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樂大典/卷0897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八千九百十 永樂大典
卷之八千九百七十八
卷之八千九百七十九 

永樂大典卷之八千九百七十八  二十尤

後周后妃周書列傳。書紀有虞之德載𨤲降二女。詩述文王之羙稱刑子寡妻是知婚姻之道男女之别。寔有國

有家者之所愼也自三代迄于魏𣈆。興衰之數得失之迹。備乎傳記。故其詳可得聞焉。若娉納以德。防閑以禮大義正於宫闈。王化行於邦國。則坤

儀式固。而鼎命惟永矣。至於邪僻既進法度莫修。冶容迷其主心。私謁蠹其朝政。則風化凌替。而宗社不守矣。夫然者豈非皇王之龜鑑與。周氏率

由姬制。内職有序。太祖創基。修袵席以儉約。髙祖嗣曆節情欲矯枉。宫闈有貫魚之羙。戚里無私溺之尤。可謂得人君體也。宣皇外行其志。内逞其

欲。以溪壑難滿。採擇無厭。恩之所加。莫限厮皂。榮之所及。無隔險詖。於是升蘭殿而正位。踐椒庭而齊體者。非一。人焉。階房惟而拖青紫。承恩倖而擁

玊帛者。非一族焉。雖辛癸之荒滛趙李之傾惑。曾未足比其髣髴也。民厭苛政。弊事實多。太祖之祚忽諸。特由於此。故叙其事以為皇后。傳云。

文帝元皇后。魏孝武帝之妹。初封平原公主。適開府張歡。歡性貪殘。遇后無禮。又𠹉殺后侍婢。后怒訴之於帝。帝乃執歡殺之。改封后為馮翊公主。

以配太祖。生孝閔帝。大統七年薨。魏恭帝三年十二月。合葬成陵。孝閔帝踐䟭。追尊為王后。武成初。又追尊為皇后。

文宣叱奴皇后。代人也。太祖為丞相。納后為姬。生髙祖。天和三年六月尊為太皇皇后。建德三年三月癸酉崩四月丁巳。葬永固陵。

孝閔帝元皇后。名胡摩。魏文帝第五女。初封𣈆安公主。帝之為略陽公也。尚焉。及踐祚。立為王后。帝被廢。后出俗為尼。建德初。髙祖誅𣈆國公護。上

帝尊號為孝閔帝。以后為孝閔皇后。居崇義宫。隋氏革命。后出居里第。大業十二年殂。

明帝獨孤皇后。太保衛國公信之長女。帝之在藩也。納為夫人。二年正月立為王后。四月崩。葬昭陵。武成初。追崇為皇后。世宗崩。與后合葬。

武帝阿史郍皇后。突厥木扞可汗俟斤之女。突厥滅茹茹之後。盡有塞表之地。控弦數十萬。志陵中夏。太祖方與齊人爭𢖍。結以為援。俟斤初欲以

女配帝。旣而悔之。髙祖即位。前後累遣要結乃許歸后於我。保定五年二月。詔陳國公純。許國公字文貴。神武公竇毅。南陽公楊荐等。奉備皇后文

物。及行殿並六宫以下百二十人至俟斤牙帳所迎后。俟斤又許齊人以婚。將有異志。純等在彼累載不得反命。雖諭之以信義。俟斤不從會大雷

風起。飄壞其穹廬等。旬日不止。俟斤太懼。以為天譴。乃備禮送后及純等。設行殿。羽儀。奉之以歸。天和三年三月后至。髙祖行親迎之禮。后有姿

貌。善容止。髙祖深敬焉。宣帝即位。尊為皇太后。大象元年二月改為天元皇太后。二年二月。又尊為天元上皇太后。𠕋曰。天元皇帝臣贇。奉壐綬𠕋

謹上天元皇太后尊號曰天元上皇太后。伏惟窮神盡智。含弘載物。道洽萬邦。儀刑四海。聖慈訓誘。恩深明德。雖𠕋徽號。未極尊嚴。是用尊奉鴻名。

光縟常禮。俾誠敬有展。歡慰在兹。福祉無疆。億兆斯頼。宣帝崩。静帝尊為太皇太后。隋開皇二年殂。年三十二。隋文帝詔有司備禮𠕋祔葬於孝陵。

武帝李皇后名娥姿。楚人也。于謹平江陵。后家被籍没至長安。太祖以后賜髙祖。後稍得親幸。大象元年二月改為天元帝太后。七月。又尊為天皇

太后。二年尊為天元聖皇太后。𠕋曰。天元皇帝臣諱。奉壐綬𠕋謹上天皇太后尊號曰天元聖皇太后。伏惟。月精効祉。坤靈表貺瑞肇丹陵。慶流華

渚。雖率由令典。夙奉徽號。而恩盡敬。未極尊名。是用思弘稱首。上昭聖德。敢竭誠敬永綏福履。顯楊慈訓。貽厥孫謀。宣帝崩。静帝尊為太帝太后。隋

開皇元年三月。出俗為尼。改名常悲。八年殂。年五十三。以尼禮葬于京城南。宣帝楊皇后名麗華。隋文帝長女。帝在東宫。髙祖為帝納后為皇太子妃。

宣政元年閏六月立為皇后。帝後自稱天元皇帝。號后為天元皇后。尋又立天皇后及左右皇后與后為四皇后焉。二年詔曰帝降二女。后德所以

儷君。天列四星。妃象於焉𡸁耀。朕取法上玄。稽諸令典。爰命四后。内正六宫。庶弘賛柔德。廣修粢盛。比殊禮雖降。稱謂曷冝。其因天之象。增錫嘉名。

於是后與三皇后並加太焉。帝遣使持節𠕋后為天元太皇后。曰。咨爾含章載德。體順居貞。肅恭享祀。儀刑邦國。是用嘉兹顯號。式暢徽音。爾其敬

踐厥猷。寅答靈命。對揚休烈。可不愼歟。尋又立為天中太皇后。與后為五皇后。后性柔婉不妒忌。四皇后及𡣕御等咸愛而仰之。帝後昏暴滋甚。喜

怒乖度。𠹉譴后欲加之罪。后進止詳閑。辭色不撓。帝大怒。遂賜后死。逼令引訣。后母獨孤氏聞之。詣閣陳謝。叩頭流血。然後得免。帝崩静帝尊后

為皇太后。居弘聖宫。初宣帝不豫。詔后父入禁中侍疾。及大漸。劉昉鄭譯等因矯詔以后父受遺輔政。后初雖不預謀。然以嗣主㓜冲。恐權在他族。

不利於已。聞昉譯已行此詔。心甚恱之。後知其父有異圖。意頗不平。形於言色。及行禪代憤惋逾甚。隋文帝既不能譴責。内甚愧之。開皇六年封后

為樂平公主。後又議奪其志。后誓不許。乃止。大業五年從煬帝幸張掖。殂於河西。年四十九。煬帝還京。詔有司備禮祔葬后於定陵。

宣帝朱皇后名滿月。吳人也。其家坐事。没入東宫。帝之為太子。后被選掌帝衣服。帝年少。召而幸之。遂生静帝。大象元年立為天元帝后。尋改為天

皇后。二年又改為天太皇后。𠕋曰。咨爾。彌宣四德。訓範六宫。軒庭列序。堯門表慶。嘉稱既降。盛典冝膺。爾其飾性履道。無愆禮正。永固休祉。可不愼

歟。后本非良家子又年長於帝十餘嵗。踈賤無寵。以静帝故。特尊崇之。班亞楊皇后焉。宣帝崩。静帝尊為帝太皇后。隋開皇元年出俗為尼名法浄。

六年殂。年四十。以尼禮葬京城。宣帝陳皇后名月儀。自云潁川人。大將軍山提第八女也。大象元年六月

以選入宫。拜為德妃。月餘。立為天左皇后。二年二月。改天左大皇后。𠕋曰。咨爾。儀範柔閑。操履凝㓗。淑問彰於逺近。今則冠於宫闈。是用申彼寵章。

加兹徽號。爾其復禮問詩。披圖顧史。永隆嘉命。可不愼歟。三日。又詔曰。正内之重。風化之基。嘉耦之制。代多殊典。軒嚳繼範。次妃並四。虞舜受命。厥

娶猶三。禮非相襲。隨時不無。朕祗承寳圖。載弘徽號。自我改作。超作革先。古曰天元居極。五帝所以仰崇。王者稱尊。列后於焉上儷。且坤儀比德。土

數惟五。旣縟恒典。冝取斯儀。四太皇后外。可增置天中大皇后。人。天中大皇后。爰主𥥘盛。徽音日躋。肇建嘉名。冝膺顯𠕋。於是以后為天中大皇

后。帝崩。后出家為尼。改名華光。后父山提。本髙氏之█。仕齊官至特進開府東兖州剌史。謝陽王。髙祖平齊。拜大將軍。封浙陽郡公。大象元年。以后

父超授上柱國。進封鄅國公。除大宗伯。宣帝元皇后名藥尚。河南洛陽人也。開府晟之第二女也。年十五被選入

宫。拜為貴妃。大象元年七月立為天右皇后。二年二月改為天元太皇后。𠕋曰。咨爾。資靈姜水。載德塗山。慤淑内融。徽音潜暢。是用加兹寵數。式光

踐禮。爾其聿修儀範。肅膺顯𠕋。祗奉休命。可不愼歟。帝崩。后出俗為尼。改名華勝。初后與陳后同時被選入宫。俱拜為妃。及升后位。又同日受𠕋。帝

寵遇二后。禮數均等。年齒復同。特相親愛。及為尼後。李朱及尉遲后等。並相繼殞没。而二后于今尚存。后父晟。少以元氏宗室。拜開府。大象元年七

月以后父。進位上柱國。封翼國公。宣帝尉遲皇后名熾繁。蜀國公迥之孫女。有羙色。初適祀國公亮子西陽

公温。以宗婦列入朝。帝逼而幸之。及亮謀逆。帝誅温。進后入宫。拜為長貴妃。大象二年三月。立為天左太皇后。𠕋曰。咨爾。門膺積善。躬表靈貺。徽音

茂德。朕實嘉之。是用弘兹盛典。申彼寵章。爾其克愼厥猷。寅答景命。永承休烈。可不愼歟。帝崩。后出俗為尼。改名華首。隋開皇十五年殂。年三十。

静帝司馬皇后名今姬。柱國榮陽公消難之女。大象元年二月。宣帝傳位於帝。七月為帝納為皇后。𠕋曰。坤道成形。厚德於焉載物隂精迭運重光

所以麗天。在昔皇王。膺乾御曆。内政為助。昭被圖篆。惟爾門積慶靈。家韜休烈。徽音今範。無背一時。是用命爾作儷皇極。爾其克勵婉心。肅膺盛典。

追皇英之逸軌。庶任姒之芳塵。禕翟有光。粢盛無怠。雖休勿休。以隆嘉祚。二年九月。隋文帝以后父擁衆奔陳。廢后為庶人。後嫁為隋司𨽻剌史李

丹妻。于今尚存。史臣曰。孔子稱夷狄之有君。不如諸夏之無也。是以周納狄后。富辰謂之禍階。𣈆升戎女。卜人以為不吉。斯固非謬焉。自周氏受

命。逮乎髙祖。年踰三紀。世歷四君。業非草昧之辰。事殊權冝之日。乃棄同即異。以夷亂華。捐婚姻之彝序。求豺狼之外利。旣而報者倦矣。施者無厭。

向之所謂和親。未幾已成讎敵。竒正之道。有異於斯。于時髙祖雖受制於人。未親庶政。而謀士韞竒。直臣鉗口。過矣哉。歴觀前載。以外戚而居宰輔

者多矣。申吕則曠代無聞吕霍則與時俱盛。傾漢室者王族。䘮周祚者楊氏。何滅亡之禍。合若符契焉。斯魏文所以發一槩之詔也已。

後周宗室周書宗室邵惠公顥。太祖之長兄也。德皇帝娶樂浪王氏。是為德皇后。生顥。次杞簡公連。次莒莊公洛

生。次太祖。顥性至孝。德皇后崩。哀毁過禮。鄉黨咸敬異焉。德皇帝與衛可孤戰于武川南河。臨陣墜馬。顥與數騎奔救。撃殺數十人。賊衆披靡。德皇

帝乃得上馬引去。俄而賊追騎大至。顥遂戰殁。保定初。追贈太師柱國大將軍。大冡宰。大都督。恒朔等十州諸軍事。恒州剌史。封邵國公。邑萬户。謚

曰惠。顥三子什肥。道。護。護别有傳。什肥。年十五而惠公殁。自傷早孤。事母以孝聞。永安中太祖入関。什肥不能離母。遂留𣈆陽。及太祖定秦隴。什

肥為齊神武所害。保定初。追贈大將軍小冡宰大都督冀定等州諸軍冀州剌史。襲爵邵國公。謚曰景。子胄嗣。胄少而孤貧。頗有幹略。景公之見害

也。以年㓜下蠶室。保定初。詔以𣈆公護子會紹景公封。天和中。與齊通好。胄始歸關中。授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襲爵邵公。尋除宗師中大夫。進位

大將軍。出為原州剌史。轉榮州剌史。大象末。隋文帝輔政。胄舉州兵應尉遲迥。與清河公楊素戰敗遯走。追獲於石濟。遂斬之。國除。胄子乾仁。㓜。好

學聦惠。魏恭帝二年以護平江陵之功。賜爵江陵縣公。保定初。紹景公後。拜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二年。除蒲州潼關六防諸軍事。蒲州剌史。

