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樂大典/卷0260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二千六百八 永樂大典
卷之二千六百九
卷之二千六百十 

永樂大典卷之二千六百九  七皆

御史臺四

元憲臺通紀續集序。 國朝前至元五年戊辰。立御史臺。後至元二年丙子。作憲臺通紀。凡建官定制品秩之增崇。可屬之存革。員額之損益。莫不

備載。至於累朝詔誥訓辭。昭揭于篇。煥若星日。每一啓誦。如親承威顔。如面受戒飾。俾有位者。竦然而敬心生。故是書之作。非徒專事紀載。於風紀

實有助云。後十有五年。臺臣議。以掾史唐惟明。摭故府事蹟。自丙子已後。仿前凡例。有合載者。作續集以補之。廼至正十二年。正月二十九日。入言

于上。有㫖命御史中丞臣。𤪌。治書侍御史臣秉𢑱。經歴臣馬馬碩理。都事臣莊文昭。陳敬伯等。重加參訂。以南臺𧷢罰鈔。付浙西憲司鋟梓。分賜内外

臺察。及諸道肅政使者。於是屬玄叙其卷端。玄乃拜手言曰。昔者世祖皇帝。建號紀元。甫九年而憲臺立。距今八十有五年。而憲臺通紀一再作矣。

我元億萬年。無疆惟休。是集之續。未有紀極也雖然。祖宗建臺之良法。惟其所操者約。所執者中。故國治之久。臺綱之重。相為無窮。今夫臺臣持

三尺之法。而定天下之正邪。御史綰方寸之章。而論天下之利病。歸於一是而已。成周立政有常伯。常任凖人。所謂凖人者。執法之官也。凖於天下

之物。未嘗任其重也。而天下之物。必於此取正焉。知是道也。則知建臺之初意。而可以得是書之綱領矣。是書之作。御史大夫也先帖木兒搠思監。

中丞朶兒只。侍御史劄撒兀孫。秦從德。治書悟艮哈臺。咸恊議云。是年壬辰二月。翰林學士承㫖。榮禄大夫。知制誥兼修國史。歐陽玄撰。至正十

二年。正月二十九日。也可怯薛第三日。嘉禧殿裏。有時分。連古兒赤哈麻。朶烈帖木兒云。都赤朶兒只。殿中燕赤不花等。有來衆臺官每啇量了。朶

兒只中丞。杜秉彞治書。馬馬碩理經歴。陳敬伯都事蒙古必闍赤月魯帖木兒等奏。憲臺通紀一書。本為臺察沿革而設。其初未甚詳備。至元後二

年。臺臣廼始奏請編進成書。自至元五年。立御史臺以來。凡建官定制。誥命訓飾。與夫品秩陞崇。衙門存革。官聮姓氏莫不備載。粲然可觀。自時厥

後。十又五年。聖天子方𨺼治化。法度修明紀綱振舉。視世皇初立臺察以來。事例繁簡。雖若不同。而其立經陳紀之文。推誠納諫之羙。有光前烈。然

而卷册浩繁。散無統紀。若不再加編集。無以𡸁示將來。廼命採緝成書凡一十五卷。名曰憲臺通紀續集。俺啇量來。臺官内教張𤪌中丞。杜秉𢑱治

書。馬馬碩理經歴。莊文昭。陳敬伯都事。一同提調較勘定於南臺𧷢罰錢内。應付工本𥿄劄。教浙西廉訪司開板。印造完備。俵散與内外臺察。廉訪

司呵。怎生奏呵。那般者。麽道聖㫖了也。欽此。 風憲親問 至元四年。正月初一日。欽奉詔書内一欵。節該内外監察御史。各道廉訪司官。一應公

事職所當為者。往往委官追問。中間事有輕重未便。今後必須親問。欽此。 命脫脫為御史大夫。 至元四年。四月初八日。本臺官奏。如今監察御

史文書裏說。昨前監察御史每文書裏說有為脫脫中丞。經年每日與汪家奴。沙剌班。近侍上位有汪家奴。沙剌班。兩箇位列三台。職居一品。脫脫

中丞。今陞做一品職事。說有奉聖㫖。你每題說的哏。是我後的回說也者。有聖㫖來。如今監察御史每又說有。脫脫中丞。志正噐宏。德高望重。合再

上位根底題說陞一品的職事說有上位根前奏。教添與名。分說有。俺衆人啇量來。脫脫中丞。臺裏哏行的是來。如今可憐見呵。撒迪大夫替頭裏

教臺裏做大夫的。上位識者奉聖㫖。我也那般尋思着來。恁哏題說的是。那般者。麽道聖㫖了也。當日教火者秃滿迭兒。太皇太后前啓呵。那般者。

麽道傳懿㫖來。欽此。 褒贈臺臣。至元四年十二月初二日。本臺官奏。俺根底監察御史文書裏說。金紫光禄大夫。御史大夫。帖木兒不花。至元

四年。八月十三日薨。謝竊惟我國家。世德元勲崇加恤典。自有故事故大夫帖木兒不花在憲臺。首振宏綱。為上毗倚。為下瞻依如良金美玉實惟

稀世之珍。比儀鳳祥麟。端若嘉時之瑞。忠清秋厲德。論春融。一旦云亡。百司增慨。謚典贈官。勒碑作傳。豈宜待請。伏望特加表著。用篤忠貞。且以為

天下後世勸。說有俺啇量來。依着監察御史說將來的行。與省家文書。教行呵。怎生奏呵。那般者。麽道聖㫖了也。當月十二日。教火者當住太皇太

后前啓呵。那般者。麽道傳懿㫖來欽此。類申事故官員。 至元五年。正月初七日。本臺官奏。監察御史文書裏。俺根底說。臺察是朝廷耳目。紀綱

所用。官員必由材德可稱。廉能兼備。政績昭著。行無玷瑕的人材。得與是選。或有到任之間。丁憂患病。或因侍親遷𦵏。關親廻避等項事故。廻還不

望進用。所在有司既不申聞。廉訪司官。又不薦揚。使其終身沉滯。不能上聞。甚負國家選辟賢能美意。今後風憲。為前項事因還家不希進用的官

員。在外廉訪司。在京監察御史。每季類申憲臺。即與甄録。其被聲跡所黜。非犯𧷢私。并刑獄枉錯等重事。亦宜取其所長。轉逹都省。驗其資品區用。

這般行呵。人材無所遺棄。遍行取勘。為例遵守。麽道說有俺啇量來。依着監察御史說來的。兩臺各道廉訪司遍行文書呵。怎生奏呵。奉聖㫖那般

者。麽道當日教火者當住。太皇太后前啓呵。那般者。麽道傅懿㫖來。欽此。 𧷢誣風憲。至元五年。四月初九日。本臺官奏。俺根底監察御史文書

裏說。刑者輔治之具。用之欲其得中。輕則失之寬縱。重則至於𢡖酷。二者皆非弼教之義。風憲官吏取受。比之常人加等。斷罪流逺。籍没家産。俱有

定例。果其眞犯。死有餘辜。比年以來。各處有司。貪縱之徒。𧷢污狼藉。憲司所至之處。或方受狀。或方取問。巧生奸計。以錢物置之床榻之間。以金珠

投之户牗之下。彼憲司官。豈能早見預防。謂之有失鈐東。致使而然。因而黜退。遂使奸計得逞。彼有司之所犯。輕者罷役。重者追奪。廼以𧷢誣憲司。

自脫觧危。及事發之後。正坐以不應。所謂失之寬縱者此也。今後若有如此所犯。其憲司官。能自舉覺。就便取問明白。議擬移牒緫司。反坐𧷢罪。其

分司官。不得因而遽回。以妨廵歴。旣自舉明其事。難坐有失鈐東。宜縱憲臺聞奏。遍行各處。以勵中外。庶小人之計無以自行。風憲之氣伸。麽道

俺啇量來。依着監察御史每說的。遍行中外。為例遵守可。怎生奏呵。奉聖㫖那般者。麽道聖㫖了也。當日教火者秃滿迭兒。太皇太后前啓呵。那般

