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樂大典/卷0234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二千三百四十二 永樂大典
卷之二千三百四十三
卷之二千三百四十四 

永樂大典卷之二千三百四十三    六模

    文章蒼梧邵志序洪武改元之秋余以前福建行省檢校官。攝梧之經歷司事。偕知府孫公舜元來治

馬。蒞事之翌日。謁文廟。致釋菜禮于先聖先師畢。進諸生講下而勉之。且究夫梧之郡乘囡曩𡻕徭冦焚蕩之餘。板已亡去。詢諸遺老。得其録之殘斷。欲永其傳。志未就緒。方與官復舊職郡俠拜

公德新。通守張公德明判府尹時中。知司周善卿。會議之際。有新任通判范公文禮。經歷梁公彦祥。欽賫印章之任。開設府治。撫安黎庶。次日二公訪余。詢問此府圖書版籍風俗。余慨然荅曰。近

得宿儒拾遺郡誌。有風俗之美惡。人物之賢否。户口之增損。府庫之積額。靈踪仙跡。奇蓄異産。非郡誌何以明。范公喜而曰。吾蠲秩命梓刊以廣其傳。余得是言。暇日與同志之士。因其舊編。畧加

校定。闕者補之。訛者正之。至于明公之所紀述。别集篇末用壽諸梓。郡公是之噫。美教化。厚風俗一固有望於後之承宣者馬。若其事之未詳。載之不備。又有俟於來者權梧州府經歷事。卓赤良心

序。古藤郡志序郡有誌其未尚矣。凡川嶽之形勝。風俗之厚薄。游宦之媺惡。土産貢賦之運輸。水陸遺里之夷險。莫不紀載。故觀扶輿之清淑。則知人傑所自生。視宦游之回正。則知懲勸所自立。

誠可爲化民成俗之助。非特娱心目。資談論而已。古藤僻處遐荒。唐虞三代皆置之化外。吕素開。百粤。始與中國齒。文獻無所取徵。故忠烈孝義悉淪没而無紀焉。

天朝混一華夏。際天蟠地。咸隷幅員。洪武癸丑春。余以天官司績郎放藤。梘州志。則缺馬無足觀者。欲加訂葺。大懼管窺蠡測。閣筆逾年。會僉憲富公來巡。展卷嘆惜。遂加題跋。於是益有感焉。然後勉

强著筆。傳訪約取。參互攷證。不經者削之。疑似者辯之。凡山川名勝。人物宦游。賦貢道里。大率略備。又以忠孝爲臣子大節。故於丁氏子普張二使。尤致意焉。欲使後之臣子。有所景慕興起。將爲

風俗萬一之助爾。極知僣踰。掇拾附會。不能逃責。惟好古慱雅君子。恕而正之幸甚。洪武甲寅。四月既望。承事郎同知梧州府藤州事。釣臺金文仲謹識。容筦普寧郡志序容古粤地。在西漢交趾。

刺史列於諸州。令持節治蒼梧。晉葛洪求爲勾漏令。來就丹砂。則容在晉時全盛。勾漏一小邑猶動名賢之思慕。㳂革數代。唐興置立總府開無間。陞爲都督府。置防禦經略。使。天寳元年。又改爲

普寧郡。乾元間。復爲容州都督府。仍以防禦經略。使令刺史兼充無和中置容筦經略。使。領州十二。此時人物繁庶。節制諸州軍馬。號爲五筦之一。舊制云若宋璟李勉枉佑。馬植。盧約。李漱。王雄

輦。皆當代名公巨賢。由五管趨朝。多至卿相。以風俗而論。衣冠禮度并同中州。以山川而言。天下洞天三十有六。而容有三馬。皆神仙所居。至言乎人物。扡紳造朝。杞麾持節。試于春官。亞

魁天下。士之觀光上國者代不乏人。至言乎土。地廣人稀。民貧户少。火耕水耨。皆人力之所成也。國郡志曰。觀郡縣地里皆山川奇風俗之所由至矣。年來凶荒運刦旱澇頻仍。户口簫條。人

烟寂寞。廢興由乎天也。山川如故。人物渺然今之容。時耶。數耶。容郡誌書荐經焚蕩。版籍俱爲煨燼之末。大元混一。天下郡縣盡入輿圖。容全城歸附。以地望立爲總管府。人民來歸而奠居。市

肆不易。按堵慱哉。誠王師之仁乎昔有取江南。先收拾圖書而已。容雖遐方下郡。然均在寸天尺地之内。使異日職方脩圖。不可無書。因旁搜乎故老耆儒之記聞。慱採於先賢之題咏是邦者。

繕寫褒而録之成編。有遺篇斷句。收拾不盡。儻改而正諸。以候來者。時至元乙酉。前進士繡江甘文卿序容州編序郡地始自秦始皇開五嶺。置南海桂林象郡。漢定

粤地。置交跂刺史列于諸州。令持節治蒼梧時普寧郡。未經見也。考地里志。交趾縣十。其一勾與嶁同。疑今之勾普寧西北流東。以是地隷交趾明矣。晉

葛洪求爲勾令。則勾在晉。猶未廢也。其後併爲合浦郡。宋太始七年分合浦縣。置南流郡。歷齊梁陳不改隋廢南流。復爲合浦。永平二郡。隋末。蕭銑遣將張

繡。略定嶺表。於此置銅城。在今縣西南領北流。豪石。巖川。謂龍。南流。陵城。普寧新安八縣。唐興置總管丘和。長史高士廉。司馬杜之松。以其地降。貞

觀元年。改爲容州。以州西有容山焉。元和中。從治普寧。領縣六。普寧。北流陵城渭龍欣道陸川。而州自開元中陞爲都督府。天寧元年改爲普寧郡。

乾元間。復爲容州。都督府如故。仍置防禦經略等。使。以刺史充。元和中。置容州經略。使。領州十二。率牢白順綉蔚林黨巖竇禺廉儀藤領縣四十八。始

夷酋梁崇自號平南都統。與西原戎張俟。夏永。舉兵陷容。經略。使陳仁琇元結長孫全緒等六卿。皆容治藤梧。至永泰間。以王翊爲經略使。始擒崇卒

復容故地。幾西原蠻復叛。楊旻授容經略招討使進御史大夫平蠻。合邕容兩筦爲一道。深合事宜。以是知唐置二管。當廣右一面。而容得以節制諸郡。

權不輕也。梁開平中。僞漢劉氏竊據廣州。時龐巨源據容州。擅其兵武。數侵容之西鄙。劉陟舉兵討之。巨源敗。因附庸於陟方。宋開寳四年平之。廢順綉禺等州

入馬。爲寧逺軍節度領縣三。皇祐間。邕寇儂智高既平。樞蜜副使王堯臣言。請析廣西邕容等州爲三路。以融象隷宜州。白高豆雷化蔚林儀藤梧襲瓊隷容州。欽

賓廉横潯貴容州三州並選武臣。寫撫都監。兼知州事。以統支郡。若蠻人入冦。則三路率諸即併力掩禦之知桂州以兩制以上。仍帶經略安撫。使以統制三路。鈐

轄三員迭戍於邕州仍置走馬承受二員。季入奏事。募澄海忠敢雄略等軍。以足舊數。四千人屯邕州。三千人屯宜州。二千人屯賓州。五百人也貴州。廣湖南兵少。益以北兵。歲一替。月給

添支錢參百。給鞋錢一千。刑湖南北廣東西兵即歲二一代之運全永道三州來以饋軍食。其城壁之製。當高二丈。廣八尺。今本路轉運使判官提舉修築官有能者。治城壁廨宇。營舍倉庫。

及招復户口者。計其功遷一官。其左右巡檢寨主與指揮使一員。兵三百人常閲之。詔狄青詳酌。以爲使邊施行。宋末。北流縣高化界峩石卿逆賊楊先。陸川鄉民李接二次作亂。鳥合萬衆。數四犯城。兼殺