胄至自齊。改封譚國公。尋進位柱國。建德初。與護同伏誅。三年五月。追贈復封舊爵。導字菩薩。少雄豪。有仁惠。太祖愛之。初與諸父在葛榮軍中。

榮敗。遷𣈆陽。及太祖隨賀㧞岳入關。導從而西。常從征伐。太祖討侯莫陳恱。以導為都督鎮原州。及恱敗北走出故塞。導率騎追之至牽屯山及恱。

斬之。傳首京師。以功封饒陽縣。增邑五伯户。拜𡨥軍將軍。加通直散騎常侍。魏文帝即位。以定策功進爵為公。增邑五百户。拜使持節散騎常侍。車

騎大將軍。左光禄大夫。三年。太祖東征。導入宿衛。拜領軍將軍大都督。齊神武渡河侵馮翊。太祖自弘農引軍入關。導督左右禁旅會於沙苑。與齊

神武戰大破之。進位儀同三司。明年。魏文帝東征。留導為華州剌史。及趙青雀。于伏德。慕容思慶等作亂。導自。華州率所部兵撃之。擒伏德。斬思慶。

進屯渭橋。會太祖軍。事平。進爵章武郡公。增邑并前二千户。尋加侍中開府驃騎大將軍。太子少保髙仲宻以北豫州降。太祖率諸將輔魏皇太子

東征。復以導為大都督華東雍二州諸軍事。行華州剌史。導治兵訓卒。得定捍之方。及大軍不利。東魏軍追至稠桑。知關中有備乃退。會侯景舉河

來附。遣使請援。朝議將應之。乃徵為隴右大都督秦南等十五州諸軍事。秦州剌史。及齊氏稱帝。太祖發關中兵討之。魏文帝遣齊王廓鎮隴右。徵

導還朝拜大將軍大都督三雍二華等二十三州諸軍州事。屯咸陽。大軍還。乃旋舊鎮。導性寬明。善於撫御。凡所引接。人皆盡誠。臨事敬愼。常若弗及。

太祖每出征討。導恒居守。深為吏民所附。朝廷亦以此重之。魏恭帝元年十二月薨於上邽。年四十四。魏帝遣侍中漁陽王繩監護喪事。贈本官。加

尚書令。秦州剌史。謚曰孝。朝議以導撫和西戎。威恩顯著。欲令世鎮隴右以彰厥德。乃葬於上邽城西無疆原。華戎會葬有萬餘人。奠祭於路。悲號

滿野。皆曰。我君捨我乎。大小相率。負土成墳髙五十餘尺。周迴八十餘步。為官司所止。然後泣辭而去。其遺愛見恩如此。天和五年。重贈太師柱國

豳國公。導五子。廣。亮。翼椿衆。亮椿竝出後於杞。廣字乾歸。少方嚴。好文學。初封永昌郡公。孝閔帝踐阼。改封天水郡公。世宗即位。授驃騎大將軍

開府儀同三司出為泰州剌史。武成初。進位大將軍遷梁州揔管。進封蔡國公。增邑萬户。保定初入為小司𡨥。尋以本官鎮蒲州。𠇋知潼關等六防

諸軍事。二年。除秦州揔管。十三州諸軍事。秦州剌史。廣性明察。善綏撫。民庶畏而恱之。時𣈆公護諸子。及廣弟杞國公亮等。服玩侈靡。踰越制度。廣

獨率由禮則。又折節待士。朝野以是稱焉。曹侍食於髙祖。所食瓜羙。持以奉進。髙祖恱之。四年。進位柱國。廣以𣈆公護乆擅威權。勸令挹損。護不能

納。天和三年。除陜州揔管。以病免。及孝公追封豳國公。紹廣襲爵。初廣母李氏以廣患彌年。憂而成疾。因此致没。廣旣居喪。更加綿篤。乃以毁薨。世

稱母為廣病。廣為母亡。慈孝之道。極於一門。髙祖素服親臨。百僚畢集。其故吏儀同李充信等上表曰。臣聞資孝成忠。生民髙義。旌德樹善。有國常

規。竊惟故豳國公臣廣。懿親令望。具瞻攸在。道冠群后。功懋維城。受脤建斾。威行秦隴。班條驅傳。化溢崤函。比腠理舛和。奉詔還闕。藥石所及。沉疴

漸愈。而災釁仍集。可此窮憂。至性過人。逐增舊疾。因兹毁頓。以至薨殂。尋繹貫切。不能自已。臣等接事。每承餘論。仰之平昔。約已立身。位極上公。賦

兼千乘。所獲禄秩。周贍無餘。器用服玩。取給而已。每言及終始。尤存簡素。非秦政而襃吳禮。譏石椁而羙厚薪。仐卜兆有期。先逺方及。誠恐一從朝

露。此志莫伸。伏惟陛下。弘不世之慈。𡸁霈然之澤。留情旣徃。降愍幽䰟。爰勑有司。申其宿志。窀穸之禮。庶存儉約。詔曰。省充信等表。但增哀悼。豳國

公廣。藩屏令望。宗室表儀。言著身文。行成士則。方憑懿戚。用匡朝政。奄丁荼蓼。便致毁滅。啓手歸全。無志雅操。言念旣徃。震于厥心。昔河閒才藻。追

叙於中尉。東海謙約。見稱於身後。可斟酌前典。率由舊章。使易簀之言。得申遺志。黜𣩵之請。無虧令終。於是贈本官。加太保。葬於隴西。所司一遵詔

㫖。並存儉約。子洽嗣。太定中。隋文輔政。以宗室被害。國除亮字乾德。武成初封永昌郡公。後襲烈公爵。除開府儀同三司梁州揔管。天和末。拜宗師

中大夫。進位大將軍豳國公薨。以亮為秦州揔管。廣之所部。悉以配焉。亮在州甚無政績。尋進位柱國。𣈆公護誅後。亮心不自安。唯縱酒而已。髙祖

手勑讓之。建德中。髙祖東伐。以亮為右第二軍揔管。𠇋州平。進位上柱國。仍從平鄴。遷大司徒。宣帝即位。出為安州揔管。大象初。詔以亮為行軍揔

管與元帥鄖國公韋孝寬等伐陳。亮自安陸道攻㧞黄城。輙破江側民村。掠其生口以賜士卒。軍還至豫州。亮宻謂長史杜士峻曰。主上滛縱滋甚。

杜稷將危。吾旣忝宗𣏽。不忍坐見傾覆。今若襲取鄖國公而𠇋其衆。推諸父為主。鼓行而前誰敢不從。遂夜將數百騎襲孝寬營。會亮國官茹寬知

其謀。先以馳告孝寬。乃設備。亮不克遯走。孝寬追斬之。子明坐亮誅。詔以亮弟椿為烈公後。翼字乾宜。武成初。封西陽郡公。早薨。謚曰昭。無子。以

杞國公亮子温為嗣。後坐亮反誅。國除。椿字乾壽。初封永昌郡公。保定中授開府儀同三司。宗師中大夫。建德初加大將軍。尋除岐州剌史。四年。

關中民飢。椿表陳其狀。壐書勞慰。因令所在開倉賑䘏。四年。髙祖東伐。椿與齊王憲攻㧞武濟等五城。五年。髙祖出𣈆州。椿率衆屯捿鷄原。宣帝即

位。拜大司𡨥。亮誅後。詔令紹烈公封。尋進位上柱國。轉大司徒。大定初。為隋文帝所害。𠇋其五子西陽公道宗本仁隣武子禮獻。衆字乾道。保定

初封天水郡公。少而不惠。語默不常。人莫能測。隋文帝踐極初。欲封為介公。後復誅之。𠇋二子仲和。孰倫。

祀簡公連。㓜而謹厚。臨敵果毅隨德皇帝逼定州軍於唐河。遂俱殁。保定朷。追贈使持節。太傅柱國大將軍。大司徒大都督。定冀等十州諸軍事。定

州剌史。封祀國公。邑五千户。謚曰簡。子光寳為齊神武所害。保定初。追贈大將軍小司徒。大都督幽燕等六州諸軍事。幽州剌史。襲爵祀國公。謚曰

烈。以章武公導子亮嗣。莒莊公洛生。少任俠。尚武藝及壯有大度。好施愛士。北州賢俊。皆與之遊。

而才能多出其下。及葛榮破鮮于脩禮。乃以洛生為漁陽王。仍領德皇帝餘衆。時入皆呼為洛生王。洛生善將士。帳下多驍勇。至於攻戰。莫有當其

鋒者。是以克獲常冠諸軍。爾朱榮定山東。收諸豪傑。遷於𣈆陽。洛生時在虜中。榮雅聞其名。心憚之。尋為榮所害。保定初。追贈使持節太保柱國大

將軍大蒙宰大宗伯大都督。𠇋肆等十州諸軍事。𠇋州剌史。封莒國公。邑五千户。謚曰莊。子菩提為齊神武所害。保定初。追贈大將軍小宗伯大

都督肆恒等六州諸軍事肆州剌史。襲爵莒國公。謚曰穆。以𣈆公護子至為嗣。至字乾附。初封崇業公。後襲穆公爵。建德初。父護誅。詔以衛王直

子賔為穆公後。三年。追復至爵。賔字乾瑞。尋坐直誅。建德六年。更以齊王憲子廣都公眞襲爵。眞字乾禎。宣帝初被誅。國除。虞國公仲德。皇帝從

父兄也。卒于代。保定初。追贈使持節。太傅柱國大將軍大司徒大都督燕平等十州諸軍事。燕州剌史。封虞國公。邑三千户。子興嗣。興生兵亂。與仲

相失。年又冲㓜。莫知其戚屬逺近。與太祖兄弟初不相識。齊神武𡨥沙苑。興預在行間。軍敗被虜。隨例散配諸軍。興性弘厚。有志度。雖流離世故。而

風範可觀。魏恭帝二年。舉賢良除本郡丞。徙長隰縣令。保定二年。詔仲子興。始附屬籍。髙祖以興宗戚近屬。尊禮之甚厚。拜使持節驃騎大將軍。開

府儀同三司都督。封大寧郡公。尋除宗師中大夫。四年。出為涇州剌史。五年。又徵拜宗師。加大將軍襲爵虞國公。天和二年薨。髙祖親臨。慟焉。詔大

司空申國公李穆監護喪事。贈使持節柱國大將軍大都督恒幽等六州諸軍事。恒州剌史。謚曰靖。子洛嗣。洛字水洛。九嵗命為虞國公世子。天

和四年。詔襲興爵。建德初。拜使持節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及靖帝崩。隋文帝以洛為介國公。為隋室賔云。史臣曰。自古受命之君。及守文之主。

非獨異姓之輔也。亦有骨肉之助焉。其茂親有魯衛梁楚。其踈屬有凡蔣荆燕。咸能飛聲騰實。不泯於百代之後。至若豳孝公之勳烈而加之以善

政。蔡文公之純孝而飾之以儉約。峩峩焉足以轥轢於前載矣。當隋氏之起。乘天威而服海内。將相王侯莫不隳肝膽以効欵。援符命以頌德。冑以

葭莩之親。據一州而叶義。舉可謂忠而能勇。功業不遂。悲夫。亮實庸才。圖非常於巨逆。古人稱不度德。不量力者其斯之謂歟

𣈆蕩公護叱羅恊馮遷𣈆蕩公護。字薩保。太祖之兄邵惠公顥之。少子也。㓜方正。有志度。特為德皇帝所愛。異於諸兄。年十一。惠公薨。隨諸父

在葛榮軍中。榮敗。遷𣈆陽。太祖之入關也。護以年小不從。普泰初。自𣈆陽至平凉時。年十七。太祖諸子並㓜。遂委護以家務。内外不嚴而蕭。太祖𠹉

歎曰。此兒志度類我。及出臨夏州。留護事賀㧞岳。岳之被害。太祖至平凉。以護為都督。從征侯莫陳悅破之。後以迎魏帝功。封水池縣伯。邑五百户。

大統初。加通直散騎常侍。征虜將軍。以預定樂勳。進爵為公。增邑通前一千户。從太祖擒竇泰。復弘農。破沙苑。戰河橋。並有功。遷鎮東將軍大都督。

八年。進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邙山之役。護率衆先鋒為敵人所圍。都督侯伏侯龍恩提身扞禦。方得免。是時趙貴等軍亦退。太祖遂班師。護坐免

官。尋復本位。十二年。加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進封中山公。增邑四百户。十五年。出鎮河東。遷大將軍。與于謹征江陵。護率輕騎為先鋒。晝夜