者。麽道傅懿㫖來。欽此。 照刷銀冶提舉司文卷。 至元五年四月。御史臺。㨿監察御史呈。照得宣德等處銀冶提舉司。係五品衙門。管轄提領所

一十餘處。每處設官不下二三員。行使九品印信。治在僻野山場。專為召募人民。採取礦炭。煉銀辦課。若不按臨。照刷文案。於事未便。近因廵歴蔚

州等處。人民告稱上項提領。所將採煉洞冶去處。抽分過礦炭。部領無籍之徒。十數成羣。又將興販細民。每馱重取錢物。及接受民訟。起滅事端。其

冶場官司。賴以不曾照刷文案。妄此所為。若便取問。正是辦課時月。又所辦課額。不見有無增羡。為此。看詳宣德雲州等處。銀冶等場提舉司。并各

提領所。文卷與檀景鐵冶。採金提舉司。即係一體。擬合爐終。於審囚月分。就便照刷相應。具呈照詳。得此。呈奉中書省劄付。送㨿户部呈。議得上項

事理。合准監察御史所言。爐終照刷相應。宜從都省劄付御史臺。照會本部依上施行。具呈照詳。得此。都省准擬。 守郡分司。 至元六年。正月二

十日。本臺官奏。監察御史。俺根底文書裏說。各道憲司。每𡻕支郡分司出於外。而守郡應有印信衙門。又摘廉使一員照刷文卷。其餘首領官吏。並

不與聞刷卷之際。事干會議。移文緫司。待其廻文。然後處决。跬步之内。反復文繁。其餘專行之事。緫司既不干。與。妄生彼此。傍觀坐視。靣是背非。政

事乖戾。官府不和。恒由此出。今後莫若除支郡分司外。將置司去處。應有公事。今守司官員。一同按刷。首領官書卷。庶絶彼此之分。亦無文繁之弊。

官府和睦政事流行體統歸一。紀綱不紊麽道俺啇量來。依着監察御史每說的行。與兩臺各道文書教行呵。怎生奏呵奉聖㫖那般者。麽道。當月

二十七日教火者秃滿迭兒。太皇太后前啓呵那般者。麽道傳懿㫖來。欽此。 命也先迭木兒為御史大夫制至元六年二月十六日。本臺官。特

奉聖㫖。脫脫替頭裏嶺北省平章。也先帖木兒教做大夫者。麽道聖㫖了也。欽此。 宴會 至元六年二月二十七日本臺官奏俺根底南臺與將

文書來。監察御史互相紏言。挾妓飲酒的說。有俺啇量來監察御史。職專體察。肅清風俗朝廷得失。軍民利病。是他每合說的勾。當有他每不思職

分。互相紏言於臺察體統上好生不厮似有將這的每黜罷了。今後兩臺各道廉訪司。除聖節正旦。迎接詔書外其餘一切宴會依着内臺例不許

呼喚歌妓為例遵守呵怎生奏呵奉聖㫖那般者麽道當日教火者秃滿迭兒。太皇太后前啓呵那般者。麽道傳懿㫖來欽此 復遵舊制。 至元

六年。四月二十五日本臺官奏俺根底。衆監察御史文書裏說。近年每遇問事。並一切事務輙令監察御史同徃甚尖臺憲舊規又兼西南兩臺。各

設御史。分治臺務。邇者行臺按治去處。亦復遣内憲御史行事。是行臺之任漸輕。内臺之任益擾。冝遵舊制。以復成規。合聞奏舉行的說。有俺商量

來。依着監察御史每說來的行與省家文書。教做例呵。怎生奏呵。奉聖㫖那般者。麽道聖㫖了也。當月二十六日。衆臺官。太皇太后前啓呵。那般者。

麽道懿㫖了也。欽此。 公田折價 至元六年。七月初七日。欽奉詔書内一欵。節該官員職田。近年以來。多占户計。添荅價直。多收子粒。病民為甚。

今後除廣東。廣西。海北三道。每石折收。不過中統鈔貳錠。其餘去處。照依時直。多者不過臺錠。其濫設莊官頭目。截日革去。拘該有司。依例追徵。多

餘取要者。以坐𧷢論罪。欽此。 作新風憲制。 至元六年。八月初一日。欽奉聖㫖。中書省。樞宻院。御史臺。行中書有。行樞宻院。行御史臺。官人每根

底。宣慰司。肅政廉訪司。轉運司。官人每根底管民官。管軍官應内外諸司大小官吏人等。宣諭的聖㫖。洪惟世祖皇帝。有天下以來。設置臺憲。膺耳

目之寄。紏劾奸貪。肅清風化。審理𡨚滯刷磨案牘廼綱紀之成規宜忠良之振翼。今命怯薛官。宣徽院使。别理怯不花。嶺北省平章。也先帖木兒。並

為御史大夫。振舉臺綱。凡軍民士庶。諸色户計。所司失於撫字。致使困苦。或𡨚滯不理。官吏侵盗。𧷢污不法。及朝廷得失。軍民利病仰監察御史肅

政廉訪司。用心紏言。可採則行不可則止。並無罪責凡風憲行事其間諸王駙馬不揀誰休入去侵擾沮壞者。又内外勾當裏行的並近侍人等。做

了罪過。巧使見識。欲逭官刑。教上來者臺察官休問。他每自問。麽道似這般。今後不揀誰休奏者。傳來的聖㫖有呵休行者。别了的人每要罪過者。

這般宣諭了呵。又紀之司。恃此妄行寧不知懼。所有合行事理。欵陳于后。 一立御史臺。行御史臺。彈劾中書省。樞宻院以下。内外諸司官吏。奸邪

非違。刷磨案牘。審理𡨚滯並依舊制 一各道廉訪司官。期於照刷盡心。按治有法。俾一道肅清廼為稱職若或苛細。闍於大體。仰廵行監察御史。

具實紏呈。書吏奏差役專案牘若不守成憲。敗壞風紀。從司官就便黜退。行能無取者。不許申貢未補人數許在籍聽候。挨次取補。不得於置司處

守闕。一監察御史肅政廉訪司。察出諸衙門公事。除行省官。首領官。䀋茶轉運司官。首領官。申臺其餘合追問者所司毋得占恡不發。遣者究治

一設官分職。各有攸司。今後諸衙門不得奏委監察御史。肅政廉訪司。一同追問公事。收捕盗賊等事。 一監察御史各道廉訪司。按臨去處。照刷

審理。務要盡心。毋使𡨚濫。仍督責有司。須要公事辦集。錢粮成就。奉行不至者。黜退。 一曾經監察御史。廉訪司紏問犯𧷢斷革官吏人等。無得摭

拾。𧷢污元問元言官吏。果有𡨚抑。在内赴御史臺在外赴行臺陳訴。違者仰監察御史紏察究治。革後稱𡨚。並仰草撥一諸訴訟人等。先從本管

官司。自下而上陳告。或理斷不當。遷延不决。在内經由省部。在外赴行省宣慰司陳訴。違者監察御史。肅政廉訪司紏察治罪 一𠒋徒惡黨。累曾

經。斷之人。事非干己。風聞公事。妄構飾詞。論告官吏。沮壞官府。仰監察御史。肅政廉訪司。並行究治。 一蒙古漢人。學校為育材之地。農桑乃衣食

之本。水利水害。尤切於民。近年以來。有司官府。失於提調。以致學校廢弛。農桑闕悮。水利不便。今後仰所司提。調正官用心勉勸。務要有成。毋為文

具。監察御史。肅政廉訪司。常加覺察。 一比年以來。内外舉人。殊無事實。臧否混殽。難於去取。自今伊始。監察御史。廉訪司應保廉能最官。及五事

全備。有異政可任風憲者。須具著明實跡並復察官姓名。結罪申呈以備擢用。但犯𧷢私。連坐舉官。所舉得人量加陞擢。 一欽惟世祖皇帝。臨御

以來。勵精求治。事有不便於國。害及於民者許諸人上書言事。可採者量加旌賞。言不可採者。並無罪責。載諸簡册其於激引言路。可謂極矣。今後

監察御史。廉訪司官。並依世祖皇帝舊制極言所見。毋曠厥職。諸告言官吏。取受不公不法等事。須候本宗公事結絶。及自身上乾浄了。方許陳

