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樂大典/卷0260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二千六百七 永樂大典
卷之二千六百八
卷之二千六百九 

永樂大典卷之二千六百八  七皆

御史臺三

元憲臺通紀序。 御史臺。欽惟世祖皇帝。𥡴古建官立御史臺。登庸勲舊。簡㧞忠良。紏察百司。紀綱庶政。列聖相承。體統咸備。輔國便民。水世攸賴。

其誥命訓飭之明。選擇責任之重。如日月四晴。昭著而有序。苟不載諸簡册。何以蚕範將來。本臺舊有㳂革。雖大綱既舉。而節目猶踈。迺命叅考薄

籍。起自至元五年。以迄于今。凡立法定制。因革變通。輿夫。除拜先後。官聮名氏。彚集成書。凡二十四卷。定其名曰憲臺通紀。于以彰聖朝委任風憲

之初意。議以御史中丞耿資德。侍御史繤中奉經歷唆南都事尚有用。王敬方。王領。校正。奏請刻梓摹印。徧須内外臺憲。以為一代之盛典。且使司

風紀者。有所持循。矜式於億萬斯年。 至元二年四月十二日。阿魯怯薛。第二日。迺春閣後穿廊衷有時。分。必闍赤沙加班等有來。本臺官帖木兒

不花大夫。撒地大夫。脫脫中丞。耿中丞。繤侍御。常治書。唆南經歷。尚都事。王都事。蒙右必闍赤甄囊加歹等奏。欽惟世租皇帝。初立御史臺。委付大

臣。選用好人。紏察百司。紀綱庶政。累朝遵依着行到如今。於國便民。上下體統。全備了的。若不紀録。後來無𥡴考。有臺裏舊有㳂革。冩的不備的上

頭。交叅照從立臺。至今文卷緣故編類成書。印散呵。世祖皇帝初立御史臺的好意思都見也者。俺商量來。交耿中丞。慕侍御。唆南經歷。尚都事。王

都事。一同提調較勘定。於南臺官錢内應付開板。𥿄札工本。印造完備。俵散與内外臺察。廉訪司呵。怎生奏呵。奉聖㫖那般者。當月十三日。交火者

當住。太皇太后前啓呵。那般者麽道傅懿㫖來。欽此。 後序。 洪惟世祖皇帝。肇建憲臺。慎簡端士。任以耳目之職。規模宏逺。法制詳備。綸音炳熡。

見諸簡策。其所以肅清風化。昭示彝典。儆于有位者至矣。列聖相承。咸守成憲。今聖天子。作新風紀。祖訓是式。憲臣思所以上體宸衷。下振綱維。以

為風憲宏綱。雖已頒布。然事之首尾。制之因革。猶未盡舉。至若因事處宜。隨時立制者。苟不備載㳂革。無以詳其本末。考其先𢓭。乃命憲属趙承禧。

𥡴之簡策。叅以案績。旁詢曲采。彚集成書。不惟法制始終除拜先後。昭然可覩。而孰為邪正。孰為得失。亦不容掩。書成。憲臣奏請刻梓。摹印以頒内

外。嗚呼。一代之盛典也。凡膺是職。任是責者。朝夕披玩。三復𥡴考。不可徒歆於前。抑當思勉厥後。食其祿。居其官。可不惴惴于中。以圖盡厥職哉。承

德郎監察御史潘迪謹序。 併海西遼東道入山北東西道按察司。 至元二十五年。二月初七日。本臺官奏女直田地裏。有的按察司。他每管下

的地面裏。昨前日那裏行未尋思呵。民户也少。不湏立按察司的一般。把那按察司罷了。併入北京的按察司裏來呵。怎生奏呵。那般者麽道聖㫖

了也。欽此。 照刷文卷 至元二十五年。二月初二日。省臺奏。准監察合行事理内一欵。節該諸官府文卷。在先每季照刷。其監察御史刷夏季者。

不照春季。刷秋季不問夏季其間錯失不能盡知。今後上下半年。通行照刷。事有違錯不為盡心透漏刷過者。量事輕重治罪。欽此。 至元二十五

年三月。欽奉聖㫖條畫内一欵。節該諸官府文卷。上下半年照刷。但有違錯。依理决罰。凡干碍動支錢榖并除户免差事理。雖文卷完備。數目不差

仍湏加意體察。有詐冒不實者隨時究治。欽此。 有司未絶公事。不許吊卷。 至元二十五年。三月二十七日。本臺官奏准諸官府見行未决之事。

監察御史。不得輙憑告人飾詞取人追卷。候判决了畢果有違錯。依例紏彈。罪囚有冤。隨即究治。 設立憲臺格例。 至元五年七月。欽奉皇帝聖

㫖。令委塔察兒為頭。行御史臺事。合行條畫區處于后。 彈劾中書省。樞蜜院。制國用。使司等。内外百官奸邪。非惟肅清風俗刷磨諸司案牘。并監

察祭祀及出。使之事 中書省樞宻院。制國用使司。凡有奏禀公事與御史臺官一同聞奏。諸訴訟人等。先從本管官司陳告。如有冤抑。民户經

左右部。軍户經樞蜜院。錢榖經制國用使司。如理斷不。當。赴中書省陳告。究問歸着。若中書省看徇或理斷不當許御史臺紏彈。 諸官司刑名違

錯。賦役不均。擅自科差。及造作不如法者。委監察紏察。應合遷轉官員。如任滿不行遷轉。或遷轉不依格者。委監察紏察。仍令監選。 非奉朝命。

擅自補注品官者。委監察紏察 隨路總管府。統軍司。轉運司。漕運司。監司。及大府監。并應管財物造作司分隨色文帳委監察每季照刷。 官為

和買諸物如不休時價。冒支官錢。或其中剋减給散不實者。委監察紏察。 諸官吏。將官物侵使或移易借貸者。委監察紏察。 諸官吏乞受錢物。

委監察紏察。 諸院務監。當官辦到課程。除正額外。若有辦到增餘。不盡實到官者。委監察紏察。 應營造役工匠之處。委監察隨事彈紏。 諸衙

門。有。見施行枉被囚禁。及不合拷訊之人。并從初不應受理之事過犯人勾補。毋得捏合根脚。源清則流清。百官自正。奉聖㫖哏道的是也。交疾忙

那般行者。欽此。 監察則管體察。行御史臺。准御史臺咨。至元二十二年。十月二十一日。也可怯薛。第一日。香殿前靣有時。分本臺奏事畢。奉聖

㫖。忙古歹說監察的勾當。是誰說來。怯里馬亦阿散說。忙古歹教我說來。道俺尋出錢來問的其間裏。監察每入去有。問的人每根底將去有。奉聖

㫖。王速帖木兒。你那裏的伴當根底說將去者。他每尋錢的。其間裏休入者。監察每則管體察者欽此。行臺體察等例。 至元十四年七月。欽奉

聖㫖。今南宋平定。委相威為頭行御史臺。所有合行條畫逐一區處于后。 彈劾行中書省。宣慰司。及以下諸司官吏姦邪。非惟刷磨案牘行省宣

慰司。委行臺監察。其餘官府並委提刑按察司。 自行御史臺到任日為始。凡察到諸職𧷢官罪。追問是實。若罪至斷罷停職者。咨臺聞奏。其餘盗

官財者雖在行臺已前。並聽紏察。 諸官司。刑名違錯賦役不均。户口𣴑亡。倉廪减耗。禮科差發。并造作不如法。和買不給價及諸官吏侵欺盗用。

移易借貸官錢。一切不公等事。並仰紏察。 委監察從實體究。如是實有冤枉。即開坐事因。行移元問官司即早歸結改正若元問官司有違。即許

紏察。 諸囚禁。非理死損者委監察隨事推紏 諸承追取合審重刑。及應照刷文案。若有透漏者委監察紏察。 諸鞠勘罪囚皆連職官同問。不

得專委本㕔。及典吏推問如違仰監察紏察。 職官若有老病不勝職任者。委監察體究。諸官吏若有廉能公正者委監察體察得實。其姓名聞

奏。如有汙濫者。亦行紏察。諸公事行下所屬而有枉錯者。承受官司。即須執申。若再申不從不報者。申都轄上司。不從不報者。委監察紏察 𥝠

塩酒麯。并應禁物貨。及盗賊生發蔵匿處所若官司禁斷不嚴。緝捕怠慢者。委監察隨事紏察。 沮壞鈔法。澁滯者委監察紏察 蟲蝻生發飛落。

不即打捕申報。及部内有灾傷檢視不實。委監察並行紏察。 諸孤老㓜疾人。貧窮不能自存者。仰本路官司驗實。官為飬濟。應飬濟而不收飬。或

不如法者。委監察紏察 户口𣴑散籍帳𨼆没農桑不勤。倉廪减耗。為𥝠蠹害。黠吏豪家。兼并縱暴。及貧弱冤苦。不能自伸者。委監察並行紏察。

諸求仕及訴訟人。若於應管公事官員𥝠第謁託者。委監察紏察。 諸官府如書呈徃來者。委監察紏察。 諸官吏入茶坊酒肆者。委監察紏察。監

