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樂大典/卷0234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二千三百四十三 永樂大典
卷之二千三百四十四
卷之二千三百四十五 

永樂大典卷之二千三百四十四 六模

  古今詩集藤縣古藤志坡仙 江月樓 江月照我心。江水洗我肝。端如徑寸珠。墮

此白玉盤。我心本如此。月滿江不湍。起舞者誰歟。莫作三人看。嶠南瘴癘地。有此江月寒。乃知天壤間。何人不清安。床頭有白酒。盎若白露溥。獨醉

還獨醒。夜氣清漫漫。仍呼邵道士。取琴月下彈。相將乘一葉。夜下蒼梧灘。 馮文簡公京山集。警聯團飯引來。喜掉續貂之尾。索綯牽去。驚回顧

兔之頭。狗賦 琴彈夜月龍魂冷。劍撃秋風鬼膽寒。吟氣老懷長劍古。醉胸横將太行寬塵埃棹臂離長陌。琴酒和雲入舊山。豐年足酒容自易。世

路無媒着脚難。 此文簡公山僧舍之所作也。惜乎未睹全集。幸得是數聯於鶴林玉露中。觀其著筆咏意。豪邁倜儻。誠非他人所能道者。宜其

名。冠三元。爵隆一品。爲盛世之良臣。燁燁光華。照耀今古。夫豈偶爾。然此特餘事耳。鸐林又載公文啇人也。年壮無子。公母以白金遺其夫使置妾。

妾既得而錢已償矣。遂詢其所自來。乃知妾父為綱運官。鬻女陪欠折之數。因不忍犯之。歸其女而不責其直。及抵家具以告其妻。妻喜之曰。君用

心如此。何患無子。居數月。妻娠。公將誕之夕。里人皆夢鼓。吹喧闐。曰迎狀元。然則公非特文章可人。其父母俱賢。種德深厚。天其昌若宗者如此。又

豈偶然哉。吾故喜而識之。以為為善者之勸。公少游學湖湘。僑寓山。故世傳誤以爲咸寧人云。文仲書余觀幕阜人。元朝進士。至正壬寅仲夏寓

此作。 孝子祠 親恩天地深。孝念金石變。惕然接音容。永慰風樹願。衛公廟 霜空炎州樹。春霽陰山雪。皓首稱楷模。無賴見優劣。 光華亭

霞通海天曙。月來東山白。不是凭闌人。誰能當秋色。 流杯橋 曲水分山陰。輿梁勝溱洧。一咏見高風。駟馬安足取。 桂山泉 寒蟾窺玉甃。

老兔遺香酥。化為銀河水。一沃炎海枯。 注玉泉 雲蒸崑山液。月浸藍田英。臨風咽沆。滿腹珠璣鳴。江月樓 仙翁看月三百秋。江波日去月

不流。肯因炎塵暝空闊。直與江月同清幽。蒼梧雲氣眉山雨。玉簫三弄無今古。九天雨露襲蛟龍。闌干長凭清虛府。 浮金亭 熖蛟夜戰玻璃宫。

明犀驚裂撤錦紅。氷蟾吐絲織鮹綺。天狗拽尾凝秋空。倚闌仙人酒初醒。過眼輕瀾風自定。一規不動九霄寒。誰悟浮華都是影。 劉志行號梅南

元鐔津縣尹。 贈鐔津劉明善教諭。 杖末藜光一再嘘。青青子佩已隨車。鮮明新錦翻花樣。屈曲蒼藤暎草書。五嶺雲深無過雁。三江水會有嘉

魚。爲言津上弦歌宰。故友風流不及初。 到藤州 驛。使何曾寄嶺梅。古藤界外少徘徊。無名異果自成樹。没字殘碑半是苔。木杪山鷄知旦夜。江

心仙島欠樓臺。灘神憑險存遺廟。笑我何因過此來。 離鐔津 公事無多早散衙。蜀中寧有寄來茶。龍光下照三江水。燕子重尋百姓家。疇昔覔

漿曾得酒。只今作飯類蒸砂。寄言道士玄都客。好種劉郎去後花。重過藤州軍中一簪短髮雪鬅鬙。兩度携笻訪古藤。曉日池邊看洗馬。秋風

臺下聽呼鷹。神仙自古勞官府。傀儡誰催上戲棚。魚雁不來鄉信遠。燈花夜夜竟無憑。趙宗德惠州人字伯高 赤水峽 猿啼峽口不堪聞。艤

棹沙邊對夕曛。一水中流通碧海。兩山高並揷青雲。空巖乆絶神仙跡。喬木深藏虎豹群。我亦疏狂成放逐。倚蓬對月倍思君。 廣法寺 我到古

藤方半月。笋輿咿𠵣入松關。寳爐香裊風生殿。野樹鳩鳴雨滿山。往事已隨流水去。此心那共白雲閑。無端卉木生連理。惱起禪心入定艱。 九日

宴浮金亭 東山樹何青青。鐔津水何冷冷。茂樹可蔭。流水可聽。嵋山夫子能解事。却於水邊樹下構危亭。洪波浴日金錯落。瘴雲不雨烟濛溟。風

塵澒洞去天遠。草木蓊鬱知地靈。監州為愛黄華節。携我登臨邀衆客。假令。有酒多似襄江水。豈能洗我胸中之抑塞。甘侯昆玉文武全。傾盖交游

五情熱。故人亦有許判官。清苦平心似鐵。文彩風流喻幕賓。曾陪驄馬清南粤。劉君元是薇省郎。治民有道多籌策。余簿懷才亦不群。芳名皆在斯

文列。儒林冀魏兩茂學。逸氣直與青雲接。孟嘉落帽是何年。按幘西風感前哲。天荒地老事忙忙。白髮無情滿簪雪。醒時醉。醉時歌。樽前要使衰顔