郡知府趙若詵三邑四境之民。遭美殺护焚蕩。兵火相仍。李樓楊先敗後。疫氣大行。殘民流亡爲甚。元世祖皇帝免廣中年。建國於開平府。爲中統

元年。至元丙子終於宋祚。丁丑。大元丞。相阿理海牙南征從廣西取路貴州經蔚林州。差官到來。收取城池上軍名將。權郡率衆全城歸附。改州爲安

撫司。以彭廣爲使。後又改爲路。總管府。今改爲州。領縣二。曰北流。曰陸川。蒼梧志嘉魚亭記 蒼梧郡城之南。有亭曰嘉魚。巋然臨乎江渚之上。大夫

士之過是邦者。必艤舟其下而登覧馬。其山川風土之美。陰晴朝莫之變。魚鳥之飛泳。風帆烟棹之徃來。競秀夸奇。萬態畢出。嶠南佳致。宜若不相讓者

至正三年冬。民弗戒于火。亭并毁馬郡倅太原王君宗元。實行太守事。慨然以循復爲己任。謂郡邑之有亭館。所以適情性。供宴賞。娛賓客也。此亭雖小。而

名本周詩。載諸郡志。千載偉觀。莫或廢之不有作興。無乃貽誚後人。有愧嚋昔已乎。於是與照磨劉棟度經費市材凡命匠計工。因其故址而一新之。郡

僚父老。徘徊延佇。美倅之功。徵于記之。于嘗讀柳于厚訾家洲亭記。美其不鶩逺。不陵危。環山迴江。四出如一。以爲遍行天下。惟是得之。暨余叨守桂林。

訪求勝槩。則蕪役乆矣。况復控于大府之下。奔走承順。日不暇給。回視昔之爲守者。從容暇豫。得與士民肆意於游觀之樂萬不侔矣。獨王君所爲郡。事

簡民淳若可優游。而又據三江之匯。揔百粤之衡。元戎旗節之經由。使者舟航之絡繹。送迎力役無日無之。而君乃能剸繁以簡。制劇以易。復斯亭於既

毁之餘。以鼓舞其國風。非政治之要素得於家庭。而敏乎通才。未易臻此。其自今德益厲。民益信。盗以息。時以和。公退。之暇。日與僚吏尚羊乎新亭。或風

止雨霽。天清日明。舉網得魚。置酒高會。挹祥光於坐上。左顧氷井。右瞻白鶴誦烝然汕汕之。章。而賡以啇翁火山潮海之句。觴豆交錯。賓主徵酣。乃想像

重華之熈洽等而上之。則不惟斯亭幸。而實山川之幸。非止山川之幸。而實斯民之大幸。有非言語之所能盡者。將見風雷丙冗。鯤變鵬摶。不扶摇九萬不

止也。方之濠上之樂孰過哉。越二年歲在乙酉冬十月望日。中順大夫静江路總管兼管内勸農事前進士河南元光祖記。 梧州朗吟亭記 歷觀前

代神踪仙跡。得名於宇宙間者。必竪祠肖像益爲山川增重。金碧絃耀華以臺榭。珠璣錯落勒諸碑銘。若是者。豈直爲游觀美哉。蓋使乎千載之下。履

其跡而知其實。庶乎清風高蹈不致於泯滅無聞也。蒼梧爲百粤支郡。山連九疑之逺翠。水匯三江之合流。郡之東北峯勢蜲蛇聚而爲區。有亭屹然

平挹江瀬。俯瞰清池。火山峙於前。永井涌於左。虹橋卧波。人境伊邇。回仙舊憩於是。亭曰朗吟。橋曰飛仙。有自來矣。徵諸渾成集。有朝游北海暮蒼梧之句。

爲尤信。余嘗杖策而。造焉。風卷嵐陰。秋凝海氣。雲容烟態。翕欻萬狀。劃然長啸。山鳴谷應。於是時也。身世馮虛。飄忽動蕩。萬慮俱忘。脩然物表。若與

世而相違。亦勝游也。戊申兵後。再過其地。榛莽交穢。墻壁傾圮。時異事殊感今懷古。爲之悵然。是年秋。幕。長卓君良心謀於郡侯。拜公德新曰。是郡

初入中夏版圖。百廢未舉。固政治之所急。侠諾其議。於是三皇虞帝宣聖之居寺觀神祠。皆易而新之。是亭亦與葺理。暇日郡侠與諸僚幕極目登

覧。酒酣。良心曰。美哉山河之固。國之利也。兹逺夷懷聖化。弛刀弩。以安於溪洞。而吾境得以無擾者。此吾儕與郡侯之所以政餘而尚羊焉。是可樂

也。安得老髯䄂青蛇而重駐於雲陰也邪。翌日具以顛末俾余志之。噫。先天下憂。後天下樂。諸公之志。與范文正公方軌。後之爲政者亦將有感於

斯。銜署同游者。倅曰張明德。判曰丑時中。幕左周善卿。董是役者蒼梧主簿楊德。記之者則鄂郡陳汝也。 蒼州重修五顯廟記 蒼梧五顯廟在

城之北。厥土燥剛。厥位面陽。冠冕百粤。襟帶三江。盖山川之鍾靈。宜神物之所都也。神祖廟出徽之婺源。行祠徧天下。皆極山水名勝幽絶之處。人

多崇其香火。歷代屢加封焉。有宋寳祐間。本郡重脩祠宇。知軍州事吳宗逵爲之大書榜碩。繼而廬陵毉道劉明甫來僑于梧。願瞻神位。弗稱誓謁。

祖山命匠雕繪眞像。以至元丙子九月回梧。募善信鼎建華光樓。晨夕事奉。郡之風俗獷戾。氓獠雜處。病不投藥。禱之即愈。有疑不决。惟神是卜。甲

辰春。拜住德新公以宿衛之裔。歷中書行之考績。累官來監是郡。每遇旱澇疾疫禱之無不應焉。連歲猺寇猖熾。犯兹境土。越啇私鬻。釁萌盗掠。擣

之或反踪遁跡。或改圖向善。所以城守不驚。民堵自按者。皆神力有以致之也。神乎神乎。功利兩間。人其舍諸。今戊申之嵗。

皇帝建國之改元也。命征南將軍中書平章政事無太子同知詹事院事廖公。副將軍浙江行省叅知政事朱公。部指揮耿天麒。

鎮撫王茂。恢拓邊廣。按兵竟上。飛檄來諭。邦人恐甚。惟神是告。拜公偕其僚屬應天府人順人歸其符章。老弱之民簞食壺漿以迎

王師。遂使兵不血刃。官復其職。民復其業者。又皆神力有以致之也。是嵗秋。 總戎拜俠之志。爰以前攝行知府事。同知張按檀不花。判府丑閭。知

事周元善。俱乃其職。前福建行省檢校官卓赤領攝經歷司事。蒞政之暇。躬謁祠下。拜侯曰。神之福乎郡民者。固非一朝一夕之故。官守賴之。兹墻

壁就圮。椽桶。間杇。莫支風雨。撤而新之。民力具罷。將若之何。姑葺其杇者圮者加諸華飾。勒神之功於石。以俟後來可乎。僉謀惟允。於是令所事戒

工役。捄之築之。垣牖以宻。樓閣閎敞。堂廡幽遽。黝堊丹漆。舉如法故。巍巍之。相杖萼相輝。而神之靈洋洋乎如在其上。如在其左右。 以 月 日 具

牲牢醴齋而祀之。遵彞典也。徵余書之。余惟神之出。處在人耳目。兹不暇論。人之言曰。有其誠。則有其神。無其誠。則無其神。然神之在天下。人之敬

事。急於水火。神之顯通。捷於影響。神人交感之機微矣哉。世所謂佛中上善。天下正神。良有以也。稽諸祭法。能禦大災則紀之。能捍大患則犯之。神

其有也。永兹廟祀以無愧馬。且郡侯之爲政有足稱者。不持入也。凡開天之門。虞帝之祠。宣聖之堂。暨釋老祝

聖之所。靈壇仙跡之地。皆究心而修之。可謂知本末矣。至于此。則以其福民之厚而然也。是宜書并爲詩以記之。其辭曰。飄飄兮揚旌。坎坎弓伐鼓。神洋

洋兮庄在。靈繽繽兮來下。福我兮斯民。保我兮斯土。億萬斯年兮輔我明主。時洪武元年冬十一日。前奉訓大夫湖廣等處行中書省左右司員外郎

陳汝揖撰。前亞中大夫梧州路達魯花赤兼管内勸農防禦事權知府事拜住立石。 靈麖說爲御史池方平公作。 葉孟原

聖王御極。神物應期。其來尚矣伏義氏作。龍馬負圖而出河。黄帝肇興。白澤能言而垂訓。神羊觸奸。百獸率舞。載於唐虞之典。神龜出洛。麒麟在郊。紀於夏

周之書。是皆帝王以和召和之應也。至於一言一政之善。亦能去猛虎。徙鰐魚。感應之理振古如斯。前原耶律楚材。通角端語而不黷武。尤爲明驗。

夫天生神物。聖人則之。不過著靈於當代。未有若蒼梧靈麖箸靈於歷代也且獸之狀。如黄羊三足類蟾蜍。郡有體咎。輙先呌嘯以示告戒。古今應

驗毫髮不差。志載之詳。昭然可考。辛亥春沗膺上命。僉廣西憲。分巡其北。三月壬寅。夜漏三鼓鳴。癸卯二鼓又鳴。意若告若訴

者。其聲鳴鳴然。初若嬰孩啼。少馬若豺狼號。始聞不辯其何聲。後詢知其爲麖也。詰旦闔郡耆宿。相與謁公庭且拜且慶曰。火山靈麖不鳴者凡二

紀。訐然其鳴。必有應驗。休徵。則使車至。咎徵。則公文發。今連夕鳴瑞嘉之徵。實按察善政有以召之也。余謝之曰。吾聞善言天者必有驗於人。未聞

徵諸物。今不徵諸人而驗諸物。不亦謬乎。衆語塞而退。越三日丙午。 監察御史池公南巡至境。其應如響。心甚異之。嗟夫。一元之氣流行兩間。人

與物本無以異。而物徃徃得氣之先以兆帝王之禎祥。如經史所載是也。聖王有作。遂著一時之靈。以昭天地之和耳。然皆不若火山靈麖。自漢至

今。上下千百年間。兆朕吉凶。愈乆而愈驗也。得非百粤山川精靈有以司之乎。仰今御史政令肅清以感之歟。蓋冥漠之妙。莫究端倪。何感應之機。

捷於捋鼓。耳聞目見。靈異之事。雖欲緘默。其得已乎。厥今明明在上。穆穆在下。群賢和于朝。萬物和于野。以天地至和之氣而寓諸

物。體样至應有不期然而然者。余喜而爲之說以廣其傳。庶俟夫采史者得有所考馬。洪武四年辛亥春三月壬子。奉議大夫僉廣西等處提刑按