告。諸衙門不得受理。違者許監察御史。廉訪司紏治廉訪司首領官。果有違枉。毋得互相訐舉。違者從廵行監察御史。具實紏察。風憲不許復用。

其餘該載不盡事理。並依世祖皇帝。立御史臺以來。累降聖㫖事意施行。 勉勵臺察 至九六年。九月初七日。别理怯不花。仕薛第一日。三疙

疸納鉢裹有時分。哈麻殿中傳奉聖㫖。昨前為項位的上頭。監察御史。動文書有來恁奏呵。不曾教行有為那上頭。監察御史納了印。辭職了。麽道

如今我好生尋思呵。是監察御史合做的勾當有。今後監察御史言人呵無實跡的司當休說者。世祖皇帝。行來的聖㫖監察御史題說的是呵。行

也者不是呵。那里肯損着他每。麽道聖㫖有來。如今玉樞虎兒吐華等。監察御史休舊還職。但凡題說的言語休愛惜。依先例題說者。麽道傳聖㫖

來。欽此 重惜名爵。 至元六年。九月十九日。本臺官。特奉聖㫖。近來殿中經歴做了麽道。便做監司有司有似這般呵。選法的司。當不厮似有。殿

中經歴右分。想望的人多有。促今後行了多時的散官。他每到的教做監司。月日淺短的。教做副使。委付者。麽道聖㫖有來。欽此。 命伯撒里為御

史大夫制。至元六年。十一月初一日。本臺官特奉聖㫖。河南省平章伯撒里。教别里怯不花替頭裹做為頭大夫者。麽道聖㫖了也。欽此 添行

臺官禄米。 至正元年。正月初一日。欽奉詔書内一欵。節該行省。行臺宣慰司等官。既無職田。何以養贍。除俸錢外。每月董給禄米。一品者拾碩。二

品者捌碩。三品者陸碩。四品五品者肆碩。六品以下貳碩於所在官粮内支給。無粮去處。每碩折中統鈔貳拾伍貫。 命亦憐眞班為御史大夫制。

至正元年。正月初二日。本臺官。特奉聖㫖。教南臺中丞亦憐眞班。也先帖木兒替頭裏做大夫。委付者。麽道聖㫖了也。欽此。 不許連銜署事

至正元年。正月初七日。本臺官奏。監察御史文書裏說有置官風紀朝廷寄耳目之司。給印同文。柄用表威權之重洪惟我世祖皇帝肇建官制中

外立三臺。分廉訪司為二十二道欲其振揚風采。而肅清民俗也。然三臺設御史七十有四人。各有印信。執法之象上應太㣲。政所以示職任之尊

而臨事得以自便也。夫何近年以來。或選非才浸訛舊典。劾一官則衆人共署。保一人則闔院同僉。議論之間。高下其事一堂之内。自相矛盾。因而

乖爭凌犯。併及其人。至於機事不宻。則又互相彈紏。執羅誣罔。靡所不為殊失朝廷建官之意。大傷風憲用人之公。今後監察御史。除分省出廵守

院。得以同事外。凡彈劾。保舉。建言。及其餘一切章䟽。既各有印信。不許連銜並署。以昭體統之大。而著禮分之宜。以彰司憲之嚴。而增紀綱之氣。登

是職者。彼此相規。人人自勉。庶㡬有以合朝廷初設臺察之舊制。公道幸甚的說有俺啇量來。依着監察御史每說來的教行呵。怎生奏呵。那般者。

麽道聖㫖了也。欽此。 監燒昏鈔官不許差除。 至正元年。二月二十四日。中書省官。本臺官奏。在先在京燒毁昏鈔。省臺委官監燒。其間因著别

差使。並其餘處聚會。悞了燒鈔的上頭。至順二年。至元三年。二次奏奉聖㫖。省臺已委燒鈔官。除聖節賀正。迎接詔書外。其餘聖㫖御香。并各寺院

裏聚會。都不教去。推事故不聚會燒鈔的教要罪過來。如今自泰定三年到今。追補下的昏鈔。至元折中統臺拾玖萬玖阡餘錠。前後十有餘年。累

次委官監燒或推托事故。或營求差除或虛使司屬人等相約聚會日期。遷延畏避俱不燒毁。因而躭悞。以致鈔法澁滯奸弊滋生似這般怠慢不

整治呵。如何中。有俺和臺官每一處啇量來。今後省臺官燒毁各季并積年昏鈔除聖節賀正。詔書妨務一日。其餘聖㫖御香并各寺院裏聚會等

事。俱不許妨務。及不得推托事故不聚。經營差除。須要每日赴庫。檢閘燒毁過鈔數。五日一次登答開呈。直候燒毁了畢方許還職。本燒鈔未畢。諸

衙門不得差除。雖經别除。不得之任。雖有差遣亦不得承受。似這般不行遵守。違犯的要罪過黜罷。其餘行省宣慰司廉訪司。燒鈔去處。都這般教

行呵。怎生奏呵。奉聖㫖那般者。欽此。 下名御史審囚燒鈔至正元年。二月二十四日本臺官奏。審囚燒鈔是重勾。當有俺衆人啇量來。今後教

下名御史審囚燒鈔呵。怎生奏呵。那般者。麽道聖㫖了也。欽此。 御史職專體察。 至正元年。三月十三日。本臺官傳奉聖㫖。省院臺宗正府。翰林

院官一處。將丑漢的。勾。當問者。麽道傳了聖㫖來立臺呵為體察的上頭立著。有來依前例。教他每問俺體察呵怎生麽道奏呵奉聖㫖審囚去呵。

監察御史一處不去那甚麽聖㫖有呵。臺官又奏。審囚去的。是體問的事。有這勾當裏。一處間事呵。初間的事有。倘或有差錯呵教誰體察有。則教

他每問了的。後頭教俺體察的聖㫖知道也者麽道奏呵那般者麽道聖㫖了也。欽此。 不許越道辯明 至正元年七月十一日。本臺官奏。監察

御史文書裏說。近年以來。被劾官吏或因𧷢濫不法或因雜進不應。輕則黜退。重則追奪。其間實跡著明者有之快一時之意飾詞毁敗者亦有之

既而言官陞轉。衆論不服。遂與辯明既多。是非淆亂其當辯者。固足以伸公論。其不當辯者。亦以公論行之執簡紛紜。臺綱安在今後元係行臺及

各道廉訪司。彈劾追問者。必須經由本臺本道辯明其各道廉訪司官吏被劾者。亦必須本道體覆聲跡。御史辯明。然後各處伸論。庶㡬事實不紊

曲直。易明。蒙古色目官員辯明者。漢人官員體覆漢人辯明者。蒙古色目體覆。辯明體覆。既得其實。明示改正。辯明體覆不得其實亦合明示其誤

如此。則守職益謹。紀綱益重。彈劾者不敢以輕。辯明者必合於公論。奸邪者不可以僥倖矣。宜從憲臺聞奏。為例遵守。說有俺啇量來。監察御史每。

說的厮似的一般有。今後蒙古色目官人每辯明的人呵。漢人官人每體察者。漢人官人辯明的人呵蒙古色目官人每。體察者。麽道做例者。兩臺

各道廉訪司裏。行將文書去教行呵。怎生奏呵。那般者。麽道聖㫖了也。欽此。 御史不許再任。 至正元年。十二月十八日。本臺官奏監察御史呈。

近年以來。曾。任内臺監察御史人員以後復擢是職。初任之人。見事可言。或有顧忌。以為是職。後可復得。必遷延𡻕月以待後日盡言。往往流為廢

職。今後莫若曾任内臺御史者。不必復除是職。如此。則初任人員。無有後日之望。則必見事力陳。公道幸甚。麽道說。有俺啇量來御史之設。肅清風

紀。繩紏奸邪。實要且重。若令復任。揆諸憲體。有所未宜合准所言今後曾任御史者。不許復職。其有選衙門選用御史不相應者。本臺回奏。其於綱

紀似為便益。為例遵守呵。怎生奏呵。那般者。麽道聖㫖了也。欽此。命也先帖木兒為御史大夫制。 至正元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本臺官。特奉聖