察不在此限。 左都司獄司。直隷本臺。 從軍征討。或在鎮戍。𥝠放軍人還者。及令人冒名相替。委監察並行紏察。軍官凡有所獲俘馘。申報不

實或將功賞。增减𨼆漏者委監察並行紏劾。 邊境但有聲息。不即申報者。委監察隨即紏劾 邊城不完。衣甲噐仗不整。委監察並行紏彈。 諸

監臨之官。知所部有犯法。不舉劾者。减罪人罪五等。紏彈之官。知而不舉劾。亦减罪人罪五等。 諸道御史臺㫖揮。及上御史臺訴不以實。或訴訟

人咆哱陸忽者。並行斷罪。 應有合奏禀事理。仰本臺就便間奏。 該載不盡。應合紏察事理。委監察並行紏察。體察八員勾當。 御史臺咨。至

元十四年。五月十五日。本臺官奏俺御史臺裹。監察裏。按察司裏勾當的人每。勾當其間裏省家俺根底不商量了呵勾當得座道。便逺處使喚有。

奉聖㫖這的休數惑者。恁根底。勾當的人每恁根底不高量了呵。休與者。欽此。臺察咨禀等事。至元二十四年三月行臺准御史臺咨承奉中

書省箚付。葉季呈於二月十五日。奏遇下項事理。其呈照詳事。都省除外。今將本臺合行事理。開坐前去。依聖㫖事意施行。承此。本臺除外。咨請欽

依施行。御史臺。天子耳目之官常呈事務。可以呈省。至若監察陳言。外臺咨禀。事關軍國。利及生民。便合奏聞以廣視聽不應一例呈省送部講

究。遂成文具。合依至元五年立臺條盡應有合禀事理。仰本臺就便聞奏。上件事巳於至元二十三年香殿有時。分奏准今再題奏。欽奉聖㫖交那

般行者。 御史臺按察司。監察御史。係紏彈衙門官史。正巳方可正人。不應受𧷢出首。今後有犯人。比之有司官史加罪一等經赦不赦經减降不

减降。外有倚恃衙門氣力。為八營求職名。把持公事。乞嚴行禁止。 大兵渡江以來。田野之民。不無搔動今已撫定宜安本業。仰各處正官。每𡻕勸

課。如無成効者紏察。 邊境有聲息者。不即申報者紏察 隨處鎮戍若約束號今不嚴。衣甲噐仗不整。或管軍官。取受錢物。放軍離役。并虗申迯

亡。胃𥝠代替。及𥝠自占使。商販營運或作佃户。一切不公。並仰紏察。 管軍官不為約束軍人。致令掠賣歸附人口或誘說良人馬驅。一切搔擾百

姓者。紏彈。 管軍官。申報戰守功勞。循𥝠不實者。紏察。 諸色官吏。𥝠使係官船隻諸物者。紏察。 官員權豪之家較固山林川澤之利。及妄生事

端。恐喝小民田宅諸物。或侍勢侵奪者紏察。 諸官員除正名破使人從外。占使軍民者。察紏 守土官司。火禁不嚴。以致踈失者。紏察。仍須常切

中明火禁。 管屯田營田官司。不為用心措置。以致無成者。紏察。 把截軍官。起捕逃亡軍人。存心作嫳。搔擾軍户。軍前不得實用者。紏察。 枉被

囚禁。及不合拷訊之人。并從初不應受理之事。紏察。諸罪囚稱霓。按驗得實。開坐事因。行移元問官司。即行歸結改正。朝廷所行政令。承受官

司。𥡴緩不行。或雖巳施行。而不復檢舉。致有弛廢者。紏察。 蝗蝻生發官司不即打捕申報。及中驗灾傷不實者。紏察。 監臨之官。知所部有犯法。

不舉劾者。减罪人罪五等。紏彈之官。知而不舉劾者。亦减罪人罪五等。諸鞠勘罪囚連職官同問。不得專委本𠫇司吏。及弓兵人等推問。違者紏

察。 諸罪囚枷鎖監禁之例。各以所犯斟酌。干連人不關利害。及雖正犯而罪輕者。召保聽候。母致非理死指。違者糾察。 刑名詞訟。若讅聽不明。

及擬斷不當。釋其有罪。刑及無臺。或官吏受財。故有出入一切違枉者。紏察。 司獄司。直隷本臺。非官府不得𥝠置牢獄。 諸承追取合審重囚。及

應照刷文卷。漏報者。紏察。 諸訴訟人。先從本管官司。自下而上。依理陳告。如有完抑經行中書省。理斷不當者。仰行御史臺紏察。 各處官員。為

治有方。能使訟簡政平。民安盗息。一方鎮静者。即聽保舉。其有貪恭不諳治體。敗壞官事。蠹害百姓。及年老衰病。不勝職者。並行紏察。 諸公事行

下所屬。而有枉錯者。承受官司。即使執申。若再申不從不報者。紏察。 提刑按察司。比至任終以來。行御史臺考按。得使一道。官政肅清。民無宪滞。

為稱職。以苛細生事。闇於大體。官貪暴。民多宪抑。所按不實。為不。稱職。皆視其實跡。咨臺呈省。 諸道行御史臺㫖揮。及上御史臺訴以不實。或訴

訟人咆哱陵忽者。並行。斷罪。 凡可興利除害。及一切不便於民。必當更張者。咨臺呈省聞奏。其餘該載不盡。應合紏彈事理。比附巳降條晝。斟酌

彼中事宜。就使施行。 至元十五年五月。欽奉聖㫖。據行御史臺奏下項事理。今降聖㫖。仰中書省壹慰司。都元帥府。都轉運𥂁。使司。應管軍官。管

民官。管匠官。其餘大小諸司官府。照依見降聖㫖事意施行。 諸職官犯罪。除授宣官。照依巳降聖㫖咨臺聞奏。受勑人員應。斷應罷者。聽從行御

史臺區處。其餘受省箚人員。並聽提刑按户 依上施行。復先委監察彈劾。宣慰司官吏姦邪。非違刷磨柰贖。今擬從本道提刑按察司。就使依上

施行。 應有至死罪囚。有司取問明白。追會完俻。行移提刑按察司。審録無冤。有司依例結案。申行中書省。移咨中書省類奏。待報施行。 自行中

書省以下諸司官府。應行公事。今後小事限七日。中事限十五日。大事限三十日。如違照依巳降聖㫖。比附巳行體例。從行御史臺。提刑按察司。就

使施行。 立行御史臺官。 大德八年。三月二十四日。欽奉皇帝聖㫖。蠻子田地裏。有的行中書省為頭各衙門官人每。令史每根底。軍人每根底。

衆百姓每根底。宣諭的聖㫖。如今交阿里馬為頭做行御史臺大夫。委付了也。大小勾當裏。他但行的。官人每。令史每。行的是的不是的。體察者軍

民生受的省諭者。大勾當有呵。奏將來者。小勾當有呵他每依著體例就斷者。除這的外。合行的勾當有呵。依着在先行來的聖㫖體例裏體察者。

更廉訪司官人每。監察每等。用心謹慎行者。這的每勾當其間不揀是誰休八去者。入去的人不怕那這的每。更這般道來也麽道。没體例的勾當

做呵。他每更不怕那聖㫖。欽此。 監察合行事件。 至元二十五年三月。行御史臺。准御史臺咨。近奏准。赴尚書省議到監察御史。合行事理。於至

元二十五年。二月初二日。白寺裏北裏呵答必察迭兒裏。相哥丞。相為頭。尚書省官每玉速帖木兒大夫為頭。臺官每一同奏讀過。奉聖㫖准。欽此。

諸官府文卷。在先每季照刷。其監察御史。刷夏季者。不照春季。刷秋季者。不問夏季。其間錯失不能盡知。議得今後上下半年通行照刷。事有違

錯。若不為盡心。透漏刷過者。量事輕重治罪。 凡察到公事。合就問者就問事干人衆。申臺星省。 諸官府。見問未决之事。監察御史不得輙憑告

人。餝詞取人追卷。候判决了畢。果有違錯。依例紏彈。其罪囚有冤。隨即究問。監察御史。察到不公人員。本管官司。有占𢗞不發者究治。 監察御

史任滿。驗所言事件。小大多少。定擬陞降。 御史臺陞正二品。 至元二十七年。尚書省箚付。三月十七日奏。御史臺官人每。俺根底與文字。至元

二十一年火魯火孫那底。皇帝根底奏了。御史臺衙門做了正二品。自月兒魯那演以下官人每根底品從。各添與了一等。來這裏的。二品衙門的

官人每的品從。從上至下。挨次着有。俺御史臺官人每中丞之下四品的無有。如今侍御史做正四品。治書侍御史做正五品。首領官三箇都事有。

交一箇做從五品的經歷。說有俺商董得。依着他每說來的。各添一等品從。三箇都事内。交一箇達達都事。與别箇的一體做經歷。與宣呵。怎生麽

道奏呵那般者麽道。聖㫖了也。欽此。仰照驗承此。依上將達達都事秀才。陞充經歷勸農司復併入按察司。三月二十七日。省臺官奏。俺與御史臺。

大司農司官人每。一處商量采。在先腹裏城子裏頭。江南地面裏頭。一箇按察司裏六箇官人。一箇勸農司裏四箇官人委付來。如今勸農司。農桑

