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樂大典/卷0234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二千三百四十一 永樂大典
卷之二千三百四十二
卷之二千三百四十三 

永樂大典卷之二千三百四十二 六模

祠廟蒼梧縣。元一統志盧耽祠。在蒼梧縣常常時設祀。頗有靈異。昔耽仕爲州治

中。有棲仙之術。善解飛走。每日輙凌雲歸家。曉則還州。嘗元會至曙不至。不及朝列。化爲白鵠飛至閣前。廽翔欲下。威儀以帚擲之。得一隻履。耽乃

驚還就列。内外左右莫不駭異。時步隲爲剌史。意甚惡之。便以狀列聞。遂至誅滅。後數載耽出遊年載即還。莫有識之者。乃題城門曰。城國雖存無

特年。欲知此書盧耽還太守削之。而隨削更生字。 石英山祠。在州西廢孟陵縣之石英山。山下有靈泉因置神祠。每旱郡人禱之必雨。 七公祠。

在羅漢寺。紹聖初。知州李亨伯創置于冰水之顛。紹興初。知州鄭鬲各序而賛之。七公即後漢陳稚升以下。仕于梧有治蹟者。

岑溪縣。元一統志丁蘭廟。在岑溪縣山下。按丁蘭非藤州人。何爲有廟在此。而耆舊祠之已乆。從圖志所書。 廣德廟。唐李衛公靖祠也以收蕭铣

功至此。在岑溪縣西 銅鼓神廟。在岑溪縣東二十五里。 逍遥神廟。在岑溪縣南三十里。

二藤縣。元一統志靈威致福夫人廟。在鐔津縣西北。南漢劉氏所封。靈讃侯廟。在鐔津縣西。舊經云。昔三江泛漲。州人得競渡船。内有神像因創。南

漢劉氏所封。寰宇記龍母廟。在州東枕容州江口焉。鬱林州。方輿勝覧伏波廟。在鬼門山之隈。司馬君寳詩。漢  海。蠻兵避鬱

林。天涯分桂界。徼外貢輸金。坐失奸臣意。誰名報國心。一棺忠勇骨。漂泪瘴煙深。元一統志馬援也。在馬門山之猥。 武襄廟。狄青也。在南流縣。

陸川縣。元一統志東山廟在陸川縣之東。宋丙午歲。於主兵官劉椿陳丙。顯靈出戰。捕瓊州黎蠻黄立起。獲功封靈濟侯。廟今廢。

興業縣。元一統志龍母夫人廟。在興業縣。有博泉。歲旱乞雨多應。宋熈寧八年。封惠濟夫人廟 靈福侯廟。在大荒山。

寺觀蒼梧縣。元一統志廣嚴寺在州城五十里。

岑溪縣。輿地紀勝圓明寺在岑溪縣。藤縣。元一統志聖頂寺在州西相去十里。耆舊相傳徃者有漁者。維舟于

寺之對江。一僧匈渡。至中流風雨大作。亟投岸而僧已失。視舟中得碎金一斗。白于郡守。率僚屬徃視之。更爐煙芳郁襲人。遣介同漁者尋之。巖岫

間。見古佛十有六軀。内一僧貌如渡者。於是創寺今廢。容縣。輿地紀勝景星寺。在州西。有唐開元四年。范陽盧藏用銘并序。碑刻

甚豐。寺廢碑徙於報恩。蒼梧縣。方輿勝覧江山偉觀。在子城上。即桂江樓也。

容縣。輿地紀勝西真觀。在州南二十五里。都嶠山寳元洞天。咸平元年。降到太宗皇帝御書一凾。大中祥符二年。宣賜㤗山芝草二匣。並於觀中奉

安。元一統志靈寳觀。在州西勾漏山。寳圭洞天。江之千古勾漏城也。群峯森羅在上。而道出其間。行者皆駭愕不敢前。靈寳觀。盖直當其門户。觀後

石峯㧞起千仞。獨以一柱擎天。 韜真觀。出洞天門。其東曰韜真觀。觀中碣。南漢時中官陳君所經始。觀當勾漏之中。旁鄰玉虚。面挹玉田。東望寳

圭。西抵普照巖。獨秀巖。基真觀。在州西北大容山之陽。堂院

蒼梧縣。輿地紀勝習隱堂。太守李公亭伯東山記云。東山行之百餘步。長松參天。分布行列。縱步而游。其勢自然。若梯若棧。乃作習隱堂。又西北底

於冰井。 愛民堂。在東園。 樂山堂。在郡圃。藤縣。元一統志浮金堂。在州之東山。東坡先生舊遊之地。號小天笁。坡詩。

對月有詩云。江月照我心。江水洗我肝。端知徑寸珠。墮此白玉盤。我心本如此。月滿江不湍。起舞者誰歟。莫作三人看。嶠南瘴毒地。有此江月寒。乃

知天壤間。何人不清安。牀頭有白酒。盎若白露漙。獨醉還獨醒。夜氣清漫漫。仍呼邵道士。取琴月下彈。相將乘一葉。夜下蒼梧灘。 光華堂。在州城

外北隅。建秦觀祠堂。刻其畫像。并其文於石。 八賢堂。在鐔津縣西隅。謂唐李靖。宋之問。李白。蘇軾。蘇轍。秦觀。黄庭堅。李光。

容縣。輿地紀勝思賢堂。祀元結次山。王翃。宏肱。戴叔倫。幼公韋。丹文明。本朝王次翁。丹訓耕織。興學校。結身諭蠻酋。綏定八州。翃擒殄賊帥。悉復故

地。叔倫招懷夷落。威名逺暢。 思元堂。在郡治。 寧逺堂。在郡治。 清心堂。在郡治。

鬱林州。輿地紀勝觀風堂。郡守王過有詩。景陸堂。元一統志在郡治。以景慕陸績也。觀風有堂。堂心曰望雲。各有亭。尋春有橋。徃昔郡守王過多

題詠。通津亭一絶。膾炙人口。陶弼皷角樓詩云。去歲同登畫角城。諸蠻未滅夜論兵。五更將吏知人意。吹作梅花塞外聲。乾淳以後。郡無正官。代庖

者。苟且度日。州治圮壞。而攝守僦民屋居之。博白縣。方輿勝覧尋山堂。在博白縣。劉子羽。謫白州時所作。

蒼梧縣。方輿勝覧蒼梧道院。在郡圃。元一統志雲盖院。在蒼梧縣十里。岑溪縣。元一統志圓明院。在岑溪縣。

藤縣。元一統志衆福院。在鐔津縣西七十里。龍溪院。在鐔溪縣西一百七里。

博白縣。元一統志緑珠宅。又名緑珠臺。在博白縣西北四十里。太平廣記云。博白雙角山下有緑珠井。本安定梁氏。女貌非常。而眉尤異。緑彩而鮮

明。舒則長。蹙則圓如珠。故名曰緑珠。石季倫爲交趾采訪使。以珍珠三斛買之。梁氏之居。舊井存焉。汲飲者必誕美女。里閭以美女無益於時。遂鎮

以巨石。山谷詩云。欲買娉婷供煑茗。我無一斛明月珠。用此事也。嶺表録云。雙角山。一𣲖水合容州江。人呼爲緑珠江。亦猶歸州有昭君村也。

鬱林州。元一統志馬援營。在南流縣。寰宇記云。

岑溪縣。元一統志城麻場。在岑溪縣。今有城麻鄉。鬱林州。元一統志緑鴨場。在南流縣。歲收鐵六萬四千七百斤。交韶州涔

水場庫。

鬱林州。寰宇記銅船。郡國志云。馬援造銅船濟海。既歸村程安令沉于渚。天晴水澄。徃徃望見船樓上恒似有四寸水。不知幾十丈也。一名越王船。

方輿勝覧越王船。郡國志。馬援造銅船濟海。後令沉于渚。天晴水澄。徃徃望見。

蒼梧縣。寰宇記又搜神記云。扶南傳云。扶南王范尋常。養虎五六頭。養鰐魚十頭。若有犯罪者。與虎不噬。投以鰐魚不噬。乃赦之。無罪者皆不噬。

地紀勝丹桂坊。在子城東貢院前。 神劔。圖經云。在火山之阿有神劔。南越王趙佗所藏也。故深夜騰熖。炳耀如火。 獨足烏。喙脚皆赤。藻縟相揮。