酡。不飲宗此清興何。人生聚會能有幾。江梅親舊今無多。重游浮金亭危亭我到三登眺。殢酒尋花鬢似絲。日射沙明金錯落。風回波漾碧參。

差。酒闌李白誰同賦。老去嵋山未有詩。自笑長爲踈散客。要知何日是歸期。 葉原賀字茂原建安人奉議大夫廣西等處提刑按察僉事 咏紫

藤杖 托根嶺海間。穿巖近清泚。不知幾經年。翠葉胡薾爾。直幹傲冰霜。堅心等圭玭。葩解紫幹新。花涵香露泥。色并鐵樹枝。其下多甘薺。采薺者

伊誰。戕此孤芳體。携歸拄紫門。柴門長夜啓。舉家怪且驚。千里贈老米。老米忽見之。傾倒得奇趣。𡨋諸文房中。衣以古錦綮。賜鳩乆寥寥。化鶴嘆瀰

瀰。青藜空輝騰。桃竹徒睥睨。可以備湯盤。可以列舜弤。出入藉扶持。畏路平如砥。胡然世淪雲。零落在荒坻。至寳出有時。一朝逢愷悌。太息命溪童。

取向江干洗。洗净文彩新。光燭雙眸眯。厥今 聖明朝。舉動遵古禮。慎勿變蛟螭。擬欲獻 楓陛。 題養素軒 趙侯志中庸。結軒扁養素。止息抑

泰然。出入由大路。功名付所天。富貴無所慕。貧賤百不憂。道德日馳鶩。一庭草青青。四外環梅樹。籬邊種黄華。爐中煨香芋。瓦瓮釀新篘。客至醉朝

暮。揮毫滃睛雲。點易浥秋露。開門對西湖。自得賢聖趣。半生甘寂寥。一旦欣奇遇。出守古藤州。競業遵王度。不改夙昔心。念念靡他務。撫字實勤勞。

千里歌五褲。吁嗟俯仰間。萬物本皆寓。我亦倜儻人。撫卷美無斁。願言慎厥終。詩乏瓊瑶句。 張拱辰五羊人廣西等處提刑按察司書吏 題養

軒 士生天地間。禀兹五行氣。清濁雖不同。所養無二致。優游德性天。涵泳禮義地。貧賤莫能移。富貴焉足恃。踐履苟如斯。聖賢可希企。偉哉趙

藤州。出遇唐虞世。報國殫赤心。用展平生志。 忘機子 雲出無心鳥倦還。此時須向靜中看。由來方寸無他慮。長與海鷗相對閒。 一琴一鶴素

家傳。萬事無心付自然。畊鑿不知蒙帝力。含哺鼓腹樂堯天。章文中滿川人。廣西等處提刑按察司書吏。 忘機子 茫茫俯仰其三才。城郭機

深妙莫猜。賦子元來無物我。權謀未動絶涓埃。青山還許白雲往。明月不隨流水回。萬類盈盈多變化。隨時酬酢在靈臺。 富禮字好禮。河南人。奉

議大夫僉廣西等處提刑按察司事。藤州將成新喜而為賦 初見新基似砥平。即看清廟鬱崢嶸。殿中衮綉爐烟繞。堂上弦歌几席横。粉署曉晴

紅杏吐。瑶池春雨碧芹生。諸生濟濟多才俊。蚤奉賢書上玉京。 周禮職方氏掌九州山川人物。此天下之志也。晉乘載田賦乘馬之事。此一國之

志也。後世郡志其晉乘之流歟。藤舊有志甚缺畧。州同知金文仲氏能纂集成編而稍增益之。意亦可尚。惜其未能盡博也。天朝奄有四海。車書大

同。欽録山川著在令甲。是志所繫甚重。其刊於學宫固宜。乃為之賦。 藤州貳守金文仲。舊是天曹司績郎。能輯殘編紀遺事。更思潜德發幽光。山

川人物勞模寫。草木蟲魚備品量。好事後來重繼續。要須文字似班揚。富禮字好禮。河南人。鄭公弼之嫡孫。奉議大夫僉廣西道提刑按察司事。

東山夜月 東山氣鴻濛。夜色白如晝。明月牛斗間。江動金波溜。少歸松徑深。清露滿衣袖。 石壁秋風 斷崖如削鐵。開闢自太古。江風西北來。

斑斑濕秋雨。扁舟晚經過。中流欲掀舞。 赤峽晴嵐 峽口漲晴嵐。秀色渥如赭。天寒山鳥啼。月白林猿下。仙人讀書堂。石磴哀湍瀉。 劍江春漲

治舟滄江濱。天氣喜高曠。化劍已成龍。桃花涌春漲。刻舟彼何人。懷古重惆悵。 鴨灘霜瀬 秋高霜降餘。灘淺石齒齒。漁郎吹笛來。野鴨斜飛

起山頭兩石人。並坐如笑指。 龍巷露臺 海日照珠宫。隱見蛟龍窟。神人或經行風兩助飄忽。石臺晨可登。秋氣正蕭瑟。 登嶼聳鬟 江流島

嶼分。亭亭聳高髻。螺堆曉霧濃。翠滑春雲細。徘徊顧清影。澄江去無際。谷山列嶂 聯山如重屏。彷佛郭熙書。雲横鳥道長。目照虹梁跨。荒塚卧

麒麟。令人起悲咤。 李至善字原道。靈川人。廣西等處提刑按察司書吏東山夜月 素峨睡起駕永輪。風露無聲不動塵。桂子香飄秋更好。清光

曾照謫仙人。 石壁秋風 晴雲千堆捲怒濤。陰崖萬仞插天高。金鵬展翅騰滄海。鐵騎聯鏕頓紫縧。 赤峽情嵐。 兩山相對似開門。嵐氣浮空

日影昏。啼鳥數聲人不見。滿江春色水温温。 劍津春漲 桃花春盡雨聲中。汹涌波濤亂拍空。鷗鳥不知江遠近。往來相趁白頭翁。 鴨灘霜瀬

素練沄沄瀉秋色。亂石穿空灘水急。風飄萬點雪花飛。船過灘頭濺衣濕。 龍巷霧臺 列缺鞭雷驅石起。靈物蜿蜒蟠水底。雨餘長見電光流。