㫖。樞宻院知院也先帖木兒。教亦憐眞班替頭裏做大夫者。麽道聖㫖了也。欽此。 審囚官不許别除。至正二年四月。中書省劄付。至正二年。四

月初九日。中書省官奏。京師四方輕輳。詞訟繁多。有司繫囚。時常盈獄。比者五府審囚。官吏託故不聚。大禁囚人。明正其罪者。百無一二。死於囹圄

者。十有八九。致使凶頑惡。少之徒。不知警畏。獄囚淹延。實在於此。俺啇量來。今後五府審囚官。除聖節正旦。拜賀表章。迎接詔書外。自至正二年夏

季益月為始審理當年春季罪囚。每日早聚晚散。叅考審理。應禁囚徒。若大情已定。𧷢驗明白。輕者即與踈决。重者就催有司。疾早依例結案。不出

季分。須要遍歴審理。勿得推稱小節不完。故延其事。仍於季月二十日已裏。先行呈省。催差次季官員教賛都省憑此。劄付院。臺宗正府等街門。隨

即差官。依上接審。毋以限逼為辭。故留合録囚徒。續具審過己未斷罪囚起數開呈。又已委五府官審理未畢。不許别除。雖有除授。不許之任。亦不

得别行差占。違者挨問究治呵。怎生奏呵。奉聖㫖那般者。欽此。 作新風憲制。 至正三年。三月十二日。欽奉聖㫖。諭中書省。樞宻院。内外百司官

吏人等。世祖皇帝。立御史臺。膺耳目之寄。振肅紀綱表正官府。繩紏奸貪。審理𡨚滯。考覈文牘。諮詢民隱。由朝廷以及萬方。清風俗而正憲度。治道

所繫。委任匪輕。今命御史大夫伯撒里。御史大夫也先帖木兒。首振臺綱。作新風憲。中外之臣。恪守成規。母曠厥職。其有不公不法。蠹政害民者。監

察御史。肅政廉訪司。紏按。事効著明。别加陞擢。若乃循私受賄。斁敗憲綱加重。論罪。已有定制。聲跡不佳。即聽注代。風憲追問之際。諸王附馬。并各

衙門。及近侍人員。毋得侵擾沮壞。繼自今以往。風紀臣僚。其遵守成憲。務在必行。毋為文其。合行事理。條列于后。 在内御史臺。彈劾中書省。樞宻

院等。内外百司。奸邪非違。在外行御史臺。廉訪司。彈劾行中書省。宣慰司以下諸司官吏。奸邪非違。凡察出諸衙門公事。除行省官。首領官。茶䀋運

司官。首領官申臺。其餘合追問者。所司即便發遣。務在明於。分守。以振憲綱。 監察御史。廉訪司官。舉薦廉能官員。可任風憲者。須具德望才能。施

於有政蹟効昭著。惠利及民。其實保結舉明。移文同僚覆察備具舉察官姓名。呈臺登簿。以備選擢。毋涉泛濫。 内外監察御史。今後守省體覆聲

跡。不過九月初旬。必須遍歴事畢方許廽還。 各道分司。以時廵歴所務咨詢民庶利病。舉察官吏貪廉。今後每𡻕須以八月中出廵。次年四月中

還司仍具出廵還司日期申臺夏季審囚。不過六月初旬重囚催督有司疾早依式結案。輕囚即與踈决具審斷過起數開申如託故愆期。及廵歴

未遍。事應結絶而以小節故延其事。從監察御史體察紏劾書吏。斷罪黜退。分廵書吏奏差。廽避元籍先役處所。 學校育材之地。農桑衣食之本。

水利水害民政之先務也。有司官府。不能舉職。以致廢弛。仰監察御史。肅政廉訪司所至之處。勉勵覺察。務臻成効母事虛文。 風憲官。無故不得

攘自離職其已除官員。驗治裝月日。地里逺近。須要到任。如果必合廻避。其實申臺。妄稱事故廻還。及違期不即赴任者。風憲毋得録用。 紏言官

吏。已有成憲。今後事在赦前。罪既遇原不在紏劾之限。其風憲官吏。罪跡明白並聴紏察 設官分職。各有攸司。御史臺官。監察御史。肅政廉訪司。

肅清風化辯理𡨚滯。體覆體察。建言紏劾。廼其職也。今後不許與各衙門追問公事。監捕盗賊。 曾經監察御史廉訪司。紏問責。斷之人。不得挾讎

摭拾。言告元問官吏。果有稱𡨚事理。在内赴御史臺。在外赴行臺陳告。别行委官歸問。實有𡨚抑。隨時改正。元問官吏三量事輕重究治。若元問是實。

加等斷罪。 其餘風憲。合行事理。並依世祖皇帝。立御史臺以來。累降聖㫖條畫施行。 辯明不覆察。至正三年。四月初六日。本臺官奏。在先監

察御史動文書彈劾的人行。辯明改正呵。無覆察的文書呵。休教奏者。麽道奏着。有來俺啇量來。似這般行呵。事上窒礙的一般有。今後監察御史。

辯明改正的文書。俺看了是實呵。不著覆察。依前例教行呵。怎生奏呵。那般者。麽道聖㫖了也。欽此。 分揀奏事。至正三年。七月十五日。本臺官。

特奉聖㫖。監察御史。并廉訪司官。不揀甚麽勾當題說呵。恁臺官分揀者。合我根底奏的奏者。合結絶的恁結絶者。麽道聖㫖了也。欽此。 分廵日

期。至正四年。三月十九日。本臺官奏。南臺咨海北道廉訪司申。元統三年。七月十八日奏。准雲南廣海地面。多係烟瘴。官吏出廵十月初間分廵。

次年二月末旬還司至正三年。七月初二日。欽奉聖㫖。各道分司。每𡻕須以八月中出廵。次年四月中還司。理合申禀。麽道說將來。有俺啇量來。雲

南廣海等處。煙瘴地靣的上頭分司出去的。依着在先舊例教行。别箇各處廉訪司分司出去的限次。依至正三年開來的聖㫖行呵。怎生奏呵。那

般者。麽道聖㫖了也。欽此。 命也先帖木兒帖睦爾達實並為御史大夫制。 至正四年。八月三十日。也可怯薛第三日。興聖殿東鹿頂殿裏。有時。

分對云。都赤蠻子殿中。卜顔不花。俺都刺蠻。阿魯秃右丞相。太平平章。馮侍御。滅普治書等。也先帖木兒大夫根底。特奉聖㫖。伯撒里根底。與了太

保名。分。如今也先帖木你做為頭大夫者。麽道有聖㫖呵。也先帖木兒大夫奏。奴婢年幼。事上不省的。上位可憐見。着自從臺裏第二大夫名。分委

付的。其間自已不能的意思奏麽道。想着有來。如今上位將奴婢這般。可憐見臺裏教為頭委付呵。大勾。當裏有窒礙的一般可憐見呵。伯撒里大