見晏公類要。 巨人跡。遂城縣夫任山有巨人迹。文理明朗。在山頂長三尺六寸。山之東有銀宂。俚人常採煉砂成。

岑溪縣。元一統志龍城砧。在岑溪縣。山形似砧也。 如歸鎮。在岑溪縣。容縣。輿地紀勝晚靜。在郡治。雲錦。在郡治。 漫軒。在郡治。粲粲園。在郡

治。 容管。唐五管之一。藤縣。輿地紀勝永平。廣西郡邑志云。晋析置永平郡。隋更爲藤州。

鬱林州。輿地紀勝新村。多老人。詳見風俗形勝門。元一統志石牛。顧微廣州記云。鬱林郡。山東南有池。池有石牛。每歲旱。居民殺牛禱雨。以牛血和

泥。泥石牛背。祠畢而大雨洪澍。洗牛背泥盡。迺晴。北流縣。寰宇記沈懷逺南越記云。鬱林郡。其地常𨺚𨺚有聲響。如踐空地。

又鬱平縣有石井。半甘半淡。俗爲司命井。井周給闔境也。又南有石室。空開虚映。皎潔凝明。中有石人有石床。可容百許人坐。北有山。枕倚。相望塵

境。亘寧越烏滸之民。陵墓

蒼梧縣。元一統志吳武陵墓。在桂坊橋。上有石刻云。咸通二年七月五日。士燮冡。在蒼梧縣西北四里。

藤縣。古藤志甘羅墓。在感義鄉甘村。宦蹟

本府。蒼梧志後漢陳臨。字子然。爲蒼梧太守。推誠而理。被詔去。郡居民常以五月五日。祠於東門外。令小童潔服而舞。至今本郡小兒舞。即其事。又

嘗有殺人者。爲吏所獲。知其無嗣。令其妻侍獄中。後産一男。郡人歌之曰。蒼梧府君惠及死。能令罪人不絶嗣。輿地紀勝吳士燮。兄弟並爲列郡。震

服百蠻。尉佗不足踰。詳見人物門。元一統志梁適。仕宋。宰相吕夷簡薦其材良。知梧州五嶺。自劉鋹時。折稅已重。其後轉運使。以調度不足。又復折

之。適請於朝。遂詔不復折稅。至今便之。適後爲名相。見名臣遺事。 范曄。仕宋爲蒼梧太守。有德政。郡事多暇。以著書爲樂。

蒼梧縣。元一統志陳稚升。仕漢爲蒼梧太守。州之南有朱丘臨水。郡事多暇。於此釣魚以爲樂。盖民醇訟簡。與之相安也。 陳執中。七賢堂序云。公

爲郡不鄙夷其民。陶以豈弟。愛山水爲篇章以道其登覧可樂者。至作。相。猶眷眷不忘。 喻猛。漢孝和世爲蒼梧太守。以清白爲理。郡人頌曰。於惟

蒼梧。交趾之域。大漢惟宗。逺以仁德。 吕摭。熈浩之子。紹興十七年。以左朝。散郎貶梧州。秦檜追憾頥浩不已故也。摭以詩書自娱。憔悴無分毫見

顔面。人稱其賢。繫年録。 駱峻。事唐授梧州刺史。以仁惠及民。白樂。天行制詞。 鄭畋。唐懿宗時。韋保衡路巖。怒宰相劉瞻誣以辠。黜爲荆南節度。

畋在翰苑爲制詞云。安數畆之居。仍非已有。却四方之賄。惟恐人知。韋路大怒。貶畋梧州刺史。

藤縣。輿地紀勝李光。字㤗發。會稽人爲叅政。與秦檜論和虜徹備。爭於上前。遂奉祠。中興遺史。紹興十一年。李光以宫祠歸鄉。秦檜素憾光直。畏其

得人望。恐復進用。乃令臣寮誣言其指斥之罪。責藤州。古藤志李朴。眉山人。宋末知本州。至元十四年元兵抵藤。朴率衆迎降楊王謙。建康人。宣慰

司令史。除本州判官。調道州經歷。 文魁。字華甫。衡陽人。由太學生。累歷至朝列大夫。知本州。魁以兵燹之餘。披荆棘。立州治爲城池。安黎民。運中

胷之甲兵。却外侮之大豖。載在石刻。兹不贅録。 張宜子。字思誠。蜀人秀才。寄居灃州。累任至賔州同知。陞承直郎。知本州。卒於位。 馮思齊。字仲

賢。真定欒城人。由湖廣省掾。累仕至承直郎知州。思齊去州既乆。其豈弟廉能。載在穹碑。遺黎故老。亦有能道之者。伯顔不花。湖廣省知印。至正

十二年。授敦武校尉。同知本州。 善寳。字慶之。畏吾兒人。速古兒赤出身。累仕栁州府判容州知州。至正十四年知本州。卒于位。 燕帖古思。蒙古

人氏。淮東宣慰司通事。至正十四年。同知本州。卒于位。 張那海。字伯堅。彰德府人氏。由湖廣宣使。至正十六年。同知本州。改廣西元帥府經歷承

直郎。知鬱林州。那海在任。亦頗得民心。本州儒學銀爵玷一付。其餘銅祭器一伯貳拾餘事。皆其措畫。具見石刻。阿里海牙。高昌人。至正十九年。

同知本州。卒于位。 帖木兒海牙。高昌人。南海縣尉。充廉訪司譯史。至正二十一年。同知本州。卒于此。南海縣人氏。由廣西帥府令史。 孔權。字執

中。南陽府裕州葉縣人氏。由廣西帥府令史。至正二十二年爲本州判官。麥澂。字元濬。南雄府人。中奉大夫。集賢侍講學士敬存先生猶子。以史

館較勘出身。改虎賁司教授。遷静江路知事。至正二十三年以儒林郎。同知本州。二十五年陞奉訓大夫知州。改調賔州。澂操履端粹。在州八年。無

毁無譽。始終一日。 斡欒海牙。字德弘。高昌人。廣西廉訪司。怯烈麻赤。至正二十三年。授將仕郎本州判官。陞承務郎。廣西帥府經歷。 唐佑。字壽

謙。雷州人。由湖廣掾。至正二十五年。同知本州。改石康副提舉。 楊均。字仲平。汴梁人。以其父峽州路捴管燦廕叙濵州判官。改鄒縣尹。調海北塩

課同提舉。至正二十六年。遷奉訓大夫知藤州。移融州。均立心直方。處事和緩。在州二載。州里晏然。 忽都帖木兒。探馬赤人氏。由廣西帥府奏差。

至正二十六年同知本州。吳鏞。字元聲。真定人。由宣文閤經筵宣。使。調徽政院照磨。出爲徵事郎。廣西元帥府經歷。至正二十七年。知藤州。洪武元年

天兵至蒼梧。鏞因民心徯望。故籍本州户口。封府庫。賁印信。詣軍門降。藤民 頼之獲安。苦思丁。字明逺。囬囬人。湖廣省通事。至正二十八年。同知本州。

許翼。字鵬飛。許州人。湖廣省宣。使。至正二十八年。陞藤州判官。 劉志行。號梅南。江西人。元進士。仕本州鐔津縣尹。有詩行於世。曰梅南集。 趙

文。字夢符。杭州秀才。洪武四年十月。來知本州。文廉潔自守。至誠待人。撫綏之方有嘉。剸治之才不足。既去州民言之者。輙流涕。亦有禮佛塔。誦通

經。爲之徼福者。 尹俊德。字克明。前元故官。洪武二年。以承事郎同知本州。郝珊。字子珊。回回人。元朝故官。授本州判官。 文仲曰。郎官應列宿

之精。受一方之寄。得其人。則政治修舉。生民乂安。苟非其人。則政治廢隳。生民病矣。是以古先哲王。重民命。而慎有司之選也。守令有能反火去獸。

𨚫蝗馴雉。政事卓異者。朝廷持詔奬勵賜金贈秩。人有長日圍棋之詩者。不使爲郡。故人知勸。而樂。於爲善。循吏輩出。生民烏有不得其所者哉。後

世反是。以内任爲重。外職爲輕。致人不知勸。狃爲不善。生民復何頼。又况前朝有入廣增秩之令。故仕於南者可知矣。然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前乎