察司事建安葉原賀字盂原撰。 神蛇說爲梧州五顯廟述。 葉孟原五顯之神。載在祀典。著靈昭蹟在在有之。未有若梧州祠之尤靈蹟者也。

祠在市治之北。文雲山之下。每有禱祈。其應如響。又能捍災禦患闔郡之民怙恃之若父母。飲食必祭。然徃徃憑神蛇以昭其靈。辛亥春。余按臨其

地聞而異之。未之信也。又三月朔。詣縣學行香。過其祠。使人偵之。果有神蛇蜿烻盤旋於儀門之右。其色上如蒼玉。下若黄金。左右顧膽。揮之不去。

耆父於是試之以手而不噬。酌之以酒而能吸。非蛇之靈實神之靈也。遂下馬謁神而告之曰。明有禮樂。幽有鬼神。是幽明之理感通無。間也且神

依人而行。未聞依於物也。今五顯之神不依諸人。而依諸物。豈非托物之靈以通其神歟。不然。何以蛇之屢顯見也。大抵蒼梧爲郡。百粤之區。虞舜

陟方之所。吕仙上昇之地。山有火山。泉有水泉。獸有靈麖。炎漢之時。三陳六古文章事業。烜赫乎其間。山川人物。紀載可攷。是三江之要衡東南之

都會也若夫。五顯通靈。而著神蛇之異者。抑山川柄靈有以陰相之也厥今皇上詔天下非有大功德載在祀典之神。而民間不得祀。五顯之神。廟食兹土。

能禦大灾。能捍大患。雨腸愆期。禱之輙應。疫畤行祁之即愈。是有功于國有德于民載諸祀典。而宜食其報者。豈他依草附木之比乎。觀其祠宇宏

嚴。廟貌威嚴。桃竹蒼輩。與夫古今絶功頌德。碑石其存。皆神之靈有以疪之也。矧

新朝大軍征進。市不易肆。兵不血刃。民護人安。亦皆賴神陰騭之功。靈蛇繁衍之應。有以致之也。宜其特書以垂不杇兹因蛇異述神之靈而爲之說。或

有難余者曰。昔人繫蛇以著名。吾子說蛇以爲神。得母異乎。余應之曰。古今之事萬萬不侔。特求其是與非而已。事苟是矣。則繫者非而說者是事

苟非矣。則說者非。而繫者是。是非之間。不可不察。余特說其事之是者。難者謝曰。聞子之言。非惟可以解愚之疑。亦且可以辨民之惑矣。遂卒爲神

蜼之說。用以警夫執政者而因以自戒云。 南薰樓賦 洪武癸丑。禮僉憲廣西分司梧平。是歲李冬自平至梧。遍歷所屬州縣。越明年甲寅春三

月。始克畢事。後還至梧。與憲史何文通李原。道同登譙樓閲郡志見前記郡㕔者三人馬。曰莫日龍。曰陳南生。曰吕思誠。吕公在前代文章政事籍

籍可考。其名樓曰南薰。於兹郡甚稱。郡既内附。樓名固在。適時初夏。熏風南來。仰

聖德之如天。嘉生民之休息。迺爲之賦。其辭曰。 楊州之域。牛女之墟。火山峩峩。是爲蒼梧。客有登譙樓而容與。覧風景而踟蹰。喜四民之樂業。感萬物

之昭蘇。俄而薰風來。新凉如水。披襟當之。悠然而喜。顧謂同行二人者曰。思昔有媯御極。重華協德。海隅蒼生。順帝之則。帝居深宫。袗衣鼓琴。載歌

南風。以和民心。是風也起自離宫入於坎穴。徘徊緑水之濱。宛轉青蘋之末。度茅棟而輕雲不飛。拂土階而纖塵如遏。于斯之時。户無疪癘之民。家

摩天扎之子。鼓腹而游者忘匱乏之虞。含哺而嘻者絶憂悉之思。帝於是省方南巡言至於梧。巽二後屬飛廉前驅。鑾鳴和應。風隨帝車。梧也何幸。

重曈屢顧。出作入息。恐帝之去。物換星移去古 而執熱願濯。惟古之思。蛇鬬龍爭。鯨吞虎噬。桂林象郡之區。尉佗都老之裔。歷漢唐宋。至于前代。

不識此風者。以億萬計。聖皇致治。駕唐軼虞。

皇風熈熈。遍于九區。宜南薰之長養。還淳朴如古初。俾祝鉛粟之天。泰逺邠國之地。悉囿於覆壽之中。同歸於發育之内。又堂特蒼梧之民。熏而爲比屋

可封之俗。化而爲野無遺賢之士乎。禮以布永。欽承明詔。持憲廣西。分司嶺嶠。既竣事而言旋。登斯樓而瞻眺。風飄飄而吹衣。望

午門於天表。欲乘風而歸去。俟

綸音之宣召。維子二人。實同行役。願記斯文。寫諸屋壁。戃郡乘之增修。庶有徵於翰墨。

已而舟人告行。雲帆千尺。覺南薰之襲人。尚凉生於几席。奉議大夫知廣西等處提刑按察分司事河南富禮賦

藤縣古藤志古今文集 李衛公上西嶽書。滕録石利真迹布永李靖。不不揆狂簡。致書西嶽大王間下。靖閒上清下濁。爰分天地之儀。晝明夜昏。

乃著人神之道。又閒聦明正直。依人而行。至誠感神。信不虛矣。伏惟大王。嵯峨擅德。肅爽凝威爲靈術制百神。配位名雄四嶽。是以歷像清廟。作鎮

金方。遐規歷代哲王。莫不順特禋祀。興雲致雨。天實肯從轉孽爲祥。無有不賴。嗚呼靖者一丈夫爾。何得進不偶用。退不獲安。呼吸若窮池之魚。進

退似失林之鳥。憂傷之心不能已矣。社稷凌遲宇宙傾覆。奸雄競遂。郡邑土崩。遂欲建義横行。雲飛電掃。斬鯨鯢而清海岳。卷氛梫以闢山河。使萬

姓昭蘇。庶物昌運。即應天順時之作也。又大寳不可以望據欲仗劒竭節未有飛龍在天捧忠義之心身傾濟世志吐肝膽於陛下。惟神鑒之。願告

進退之機。得遂平生之志。有賽德之時終陳繫鼓。若三問不已。亦何神之有靈。然後即靖斬大王頭焚其廟。建緃横之略。亦未晚也。惟神裁之。 志

機子說 趙藤州字夢符。號忘機子。本諸潻園叟白鷗忘機之語。求余爲之說。辭不獲已。廼爲之言曰。幾者事事之徵。萌于中而未見乎外。人所不知。

而已獨知之地。一念發動。則物隨而應之。嘻。鷗一微物爾。漁翁忘機則日與之從事。一旦易慮即飛去。徵物尚爾。况於人乎。古人見幾而作。不俟終

日。良有以也。易曰。知幾其神乎。又曰知進退存亡之幾者。其唯聖人乎。夫人禀天地之氣以生。其可以不知幾乎。且事幾。之來。間不容髮。苟能知幾。

事至而爲之備。患生而爲之防。仕止乆達。各得其宜。若不知幾但知進而不知退。知存而不知亡。雖名爲人。而白鷗之不若矣。潻園叟志騖高逺。動

合矩度。其爲此譬。盖警夫世之不知機者。而吾藤州任民社之寄。抱經濟之學。出牧千里。處事接物。各當其可。其出其處。咸得其時。可謂知幾之士。

今以志機爲號。意欲使舉世相志於無事之天。而爲熈皥之民。非民於易無方而神。無體之義者。不能也。藤州深於易。姑以是而爲之說。其先鄒縣

宦族今附錢塘相云。洪武壬子春正月辛亥。建安葉原賀書于肅清堂。題藤州志後 宋馮文簡公。藤州鐔津縣人。鐔津舊爲附郭縣。今併入藤

州。實我先丞。相鄭公之婿。鄭公以其賢也。長女之適文簡者既卒。復以次女女焉。前史載文簡勲名事業甚盛。州志缺而不載。缺而不載。固不止此。

吾意是州僻在海隅。人物鮮少。無有能道山川之險易。陳風俗之盛衰。記人品之優劣。如文簡公之傑然特起爲時名臣。猶弗克采摭舊聞爲一州

故事。則其他可知己。洪武甲寅。禮分司至藤。訪求文簡公後有名籍字文伯者爲社學師。則亦莫能言其世次之詳矣。嗚呼。海桑變化。閥閲澌盡。故

家世族之子孫棄其先業。家乘散亡。雖文獻足徵。漫不復省在他州他姓亦然。又不特此州此姓爲然也。乃題州志之末。俾爲人子孫者。蚤自樹立。

無墜厥緒。庶幾厚倫敦俗之一助云。奉議大夫僉廣西等處提刑按察司事。河南富禮謹題。 按前史富文忠公。迺晏元獻公婿。馮文簡公又文忠

公之婿也。今觀僉憲所題文簡公事。則兩娶。相門之言爲可信。然姓氏源流引此以爲文簡爲元獻公婿非是。并記于此。釣臺金文仲謹書。古今

碑記斷碑。缺二十六字登儒科繇薦送至試。缺一字其缺十三字京其一也。公本藤人。隨父缺十二字元年缺文仁宗皇帝缺十九字寵缺八字於

鄂而於藤者得非以桑梓爲缺三字邦尋究書序本末。几閣之文既無所訂正。訪諸耆舊。及馮氏之族之後亦無所諗其詳者。郡志直謂六字皆出

宸翰。意必有所憑㨿。或謂當時止是遵奉 御筆。指揮立此。惜嵗月浸逺。文簡又寄籍他邦。至於文獻不足證也。惟公一代偉人。不惟科目鮮儷而

立朝。大節亦著見青史。可謂上不負天子。下不負所學矣。臣假守于兹。每謂此事中州猶不多見。詎敢不揭而揚之。以稱 先朝褒寵之意。於是

摹而勒諸石。期與藤之山川相與不杇。且冀有振遺響於寥寥之後者云。淳祐元年。嵗次辛丑九月吉日。朝散郎宜差權知藤州軍州兼管内勸農

事賜緋魚袋臣李萬頓首謹跋。斯石乃宋仁廟御書鍚文簡公者。守臣李萬欲其乆而識諸石。嵗乆石毁。宸翰逸去。斯文亦漫滅過半。訓導石如

器起諸塗泥而樹之廡間所謂御書六字竞不知何字。在淳祐初。已不得其要領。况後世乎。余家珍藏文同竹石。上有朱墨壐書。 固陵賜先作肅