兼行。乃遣禆將攻梁臨邊城鎮。並㧞之。𠇋擒其候騎。進兵徑至江陵城下。城中不意兵至。惶窘失圖。護又遣騎二千斷江津收舟艦以待大軍之至。

圍而克之。以功封子會為江陵公。初襄陽蠻帥向天保等萬有餘落。恃險作梗。及師還。護率軍討平之。初行六官。拜小司空。太祖西巡至牽屯山遇

疾。馳驛召護。護至涇州見太祖。而太祖疾已綿篤。謂護曰。吾形容若此。必是不濟。諸子㓜小。𡨥賊未寧。天下之事屬之於汝。冝勉力以成吾志。護涕

泣奉命。行至雲陽而太祖崩。護秘之。至長安。乃發喪。时嗣子冲弱。彊冦在近。人情不安。護綱紀内外。撫循文武。於是衆心乃定。先是太祖常云。我得。

胡力。當時莫曉其㫖。至是人以護字當之。尋拜柱國。太祖山陵畢。護以天命有歸。遣人諷魏帝遂行禪代之事。孝閔帝踐祚。拜大司馬。封𣈆國公。邑

一萬户。趙貴獨孤信等謀襲護。護因貴入朝。遂執之。黨與皆伏誅。拜大冡宰。時司會李植。軍司馬孫恒等在太祖之朝。乆居權要。見護執政。恐不見

容。乃宻要宫伯乙弗鳳張光洛駕㧞提元進等為腹心。說帝曰。護誅趙貴以來。威權日盛。謀臣宿將。爭徃附之。大小政事。皆决於護。以臣觀之。將不

守臣節。恐其滋蔓。願早圖之。帝然其言。鳳等又曰。以先王之聖明。猶委植恒以朝政。今若左提右挈。何向不成。且𣈆公常云。我今夾輔陛下。欲行周

公之事。臣聞周公攝政七年。然後復子明辟。陛下今日豈能七年若此乎。深願不疑。帝愈信之。數將武士於後園。講習為執縛之勢護微知之。乃出

植為梁州剌史。恒為潼州剌史。欲遏其謀。後帝思植等。每欲召之。護諫曰。天下至親。不過兄弟。若兄弟自構嫌隙。他人何易可親。太祖以陛下富於

春秋。顧命託臣以後事。臣旣情兼家國。寔願竭其股肱。若使陛下親覽萬機。威加四海。臣死之日猶生之年。但恐除臣之後。姦回得逞其欲。非唯不

利陛下。亦恐社稷危亡。臣所以勤勤懇懇。于觸天威者。但不負太祖之顧託。保安國家之鼎祚耳。不意陛下。不照愚臣欵誠。忽生疑阻。臣旣為天子

兄。復為國家宰輔。知更何求而懷異望。伏願陛下有以明臣。無惑讒人之口。因泣涕乆之乃止。帝猶猜之。鳳等益懼。宻謀滋甚。遂克日將召群公入

醼。執護誅之。光洛具以其前後謀告護。護乃召柱國賀蘭祥。小司馬尉遲綱等。以鳳謀告之。祥等並勸護廢帝。時綱揔領禁兵。護乃遣綱入宫召鳳

等議事。及出。以次執送護第。因罷散宿衛兵。遣祥逼帝幽於舊邸。於是召諸公卿畢集。護流涕謂曰。先王起自布衣。躬親行陣。勤勞王業。三十餘年。

𡨥賊未平。奄棄萬國。寡人地則猶子。親受顧命。以略陽公既居正嫡。與公等立而奉之。革魏興周。為四海主。自即位以來。荒滛無度。昵近群小。踈忌

骨肉。大臣重將。咸欲誅夷。若此謀遂行。社稷必致傾覆。寡人若死。將何面目以見先王。今日寧負略陽。不負社稷爾寧都公。年德兼茂。仁孝聖慈。四

海歸心。萬方注意。今欲廢昏立明。公等以為如何。羣臣咸曰。此公之家事。敢不惟命是聽。於是斬鳳等於門外。𠇋誅植恒等。尋亦弑帝。迎世宗於岐

州而立之。二年。拜太師賜輅車冕服。封子至為崇業郡公。初改雍州剌史為牧。以護為之。𠇋賜金石之樂武成元年。護上表歸政。帝許之。軍國大事

尚委於護。帝性聦睿有識量護深憚之。有李安者本以鼎爼得寵於護。稍被升擢位至膳部下大夫至是護乃宻令安因進食於帝。加以毒藥帝遂

寢疾而崩。護立髙祖。百官揔已以聽於護。自太祖為丞相。立左右十二軍。揔屬相府。太祖崩後皆受護處分凡所徵發。非護書不行。護第屯兵禁衛。

盛於宫闕。事無巨細。皆先斷後聞保定元年。以護為都督中外諸軍事令五府揔於天官。或有希護㫖云。周公德重。魯立文王之廟。以護功比周公。

冝用此禮。於是詔於同州𣈆國第立立德皇帝别廟使護祭焉。三年。詔曰大家宰𣈆國公。智周萬物。道濟天下。所以克成我帝業安養我蒼生。况親

則懿昆。任當元輔。而可同班羣品。齊位衆臣。自今詔誥及百司文書。並不得稱公名。以彰殊禮。護抗表固讓。初太祖創業即與突厥和親。謀為椅角。

共圖髙氏。是年。乃遣柱國楊忠與突厥東伐。破齊長城。至𠇋州而還。期後年更舉南北相應。齊主大懼。先是護母𨶒姬與皇第四姑及諸戚屬並没

在齊皆被幽縶護居宰相之後每遣問使尋求。莫知音息。至是竝許還朝。且請和好四年皇姑先至。齊主以護旣當權重。乃留其母以為後圖。仍令

人為𨶒作書報護曰。天地隔塞。子母異所三十餘年。存亡斷絶。肝腸之痛。不能自勝想汝悲思之懷。復何可處。吾自念十九入汝家。今已八十矣。旣

逢喪亂備𠹉艱阻。恒冀汝等長成得見一日安樂何期罪釁深重。存没分離。吾凡生汝輩三男三女。今日目下不覩一人興言及此。悲纏肌骨。頼皇

齊恩䘏差安衰暮。又得汝楊氏姑。及汝叔母紇千。汝嫂劉新婦等同居。頗亦自適但為微有耳疾。大語方聞。行動飲食幸無多故。今大齊聖德逺被

持降鴻慈既許歸吾於汝。又聽先致音耗。積稔長悲。豁然獲展此乃仁侔造化。將何報德。汝與吾别之時。年尚㓜小。以前家事。或不委曲。昔在武川

鎮生汝兄弟大者屬鼠。次者屬兔。汝身屬蛇。鮮於修禮起日。吾之闔家大小。先在慱陵郡住。相將欲向左人城。行至唐河之北。被定州官軍打敗汝

祖。及二叔。時俱戰亡。汝叔母賀㧞。及兒元寳汝叔母紇干。及兒菩提。𠇋吾與汝六人。同被擒捉入定州城。未幾間。將吾及汝送與元寳掌。賀㧞紇干各

别分散。寳掌見汝云。我識其祖翁形狀相似。時寳掌營在唐城内徑停。三日。寳掌所掠得男夫婦女可六七十人。悉送向京。吾時與汝同被送限。至

定州城南夜宿同郷人姬庫根家。茹茹奴望見鮮于修理營火。語吾云。我今走向本軍。旣至營。遂告吾輩在此。明旦日出。汝叔將兵邀截吾及汝等

還得向營。汝時年十二。共吾並乘馬隨軍。可不記此事緣由也。於後吾共汝在壽陽住時。元寳菩提及汝姑兒賀蘭盛洛。𠇋汝身四人同學。慱士姓

成。為人嚴惡。凌等四人謀欲加害吾。汝共叔母等聞知。各捉其兒打之。唯盛洛無母。獨不被打其後𠇍朱天柱亡嵗。賀㧞阿斗泥在關西。遣人迎家

累。時汝叔亦遣奴來富迎汝。及盛洛等汝時着緋綾袍銀裝帶。盛洛着紫織成纈通身袍黄綾裏並乘騾同去。盛洛小於汝。汝等三人竝呼吾作阿

摩敦。如此之事。當分明記之耳今又寄汝小時所着錦袍表一領。至宜撿看。知吾含悲戚。多歴年祀屬千載之運。逢大齊之德。矜老開思許得相見。

一聞此言死猶不朽。况如今者勢必聚集禽獸草木。母子相依。吾有何罪與汝分離今。復何福。還望見汝。言此悲喜。死更而蘇。世間所有。求皆可得。

母子異國何處可求。假汝貴極王公。富過山海。有一老母八十之年。飄然千里。死亡旦夕。不得一朝蹔見。不得一日同處。寒不得汝衣。飢不得汝食

汝雖窮榮極盛。光耀世間。汝何用為。於吾何益吾今日之前汝旣不得申其供養。事徃何論。今日以後。吾之殘命。唯繫於汝。爾戴天履地。中有鬼神。

勿云冥昧而可欺負。汝楊氏姑今雖炎暑猶能先發關河阻逺。隔絶多年。書依常體慮汝𦤺惑。是以每存欵質。兼亦載吾姓名當識此理。不以為怪。

護性至孝得書悲不自勝。左右莫能仰視。報書曰。區宇分崩。遭遇災禍。違離膝下三十五年。受形禀氣。皆知母子。誰同薩保。如此不孝。宿殃積戾。唯

應賜鐘豈悟網羅。上嬰慈母。但立身立行。不負一物。明神有識。冝見哀憐。而子為公侯母為俘𨽻熱不見母執。寒不見母寒。衣不知有無。食不知饑

飽。泯如天地之外無由暫聞晝夜悲號。繼之以血。分懷寃酷。終此一生。死若有知冀奉見於泉下爾不謂齊朝解網。惠以德音。磨敦四姑。並許矜放。

初聞此㫖魂爽飛越。號天叩地。不能自勝四姑即蒙禮送。平安入境。以今月十八日於河東拜見。遥奉顔色。崩動肝腸。但離絶多年。存亡阻隔。相見

之始。口未忍言。唯叙齊朝寬弘。每存大德。云與摩敦。雖處宫禁。常蒙優禮。今者來鄴。恩遇彌隆。矜哀聽許。摩敦𡸁敕。曲盡悲酷。備述家事。伏讀未周。

五情屠割。書中所道無事敢忘。摩敦年尊。又加憂苦。常謂寢膳貶損。或多遺漏。伏奉論述次第分明。一則以悲。一則以喜。當鄉里破敗之日。薩保年

已十餘嵗隣曲舊事。猶自記憶。况家門禍難。親戚流離。奉辭時節。先後慈訓。刻肌刻骨。常纏心腑。天長喪亂。四海。横流。太祖乘時。齊朝撫運。兩河三

輔。各植神機。原其事迹。非相負背。太祖升遐。未定天保。薩保屬當猶子之長。親受顧命。雖身居重任。職當憂責。至於嵗時稱慶。子孫在庭。顧視悲摧。

心情斷絶。胡顔履戴負媿神明。霈然之恩旣以霑洽。愛敬之至施及傍入。草木有心禽魚感澤。況在人倫而不銘戴。有家有國。信義為本。伏度。來期。

已應有日。一得奉見慈顔。永畢生願。生死骨肉。豈過今恩。負山戴岳。未足勝荷。二國分隔。理無書信。主上以彼朝不絶子母之恩。亦賜許奉答。不期

今日。得通家問。伏𥿄嗚咽。言不宣心。蒙寄薩保别時所留錦袍表。年嵗雖乆。宛然猶識抱此悲泣。至于拜見。事歸忍死。知復何心齊朝不即發遣。更

令與護書安護重報徃返𠕂三。而母竟不至朝議以其失信。令有司移齊曰。夫有義則存。無信不立。山岳猶輕。兵食非重。故言誓弗違。重耳所以享

國。祝史無媿。隨會所以為盟。未有司牧生民。君臨有國。可以忘義而多食言者也自數屬屯夷。時鐘圮隔。皇家親戚。淪䧟三絶。仁姑世母。望絶生還。

彼朝以去夏之初德音爰發已送仁姑。許歸世母。乃稱煩暑。指克來秋。謂其信必由衷。嘉言無矣。今落木成候。冰霜行及。方為世母。虛設詭詞。未議

言歸。更徵酬答。子女玊帛。旣非所須。保境寧民。又云匪報。詳觀此意。全乖本圖。愛人以禮。豈為姑息安子責誠。質親求報。實傷和氣。有悖天經。我之

周室太祖之天下也。焉可捐國顧家。殉名虧實。不害所養。斯曰仁人。卧鼓潜鋒孰非深計若令迭爭尺寸。兩競錐刀。瓦震長平。則趙分為二。兵出函