此者。若文魁之保障。馮思齋之廉能。麥澂楊均之善静。又豈可例論哉。文仲起身草萊。入司綸綍。襪線寸短。無補衮衣。過大。行虧。待罪于此。豈敢以

管見别先輩之優劣。但州乘之作。守令當載。如吾鄉瀟洒郡志。前爲政者。若吳之賀齊。唐之宋璟劉幽求。宋之范仲淹張南軒。元之馬九臯。伯顔不

花的斤。皆名重當時。澤流後世者也。其有貪縱不法。厲民自養者。亦大書不置。良有以也。是州州乘散亡。古爲政者。不可知矣。姑以父老所記臆者。

悉鑋于編末。使後世之人見之。必曰某也賢。某也否。則爲善者益勸。爲不善者。庻幾有以自警而遷善。循良之政。亦不難致。兹非幸歟。元一統志裴

敬業。仕隋爲永平縣丞。甚得民夷心。容縣。輿地紀勝唐元結。後魏常山王遵十五代孫。天下兵興。逃亂入猗玗

洞。始稱猗玗子。後家瀼濵。乃自稱浪士。及有官。人以爲浪者亦漫。爲官呼爲漫郎。授容管經畧。使。身諭蠻豪。綏定八州。民樂。其教。至立石頌德。元

一統志王翊。唐代宗大暦元年。嶺南蠻酋。梁崇牽。據容州。翊爲經略。使。始至藤州。以私財募兵斬賊帥。歐陽桂。詣廣州見節度使李勉請兵。勉難之。

翊曰。但乞移牒諸州。揚言出千兵爲援。勉從之。翊乃與義州陳仁璀。藤州刺史李曉廷等。請盟討賊。翊募三千餘人。攻容州㧞之。盡復其地。韋丹。

唐史。傳云。丹爲刺史。始城容州。周十三里。置屯田二十四所。政化盛行。韓愈銘其墓。崔方實。爲容州兵馬。使。試殿中侍御史。元稹行誥詞曰。蠻

之間。有黄探者。跧竄窟穴。代爲侵攘。南人患之。而公素破其酋長。獲俘囚。檄奏以聞。朕實嘉尚。輿地紀勝蔡少卿。爲容管經略。使。左押衙兵馬。使元

微之。行少卿兼監察御史。誥詞云。蠻之有黄賊者。東南人之虺賊也。經畧臣公素。隳折妖巢。收復故地。捷音來上。道路悠逺。其勤可嘉。元一統志杜

佑爲經略使。綏懷兵民。兩盡其道。控制賊盗。一無所犯。後爲名相。輿地紀勝戴叔倫。潤州人。自撫州遷容管經畧。綏徠夷落。威名流聞。其治清明仁

恕。所至稱最。德宗賦中和詩。遣。使賜之。見鎮江志。元一統志陶弼。宋嘉祐中知容州。有善政。潔白持身。吏民懷之。多詩詠。如一年勾漏守。尋盡洞中

天。又云。我豈無新事。詩碑與酒泉。又云有唐曾宿萬家兵。節制東南十一城。此若得人無寇盗。昔之爲守盡公卿。 高登。紹興間爲潮州試官。出將

焉用彼。相賦。直言不聞。深可畏論。宰。相秦檜聞而。惡之。諷御史劾以罪。謫知容州。 吳元美。爲福建帥司幹官。坐鄉人鄭暐告吳元美作夏二子賦。

譏宰相秦檜。其家有潜光亭。商隱堂。暐作啓與宰。相。以二名爲一對云。亭號潜光。蓋有心於黨李。堂名商隱。本無意於事秦。坐謫容州。方輿勝覧葛

洪。字稚川。欲煉丹。聞交趾出丹砂。求爲勾漏令。曰非以爲榮。爲有丹砂耳。杜甫詩。逺漸勾漏令。不得問丹砂。元一統志謝肇。廣明二年。立容管經畧

處置使。平叛卒。詔答云。卿業盛機鈐。材雄通變。一心許國。三委竹符。所爲皆及物之恩。所到有字人之績。朕以容南寄重。𨺚恩遂行。果能制彼㐫妖。

全活黎庻。布威令於一方。息忿昏於千里。公忠具在。嘉嘆良深。鬱林州。輿地紀勝吳陸績。事孫權。以直出守鬱林。唐陸龜蒙。傳云。其逺祖

績。事吳守鬱林。歸裝舟輕。不可越海。取石爲重。人稱其廉。號鬱林石賔州圖經。載古琅琊縣有如陸者。績之遺嗣。有軒冕之風。 漢谷永。後漢南蠻。

傳云。永守鬱林。靈帝建寧三年。以恩信招降烏滸人十餘萬。内屬皆受冠帶。元一統志高駢。慱白縣西南馬門灘之下北戍灘。唐咸通中。駢爲安南

都護。既平蠻獠。詔歸闕。自海路由合浦而上。經是灘。險不可行。又中伏巨石。駢因留俸錢遺海門防遏。使楊俊。營治之。至今舟楫通行。人無艱阻。乾

符中。俊立碑以紀其事。碑今存。 張籍。唐詩人。宦遊嶺嶠。至此州與崑侖兒詩云。崑侖家住海中洲。蠻客將來漢地遊。言語解通秦吉了。波濤初過

鬱林州。 宋楊叔賢仕宋。湘山野録云。先爲荆州幕屬時。虎傷人。叔賢就虎穴。磨巨崖作誡虎文。及來守鬱林郡。打誡虎文數本。言嶺俗庸獷。欲以

此化之。遂有詩云。自將先聖詩書教。暫作文翁守鬱林。按劉原父敞。送楊鬱林序。大略謂鬱林古郡也。太守尊官也。當拜者。輙以炎瘴霧露爲解。遂

詔丞。相。擇竒偉倜儻之士充其選。於是大人部荆州。詔書先至。則以楊侯聞。自郡從事遷廷尉丞。假五品服以行。賜錢十萬。楊侯即拜命治行。嗚呼。

前世之所以能治也。爲官擇人。後世所以不擇也。爲人擇官。彼庸庸之臣。志得意滿。生而豢交。以饕冨貴。真若長者。一旦有意外之事。憂畏首鼠。堅

以死。辟。若常庸之夫。不可使徃。春秋貶焉。若無君子。何以矯也。吾之楊侯。矯世之君子。春秋之徒與。推此心也。雖在嶺外。而加千。乘之國。其有難治

哉。於其行。序以贈之。 姚道源。通川志云。道源登宋慶暦第。後知鬱林州。三歲未嘗决大辟。會元豐天子龍飛。遣子弟修貢。例當推恩。道源六子皆

未官。遂不遣子而遣弟。旁郡皆愧之。陶弼嘗寄以詩云。越裳濟海喜天晴。五業戈船不渡兵。堯舜逺人皆樂。國。漢唐諸。將半書生。胡長卿。詩人也。官

嶺外。過容州以南。連夕聞鴈聲。舊聞鴈不到衡陽。逮晉鬱林。圖經云。禽有鴈。則知鴈亦到此。詩云。舊聞鴈不到衡陽。今復南飛入瘴鄉。天闊隨陽皆

可去。未應爲界限瀟湘。王安中。以尚書左丞。累貶官嶺外。安中文士也。在鬱林。和太守林君詩云。宦游梅嶺外。訟訴榕庭空。 趙不易。宋紹興二十

六年知鬱林州。上便民五事。内言雷化等州。納苗析銀擾民。欲並納正色。見繫年録。 陸絳。乃放翁之姪也。劒南詩藁云。絳知慱白縣。與郡爭辯職

事。袖印還之而去。放翁有詩云。束髮已青袍。終身州縣勞。一官常骯髒。萬黑忽焄蒿。竟負昂霄志。空傳擲印豪。兩踈心不逺。遺恨寄滔滔。

人物梧州府。蒼梧志後漢三陳。陳欽。字子佚。 陳元。字長孫。 陳臨 吳六士。

士燮。字威彦。 士臺 士賜 士賄 士武 士廞 右按三陳六士。並蒼梧廣信人。詳見文集内。六賢堂記。輿地紀勝吳之六士。一門並爲二

千石。漢之三陳。奕世盛以文學稱。丘翔蒼梧郡賦云。蒼梧縣。元一統志吳士燮。廣信人。漢獻帝時。燮爲交趾太守。學問優慱。兄

弟四人。威震百蠻。父賜。桓帝時爲日南太守。有子壹。漢建安中爲合補太守。鮪建安中。爲九真太守。武建安中。爲南海太守。子廞仕吳。爲武昌太守。