的勾當見次第也。將行司農司裏。勸農司衙門罷了。依在先體例裏。併入按察司裏。一箇按察司。再添兩箇僉事。共八箇官人。委付農桑的勾當有

呵大司農司裏呈者。刷卷并體察的勾當有呵。御史臺裏呈者。在先孛羅張仲謙管時分。勸農司。按察司一處有來。在後奏了分開來。如今依在先

體例裏。教合併了呵。怎生麽道奏呵。您衆人商量了。那船說有也者。麽道聖㫖了也。俺與臺官每。司農司官人每。衆人商量來麽道奏呵。那般者麽

道聖㫖了也。欽此。 更提刑按察司。為肅政廉訪司制。至元二十八年。欽奉聖㫖。不揀甚麽勾當成就者麽道。省官人每根底委付來。是的不是

的。行的根底體察者麽道。委付御史臺官人每來。省官人每。做賊說謊。交百姓每生受來。御史臺官人每。也不曾體察得他每也做賊來省家。臺家。

官人每這般行的上頭。大小勾當裏行的。都要肚皮壞了勾當來。如今中書省。尚書省根底合併了則依在前體例裏交做中書省也從今巳後。中

書省。樞宻院御史臺。宣徽院。部官每。但是勾當裏行的人每大小官人令史每。肚皮休要者委付來的勾當裏在意幹辦成就者。似在前一般要肚

皮。壞勾當的人每。重要罪過也。要肚皮來麽道。告的人根底言語是實呵與賞者。臺家紏察的官人每。明知道不紏彈呵有罪過者。外頭有的提刑

按察司官人每。在先半年裏。一遍刷卷體察勾當出去有來各道裏不住多時。一路的過去上頭。百姓生受官人令史每做賊說謊的。不得知來為

那般上頭。將提刑按察司名字改了呵立了肅政廉訪司也。這廉訪司官人每。提調着各路。監臨坐地者在先一般做賊說謊弊幸勾當革了者。不

揀甚麽。勾當成就。休交百姓生受者麽道曉諭的聖㫖行有。如今但是勾當裏行的官人每交百姓每生受要肚皮壞了勾當的人每肅政廉訪司

官人每體察着。拿住呵。受勑的官人每根底取了招㐲呵杖子裏决斷的罪過有呵。他每就便要了罪過者。重罪過有呵臺裏與將文字來咱每根

底奏者。受宣的官人每做罪過呵。取了他每招伏奏將來者。更不要肚皮。不揀甚麽勾當成就了。不交百姓生受。行的人每根底明白文字裏奏將

來呵。他每根底名分添與的。怎生般賞的咱每識也者又鈔法塩貨的勾當。官民得濟。得勾當有麽道。不揀甚麽課程錢粮提調的官人每用心完

備成就者。課程官粮。從實完備不納到官偷盗的人每根底。廉訪司官人每用心體察者。又管民官與按察司官𨔄相照刷文卷有道來那般照刷

呵。𨔄互厮掩閉者罪過不交出來有如今廉訪司的文卷管民官休照刷者。管民官的文卷肅政廉訪司官人每依舊照刷者廉訪司官人每行的

是與不是的。省裏臺裏差的人去他每根底體察。照刷文卷者。更肅政廉訪司官吏人等。要肚皮壞了勾當的人每根底比别個做官的人每的。他

每的罪過重者。更别箇體察的勾當。依着初立按察司行來的聖㫖體例裏行者道來。欽此。 各道擬設書吏奏差。 至元二十八年六月奏准按

察司。改立肅政廉訪司。據合設書史書吏奏差。承奉中書省箚付除書史不湏設立外。每道擬設書吏二十名。奏差六名。移咨行臺。并遍行各道。依

上施行。 承發司管勾兼照磨。 至元二十九年。三月初六日本臺奏准内外贜罰錢物。本臺收納及事關錢榖必用照磨。若另添設似涉冗員今

擬承發司管勾兼獄丞。楊士元兼照磨職事。并擬添設典吏三名。中書省箚付准擬。 廉訪司增設管勾兼照磨一人。 至元二十九年。本臺奏准。

各道元設書史。盡行减罷。所掌文字繁冗。每道添設承發。架閣庫管勾。兼照磨一員。擬正九品。典吏一名。 立鄂州肅政廉訪司。至元二十九年。

二月十七日。本臺官奏。荆南府有廉訪司。有如今江北裏底南京省管著呵。這廉訪司。這臺裏管着道來。在先鄂州一道按察司。有來桑哥做官時

分。要束本說了。那按察司罷了來。如今江南裏底九箇城子。地靣也寬。有依在前體例裏。鄂州立一處廉訪司呵。怎生奏呵。那般者麽道聖㫖了也

欽此。 江南浙西道杭州置司。至元二十九年。八月三十日。本臺官奏。杭州有底按察司。是桑哥奏准。杭州這壁蘇州。小名底城于裏交來。有

來如今交廉訪司。杭州省邊頭住呵便當麽道省官人每根底商量了。那般者。麽道聖㫖了也。欽此。官吏首𧷢。 至元二十九年六月。中書省。御

史臺呈。官吏首錢等事。刑部議到下項事理。都省准擬。 官吏出首取受之𧷢。既已准首免罪。難議黜降。依例摽附過名。若職官再犯。量事輕重科

斷黜降。吏人等。再首無問所首𧷢物多寡。勒停 官吏首罪。事重者監收。輕者召保聽候。取勘别無詐胃。及未經事發者准首原免若知人欲告而

自首者。减罪二等。或聞知别處事發。赴官陳首若計所首日程可知。雖是不知。仍依知人欲告而自首者。亦减二等科之。詭名代替。不在原克之限。

如犯人實有病故。許令親屬代首。 首罪不盡者止以不實不盡之罪。坐之。廉訪司官。叅用色目漢人。 至元三十年。正月二十八日。奏過事内

一件。昨前日省官人每商量了。一箇廉訪司裏八箇官人。有八箇裏頭。交四箇漢兒人者。那四箇蒙古河西畏吾兒回回人每相叅着委付者。一箇

路裏。一箇色目人。一箇漢人。兩箇根底一處委付呵。怎生麽道奏呵。那般者麽道聖㫖有來俺和月魯那演省官人每一處商量了。省裏部裏行底

管民來底人每裏頭。外頭臺裏。廉訪司裏。合委付底色目漢人五十一箇。有受宣的三十八箇。受勑的一十三箇。人有麽道奏呵。你每底勾當有。那

般者。麽道聖㫖了也。欽此。 風憲官吏𧷢罪加重。 至元三十年。四月二十九日。本臺官奏過事内一件。廣裏按察司裏行來底兩箇官人。一箇麻

刺忽思小名底副使。人根底要了貳拾伍錠鈔。一條玉繫腰。一箇乞台帖木兒小名底僉事。人根底壹拾叄錠鈔。肆兩捌錢沙金。要了來麽道。行臺

裏官人每。他每底招伏文字。與將來了俺商量來。在先按察司官人每要肚皮呵。比别箇人每重要罪過者。麽道聖㫖行了。有來如今這兩箇根底。

依體例一百七打了。後頭勾當裏不交行底體例。有重要罪過者。道來底聖㫖體例裏。更他底財物斷没一半。打了。勾當裏休交行呵。怎生麽道奏

呵。那般者。麽道聖㫖了也。欽此。 至元三十一年七月。欽奉聖㫖節文。今命月魯那演太師。録軍國重事。御史大夫首振臺綱。凡軍民士庶。諸色户

計。所在官司。不務存心撫治。以致軍民困苦。或冤滯不為審理。及官員侵盗誑污濫不法。若此之類。肅政廉訪司。監察御史。有能用心紏察。量加遷

賞。若罪狀明白。廉訪司。御史臺。不為紏彈。受賂循情。或别作過犯。諸人陳告得實。罪比常人加重。誣告者抵罪反坐。肅政廉訪司官。監察御史。察出

公事。取問其間。諸人毋得攪擾沮壞。彼若悖此。非理妄行。以致人難。寧不畏罪。其御史臺。肅政廉訪司。監察御史。應有大小公事。照依累降聖㫖。條

畫施行。各盡乃心。母曠厥職。故兹誡諭。想宜知悉。廉訪分司。斷職官會議。 至元三十一年六月。本臺奏准條畫内一欵。凡職官取受錢物。𧷢狀

明白。例合斷决者。欽依元降聖㫖。除受宣官員。申臺聞奏外。受勑官員。移牒總司。會議斷决事有疑似。俻細申臺。欽此。 命只兒哈郎為御史大夫。

元貞元年。正月初八日。承奉中書箚付。奏過事内一件。御史臺。秃忽赤之上委付。只兒哈郎的完澤根底商量了。擬定名分。說者聖㫖有來。完

澤丞相等。俺衆人商量來。臺的勾當大有合委付為頭兒底人。只兒哈郎根底大夫名分裏委付呵。怎生奏呵。那般者。與大夫名分裏行者。聖㫖了

也。欽此。 命秃忽赤為御史大夫 元貞二年。正月二十日。本臺官奏。月吕魯那演替頭裏。皇帝可憐見交只兒哈郎右手裏畫字了也。只兒哈郎

左手裏畫字的替頭底。皇帝可憐見呵。交秃忽赤做大夫畫字呵。怎生麽道奏呵。那般者。聖㫖了也欽此。 命頑閭為侍御史。元貞二年。二月初