夫。從前出氣力。得好名兒的人有。教他依舊為頭。也先帖木兒做第二。與上位出氣力。麽道奏呵。奉聖㫖。自從臺裏委付你。到今這㡬年我心得安

有。休推辭者。麽道聖㫖了也。又帖睦爾逹實平章根底。特奉聖㫖。也先帖木兒替頭裏做大夫者。麽道聖㫖了也。欽此。 加授散官。 至正四年。十

一月初四日。中書省劄付。至正四年。九月十八日。阿魯國右丞。相根底。時奉聖㫖。節該臺大夫也先帖木兒根底。與開府儀同三司散官。帖睦爾逹

實根底。與銀青榮禄大夫散官者。麽道聖㫖了也。欽此。又至正四年。九月二十七日。中書省官奏。教也先帖木兒大夫。帖睦爾逹實大夫。兩箇知經

筵呵。怎生奏呵。奉聖㫖那般者。欽此。 不拘資格。 至正五年三月。中書省劄付。至正五年。二月二十四日。中書省官奏。俺根底御史臺官。備著監

察御史文書裏呈。爵禄者。乃勵名節之噐。銓𢖍者。實賞罰之權。今乃限以資格。其人亦恐難其選也。今後省院臺選用。悉遵舊制。不限資格。惟務得

人。度。材而任職。量能而授官。如是則賢否無並進之患。而朝廷有得人之實。麽道呈文書的上頭。教吏部定擬呵。積勞陞轉。自有常規。簡㧞賢材。雖

拘資格。合准監察御史所言。除省院臺選用人員。不在超越之限。其餘有選衙門。悉遵定制的說有。俺啇量來。省院臺選用好人。依先例不限資格

其餘有。選法衙門。依部家定擬來的行呵。怎生奏呵。奉聖㫖那般者。欽此。不拘月日。 至正五年四月。中書省劄付。御史臺呈。至正四年。十二月

二十一日。本臺官奏。監察御史呈。檢會到至元新格内一欵。諸職官隨朝三十箇月為滿。在外三週𡻕為任滿。錢榖之日。各以得代為任滿。吏員須

以九十箇月方許出職。由職官轉補者。同職官例。若未及任滿。本管官司。不得輙動公文。越例保陞。果才幹不凡有事跡可考者。從御史臺察舉。其

非常選所拘。若急闕人材職相應者。臨時定奪。欽此。除欽遵外。近自元統年間詔㫖。天下節該。並依世祖皇帝定制伏覩聖朝。奄有四海。爰立省部

臺院。緫握機務。至於錢粮選法。禮樂刑政。紏劾不法。一切軍國重事。靡不關係。所設官吏。若非才德兼茂者。難膺斯任。實要且重。比之其他衙門。大

不相侔。世祖皇帝。酌古凖今。已有成憲。其用人之際。雖有月日定規。然奬才俊。未嘗惜爵。何也。省。院臺。衙門。掾譯史吏員人内。果有才噐不凡。行能。

昭著者。不以月日所拘。使之顯逹。以備將來之用。所任之才。往往可考。行之百年。近因銓𢖍之官。本救一時之弊。更易良法一槩將内外大小諸衙

門。未換授人員。無。論賢否大小。俱以九十箇月為滿。方許出職。是以棄才能而尚年勞。舍英俊而數月日。考之古今。實有任用之盛典。以此叅詳。今

後選用人員。果有才幹不凡。行能超異者。其中書省樞宻院。御史臺。六部。察院。掾譯史。並遵舊制。或以不拘月日選擢。或以近及兩考選取。如此。則

賢才不滯於下。後進得逹於上。縁係為例事理。宜從憲臺聞奏。具呈中書省施行。公道幸甚。麽道說有。又南臺家為這事。咨將文書來有。俺商量來。

省院臺。掌管重事。有如今行與省家文書。這三箇衙門。蒙古必闍赤掾史。通事。知印。宣使。但是。勾。當裏行的人每。内將他每好的月日。到兩考的。勾

。當裏委用呵。怎生奏呵。奉聖㫖那般者。欽此。除外。具呈照詳。送㨿吏部呈。議得御史臺奏准。省院臺。這三箇衙門。蒙古必闍赤掾史。通事。知印。宣使。

但是。勾。當裏行的人每。將他每好的月日。到兩考。勾。當裏委用。以此叅詳。即係憲臺奏准聖㫖事理。如蒙准呈。宜從都省欽依聞奏相應。具呈照詳。

得此。至正五年。四月初一日。中書省官奏。俺根底。御史臺官。俻著監察御史文書奏了。省。院。臺。蒙古必闍赤掾史。通事。知印。宣使。但是。勾。當裏行的

人每。内將他每好的月日。到兩考的。勾當裏委付。麽道呈文書的上頭。教吏部定擬呵。依着臺家奏來的嘋行的說有。依部家定來來的行呵。怎生

奏呵。奉聖㫖那般者。欽此。作新風憲制。至正五年。七月二十五日。欽奉聖㫖。惟我世祖皇帝。混一區宇。設官分職。各有攸司。爰立御史臺。表率

百官。澄清庶務。宣明教化。紏劾奸貪。治道所繫。委任非輕。雖嘗頒示戒諭。尚慮司民政者。失於撫治。居風憲者。怠於紏察。今特命開府儀同三司也

先帖木兒。銀青榮禄大夫帖睦爾逹實。並為御史大夫。振肅臺綱。作新風紀。布告中外。凡在官守。遵我憲度。恪共廼職。期於政肅民安。令行禁止。敢

有欺公玩法。怙勢蠹政者。寧不知懼。所有申明。及合行事理。條列于后。在内御史臺。紏劾中書省。樞宻院。以下百司。在外行御史臺。廉訪司。彈劾

行中書省。以下諸衙門。奸邪非違。務在明於分守。以振憲綱。内外大小官員。不公不法。監察御史。廉訪司官。有能盡心體究者。量加優擢。其或循

情敗法。不守憲章。紏彈黜退。 内外諸司。各有攸職。風憲之任。專以紏察。非奉特㫖。諸衙門不得奏委。監察御史。肅政廉訪司官。一同追問公事。

舉善薦賢。為治之要。今後監察御史。肅政廉訪司官。每𡻕各舉所知職官一員。稱其才噐。堪充何職。以憑擢用。湏開著明政績。不得泛言其善。不如

所舉。或犯𧷢𥝠。其元舉之官。斟酌輕重黜降。懷才抱德。隱晦不仕者。亦聽薦揚。 風憲官吏。不先正已。何以責人。凡在臺察。並冝公勤奉職。廉慎律

身。無忝清要。嚴行約束吏。毋令擅作威福。廢弛綱紀。 各道廉訪司官等。公務勤墮。行止臧否。監察御史。每𡻕出廵所至之處。體覆聲蹟。例應隨