谷。則韓裂為三。安得猶全。謂無損益。大冡宰位隆將相。情兼家國。御悲茹血分畢寃䰟。豈意噬指可尋。𠋣門應至。徒聞善始。卒無令終。百辟震驚。三

軍憤惋。不為孝子。當作忠臣。去嵗北軍深入。數俘城下。雖曰班師。餘功未遂。今兹馬首南向。更期重入。𣈆人角之。我之職矣。聞諸路早以戒嚴。非直

北拒。又將南略。倘欲自送。此之願也。如或嬰城。未能求敵。詰朝請見。與君周旋。為惠不終。祗增深怨。愛親無慢。𡸁訓尼父。矜䘏窮老。貼則周文。環玦

之義事不由此自應内省。豈冝有閒。移書未送而母至。舉朝慶恱。大赦天下。護與母睽隔多年。一旦聚集。凡所資奉。窮極華盛。每四時伏臘。髙祖率

諸親戚行家人之禮。稱觴上壽。榮貴之極。振古未聞是年也。突厥復率衆赴期。護以齊氏初送國親。未欲即事征討。復慮失信蕃夷。更生邊患。不得

已。遂請東征。九月。詔曰。神若軒皇尚云三戰。聖如姬武。且曰一戎。狐矢之威。干戈之用。帝王大器誰能去兵。太祖丕受天明。造我周室日月所照。罔

不率從。髙氏乘釁跋扈竊有𠇋冀。世濟其惡。腥檅彰聞。皇天震怒。假手突厥驅略汾𣈆。掃地無遺。李孟勢窮。伯珪日蹙。坐待滅亡。鑒之愚智。故突厥

班師。仍屯彼境。更集諸部。傾國齊至。星流電撃。數道俱進。期在仲冬。同會𠇋鄴。大冡宰𣈆公。朕之懿昆。任隆伊吕。平一宇宙。惟公是屬。朕當親執斧

鉞。廟庭祗受。有司宜勒衆軍量程赴集。進止遲速。委公處分。於是徵二十四軍。及左右廂𨽻。及秦隴巴蜀之兵。諸蕃國之衆二十萬人。十月帝於廟

庭授護斧鉞。出軍至潼關。乃遣柱國尉遲迥率精兵十萬為前鋒。大將軍權景宣率山南之兵出豫州。少師楊㯹出軹關。護連營漸進。屯軍弘農。迥

攻圍洛陽。柱國公憲。鄭國公達奚武等營於邙山。護性無戎畧。且此行也又非其本心。故師出雖乆。無所克獲。護本令壍斷河陽之路。遏其救兵。然

後同攻洛陽。使其内外隔絶。諸將以為齊兵必不敢出出唯斥候而已。值連日隂霧。齊騎直前。圍洛之軍。一時潰散。雖尉遲迥率數十騎扞敵。齊公憲

又督邙山諸將拒之。乃得全軍而返權景宣攻克豫州。尋以洛陽圍解。亦引軍退。楊㯹於軹關戰没。護於是班師。以無功與諸將稽首請罪。帝弗之

貢也天和二年。護母薨。尋有詔起令視事。四年。護巡歷北邊城鎮。至靈州而還五年。又詔曰。光宅曲阜。魯用郊天之樂。地處參墟。𣈆有大蒐之禮。所

以言時計功。昭德紀行。使持節太師都督中外諸軍事。柱國大將軍大冢宰𣈆國公。體道居貞。含和誕德。地居戚右。才表棟隆。國步鞎難。寄深夷險。

皇綱締構事均休戚。故以迹𡨋殆庶。理契如仁。今文䡄尚隔。方隅猶阻。典策未備。聲明多闕。冝賜軒懸之樂。六佾之舞。護性甚寬和。然暗於大體。自

恃建立之功。乆當權軸。凡所委任。皆非其人。兼諸子貪殘。僚屬縱逸。恃護威勢。莫不蠹政害民。上下相蒙。曹無疑慮。髙祖以其暴慢宻與衛王直圖

之。七年三月十八日。護自同州還。常御文安殿見護訖。引護入含仁殿朝皇太后。先是帝於禁中見護常行家人之禮。護謁太后。太后必賜之坐。帝

立侍焉。至是護將入。帝謂之曰。太后春秋旣尊。頗好飲酒。不親朝謁。或廢引進。喜怒之間。時有乖爽。比雖犯顔屢諫。未蒙𡸁納兄今既朝拜。願更啓

請。因出懷中酒誥以授護曰。以此諫太后。護旣入。如帝所戒讀示太后未訖。帝以玊珽自後撃之護踣於地。又令宦者何泉以御刀斫之。泉惶懼斫

不能傷時衛王直先匿於户内。乃出斬之初帝欲圖護。王軌。宇文神舉。宇文孝伯頗豫其謀。是日軌等並在外。更無知者。殺護訖。乃召宫伯長孫覽

等告之。即令收護子柱國譚國公會。大將軍莒國公至。崇業公静。正平公𠃵嘉。及𠃵基𠃵光。𠃵蔚𠃵祖。𠃵威等。𠇋柱國侯伏。侯龍恩。龍恩弟大將軍

萬壽。大將軍劉勇中。外府司録尹公正𡊮傑。膳部下大夫李安等於殿中。殺之。齊王憲白帝曰。李安出自皂𨽻。所典唯庖厨而已。既不預時政。未足

加戮。髙祖曰。公不知耳。世宗之崩安所為也。十九日詔曰。君親無將。將而必誅。太師大冢宰𣈆公護。地實宗親。義兼家國。爰初草創。同濟艱難遂任

揔朝權寄深國命。不能竭其誠効。罄以心力。盡事君之節。申送徃之情。朕兄故略陽公。英風秀逺。神機頴悟。地居聖胤。禮歸當璧。遺訓在耳。忍害先

加。永尋摧割。貫切骨髄。世宗明皇帝。聦明神武。機藏智。護内懷凶悖。外託尊宗。凡厥臣民誰亡怨憤朕纂承洪基。十有三載。委政師輔。責成宰司。

護志在無君。義違臣節。懷兹蠆毒。逞彼狼心。任情誅暴。肆行威福。朋黨相扇。賄貨公行。所好加羽毛。所惡生瘡痏朕約已菲躬。情存庶政。每思施寬惠

下。輙抑而不行遂使户口周殘。征賦勞劇。家無日給。民不聊生。且三方未定邊隅尚阻壃場待戎旗之備。武夫資扞城之力。侯伏龍思。萬壽劉勇

等。未効庸勲。先居上將。髙門峻宇。甲第彫墻。寔繁有徒。同惡相濟。民不見德唯利是𦕝。百姓嗷嗷。道路以目含生業業。相顧鉗口。常恐七百之基。怱

焉顛墜。億兆之命。一旦阽危上累祖宗之靈。下負蒼生之責。今肅正典刑。護已即罪。其餘凶黨。咸亦伏誅。氛霧旣清。遐邇同慶。朝政惟新。兆民更始。

可大赦天下。改天和七年為建德元年。護世子訓為蒲州剌史。其夜遣柱國越國公盛乗傳徃蒲州徵訓赴京師。至同州賜死。護長史代郡叱羅恊

司録弘農馮遷。及所親任者。皆除名。護子昌城公深使突厥。遣開府宇文德齎壐書就殺之。三年。詔復護及諸子先封。謚護曰蕩並改葬之。叱羅恊

本名與髙祖諱同。後改焉。少寒微。𠹉為州小吏。以恭謹見知。恒州剌史楊鈞擢為從事及魏末六鎮搔擾。客於冀州。冀州為葛榮所圍剌史以恊為

統軍。委以守禦俄而城䧟。恊没於勞。榮敗事汾州剌史爾朱兆。頗被親遇。補録事參軍兆為天柱大將軍。轉司馬。兆與齊神武初戰不利還上黨令

恊在建州督軍糧。後使恊至洛陽與其諸叔計事。謀討齊神武。兆等軍敗還𠇋州。令恊治肆州剌史。兆死。遂事竇泰。泰甚禮之泰為御史中尉。以恊

為治書侍御史。泰向潼關。恊為監軍。泰死。恊亦見獲。太祖以其在關嵗乆授大丞相府。東閣祭酒撫軍將軍。銀青光禄大夫。轉録事參軍。遷主簿加

通直散騎常侍攝。大行臺郎中。累遷。相府屬從事中郎。恊歷仕二京。詳練故事。又深自克勵。太祖頗委任之。然猶以其家屬在東。疑其有戀本之望。

及河橋戰不利。恊隨軍而還太祖知恊不貳封冠軍縣男。邑二百户尋加車騎將軍。左光禄大夫九年。除直閣將軍恒州大中正。加都督進爵為伯。

增邑八百户。尋遷。大都督儀同三司初太祖欲經略漢中。令恊行南岐州剌史。𠇋節度東益州戎馬事魏廢帝元年即授南岐州剌史。時東益州剌

史楊辟邪據州反。二年恊率所部兵討之軍次涪水會有氐賊一千人斷道破橋。恊遣儀同仇買等行前繋之賊開路恊乃領所部漸進又有氐賊

一千人邀恊。恊乃將兵四百人守硤道與賊短兵接戰賊乃退避。辟邪棄城走。恊追斬之。群氐皆伏。以功授開府仍為大將軍尉遲迥長史率兵伐

蜀。旣入劒閣。迥令恊行潼州事。時有五城郡氐酋趙雄傑等扇動新潼始三州民反叛。聚結二萬餘人在州南三里。隔涪水據槐林山置𣑭拒守梓

潼郡民鄧朏王令公等。招誘卿邑萬餘人。復在州東十里涪水北置𣑭以應之。同逼州城城中糧少軍人乏食恊撫安内外。咸無異心。遣儀同伊婁

訓大都督司馬裔等。將步騎千餘人夜渡涪水撃雄傑。一戰破之令公以雄傑敗。亦棄𣑭走還本郡。復與鄧朏等更率萬餘人於郡東南隔水置栅。

斷絶驛路。恊遣儀同楊長樂與司馬裔等率師討之。復遣大都督裴孟𠹉領百姓繼進為其聲勢。孟𠹉既至梓童。值水漲不得即渡。而王令公鄧朏

見孟𠹉騎少。乃將三千餘人圍之數重。孟𠹉以衆寡不敵各棄馬短兵接戰從辰止午於陣斬令公及朏等。賊徒旣失渠帥遂即散走其徒黨仍據

舊𣑭而孟𠹉方得渡水與長樂合。即勒兵攻𣑭經三日。賊乃請降。此後數反叛恊輙遣兵討平之魏恭帝三年太祖徵恊入朝論蜀中事乃賜姓宇

文氏。增邑通前一千五百户𣈆公護旣殺孫恒季植等。欲委腹心於司會柳慶。司憲令孤整等。慶整並辭不堪。俱薦恊。語在慶整傳。護遂徵恊入朝。

旣至護引與同宿。深寄託之。恊欣然承奉。誓以軀命自効。護大恱以為得恊之晚即授軍司馬。委以兵事。尋轉治御正。又授護府長史進爵為公增

邑一千户常在護側陳說時事。多被納用。世宗知其材識庸淺每折之。數謂之曰。汝何知也。猶以護所親任。難即屏黜每含容之。及世宗崩便授恊

司會中大夫中外府長史。恊形貌瘦小。舉措褊急旣以得志每自矜髙。朝士有來請事者。輙云汝不解。吾今教汝。及其所言。多乖事衷當時莫不笑

之。保定二年。追論平蜀功。别一子縣侯。又於蜀中食邑一千户。入其租賦之半𣈆公護以恊竭忠於已。每提奬之。頻考上中。賞以粟帛。遷少保轉少

傅進位大將軍爵南陽郡公。兼營作副監。宫室旣成。以功賜爵洛邑縣公。回授一子。恊旣受護重委。冀得婚連帝室。乃求復舊姓叱羅氏。護為奏請

髙祖許之。又進位柱國。護以恊年老許其𦤺仕。而恊貪榮未肯告退。護誅。恊除名。建德三年。髙祖以恊宿齒授儀同三司賜爵南陽郡公。時與論說

舊事。是嵗卒。年七十六子金嗣。馮遷字羽化父漳州從事。及遷官達追贈儀同三司陝州剌史。遷少修謹有幹能州辟從事。魏神龜中。剌史楊鈞

引為中兵參軍事。轉定襄令。尋為並州水曹參軍。所歷之職咸以勤恪著稱及魏孝武西遷。乃棄官與直閣將軍馮靈豫入關。即從魏孝武復潼關。

定回洛。除給事中。後從太祖擒竇泰。復弘農。戰沙苑。皆有功。授都督龍驤將軍。羽林監。封獨顯縣伯。邑六百户。及洛陽之戰遷先登䧟陣。遂中重瘡。

僅得不死。以功加輔國將軍。軍師都督。爵為侯乆之。出為廣漢郡守。時蜀至初平。人情擾動。遷政存簡恕。夷俗頗之。魏恭帝二年。就加車騎將軍。大

都督通直散騎常侍。鎮樊城。尋拜漢東郡守。孝閔帝踐祚。入為𣈆公護府掾。加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進爵臨髙縣公。尋遷護府司録。進授驃騎大