公者。其一本有御寫風清節勁可勵臣子等字。爲好事者竊去。前進士宋先生夢鼎識之曰。豐城之劒。非慱物者不能知。而其分合變化。又有人所

不可知者。此所謂寳也。余愧張華多矣。子當寳其幸存者以俟之。愚意斯石亦猶是也。他日宸翰昭回。煥然一出。與斯石合。詎可量哉。文仲亦將寳

其幸存者以俟之。 重脩李衛公祠堂記。 古之善爲政者。不以地逺民陋不足以禮法法治。而惟恐其教之不至。故民皆樂其政而歌頌之。及其

去也思慕之不足。乃相與創爲廟貌。以仿像其平生。是以風俗傳播。歷世雖乆。不能廢也。李衛公廟在南儀之城南。州人嵗時而祀焉。盖公之初平

蕭銑也。江漢之域莫不爭下。招撫餘黨度嶺至桂尋授桂州總管。公爲桂州以嶺外之逺非震威武。示禮誼無以變其風。即率兵南巡。所過問民疾

苦。宣布天子恩意。而逺近歡服。至是諸郡多有祠焉。豈非所謂善於爲政。使民思慕之不足者與。己酉仲春。于假守連城郡視事之三日。吏白謁祠

下。挹公之英風忠烈如存焉。然而棟橑圮腐。不蔽風雨。神像肅然。丹青莫辨。於是命工完葺之前敞其廡。以嚴祠事。後重其室。以覆新像。庶幾進禮

於其祠者。薦享興俯。中其儀式。而不敢瀆矣。嗚呼。以公之盛德茂功。卓犖偉絶。乃能不以逺方之故而示以禮誼遺愛。至于今數百載可謂盛矣。後

之爲政者。或鄙夷其民而且病之。聞公之風宜有愧焉。公世系功業詳于本傳。此嘗其大槩云。熈寧四年辛亥二月辛酉。承奉郎守太常慱士知南

儀州軍州兼管内勸農事騎都尉借緋彭撰。藤城記 廣右之地。西接八番。南連交趾。惟藤最爲衝要。盖以左右江東流而經其城之北。綉江北流

而逾其城之東。二水凑流接於東廣。名曰三江會口。舟車輳集。人物繁稠古城方七里。自宋至歸附圯毁乆矣。至治年間。始有峒寇自左右江乘船

出没行劫。前任守牧每遇警息。止是因循立栅堤備而已。泰定已巳。冦勢猖獗。越從綉江而下。攻陷其城。殺傷軍民。斷經一十七次。縱火焚蕩。廬舍

公廨廟祠悉變灰燼瓦爍之墟。官民失守。棄城逃于山谷。荆棘成業。白骨彌望。徃來見者莫不寒心。至順辛未春。朝列大夫三峯文公魁來守是邦。

下車之初。首詢其城破陷之故。慨然發憤。晝不遑食。夜不假寐。奮思良策。期與藤民囿于方樂之城。遂集諸父老會議。因古城舊制而增修之。務在

不擾而辦。然以本州版籍遭火不存。乃督槩邑籍其社農桑丁口。驗丁敷泒。每十丁修築一丈。立定規模。傳之乆逺。但有損壞。隨令修葺。於是民皆

歡趨於役。旬月之間。城壘一新。而秋毫不擾。且敵栖雉堞。聳漢連雲。爲嶺外之傑觀矣。乃分布軍兵措攻戰之具。嚴加守禦。及四境緊關去處各設

巡捕。把截隄備。重懸賞罰。但獲寇級者官爲賞。慢功者則罰。近城亦設首目官給旗鼓爲號。凡寇至即劃領兵接應。法今嚴明。隊伍整肅。壬申二月

初三日。冦有四百餘徒。乘船來攻城之西門。公乃奬帥軍義赴敵。殺獲旗頭蘇爲等三名。射傷尤衆。冦又分火攻東南二門。城中策禦謹宻。各寇退散

向梧而去。是嵗五六月間。冦數次徃來聞風怖懼。潜踪而過。皆不能與民爲害。癸酉正月二十七日。冦又有一千餘徒。乘船一百餘艘。聲勢昌熾。是

夜明火艤於城西兩岸。爲見本城備嚴不敢嚮邇。下流攻劫廣東等處。殺戮軍民横尸蔽江。不計其數。至二月初十日。復從州北潜地而回。於此郡

人益感公之攻效矣。至逺方商旅。鄰郡士庶。遭寇漁獵。扶老携㓜。而來託者如歸焉。凢在城寺觀廟祠坊巷先遭焚毁者咸新之。是不惟民獲其安。

神祗亦有所賴矣。公乃西郡世家。自顯仕于朝。卓負器望。兹出守于藤。適遭外寇作孽。且以嶺外二廣。海北三道。郡道皆懼其害。獨以藤城殘破之

餘。乃竭力殫慮而完之。譬獨廻狂瀾於既倒。而屹砥柱於中流焉。信亦難矣哉。其任内豐功盛德。暨五事備具者已形于歌頌。登于最章。於此畧之

可也。兹以藤之父老備其功蹟。告余徵言書之于石。余嘉是事而敬公之德。逐爲之記。時元統二年。嵗次甲戌。仲春吉日。登仕郎容州北流縣尹兼

勸農事莫瓊撰。 藤州儒學祭器記 極天下之盛德。享天下之備禮。禮之備。德之盛也。國家設學校於郡縣。豈以丈天下之平而已。崇祀典。開來

學。蓋於是乎在。禮器名物。其可不備乎。古藤越在嶺表。教道雅俗。獨與中國等。監郡郡守通守暨幕官之蒞政也。朔望殿謁必舍采之禮器缺狀。退

而謀之。議以充合。遂得學山木價之已夫者三百六十貫有奇。畀儒士廖夢弼郡吏李玄珪。即工于番禺。越三月器就歸而釋奠。禮用必成。於是以

學在郊。置籍䖍諸郡庫學官庫職滿代相授受。庸則司器暫掌焉。其用必可謂逺矣。嗚呼。聖人之道在兩間。萬世百千載一心也。崇報典禮。春秋享

祀。陳樽俎。列簠簋。罍爵秩秩有序。少爲貴。而多爲美。登降俯仰。雍容揖讓乎其間。内外諸生。各恭執所事。肌膚之固。筋骸之束。觀感興起。亦不知其

有以自立矣。盛德備禮之矣哉。斯所愈乆愈不忘也。吾將見人材詵詵。必復有如馮。相國者。由斯學出矣。是蓋守臣不負國家建學立師之意也。噫。

天下之學皆若此。豈不可乎。禮器一百二十九。工值三百貫。餘爲修飭殿廡費。至正七年二月日。 藤州儒學集書記。 聖朝混一四海。文就萬方。

建學興科。以造多士。然必資於書籍。藤雖僻在遐荒。然古稱名郡。地靈人傑。在宋則有馮文簡公由三元而致。相位者。自經兵火之後。科目之興垂

七十年于兹矣。而泮宫無片丈之可攷。宜其後進蔑無聞焉。至順壬申郡守朝列大夫三峯文公以外寇故脩葺城壘之餘。遂并泮宫而新之。其規

模尤爲宏麗焉。特以書籍之未有。邇於癸酉之夏。會儒學官伍直及執事者僉議。每畆出貲。暨郡邑官史各以裒俸贈助。令鐔津邑諭廖蔭諧江廣

間贖文籍。自經史以下至于詩詞韻畧若于編。又於郡治之南創小樓三間爲藏貯之所。立司書以掌之。誠學校之盛事也。矧今文運方興。以科自

取士。他日藤之諸生。博覧萬卷。由是而登高科躋膴仕。增光前後。追踵馮文簡公之遣烈者。又何可量哉。兹以所置書目刻于後石。置簿鈐記。凡教

官考滿得代。俾其相㳂交割。方許紷由。庶畿前書不致有散失之虞。而斯文足爲悠逺之計。更冀同志者勉焉。時元統二年歲次甲戌四月吉日記。

馮太守德政碑。 嘗聞之詩曰。豈弟君子。民之父母。謂其平易近民。而民皆歸之。故凡居守令之職者。實任父母之責。而以愛民如子之心爲心

則善古所謂循良之稱者。將不期然而然矣。伏惟聖朝混一區宇。日月所照。霜露所墜。薄海内外。靡不臣服。載籍以來。未有如今月之盛。方今明良

在上。孜孜圖治。守令之選。於古尤慎。循良之稱者。乃寥寥無聞。初未嘗以此少天下士或未之見也。年來余以柳秋官致仕寓于藤。目與郡之父老

暨三四賢士大夫。相與徜徉。因得以觀郡守馮侯之爲政。名思齊。字仲賢。號勉齋。世家于真定之欒城。自推擇凡五轉官守藤。藤之民咸感化焉。侯

之爲人。氣質慎重。德量優容。下車之初。宣上意而達下情。開城心而布公道。推恩施惠。有愛民濟衆之心。端本澄源。得修已治人之道。律身廉潔。御

下簡寬。問學則博古而通今。重道則崇儒而下士。深知爲政之先務。可謂當世之循良。盡心爲治。深察民情首先建議。督責所轄鐔津等縣。將管民

户編排上中下三等九甲。額定每田一千畆應當里正一季。自上而下。週而復始。行之期年。已爲定式。又以每嵗逺近倉粮摽撥不均。使富者得就

近輸。貧者逺倉送納。誠爲偏負。逐乃立議。驗各户田畆均徵脚價。止令里正儧運以革舊弊。幕長鍾士俊實賛成之。務使賦役均平。民以爲便。是以

鄉無呌囂之聲。民免横科之苦。户口增。則招諭在逃站户梁徹等一十六户。計丁二十有一。携持老㓜。回鄉復業。田野闢。則賓州等處流民。前來鐔

津地面居住。開墾絶户李育等户田土一頃有餘。俱有成效。詞訟簡。則聽斷無私。苞苴不行。庭無留訟。民自不冤。其禦寇也。則脩築城池。編集義士。

多設方畧。訓民講武。義至有防。遇有聲息。以身率先。是以盗賊聞風逺遁。本境之内。晏然清平。其興學也。脩葺宫墻。鑄造祭器。優撫名儒。訓導生徒

作養後進。務要成材。本州儒學額徵租粮一百四十七石。訪知中間多有作弊。督責直學馬義挨究出上年未曾作數餘粮一十三石。類作正額一

百六十石有奇。通行徵收。每嵗孟秋公規了畢。會集教官。將引生徒。暨本州吏貼。於公廨後聽講說書義。嵗終方畢。其救荒。則於至正八年春夏之