即呈報。以憑黜陟。如或毁譽失眞。善惡不實。違期不行申報。元體覆官。並仰黜退。 内外大小官吏。若犯貪污。不公不法等事。其父兄子孫弟姪。事

不相干。罪不相及者。不許因而一㮣紏劾。各道分司。以時廵歴。已有定制。務在審决獄囚。刷磨按牘。諮詢民隱。按劾非違。今後須要依期出還。毋

曠厥職。 曾經監察御史。廉訪司紏問責。斷之人。不得摭拾告言元問官吏。果有𡨚抑。在内御史臺。在外行御史臺。依例陳訴。其或虛誣。罪宜加重。

 臺察一應合行追問事理。中間諸人毋得侵擾沮壞。犯者以違制論。該載不盡。風憲令行事理。並依世祖皇帝立御史臺以來。累降聖㫖條畫

施行。 命太平為御史大夫制。 至正五年。十月初二日。阿魯圖怯薛第二日。明仁殿裏。有時分也。先帖木兒大夫。朶兒只殿中有來。教太平做御

史大夫者。麽道聖㫖了也。欽此。 不許奏委追問。至正六年。正月二十九日。本臺官奏。省官每俺根底與將文書來。為顔伯只魯堅。禁地裏賊人入

去了的上頭。省臺也可劄魯忽赤裏差人教問去者。麽道說將來有。在先行來的。作新風憲聖㫖。諸衙門問事呵。不得奏委監察御史。廉訪司官。一

同追問公事。麽道開讀了聖㫖有來。俺商量來。依着在先已了的聖㫖。如今臺裏不教差人。教他每問了呵。俺專差監察御史牒審呵。怎生奏呵。奉

聖㫖那般者。欽此。 命亦憐眞班為御史大夫制。 至正六年。七月初八日。本臺官特奉聖㫖。教亦憐眞班。也先帖木兒替頭裏做臺大夫者。麽道

聖㫖了也。欽此。 作新風憲制。 至正六年。八月十一日。欽奉聖㫖。諭中書省。樞宻院。御史臺。暨内外大小百司昔我世祖皇帝。臨御天下。治具畢

張。謨猷宏逺。爰立御史臺。以司紏劾。肅清風化。列聖相承。恪守成規。罔敢或墜。朕自即位以來。于兹有年。日夕警惕。重惟祖宗致治之勤。臺察耳目

之寄。已嘗戒飾中外。凡在庶官。各共乃職。俾吾民咸享有生之樂。尚慮諸司。失於奉行。風紀怠於紏察。夙夜軫念。罔釋于懷。今命知樞宻院事。亦憐

眞班。宣徽院使。太平。並為御史大夫。首振臺綱。作新風憲。爾内外大小官吏。敢有斁我𢑱憲病我𥠖元。食墨不公。怙勢玩法。紏問之際。沮壞風紀者。

事無巨細。悉加紏劾。務彰善以癉惡。毋吐刖而茹柔。期於綱維振揚。庶政修舉。副朕寄託之意焉。若或恃此妄行。寧不知懼。所有具載不盡事務。並

依世祖皇帝。與累朝已降聖㫖條畫施行。故兹戒諭。想宜知悉。 隔越行私。 至正六年。十月十一日。本臺官奏。風憲宏綱内一欵。至正二十一年

五月。内外臺監察御史每。有保舉人員。多不呈臺。今後凡保舉官吏。及草澤之士。並須指陳實蹟。星臺定壽。不得擅行公文於各道提刑按察司。及

諸衙門。保舉委用。其諸衙門。亦不得承受所貴公道開明。仕途清肅。無倚公濟私之弊。俺商量來。今後依舊例。監察御史。廉訪司官。内外各衙門裏。

休行。移保舉的文書者。若不呈臺。輙便徑直保舉呵。將他每。見行的。勾。當裏黜退了。風憲再不録用。各衙門如承受保舉的文書呵。首領官吏。依不

應例斷罪呵。怎生奏呵。奉聖㫖那般者。欽此。照刷内史府文卷。至正六年十二月。中書省劄付。至正六年。十二月初九日。中書省官奏。世祖皇

帝。分。設立御史臺衙門。將但凡有印信衙門文卷。監察御史照刷有來。這裏的。并斡耳朶思内史府衙門文卷。監察御史不曾照刷的上頭。委付

來的人每。勾。當裏不用心。將衙門的事務好生怠慢有。監察御史建言。合照刷麽道說來。俺衆人商量來。如今行與御史臺文書。今後將這裏的。并

斡耳朶思内史府。及司屬衙門文卷。依着其餘衙門例。教監察御史照刷呵。怎生奏詞奉聖㫖那般者。欽北。御前開拆。至正七年。正月初五日。

本臺官奏。監察御史文書裏說。欽惟世祖皇帝。立御史臺。以為耳目之寄。紀綱之託。不為不重。設監察御史三十員。振揚中外。紏劾奸邪。事關機宻

重事。許從上聽。取自聖裁。實我皇元累朝之令典。載在方册。昭然有考。若以監察御史。所言重事。令臺臣開視。然後聞奏。不惟上下之情不逼。恐負

世祖皇帝始設諫官之美意。如蒙聞奏。今後監察御史所言機宻重事。必合上聽者。遵依世祖皇帝舊制。仍復御前開拆。公道幸甚。麽道說有。俺商

量來。監察御史題說的是的一般有。皇帝開讀的詔書上。並依世祖皇帝舊制。行的其間。御前開拆。關係機宻重情有。今後若有御前開拆的文書

呵。御前開拆呵。怎生奏呵奉聖㫖。監察御史每題說的是。有關係國家重事。依世祖皇帝舊制。咱每前面開也者。除這的外。彈劾人的文書。并其餘

的勾當有呵。恁臺官分揀着可行的奏者不可行的休奏者。麽道聖㫖了也。欽此。 改除審囚燒鈔御史。 至正七年。正月初七日。本臺官奏。監察

御史文書裏說。法有未通。官難遵守。事涉非便。理宜更張照得審囚燒鈔。未畢雖經改除。不得之任。切詳改除官員。或風憲除充省部。或省部除充

風憲。新除衙門。職任果與同署官不相妨礙。猶或庶㡬。中間倘有干係上司司屬。既已聽蒙聖㫖。欽受别除。若復勒令依前列坐同署。上下禮體所

拘。不惟使人彼各不安。其於事實未便。今後已委審囚燒鈔官員未畢。除各衙門差占。聽依舊例。如果欽蒙改除。擬合别行差委。庶㡬不致妨礙。於

事便益。如蒙聞奏。遵守相應。麽道說有。俺商量來。監察御史每題說的是的一般有。監察御史每審囚燒鈔。其間休教推稱縁故者。别勾。當裏委付