將軍。開府儀同三司。遷性質直。小心畏慎。雖居樞要。不以勢位加人。兼明練時事。善於斷决。每校閲文簿。孜孜不倦。從辰逮夕。未𠹉休止。以此甚為

護所委任。後以其朝之舊齒。欲以衣錦榮之。乃授陝州剌史。進爵隆山郡公。增邑並前二千户。遷本寒微。不為時軰所重。一旦剌舉本州。唯以謙恭

接待郷邑。人無怨者。復入為司録。轉工部中大夫。歷軍司馬。遷小司空。自天和已後遷以年老。委任稍衰。及護誅。猶除名。建德末。卒於家。時年七十

八。子恕。位至儀同三司。伏夷鎮將。平𡨥縣伯。護所委信者。又有朔方邊平位至大將軍軍司馬。護府司馬。護敗。亦除名。史臣曰。仲尼有言。可與適

道。未可與權。夫道者。率禮之謂也。權者反經之謂也。率禮由乎正理。易以成佐世之功。反經繋乎非常。難以定匡之業。故得其人則治。伊尹放太

甲。周公相孺子。是也。不得其人則亂。新都遷漢鼎。𣈆氏傾魏族是也。是以先王明上下之序。聖人重君臣之分。委質同於股肱。受爵均其休戚。當其

親受顧託。位居宰𢖍。雖復承利劒臨沸鼎。不足以讋其慮。據帝圖。君海内。不足以回其心。若斯人者。固以功與山嶽爭其髙。名與穹壤齊其乆矣。有

周受命之始。宇文護寔預艱難。及太祖崩殂。諸子冲㓜羣公懷等夷之志。天下有去就之心。率能變魏為周。俾危獲乂者。護之力也。向使加之以禮

讓。繼之以忠貞桐宫有悔過之期。未央終天年之數。則前史所載。焉足以道哉。然護寡於學術。眤近羣小。威福在己。征伐自出。有人臣無君之心。為

人主不堪之事。忠孝大節也。違之而不疑。廢弑至逆也。行之而無悔終於身首横分。妻孥為戮。不亦冝乎。

齊煬王憲字毗賀𥥛太祖第五子也性通敏有度。量雖在童齔而神彩嶷然。初封涪城縣公。少與髙祖俱受詩傳。咸綜機要。得其指歸。太祖𠹉賜諸

子良馬。惟其所擇。憲獨取駮馬。太祖問之。對曰。此馬色類旣殊。或多駿逸。若從軍征伐。牧圉易分。太祖喜曰。此兒智識不凡當成重器。後從獵隴上。

經官馬牧。太祖每見駮馬。輙曰。此我兒馬也。命左右取以賜之。魏恭帝元年。進封安城郡公。孝閔帝踐祚。拜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世宗即位。