並以威信著名。 陳欽。蒼梧廣信人。前漢末治左氏春秋。仕至輔翊將軍。子玄。 玄仕後漢。明左氏春秋。以才著名。辟司空府。復辟司徒府。孫堅卿。

堅卿史稱其有文章。而不載其撰述。 潘盎。蒼梧人。宋皇祐四年。儂智高䧟邕。至梧州城下。盎棄妻子。儒衣嘗持一大翣行坐獨語。南越謂愚爲

盎。儂賊聞其異。召而問曰。吾形貌如何。盎曰汝一賊耳。他無所類。又問曰。梧州幾日可陷。曰百年亦不可陷。又曰吾今據此城以有南越如何。曰汝

將斬首。豈能有粤耶。賊怒遂害之。一日城西有人疾呼曰。城中。將士宜無懈。賊計窮矣。明日當燒西門。急備水以滅之。問曰汝何人。曰虎翼兵謝福

也。先。爲賊虜。不忍負國。故以死告。語罷賊殺之。明日果以硫黄聚草燒西門。表頼水撲滅。賊方。解去。湘山野録。郡縣志後漢陳元。蒼梧廣信人。明左氏

春秋。以才高著名。辟司空府。復辟司徒府。藤縣。古藤志甘丞相羅耆舊相傳。及舊志。載爲鐔津之感義鄉。甘村人也。其

能十二歲相秦。有墓在焉。 文仲曰。愚丱角時讀史記。聞羅秦將軍茂之孫也。按茂下蔡人。仕于秦。秦武王使之伐宜陽。茂以投杼之言。固信于王。

盟于息壤。遂下宜陽。羅。少頴悟。當始皇初年。爲少庶子。時文信侯使張唐相燕。唐以道趙爲辭。侯怒。羅請。說唐。侯叱之去曰。我尚不能使之行。汝安

能行之。羅曰。夫項橐生七歲而爲人師。今臣生十二年矣。君其試諸。奚遽叱之哉。羅遂見唐曰。卿之功孰與武安君。唐曰不如。羅曰。應侯之治秦。孰

與文信侯專。唐曰不如。羅曰。應侯使武安君伐趙弗行。遂殺之咸陽。今文信侯自請卿相燕。而卿不行。切爲卿危之。唐蹶然曰。請因孺子而行。羅謂

文信侯借車五乘。爲唐假道於趙悼襄王曰。聞燕。太子丹入秦。洎張唐相燕歟。曰。聞之。羅曰。燕秦之所以交質者。交懽也。交懽者何。謀趙廣河間也。

今王能賫臣五城以廣河間。請歸燕丹。而使秦與强趙攻弱燕可乎。趙王從之。然則羅之祖茂魏人。自事武王。歷昭襄孝文莊襄。以及始皇帝。而羅

年方十二。則不爲藤人明矣。舊志所載。其可信諸。徒以耆舊所指某山某岡爲羅墓。碑碣無所攷。又惜不得羅。傳而攷之。愚切惑焉。欲盡去其事。又

恐秦政嚴酷。立法強國。勲高寵甚如鞅斯輩。不免慘憀。羅其謪死。而葬于此數。抑秦人少息。羅不復見用。自投於僻逺。而終老于此州。人慕其名以

爲是州之人歟。是皆不可得而考矣。姑仍舊志所云。以侯。好古慱雅之君子而正焉。 馮文簡公京。字當世。鐔津之寧風鄉人。雋邁不群。游學湖湘。

作精含于咸寧。勵志讀書。延師問道。遂應鄂舉。仁宗朝廷試第一。累仕至樞宻謚文簡。初張堯佐。欲妻之以女。公入見其奩其甚盛。遂弗就。既。長冨

鄭公弼。兩以女。妻之故有兩娶相門之女。三魁天下之儒之語云。其豐功盛烈。載在簡册。昭然甚明。故不及具述。文仲視事初。得公之畫像。于馮文

簡氏。乃肖子黌宫。仍訪其家。喜其子孫衆多。而惜其爲士者少。惟士聦字彦達。頗儒雅。問公之世次家學。則邈無聞焉。因勉之爲社師。升爲岑溪訓

導。其父籍。字文伯。尤淳謹。復尊爲州學耆儒。亦爲社學師。以續公之文脉。又令姓馮者五家。作祠子南山新學之側。以永公之享祀焉。 李進士堯

臣。藤之秦川人。登貞觀七年第。累仕至交州刺史。賜其里門曰登俊。即今城南登俊坊是也。時刺史同榜進士劉從仕。知秦川縣。因率父老創橋南

市。亦名曰登俊焉。注秦川舊爲藤之屬邑。舊志不載。疑即鐔津傳誤也。好古君子。幸其正諸。 李進士奉政。刺史裔孫也。登紹興七年第。累仕翰林

編修國子祭酒 孔進士兼。鐔津人。登建炎二年第。其名爵事業無所攷。李祭酒用謙鐔津人。舊志以爲竭節王事。誥贈銀青光禄大夫。國子祭酒。

兼監察御史。 梁進士禧。字伯祥。岑溪縣人。中嘉祐六年特奏榜。仕至宣義郎。 成進士杲。鐔津人。登宋重和元年第。仕至宣義郎。 明教大師契

嵩。字仲靈。鐔津人。七歲出家居東山。十九歲得度。通經史。善詩文。自以爲未足。乃飛錫湘山。浪逰天下名勝以慶暦初抵汴京。一時文采傾動叢林。

故歐陽文忠公。有不意僧中有此郎之語。其爲名流推重如此。又東入吳。柱錫錢塘靈隱寺。注非韓集三萬余言。及原教尊僧等篇歸圓寂東山。賜

號明教大師。 魏進士塤。字伯怡。本州儒學訓導。登洪武庚戌科第二甲。授承事郎。户部金部主事。通判桂林府。 文仲曰。人物爲治世之良材。猶

天地之元氣。元氣在天地間。周流不息。人物禀其氣以生者。故九夷八蠻。率皆有之。若由余起西戎而強國季扎生東夷而稱賢。張相國繫唐室安

危之機。周元公續道統滅絶之學。凡是數君子。人豈待嵩岳降神而後生哉。惟藤蕞爾小邑。僻處海濵。孝子名臣。傑然生乎其間。惜舊志泯没遺亡

多矣。欽惟天朝。立學校以育人材。正禮樂以厚風俗。將見名臣孝子。必復有如丁馮者

出。文仲又當秉筆以俟之。  古今過化人物

陳將軍隱。晉人。昇平五年。以龍驤將軍鎮是州。 李衛公靖。以武德初。爲桂林道大緫管。南巡過此有遺愛。故廟食至今。累封至輔世忠烈廣惠王。

州民有禱必應。其忠烈載在青史。陰功其見碑文。兹不録。 李謫仙白。不知魯逰此否。故老傳言赤水峽頂石窟。即白讀書之所。二蘇先生軾輙。紹

聖初南踰瓊雷。道經是州。見其風景清致似錢塘。故盤桓於此。浮金亭。流柸橋。江月樓。皆二公嘯傲之地。其文章事業。載在簡册。兹不必録有詩見

文翰類。元一統志蘇軾。字子瞻。自惠州再謫昌化。弟轍。字子由。亦貶雷州。相遇于藤同途至雷。坡有詩。松如遷客老。酒似。使君醇。繫舟藤城下。弄月鐔

江濱。江月夜夜好。雲山朝朝新。古藤志李莊簡公光。子㤗。發道學。得之於劉元城。紹興初謫藤。著書自號讀易老人。舊志載公題鐔津縣。無訟堂詩

一絶。今逸去。 陳后山師道。亦常遊此。故山谷曰。閉門覔句陳無已。對客揮毫秦。少游。二子不知飽風味。西風吹淚古藤州。 普顔帖木兒尚書。阿

魯温人氏。 張尚書翱字雲翔。中原人。登庚寅進士第。二公家世事業無所攷。近因元末。喪亂。南北阻塞。朝廷憂之。至正二十六年。有㫖授二公以

資善大夫。吏部尚書。行便宜事賣空名。宣勑航海。來南勞來守臣撫綏黎庻。以二十七年四月抵桂林。歷清湘零陵。開設行部。宣示威德。凡守臣之

能守。有勲業者陞之。尸位不才者黜之。是年冬十有二月將復命。至惠州再奉㫖。興湖廣平章政事也兒吉尼會議軍務。遂回肇慶。時零陵清湘危