五日。本臺官奏。阿忽歹底兄弟頑閭交這臺裏做侍御史呵。怎生麽道奏呵。那般者。聖㫖了也。欽此。 省臺共議選用人員。 大德元年。四月初四

日。奏整治臺綱事内。别帖木兒說。自來御史臺無選法。用着人呵。於管民官内選用來。近年自其間互相保舉選用。為那上頭。省臺選各另了也。又

立廉訪司。六七年間勾當人每内。也有好的。也有歹的。今後有關呵。省臺官一同依在先體例裏商量着委付呵。怎生說。有阿老瓦丁。工也說廉訪司

官每。都合從新揀擇好人委用。廉訪司官内。若有自前不曾管民的管民官裏委付呵。民間便與不便的勾當知也者。若這般更新呵。臺官於省官

人處商量了委付呵。宜的一般說。有俺衆人商量來。臺官并他每之下行的。首領官。監察每依先的體例裏。則他每選用者。廉訪司官。若便都從新

更換呵。别無緣故動衆的勾當。有不宜也者。如今廉訪司官有關。并未滿聲蹟歹的。省臺官一同選人替換委用。監察廉訪司官裏頭。若有合呈省

的呈省。依體例委用。不曾。管民來的。依着阿老瓦丁所言管民官裏委用又廉訪司官每。衆人商量了。從新委付了之後。臺官人每。省部諸衙門裏

剙人呵。省裏商量者。大德元年。衆人商量了。委付來的人若自其間遷調呵。則臺官人每。就便遷調者。省官人每臺官内選用呵。也依那般臺官

每根底說了委付呵。怎生這般擬定體例行麽道商量來奏呵。奉聖㫖是您衆人個量來。那聖㫖問呵。回奏是俺衆人一處商量來奏呵哏商量的

是也那般行者。麽道聖㫖了也欽此。 立陝西行御史臺 大德元年。七月二十三日。本臺官奏。陝西等處四省。剙立行御史臺比着江南四省呵。

錢粮百姓雖是少呵這四省地寬逺甘州行省每年去的錢粮支持大有。臺立呵不愛的人多去也。比着江南立定呵勾當上有益去也如今聖㫖

裏委付了為頭大夫也依着那立行臺的體例。提着名字。宣諭的聖㫖與呵。怎生奏呵。是有先立了臺呵。商量者。聖㫖了也欽此 整治事理 大

德元年。四月初四日本臺官奏准御史中丞崔資德建言整治事理開列于后。 御史臺。本無選曹所用人員多於省選𣴑官内公舉其餘官員。省

部自有選例。近年以來御史臺用人。止於本臺舉用人内互相調轉。其肅政廉訪司官。監察御史。首領官。任滿觧由。臺呈到省或有不即遷轉者。所

以省臺之選。自分為二今後省部。并各路管民官内有廉幹人員憲臺各當舉用外。廉訪司官。監察御史。首領官。臺呈觧由到省者休例早為遷轉。

省臺既不分彼此。通行選用。則人無去彼就此覬覦之𥝠。賢者進而不肖者退矣。南北二十二道肅政廉訪司。紏彈諸路不為不重。其為頭廉訪

使。當選聖上知識。根脚深重。素有名望。正蒙古人。其次漢人。回回諸色目人。欽依巳奏准世祖皇帝聖㫖體例。相叅選用 各投下色目監察御史。

每年保用到今一十五年。中間以有限窠𨷂。待無限人員乆而員多𨷂少。今後自内臺。江南。雲南。兩處行臺。色目監察御史。從各投下通行保用。見

行體例色目監察御史任滿。例轉各道肅政廉訪司僉事。再任滿。具行過事蹟呈省。合陞用者陞用。合本等遷轉者本等遷轉如此則内外事體通

知。亦使有所激勸。 御史臺。凢選用内外人員。舊例除臺官。首領官監察御史。從本臺不次擢用外各道肅政廉訪司官。首領官自改立到今六年。

其間能否糅雜。欽依見奏奉聖㫖事意。從新立法度整治今後有闕。省臺照依舊例商議。公舉通用。不惟風憲一新。人材優劣亦可見矣。臺綱切

要。務在得人。得人則何患不治。今既臺省公論選人。其管民官犯𧷢罪者。𨚫令行省以下。再行審斷事理是。乃行省明里不花一巳之見。目今奏奉

聖㫖。省臺商量立法度。從新整治。合從省臺集會翰林集賢諸老學士商議聞奏欽依改立肅政廉訪司聖㫖。并初立提刑按察司條畫累降聖㫖

施行。委任既專。紀綱自振。 御史臺用人。除近侍當怯薛人員特㫖委用外今後並不得用不曾受宣𠡠人等雖有請俸歷過月日止合入𣴑品其

不曾親民者亦不許用。中間若有必合風憲内任用者。其實蹟明白聞奏 甘肅陝西兩處行中書省。控禦西北邊境。諸王駙馬大軍駐札去處。錢

粮出入支持浩大四川雲南兩處行省亦係邊逺蠻夷地靣不漸聲教。形勢險惡今雲南立行御史臺甘肅陝西四川各立肅政廉訪司輕重例置

耳目有所不及。若將雲南行臺。移置安西路陝西等處。其雲南止設肅政廉訪司又陝西道元立廉訪司却於鳳翔府酌中處設置并甘肅四川兩

處廉訪司通計四道。隷屬陝西等處行御史臺節制。四省文卷每年監察御史照刷其甘肅邊境等處。每年行臺官親行鎮遏軍民紏察非違。其於

國家便益不可盡言 監察御史任滿。驗行過事蹟高出倫輩知大體者。聞奏陞遷其餘驗所行事蹟。堪克各道廉訪司官依例選用。合呈省遷轉

者。依例呈省比依舊例宜立程式。行御史臺監察御史。若有異政。依例不次擢用或再歷内臺監察御史一任内有合呈省遷轉者依例呈省。

各道肅政廉訪司官任滿憑觧由開到事蹟合陞用者臨時聞奏。不次擢用。合呈省遷轉者依例呈省。合就便於各道本等内遷轉者。依例本等遷

轉。照刷樞宻院文卷。 大德二年。七月十三日。本臺官奏。在前世祖皇帝時分。月吕魯那演奏來軍的數日。休交照刷者。體例裏院裏。天下軍馬

總數目。皇帝知道。院官裏頭為頭兒的蒙古官人知道。外處行省裏頭軍馬數目。為頭的蒙古省官每知道。這般文卷也不照刷。更這邊關機宻。不

合交多人每知道的勾當。這般文卷。監察也不照刷。外樞宻院裏委付萬户。千户。百户。彈壓。各自一枝兒勾當。更勾補逃亡事故軍呵。各路州縣裏

的勾當。這幾年院家。推辭着有軍數目麽道。不交照刷。更有人告他每不依體例要肚皮。别了聖㫖。委付人取文卷去呵。漢兒每推着蒙古官人每

不與文卷。他每主意。遮藏他每弊倖。有如今只兒哈郎大夫為頭。俺每商量來。裏頭院裏。外頭行省裏。軍馬總數目。這邊關軍情機宻。勾當。不交照

刷外。委付大小軍官。選各宗文卷。并勾補迯亡事故軍文卷。依着立御史臺聖㫖。并照刷中書省體例照刷呵。這院裏的弊倖革得少去也。奏呵。欽

奉聖㫖是也。那般者。欽此。 命徹里為南臺御史大夫。 大德三年。三月十七日。本臺官奏。中書省家。俺根底與將文書來江南行臺裏。有底兩箇

大夫裏頭。壹箇罷了者。麽道聖㫖了也。麽道說將來。俺商量來依體例徹里為頭。是哥哥有徹里合行有阿老瓦丁他也說有依體例我是兄弟我

合出去麽道說有奏呵。徹里交行者。阿老瓦丁出去者麽道聖㫖了也。欽此。 復立京兆廉訪司。 大德三年正月初九日本臺官奏京兆府有的

臺罷了。依着在前立廉訪司麽道聖㫖有來如今這裏委付將人呵。勾當耽悮也者。則那裏臺官裏頭闍闍秃中丞根底那裏為頭交做廉訪使。

一箇姓高底侍御根底交做大使撒剌兒小名底阿兒幹人更一個姓李底漢人這兩箇交做僉事更韋哈剌哈孫小名底人江南做僉事來那裏

官吏每根底察着要肚皮來的錢多追了向前行來為他行的是的上頭陞他一等京兆廉訪司裏交做副使呵怎生麽道奏呵那般者麽道聖㫖

了也欽此。 照刷鐵冶提舉司文卷。 大德三年八月。中書省札付户部呈廣平順德濟南三處鐵冶提舉司申年例七月科撥礦炭八月般載大

石修叠爐座。冬春興煽次年五月爐終若將行過文卷。於夏季四月至六月内照刷似不相妨本郎參詳。擬合依准各提舉司所擬候爐終日照刷

相應具呈照詳。得此都省相度鹽運司年終刷卷已有定例其鐵冶提舉司若准爐終照刷文卷於事為便合一仰照驗就便施行 選用風憲官

員。大德四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本臺官奏去年監察每廉訪司官人每不曾管民的不教行曾做管民官的分揀好人委付相應麽道别帖木兒