授大將軍。武成初。除益州總管。益寧巴瀘等二十四州諸軍事。益州剌史。進封齊國公。邑萬户。初平蜀之後。太祖以其形勝之地。不欲使宿將居之

諸子之中。欲有推擇徧問髙祖已下誰能此行。並未及對而憲先請太祖曰。剌史當撫衆治民。非爾所及。以年授者。當歸爾兄。憲曰。才用有殊不關

大小。試而無効。其受面欺。太祖大恱。以憲年尚㓜。未之遣也。世宗追遵先㫖。故有此授憲時年十六。善於撫綏。留心政術。辭訟輻湊。聽受不疲蜀人

懷之。共立碑頌德。尋進位柱國。保定中。徵還京。拜雍州牧。及𣈆公護東伐。以尉遲迥為先鋒圍洛陽。憲與達奚武王雄等軍於邙山。自餘諸軍各分

守險要。齊兵數萬。奄出軍後。諸軍恇駭。並各退散。唯憲與王雄達奚武率衆拒之。而雄為齊人所斃。三軍震懼。憲親自督勵。衆心乃安。時𣈆公護執

政。雅相親委。賞罰之際。皆得預焉。天和三年以憲為大司馬治小冢宰雍州牧如故。四年。齊將獨孤永業來冠。盗殺孔城防主能奔達。以城應之。詔

憲與柱國李穆將軍出冝陽築崇德等五城絶其糧道。齊將斛律明月率衆四萬築壘洛南。五年。憲涉洛邀之。明月遁走。憲追之及於安業。屢戰而

還。是嵗明月又率大衆於汾北築城。西至龍門。𣈆公護謂憲曰。𡨥賊充斥。戎馬交馳。遂使彊場之間。生民委弊。豈得坐觀屠滅而不思救之。汝謂計

將安出。曰。如憲所見。兄冝暫出同州。以為威勢。憲請以精兵居前。隨機攻取。非惟邊境清寧。亦當别有克獲。護然之。六年。乃遣憲率衆二萬出自龍

門。齊將新蔡王王康德以憲兵至。潜軍宵遁。憲乃西歸。仍掘移汾水水南堡壁復入於齊。齊人謂畧不及逺。遂弛邊備。憲乃渡河。攻其伏龍等四城。

二日盡㧞。又進攻張壁克之。獲其軍實。夷其城壘。斛律明月時在華谷。弗能救也。北攻姚襄城䧟之。時汾州又見圍。日乆糧援路絶。憲遣柱國宇文

盛運粟以饋之。憲自入兩乳谷。襲克齊柏社城。進軍姚襄。齊人嬰城固守。憲使柱國譚公會築石殿城以為汾州之援。齊平原王叚孝先。蘭陵王髙

長恭。引兵大至。憲命將士陣而待之。大將軍韓歡為齊人所乗。遂以奔退。憲身自督戰。齊衆稍却。會日暮。乃各收軍。及𣈆公護誅。髙祖召憲入憲免

冠拜謝。帝謂之曰。天下者太祖之天下。吾嗣守鴻基。常恐失墜。冢宰無君凌上。將圖不軌。吾所以誅之。以安社稷。汝親則同氣。休戚共之。事不相涉。

何煩𦤺謝。乃詔憲徃護第收兵符及諸簿書等。尋以憲為大冡宰。時髙祖旣誅宰臣。親覽朝政。方欲導之以政。齊之以刑。爰及親親。亦為刻薄。憲旣

為護所委任。自天和之後。威勢漸隆。護欲有所陳。多令憲聞奏。其間或有可不。憲慮主相嫌隙。每曲而暢之。髙祖亦悉其此心。故得無患。然猶以威

名過重。終不能平。雖遷授冡宰。寔奪其權也。開府裴文舉。憲之侍讀。髙祖常御内殿引見之。謂曰。𣈆公不臣之迹。朝野所知。朕所以泣而誅者。安國

家。利百姓耳。昔魏末不網。太祖匡輔元氏。有周受命。𣈆公復執威權。積習生常。便謂法應須爾。豈有三十嵗天子而可為人所制乎。且近代以來。又

有一弊。暫經𨽻屬。便即禮若君臣。此乃亂代之權冝。非經國之治術。詩云。夙夜匪解。以事一人。一人者。本㨿天子爾。雖陪侍齊公。不得即同臣主。且

太祖十兒。寧可悉為天子。卿冝規以正道。勸以義方。輯睦我君臣。恊和我骨肉。無命兄弟自𦤺嫌疑。文舉拜謝而出。歸以白憲。憲指心撫几曰。吾之

夙心。公寧不悉。但當盡忠竭節耳。知復何言。建德三年。進爵為王。憲友劉休徵獻王箴一首。憲羙之。休徵後又以此箴上髙祖。髙祖方剪削諸弟。甚

悅其文。憲常以兵書繁廣。難求指要。乃自刋定為要略五篇。至是表陳之。髙祖覧而稱善。其秋。髙祖幸雲陽宫。遂寢疾。衛王直於京師舉兵反。髙祖

召憲謂曰。衛王構逆。汝知之乎。憲曰。臣實不知。今始奉詔。直若逆天犯順。此則自取滅亡。髙祖曰。汝即為吾前軍。吾亦續發。直尋敗走。髙祖至京師。

憲與趙王招俱入拜謝。髙祖曰。管蔡為戮。周公作輔。人心不同。有如其面。但愧兄弟親尋干戈。於我為不足耳。初直内深忌憲。憲隱而容之。且以帝

之母弟。每加友敬。𣈆公護之誅也。直固請及憲。髙祖曰。齊公心迹。吾自悉之。不得更有所疑也。及文宣皇后崩。直又宻啓云。憲飲酒食肉與平日不

異。髙祖曰。吾與齊王異生。俱非正嫡。持為吾意。今𥘵括是同。汝當愧之。何論得失。汝親太后之子。偏荷慈愛。今但須自朂。無假說人。直乃止。四年。髙

祖將欲東討。獨與内史王𧨏謀之。餘人莫得知也。後以諸弟才畧無出於憲右。遂告之。憲即賛成其事。及大軍將出。憲表上私財以助軍費。曰。臣聞。

撫機適運。理籍時來。兼弱攻昧。事資權道。伏惟陛下。繼明作聖。闡業弘風。思順天心。用恢武畧。方使長蛇外剪。宇宙大同。軍民内向。車書混一。竊以

龍旗雷動。天網雲布。芻粟粮餼。或須周給。昔邊隅未静。卜式願上家財。江河不澄。衛兹請獻私粟。臣雖不敏。敢忘景行。謹上金寳等一十六件。少助

軍資。詔不納。而以憲表示公卿曰。人臣當如此。朕貴其心耳。寧須物乎。乃詔憲率衆二萬為前軍趣𥠖陽。髙祖親圍河隂未克。憲攻㧞武濟。進圍洛

口。收其東西二城。以髙祖疾班師。是嵗初置上柱國官。以憲為之。五年。大舉東討。憲率精騎二萬復為前鋒。守雀鼠谷。髙祖親圍𣈆州。憲進兵克洪

同永安二城。更圖進取。齊人焚橋守險。軍不得進。遂屯於永安。齊主聞𣈆州見圍。乃將與十萬自來援之。時柱國陳王純頓軍千里徑。大將軍永昌

公椿屯鷄棲原。大將軍宇文盛守汾水關。並受憲節慶。憲宻謂椿曰。兵者詭道。去留不定。見機而作。不得遵常。汝念為營不須張幕。可伐柏為蓭。示

有形勢。令兵去之後。賊猶致疑也。時齊主分軍萬人向千里徑。又令其衆出汾水關。自率大兵與椿對陳。宇文盛馳騎告急。憲自以千騎救之。齊人

望谷中塵起。相率遽退。盛與柱國侯莫陳芮涉汾逐之。多有斬獲。俄而椿告齊衆稍逼。憲又回軍赴之。會椿被勑追還。率兵夜返。齊人果謂柏庵為