殆桂林粮食匱乏。也兒吉尼。命兼訪副使大都知事王趯乘驛平梧募兵甲。聚粮食。徃來數月。人無應之者。於是復遺其子利器庫提點。漙化帖木

兒來告急。二公以白金五千餘兩。使之先歸注驛丞忙古台語余曰。時桂林被圍已乆。漙化帖木兒以其物未至爲我師所得。遂至城下而喻其父。

以天命人心之意。其父登陴下令曰。有能中吾子者。予五十金。衆咸射之弗能中。及城破遂見執。於戯。親愛莫過於父子。也兒吉尼。雖然桀犬吠堯。

不知天命。其始終故不必論。觀此是以知其心跡矣。故併記其說遂以忠義之語。移檄鄰鎮江西參政方智等。慨然應命。得戰艦百餘艘。兵二千餘

人。沂流西上。抵蒼梧。適聞征南副將軍永嘉使。率天兵繼至。乃命梧州路達魯花赤拜住。爲廣西道同知元帥。立營栅。聚兵食作

欄江鑯鎖。遣從事四出。多持金帛。招集欵撞。大爲守俻。而不知元運既去。天命有歸。所署同知元帥拜住。率先迎降。兵甲盡解。勢不可支。遂輿從事三十

人宵遁。至正二十八年五月初九日至藤。時從事者所募欵撞稍集。殆不能兵。未幾守臣吳鏞。因民心徯望。夜乘舟下蒼梧納欵。二十日縣

天朝弔民之文于市。士民相慶。烏合之衆。一時俱潰。先時將作大匠咬住。僉院那。海。亦奉㫖在南。二公因授咬住。以湖廣平章政事。那海爲叅政以副之。

使徃潯寧募兵。以圖進取。至是計窮。將赴之舟抵谷山。爲追兵所及。張。爲普曰。事急矣。正可死之時也。普顔帖木兒公抽矢彀弓連中數人。矢盡登

岸。坐刎而死。翱正其衣冠北拜曰。臣無能爲也。辜負國家涵養。亦赴水死焉。時洪武元年。五月二十日也。元一統志秦觀。字。少游。紹聖初。御史劉拯

附會宰相章惇。劾其增損實録。謫横州。移雷州。及放還至藤州卒。少游嘗作詞云。醉卧古藤陰下。沓不知南北。時以爲讖。少游止是經過。而王象之

輿地紀勝。祝穆方輿勝覧。皆以爲謫藤。盖誤也。 黄庭堅。字魯直。庭堅素與趙挺之不咸。庭堅嘗作荆南府承天院記。部。使者觀望宰。相趙挺之之

意。以庭堅有幸災之言。坐謫冝州。經行于藤州。因懷陳后山師道。秦淮海少游。舟泊鐔江。即事詩云。閉門覔句陳無已。對客揮毫秦少游。二子不知

温飽味。西風吹淚古藤州。方輿勝覧云。師道謫藤州。師道不曾貶官。盖誤。宋之問唐人。文士也。發藤州有詩。朝夕苦遄征。孤䰟長自驚。泛舟依島

泊。投館聽猿鳴。石髮緣溪蔓。林衣拂地輕。雲峯刻不似。苔壁畫難成。露裛千花氣。泉如萬籟聲。攀幽紅處歇。躋險緑中行。戀結。芝蘭砌。悲纏松柏塋。

丹心江北死。白髮嶺南生。魑魅天邉國。窮愁海外情。勞歌意無限。今日爲誰明。

鬱林州。鬱林志李時亮。字端夫。乃縣之盤鱗鄉人也。宋嘉祐三年以進士第。是時余襄陶商翁皆在廉欽。甚奇時亮之材。舉爲廉欽二郡守。屢有異

政。神宗時。交人犯境。時亮獻平邉策十道。及上䟽言軍民得失五十餘條。上覧而嘉之。特賜銀青光禄大夫。檢校上騎常侍。兼御史大夫。供備庫副

使。左藏上騎都尉開國伯。立公祠于學。元一統志。慱白人。年十八鄉舉。首選録其文。謁廣西帥俞靖。見而異之。留之館下。與其子弟講學。後登第與

陶弼相善。累官知廉州有治聲。後還京師。賜錢三百緍。銀幣。稱之。時亮善屬文。尤長於詩。與陶弼佳作。號李陶集。弼字商翁。 徐噩。宋時也。以忠勇

稱。鄉舉第。攝宜州。時歐希範叛。遂命公領兵征討。公不忍殺。招而徠之。授宣教郎白州。長史。皇祐間。邕賊儂智高叛。公領兵追至金城驛。自卯至午。

合戰數十。援兵不至。遂没於王事。國朝特贈大理寺丞。長子伯淳。授將仕郎。同李公立祠于學。 秦懷忠。字伯良。以文學孝廉稱。應四舉第。授迪功

郎。雷州徐聞縣令。又任雷州推官。平反冤獄。授從政郎僉書雷州軍事。復通直郎賜緋銀魚袋。知容州勸農事。後則肖像。與寺丞左藏。並祠于學。

緑珠。係本縣西鄉六羅村梁家女。生有絶色。善簫管歌舞。時石崇爲採訪使遣交趾還。見而恱之。遂以珍珠六斛聘之。因以緑珠爲名也。

龐孝㤗。慱白人。事唐以大節稱。高宗龍朔六年。以左驍衛將軍爲遼東道緫管。與蘇定方程名振。率三十五軍征高麗。明年孝㤗以嶺南兵壁蛇水。

盖蘇文攻之。全軍䧟没。今廟在縣治西。子孫在東鄉。有家譜墓志存焉。  先賢

容縣。容州郡志正奏名登科。 盧成均。咸平己亥榜第二名。冝州安撫使。李唐。元豐己丑榜。雷州通判。 王覺。熈寧庚戌榜。徽猷閣待制。 洗積

中。紹興壬子榜。知白州事。 坦中庸。紹興壬子榜。廣東提刑。 楊彦純。嘉泰榜。朝。大夫。 李端。淳祐榜。官知貴州。 陳有孚。官至瓊州安撫。 楊彦

範。選官至宣教郎。 陳覺民。選官至朝散大夫。 陳邦孚。選試瓊州撫吏。容州志特奏名登科。 李行已。官至知恩州。 李澤民。紹興庚戌榜。宣議

郎。 甘作霖。紹興庚戌榜。承節郎。 楊必勝。淳祐榜。全州叅軍。 孫昌言。紹興辛卯榜。翁源令。 楊仁及。寳慶榜。雷州參軍。 潘璵。嘉熈榜。蔚林判。

甘相。端平榜。高州信宜令。 唐堯輔。淳祐丁未榜。雷州參軍。 孔習周。淳祐榜。潯州桂平尉。 黄嘉祥。淳祐榜。貴州簽判。 楊應申。淳祐榜。藤州

推官。 孫炳先。寳祐榜。化州司法。 鍾琢。開慶榜。潯州平南尉。 鄧亨雲。開慶榜。林司法。 應麟。景定榜。雷州稅權州通判。 元人物。 陳元震。

庚申選化州路照磨。 王文顯。乙亥年選承務郎。本州同知。 王瑞。延祐選羅白縣簿。 植嗣寧。大定選竇家寨巡。 陳聦。庚午選乾寧文昌縣尹。

龐森。庚午選乾寧臨高縣尹。 李文亨。己卯選四城州判。 梁祐。乙亥選廉州司獄。 劉繼宗。乙卯選羅陽簿。 牛國用。乙卯選果州判。 龐夢鰲。

宋末過弟歷正長權本州教授。 封履孫。宋末過弟。延祐年受邕化三路教授。

鬱林州。元一統志劉子羽。宋紹興四年安置白州。初子羽參宣幕。吳玠統制軍馬。頗相厚善。後子羽坐事逺謫。玠憐其母老。力解於朝。至納節請贖。

高宗高其誼。釋子羽且降詔奬諭。子羽在謫所堂唐曰尋山。讀書自樂。  孝子

岑溪縣。古藤志丁孝子名蘭。父老相傳以爲蘭性至孝。母殁刻木爲母。終身事之。文仲到藤。首訪其事。皆莫知其詳。近得片𥿄於劉汝錫氏。畧言蘭

東漢蒼梧人也。性至孝。每以親不逮養爲念。一日得異木。因肖母象事之。出告反面。昏定晨省。儼如事生。家之事。雖纖悉必告之象。象亦數。顯靈。蘭