阿老瓦丁等題說呵依他每的言語奏過那般行來。如今不須則管民官裏取選楝了得的好人委付呵怎生伴當每却那般說有俺啇量得依他

每的言語呵怎生奏呵奉聖㫖那般者欽此 復立海北海南道廉訪司。大德四年正月本臺官奏去年海北海南道廉訪司為田地逺的上頭

做官去的人每難到。有麽道并在廣西廉訪司裏來如今那裏的軍官每民官每。立廉訪司呵軍民多得濟麽道省裏臺裏與將文書來有答刺罕

丞相也說有廣西廉訪司官每海南刷卷去呵為田地逺做使臣的一般疾忙迴來的上頭軍民疾苦不理的有說有俺與完澤丞相為頭省官每

根底啇量來廉訪司立呵是也麽道來奏呵依在前體例立廉訪司者麽道聖㫖了也欽此大德五峰三月日欽奉皇帝聖㫖中書省官人每根

底。樞宻院官人每根底行中書省官人每根底内外大小諸衙門官史每根底。宣諭的聖㫖御史臺官人每奏自立臺以來紏彈罷取受的官吏數

多不知自己的罪過的人每妄生事端。沮壞臺事元貞元年明里不花杭州省裏行時分。題說的上頭察知宣慰司官的罪過呵與行省同官讅知

路官的罪過呵。與宜慰司官同讅。州縣官的罪過與路官同讅這中間窒礙。有宣慰司相離行省逺的。徃復一萬里的也有難以同讅又監察每行

省令史每的稽遲違錯。尋出來呵與行省司一同讅了斷有行省官終是一箇勾當裏行有同讅呵不便當。又廉訪司察知的勾當裏事干人衆。卒

難結絶的公事。管民官裏依摘委一員。一司裏歸問的上頭州縣勾當多厮推着公事成就不得這五年行臺廉訪司監察每累累的文字裏說將

來。依在前行來的體例裏交行呵怎生麽道奏來今後但是内外勾當行的。犬小衙門裏官史每。各自委付來的勾當謹慎成就者教百姓安着。廉

訪司。監察每用心體察者圩當裏謹慎行的實迹有呵將他每娃名申臺者。安肚皮没體例行的依着立廉訪司以承世祖皇帝已降聖㫖事意。受

勑官廉訪司問的招了呵行移緫司會議斷者事重申臺者受宣官申臺聞奏者。被問的官吏。他每的罪過既有顯驗避罪翻異呵。再差官問的招

了呵。比本罪上加等要罪過者監察每照刷出行省令史稽遲違錯輕罪就使斷决。重事申臺者。廉訪司問的公事裏頭有千礙八衆。卒難結絶。不

能親到呵。管民官裏。選廉幹人員歸問者。廉訪司官。監察每為用心體察分外没體例行呵。罪比常人加重者。 大德五年八月。欽奉詔書内一欵

行中書省。宣慰司肅政廉訪司列宜諸路之上本以弭盗賊。修政事。紏不法。撫良民。又近年於此略而不問。自今各修乃職。凡在所屬之内常加檢

責。期於政成民安。諸路鎮静而已。有不稱其責任者。從中書省。御史臺。録其實蹟。聞奏黜罰。 又一疑近年累降詔條各處官司。有奉行不至者。仰

中書省宣慰司。廉訪司隨事舉問。 讅理罪囚定例 大德五年。八月初三日。欽奉聖㫖。賑灾條畫内一疑諸處罪囚仰肅政廉訪司官分行讅理

輕者决之。冤者辯之。滯者紏之有禁繫累年疑不能决者另具始末。及其疑狀申御史臺呈省詳讞。在江南者經由行御史臺。仍自今後所至讅囚。

永為定例。 體覆灾傷。 大德六年。正月十五日本臺官奏過事内一件。徹里題說有初立御史臺時。分。不揀甚麽勾當有呵。監察每按察司官人

每。體察有來那的後頭民間田禾旱澇灾傷教體覆有來。如今不揀甚麽。勾。當。都教體覆有俺體覆了呵再誰體察勾當裏窒礙麽道。說有俺商量

來。民間田禾旱澇灾傷。依例體覆其餘的則依着初立御史臺體例裏教監察每。廉訪司官人每體察呵。便當的一般。有麽道奏呵。和省官人每啇

量着。管定三箇日頭了者。麽道聖㫖了也。欽此呈奉中書省札付。大德六年。正月二十日。奏過事内一件。初立臺時。分。則教體察來在後立按察司

時分。有水旱灾傷。田禾不收呵。體覆呵。後頭漸漸的不問。大小勾當。教俺體覆有其間多有窒礙。麽道說有體覆的。勾當。短少錢粮等事。一靣詞因。

怎生作數。麽道教監察廉訪司官體覆虛實。行文荲有體覆的録由。是這般不是。新行來的勾當行了多年也。伴當每道。俺的。勾當裏有窒礙。麽道

說有。何平章也說在先。體察來水旱灾傷呵。合體覆。除郡的外。合體察。麽道。說有依着伴當每的言語行呵。怎生奏呵。奉聖㫖那般者。欽此。照刷

中政院文卷。 大德六年四月。中政院諮。大德五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本院官啓過事内一件。在先中御府時。分。文卷休刷者。麽道懿㫖有來。如今

中政院管着的怯怜口。阿塔赤。阿察赤。玉烈赤匠人每。管民官吏等。但是俺管的。省裏臺裏内外衙門。俺根底不啇量。做罪過來。麽道拿將去問。有

那般啓呵。您說的是。有家𥝠的勾當。有但屬您管着的省裏臺裏休問者。這裏側近有的罪過做呵您問者。外頭有的做罪過呵各路有的廉訪司

官人每。依體例問者。是實呵。您根底文書裏說將來者。重罪過的啓者。輕罪過的。您依體例行者。麽道懿㫖了也。敬此。 大德十年。五月十八日。欽

奉詔書内一疑。監察御史。廉訪司官吏。所以紏劾官邪。徇求民瘼。肅清刑政。共成治功。今俊各思所職。有徇𥝠受賂者。照依巳䧏聖㫖。加重治罪。

整治臺綱。 大德十一年。十月十五日。欽奉聖㫖。節該世祖皇帝立御史臺。中書省。樞宻院。制國用使用内外。但是勾當裏行的官人每。使見識。行

無體例的勾當呵體察者肅清百姓每的風俗。照刷各衙門的文卷者。麽道教行呵。於民便益來。如今脫脫奉國公右丞。相。為御史大夫。只兒哈郎

為御史中丞。整治臺綱者。麽道委付了也。不以是何軍站民匠。管着的官人。不用心撫治。率歛錢物。無體例横邪差役的上頭。百姓每生受。有係官

錢粮。造作物料内剋落侵盗的。移易借貨的覷面皮。要肚皮。教百姓每生受。不公不法的官吏每根底。監察每肅政廉訪司官人每。用心依體例體

察的每根底添與他每名分。他每無體例差池了呵。告的人每。依着在先聖㫖體例裏。御史臺裏。昔者監察每。肅政廉政司官每體察出來的勾當。

問的其間不揀誰。休沮壞者。這的每道這般宣諭了也。麽道别了體例行呵。他每不怕那甚麽。但有合行的。勾當依着在先行來的聖㫖體例裏行

者。各自委付着的每。當裏用心向前行者。麽道衆人每根宣諭的聖㫖。行了也聖㫖俺的羊兒年。十月十五日。 至大二年九月尚書省。欽奉詔書

内一疑。風憲為紀綱之司。民生休戚。官政廢舉。關係非輕。御史臺戒餝監察御史廉訪司體承美意。協贊治功。所司奉詔不虔。並行究治。 至大四

年四月。住罷銀鈔銅錢詔書内一欵。風憲之官。職應耳目。紏劾百司。凡政令之從違。生民之休戚。言責所關。寔要且重。惟今百度載新。圖治伊始。式

遵世祖皇帝以來。累朝成憲。各揚乃職。以肅政綱。 殿中摽記奏事。至大四年。六月二十日。本臺官特奉聖㫖。不揀那箇衙門奏事呵。殿中合一

處入來聽。自薛禪皇帝時。那般有來。今後省院為頭。不揀那箇衙門。但奏事呵。殿中聽者摽記者。完澤你只在這門前坐地者。麽道聖㫖了也。欽此。

選用色目監察御史。 至大四年七月二十九日。本臺官特奉聖㫖。我根底近行的人。省得事的老實的。選做色目監察。漢兒監察每。您自選者。

麽道聖㫖了也。欽此。 西臺增設監察御史四人 至大四年九月二十六日本臺官奏。西臺官人每文書裏說將來。俺提調着四省的勾當。管的

地靣寬逺。先設着二十箇監察有來。後裁滅了四箇。南臺管的地靣和俺一般。如今南臺二十八箇監察。有那監察裏頭。摘那與俺四箇呵。便。當的

一般。俺衆人商量來他每說的是。有南臺二十八箇監察。内减做二十四箇。西臺添做二十箇呵怎生奏呵。那般者。麽道聖㫖了也欽此。 作新風

憲。 至大四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本臺官。特奉聖㫖臺裏合奏的事。早奏者。合行的事。休遲了。行者休交百姓生受者麽道聖㫖了也。欽此。 命塔