帳幕也。不疑軍退。翌日始悟。時髙祖已去𣈆州。留憲為後拒。齊主自率衆來追。至於髙梁橋。憲以精騎二千阻水為陣。齊領軍叚暢直進至橋。憲隔

水招暢與語。語畢。憲問暢曰。若何姓名。暢曰領軍叚暢也。公復為誰。憲曰。我虞侯大都督耳。暢曰。觀公言語不是凢人。今日相見。何用隱其名位。陳

王純。梁公。侯莫。陳芮。内史王𧨏等。並在憲側。暢固問不已。憲乃曰。我天子大弟齊王也。指陳王純以下並以名位告之。暢鞭馬而去。憲即命旋軍。而

齊人遽追之。戈甲甚銳。憲與開府宇文忻各統精卒百騎為殿以拒之。斬其驍將賀蘭豹子山耨環等百餘人。齊衆乃退。憲渡汾而及髙祖於玊壁。

髙祖又令憲率兵六萬還援𣈆州。憲遂進軍營于涑水。齊主攻圍𣈆州。晝夜不息。間諜還者或云已䧟。憲乃遣柱國越王盛。大將軍尉遲迴。開府宇

文神舉等。輕騎一萬夜至𣈆州。憲進軍據蒙坈為其後援。知城未䧟。乃歸涑川。尋而髙祖東轅。次于髙顯。憲率所部先向𣈆州。明日諸軍揔集。稍逼

城下。齊人亦大出兵陳於營南。髙祖召憲馳徃觀之。憲返命曰。是易為耳。請破之而後食。帝恱曰。如汝所言。吾無憂矣。憲退。内史柳蚪𥝠謂憲曰。賊

亦不少。王安得輕之。憲曰。憲受委前鋒。情兼家國。掃此逋𡨥。事等摧枯。商周之事。公所知也。賊兵雖衆。其如我何。旣而諸軍俱進。應時大潰。其夜齊

主遁走。憲輕騎追之。旣及永安。髙祖續至。齊人收其餘衆。復據髙壁。及洛女砦。髙祖命憲攻洛女破之。明日與大軍會於介休。時齊主已走鄴。留其

從兄安德王延宗據𠇋州。延宗因僣偽號。出兵拒戰。髙祖進圍其城。憲攻其西面克之。延宗遁走。追而獲之。以功進封第二子安城公質為河間王。

拜第三子賨為大將軍。仍詔憲先驅趣。鄴。明年。進克鄴城。齊任城王湝。廣寧王孝珩等據守信都。有衆數萬。髙祖復詔憲討之。仍令齊主手書與湝

曰。朝廷遇緯甚厚。諸王無恙。叔若釋甲。則無不優待。湝不納。乃天開賞募多出金帛。沙門求為戰士者亦數千人。憲軍過趙州湝今問諜二人覘窺

刑勢。候騎執以白憲。憲乃集齊之舊將遍示之。又謂之曰。吾所爭者大。不在汝等。今放汝還。可即充我使。乃與湝書曰。山川有問。每深勞佇。仲春戒

節。納履惟冝。承始届兩河。仍圖三位。二者交戰。想無𧇊德。昔魏曆云季。海内横流。我太祖撫運乘時。大庇黔首。皇上嗣膺下武。式隆景業。典𥟵山之

會。揔盟津之師。雷駭唐郊。則野無横陳。雲騰𣈆水。則地靡嚴城。襲偽之酋。旣奔竄於革澤。竊號之長。亦委命於旌門。德義振於無垠。威風被於有截。

彼朝宿。將舊臣。良家戚里。俱升榮寵。皆縻好爵。是使臨漳之下。効死爭驅。營丘之前。奮身畢命。此豈唯人事。抑亦天時。冝訪之道路。無俟傍說。吾以

不武。任揔元戎。受命安邉。路指幽冀。列邑名藩。莫不屈膝。宣風導禮。皆荷來蘇。足下髙氏令王。英風夙著。古今成敗。備諸懷抱。豈不知一木不維大

厦。三諌可以逃身哉。且殷㣲去商。俟服周代。項伯背楚。賜姓漢朝。去此弗圖。苟徇亡轍。家破身殞。為天下笑。又足下諜者為候騎所拘。軍中情實具

諸執事。知以弱卒𤨏甲。欲抗堂堂之師。縈帶污城。冀保區區之命。戰非上計。無待卜疑。守乃下策。或未相許。已勒諸軍。分道並進。相望非逺。憑軾有

期。兵交命使。古今通典。不俟終日。所望知幾也。憲至信都。湝陣於城南。憲登張耳冡以望之。俄而湝所署領軍尉相願偽出畧陣。遂以衆降相願。湝

心腹也。衆甚駭懼。湝大怒。殺其妻子。明日復戰。遂破之。俘斬三萬人。擒湝及李珩等。憲謂湝曰。任城王。何苦至此。湝曰。下官神武帝子。兄弟十五人。

幸而獨存。逢宗社類覆。今日得死無愧墳陵。憲壯之。命歸其妻子。厚加資給。又問孝珩。孝珩布陳園難。辭淚俱下。俯仰有節。憲亦為之改容。憲賦多

謀多筭略。尤長於撫御。達於任使。摧鋒䧟陳為士卒先。群下威恱。咸為之用。齊人夙聞威聲。無不憚其勇略。及𠇋州之捷。長驅敵境蒭牧不擾。軍無

私馬。先是𥟵胡沒鐸自稱皇帝。又詔憲督趙王招等討平之。語在𥟵胡傳。憲自以威名日重。潜思屏退。及髙祖欲親征北蕃。乃辭以疾。髙祖變色曰。

汝若憚行。誰為吾使。憲懼曰。臣陪奉鑾與。誠為本願。但身嬰𤵜疲。不堪領兵。帝許之。尋而髙祖崩。宣帝嗣位。以憲屬尊望重。深忌憚之。時髙祖未葬。

諸王在内治服司衛。長孫覽揔兵輔政。恐諸王有異志。奏今開府子智察其動靜。及髙祖山陵還。諸王歸第。帝又命智就宅候憲。因是告憲有謀。帝

乃遣小冡宰字文孝伯謂憲曰。三公之位。冝屬親賢今欲以叔為太師。九叔為太傳。十一叔為太保。叔以為何如。憲曰臣才輕位重。滿盈是懼。三師

之任。非所敢當。且太祖勲臣。冝膺此舉。若專用臣兄弟。恐乖物議孝伯反命。尋而復來曰。詔王晚共諸王俱至殿門。憲獨被引進。帝先伏壯士於别

室。至即執之。憲辭色不撓。固自陳說。帝使于智對憲。憲目光如炬。與智相質。或謂憲曰。以王今日事勢。何用多言。憲曰。我位重屬尋。一旦至此。死生

有命。寧復圖存。但以老母在堂。恐留兹恨耳。因擲笏於地。乃縊之。時年三十五嵗。以于智為柱圃。封齊國公。又殺上大將軍安邑公王興。上開府獨

孤熊。開府竇盧紹等。皆以腥於憲也。帝旣誅憲。無以為辭。故託興等與憲結謀。遂加其戮。時人知其寃酷。咸云伴憲死也。憲所生達步干氏茹茹人

也。建德三年𠕋為齊國太妃。憲有至性。事母以孝聞。太妃舊患風熱。屢經發動。憲衣不解帶。扶侍左右。憲或東西從役。每心驚。其母必有疾。乃馳使

參問。果如所慮。憲六子。貴。質。賨。貢。乾禧。乹洽。貴字軋福。少聦敏。涉獵經史。尤便騎射。始讀孝經。便謂人曰。讀此一經。足為立身之本。天和四年始

十嵗。封安定郡公。邑一千五百户。太祖之初為丞相也。始封此郡。未𠹉假人。至是封貴焉。年十一從憲獵於鹽州。一圍之中。手射野馬及鹿十有五

頭。建德二年。𠕋拜齊國世子。四年。授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尋出為幽州剌史。貴雖出自深宫。而留心庶政。性聦敏。過目輙記。𠹉道逢二人。謂其左