石上蒼苔翠如洗。 登嶼聳鬟 二女娉婷罷梳洗。並立江邊照秋水。寒烟帖帖墮雙鵶。一任西風吹不起。 谷山列障 翠黛環山似城郭。烏啼

春雨巖花落。天晴長日捲簾看。都放空青入簾幕。 原道以古藤八詠示予。前四篇清秋典雅。固不可及。後四篇發越動盪。尤為奇絶。玉局翁南游

之鄉。家家能賦。錦枹仙幾葉之孫。人人善詩。名下無虛士也。會稽富禮書。 季純漢昌人 東山夜月 龍驤雲斂蒼梧北。雄吞海氣。冠月色。露𡸁

漢表秋正深。雪漲山陰夜中白。平生看月復愛山。月行隨人山可攀。山河有影何時閑。風雨不動仍蒼顔。 石壁秋風 斷崖界天天咫尺。一泓浸

雲蒼玉立。孤松倒影龍闖淵。寒溜滴聲珠迸石。凉飙入棹一葉輕。空翠拂衣天上行。短簔醉卧江無聲。蘆花滿身籠月明。 赤峽晴嵐 兩山東迴

閭闔列。瑣斷綵雲浮日月。蒼蛟嘘霧濕朝𥋆。白鷗亂影迷晴雪。青天𣙣壓江模糊。翔鸞舞鳳乍有無。清風欲來空卷野。日高鳥啼山晏如。 劍津春

漲 天光曉闊東山陰。州嶼欲没烟沉沉。桃花已隨夜雨盡。海鷗不知春水深。失冗蚊鼉觸山怒。此際神驚危砥柱。柳邊舟渡浪停時。行人未負斜

陽暮。 鴨灘霜瀬 石人山前一灣秀。沙涌中州分碧溜。石濺飛花繚素雲。風挾怒雷聾白晝。天寒日暮舟子驚。藤江南來未半程。桐花雨過春浪

平。此時魚龍俱任情。 龍巷霧臺 巉石鱗鱗亘江北。凌波欲渡鬐鬣赤。貝宫清淚濕綃衣。複道西風留轍迹。露肥苔蘚磐石幽。天光摇人雲不流。

晚凉洒掃石上月。一絲長繫江聲秋。 登嶼聳鬟  水中分孤島净。晴螺半照湘妃影。柳顰翠黛月如梳。樹涌緑雲天似鏡。凌波仙子儂家近。説

到繁華嗤不信。棹歌長繞蘆花深。秋霜怕近青青鬢。 谷山列嶂 層巒北向屏翰開。秀色欲渡澄江來。桃花洗紅染朝霧。松賬鬱翠藏春雷。琅玕

芝草雲生熱。采擷歸來步蘿月。路蓬樵叟疑是仙。兩頰彤霞鬢如雪。麥澂字原濬。南雄人。奉訓大夫本州知州。 東山夜月 青山雲歛碧天開。

月色蒼茫海上來。風露滿空清似洗。一庭花影轉瑶臺。 石壁秋風 千尺丹崖削石屏。波光倒樹礙雲行。何當借我烟霞榻。卧聽松聲看月明。

赤峽晴嵐 水氣初升嵐氣浮。山林不辨鳥聲幽。天風吹上三竿日。花木依然水繞洲。 劎江春漲 桃花浪暖錦鱗肥。白髮漁翁罷釣歸。柳底繫

船蓬底坐。滿前鷗鷺已忘機。 鴨灘霜瀬 中流亂石水交乆。衮衮寒聲帶雪花。霜月不隨江水去。只將秋色伴漁家。 龍巷霧臺 老龍得雨天遥

遠。深巷空餘碧露臺。回首白雲江海闊。貝宫珠砌晚生苔。 登崎從環青山如髻聳晴螺。霧采雲容曉更多。倒影入波摇不定。更疑神女度天河。

谷山列障 層巒叠翠障江湄。水色林光雲起時。猿鶴自閑春自老。酉中風月幾人知。 林孔嘉字士賓嵩臺人廣西行省宣使 東山夜月 譙

門風細漏聲遲。泰岳雲峰净掃時。一片玉輪從海上。九霄清影落天涯。浮金獨有坡仙句。照水空存衛國碑。圓缺陰晴那計得。南飛鳥鵲夜何其。

石壁秋風 天星墮地聳蒼顔。天籟驚人撼碧山。壯士不愁茆屋破。宦游空憶菜羹還。西來鐵騎鏖秦壘。夜半金牛啓蜀閣。正好登高落烏帽。掀髯

長嘯白雲間。 赤峽晴嵐 兩崖雄對據中流。氣自鴻濛鬱未收。朝旭入林紅散火。暖雲拂水白於鷗。畫船蕩漿沽村酒。紫邏吹笳起戍樓。爲語北

來行役者。莫疑瘴霧出炎陬。 劎津春漲 豐城神物化當年。曾見蟠蛟入九淵。昨夜震雷呼蟄起。滿江新水與天連。溶溶凈色添朝雨。湛湛輕波

藹暮烟。欲問買綃人已去。漁舟空繫竹樓邊。 鴨灘霜瀬 緑頭戲罷水收㾗。玉露濺濺漱石根。短棹溪航飛箭下。亂行沙鳥戍兵屯。魚驚素浪吹晴

雪。鷺啄丹楓弄曉暾。誰欲濯纓吾洗耳。與君持釣坐忘言。 龍巷露臺草木凋殘蟄正深。水枯石出見䃢碒。時人謾指淵潜迹。世俗安知變化心。

河伯來過通玉輅。湘靈起舞奏瑶琴。明年春浪江湖闊。風雨時時聽夜吟。 登嶼聳環 巨鳌健足戴嵳峩。特立中流結翠螺。最愛澄波圍一帶。恰

如環鏡照雙蛾。江空歲晚情何極。地老天荒鬢不皤。四里洲邊春草碧。三江渡口女兒歌。 谷山列障四里洲三江渡白泥洞黄柞村。皆藤之地名

連峯列岫映蒼梧。勢擁屏幃氣鬱紆。夏木千章森衛戟。晴雲四合繪新圖。白泥洞遠樵歸去。黄柞村深日欲晡。安得當時謝公屐。閑登高處學潜

夫。 方子遇金華人。將仕郎知梧州府藤州岑溪縣事 東山夜月 爛銀盤升海東北。萬頃玻璃灧秋色。金莖髻空翠流。坐對纖阿虛空白。徘

徊牛斗若戀山。山高明小難躋攀。廣寒肯着吾身閑。吳剛應為鎸頑顔。石壁秋風 巨靈奮怒揮王尺。天吳先驅海若立。蒼龍偃蓋瞰重囦。玉宇