思不花失海牙並為御史大夫制。 皇慶元年正月欽奉聖㫖。中書省為頭。内外大小諸衙門官吏每根底各投下官人每根底。衆百姓每根底。宣

諭的聖㫖。世祖皇帝立御史臺自中書省為頭。内外但凡勾當裏委付着的人每。使見識。無體例勾當做呵。體察者。肅清風俗。照刷諸司文卷者。麼

道行呵。益國便民來如今教中書左丞相塔思不花。河南省平章。塔失海牙。兩箇做御史大夫。整治臺綱者。麽道委付了也不以是何大小。勾當裏。

但凡委付着的官吏。更近行的每不揀是誰軍民站係官錢粮。差發造作。中間做賊說謊。要肚皮。覷靣皮無體例做着。交百姓每生受的監察每。肅

政廉訪司官體察者。又做罪過來的人每根底使見識休問交放了者。麽道似這般一靣詞休奏者更内外委付着的近行的每自己其間影蔽着

係官錢粮。剋落了的。做無體例。勾當的每根底不交御史臺官人每問他每自己其間裏問。麽道與來的。執把聖㫖草罷了者。御史臺官人每。監察

每。廉訪司官人每。依着在先體例裏問者。應有印信衙門的文卷。依例照刷者。監察每廉訪司官人每。勾當裏用心謹慎行的。添與名分也者。他每

無體例。做了監察。廉訪司官人每俺根底枉問來。麼道告的人有呵。依在先聖㫖體例裏。御史臺裏告者。問的是實呵。被告的官吏每根底依體例

要罪過者。若虗呵。告的人每根底加等。斷罪者。這的每。勾當其間不揀誰休入去者。休沮壞者。這般宣諭了呵。别了的人每要罪過者。他每𨚫别了

體例行呵。不怕那甚麼。凡有合行事理。照依初立御史臺以來。累降條畫聖㫖體例行者。衆人根底宣諭的聖㫖行了也。欽此。更令史為掾史。

皇慶元年。七月二十一日。中書省箚付。特奉聖㫖。節該集賢院從一品衙門。令史的名兒。改做掾史者。欽此都堂鈞㫖。送吏部議。御史臺呈。衙門既

陞從一品級。本臺令史改稱臺掾以此叅詳。本臺既與集賢院同品。如蒙改稱掾史相應。 作新風紀。皇慶元年正月。本臺官傳奉聖㫖。不揀那

箇大官人每。無體例。勾當行呵。您臺家衆監察每我根底說者。行不行的我識也者。麽道傳聖㫖來。欽此照刷徽政院文卷 皇慶元年十一月

徽政院咨。來諮皇慶元年七月十二日。欽奉聖㫖節該應有印信衙門的文卷。依例照刷者。欽此看詳貴院。所轄諸路財賦總管府。大小司屬衙門。

錢帛詞訟。事務繁劇。多與有司相干。江南行臺咨財賦總管府官吏不公不法等事。請就便啓間施行。准此。照得至大四年七月初六日。特奉皇太

后懿㫖。小羅大都奏。將來御史臺家。奉懿㫖刷徽政院卷。有刷卷呵。造作有室礙的一般。有等候造作了交刷呵。怎生奏將來。大主人。有時。分。徽政

院家文書。不曾覷有咱每家𥝠的勾當。依在先文卷休交覷者。交塔思不花大都臺與將文書去者。您微政院家。小羅根底也與將文書去者。麽道

懿㫖了也。敬此。 命伯忽為御史大夫。 皇慶二年。正月初二日。本臺官。特奉聖㫖。交伯忽塔思不花替頭裏做大夫者。初四日好日頭。有交那一

日禮上日麼道聖㫖了也。欽此。 命脫歡為御史大夫。 皇慶二年。三月初六日。特奉聖㫖。塔失海牙替頭裏教脫歡做大夫者。只教兩箇中丞。八

員之上休添者。麼道聖㫖了也。欽此。 黜陟官員 延祐元年。四月二十六日。本臺官奏。近年管民官内。一年考校一遍。殿朂官各一員以憑黜陟。

麼道詔書行了來。行臺各道廉訪司考校文書裏。行的歹的。俺依體例要了罪過行了也。行的好的。省裏與了文書來。如今五事的陞一等。廉能的

减一資。有這兩等根底。添與名。分。最官根底若不添與名分呵。向前謹慎行的人每心落後。一般有比及省家定奪陞用呵。俺臺家他每根底各與

一表裏做記驗。他做官的。多人每倣學着。向前謹慎行呵。怎生奏呵。那般者。麼道聖㫖了也。欽此。 臺察官吏犯𧷢加重。 延祐元年。九月十四日。

本臺官奏過事内一件。監察每文書裏說。有世祖皇帝聖㫖。臺察官吏但犯𧷢呵。永不叙用。在後又教加等斷罪者。麼道聖㫖有來。如今省部家議

得臺察官吏犯𧷢。不枉法者加至一百七。永不叙用。與世祖皇帝聖㫖體例不厮似的一盤有今後臺察官吏人等因事取受。加等斷罪。雖不枉法。

合除名不叙麼道說有俺商量來風憲是掌把紀綱法則的職分若自已身上不嚴約束的乾净呵難正多人的一般有依着監察每說來的行呵。

怎生奏呵那般者麼道聖㫖了也欽此 復立陝西行御史臺。 延祐二年。五月初一日本臺官奏昨前廉訪司裏換與銀印者麽道幾遍特奉聖

㫖有來到今不曾與有省官人每。這裏有可憐見呵。依着先了的聖㫖交與的上位識者。麼道奏呵上位宣喚帖木迭兒丞相至御前奉聖㫖昨前

廉訪司裏與銀印者。道來如今疾忙與者麼道聖㫖有呵帖木迭兒丞相奏。依着皇帝根前我省得的奏有為罷了西臺的上頭。那裏衆百姓每生

受。薛禪皇帝為迤西是緊要地靣上頭交鎮遏麽道。立着行臺有來省呵。是身體一般院是手足一般。臺是耳目一般省院臺都只是一箇勾當有

為罷了西臺上頭大勾當裏好生妨廢着有可憐見呵依先體例交復立的上位識者麽道奏呵。你說的是有。我也那般尋思有來依着先例交立

者。麼道聖㫖了也欽此 復立陝西廉訪司 延祐二年六月十九日本臺官奏。奉聖㫖陝西立了行臺也如今陝西廉訪司依舊移徃鳳翔立呵。

怎生奏呵那般者麽道聖㫖了也。欽此。 人衆委問。延祐二年正月本臺奏遇事内一件今後各道。凡有告言不公不法等事。總司合受理者。即

與受理合牒分司者。即與移牒。合親問者。即與親問。果若事千人衆。卒難結絶。不能親到者。欽依巳降聖㫖事意施行。不可一槩專委府州司縣官

員。互相移問。及合取問之事。不為受理 命伯忽脫歡答剌罕並為御史大夫制 延祐三年六月。欽奉聖㫖。諭中書省以下。内外諸衙門官吏人

等朝廷設立御史臺肅政廉訪司。專一彈劾百官姦邪非違。刷磨案贖。肅清風俗審理宪滞行之巳久比聞各道按治失宜。事漸不舉。有司徃徃多

不奉職。今命太傅御史大夫伯忽。御史大夫脫歡答剌罕等。整餝臺綱。作新風憲凡軍民衆庶所司不務存心撫治。致使困苦。及官吏贜污。侵盗係

官錢粮不公不法或囚獄寬滞。不與伸理。若此等類監察御史。肅政廉訪司官有能俗盡逎職用心紏按効昭著者量加陞擢。若或循𥝠受贿。罪

宜加重聲蹟不佳即聽奏代風憲勾當其間諸人。母得侵擾沮壞。自今以徃遵守憲章。務在必行母為文具。欽此 加脫歡答剌罕大夫散官。 延

祐三年。七月十二日本臺官奏前先月兒魯那演秃忽赤大夫。火你赤中丞等勾。當裏行數年的其間上位都曾添與散官來。如今答剌罕做大夫。

行了四年也。他是老奴婢根脚。有臺裏在意行來。依着在先大夫的體例。他根底添與散官呵。怎生麽道奏呵。他不比别箇的。有我對省家說。則今

日便教與宣者。麽道聖㫖了也。欽此中書省箚付特奉聖㫖。榮祿大夫御史大夫脫歡答剌罕特加金紫光祿大夫職事如故。欽此。 照刷營田

提舉司文卷。 延祐三年。十一月十六日。本臺官奏遇事内一件。省家與俺文書。河南江北道。奉使宣撫文書裏說。有襄陽路。立着營田提舉司。五

品衙門。屬會福院所管有那裏官吏每為不刷他每文卷的上頭。恣意做無體例勾當要肚皮好生害百姓有交俺就便聞奏。麽道有俺啇量來。依

着省部擬定來的。與諸處運司太后位下財賦辦錢粮的衙門。一體聖㫖懿㫖裏年終錢粮成就了畢呵似這營田提舉司一般衙門的文卷。依例

交廉訪司照刷呵。怎生奏呵那般者。麽道聖㫖了也。钦此。 廉訪分司斷職官會議。 延祐三年六月欽奉聖㫖。作新風憲内一欵。廉訪分司按治。

諸職官有犯公罪。事重者會議總司。事輕者。依例罰贖。其首領官。𥡴違罪犯。斟酌輕重。依例施行。欽此 人衆委問。 延祐三年六月。欽奉聖㫖。作

新風憲内一欵。各道廉訪司。諸人應告官吏不公。合就問者就問。不得轉委。如果事干人衆。并地里遥逺。卒不能結絶者。許委附近管民廉幹正官

歸問有訴不實不盡者。就為伸理。母致偏抑。如違監察紏察。 廉訪分司出巡日期。 延祐三年六月。欽奉聖㫖。作新風憲内一欵。各道分司。若不

遍歷。百姓利病官吏貪廉豈能周知。今後除廉使守司。刷按置司去處。餘擬每年八月中分𨑾。至次年四月中還司。如不依期出司。及𨑾歷未遍。托

故廻還。或依期還司。不曾遍歷。并應結絶之事而不結絶者。聽總司申臺區處。審囚日期。不過六月初間。其將引書吏奏差。並仰廻避元籍。先役路

分。違者究治。 命朶兒只為御史中丞。 延祐四年。三月初七日。本臺官特奉聖㫖。御史臺在先三箇中丞有來。如今教朶兒只做中丞者。休教推

辭。只今日便教禮上者。麽道聖㫖了也。欽此。 風憲官鈐東吏屬。 延祐四年。四月初四日本臺官奏過事内一件。初立行御史臺。各道廉訪司時。

官吏各自守着職。分。行的好來。近年以來。上下分限。比在前不厮似。事上不便當。有俺啇量來。今後各道書吏。比及監察去呵。有聲蹟不佳的。從司

官即便退罷。行臺察院書吏。似這般的有聲蹟的。亦從監察紏罷。監察每。不依體例行事呵。許行臺官。指陳著明實蹟。就便黜退。這般體例守着行