際。江水泛漲。渰没田禾。青黄不接。商旅不通。民間缺食。自備已資。收糴粮米。自五月一日於通衢大道施粥一月。自朝至暮。應接不怠。每日不下五

六百人。又恐逺民不能徧沾。議將本州見貯官錢約量賑貸。是時縣令華陰楊秦商英實賛其事。秋成止收本錢還官。餘無所需。民賴而活者甚衆。

是以官有惠而不費之實。民無流移夫所之愁。侯之爲政如此。可謂深稱守今之職矣。誠所謂不言而化。無爲而成者也。此非愷悌君子。篤民父母

者之能如是乎。今之循良者。將在是矣。嗟乎余耄矣。不得見侠之顯耀於明時惜哉。今兹受代將歸一日。藤之父老旅進而言曰。公號爲文辭者也。

居是邦乆矣。郡侯之盛德善政。公所素知。僕等固不敢贅。願嘉惠一言以垂悠乆。以俟夫。觀人風者採焉。庶乎知侯之政有實德於民也。如此知吾

郡之俗易感化而不忘也。又如此。使上之人聞侯之蹟。嘉俠之心。舉而置之要路。是侯之德。非惟吾民實受其賜。將舉天下咸嘉賴之也。抑又如此。

豈不博哉。余不獲辭。敢昩已之所見聞。與衆之所見聞者。皆侯之實蹟而隱之乎。故叙次如右。以示古藤民無忘侯之盛德。衆曰唯。請以爲記。時至

正九年。嵗次己丑。冬月吉日。徵事郎前柳州路總管府推官八十翁羅伯龍記。 浮金亭記 余觀古藤形勝在東山一景。綉江南來而經其下。鐔

水凑流而歸其東。春水既益。秋波未消。自州之東南望之。山勢宛然。如浮於玻璃中。蒼烟喬木。斜陽古渡。空實相映。遇目五色者皆是也。舊有浮金

堂在今李衛公祠山之前。宋紹聖間。東坡先生遷海南。艤舟登眺。舉酒賦詩詩。其曰。愛此小天竺。時來中聖人。又曰。江月夜夜好。雲山朝朝新。蓋言其

江山形勢侣天竺。雲山江月如錢塘。使人胸次磊落。情景相忘。殊不知瘴鄉之爲瘴鄉也。吁。蘇子逺矣。此堂隳矣。山水寂寥。草木堙鬱。亦已乆矣。泰

定戊辰春。龍岡秋山孟公主簿鐔邑。越明季秋稔人和。政事多暇。頗放情於山水之阿。樂於詩酒之外。因與僕浮江而東。及暮渡鐔而西。秋水潦盡。

月影在渡。江風徐來。水月相蕩。秋山顧曰。此非浮金之真體歟。於是弭擢於江之濱。據胡床而賦詩。有寒光射潜虬。細細波浮金之句。㒒亦有曰。月

光波影自溶液。江風細細金鱗浮。時正中秋之夕也。得非廢興有時。邂逅今夕。所以秋山遂有意於此矣。明日追索遺址。以其山路崎曲。不便騷人

過客之所登覧焉。秋山性廉介。好山水。綽有古人之風。每一泉一石必徘徊顧玩而後去。及至東山之下。繡江之上。得一亭之地。與光華亭對。倚碧

山。俯長江。竹樹交映。日月浮動。比舊址尤佳誠馬。此州之勝逐相率居城。士夫構亭於其上。亦扁之曰浮金。雲烟沙鳥。風帆浪舶。變化徃來。氣象千

萬。使人登斯亭。俯仰慷慨。而忘寵辱憂畏之心。果謂瘴鄉而已哉。當與金山浮金堂錢塘小天竺同一勝槩。天曆己巳。冬十一月十有二日。藤州鐔

津縣學教諭費克忠撰。 重修廣法寺記 王化隆政教之其。作新斯民。釋家嚴經律之宗。開悟空苦。道雖有精粗内外之二。然其化惡嚮善。其致

一也。夫庠序典禮。法制禁令。建諸天地。考諸三王。猶水火布粟於生民。不可一日無者。王制五服要荒惟鄙道梗文。喪乆矣。厥民擴戾。攻劫暴鬬。發

作無時。綏之以人文則頑。加之以刀鋸則拂。猶知所以奉浮圖事神者。豈非虛靈不昧耶。在昔爲治。莫不循其性之偏俗之異。爲羈縻之具。皇元建

國置吏。奉貢藤屬桂管。土地人民賦入咸遵中國禮法。居官者謹制度。守職者稽章程。至正乙酉秋。余以省檄遣海北督兵食過藤。父老李仲福等

進而請曰。吾邑大夫皇甫珍遺愛惠人也。知民之休戚。得撫摩鞠育之體。下車之初。理風俗。鋤姦梗。新郵傳。完城雉。學泮有師。子衿在席。醫師有藥。

民。鮮瘍疾。社有壇壝。鬼神歆祀。部有兵革。盗賊屏息。賦役有條。姦游不作。訟獄有格。冤濫斯明。凡嶽畤百祀之廟皆完而新之。而又崇廣佛宇。作大

像爲國祝釐。以教化吾儕。鄙人沐德尤厚。敢不質諸文筆。勒之金石。以耀其德。而彰其媺歟。余嘉其固請。且矜其尚義。使人鬩而視之。咸如所言。嗚

呼。瘴癘之鄉。猺猰之境。而能卓爾不㧞。爲治不苟。制作設施。動引規矩。撮政教之機要。恊民於大中。卒使政平教理。獲上信下。抑以難矣。世之君子。

儋爵析圭。食馬而怠其事者將無愧乎。至若啓上乘無象之門。介空藏有爲之法。雲構藻飾。又俟夫後之君子。且摭諸事以獻之觀風者馬。時至正

五年。歲在乙酉。八月壬子朔。朝列大夫平樂府達魯花赤兼管内勸農事進士完迮溥化撰。 通守張俠政蹟記 古人有云。爲政不在多言。顧力

行何如耳。張侯之爲藤是已。于時東南弗靖。道路滑仄。爲王官者曠歲弗至。以故紀綱法度。棄如弁髦。掉磬之徒。得以肆其虐。摽竊之猺。無以戢其

暴。民之靡依。猶赤子之失乳哺。甚可憫也。鄂省大臣若有知馬。因署俠州司馬。俾撫摩其弊。俠將更戌。其父老廖惠彭英等摭侯之善政凡十有七

事。來赴帥間論。列之。以借冦爲請。復彙其州人之謡若干首爲一大卷。介前横州文學歐陽琳謁予文。將刻之石以詔來者。庶幾蕭規曹隨有永而

弗墜也。辭不獲。遂稽諸謡而爲之言曰。藤。雄州也。居八桂上游。山水明秀。風俗淳厚。四境之内。鷄犬相聞。昔之來游如蘇公子瞻。秦公少游。皆稱道

而歌頌之矣。况夫五羊撃雷浮商泛使。舟楫相望歲無虛日。可不謂之要衝矣乎。不意三數年間。前政既徃。後政弗嗣。雖有一員半職。昧於治體。倒。

行逆施。百度俱廢。試舉而歷言之。急先務者。亦未必若是之恝也。有若城池之圯塞。甲兵之苦窳。猺獠之負固。田里之失業。使客之徵求。傳驛之空

乏。賦役之不均。結攬之靡禁。吏卒之。横斂。鄉閭之豪奪。黌舍之傾覆。學畆之䧟没。此盖大較。餘雖更僕。且不可悉。如之何而能盡言之哉。侯至之日。

見而嘆曰。百工爲役。受直怠事。猶犯不韙。居民上者祿足以代耕。而不知。他日報政之效可乎。於是枿去牙角。破除崖岸。日與二三耆耋講求其故

首縮浮費。用裕民力。曾不數月。則令行禁止。興弊起廢。睥睨言言。樓櫓䡾䡾。野無佩刀之風。水有濟川之具。失業者復。負固者歸。使客蒙寢食之安。

官屬獲視息之便。奸貪不行於猾吏。掊克不及於貧民。與夫折海冦之衝。禦邊猺之侮。賑災恤患。禱求祭祀。動合禮節。民無怨嗟。驩虞如也。侯曰未

也。爲子弟者。尤不可不知學。乃夷考學籍。履其畆而歸其侵。嵗入用增。廪膳充足。餘粟易布。市材命工。一新内外。視昔有加。由是弦誦之聲晝夜不

絶。噫。俠可謂知所先務者矣。故四方之人。津其涯而涉其境。必以手加額而嘆曰。詎圖龔黄復見今日。而召父杜母。地恐不能乆淹也。或有謂余曰。

數其事而稱之者。猶有所未至也。奈何。余曰不然。特此以。論夫人立身之大節則可。若以論政復有加於此哉。夫子嘗曰。我戰必克。祭則受福。蓋聖

人之道動必以誠。誠即信也。信猶可及於豚魚。况人也哉。今觀張俠之爲政。不出乎誠信之間。民故樂。從而不怨。良有以夫。余故不揆其蕪陋。而勉

爲之書者。不欲揜人之善而著其善也。先是全州石俠與梧容鄰郡之官。皆剡薦之。或願舉以自代。理亦宜然。侯名那海。字伯堅。山東人。由湖廣行

省宣。使。今居是職云。詩曰。有藤之封。于桂之東。山爲城墉。水爲池潨。方時之雍。有古之風。民和物融。如春匪冬。今非昔同。民困其中。罹以瘝恫。視天

夢夢。天誠匪朦。賢俠寔逢。復誘其裏。爲黄爲龔。歛鍔藏鋒。匪脩厥容。吏茸民從。情無不通。清明在躬。暴虐絶踨。征不停𩣭。居不驚鴻。亦有艨艟。更無

燧㶻。農商百工。各業其宗。桑麻重重。黍麥芃芃。不厭不慵。賦役是供。新我頖宫。公館亦崇。學廪常充。犴獄屢空。政教兼隆。頌聲渢渢。民謡雖公。石尤

可攻。紀侯最功。以詔無窮。願侠奮庸。如夔如龍。致君義農。時和歲豐。至正十七年。倉龍丁酉。嘉平良日。將仕郎前雷州路遂溪縣主簿張志道撰。

追逺堂記 洪武六年春。金文仲謫藤郡。越十有二月壬子。乃構家廟于公第之東。堂廡門垣粗備既落成。以庚申奉高曾祖禴于廟。又追祀始祖

于夾室。設籩簋薦時食。仍以祖廟追逺之名扁之。示祭盡其誠也。蓋追逺者。人之所易忽。而能追之。則已之德厚。而下民亦歸於厚。此聖賢之格言。

