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樂大典/卷1136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一萬一千三百十三 永樂大典
卷之一萬一千三百六十八
卷之一萬一千三百六十九 

永樂大典卷之一萬一千三百六十八 十一産

書簡十六

宋孔平仲集書簡 與李純仁 平仲啓。介還不知。遂作書托倅遣遞。不審領否。適又承問丁寧。豈勝感愧感愧。歸鄉固佳。適值秋暑。人事紛紛。無

少頃之暇。乃思嶺外間居清味。眞薄相爾。知去代非逺。慎勿為指射之行。投身逺方。休戚繇之。官繆吏猾。多諸不公。欲與之校業已逺來。坐受凌屈。

有所不堪。士氣摧折。近年為甚。公切且還部注一官也。為通此誠。揮汗作此。汝南浮淺。姑置勿道。旦夕參晤。尚冀保育。不宣。平仲再拜純仁親家。

又 平仲啓。數數馳問。兵至䖍州。不知公尚在大庾也。不審今猶領事否。伏惟動止安佳。眷集同寧。平仲蒙恩罷歸。六月下旬發河中。至鄭暴下。畿

不可救。一向冒暑。摇蹙不得將息。至京得厥逆之疾危惙。今幸安矣。緣此世味彌薄。百不計校。法合在外指射差遣。登舟已乆。旦行東下。欲逕還清

江治芽舍。又畏江險。并百禮得陳留酒稅冬間闕。此行過可住即住也。壽安以下無蕙。遞中忽承來教。匆匆裁復。亦只發䖍遞諸令嗣必在鄉應舉

也。秋凉。萬萬保重。不宣。平仲再拜純仁親家教授。 與李先之 平仲啓。文欲跂承舟御抵岸。以有親客未即造諸。純仁在此。公行何遽。未早且同

一飰。切望少駐也。忽忽馳誠。不宣。平仲再拜先之教授。 上安撫 皇恐頓首啓某。無似之迎。備數部中。日思趍伏門著。遵奉約束。而職事之拘勢

無由得。即辰伏惟鈞候動止萬福。以輔相之材。而鎮之一隅。即當大用。以慰輿論。冬序寒苦仰祈上為邦杜精調寢興。下情西。鄉惓惓之至。不宣楊

文公集手簡 上二相 某輙有血誠。上干台聽。某頃於許州陽翟縣買得少薄田。茾有一小宅子。自乘舍弟𠋣一房在彼居止。前月中老親徃彼

看覷。忽於今日得家信。知老母風痰發動不安至甚。已具狀奏聞。暫乞假徃彼看省醫療。纔候痊損。扶迎歸闕就。養。參居近列。合候報音。緣某方寸

已亂。頃刻難安。已一面逕馬連夜徃披。伙望時垂台念。曲賜敷揚。察以危誠。寬其譴責。情意隕迫。不避煩黷。伏望深垂憫惻。程伊川集手簡 荅富

公 昨日妄有布間。方懷煩瀆之懼。乃辱教誨。加賜酒食。仰荷台意之厚。不勝愧悚。尊者之賜。禮不敢辭。然其方有言於左右。公若見取。雖執鞭門

下。蓋所欣慕。况受賜乎。苟不見從。是忘忠義。公之賜也適為某差。未敢拜貺。謹復上納。瀆冒台嚴。第深戰栗。 荅吕進伯 相别累年。區區企渴之

深。書不盡意。按部徃來。想亦勞止。秦人瘡瘵未復。而偶此旱暵賴賢使者措置。受賜何涯儒者逢時。生靈之幸。勉成休功乃所願望某備員於此。風

夜自竭。未見其補。時望賜書開諭不逮。與叔每過從。至慰至幸引傃門坐馳神爽。所欲道者。非面不盡。惟十萬自愛。 别紙見諭。持法為要。其來

已乆矣。既為今日官。當於今日事中圖所施設。舊法之拘不得有為者。舉世皆是也。以某觀之。苟遷就於法中。所可為者尚多先光明道之為邑。及

民之事。多衆人所謂法所拘者。然為之未嘗太戾於法。衆亦不甚駭。謂之得伸其志則不可。求小補則過今之為政者逺矣人雖異之不至指為狂

也。至謂之狂則大駭矣。盡誠為之。不容而後去又何嫌乎鄙見如此。進伯以為如何。 荷公知遇之厚。輙有少見。上補聦明。亦乆懷憤鬱無所控告。

遇公而伸爾。王者父天母地。昭事之道當極嚴恭。漢武逺祀地祗於汾睢。既為非禮。後世復建祠宇。其失已甚。因唐妖人作韋安道傳。遂為塑像以

配食。誣瀆天地。天下之妄。天下之惡。有大於此者乎。公為使者。此而不正。將正何事。願以其投之河流慎勿先露則傳駭觀聽矣。勿請勿議必見沮

矣。毋虞後患。典憲不能相及亦可料也。願公勿疑。 上文潞公求龍門庵地 某竊見聖善上方舊址從來荒廢為無用之地。野人率易敢有干間

