。今據永徽令文。改用周公為先聖。遂出孔子為先師。顔子左氏為從。據漢魏以來。取舍各異。顔子夫子互作先師。宣父周公迭為先

聖。求其節文。逓有得失所以貞觀之末。親降綸言。依禮記之明文。酌康成之奥說。正夫子為先聖。加衆儒為先師。永垂制於後昆。革徃代紕繆。仲尼

生衰周之末拯文喪之弊。祖述堯舜。憲章文武。弘至教於六經。闡儒風於千世。自漢以降。奕葉封侯。崇奏其聖。迄於今日。明可降兹上哲。俯入先師

今請改令從詔。於義為允。其周公仍依别禮配享武王。詔從之。開元八年。李元瓘奏。稱先聖孔宣父廟。先師顔子配坐。十哲列象。七十子圖形于

壁。唐撫言開元五年九月。詔曰。古有賔獻之禮。登于天府。揚于王庭。重學尊師。興賢進士。能美風俗成教化。盖先王之繇焉。朕以寡德。欽若前政。思

與子大夫復臻于理。故他日訪道。有時忘餐。乙夜觀書。分宵不寐。晤專經之義。篤學史之文。永懷覃思。有足尚者。不示褒崇。孰云奬勸。其諸州鄉貢

明經進士見訖。宜令引就國子監謁先師。學官為之開講。質問其義。宜令。所司優厚設食。兩館及監内得。解舉人。亦准此。其日。請資官五品已上。及

朝集使徃觀禮。師為常式。易曰。學以聚之。問以辯之。詩曰。如切如磋。如琢如磨。此朕所望於習才也。事物紀原唐書劉伯芻。傳。伯芻子允章。咸通中

為禮部侍郎。請諸生及進士第。並謁先師。則兹禮起於唐懿宗之世。劉允章請也。又選舉志曰。開元五年。使令鄉貢明經進士見訖。國子監謁先師。

是則開元之禮。第施於貢士。而咸通時允章所請。紏開元貢士之禮而為之制也。唐會要云。開元五年五月八日也。摭言又以為九月詔樂府詩集

隋先聖先師歌無名氏諴夏經國立訓。學重教先。三墳肇册。五典留篇。開鑿理著。陶鑄功宣。東膠西序。春誦夏弦。芳塵載仰。祀典無騫。周子

遺文告先師文敢昭告于先師究國公顔子。爰以遷脩廟學成。恭脩釋莱于先聖至聖文宣王。惟子。睿性通㣲。實幾於聖。明誠道確。夫子稱賢。謹

以禮幣藻齊。式陳明獻。從祀配神。尚饗。宋揚誠齋集。謁先師鄒國公文言聖師者。必曰孔孟。言亞聖者。必曰顔孟。某。諸生也。初學為邑。視事之三日。

而首竭於先師。禮也筭學先師宋史紀大觀三年。詔筭學以黄帝為先師風等八人配饗巫咸等七十人從祀





永樂大典卷之九百二十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