古今之通義也。金氏爲嚴陵望族。鼻祖太常公謚作肅者。實爲趙宋重臣忠綆立朝。義方垂世。迄今二百餘載矣。高祖參軍質。父府教士良皆以道

學業其家。敦信義。尚名節。明哲保身。克享耆壽。位不滿德。澤流後人。文仲少頴悟。有志畧。孝敬事親。勤敏力學。年禾壯掇巍科。佐天官。謫貳藤郡。古

藤僻在炎荒。民徭雜揉。㝠頑强梗。號稱難治。雖俊秀。間出。而父兄莫訓。則熏染吏業爲蠹。其俗。好神鬼。每事惟神鬼是聴。不知烝嘗祠禴爲何事。故

家富子分。家貧子贅。甚者德色誶語之俗。比比皆是。生且違。養。况追逺乎。興言及此。可謂太息。文仲蒞政初。即扶弱抑强。寬猛胥濟。飾黌宫。嚴廟貌。

以妥神棲。以敦風化。公務雖劇。必造庠序以講孝義。資橐雖虛。必捐廪祿以周貧乏。親老異居者。責以就養。爲後他姓者勉其歸宗。作孝子祠。表忠

臣墓。遵行鄉飲酒禮。賓主僎介。不失其倫。錫胙宴樂。耋艾觀感。用夏蠻夷之道殆庶幾乎。予嘗感今思古。自天子以至官師。降殺莫不有廟。故事亡

如事存。齊明盛服。焄蒿凄愴。若將見之。世衰禮壞。由貧而富者不録其祖。由賤而貴者耻言其先。貨視含寳。而薪視立木者蓋總總也。安能有追逺

之念。而使民德之歸厚乎。噫。世有隆污。而孝無貴賤。地有夷夏。而祖無異同天理之在人心者未嘗泯。而受父母之遺體者未嘗殊也。特以教化不明。

無以作興之耳。故事親孝。則忠可移於君。居家理。則治可移於官。繼是治斯郡而登斯堂者。忠孝之心得不油然而生乎。吾以是知追逺之作。非一

家之孝也。擴而充之。推而徧之。則天下之孝舉不外是。其化民成俗之意。豈小補哉。詩曰。永言孝思。孝思維則。又曰。孝于不匱。永錫爾類。其是之謂

歟。吾故喜而爲之書。明年甲寅春三月吉日中順大夫吏部侍郎知南安府事宋麒撰。 學正李盛曰。或問追逺之作。祀高曾祖禰足矣。又追祀始。

祖禮歟。曰禮也。在祭法以冬至祭始祖。不有主也。則當祭之時何歸。况易世之後。新主祔而四世祧。祧主必遷於始祖之廟。不有始祖。則祧主何所

附乎。由是推之。則追祀始祖固宜。或者謝而退。 古藤八景詩序 郡必有志。志必有文。其來尚矣。蒼梧之南州曰藤。其志乆曠。富春金氏玉相貳

守是邦。不鄙夷其民。而欲丕變其俗。慨前聞乆墜。乃脩學官明教典。暇日詢諸父老。慱採遺編。不期月而成録。且謂弗以山川景物之奇。無以感發

士氣。於是歷覧遍觀而有得馬。序爲八景曰。東山夜月。石壁秋風。赤峽晴嵐。劒津春漲。鴨灘霜瀬。龍巷露臺。登嶼聳鬟。谷山列障。名公鉅卿賦咏詳

至。且以示予。于謂月也。風也。山川草木也。是數者何地無之。要在人取。舍何如耳。今也藤之風月山川乆湮鬱。而一旦表章之。是亦物之一遇歟。噫。

貳守之用心亦勤矣。因其物以及其人乎。俾鄉之士子脱去凡近。以逰高明。若是而表章之。品題之。庶斯景之不泯。子深有望焉。逐爲之序。洪武甲

寅重午良日。松臺林孔嘉書。 八景之作。始自瀟湘。南軒先生刺連。亦有湟川八景。吾家嚴陵八景。寔得名于仲淹范公。盖山川清勝。溢風月而快

心目者。何徃非景。奚必瀟湘哉。古藤雖在荒服。山水奇絶。安可以瘴地例論。有若東山瞰江。而月旁午。石壁挂松。而風生濤。雨餘劒津客帆高。日出

赤峽林霏薄。亂石戰鴨灘之浪。方臺枕龍巷之淵。登嶼柱淙。鬱如螺髻。谷山列秀。隱若屏翰。凡是數者。雖非瀟湘之偉觀。亦足爲嶠南之清絶矣。山

川之勝。固不待人而名。佳景亦不能自名也。因録其佳致以爲古藤八景。騷壇老帥母惜珠玉以成斯美云。釣臺今文仲書。

容縣容州志十洞後序 予始至南容有。長者謁曰。君勾漏此中有洞天皆神仙所宅。予笑曰。仙而宅此。豈有上界有過謫來耶。復念稚川爲響元

散。騎常侍領大著作。因辭不就。乃爲勾漏令。帝以資高不許。洪曰。非欲爲榮。以其有丹耳。遂從之。蓋胷中如稚川所在焉。豈以瘴癘魑魅爲疫乎。客

曰。晉書葛洪至廣州。爲刺史鄧嶽所留。優游羅浮。尸解而去。九轉丹砂自成。而勾漏羅浮也。予曰夫八仙者。乘白雲至帝鄉。御飛龍游海外。彼朝洛陽

而暮交趾。亦一瞬息耳。今江浙間餘杭閣皂處處有葛仙遺迹。客曰。勾漏自葛君後。何寥寥也。于曰。天仙者。人自求知之。彼非欲求知於人也。凡骨

塵勞見何容易。天下名山洞府。非聖眞所住。則靈山所遊。如龍如鬼。人尚不能知見。况仙聖乎。郡中耆老傳聞唐末。有陸君丈宰勾漏。每晨起策馬

至名洞前。獄訟簿書以次遣罷。則長笑高卧抵暮乃歸。秩滿仙去不知所徃。紹聖問。有長沙人郡虎宇彦嘯忽自上庠歸棄妻子亟至都嶠勾漏洞遊。

凢數年後。故人於祝融峯下見之。顔益童少。邀客而飲。醉失所在。郡君父老猶記其面目。而陸已失其名字爵異矣。附而書之。異時職方脩圖。耆舊

續傳。亦爲庶幾有考焉。紹興癸酉十月朔長樂林芰叟序。鬱林州鬱林志鼎建廟學記 學有廟者何。王祀孔子也。祀孔子者何。尊

聖道重民教也。聖朝學校布天下而裔氓荒域連學設師。美化善俗。尤所宜先務。嶺南士荒遐地聯延海北。大理交趾雲南夷江犬牙相錯。谿洞深

竊巨測。憑險負固。徃徃鴟義奸究。惺然梗化。蔚林介嶺海地曠而夷。弄兵潢池恒弗戢。上下詩張。無所於措。州有孔子廟在城南右憑津。春夏淫雨。

水潦交注。輙匯溢瀰漫。殿堂門廡悉淪沮洳。蠡嚙摧杇。不可支拄矣。至元三年夏五月。眞定張侯按攤不花知是州。仰瞻仭墻。陵夷草莽。荒墜雕弊。

無弦誦聲。則喟然太息曰。嘻。吾聞風俗興化移易爲治。有美化斯無弊民圓顱方趾。戴天履地。彼豈獨無人心哉。明仁義。惇禮教。則學校所繫。予何

敢不力。相舊址卑墊廼營治之。酉燥則爽闓。當宁正南面。以四賢十哲配而繪祀爲兩廡。講有堂。舍有齋。師生有膳。庖廪有次。春秋釋奠。晨夕肄業。

學舊有田。以頃計二十有八氓。誣上行私。匿蔽而。赦其租入。嵗徵大乏。上下並緣爲利。則相仍苟且弗爲。意侯立法核實。悉復舊賈。繇是新群氓之

耳目。宣禮遜之風化。庶知爲政先後矣。嗟夫邊儌搶攘。日夕固金湯。崻芻茭。礪弓矢。鍛戈矛以爲事。若侠斯舉。不畿論俎豆於問陳。持章甫以適越

者。雖然。萬古一理。萬人一心。明倫設教本於孝弟。昔有分椹歸養。而强暴戚然通矣。故有苗小蠢。弗化徂征之師。來格兩階之舞。後世文翁。常衮。變

移閩蜀。豈非藹然詩書禮義之粹哉。學校教化。相爲終始。教化風俗。相爲污隆。傳曰。有教無類。侠之政能以興學校教民爲務。其可尚也。夫。達魯花

赤扎蠻丁州判張子忠吏目粟益皆翕然以使之心爲心。學正吳膳孫實相厥事。余嘗分憲至是矣。故因其徵言爲述本末俾刻諸石。後之守是邦

者。庶有感於斯文。時至元五年歲次己卯。十二月日奉議大夫蔚林州知州兼勸農事張按擹不花等立石。太中大夫嶺南廣西道肅政廉訪司副

使伯篤魯丁譔記。 奉議大夫嶺南廣西道肅政廉訪司副。使也兒吉尼公德政碑鄒魯撰。 聖天子在位之十有五年。大臣之總百揆者。陰愎專

娟。政用弗凝。中外側目無敢言者。于時唐元氏也兒吉尼公由西南臺入拜監察御史。抗疏極言紏其不可以相者五事。章再上。以公僉浙西憲。既

拜命復上論劾不已。天子感悟罷。相臣爲太保。公曰。是不可以相而可以師乎。吾爲諫官言不用則當去。廼固辭。三臺各道以公言繫天下安危。不

可以不繼也。皆馳奏之。於是太保歸田里。天下之人皆知公爲忠直之士。未幾。丁父憂。公曰免喪。國制也。然吾以荐歷清要。不可以違聖天子爲治

之道。居喪克盡其禮。上益知公賢。奪其情起判中政院。方是時上勵精圖治。一視同仁。無有逺邇。皆輟近臣以撫鎮之。尤以嶺海遥邈。反側靡常。非

按之以廉明風厲之臣。有司鮮克率職。民將不堪。乃命公爲廣西憲副。至正十一年也時都梁寇數千剠靈川。距桂林數十里。公督都元帥阿魯輝

統也。孫思敬二萬户合官軍撞義擒殺之。明年紅巾賊起河南。正月渡蘄黄䧟鄂省。二月陷岳與潭。衆號數百萬。鼓行而南。公集諸將群有司論之

曰。今劇賊起閭左衡行數千萬里。以天下乆安。戰守不備故也。使其長驅深入。薄我强場而後禦之。勞師費財。震驚我民。非計之善也。不如要之衡

湘以挫之。使其志不得逞。公乃親勵將士命左江安撫黄祖顯發精銳三千人爲前鋒。都元帥五萬户兵八萬繼之。二月祖顯至衡遇賊樟木市大

戰敗之。賊屯衡山。元帥兵追撃之。戰衡山。又戰下攝大破之。斬首數十萬級。戮豪民之爲向導者四家。潭衡悉平。於是北際湖湘。南極海裔。其民安