了呵。隨即俺他替頭裏。别差委監察御史呵。怎生奏呵。奉聖㫖那般者。欽此。 命納麟為御史大夫制。至正七年。三月十四日。本臺官。特奉聖㫖。

南臺大夫納麟。教做内臺左大夫。疾忙教鋪馬裏上來者。麽道聖㫖了也。欽此 掾吏毋言官長。至正七年。三月二十四日。本臺官奏。監察御史

文書裏說。禮分之端既明。風俗之本自厚。切見幕職。及為掾吏者。多與同僚官長議論不同。常懷仇怨。久居風憲御史。輙誣言已前官長。𡨚屈莫伸。

是非難辯。每每有此。今後嘗為幕職及掾吏者。不得妄言已前同僚官長。庶革澆薄之風。以厚教化之本。麽道說有。俺商量來。依着監察御史題說

的教行呵。怎生奏呵。奉聖㫖那般者。欽此。 書吏聲蹟。至正七年。三月二十四日。本臺官奏。俺商量來。三臺察院書吏。各道廉訪司書吏。奏差人

等。監察御史。廉訪司官。將他每聲蹟了的。或因事黜退了的。却隨即辯明。依舊還役行呵。勾當裏好生窒礙有。今後聲蹟及因事黜退了的。風憲裏

再休用呵。怎生奏呵。奉聖㫖那般者。欽此。 分揀奏事。 至正七年。四月十九日。本臺官特奉聖㫖。監察御史。題說的文書。臺官每不看過。徑直我

根底教聽讀有。今後監察御史。不揀甚麽題說的文書有呵。恁臺官每先看過。合奏的我根底奏者。不合奏的。恁結絶者麽道聖㫖了也。欽此 命

朶兒只為御史大夫制。 至正七年。五月初三日。本臺官特奉聖㫖。江浙省丞相朶兒只。做御史臺右大夫者。麽道聖㫖了也。欽此。 紏言辯明。

至正七年。五月十七日。本臺官奏。監察御史文書裏說。切惟御史之官。以言為責。言之可採。允自宸衷。言不可採。並不加罪此列聖不易之規。諫官

世守之法。事涉追問。照刷書吏司文之言關機宻。紏㺗不與。不惟漏泄是防。實乃體統所繫。使書名於紙背。尤憲式之所無。凡開洗滌之門。誠慮吏民

之枉。或尤辯者之濫。良宜分揀以行。一槩置之不論。𡨚者何由得雪。且人之𡨚抑。寧有尊卑。今吏人不許辯明。是微者獨無𡨚抑豈理也哉。今後莫

若令監察御史。廉訪司官。凡紏言辯明。無分有司。風憲官吏。及相該官長奸惡。必合紏言者。開具實蹟。紏言𡨚抑。必合辯明者。詳察情狀辯明言官

除坐罪之條。書吏去與事之弊。庶㡬是非公而黜陟平。言路通而綱紀正。如蒙聞奏。公道幸甚。麽道說將來有。俺商量來。依着監察御史每題說來

的教行呵。怎生奏呵。奉聖㫖。為這的每上頭題說的言語不厮似呵。傷他每呵。如何中。將無罪過的好人入罪。言的每根底是的不說。倚恃著泛濫

言呵。咱每怎麽分揀。奬進好人。黜退多人呵。這的是整治百姓緊要的。勾當有。今後尋趂著誣枉將好人每入罪。說的人每根底。恁將御史每言來

的是的不是的。分揀了奏呵。輕重的我識也者。其餘依着監察御史每題說的行者。麽道聖㫖了也。欽此。 越道彈劾。 至正七年。正月二十三日。

特奉聖㫖。内臺行臺廉訪司官。各有按治地靣。越道言人呵。不厮似有。今後果有合言的人呵。將各自按治的地靣裏人言者。越道休言者。於國便

民的。勾當有呵。休分揀題說者。麽道聖㫖了也。欽此。 毋言赦前事 至正七年。六月二十一日。本臺官特奉聖㫖。赦前的舊。勾。當休言者。麽道行

了詔書採。後頭再說的上頭。大。勾。當裹好生窒礙有。若這般言呵。在後多人如何取信。整治。勾。當難有。如今恁行臺各道廉訪司栗。行將文書去。詔

書已前的舊事休言者。果實做賊說謊的勾。當有呵。依體例言者。麽道聖㫖了也。欽此。 作新風憲制。 至正七年。七月十七日。欽奉聖㫖。諭中書

省以下。内外諸衙門官吏。惟我世祖皇帝。繼天立極。邁德庇人。致俗化於和平拯生靈於塗炭。立中書省。緫理庶務。建御史臺。糾按百司。猶股肱耳

目之相資。規矩凖繩之相正。列聖世守𡸁九十年。功存於人。澤流于後。肆予小子。獲纉鴻基。念祖宗創業之艱難。思古今守成之不易。懼德弗嗣。罔

敢怠荒。然以長於深宫之中。暗於經國之務。弗精委任。遽隳紀綱。繫獄之囚。𡨚抑莫釋。在位之士。姦惡猶存。耕桑廢於田廬。風俗趨于澆薄。重以和

平未洽。災沴荐臻。水旱連年。盗賊時起。冨民被掠。農人阻飢。得非股肱。失於維持。無乃風紀怠於紏察。緬求其故。咎實在予。今命金紫光禄大夫。江

浙等處行中書省左丞相朶兒只。銀青榮禄大夫。江南諸道行御史臺。御史大夫納麟。為御史大夫。振舉臺綱。澄清天下。同心恊力。弼成治功。期於

賢才登庸。姦惡屏息。風俗淳厚。中外治安。以盡汝事上之誠。或副朕責成之意。所有憲臺。作新事宜。條列于后。 三臺中丞以下官員。監察御史。廉

訪司官。凡利害可以興除。軍民休戚。切於時政者。皆職分之所當言。各冝盡心敫陳。以俻採擇。御史臺。置建言簿。考其在任久近。所言事大而且多

剴切。忠盡者陞擢。 監察御史。體覆廉訪司官聲蹟。往往失於輕忽。今後所至之處。一一諮詢。置司去處。再加訪問。所聞善惡皆同又考蹝蹟。以

驗人言。必得其實。然後隨其聲蹟善惡。開具呈臺。其或失於詢訪。獨見偏聽。致使毁譽亂眞。善惡失實者。元體覆官。並依舊制黜退。 廉訪分司。凡

有會議公事議擬未。當者。緫司駁回。𠕂行追問。行過文案。緫司叅照檢舉。果有差錯。隨即改正。此實舊章。行之有素。比年以來。分司官多飾非自是。

惡人規正。緫司官復因循顧忌。不即擬决。以致公事差錯。為弊多端。犯者分緫司官。從廵歴監察御史紏呈。書吏就便黜退。 御史臺。擢用監察御

史。廉訪司官。必選歴練老成。有學有識之士。為之膺是選者。亦當洗心滌慮。公是公非。官吏奸貪毋惜盡言。善良𡨚抑。須為辯理。務要糾必當罪。辯