澄波浸寒石。茫然萬頃一筆輕。清夢夜逐坡仙行。猨吟鶴唳谷有聲。覺來不悟東方明。 赤峽晴嵐 諸峯環拱兒孫列。大地山河叩明月。曉虹倒

吸沆瀣清。點深丹青匀絳雪。朝氛解駁山模糊。大明當空嵐氣無。白雲與我同卷舒。謫仙去後人寂如。 劍津春漲 暖風積雨消輕陰。浪花没沙

山影沉。黄帽維舟已木末。墮篙始覺江流深。干將躍津莫邪怒。鯨波沸騰觸天柱。豐城老令些不回。魑魅危途走朝暮。 鴨灘霜瀬 深秋水落石

獻秀。青女凌風瀬寒溜。分岐雨瀬僅容舠。蛋于呼儔喧旦畫。慎母打鴨鴛鴦驚。顔鶬飛去奮遠程。澄波如練灘聲平。鴛鴦羽長能放情。 龍巷露臺

老龍奮甲闉闍北。嘘霞嘖山山為赤。拍開秋骨一徑通。石磴天然幼奇迹。何須仙掌承清幽。鮫人夜泣沆瀣流。却笑茂陵解事晚。文成誕説踰千

秋。 登嶼聳鬟 連風沐雨澄江凈。英皇髻蘸中流影。羅空象緯浸珠環。出海銀蟾拭菱鏡。眉顰兩柳三眠近。袖拂風花知幾信。應恨南巡去不回。

目斷蒼梧慵理鬢。 谷山列障 眼前圖畫天際開。幾回送往兼迎來。遥岑曾沾帝舜雨。平地亦轟神禹雷。雲根斸香向爐爇。衣裊爐烟罩新月。普

張忠骨門泉扃。衰草斜陽恨難雪。輿地紀勝藤州 松如遷客老。酒似。使君醇。繫舟藤城下。弄月鐔江濱。江月夜夜好。雲山朝朝新。東坡四十八驛

是藤州。李泰發謫藤州過婺憩于城北之觀音寺婺泰發之舊治也。泰發之孫盂博有詩曰。道上何嘗識故侯。解鞍聊復小遲留。莫向漳江更南望。

四十八驛是藤州。閉門覓句陳無已。對客揮毫秦少游。正字不知温飽未。西風吹淚古藤州。山谷荆江即事。嶠南瘴癘地。有此江月寒。東坡江上夜

月。方輿勝覧藤州 題咏 躋險緑中行。宋之問發藤州。朝夕若遄征。孤魂長自驚。泛舟依島治。投館聽猿鳴。石髮緑溪蔓。林衣拂地輕。雲峯刻不

似。苔壁畫難成。露裛十花氣。泉和萬籟聲。攀幽紅處歇。云云戀結芝蘭砌。悲纏松柏瑩。丹心江北死。白髮嶺南生。魑魅天邊國。窮愁海外情。勞欲意

無限。今日爲誰明。四六塗鴉禁掖。分虎鐔江。雖居炎嶠。實號名邦。惟大江之最近。宜毒霧之潜銷。聞勝君之仁政。皆願受廛。欲蘇子之月詩。何妨舉

酒。民夷維處昔雖劣於華風。名勝辱居。令實為於佳郡。容縣容州志吳郡守題濯纓石 乘興滄浪水際行。江清和練接天平。玉

樽羃舉類添酒。石砥浮𥴖就濯纓。夜月浸潭水鑒冷。宵星沉水浦珠明。南山環峙森巖直。從我蓬萊侍玉清。 柳子厚酬徐中丞普寧池館詩 鵷

鴻念舊行。虛館對芳塘。落日明朱檻。繁花照羽觴。泉歸滄海近。樹入楚山長。榮賤俱爲累。相期在故鄉。 杜牧之送客帥 交趾開星紀。龍泉佩玉

文。燒香翠羽賬。笑舞蔚金裙。蠲首衝龍浪。犀渠拂嶺雲。莫交銅柱北。空説馬將軍。 刺史曹諫議題南門城外望仙閣 高閣新成號野仙。何人來

此氣飄然。倚闌盡日忘歸去。三洞森羅在自前。 郡守王朝奉懷古 有唐曾擁萬家兵。節度西南十二城。此地得人無盗賊。昔之為守便公卿。

提刑張琮題經略臺 維攀白玉龍。曾上黄金臺。指揮十二州。意氣何快哉。江上只如舊。四面畫圖開。慨懷出奇畧。何地不生才。 逍遥樓 仲游

八極表。乃是逍遥意。因之以名命。何取漆園吏。扁榜誰其書。太師龍蛇字。彈壓南容筦。江山倍增氣。心畫如見人。像想有餘地。我來登斯樓。凛

凛敬節義。 獨秀峯 原隰馳驅過一冬。好山何處不相逢。層巒叠嶂分高下。翠靄晴嵐暈淡濃。小至停車休作暇。遷崍携酒款從容。千崖競秀吾

鄉遠。只在南容獨秀峯。輿地紀勝分命諸侯重。葳蕤綉服香。八巒治險阻。千騎踏繁霜。還將小戴禮。遠去化南方。陳羽儀送戴端公。容州幾千里。直

傍青天崖。賈島送張校書秀霞秦吟宿楚澤。海酒落桂花。同上池花舍烟瑶草短。萬松亭下清風滿。劉禹錫傷秦妹行注北池萬松亭皆容州勝概普寧都護軍威

重。九驛梯杭壓要津。十二銅魚尊畫戟。三千犀角擁朱輪。風雲已静西山寇。閣井全移上國春。不獨來蘇發歌咏。天崖半是泣珠人。陳陶贈韋中丞和店

茅軒向水開。東流頭舍賃一徘徊。䆫吟苦為秋江静。枕夢驚因曉角催。鄰舍見愁賖酒與。主人知去索錢來。眼看白筆爲霖雨。首使鴻鱗便曬腮。周

朴寄蕭郎中鬱林志陶啇翁 題鬼門關詩 朝過鬼門關。虎迹印玄室。暮過鬼門關。猿聲嘯蒼壁。朝暮悲行人。森然增慘栗。駐馬看飛雲。蠻烟不

見日。回首望江南。萬里心何極。美人天一方。雙魚莫能覓。遥望天涯亭。相逢不相識。令我思古人。興懷感今昔。 余襄 題寒山 空翠紛紛冷不