呵。怎生奏呵。哏是有那般做體例行者。麽道聖㫖了也。欽此。命脫秃哈帖木兒不花並為御史大夫制。延祐六年。十二月十一日。欽奉聖㫖。中

書省為頭。内外大小諸衙門官人每根底衆百姓每根底。宣諭的聖㫖。世祖皇帝立御史臺。彈劾中書省以下内外。但凡勾當裏委付着的官吏。𧷢

污不法姦邪非違。肅清風俗。刷磨諸司案贖行呵。益國便民有來近年以來委付着官人每勾當裏不肯用心行。要肚皮壞政事。積漸的多了。教百

姓每哏生受。有監察。廉訪司官。不曾盡心紏彈上頭。與初立御史臺體例不厮似有。今命月呂曹那演子廣平王。脫秃哈塔察兒大夫孫。帖木不花

為御史大夫。整治臺綱。委付了也。不以是何大小勾當裏行的官吏更近行的每。不揀是誰軍民站赤。錢粮。選法。刑名造作。中間做賊說謊。要肚皮

覷靣皮。做無體例勾當。交百姓生受的。監察御史。肅政廉訪司官人每。用心體察者。又做罪過來的人每。使見識。教上來休問放了者。麽道似這般

一靣詞。不揀誰休奏者。傳來的聖㫖有呵。休行者。更内外。勾當裏委付着的。并近行的人每。自巳其間影蔽着係官錢粮落尅了的做無體例勾當。

御史臺官人每休問。他每自問。麽道與來的執把聖㫖革了者。御史臺官人每。監察廉訪司官每。依在前體例問者。但有即信衙門文卷。依體例都

照刷者。益國便民的勾當題說者。内外大小官吏。不公不法。蠹政害民。别了體例的每根底。監察廉訪司每。盡心體察行的與名分者知道不肯紏

彈呵。有罪過者。官吏每無體例勾當做了的說。監察廉訪司官每枉問了斷罪來。麽道告的人有呵。依在前體例。御史臺裏告者。外頭有的行臺裏

告者。問的是實呵。被告的官吏每。依體例要罪過者虗呵。告的人每根底加等斷罪者。臺察裏。勾當。其間不揀誰休入去者休沮壞者。這般宣諭了

呵。别了的人每根底要罪過者。他每别𨚫了體例行呵。不怕那甚麽。更風憲裏合有整治的勾當呵。從新整治者。凡有合行事理。照依立御史臺以

來。累降條畫聖㫖體例行者。欽此。 御史臺復陞從一品。 延祐七年四月十四日。本臺官奏。俺與廣平王。脫秃哈大夫。一處啇量了奏。有近間為

衙門冗濫。驟陞品職的交减降。有御史臺元是二品有來。曲律皇帝聖㫖。普顔篤皇帝潜邸聖㫖。御史臺與樞宻院一般教陞做從一品呵。怎生麽

道奏呵。奉普顔篤皇帝聖㫖。我和太后一豦啇量來。索甚麽降有則依舊者。麽道聖㫖有來。俺商量來。御史臺是紏彈别人的職分有。减降的勾當

先從俺合說有依舊做二品的。上位識者奏呵。奉聖㫖素甚麽那般說有。集賢院翰林院也先是從一品有御史臺在先是從一品有來只依舊做。

從一品者。麽道聖㫖了也。欽此。選用風憲官員。至治二年正月十四日。本臺官奏。世祖皇帝立御史臺選用着好人行呵。本為贊治國家。大勾

當行來。難同有司選法。理筭月日。給由銓注。風憲裏選得識治體好人行呵。國家大勾當裏得濟有。今後若公事上不肯向前。風憲裏不宜入來的。

將他每的脚色呈與省家遷叙。肯向前行的。俺風憲裏陞用這般行呵。激勸多人有。奏呵。奉聖㫖那般者。欽此 選用官員。 至治二年正月十四

日。本臺官奏。在前臺察裏。父子叔姪弟兄内。依着裕宗皇帝聖㫖。只教一箇行來。在後臺官每。完者篤皇帝根底奏了。一門之内。有好人呵。一處休

交畫字。都委付行來。次後普顔篤皇帝根底奏了。一門之内。只交一箇行有來。在後特奉普顔篤皇帝聖㫖。一門之内。只交一箇行的。索甚那般說

有。依着在先體例都委付者。麽道聖㫖有呵。未曾行有。俺怎生呵。是麽道奏呵。奉聖㫖一門之内有好人呵。都委付者欽此。 舉保官員。 至治二

年正月。本臺官奏。御史臺。廉訪司。紏彈諸司。不公不法的衙門。有湏索選識治體的好人委付。俺憑着監察。廉訪司。舉保來的人每選用有。交後人

肯向前謹慎行的。應感有舉察的人每。或有不當過犯呵。隨事斟酌輕重黜退。元舉官呵。怎生奏呵。奉聖㫖那般者。欽此。 命秃忽魯紐澤並為御史

大夫制。 泰定元年。四月初五日。欽奉聖㫖。中書省為頭。内外大小諸衙門官人每根底。泉百姓每根底。宣諭的聖㫖世祖皇帝。為天下百姓上頭。

體着歷代典故。立御史臺為耳目。彈劾中書省以下。内外百司。姦邪貪污敗法亂常。刷磨案牘。觀察風俗行呵。於國家百姓好生有益來。比因委任

失宜。紀綱廢弛。今命秃忽魯紐澤兩箇為御史大夫。從新整治不以是何大小。勾當裏行的官吏。更近行的每。不揀是誰軍民站赤。錢粮選法刑名

造作。中間做賊說謊。要肚皮。覻靣皮。别了體例。交百姓生受的。監察御史。肅政廉訪司官。用心體察追問者。有能盡心奉職。政跡昭著者保舉。又做

下罪過敗露了。被問的使見識。教上來休問放了者。麽道似這般有呵。休奏者。傳來的聖㫖有呵。休行者。更各衙門。勾當裏委付着的。并近行的人

每。倣無體例勾當。犯着法度。自巳其間影蔽着。休交御史臺問。他每自問麽道有執把的聖㫖呵。革了者。御史臺。監察御史。肅政廉訪司依在前體

例問者。但有印信衙門文卷。依體例照刷者。又監察御史。廉訪司官。職居言路。關係着國家得失。軍民利病。不揀甚麽。勾當。有呵題說者知而不言

呵。有罪過者。盡心體察行的。添與名。分者。官吏每别了體例要了肚皮。監察御史。廉訪司官人每。問的明白。依體例斷了。被斷的人每。𨚫說道枉問

來。歷道告的人每有呵。依在前體例。御史臺裏告者。外頭行臺裏告者。實呵。元問的官人每根底。依體例問者。虛呵。告的人每根底。加等斷罪者。敢

有逕赴御前。并别衙門裏告的。斷罪者。臺察裏几行的勾當其間不揀誰休入去者。休沮壞者。這般宣諭了呵。别了的人每根底有罪過者。他每𨚫

别了體例行呵。不怕那甚麽合整治的勾當有呵。好生整治者凡有合行事理。照依初立御史臺以來。累降聖㫖體例行者。欽此。 命伯颜亦列赤

並為御史大夫制。 天曆元年。十二月十七日欽奉聖㫖。諭中書省。樞宻院。御史臺。行中書省。行樞宻院。行御史臺。宣慰司。肅政廉訪司。轉運司。總

管府。達魯花赤。管民官。管軍官。内外諸司大小官吏人等。世祖皇帝。立御史臺。專一體察官吏。一切非違。刷磨諸司案牘。肅清風俗。宣明教化。有益

於國。有便於民。邇者。朕至自江陵。大河以南。姦人懷貳。行省平章伯顔。慮致道路梗𤁧。即與誅夷。扈從北來。功蹟昭著。今命伯顔為太尉。開府儀同

三司。御史大夫亦列赤。為光祿大夫。御史大夫一同首振臺綱凡軍民士庶。諸色户計。所在官司。不務存心撫治。以致軍民困苦。或冤滯不為審理。

及官吏侵盗欺誑。𧷢污不法。若此之類。肅政廉訪司官。監察御史。有能用心紏察。量加遷賞。若罪狀明白。廉訪司官。監察御史。知而不為紏彈。或受

賄循𥝠。及别作過犯。許諸人依例赴臺陳告。得實。罪比常人加重。誣告者抵罪反坐。凡有印信衙門。並聽照刷。若有罪被問之人。無得結托近侍。諸

衙門官員。朦朧奏請。免交取問。又被問其間。不得托以赴上題說。勾當。窺避其事。内外風憲。諸衙門。毋得侵入攪擾沮壞。彼或恃此。非理妄行。寧不

懼罪。其御史臺。監察御史。肅政廉訪司。應有大小公事。照依世祖皇帝以來。累降條畫聖㫖事意施行。欽此。 作新風憲。 天曆元年九月二十五

日。本臺官奏。近日委付俺交整治臺綱者。麽道聖㫖有來。俺啇量的。合整治的勾。當。有幾件合題奏有。欽奉世祖皇帝。累朝聖㫖。御史臺。勾當。其間

諸人。不得入來攪擾沮壞。聖上初登寳位。凡有諸人。轉行托請近侍等官。間奏索要風憲名。分。𧷢罰錢物的人有也者。那般人有呵。與在先體例不

厮似。有今後臺裏大小一初事務。禁止諸人。不許入來攪擾。風憲名分。𧷢罰錢物。亦不得奏索。這般行呵。皇帝大福廕裏。風憲肅清。臺察的事行的

也者。俺與省家文書。照依在先體例行呵。怎生奏呵。那般者。麽道聖㫖了也。欽此 自立臺以來。委付都事呵。於各道廉訪司僉事內選用有來。曾

授宣的。除各道副使。授勑的。止除僉事有來近年授宣的。授勑的教做都事。委付了呵。不。論他每月日。便除做各道副使有。似這般呵。窒礙選法。都

想望着要做都事的多去也。今後依在先體例。曾授宣的。除副使授勑的除僉事呵。怎生奏呵。奉聖㫖。授勑入來的。出去呵。僉事裏除者。授宣入來

的。出去呵。副使裏除者。資品不到的。除副使呵。廣裏除者。聖㫖了也。欽此。又特奉聖㫖。臺經歷有根脚。資品散官到的。監司裏除者。無根脚資品不

到的副使裏除者。更資品散官不到的呵。除監司。交逺方去者。委付臺都事呵。秀才吏道内。各用一員者。麽道聖㫖了也。欽此。 初設立各道廉訪

司。特奉世祖皇帝聖㫖。委付的官員。蒙古。畏兀兒。河西。回回。這四等人。與漢人相叅着委付有來近年以來。不依在前體例。一色人内委付兩箇三

箇的上頭。哏壞事有。今後只依世祖皇帝定制。蒙古色目内各用一員與文字漢人相叅委付。依在先體例行呵。怎生奏呵。奉聖㫖。正蒙古人。重委