妻焚香悮𤍽象髸。明日妻髸盡脱。由是鄉里神之。鄰人張淑令其妻有假於丁氏。蘭妻即焚香白象。象有不恱之色遂弗予。妻歸告淑。淑怒持杖突

入蘭室撃象。且詈曰。朽木若靈。當禍我。淑歸暴死。淑家載尸訴之于郡。捕蘭繫獄。明日得其詳乃釋之。上其事于朝。復其家。蘭之孝由是著。文仲

曰。余書孝子事。既以示學正李盛。盛進曰。凡天地間物。反常則爲祅。故月星晝。見。草木冬萌。山卒然而崩。海忽然而竭。殷朝生桑。經夕而拱。齊君無人

遇豕。人立而啼。是皆祅之大者。且佛首放光。不能惑程先生之正性孟水化血。適足張趙郡王之神機。今先生書孝子事而言其異。盛切惑焉。 文仲。

曰嘻。至哉子之問也。夫木無情之物也。徒琢之以斧斤。飾之以黝堊。強而成形。奉而爲親。若固有之。色難之語。誠足以起後世之惑。不得不爲子詳

言之。王裒攀柏而柏朽。孟宗泣竹而竹萌。是木豈有情哉。柏草木中之堅貞者也。雪霜不能改其色。螻蟻不能蝕其心。不摇撼以傷其根本。不瓜擿

以損其皮膚。今忽然而枯。竹草木中之勁直者也。當蟄雷震驚。而頭角崢嶸。方凍雨陰沍。正行行直節。如端人君子強項時也。忽籜龍玉立。豈非

大祅乎。大抵至誠之道。上可以動天地。感鬼神。次可以及豚魚。貫金石。如遘親疾而天予藥。居親䘮而火反風。殺婦致旱。埋子得金。象代勞而耕。鹿

觸松而死。是非有誠一之孝。動天地鬼神。其能然乎。父借擾鋤。慮有德色。母取箕箒。立而誶語。孤秦之遺俗。父子同川而俗。鼻吸而飲。無禮無義。其

炎服之流風。孝子生居越表。時當漢季。而能變蠻貊之俗。内若洙泗。易漢越之風。上唐虞。親之去其孝也如此。則其事生也可知。其在南夷也如

此。若使生乎洙泗之間。親濡聖賢之遺澤。是心輔明主。吾知其德。行。又豈如是而已哉。離騷謂人子不忍其親之去。解衣三招下。覆諸尸想其復生。

寧不知死者不可復生。而爲此。吾意孝子不忍其親之去。故刻木爲母。寒。衣之裘。暑。衣之葛。饑。食之食。渴飲之水。心之樂。意親亦樂。心之憂意親亦

憂。處事。當乎理。意親是其事而喜。或有不善。則蛇行𠣜伏。俛首戰驚。意親非其事而怒也。寒暑飢渴。憂樂。喜怒。豈木像之顔色。實孝子孝心純至。孚

暢交接有以致之也。焄蒿凄愴。若或見之。其是之謂乎。故鄉里神之。以及于今宜矣。又烏足恠焉。盖是州風俗偷薄。不識宗祧爲何物。父母爲何人。

惟鬼神是祀。孝子母子所以廟食至今者。藤民非徒慕其慈孝而然也。其威靈氣熖。亦有聳動禍福於人也。然神不享非禮。在彞典有司當祀之。或

有司之失䖍。則祀事於是遂泯泯焉。此予所以不忍去之之本心。吾子以爲何如。盛曰然。因悉次其語附見云。

仙釋蒼梧縣。輿地紀勝李上座。距州東五十里。有伏虎巖。昔李上座修。行之所。

道成駭伏猛獸。俗呼爲伏虎巖。藤縣。元一統志僧契嵩。居東山。七歲出家。十二得度。十九遊方得道。慶暦

間遊吳。樂錢唐湖山之勝。遂稅駕焉。博通經史詩類。杜。少陵。楊公濟蟠。深伏其才。答嵩詩。有千年猶可照吳邦之句。嵩以熈寧四年。没於杭之靈隱。

火葬不懷五物。睛舌耳毫數珠。以烈火煆之愈堅。仁宗賜號明教大師。容縣。輿地紀勝邵道士。東坡之儋州。徑此惟都嶠。邵道士從坡三年。坡贈

詩云。乞得紛紛擾擾身。結茅都嶠與仙鄰。。少而寡欲顔常好。老不求名語益真。許邁有妻還學道。陶潜無酒亦從人。相從十日還歸去。萬劫清游結

此因。坡又贈云。耳如芭蕉。心如蓮花。百孔䟽通。萬竅玲瓏。來時一。去時八萬四千。此義出楞嚴。世未有知之者。元符三年書。 梁賢容有兩男子。曰

梁賢。曰植之德。歲隆興甲申逰都嶠山椒有閤宇三間。泉清澈。多桃李梅林。取一梅㗖之。自是不粒食。莫知所徃。 廣禪師。劉禹鍚。𡊮州楊岐山碑

云。乘廣生容州。七歲尚儒。十三慕道。遵壞削之儀。至衡陽依天柱想公。以啓初地。至洛陽依荷澤會公。以契真乘。以攝化爲心。𢚓彼南裔。不聞佛經。

由是結廬萍鄉縣楊岐山。應念起教。隨方立因。邑中長者。十方善衆。仰兹高山。知道所在。

文章梧州。蒼梧志本州學記 服頌而南。以千里名州者三十七。繚以大海。其

山則羅浮。桂林。陽朔。韶石。諸𡸇。皆枝與𦺓秀。有仙者游宅。水則𣅿潭。武駭潯。真滛淪清膳。可監毛髮。至於光空紆餘。䚳爲世大之祥。如水沈都梁

素馨之詭薌氣郁列象瓓瓓珊珠琊之凑。大百萬餘窮天下之産不足進。粲粲一都舍。盖如此獨人物效竒。間焉弗章。繇唐至今。在六百年之間。卓

然于特者。曲仁公姜日南馳廉公而已耳。是豈山川炳靈。莅采絶善。英物使趕寺傳麗之屬。不將諸人邪。何其畧無而使有也。年嘗游南方三私爲

其人太息。盖閩蜀與粤是二者。汮古所謂斗絶不乇之區。而蜀移扵文翁。閩變扵常衮。今言多士者。指二部爲甲之。唯粤蜀不韋無臭。三千石心手

教化者。尸盥之至。澴池萬里。而漠然自人於上國。蒼梧自漢爲郡。有虞帝省方潰蹟。入本朝又有陳恭云。梁莊肅爲之守。其風聲氣俗。直出旁郡。顧

學校扁 不常寂居于山之顛。于氷井。于鰐魚。地最後逼于縣舍。科詔取士。又不于其郛而于漫。于容最後。嘗不曾坊白麵紛紛。給徙之不暇。奚暇

誦詩讀書。乆昌其心。今任侯爲州。蜀。齊。魯其民顧詹校宫以爲當遷。爲諸生相攸。而得宫神霄之址。高明有伉。龜食其墨。禮殿齊廣。間嚴靚深。將

榮門庖。秩秩井井。又作議道堂。以待三歲省林之地。并之爲八十二。繼祖始於汝年之仲冬。斷手於今兹之中春。木出扵山。賈人不知。賫出於公。而

士樂。𦔳者囬之。一民不知。工出於鄰邦。州兵不知。䂓模奕然。越中亡足與比。既成。侯作書請記。予謂士者。自修於爲間之問。而待舉扵朝。廷之上。雖

𡙡黎飯糗。顓顓寂寞之濵。周有空乏。其房有粟而食用其藏修游息之頃。以求夫盡心養性之道。聖賢壼奥。直階而流。二第常也。何足以恩我爲哉。

諸君地勉之。必有不然而然者。侯參詔眉山人。嘗今豫章之進賢。于行出其塗。得謳謡於田里間。又過侯清江之居而爲之賦。凌風閤者。然則記學

之成。所不得辭。紹興三十一年。五月九日記。左承議郎樞宻院。檢詳諸房文字兼國史院編修官洪邁撰。梧州六賢堂記 六賢。謂漢陳欽。欽子

元。元子堅𡖖。吳士燮燮第一子廞。據後漢三國志。蒼梧廣信人也。欽字子佚。與劉歆俱治左氏春秋。而欽别自名家。洟壬恭爲將軍。元字長孫以人