流。風雲長是護靈湫。山神鞭起龍行雨。散作炎州六月秋。 李時亮 飛雲山 曳曳溶溶繞翠徼。朝朝暮暮滿山飛。于今待汝為霖雨。莫向山中

變白衣。 徐噩 緑珠渡 早出六羅村。晚通緑珠渡。日落白城州。草荒梁女墓。江水流古今。滔滔不相顧。今人不見古時人。依舊青山路如故。

劉崇遠 紫陽岩 紫陽眞人去不來。星冠雲冕在仙臺。六丁呵護燒丹竈。石室風雷不敢開。 曾半 伏波廟 古廟秋深桌葉紅。緑况金鎖尚

英風。鵠書示子今來少。誰似當年躩躒翁。 秦懷 盤龍山 高卧蒼龍天畫頭。吐吞清氣壓林立。風雲上下三千尺。霖雨西南十六州。古間有泉

穿石冷。陰崖無暑滿山秋。松邊結構山亭好。時復憑闌看未休。横齡題白馬山 峩峩昂首若嘶雲。仿髴成龍勢欲奔。酒後倚攔迎醉眼。只疑

匹練過吳門。 月魯 題東斗山 東壁圖書近斗傍。捫叅歷井看扶桑。飛吟直上三千尺。始信仙家日月長。 月魯 題北斗山 北極星辰下

九關。蒼蒼化作粤南山。玄樞天上司喉舌。分得餘光在兩間。 蒲由俞朝用 題獅子石 古粤來青獅。雄姿類蒼狗。入山化為石。天下不常有。

山中應有仙。因而與相守。鬼神夜呵護。恐逐風雷走。藤蘿纏其足。薜荔縈其首。土花文其身。松根園其肘。仰天亦何為。捻雪豈長乆。天地即枕衾。日

月為户牗。雪霜志不渝。古今形不朽。伴我山中人。慎勿河東吼。 題鐵城山 天生鐵城山。長上古不老。鳥道通人行。白雲長不掃。白雲千尺嵐氣

深。青牛老子來遥岑。青牛歸去有遺迹。白頭過此留新唫。懸崖瀑布畫飛雪。涓涓好洸行人心。元一統志楊妃 容縣碑記 在普寧縣東一百二

十步。唐天寳四載。四門助教許于真記曰。楊妃容州楊衝人也。離城一十里。小名玉娘。艾維。母葉氏。維嘗謂先人云。葬其祖去此十里許。違一術士。

忘其姓名。云此墳若高數尺。必出貴子。惜太低。生女亦貴妃。母懷娠十二月始生。初誕時。滿室馨香。胎衣如蓮花。三日月不開。夜夢神以手拭其眼。

次日月開。眸如點漆。抱出日下。目不瞬。肌白如玉。相貌絶儈。後軍都置楊康見之。以財帛啖其父求爲女。妃家素窶。不獲已而與之。康有二子讀書。

妃三歲日夜罔坐。聴。其讀誦。漸長通語孟。康夫婦惜如珠玉。時楊長史琰攝行帥事。聞之。左右今與母偕來。一見大奇。私謂厥妻曰。此女姿質異常。貌有貴

相。吾二女遠弗逮也。遂給以金帛與康求爲女。康不從。迺脅取之。舉家號泣。送去居無幾何。長史秩滿携歸長安。與二女同教。惟妃性昭慧。請音律。明經史。後

進入壽王宫。開元二十四年。明皇詔入内號太真。太彼寵遇。天寳間。册為貴妃云。鬱林州輿地紀勝崑侖家住海中州。蠻客將來漢地游。言語解通秦吉了。波濤初過鬱

林州。張籍崑侖兒詩。昔傳瘴江路。今到鬼門關。土地無人老。流落幾客還。問我役何地。四南盡百蠻。沈佺期入鬼門關。日將先聖詩書教。暫作文翁守鬱林。湘山野録載楊叔

賢本朝人也。頃為荆門幕。時虎傷人。楊就虎穴磨巨崖作誡虎文。後知鬱林州。打誠虎文數本。言嶺俗庸獷欲以此化之。遂有詩。去歲同登畫角城。諸蠻未滅夜論

兵。五更將吏知人意。吹作梅花塞外聲。陶弼鼓角樓。越裳濟海喜天晴。五葉戈船不渡兵。堯舜遠夷皆樂國。漢唐諸將半書生。陶弼寄太守姚道源。宦游梅嶺外。訟訴

榕庭空。王安中和鬱林使君韻。舊聞雁不到衡陽。今復南飛入瘴鄉。天闊隨陽皆可去。未應為界限瀟湘。胡。長卿過容州以南連夕聞雁。舊聞雁不

到衡陽。及到鬱林。圖經云。禽有雁。則知雁亦到此。南流底處所。絳賬居尊嚴。李鼐送高補之赴官鬱林。肩與初入鬱林州。井邑都如舊日游。雖有山

川供遠周。不堪雨露濕征裘。土風慣瘴誰 慮。客况寂寥心自愁。春去秋來人共見。十年辛苦在炎。李運使失其名 心存北闕馳䰟夢。身漸東歸出鬼

關。王過荔子雨晴紅點點。蒲萄江漲緑流流。夢魂不啻三千里。倦翮難勝九萬風。前人危亭北據水南流。檻外頻來海上舟。通津亭詩寄語往來荆廣

客。鬼門關在鬱林西。桂門關在郡之西。始呼為鬼門關。近曹德載作文辨之。漢令班南海。蠻兵避鬱林。天涯柱分界。徼外貢輸金。坐失奸臣意。誰明報

國心。一棺忠勇骨。漂泊瘴烟深。温公馬伏波詩。輿地紀勝元刺史奏免科率狀。在郡齋。唐盧藏用碑。開元四年。舊在景星寺。今在報恩寺。十洞記。吳

元美普寧志。司法梁日成編。唐刺史題名序。郡守陶弼。王慶曾思元堂詩碑。見斷碑門。隱仙巖留題。在南流縣壁上有元和十四年來游字。餘不

可考。唐乾符中碑。北戌灘在博白縣西南一百里。馬門灘之下。唐咸通末。安南都護高駢既平蠻獠。詔歸闕。有海路由合浦而上經是灘。險不可行。