必當𡨚。以稱朕求治之意。如紏弗當紏。妄搆無稽之語。辯弗當辯。强為飾非之詞。考驗得實風憲毋得再用。 監察御史廉訪司。審理罪囚。凡遇𧷢

仗證驗明白輕者隨即發落。重者督併有司。疾早結案。毋以小節。故延其事。以致非理死損。事畢。具審斷起數呈臺以考勤惰。有司官。將應斷罪囚。

托故淹禁者。監察御史。廉訪司究治 諸禁囚枷鎖監收。飲食台療。具有成法。近年有司失於奉行。畏風憲之審録。惡上司之駁問。往往將病囚。不

即治療。無粮者弗與飲食。甚者托以患病。其實抑死獄中。使為惡者。失正其罪。𡨚抑者。含恨九泉。監察御史。廉訪司嚴加究治。 近年水旱荐臻。郡

縣失治。盗賊切發。百姓被害。有司不即申報。或申報不即收捕。虛文會合。賊東已西。兵弗教閲。噐不堅利。忽遇賊兵。反為所勝。仰監察御史廉訪司。

多方設法。督併有司。務要盗息。毋事虛文。 弓手專一捕盗廵防。近年以來。本管官員。及過往使客。往往差。占。有防廵捕。違者。監察御史廉訪司究

治。廉訪司。亦不得多餘。占使迎送。違者。監察御史體察。 軍官所獲俘馘。申報不實。或臨事失機。致賊猖獗。及無功妄稱有功欺誑。覬覦爵賞。或將

所部功賞。增感隱漏。以致有功解體。僥倖得計。監察御史。廉訪司。嚴加紏治。 和顧和買。對物兩平支價。形于詔㫖屢矣。有司失於奉行。𧇊價强買。

或不給其直。或令百姓輸錢。有同差稅者。生民困苦。殆不能堪。監察御史。廉訪司。嚴加督併。𧇊價者。貼還其價。未還者。另還其直。輸錢者。追給其主

就徵。當該官吏。其减價私買民物者。嚴加究治。立臺置司去處。尤冝嚴禁吏屬。不得𧇊直買物。分付公𥝠。犯者加等斷罪。失於鈐束者。監察御史體

察。 諸職田擾民。雖屢禁治。貪婪者。尚循舊轍多取。或令百姓虛包。致使吾民重因無所控訴。監察御史廉訪司。嚴加究治。廉訪司官多收者。監察

御史體察。 比年諸衙門。給驛泛濫。以致站户屢僉屢亡。中書省。樞宻院。並應給驛衙門。凡起鋪馬。每季具起數行移御史臺。行省。行院等衙門。行

移行御史臺。宣慰司。元帥府。王傳。茶䀋運司。萬户府。及路府州諸衙門。行移廉訪司。内有不應者。隨即究治。雖有舊章。多不遵守。今後宜從實檢舉。

泛濫者。須當重治。御史臺。行御史臺。廉訪司。給驛尤宜撙節。以蘇吾民。在内八道。從廵歴監察御史。取具每季給驛起數申臺。在外十四道。從行臺

廵歴監察御史。依上取具間申本臺。移咨御史臺。每上下半年。驗給驛不應者。依例究治。 各道廉訪司書吏奏差。名役雖㣲。所關甚重。比年保舉

無法。取補失宜。每道籍記百有餘名。少亦不下四五十名。往往請托官府壞亂紀綱。今後廉訪司。不許𠕂行籍記牒發。俟補盡此等。遇有闕。方許依

例保舉。體覆録用。見役書吏。奏差。不得牒發鄰道守補。三臺典吏。亦俟各道書吏有闕。然後發補。内外察院書吏。亦不得似前預貢。每道書吏。除職

官教官八名外。路吏三名。臺典吏三名。奏差二名。補用不得踰越。庶㡬人有定志。吏無冗員。廉訪司嚴行遵守。違者當該正官。首領官。從監察御史

糾呈。書吏就便斷黜。 内外大小諸衙門。掾吏人等。取要新人會錢。所司已嘗禁約。比聞不知悔過。取要愈多。仰事俯育。何自而出。今後與者黜罷

見役取者以不枉法論。監察御史。廉訪司。常加體察。廉訪司約束不嚴。從監察御史紏呈。犯人就便究治。 察院。廉訪司。書吏。被劾黜退者。不得於

宣慰司。元帥府衙門收補。已有舊章。近年多不行。違者。雖有歴過月日追俸還官。當該正官。首領官吏。依例治罪。監察御史。廉訪司。常加紏察

諸被問官吏。不得推稱事故。擅自赴上。近侍人員。不得朦朧題奏宣喚。諸衙門不得推稱有礙見掌公事。聞奏占恡不令取問。被問之人。不得摭拾

元問。累朝其有禁例。比年違之者衆。犯者以違制論。農桑學校。王政之本。不才守令。往往忽之。以致人材廢弛。 農事不脩。郷無善俗。野有餓殍。殊

失朕育材冨民之意。監察御史廉訪司。常加勉勵。仍督有司。務臻實効。毋。事虛文。 常平倉。榖賊增價以糴。榖貴减價以糶。乃平糴之良規。裕民之

善政。如有糴本不敷去處。三臺。并各道廉訪司。今後但有追到𧷢罰。接續撥付。以充糴本。庶㡬實惠及民。 尚德者教化之所先。求賢者邦家之大

本。永言兹道。夣寐勞懷。而澆薄之風趨競不息。幽棲之士寂寞無聞。天下有隱居行義。才德高逺。晦迹丘園不求聞逹者。監察御史。廉訪司。獨員保

舉。覆察申臺。呈省。以備擢用。 該載不盡。合行事理。照依世祖皇帝。立御史臺以來。累朝聖㫖條畫事意施行。 紏言。 至正七年。十二月二十四

日本臺官特奉聖㫖。在前一箇衙門裏。厮該來的首領官吏人等。為行事中間差的上頭。後來風憲裏行呵。記讎動文書。紏言舊官長的。禁了來。在

後御史每言着。却教紏言有。我尋思來。薛禪皇帝聖㫖。俺每有的不是也說呵。是求言納諫的。勾。當有首領官吏人等。不教言在前厮該着的官。長。

是厚風教的事有。與求言納諫的勾。當不厮似有。如今恁遍行文書。教禁了老。麽道聖㫖了也。欽此。

永樂大典卷之二千六百九







{{雙行註文|

重録總校官侍郎臣高拱

學士臣翟景淳

分校官編修臣張四維

晝冩儒士臣陆萬春

圈㸃監生臣畢三留

             臣傅道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