任爲郎。少傳父業。爲學者所宗。建武初抗䟽論立左民與不宜今司隷校尉。督察三公帝從之。及數。陳便冝不用。以病去。終老於家。堅鄉有文章。而

史逸其論撰。燮字成彦。漢末舉茂才。除巫令。遷交趾太守。學問優博。逮扵從政。而謙虗下士。方中原阻兵。士人避難者。多徃依之。卒年九十一。初爲

郡督郵。辟司徒掾。雅爲黄涴器重董卓亂。乃亡歸。燮表爲合浦太守。孫權據吳。南掩交廣。燮以廞入。質。權以廞爲武昌太守。大賢之。見於史者。其本

末梗槩如此。而蒼梧之人。未嘗究知。太守李公亨舊。好古樂。善。歷求漢唐以至本朝。得名臣銀公。有典是邦者七人焉。既立掌祠之于水泉之上。以

慰邦人之恩。又即黌舍塑六賢之像。併以其本末刻之於石。使學者歲時具香火謁先聖。已則退而旅拜六賢于祠堂之下。瞻其像。想見其風采。而

生希慕之心。如在鄉黨焉。其敦勸誘掖。可謂至矣。孟子曰。舜何人也。予何人也。學者姑勉之。異日有繼六賢之後。父兄子弟名重一時。光傳青史者。

無忘吾太守李公敦勸誘掖之力也。紹聖二年三月初一日。蒼梧縣令兼簿尉事舒勉記。 梧州天妃廟記 直蒼梧邑治之左。少出而陽且十餘

步。鏡池幈山。環晞旁眂。岡阜蜿蝹。江流泓澂。亶濰勝區。非神罔宅。舊有荒祠。桷樸下窄。頂雨旁風。歲積陁陊。圖默威滅。潘㧞級蕪。析甿罔䖍。隤祉微

所。嘉定乙亥浚儀趙侯粹夫。以天㧞英來剖斤使惠威劘刜蠹剔類夷人用寧。神亦妥懌。甫朞年間。百陵鼎易矣。爰諗兹祠。諦度胎愕。曰戯。是維秩

于祀典。籍在祠曹。錫順濟之嘉名。 崇亞后之穹品者。靈容叛赫。厥寓宜閎。而庳陋若此。謂揭虔何。迺軫度庀工。課材繕用。闢隘徹圮。悉更以新。曾

不十旬而萬甿拱手張目眼具曰前曰寢。爲殿者二。曰正曰便。爲門者三。翼以飛甍。繞以修垣。攙楯城戺舃奕棧齴棼撩甍摽辨華莖擢遊極重欒

際衆庨豁惚焉恍焉。如望蜃氣而詹蓬萊。目戯神竦。胥如有閻。副筓峩峩。榆翟楚楚。衆靈環侍。雜還繽紛。庭弁陛戟。流光險爚。視詹既更。拜伏案肅。

想夫妃君耀靈。載恍載忻。風焉雲車來臨來顧則梢夔魖扶橘徃斥飛廉逐畢萬百物不降福孔皆施隆報半。寔維過元。雖神之體。抑侯之賜也已。

嚱地之廢興。厥軗維神。人之去留。厥視維居。匪人弗興。匪居弗留。繇今校徃。亶其然乎。是庸摭夫。廢興去留之意。而屬之記。章之以詩。以爲邦人迎

送之歌焉。巋故邑兮蒼梧。山蜿蝹兮其水縈紆。孰勝兮名區。蹇妃君兮兹居。昔頽祠兮神羞。欵局陋兮如舟。徠乎妃君兮徘徊不下。莫予宫兮蹇誰

留。今業業兮反宇。夥沈沈兮王所。桂撩兮蘭棼。妃君至喜兮誰奠我處。有美兮王孫。其經兮其營。處之揭兮式妥厥靈。我神既宇兮庸祉我氓。風馬

兮雲車。璀羅衣兮珥瑶琚。婉龍游兮翩鴻驚。踐逺游兮曳霧絹之居。妃君兮來歸。侯不來兮余悲。文魚騰兮鸞和。屏翳收兮川静波。紛紀總兮群靈。

湘靈瑟兮蝸歌。妃君兮來斯。恍若見兮余喜以嬉。荔丹兮蕉子黄。瓊靡兮椒漿。坎坎鼓兮萬舞。君欣欣兮樂康。灕之水兮泱泱。梧之山兮蒼蒼。君母

庸歸兮而處孔臧。千秋萬歲兮福兹兮。王孫孔虔兮神報伊何。君子豈弟兮受祉孔多。朱芾斯皇兮室家。慰我氓思兮匪妃君之耶。從事郎鄣

雷州州學授游龍撰。 梧州路新建緫管府廳記 郡以梧名。始於漢鼎。迄今千有餘歲。廳治修廢逺失所紀。稽之郡志。僅見於宋之淳熈丙申。凡

六百七十甲子矣。星霜侵歷。木蠹不可支。徃徃補陋整弊。安於苟且。歲在強圉囦獻。一旦傾爲瓦礫。越五年總管馬公喟然曰。國朝命予以一路之

事。而治事之所缺然奚其可。謀及同僚。謀及邦人。皆曰新之宜也。於是蒐材鳩工。經之營之。約之極之。經始於辛卯之冬。訖工於壬辰之春。舉酒落

成。邦父老謂予曰。前數夕地靈呈祥。火山有光。似有所感而至者。碧林紅蕊。旺氣囬矣。君盍爲之誌。日龍竊謂今之總管府治。即古之所謂太守廳

也。按漢郭丹傳。太守之廳曰黄堂。黄之爲喻。於五行爲土。於五方爲中。於五常爲信。守土之臣。處心中爲事信然後無愧於此廳之名。廳也者。所以

聽民之情者也。凡民之休戚利害。必於是乎諗焉。飢者粒之。寒者帛之。痒疴疾痛者砭劑之。於此則兹廳也。爲仁宅。爲德宇。爲熈熈之春臺。帡幪之

下。群安厥居。豈直侈輪奐之美而已哉。公牧梧九年。民情纖悉。知之素矣。有志乎是廳。則有志乎斯民也爲可知。廳之前樹之以松。詠陰滿鳳池之

詩。則知其可以爲宰。相。廳之後植之以柏。觀終見烏來之賛。則知其可以爲御史。曰松曰柏。皆異日之甘棠。况建明倫堂有記。建嘉魚亭又有記。士

歌于泮。農歌于野。工商歌于途。然則是記之作。所不敢辭。公諱麟。河間瀛海其家也。宣授懷逺大將軍其官也。或問賛其事之成。相與坐是廳者誰。

曰同知古抗閻公聖澤府判漢嘉馬公已也。時至元二十九年二月望日。梧州路儒學教授莫日龍記。 梧州路廳壁記 梧漢郡。皇元易州爲路。

自湖南廣東海北交州而來廣西者。必由於此。實當三江之會重鎮也。前年城宇於徭人之火。而今方得安輯。廬井坊市。以次修治。官府廨宇。分力

完繕。瘡痍之餘。盖有不得已焉者。古之郡縣。有兵以自衛。又有粮儲物貨以自用。是以教化。易行。而外患不能侵軼我也。國家在内郡。雖有奥魯之

兼。止爲行戍起遣而已。雖有倉庫之設。止爲差稅徵科而已。在江南軍民。各有所司而不相統也。八番廣海。又與江南異。城無定兵。止以各翼軍官。

分輪鎮守。二年爲番。兵民不相習。官府不相協。兵無固志。而民人亦緣此而易之。爲郡守者。責其効死勿去而已難矣。雖然。民義我選也。差役我均

也。果老弱者得以自脱。貧下者得以自免乎。吏我擇也。刑我施也。果賢不肖有分。𩹌寡者得以無盖乎。此即在我者之所得爲也。子厚養生民以食。

化民以禮。立民以信。君子尤當盡心焉。粤自唐宋以來。謪吏未嘗居於梧。豈以梧爲虞帝陟方之地。不敢爲貶責之所乎。亦以梧爲嶺南名

郡。不可爲貶責之地乎。居是郡者。又不可不自勉也。俾國家文德誕敷。與有虞氏方軌。徭人來格。與苗民無異。不亦美乎。愚所以名其郡樓曰南薰。

堂曰承薫者。意有在也。思誠持憲廣西。按部於斯。適公宇之新。赤惟爲政之始也。愚又責其郡之所能。不敢强其不能者。至於興建之顛末。歲月之

乆近。材木之多寡。工役之繁約。可得而略也。時至元二年三月初三日。亞中大夫僉嶺南廣西道肅政廉訪司事。吕思誠謹記。 梧州路重建府廳