又中伏臣石。駢罔留俸錢遣海門防遇吏楊俊營治之。至今舟楫通行人無艱阻。乾符中俊立碑以紀其事。碑今存焉。鬱林圖志。舊記季宗諤序。新

志施坤序。祥異

藤縣寰宇記孤夷 郡國志云孤夷名也。有兩牙長二寸。食人性重人掌蹠。得人即懸之室内。當面鋪坐。撃鍾鼓歌舞飲酒。稍割而噉之。方於農時

獵人以杞田神。

洪武正韻訛胡切搘牾。丁度集韻獸名楊桓六書統疑母月胡切从牛吾聲牾隷  六書統 六書

洪武正韻訛胡切地名許慎説文 東海縣。胡紀俠之邑也。从邑吾聲五乎切徐鍇通釋按杜預東管朱虛縣東南郚城。吾俱友顧野王玉篇午姑

切。魯下邑也陸法言廣韻鄉名司馬光類篇又牛居切戴侗六書故漢志東海郡有郚鄉縣郭守正紫雲韻令下縣南有郚城。韓道昭五音集韻麌

俱切采氏字説以郚具為懼楊桓六書統疑母統聲熊忠韻會舉要角次濁音左遷紀郱鄑郚。字潫慱義語魚切趙謙聲音文字通#沽切春秋

鄑郚。韻會定正字切疑觚疑迎姸郚 徐鉉篆韻 鮮于樞見草書集韻

洪武正韻訛胡切飛生鼠。一曰五技鼠爾雅鼯鼠夷由。郭璞注狀如小狐似蝙蝠。肉翅趐尾項脅毛紫赤色。背上蒼艾色。腹下黄喙頷雜白。脚短瓜

長。尾三尺許。飛且乳亦謂之飛生。聲如人呼食火烟能從高赴下。不能從下上高。邢昺疏釋曰。鼯鼠一名夷由。顧野王玉篇鼯午胡切。鼯鼠飛生或

為𪕡。陸法言廣韻鼯似鼠。亦作𪁙𧋋丁度集韻鼠名又姓。或作𪕜。婁機廣干禄字鼯鼯上正下通戴侗六書故鼯荀子曰。梧鼠五技而窮。説文鼫。五

技鼠也。能飛不能過屋。能緣不能窮木。能𣸯不能度谷。能穴不能掩身。能走不能先人。按飛生令俗所謂伏者似之。又有所謂櫟鼠者。常在木間無

翼而跳。捷如飛。尾長如彗。詩所謂碩鼠。乃鼠之石大者。序云貪而畏人。若大鼠。蓋亦不過以碩為大也。不當别立鼫文。梧鼠五技。蓋約言其技之多

而卒窮。非謂每技輒窮也。别又作𪁙。郭守正紫雲韻梧鼠五技而窮。注梧當作鼯。傳寫之誤耳。五技詳昔韻鼯字注。楊桓六書統疑母鼯月胡切。从

鼠吾聲鼯隷𪕜或从吳聲鼯隷#與鼯同从鳥吾聲鵲隷熊忠韻會舉要角次濁音本草一名鼺毛紫色。暗通作梧韻會定正字切疑觚疑迎姸鼯。

並六書統 并六書統

并張錦溪鮮于樞並見草書集韻

洪武正韻訛胡切。浯溪在零陵郡。唐元結作中興頌。磨崖刊石許慎説文#水出琅琊靈門臺山。東北入濰。从水吾聲五乎切。徐鍇通釋按漢書浯

水出靈門縣與此同。阮孤反。顧野王玉篇牛都切陸法言廣韻水名戴侗六書故漢志今道州亦有浯溪楊桓六書故疑母統聲浯隷熊忠韻會

舉要角次濁音趙謙聲音文字通諭沽切韻會定正字切疑觚疑迎姸浯 徐鉉篆韻 六書

浯溪陳叔方穎川語小元次山名所居之溪曰浯溪。浯者吾也。附山於吾。曰峿臺。加广於吾曰𢈪亭。於吾有也。古無此字。

洪武正韻訛胡切。齟齬見廣韻。又魚語二韻。陸法言廣韻又音語末重重修廣韻五乎切丁度集韻齒不齊異棫韻補叶青牛何切喦齬山

勢也。張衡兩京賦。列瀛州與方丈。夾蓬萊而駢羅。上林岑以喦㠑。下嶄巖以喦齬。楊桓六書統疑母齬又魚舉切統聲齬隷

六書統   

訛胡切許慎説文草也。从艸吾聲楚詞有菩蕭草吾乎切。 顧野王玉篇。五都切。草似艾。其五姑切。萁草也。 徐 鍇 通 釋阮孤反宋重

修廣韻五乎切丁度集韻或作茣 韓 道 昭 五音類聚其莫草也楊桓六書統疑母統聲#省文茣隷古文  或 从 吳聲从

茻吾聲小篆省趙謙聲音文字通諭沽切 徐鉣篆韻

并六書統

峿訛胡切。顧野王玉篇五乎切。嶇峿山也。丁度集韻或从吳。作𡷤司馬光類篇又偶舉切。楊梪六書統疑母峿从山吾聲峿隷#或从異聲𡷤隷

并六書統

𦨳訛胡切。顧野王玉篇五姑切。船名宋重修廣韻五乎切楊桓六書繞疑母嵬胡切从舟吳聲脵隷 六書統  

𤭑訛胡切顧野王玉篇五姑切。甌也楊桓六書統疑母#嵬乎切从无呈聲隷字潫慱義音吾 六書

𩒾訛胡切顧野王玉篇五孤切天頭也楊桓六書統疑母#从頁吾聲𩒾隷 六書

𩳌訛胡切顧野王玉篇五姑切神名韓道昭五音集韻鬼大也字潦慱義五乎切

訛胡切顧野王玉篇五乎切。蜈蚣丁度集韻蟲名或作𧋋婁機廣千祿字蜈𧋋上正下通戴侗六書故#五鳥切。古紅切。多是。善㗖蛇。食其腦。蛇

則死。能螫人。又名即且。莊子曰。即且甘帶。淮南子曰。騰蛇游霧而殆於即且。爾雅曰疾藜蝍蛆。廣雅曰。蜈蚣也。即且之説不一。淮南子注曰。即且蟋蟀

爾雅謂之蜻蛚之大腹者也。上蛇蛇不敢動。郭璞曰。作蝗大腹長角。能食蛇腦。侗謂疾藜亦似指蜈蚣之形也。惟蜈蚣能制蛇。釋行均龍龕乎鑒蜈