於耕桑。樂於事育。與承平時無異。既而道州逆賊周伯顔殺湖南帥。㨿其城。復陷全州。公曰。吾以千五百里保衡。獨不能以數百里庇齒之全乎。即

與帥臣議。命萬户孫思敬等救之。遂復全州。臨桂東鄉民張朝佐聚群惡爲紅巾内應。公命静江路同知卜顔帖木兒檮其巢宂。殱其渠八人。喻脅

從以禍福。而安輯之。大墟民蘇德智合徭冦謀犯城邑。公命帥府經歷普顔帖木兒督萬户兵捕戮之。道州賊侯舍等攻陷賀州。萬户也先徃捕俠

舍望風奔潰。禽其黨無遺類。由是廣西之境暨隣郡數千百州民不從亂猺獠格心馬。廣西土瘠人稀。重以分閫之需。公上之稅才六千二百余石。

嵗仰給軍儲于湖南以數萬計。自紅巾賊陷湘趲輸不至。會嵗大饑。民有食殍死之肉者。公愀然嘆曰。吾以詳問疾苦。忍視其民之死而弗卹耶。廼

悉捐祿秩之儲五千緍市粟以賑之。官師胥吏若士與庶爭先效慕。得粟萬數千石。使民免於溝壑。湖湘官民避難而來歸者以千數。公不彼我之。

間而振給之。流亡者若赴其家。然廣西供億餽餉數倍他鎮。朝廷嵗須官本錢參拾萬錠。自冦阻路絶。三嵗不至。民用日艱。公嚴澁滯之令。遏越境

之貨。而兵食足馬。臨桂民秦君旺謀殺秦禮。五裂其屍。分瘞塘淖中而匿其仇。執秦孟華秦伯慶訴于縣。誣伏就獄者五人。有司上之。公察伯慶素

聾。宜不與宻謀。詳讞之果得秦君旺始謀之情。而獲别匿之首伏辜者六人。伯慶孟華得無罪。平樂民掠周蔣錢陸伯緍。并誣與猺通。東鄉民秦達

先誣其姪以利其家財。獄皆已具。公摭得實。隨正其罪。融民誣其官。長。公一聽其訟即得其情。乃反坐之。將士之貪悍謀不軌者悉置諸法。不少貸

至若斯。三皇孔子廟作通濟橋。築與安堰。禱雨祈晴。而晴救菑恤澇。感出公帑。謹城守。革冗濫。斥疆禦。止末作。政跡之著。地有穹碑。民有歌咏。不可

一二數也。於戲。威足以清亂。仁足以惠民。明足以别枉直。由其有忠盡之誠。廉潔之𢮥。剛方正大之氣故宜見諸行事之懿如此。况同寅協恭。若都

元帥篤列威實公之忠。㕘畫獻替。有經歷佐公之賢。宜其政無不舉。而澤無不被。是何逺人之多幸也。西甌士民感德懷惠。俾魯爲文以紀實跡。刻

石通達以示不忘。惟公在中臺時。魯以檢討經筵。親睹公直言極諌之悉。中朝之人皆曰。紀綱之振。未有今日也。幸在按治下復覩公德政之羙。桂

林之人又皆曰。憲司以來。未有今日也。中臺之事固已載諸史席。昭揭無窮。惟今日之懋德善政。不可以不紀。魯不敏。然嘗以文辭奉乙覧。其所

建。或足取信於來者敢叙其槩而係之以頌。公字尚文階大夫云。頌曰。於惟世皇。立極建邦。既定典常。孰千紀綱。耳目之司。烏臺栢府。執我天憲。明

我王度。我皇繼聖。克寬克仁。相臣否德。我用弗循。于時諍臣。惟唐兀氏。白簡有嚴。豸冠斯殞。批鱗强諌。繋國安危。天威有容。仕已敢辭。帝心同仁。無

間夷夏。我公南來。繡衣驄馬。廉明綱正。仁裕公忠。秋霜烈日。甘雨和風。既遏大凶。亦翦群惡。威信攸加。孰敢不若。北被湘波。南臻海陛。其民雍熈。罔

識亂離。彼民其饑。我粟以積。彼民流離。我王于息。稽古敬先。尊德尚賢。禮樂有容。講肄有筵。乆旱以霖。積陰以霽。天監其忱。民服具惠。如金如湯。我

隍我池。如熊如羆。我旅我師。卹刑慎獄。舉直錯狂。禁止令行。必罰信賞。崇德霜臺。孰如公優。肅政桂憲。孰爲公儔。我公之功。我公之德。士民永懷。視

此貞石。  詩集

梧州府蒼梧志題蒼梧郡 陳恭公 莫訝南方景物踈。爲君聊且話蒼梧。地傾二面城池壯。江迸三流氣色麄。山蓄火光因政出。石藏牛影爲仙

呼。官傳聴自唐丞。相。民頌恩從漢大夫。龍母廟靈神鬼集。鰐魚池近介鱗趨。朝臺望斷悲岐路。氷井窺頻爽髮膚。鱠羙不堪全用鯉。果珎何忍命爲

奴。雲歸上國名終逺。郡帶諸藩勢未孤。銅鼓聲浮翻霹靂。桄榔林静露眞珠。半欺花檻繞朱槿。强壓鶯哥盡鷓鴣。三足告祥文尚載。獨峯爲來事无

無。封强自覺隨時廣。飲食從分過嶺殊。行伍戢威遵下武。兒童知樂學從儒。風輕别浦來漁唱。人塞閑坊戀酒壚。服尚蘇華幾兩蜀。市相交易類全

吳。营希賢帥㦳偏㦳柳。扇慕良規各制蒲。春聳門闌多列戟。雪從絃管舞双殊。只因談笑平風俗。僣用詩歌。和𥚓襦。萬里無媒休促蹙。數年從宦弄斯

須。却憂别後牽吟想。欲寫幽奇入畫圖。寄藤州弟子細 蘇軾 九嶷聯翩屬衡湘。蒼梧獨在天一方。孤城吹角烟樹裏。落月未落江茫茫。幽人

撫枕坐嘆息。我行忽至舜所藏。江邊父老能說子。白鬚紅頰如君長。莫嬚瓊雷隔南海。聖恩尚許遥相望。平生學道眞實意。豈與窮達俱存亡。天期

以我爲箕于。要使此意留要荒。他年誰作輿地志。海南萬里真吾鄉。 和韻 先生有文欲吊湘。飄然去國來南方。玉堂金馬在何處。乆知此地壓

渺茫。平生四海子由耳。少年便許同行藏。異鄉同氣各有適。併合不似秋江長。明朝解乎自南北。風晨月夕猶相望。古人兄弟有如此。今人兄弟何

獨亡。蒼梧自是古名郡。賴有青紫鋤天荒。作詩重說二公事。欲使孝友留蠻鄉。 過蒼梧 陶啇翁 近海江聲急。孤舟下杳冥。峽泉飛暴雨。灘石

走群星。水有瀟湘色。猿同已蜀聴。令人思舜德。一望九嶷青。 氷井 蕭磐 氷井蜀無水。爲與火山對。眞宰福梧人。命名適相配。炎炎火之性。所

至能爲害。氷焉壓其氣。轉否還高𠫭。祥光每發時。州人同福賚。乃至井若氷。其義故有在。我來酌訬氷井。其美同沆瀣。初疑蓬島脉。又雅林源派。井竇

倘依然。古墓盡亡昧。半爲土烟没。半爲石缺壞。于時初下車。未暇整頽潰。州城百舍敞。締剏豈容怠。舊者爲之新。露者爲之盖。卑污易以高。狹小易

以大。於公無所侵。於私無所貸。一誠與規畫。黽勉及三載。始未想井基。指示經數輩。引繩取其直。立標正其界。開鑿三尺餘。適與古基會。西偏甃堅

完。界不差井恠。三隅髣髴見。磚師且徐綴。此井信有神。州人亦嗟恠。井前爲開池。引水成溝澮。所防三伏天。飲者成群隊。井名未磨滅。自我發况晦。

所慮規模隘。塹崖基坎冗。伐木除荒穢。裝點自天成。可爲州勝槩。碧塘寺之腹。青山寺之背。環翠既控引。泉水亦襟帶。三寳雜裝嚴。七

寳舊豪邁。對面膽神霄。出門逺闤闠。登臨益增價。顧盻無凢熊。徃徃市人來。如在瓊壺内。徃徃士人來。如出塵籠外。我常引客至。五馬隨雙斾。暫脱

簿領中。忽然無障礙。怡神八極逺。濯體清風快。臨池似山澗。酩酊常所戒。屢作謝公游。敢望蒼生待。雖無吳政績。薄有循良最。寄語此氷泉。爲我留

遺愛。 火山之火載於圖經有三說。越中人户知之。而耆老云。不見者餘五十年矣。紹興辛巳仲冬三日甲辰。山初若流星。已而如日。乍見乍隱。乆

之乃散爲數道。流轉山頂。郡人嘩曰。聖火。歸美於子。子無德而當之。因作詩以。識其事。 寳劒靈珠地所藏。山間何事發光芒。郡人但識爲吾美。

爭解天朝火德昌。 火山無火碑猶在。結也翻爲妄也言。自此神光俱不見。向來徒說道州元。 千詩百賦闘壞奇。揔道前賢跡可齊。顧我非才何

以稱。願回嘉瑞福群黎。 梧州嘉魚亭 傳汝礪 舟楫回沙驛。旌旗駐郡亭。江通五管白。天落九嶷青。此日瞻雲氣。誰家見客星。軍須晝夜急。冦

掠幾時平。 偶題嘉魚亭 余觀 弭節潚湘渚。廻眺蒼梧城。積雨滌煩煥。高窻風露清。雙溪匯奔駛。九疑鬱相迎。帝子去不返。白雲朝暮横。游倦

脫塵鞅。滄浪歌濯纓。良反逺作牧。炎方聞政聲。余欲暫息偃。王事有嚴程。况廼風塵際。戰伐未休兵。丞徒侯明發。沿月迅宵征。言歸詣金門。仰頌泰

階平。 懷友兄兼善伯廣二侍郎 元光祖 王事驅馳鬢已絲。又分節鉞鎮南夷。天涯倦客行益逺。海上故人來尚遲。千里暮雲歸雁盡。兩川春

水浴鷗嬉。江亭酌酒吾誰共。幾度憑欄望使麾。 和韻 牛繼志五綵常拈補衮絲。却資章甫出南夷。身罹海瘴嗟行逺。夢想衡雲恨到遲。梧桐

霜嚴丹鳳老。松巒日静白猿嬉。茫茫前路蓁蕪甚。銅柱何人秉將麾。報恩寺避暑偶題 慕高字仲倫 禪關實蕭爽。地枕大雲麓。高樹夾路生。

森陰覆苔緑。當炎不知暑。過雨如響瀑。風幡勿摇裔。白雲滿廊屋。尋幽復誰契。但見樵與牧。我厭塵囂居。禮貌苦拘束。時來憩鞍馬。解带滌煩促。老

僧誰問訊。足慰彼幽獨。須史二三友。續獻茶與醁。當圖一榻懸。共爾楞嚴讀。 和韻 陳汝楫字濟民 蒼梧有名刹。僻在山之麓。偶然乘雙屐。踏