記 至順辛未春。奉訓欽察公來倅梧。彌月耆庻五十輩。彙詞而白曰。梧大名郡。侯藩重鎮。江匯百川。舟通諸域。唐宋名臣獲重讉。謫嶺表列州。獨

梧。鮮有置焉。毋乃謂聖人陟方之地耶。牧伯之堂。廢逾一紀。官罔以治事。民罔以聽政。非所以。稱承宣之意。吾儕願計田輸鏹以新之。倅諾其辭有

難色。隨寢其役。是年秋孟。僕以憲曹忝席末。始至四顧凄然。墻屋頽敗。榛莽敷榮。倅每署牘。憲宇嗣是。奩薌謁 廟學率皆類此。大懼弗稱退謁倅

言曰。朝廷建官樹職。分理庻務。今梧凌替若此。豈可尸素效尤前人。宜先芟煩苛。補罅漏。倅曰余視篆未幾。群氓咸矢言。請構廳以理治。雖𠃔猶慮

艱。子且閲其詞。當協力爲之。於是首𦲭 三皇廟。飾泮宫。修 法王殿。次興府治。乃速昔日列詞之叟而告之曰。官非民罔給。民非官罔戴。爾曹狀

于府。入田賦。蒐木構宫室。誠美事。予當董是役窒敝原。爾毋食言。戊唯唯樂。從。共召工度。材。卜日具聲。涓季冬十九日庚申植柱。先十六日中憲以

蠻子海牙行部遽至。積木盈庭。匠者弛斫削莫敢運。翌日僉憲公晨出。招倅沙公。暨推張公元傑。幕長陶元壽。知事李景壽皆楠生。殊謂曰鳩材將

何。倅其以狀對。公喜曰。既民願納田貲以興之。兹事可亟成。慎勿病民以媒利。侯立柱竟。吾即之藤。且曰䂓模宜宏敞。不宜卑隘。明年壬申春。洞

僚梗化倅欲輟。僕固執。且請於倅與推曰。方今大明當天。奴隷亦知其清平。矧緫府之任最重。焉可畫而不作。群木將奚置。僉公朂吾儕之言猶在

耳。既秋方落成。居無何。邉聲呇驚。倅召諸同宷急議防禦。計僦工模磚繕雉堞。浚古隍。爲生靈堡障。寇荐至民頼以安。又明年癸酉春。倅休官歸。暨

秋重白府推公。及二幕兄曰。黄堂爲正已之㕔。儀門乃廣敬之容。堂既苟完。門亦宜造。尚有余貲。儘足酬費。推公曰。吾與知事當任是勞。載經載營。

爰度。爰構。雖藩。屏未備。亦粗足以表觀瞻。推幕二㕔。未遑商畧。且俟繼政之君子。乃若歷代牧守。祀虞帝扵永泉之上。芹泮之東。凡遇水旱疾疫。禱

之必應。登扵圖志甚詳。混一之初。士不師古。俗浸澆漓。莫理墜緒。廣萎荆榛。遂成缺典。扵是賛推公倡僚屬。募衆緣。相與抽俸。宫於郡庠之左。復䂓

鈔㭍章。召商營息。以供祀禮。俾梧士民。今而後過公門。覩雌堂之岌嶪。則畏敬之心生。各安其。分以齊其家。毋瀆憲以貽愆。入郡庠。則謁宣聖。瞻重

瞳。視衮冕之輝煌。仰威儀之儼。教子弟以詩書。悉盡孝敬以事其親。將見行者讓路。而耕者讓畔。使唐虞之風。復見于今。顧不偉與。姑叙其補敝

興廢之由。并述虞祠刻于石末。庻知吾黨之士三載于兹。食其祿而弗敢怠其事。非敢以傲譽也。敦爲來者必有繼之勸云。時元峕二年歲在甲戌

夏五月。前進士福陳楠生撰。 梧州路總管府題名記 至正三年夏六月。彭城王宗元。繇同知蘭溪州事。倅蒼梧郡。既莅事寬惠明敏。恪勤迺職。

未數月境内稱治。會推官武攸蔡祥。照磨安陽劉棟。繼至。同寅恊。恭。用底于理。故頌聲翕然聞于府。越明年十有一月。僉憲河東宋公按部。仁以菲

材。侍行至郡。訟牒簡甚。無一訟于庭。父老彙詞論薦者以百數。僉憲是用嘉之。願㕔事前題名。石已其而未有文。因謂仁曰。子盍爲記之。尋諸君以

公命請。且曰兹土雖逺京師。而實爲嶺南要郡。繇皇元混一。迄今踰數十稔。歷長貳幕職凡若干人。而題名弗紀。將何以觀厥後乎。敢微一言。庻圖

不朽。余聞蒼梧虞舜陟方之地。稽諸郡志。若漢三陳。吳六士。實生其鄉。唐元結。鄭畋。有宋陳執中。梁適。接武名賢。寔守其土。漸仁摩義。民夷懷服。至

于今誦之。習非不善也。苟撫循或失其宜。激之生變。雖中土亦然。矧外乎。今自郡倅而下。迺能不鄙夷其民。而治之以中國之治。此其民固有所觀

感而興起扵善矣。又能於政務之暇。礱石題名。俾繼是登載者。咸砥節礪行。以自託扵金石之堅。其意益可嘉也已。豈直爲紀歲月計㢤。漢宣帝曰。

庻民所以安扵田里。而無歎息愁恨之聲者。政平訟理也。與我共此。惟良二千石乎。今監郡洎守。既皆缺員。則任斯責者。將在諸君矣。可不勉。我請

以是覆諸僉憲公而爲之記。至正五年歲在己酉正月既望。前潯洲路儒學教授。蘄春潘仁撰并書。奉議大夫僉嶺南廣西道肅政廉訪司事。河東

宋思義篆額。 梧州府學明倫堂記 恭惟大元光啓。景運維新。仁澤所覃。南洽北暢。聲教所曁。西被東漸。率土歸心。車書共貫。真帝王古來之所

未有也。條畫肆頒。日星昭布。必以宣明教化。興立學校爲先。則其崇儒重道。槩可想見。然且設官分任。務在得。人。既以察司。而加勉勵之方。復以府

官。而專提。調之責。誠欲上下相承。推聖朝化民成。俗之美意而致之天下也。梧爲古郡。在天一方。明倫之地。昔所素有。然歲時變遷。世代更革。不修則

壞。不植則僵。雖魯殿之巍然獨存。經閣之屹乎無恙。而堂守則委諸瓦礫。墻壁則鞠爲茂草矣。緫管馬。相公。以甲申二月來撫是邦。視事未幾。隨領

䑓命。畀以泮宫提。調之寄。顧瞻㧞舍於心。惻然乃作而言曰。宣明教化。在命令所宜奉行。興立學校。在責任所當躬盡。於是首捐已俸。闢聖門而高

大之。築宫墻而環繞之。即明倫之舊址而增廣之。爲屋五間。經始於去冬之仲月。告成於今春之孟陬輪奐鼎新。䂓模壮。觀。非直爲是觀美也。亦勸學

崇化之所。不容如是焉耳。竊惟自帝降衷。厥有常性。父子有親。君臣有義。夫婦有别。長㓜朋友之有序有信。皆非心外物也。然民彞物則。均得諸天。

理義開明。必有其地。今是堂之成。使游息子斯者。覩明倫之名。想明倫之義。相與講貫。相與切磋。則人心之天者定矣。然則公之興學。其大有功於

名教與。是可書也。公名麟。河澗人也。始而趨事赴公。早膺眷渥。繼而安黎遏蠻。綽著勛勞。及下車以來。處已也廉。莅事也勤。愛民也寬。待士也敬。其

於學校。尤所以究心。則是堂之建。所以經之營之。不日而成之也。是役也。上有府縣之官恊其心。下有鄉邦之人樂其助。則其速於就緒也亦宜。至

元二十四年中元日。前教授趙壁記。






永樂大典卷之二千三百四十二

重 録 總 校 官 侍 郎 臣 高   拱

學 士 臣 翟 景 淳

分 校 官 諭 徳 臣 張 居 正

書 寫 儒 士 臣 鄭 瑶

圈 點 監 生 臣 周   芬

臣 曹   志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