蚣上音吳。下音公。蝍蛆蛆蜒類也。能制蛇。下又音鍾蟲螽虫也韓道昭五音類聚𧋋似鼠。亦作𪕜。楊桓六書統疑母蜈月胡切从虫吳聲蜈隷#或

从吾聲𧋋隷 并六書統

𥭠訛胡切顧野王玉篇吾姑切竹名也丁度集韻𥲐𥭠或省楊桓六書統疑母𥭠月胡切从竹吾聲𥭠隷𥲐俗 六書

訛胡切顧野王玉篇餘胡切草似蕨生水中

訛胡切顧野王玉篇音吳福也楊桓六書統疑母禑説見魚韻 六書

訛胡切顧野王玉篇音吳福也宋重修廣韻五乎切字絭博義禑同上

訛胡切宋重修廣韻五乎切丁度集韻𩶭鯃𩶭鮈魚名釋行均龍龕乎鑒𩶭𩺰音吾大魚也。切韻古文吾字楊桓六書統疑母原聲隷

或从吾聲鯃隷本尤居切假借統形 并六書統并六書統

訛胡切陸法言廣韻牡麇也。又音俣。宋重修廣韻五乎切丁度集韻獸名楊桓六書統疑母月胡切。又五矩切。从鹿吳聲。麌隷

六書六書



訛胡切。陸法言廣韻美女宋重修廣韻五乎切韓道昭五音類聚音吾楊桓六書統疑母#原聲娪隷 六書

訛胡切陸法言廣韻猿屬宋重修廣韻五乎切丁度集韻㹳獸名如猿善啼或从吳司馬光類篇㹳又五故切。猿類犬而有髯。色黄。釋行均龍龕手

鑑𤝲俗㹳正音吾楊桓六書統疑母月胡切从犬吾聲㹳隷#或从吳聲㹳隷 并六書統

訛胡切丁度集韻騉䮏馬名韓道昭五音類聚五乎切楊桓六書統疑母月胡切从馬五聲䮏隷 六書

訛胡切。丁度集韻魁俉壯大貌。司馬光類篇又五乎切。遇也。楊桓六書統疑母从人吾聲隷字潫博義五乎切 六書

訛胡切丁度集韻戎人名。唐有鐵利鞨洖地蒙。韓道昭五音類聚五乎切楊桓六書統疑母義闕借為戎人名。从水吳聲

六書

訛胡切釋行均龍龕手鑒俗音吳

𨵚䦜訛胡切釋行圴龍龕手鑑上俗下至音圖名也

訛幫訛胡切釋行圴龍龕手鑑青吴

訛胡切韓道昭五青集韻獸名字溙愽義五乎切音吾

𧳎訛胡切韓道昭五音類聚音吾獸名

訛胡切韓道昭五音類聚音吾

𦷽訛胡切韓道昭五音類聚俄姑切草名也

訛胡切字溙愽義户孤切青吴山名

洪武正韻倉胡切。說文行文超逮也。又䟽也夫也。物不精也。亦作捔粗鹿。许慎說文麤从三鹿。几麤之屬皆从麤劉熈釋名麤錯也。相遠之

{{{caption}}}

言也。顧野五玉上篇七胡切。或作麂同上麂千胡切本作麤陸法言廣韻又字統云警防也。鹿之性相背而食。慮人獸之害也。故以三鹿。顔元孫千

禄字此與精粗義同。今以粗。音才古反。相承已又。張參五經文字千奴反相承作鹿及蟲字作虫之頪。不可施行於经典。徐锴通释村呼反丁度集

韻𡔙麆聦徂𡉕。篆从土。或作麆。俗作麄皆非是。婁機廣干祿字麤麁麆捔粗禮其器高以粗俗作鹿。不行於經與。上正。餘通。釋行均龍龕手鑑麤

浙韻云行路遠也。又不善也。𡔙籕文令作𢉖。又音麈韓道眧五音類聚麤罔麤五音篇海𪋙七胡切楊桓六書統清母 統意麤絲或从麂且聲

麆絲麁麄並俗能忠韻會舉要角商次清青。又畧也。亦作粗。記其聲粗以屬荘。道之粗也。又作捔。公羊傅捔。者曰侵。精者曰伐字溙愽義駔𧇈同上通

作獍麆麄𪋙。又姥韻坐五切趙謙聲音文字通青沽切。从三鹿疾走爲意作麄麆捔麁非借䟽也。又咯也。遠遊精气入而麤穢除。韻會定正字初清

模清清千麤   徐鉉篆韻 六書?統  督郵班碑 婁壽碑並洪邁漠絲分韻

歐陽詢   草  張錦溪  鮮于

三牛爲麤隠齊閏紀石角學士嘗戲刑公云鹿之行遠於牛。半之體壮於鹿爲犇。三牛爲麤。而其文字相

及何邪。公笑而不答。顔子心麤晦卷語類問類子心麤之說恐大過否。曰顔子北之衆人純。比之孔子使麤。如有

不善未嘗不知。知之未嘗後行。是他細膩如北。然猶有這不善使是麤。伊川說未能不勉而中。不思而得。使是過。昇輿之

衛元嵩元包昇與之蟲徂股運于腹。婦婦于始。傅曰。與之蟲。車之行也。是且畧反忘貧化麤

甯湜東還賦燕市屠狗逍人愽徥絶聖。忘貧化蟲。得精忘麤吏記泰使方九臯求馬。振日我𤘗而黄。徃視之杜

而驪。伯樂日。得其精而忘其蟲。詳馬因精見麤記纂淵海  經若苗之有蒡若栗之有牝。書仲尫之倍。子飮王𥹋

則如槳荇之薄味。抱朴子金篇集虎豹之文炳於羊。驚鳳之鍀於鳥鵲。金玉之光炫於死石。皇甫湜 見事物相形外澤

內麤蜀意張青傅張府君如釽壺。外錐澤而內寶麤。不是殺。令縛與吳。三細六麤圖覺畧䟽云本

覺心體爲因根本不覺爲緑生三細葉識爲因境界爲緑生六麤。負門處麤五熞會元世尃因長瓜梵志。索論義

志嘆曰。我義兩處員墮是見若受。員門處麤。是見不受。員門處細。水急浪花麤五燈會元云九憂山禪師