右曰此人是縣黨何因輙行。左右不識。貴便說其姓名。莫不嗟伏。白獸烽經為商人所燒。烽帥納貨不言其罪。他日此帥隨列來參。貴乃問云。商人

燒烽。何因私放。烽帥愕然。遂即首伏。其明察如此。五年四月卒。時年十七。髙祖甚痛惜之。質。字乾祐。初封安城公。後以憲勲進封河間郡王。賨。字

乾禮。大將軍中埧公。貢。出後莒莊公。乾禧。安城公。乾洽。龍涸公。並與憲俱被誅。史臣曰。自兩漢逮乎魏𣈆。其帝弟帝子衆矣。唯楚元河間東平陳

思之徒。以文儒播羙任城瑯邪。以武功馳譽。何則體自尊極。長於宫闈。佚樂侈其心。驕貴蕩其志。故使竒才髙行。終鮮於天下之士焉。齊王竒姿傑

出。獨牢籠於前載。以介弟之地。居上將之重。智勇。冠世。攻戰如神。敵國繫以存亡。鼎命由其輕重。比之異姓則方召韓白何以加。兹挾震主之威。屬

道消之日。斯人而嬰斯戮。君子是以知周祚之不永也。昔張耳陳餘賔客厮役。所居皆取卿相。而齊之文武僚吏。其後亦多台牧。異世同符。可謂賢矣。

文閔明武宣諸子。文帝十三子。姚夫人生世宗。後宫生宋獻公震。文元皇后生孝閔皇帝。文

宣皇后叱奴氏生髙祖。衛剌王直。達步干妃生齊王憲。王姬生趙僣王招。後宫生譙孝王儉。陳惑王純越野王盛代𤣂王達。冀康公通。滕聞王逌。齊

煬王别有傳。宋獻公震字彌俄。㓜而敏達。年十嵗。誦孝經論語毛詩。後與世宗俱受禮

記尚書於盧誕。大統十六年封武邑公。二千户。尚魏文帝女。其年薨保定元年追贈使持節柱國大將軍少師大司馬大都督青徐等十州諸軍事。

青州剌史。進封宋國公。璔邑𠇋前一萬户。無子。以世宗第三子寔為嗣。寔字乾辨。建德三年進爵為王。大象中為大前疑。尋為隋文帝所害。國除。

衛剌王直。字豆羅突。魏恭帝三年封秦郡公。邑一千户。武成初出鎮蒲州。拜大將軍。進衛國公。邑萬户。保定初為雍州牧。尋進位柱國轉大司空。出

為襄州揔管。天和中陳湘州剌史華皎舉州來附。詔直督綏德公陸通。大將軍田弘。權景。宣元定等兵赴援。與陳將淳于量吳明徹等戰於沌口。直

軍不利。元定遂投江南。直坐免官。直髙祖母弟。性浮詭貪狠無頼。以𣈆公護執政。遂貳於帝而昵護。及沌口還。愠於免黜。又請帝除之。冀其得位。帝

夙有誅護之意。遂與直謀之。及護誅。帝乃以齊王憲為大冢宰。直既乖本望又請為大司馬。意欲揔知戎馬。得擅威權。帝揣知其意。謂之曰。汝兄弟

長㓜有序。寧可及居下列也。乃以直為大司徒。建德三年。進爵為王。初髙祖以直等為東宫更使直自擇所居。直歴觀府署無稱意者。至廢陟屺佛

寺欲居之。齊王憲謂直曰。弟兒女成長。理須寬愽。此寺𥚹小。詎是所冝。直曰。一身尚不自容。何論兒女。憲怪而疑之。直𠹉從帝校獵而亂行。帝怒對

衆撻之。自是憤怨滋甚。及幸雲陽宫。直在京師舉兵反攻肅章門。可武尉運閉門拒守。直不得入。語在運傳。直遂遁走追至荆州獲之。免為庶人囚

於别宫。尋而更有異志。遂誅之。及其子賀貢。塞。響賞。秘津乾理。乾璪乾悰等十人。國除。

趙僣王招。字豆盧突。㓜聦頴。愽涉群書。好屬文。學庾信體詞多輕艷。魏恭帝三年封正平郡公。邑一千户。武成初進封趙國公。邑萬户。保定中拜為

柱國。出為益州揔管。建德元年授大司空。轉司馬。三年進爵為王。除雍州牧。四年大軍東討。招為後三軍揔管。五年。又從髙祖東伐。率步騎一萬出

華谷。攻齊汾州。及𠇋州平。進位上柱國。東夏厎定。又為行軍揔管。與齊王討稽胡。招擒賊帥劉没鐸斬之。胡𡨥平。宣政中拜大師。大象元年五月詔以

洺州襄國郡邑萬户為趙。招出就國。二年。宣帝不豫。徵招及陳越代滕五王赴闕。比招等至而帝已崩。隋文帝輔政。加招等殊禮。入朝不趨。劒履上

殿。隋文帝將遷周鼎。招宻欲圖之以匡社稷乃邀隋文帝至第飲於寢室。招子員。貫及妃弟魯封所親人史冑。皆先在左右。佩刀而立。又藏兵刃於

帷席之間後院亦伏壯士。隋文帝從者多在閣外。唯楊弘元冑冑弟威及陶徹坐於户側。招屢以佩刀割瓜啖隋文帝。隋文帝未之疑也。元冑覺變。

扣刀而入。招乃以大觴親飲冑酒。又命冑向厨中取漿。冑不為之動滕王逌後至。隋文帝降階迎之。元冑因得耳語曰。形勢大異。公冝速出。隋文帝

共逌等就坐須臾辭出。後事覺。䧟以謀反。其年秋誅招。及其子德廣公員永康公貫。越擕公乾銑。弟乾鈴。乾鏗等。國除。招所著文集十卷行於世。

譙孝王儉字侯㓜突武成初封譙國公。邑萬户。天和中。拜大將軍。尋遷柱國。出為益州揔管建德三年。進爵為王。五年東代以本官為左一軍揔管。

攻永固城㧞之。進平𠇋鄴。拜大冡宰。是嵗𥟵胡反詔儉為行軍揔管與齊王憲討之。有胡帥自號天柱者。據守河東。儉攻破之。斬首三千級宣政元

年。二月薨。子乾惲嗣。大定中為隋文帝所害。國除。陳惑王純。字堙智突。武成初封陳國公。邑萬户。保定中除岐州剌史。加開

府儀同三司。使於突厥迎皇后。拜大將軍。尋進位柱國。出為秦州揔管。轉陝州揔管。督鴈門公田弘㧞齊冝陽等九城。建德三年進爵為王。四年大

軍東伐。純為前一軍揔管。以帝寢疾班師。五年。大軍復東討。詔純前一軍率步軍二萬守千里徑。𠇋州平。進位上柱國。即拜𠇋州揔管。宣政中除雍

州牧遷太傅。大象元年五月以濟南郡邑萬户為陳。純出就國。二年朝京師。時隋文帝專政。翦落宗枝。遂害純。𠇋世子謙。及弟扈公讓讓弟議等。國除

越野王盛字立乆突武成初封越國公。邑萬户。天和中進爵為王。四年。大軍伐齊。盛為後一軍揔管。五年。大軍又東討。盛率所領㧞齊髙顯等數城。

𠇋州平。進位上柱國。從平鄴。拜相州揔管宣政元年入為大冡宰。汾州𥟵胡帥劉愛邏千反。詔盛率諸軍討平之。大象元年遷大前疑。轉太保。其年

詔以豊州武當安冨二郡邑萬户為越。盛出就國。二年朝京師。其秋為隋文帝所害。𠇋其子忱悰恢懫忻等五人。國除。

代𤣂王達。字度斤突。性果决善騎射。武功初封代國公。邑萬户。天和元年拜大將軍右宫伯拜左宗衛。建德初進位柱國。出為荆淮等十四州十防。

諸軍事。荆州剌史在州有政績髙祖手勑襃羙之。所管灃州剌史蔡澤黷貨被訟。贜狀分明。以其世著勳庸。不可加戮。若曲法貫之。又非奉上之體。

乃令所司精加按劾。宻表奏之。事竟得釋。終亦不言。其處事周慎如此。達雅好節儉。食無兼膳。侍姬不過數人。皆衣綈衣。又不營貲産。國無儲積。左

右𠹉以為言達從容謂之曰。君子憂道不憂貧何煩於此。三年。進爵為王。出為益州揔管。髙祖東伐。以為右一軍揔管。齊淑妃馮氏。尤為齊後主所幸。

齊平見獲。帝以達不邇聲色。特以馮氏賜之。宣帝即位。進位上柱國太象元年。拜大右弼。其年詔以潞州上黨郡邑萬户為代。達出就國。二年朝京。

其年冬為隋文帝所害。及其世子執。弟蕃國公轉等。國除。冀康公通。字屈率突。武成初封冀國公。邑萬户。天和六年十月薨。子絢嗣。

建德三年進爵為王。大象中為隋文帝所害。國除。滕聞王逌。字爾固突。少好經史。解屬文武成初。封滕國公。邑萬户。天和末

拜大將軍。建德初進位柱國。三年。進爵為王。六年為行軍揔管。與齊王憲征𥟵胡。逌破其渠帥穆友等。斬首八千級。還除河陽揔管。宣政元年。進位

上柱國。其年伐陳。詔逌為元帥節度諸軍事。大象元年五月。詔以荆州新野郡邑萬户為滕。逌出就國。二年朝京。其年冬為隋文帝所害。𠇋子懷德

公祐。弟箕國公裕。弟禮禧等。國除。逌所著文章頗行於世。孝閔帝一男。陸夫人生紀厲王康。

紀厲王康。字乾定。保定初。封紀國公。邑萬户。建德三年進爵為王。仍出為揔管。利始等五州大小劒二防諸軍事。利州剌史。康驕矜無䡄度。信任僚

佐盧弈等。遂繕修戎器。隂有異謀。司録裴融諫止之。康不聽。乃殺融。五年詔賜康死。子湜嗣。太定中為隋文帝所害。國除。

明帝三男徐妃生畢剌王賢。後宫生酆王貞。宋王寔。實傳闕畢剌王賢。字乾陽。保定四年封畢國公。建德三年進爵為王。出為華州剌

史。遷荆州揔管。進位柱國。宣政中入為大司空。大象初。進位上柱國。雍州牧。太師。明年宣帝崩。賢性强濟。有威畧。慮隋文帝傾覆宗社。言頗泄漏。尋

為所害。𠇋其子弘義恭道樹孃等國除。酆王貞。字乾雅。初封酆國公。建德三年進爵為王。大象初為大冢宰。後為

隋文帝所害。𠇋其子濟隂郡公德文。國除。武帝生七男。李皇后生宣帝。漢王賛。庫汗姬生秦王贄。曹王允。馮姬生道

王充。薛世婦生蔡王兊。鄭姬生荆王元。漢王賛。字乾依。初封漢國公。建德三年。進爵為王。仍柱國。大象末。隋文帝

輔政。欲順物情。乃進上柱國。右大丞相。外示尊崇。寔無綜理。及諸方略定。又輔太師。尋為隋文帝所害。𠇋其子淮陽公道德。弟道智道義等。除國。

秦王贄。字乾信。初封秦國公。建德三年進爵為王。上柱國大冢宰。大右弼。尋為隋文帝所害。𠇋其子忠誠公靖智。弟靖仁等。國除

曹王允。字乾仕。初封曹國公。建德三年進爵為王。道王充。字乾仁。建德六年封王。

蔡王兊。字乾俊。建德六年封王。荆王元。字乾儀宣政元年封王。元及兊充允等並為隋文帝所害。國除。

宣帝三子。朱皇后生靜皇帝。王姬生鄴王衍。皇甫姬生郢王術。鄴王衍。大象二年封王。

郢王術。大象二年封王。與衍並為隋文帝所害。國除。史臣曰。昔賢之議者咸云以周建五等。歴載八百。秦立郡縣。二世而亡。雖得失之迹可尋。是

非之理互起。而因循莫變。復古未聞。良由著論者溺於貴達。司契者難於易業。詳求適變之道。未窮於至當也。𠹉試論之。夫皇王迭興。為國之道匪

一。賢聖間出。立德之指殊塗。斯豈故為相反哉。亦云治而已矣。何則。五等之制。行於啇周之前。郡縣之設。始於秦漢之後。論時則澆淳理隔。易地則

用捨或殊。譬猶干戈日用。難以成垓下之業。稷嗣所述。不可施成周之朝。是知因時制冝者為政之上務也。觀民立教者經國之長策也。且夫列封

疆。建侯伯。擇賢能。置牧守。循名雖曰異軌。責實抑亦同歸。盛則與之共安。衰則與之共患。共安繫乎善惡。非禮義無以敦風。共患寄以存亡。非甲兵

不能靖亂。是以齊𣈆帥禮。鼎業傾而復振。温陶釋位。王綱㢮而更張。然則周之列國。非一姓也。𣈆之群臣。非一族也。豈齊𣈆强於列國。温陶賢於群

臣者哉。蓋勢重者易以立功。權輕者難以盡節。故也。由此言之。建侯置守。乃古今之異術。兵權勢位。蓋安危之所階乎。太祖之定關右。日不暇給。旣

以人臣禮終。未遑藩屏之事。𣈆陽輔政。爰樹其黨。宗室長㓜。竝據勢位。握兵權。雖海内謝隆平之風。而國家有磐石之固矣。髙祖克翦芒剌。思弘政

術。懲專朝之為患。忘維城之逺圖。外崇寵位。内結猜阻。自是配天之基。潜有朽壞之墟矣。宣皇嗣位。凶暴是聞。芟刈先其本𣏽。削黜遍於公族。雖復

地惟叔父。親則同生。文能附衆。武能威敵。莫不謝卿士於當年。從倓服於下國。號為千乘。勢侔疋夫。是以權臣乘其機。謀士因其隙。遷龜鼎速於俯

拾。殱王侯烈於燎原。悠悠邃古。未聞斯酷。豈非摧枯振朽易為力乎。向使宣皇采姬劉之制。覽聖哲之術。分命賢戚。布於内外。料其輕重。間以親踈。

首尾相持。逺近為用。使其勢位也足以扶危。其權力也不能為亂。事業旣定。僥倖自息。雖使卧赤子。朝委裘。社稷固以乆安。億兆可以無患矣。何后

族之地而勢能窺其神器哉。








永樂大典卷之八千九百七十八

重 録 總 校 官 侍 郎 臣 髙   拱

學 士 臣 胡 正 蒙

分 校 官 侍 讀 臣 吕   旻

書 寫 儒 士 臣 趙 應 霜

圈 點 監 生 臣 徐 克 私

臣 歐 陽 𡖖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