破蘚痕緑。溪漲合漢污。林飙散晴瀑。老禪雲滿榻。肯借半間屋。平生危行心。養晦卑自牧。昨朝謝浮名。不受塵鞅束。澆俗世益降。流光日以促。昆明

飛劫火。此宇巋存獨。賡歌發感慨。大笑呼𨤍醁。寄語庵中人。殘經對月讀。國朝 題嘉魚亭 孫應治字舜元䨥江會東渚。山谷相盤紆。地勢頗夷

朗。云是仙者都。陰陽錯變化。烟雨儵糢糊。蒼翠入城郭。山川時有無。迢迢玉京客。皎皎歌白駒。芳亭挹蕭爽。興逸神與俱。故人守兹郡。慰我亦勤劬。

載酒重延佇。文饌出嘉魚。雖云逺行役。旅懷爲之舒。酒酣日將晏。白月流琴書。携手蒼梧翁。笑傲逍遥墟。 寄梧州府采舜元太守卓良心經歷

趙宗德字伯高 到官半月若爲情。日日驅馳有送迎。萬里山河歸一統。兩江烟浪抱孤城。山徭斤斧爲畊本。海國魚𥂁是治生。白髮老翁無寸補。

諸君努力致昇平。 古詩八韻奉贈德新知府。并呈明德通守。時中判府。良心長司。善卿知事。 葉見泰字夷中 朝發端溪縣。夕憩蒼梧城。蒼梧

有賢牧。寮寀俱時英。宴我南薫樓。宿我嘉魚亭。珎肴既重列。羙醖仍細傾。冀夜繼秉燭。優巫陳楚聲。酒闌吐肝膽。驩馬若平生。黽勉服王事。行邁有

期程。贈言無誇辭。因之寄深情。 題梧州府門驛 楊嗣賢字師績 晚泊蒼梧秋水潯。遣愁時復一長吟。鱸魚未遂張翰興。薏苡多虧馬援心。身

外虛名何足問。眼前薄俗澷相侵。另兒幾點孤忠淚。坐對青燈到夜深。登嘉魚亭 嘉魚亭下水茫茫。倦客憑闌望八荒。江湛玉壺秋色净。山開

圖畫晚烟蒼。且將濁酒酧住興。莫聽悲節送夕陽。最愛蒪鱸風味美。白雲飛處是吾鄉。 中秋對月 蒼梧之野雨初情。喜遇良宵月滿城。秋景正

當今夜半。蟾光不减去年明。茫茫天地飄零客。漠漠雲山感慨情。巵酒欲吞心已醉。故鄉何日逐歸畊。 次趙伯高太守見寄韵。 逺聞琴鷦之官

日。童稚紛紛竹馬迎。千里桑麻新雨露。萬家鷄大舊江城。知君報國丹心壯。愧我思親白髮生。擬欲築居謀小隱。行藏何必問君平。 登嘉魚亭偶

成 應遜字孟謙 獨倚朱欄望眼逺。美人楚楚隔天涯。雲連勾漏神仙洞。雨暗潇湘帝子祠。山色暖匀青翡翠。江光冷浸碧琉璃。徘徊未畫登臨

興。忽報沙頭駐使麾。 出郊 駐目蒼梧野。雲烟半香冥。荒林虞帝廟。斜日吕仙亭。城扼三江險。山連百粤青。長歌舒逸興。激烈振林埛。 王佐彦

舉歌贈良心幕長先生一章 行行歲云暮。孤鴻呌其群。玄陰積雨不成雪。回風吹作蒼梧雲。梧江水落出寒石。我泛扁舟感行役。十年䨥脚走飄

飄。舉頭却羡歸飛翼。閑呼新豐酒。懶聽齊門竿。頗奇魯連子。能射聊城書。古人悠悠不可見。今人徃徃輕貧賤。愁來試拂焦桐琴。陽春調古無知音。

側身天地一長嘯。慷慨空懷千古心。卓侯薇垣仙。來領梧州幕。相逢握手即相知。意氣峥嵘重山嶽。我向江皋將解舟。君情眷眷還相留。金貂換酒不

論直。爲我滿引澆窮愁。踈梅横窻竹爲屋。左圖右史驅塵俗。客至圍棋敲玉枰。夜長對話燒銀燭。銀燭生花漏轉遲。呼兒煮茗更論詩。平生似此有

真樂。坦率不愛虛名羈。卓侯卓侯懷抱好。獨恨論心苦不早。書劒無成笑我迂。交游有道如君少。仰慙高義無由答。行色匆匆擬明發。歸來艤櫂定

相遇。煩君載下西窻榻。 奉。使安南道出蒼梧。留别幕長良心卓君濟民員外陳君玄略高士張君用省豸李君彦舉王君仲昇趙君 天台葉見

泰 天台山人好清絶。半夜牽永蹋霜月。蒼梧弭節遇諸君。弌弌胷襟灑蘭雪。人生會合非偶然。酒酣吐論銀河懸。卓公倜儻已白髮。趙子峭潔當

青年。仲宣登樓望鄉處。江上蒪鱸季鷹去。坐間誰似陳孟公。協律奚囊有佳句。明朝短掉藤溪湄。滄波烟樹秋離離。楚天一雁入雲去。請君寄我長

相思。 游吕仙朗吟亭 清河張智 鶴馭飄飄不見回。幽亭誰爲理遺基。江流窈窕通三島。山勢聯翩接九疑。襟度可怜孤賞處。風光不似朗吟

時。浮雲流水佳人逺。倚遍闌千有所思。 火山 建安葉原賀字孟原南粤炎荒地。山川儲熒晶。夜後發輝光。洞達蒼梧城。焜煌天灯見。熠耀玉

燭明。明時頒皇恩。膏澤沾群生。造化鍾奇特。仲妙難言名。不比鬼磷燦。非騰古劒精。春風持。使節。嶺從逺征。初聞心頗恠。厥後詬與情。况後紀載

傳。庭燎莫與京。願言勿劒𦦨。輝采冲太清。 氷泉 驅車出東門。弭節訪水井。寺古棟宇傾。碑斷苔蘚屏。源泉地中生。瑩净可鋻影。命僧旋吸之。入

口勝霜冷。試亨白雲茶。椀面雪花耿。世傳制火山。一郡賴鎮靖。靖凉滌煩器。潤澤勞瓶綆。可以濯我纓。攸然脱塵境。 次游朗吟亭韻 閑扣仙癢䦕

翠濕衣。邯鄲一夢悟玄微。朝游衡岳乘龍去。暮厭蓬瀛跨鶴歸。琪草瑶花方外静。白雲蒼狗望中非。洞庭湖上魯停掉。不及登樓夙願違。 雨中登

嘉魚亭 藍智字性之建安人 高閣流鸎外。荒城駐馬前。江寒三月雨。春老百蠻天。折柳悲横笛。飛花近釣船。乾坤揔羈旅。把酒意茫然。 城空

花漫爛。樓迥雨瀟條。毒草春生瘴。蠻江晚上潮。魚肥堪把釣。鳳去不聞韶。萬里䨥持節。恩波賴聖朝。 題朗吟亭 洞庭萬里連滄海。石室千年隱翠

微。華表月明笙鶴下。蒼梧雲濕劒龍歸。城南老樹名空在。枕上黄糧夢已非。仙客逺尋勾漏洞。丹砂未就與心違。 次藍僉憲登嘉魚亭韻 易謙

字自牧 茅屋楓林下。江亭沙烏前。四山青入座。兩水碧摇天。喜有題詩客。怜無載酒船。登臨春事老。羈忍陪凄然。 登嘉魚亭 劉權字可與

嘉魚亭上徘徊處。看盡題名記昔來。燕子經年江上見。桃華一夜雨中開。龜鼉汹湧䨥江合。闌檻參。差。夾嶂廻。總有好懷吟不得。吕仙何處使人猜。

游朗吟亭 雨歇當初夏。杯㗸對巨淵。道同忘爾汝。契。闊效神仙。嵐氣侵衣潤。天光落酒圓。朗吟殊未已。登覧倍欣然。 今朝游樂。處。似入武陵

源。樹宻夏將至。鳥鳴春不繁。雨來䨥井合。雲去小龍屯。爲報東山客。開尊望故園。 人生能幾何。行樂苦無多。亭敞鳥鳴樹。池清月入波。酒杯傳素

手。冠帶挂青蘿。㧾是同心者。斯文氣味和。 放生池外朗亭閑。都道純陽住此山。玉佩不來歸海角。青蛇何處落人間。或聞東老題詩去。未擬西鄰

賣藥還。政爾尋眞尋未得。蒼梧雲氣濕爛班。輿地紀勝松陰如幄水如羅。秋盡山青白鳥過。獨坐一庵心正寂。數聲何處竹枝歌。白鶴觀在州西。成

通末鄭畋守蒼梧建水閣題詩。瘴江山上重相見。醉裏同看豆蔻花。唐李涉送梧州劉中丞。楚江亭上秋風起。看發蒼梧太守船。千里同行從此别。

相逢又隔幾多年。張籍送王梧州。身經火山熱。顔入瘴鄉消。沈佺期詩隨風身不定。今夜到蒼梧。客淚有時有。猿聲無處無。潮添瘴海闊。煙拂太山

孤。却憶零陵住。吟詩半玉壺。周朴乆梧州却寄永州守。見文苑英華。南國無霜霰。連年見物華。青林暗換葉。紅蕊續開花。宋之問経梧州。見文苑英

華。 鬱鬱蒼梧海上山。蓬萊方丈有無間。東波自注鬱洲山自蒼梧浮來。水有瀟湘色。猿同巴蜀聽。令人思舜德。一望九疑青。陶啇翁梧州蒼梧郡

詩。南極蒼梧郡。江山號勝遊。海天晴動水。峽月夜隨舟。陶啇翁送吳利見主簿之蒼梧。川流八桂末。地勢九疑餘。不憚勤酬唱。江通丙宂魚。陶啇翁

寄梧守。峽口蒼梧縣。城依南斗魁。江渾潮海上。地熱火山來。草没嘉魚宂。雲封表臺。到應無獄訟。豆蔻酒頻開。陶啇翁送吕濤典獄蒼梧詩。變氷井

有泓閑漱玉。火山無𦦨謾生煙。歐陽燾。恭公遺治傳者舊。元結雄文載簡編。同上寄聲此氷井。爲我留遺愛。蕭磐氷井詩。吟拾江邊金翠羽。醉騎海

上玉麟腰。清談試茗遊氷井。至樂觀魚坐鑑橋。郡守蕭磐。聞道嘉魚出火山。我來那得一鱗看。胡長卿過梧州火山。客有談嘉魚之羙者。長卿有詩云

云。惟君萬里分符去。蒼梧之邦舜游處。九疑七澤皆相連。黑海濡毫寫長句。郭祥正和梧守祭希蘧留詩。 四六 大舜隱真之地。違人遁跡之鄉。

唐太宗謂李靖曰。碧桂之林。蒼梧之野。云云乃授靖西海大總管杜林志。方輿勝覧四六榮分符竹。來莅蒼梧。地乃舜游。郡因漢置。居百粤五嶺之

中。連九疑七澤之勝。北接湖湘而爲唇齒之邦。下通番禺而有咽喉之勢。潮海火山。曾人陶啇翁之句。青林紅蕊。備陳宋之問之詩。地望匪輕。曾是

陳恭公之舊治。人材亦盛。尚尋其太守之故家。



永樂大典卷之二千三百四十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