固僧問如何九巉。因水急浪花麤。鏡羣麤覺苑遣芳王之十方佛讚有云。妙㦲正覺。體神以無。動不除有。靜不隣虛。化

而非變。像而非纂。順彼真徃。鏡此𨐚麤。留精點麤豪黃庭堅玻洖移文晨入庖廚滌錚溣釜。料簡蕗如。留精點麤

洪武正韻倉胡切。公羊傅觕者日侵精者曰代。又略也。張參五經文字七奴反司馬光類寫篇聰徂切。大也。䟽也。物不精也又鑆廣切。獸角長。又生五

切。牛角直光郵樵六書畧掣別聲轉注楊炟六書統清母烟此文本尺玉切。未詳所借  六書

錯解精觕百川學海蘇仲豫言頃在光帝朝溫叟嘗徥陝西保甲。忽有詔日。御批問所隷諸洲。所教保甲。精觕如

何橫音麄。或作粗。葉上札子言臣所教保甲。委是精粗。奏至。神宗笑之。謂侍臣曰。葉温叟將謂粗字。是精確也。師友談記 

洪武正韻倉胡切。禮記其器高以粗。其聲粗以厲。莊子道之粗。大精粗。又姥韻丁度集韻聰徂切。或作粗。通作粗。俗作熝非是。戴侗六書故又徂故

切楊桓六書統清母粗統聲粗隷李鈞存古正字精粗字如三鹿。注行鉊遠。意義全非。趙謙聲音文字通青沽切。見上聲。此方音俗用麤作觕。非公

羊傳粗者曰侵。精者曰伐。俗字六書六書 顔眞

并王羲之

五通六粗恱生隨抄黄宗旦差點檢殿前諸料試卷鑿五通六粗。真宗召見使視之。再三不悟。諭云。十道義如何却

五通六粗。始惶恐謝罪云。臣在科塲。實亦苦心。今充三司判官。管錢榖。多故廢忘。既退。上顧左右云。猶稱錢榖史。却是解法算。職皆

言粗言行龜鑒范忠宣公自陝西轉運副使召選。神宗問曰。卿在陝西乆主漕挽。必精意邊事。城郭甲兵糧儲如何。對曰。城郭粗完。

甲兵粗修。糧儲粗備。神宗愕然曰。卿才能如此。朕所倚賴。而職皆言粗何也。公對曰。粗者未精之辭。如是足矣。道無精

宋薛李宣與朱熹書成人成己。衆人未足以知之。且君子道無精粗。無小大。是故致廣大者必盡精微。極高明者必道中庸。不期

精粗莊子秋水篇河伯問北海若曰。世之議者皆曰至精無形。至大不可圍。是信情乎。北海若曰。夫自細視大者不盡。其大視細者

不明。夫精。小之微也。垺。之大殷也。故異便。此勢之有也。夫精粗者。期於有形者也。無形者。數之所不能分也。不可圍者。數之所不能窮也。可以言論

者。物之粗也。可以意致者。物之精也。言之不能論。意之所不能察致者。不期精粗焉。姸精粗缺詩時時出險語意外姸

精粗之句。以物為粗莊子天下篇以本為精。以物為精。以有積爲不足。澹然獨與神明居。古之道術有在於是。關尹

老聃聞其風而悦之。胷中殊不粗黄山谷詩雖肥如瓠壼胸中殊不粗。道粗莊子曰道之粗也。

聲粗禮記其聲粗以厲。心計轉粗鬻餠者曰。本領既大。心計轉粗。

𧆓倉胡切許慎説文草履也。从草粗聲徐鍇通釋村呼反司馬光類篇聰徂切又刌五切楊桓六書統清母𧆓𧆓从草麤統注𧆓隷趙謙聲音文字通{{{caption}}}

{{{caption}}}

青沽切。作麄非。僮約織履作麄俗字。用麤通。急就章屐屩𦂌麤注麤者。麻枲雜履之名也。南楚江淮之間通謂之麤。方音。見上聲

徐鉉篆韻六書

𤿚倉胡切顧野王玉篇千胡切。皸𤿚今作麄。陸法言廣韻皮𤿚惡也。丁度集韻聰徂切。博雅皸皵𤿚也釋行均龍龕手鑒䏢或作𤿚正七與反。皴皮散

裂也。𤿚俗韓道昭五音類聚側居切。皮裂也楊桓六書統清母原聲𤿚隷省字潫博義音粗皻同上又姥韻采古切  六書

𥼡倉胡切陸法言廣韻米不精也。韓道昭五音集韻精也。

倉胡切。丁度集韻聰徂切。心不精也。史記怚而不信人通作粗。韓道昭五音集韻怚且馬而不信人通作粗馬牡楊桓六書統清母  余見精母

六書

倉胡切丁度集韻聰徂切馬牡楊桓六書統清母統聲駔隷。 六書統 六書

𧺲倉胡切丁度集韻聰徂切淺度也司馬光類篇又淺氏切楊桓六書統清母从走此聲隷 六書

𡘛倉胡切釋行均龍龕手鑒俗千奴反

倉胡切釋行均龍龕手鑒二俗音粗韓道昭五音類聚音鹿

𡝉倉胡切韓道昭五音類聚音鹿

倉胡切韓道昭五音類聚粗觸二音

倉胡切韓道昭五音類聚倉姑切又祚也

倉胡切韓道昭五音類聚倉呼切

倉胡切韓道昭五音類聚千奴切

倉胡切韓道昭五音類聚音蔍







永樂大典卷之二千三百四十四









重 録 總 校 官 侍 郞 臣 高   拱

學 士 臣 翟 景 淳

分 校 官 論 德 臣 張 居 正

寫 書 官 序 班 臣 何   初

圈 點 監 生 臣 周   芬

臣 曹   忠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