付一箇呵也中。其餘各色目内。止用一員者。聖㫖了也。欽此。 臺裏蒙古必闍赤怯列馬赤。月日滿了呵。事上行的好呵。除行臺監察御史的也有

來。漢人充蒙古必闍赤怯列馬赤的也有。將他每一例除做監察呵。寫不的彈章。刷不的文卷。於事上好生不便當有今後除蒙古色目外漢人不

通儒吏的月日滿呵。俺呈與省家。依體例定奪。與他每。勾當呵。怎生奏呵。奉聖㫖那般者。又奏。初立廉訪司時。分。革了四箇書吏改做一員照磨管勾。

專管架閣庫文卷收掌𧷢罰錢物。文資相應人内選用來。近年以來於臺宣。使知班并色目人内一槩委付有。與初立廉訪司事意不同。今後各道

照磨有闕呵。依着在先例通曉儒吏相應人内委用做體例行呵。怎生奏呵奉聖㫖那般者欽此。 昨前奉聖㫖各道廉訪司書吏。於職官。路吏。教

授下第舉人。内教行者游學𡻕貢秀才。休用者。麽道有聖㫖呵。俺啇量來。各道書吏額設着一十六名今後有闕呵。於終塲下第舉子内用四名。教

授内用四名路司吏内用四名通吏職官用四名須要無過犯。行止廉慎通達政務照依舊例委文資正官試驗相應方許收補如所舉不當。或不

依例選取從監察御史紏彈。罪及舉官。似這般選取做體例行呵。於風憲便有奏呵奉聖㫖是有用終塲下第舉子四名教授二名。路司吏五名。通

吏職官五名其餘依您奏的。今後做體例用者麽道聖㫖了也。欽此 自世祖皇帝以來廉訪司官。書吏犯𧷢呵。交斷没當房家産有來。次後奉完

澤篤皇帝聖㫖。廉訪司官吏有罪過呵。比之常人加等要罪過者。麽道說來。不曾革了。斷没的體例。近年各道官吏犯𧷢。玷壞風憲的。也只加等斷

罪呵。比世祖皇帝聖㫖不厮似。有南臺幾遍合依着世祖皇帝定制行麽道。咨將文書來。有俺啇量來。如今整治其間。依着南臺題說將來的。今後

廉訪司官吏但犯𧷢呵。依着世祖皇帝聖㫖要了合得罪過。斷没他每的當房家産呵。不壞了風憲。犯𧷢的少也者。奏呵。是有那般行者。麽道聖㫖

了也。欽此。 三臺典吏充書吏。 天曆元年。十二月初四日。本臺官奏過事内一件。昨前特奉聖㫖。各道廉訪司裏委用書吏呵。於終塲下第舉子

教授職官吏員内相叅用做書吏者。麽道有聖㫖來。三臺典吏。并各道廉訪司奏差。於吏員書吏窠闕内相叅交做書吏用呵。怎生麽道奏呵。奉聖

㫖那般者。欽此。 命立御史臺題名碑。 天曆元年。十一月十四日。本臺官。欽奉聖㫖。洪福世祖皇帝。自至元五年。設立御史臺呵。教做耳目者。麽

道立了來。在内若無御史臺。在外無行臺。各道廉訪司衙門呵。做賊說謊的人每根底。怎生整治的有根元。世祖皇帝立這衙門。好處說那的呵。是

如今天的氣力裏。我登了寳位。其間合與世祖皇帝立臺來的聖㫖。明白稱贊着的。臺裏委付着的臺官并首領官等。各人名姓。教臺裏立碑者。麽

道聖㫖了也。欽此 命帖木兒不花玥珞愽華並為御史大夫制。 至順元年。三月十三日。欽奉聖㫖。節該諭中書省。樞宻院。御史臺。及内外諸司

官吏人等。世祖皇帝。立御史臺。彈劾中書省以下。内外百官。姦邪非違。肅清風俗。刷磨諸司案牘。益國便民有來。今命開府儀同三司。上柱國。録軍

國重事。中書左丞相帖木兒不花。為御史大夫。太禧宗禋院。使玥珞愽華。為御史大夫。首振臺綱。凡軍民諸色户計。所在官司。不務存心撫治。𧷢污

不法。以致吾民困苦。從監察御史。肅政廉訪司官。盡心紏察。凡察到公事。取問其間。諸人無得攪擾沮壞。曾經監察御史廉訪司按問之人。不得遮

拾元問官吏果有冤抑。在内赴御史臺。在外赴行御史臺陳訴。諸衙門不許受理。及被問之際。不得推稱事故赴上。近侍人員。亦不得題奏宣喚。覬

脫其罪。内外應有印信衙門。並聽照刷。但是朝廷得失。軍民利害等事。從監察御史。廉訪司題說。可採則行。不可則止。内外官員。各修迺職。其餘合

行事理。並遵世祖皇帝以來。累降聖㫖條畫事意施行。這般宣諭了呵。沮壞的人每。要罪過者。風憲之官。彼或恃此非理妄行。寧不知懼。欽此。 照

刷宣徽院文卷。 至順元年。六月十三日。本臺官奏。大都臺官每。備着監察每文書裏說將來。世祖皇帝。立御史臺。彈劾中書省以下。内外百官姦。姦

邪非違。刷磨諸司案牘來。近間為整治臺綱的上頭。内外大小。應有印信衙門文卷照刷者。麽道聖㫖有來。宣徽院。收支錢粮浩大。本院并司屬。俱

有印信。在前他每。指以大鍋子茶飯為由。朦朧奏罷。不曾照刷來。因着這般上頭。出納無法。侵欺作嫳。蠹耗了財物有。今後除内府大鍋子。飲膳茶

飯酒醴。遵依世祖皇帝定制外。其餘一切收支。各項文卷。依例合照刷麽道。又諸王。公主。駙馬。拜見上位。把茶飯筵會。既於兩淮屯田總管府。省部

大司農司等處。收買物内應付。其各投納將來的茶飯錢物。宣徽院𨚫合觧與省家作數。交監察御史隨卷照刷呵。怎生麽道奏呵。我的大鍋子裏

准備的茶飯酒醴。教依在先定制者。其餘宣徽院。并所管收支錢物等文卷。監察每。依體例照刷者。諸王公主駙馬與的筵席錢。宣徽院收着。數目

交省部家知道者。不得省家言語休動着者。麽道聖㫖了也。欽此。命亦釋董阿為御史中丞。 至順三年。五月二十七日。本臺官奏。昨前奉聖㫖。

臺裏達達官人每。整治怯薛緊用的人每。有怎住夏。在先也臺裏曾委付三箇中丞的例有來。依着那例。住夏的中丞。您商量了奏者。麽道有聖㫖

來。俺摽冩了幾箇人名字。上位前呈看過奏呵。奉聖㫖。河南省平章亦釋董阿。交做中丞者。您差人去交疾忙來之任者。麽道聖㫖了也。欽此。 命

脫别台唐其勢並為御史大夫制。 元統元年。六月二十四日。欽奉聖㫖中書省。樞宻院。及内外諸司官吏人等根底。宣諭的聖㫖。世祖皇帝。立御

史臺。彈劾中書省以下。内外百司官吏人等。姦邪非違。肅清風俗。審理冤滯。刷磨案牘益國便民有來。今命脫别台唐其勢為御史大夫。首振臺綱。

凡軍民士庶。諸色户計。所在官司。不務存心撫治。以致吾民困苦。或囚獄冤滯。不為伸理。及官吏侵盗欺誑。𧷢汙不法。若此之類。監察御史。肅政廉

訪司官。有能恪盡迺職。用心紏按。量加遷賞。監察御史。肅政廉訪司官。察到公事。取問其間。諸人無得攪擾沮壞。曾經監察御史。廉訪司官。按問紏

劾官吏人等。不得摭拾陳告元問元言官吏。果有冤抑。在内赴御史臺。在外赴行臺陳告。及被問之際。推稱事故。欲脫其罪。近侍人員。朦朧題說。宣

喚的。不揀是誰休奏者。但有朝廷得失。軍民利害等事。從監察御史。廉訪司官。盡心題說。其餘合行事理。並遵世祖皇帝以來。累降聖㫖條畫事意

施行。這般宣諭了呵。臺察。勾當裏入來沮壞。摭拾的人有呵。體察要罪過者。風憲之官。侍此妄行。寧不知懼。欽此。 命普化為御史中丞。至元元

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本臺官奏。普化先臺裏。做治書侍御史。依本分行的上頭。除做南臺中丞來。他去的其間。省裏用好人的上頭。除做叅政來。昨

前遇大事。其間再將他依舊臺裏委付做侍御來。他臺裏的。勾當。謹慎行了多時也。如今將他做次二中丞。他的替頭裏。教徽政院副使别里可不

花做侍御。吏部尚書脫脫做治書。委付呵。怎生奏呵。奉聖㫖那般者。當日教火者秃滿迭兒。太皇太后前啓呵。那般者。麽道傳懿㫖來。欽此。 不許

犯。分紏言。 至元元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本臺官奏。監察每文書裏題說。檢會得風憲宏綱内。至元五年。世祖皇帝。立御史臺條。畫内一欵。彈劾中

書省。樞宻院。制國用使司等。内外百官。姦邪非違。肅清風俗。刷磨諸司案牘。并監察祭祀。及出使之事。又照得至元十四年。立行御史臺。條畫内一

欵。彈劾行中書省。宣慰司及以下諸司官吏。姦邪非違。刷磨案牘。委行臺監察。其餘諸官府並委提刑按察司者。麽道有聖㫖來。如今擬合申明舊

章。各司乃職。說有又元統三年。三月内監察御史文書裏說。近年以來。各道廉訪司官。不率舊章。違禮犯。分。互相紏言的。多有廉訪司官。言臺臣的

也有體統不厮似。今後廉訪司官。事干聲蹟的從監察御史體究若有似前隔越道。分。互相紏言。違禮犯分呵。並聽黜罷。麽道說有依着監察每說

的做例行呵。怎生麽道。奏准欽依聖㫖體例。行移與兩臺各道廉訪司文書來。俺商量來。設立臺察衙門。專以紏劾。内外分治各有攸司。今後内外

臺察的勾當。果有題說的。依例題說也者。紏彈的勾當說呵。臺裏世祖皇帝立定的宏綱。體例明白。有如今行與各道文書。欽依始初建立御史臺

聖㫖體例。交遵守行呵。怎生奏呵。奉聖㫖。這般宣諭了。隔越犯分。互相紏言呵。他每的言語休行者。他每也風憲裏怎生行。麽道聖㫖了也。欽此。

永樂大典卷之二千六百八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