欲得葺幽居於其上。為避暑著書之所。唐王龜剏書堂於西谷。松齋之名傳之至今。某雖不才。亦能為龍門山添勝迹於後代。為門下之美事。可否

俟命。蘇東坡集書簡 與毛澤民推官 公素人來。得書累幅。既聞起居之詳。又獲新詩一篇。及公素寄示雙石記。居夷乆矣。不意復聞韶濩之餘

青。喜慰之極。無以云喻。乆廢筆硯。不敢繼和。必識此意。會合無期。臨書惘惘。秋暑。萬萬以時自厚。寓居粗遣。本帶一㓜于來。今者長于又授韶州仁

化令。冬中當挈家至此。某已買得數畆地在白鶴峯上。古白鶴觀基也。已今斫木陶瓦。作屋三十許間。今冬成。去七十無幾。矧未必能至耶。更欲何

之。以此神氣粗定。他更無足為故人念者。聖主方設科求宏詞。公儻有意乎。 又 新居在大江上。風雲百變。足娱老人也。有一書齋名思無邪。閑

知之。寄示竒茗。極精而豐。南來未始得也。亦時復有山僧逸民可與同賞。此外但緘而藏之耳。佩荷厚意。水以為好秋興之作。追配騷人矣。不肖何

足以窺其粗。遇不遇自有定數。然非厄窮無聊。何以發此竒為以自表於世耶。敬佩未貺。傳之知音。感愧之極。數日適苦壅嗽。殆不可堪。强作報滅

裂死罪。 與陳輔之 某啓。昨日承訪及。病重不及起見。愧仰深矣。熱甚起居何如。萬里海表。不死歸宿田里。得疾遂有不起之憂。豈非命耶。若得

少駐。復與故人一笑。此又望外也。力疾書此數字。 與温公 春來景仁丈自洛還。復辱賜教。副以超然雄篇。喜怍累日。尋以出京無暇此。到官隨

分。紛紏乆稽裁謝。悚怍無已。比日不審台候何如。某强顔泰竊中。所愧於左右者多矣。未涯瞻奉。惟冀為國自重。謹奉啓間。某再啓。超然之作。不

惟不肖附托以為寵。遂使東方陋州為不朽之盛事。然所以奬與則過矣乆不見公新文。忽領獨樂園記。誦味不已。輙不自揆。作一詩聊發一笑耳

彭城佳山水魚蟹。爭訟寂然。盗賊衰少。聊可藏拙。但朋𨔼闊逺。舍第非乆赴任。益岑寂矣。謫居窮僻。如在井底。杳不知京洛消耗。不審近日寢食何

如。某以愚暗獲罪。咎自已招。無足言者。但汲汲左右。為恨殊深。雖高風偉度。非此細故所能塵垢。然某思之。不啻芒背爾。寓居去江無十步。風濤煙

雨。曉夕百變。江南諸山在几席。此幸未始有也。雖有窘乏之憂。亦布褐藜藿而已。瞻晤無期臨書惘然。伏乞以時善加調護。 與魯直 晁君寄騷

細者甚竒。信其家多異材耶。然有少意。欲魯直以己意微感之。凡人文字務使平和。至足餘溢為竒怪。蓋出於不得已爾。晁文竒怪似差早。然不可

直云耳。非謂其諱也。恐傷其邁徃之氣。當為朋友講磨之語乃宜。不知公為然否。 又 某啓。方惠州遣人致所惠書。承中塗相見。專候甚安。即日

想已達黔中。不審起居何似云。大率似長沙審爾亦不甚惡也。惠州乆已安之矣。度黔亦無不可處之道。如聞行囊中無一錢。塗中頗有好事者能

相濟給否。某雖未至此然亦凛凛然。水到渠成。不煩預憂。但數日苦痔病。百藥不瘳遂斷肉菜五味。日食淡麵兩碗。胡麻茯苓抄數杯。其戒又嚴於

魯直。但未能作文自誓。且日戒一日。庶幾能終之。非特愈痔。所得多矣。子由得書。甚能有益於枯槁也。文潜在南極安。少游謫居甚自得。淳甫亦然。

皆可喜。獨元老奄忽。為之流涕痛劇乆矣。想非由逺適也。幽絶書問難繼。惟倍萬保重不宣。 有侄婿王郎名庠榮州人。文行皆超然。筆力有餘。出

語不凡。可收為吾黨也。自蜀遣人來惠云。魯直在黔。决當徃見求書為先容。嘉其有竒操。故為作書。然舊聞太夫人多病。未易逺去。謾為一言。眉山

有程道誨老。亦竒士文益老。王郎蓋師之。此兩人者有致窮之具。而與不肖為親。又欲徃求魯直。其窮殆未易瘳也。 與陳傳道 某啓。乆不接奉。

思仰不可言。辱專人以書為貺。禮意兼重。捧當愓然。且審比來起居佳勝。某以衰病難於供職。故堅乞一閑郡。不為更得劇。然已得請。不敢更有所

擇。但有廢曠不治之憂耳。而來書乃有遇不遇之說。甚非所以安全不肖。來便力告回區區百不盡一。乍逺千萬自愛。 又 衰朽何取。而傳道昆

弟過聽相厚如此。數日前履常謁告。自徐來宋相别。王八子安偕來。方同舟下。信宿而歸。又承傳道亦欲至靈壁。以部役沂上不果。佩荷此意。何時

敢忘又承以近詩一册為賜。筆老而恩深。蘄配古人。非求合於世俗者也。幸甚幸甚。錢塘詩皆率然信筆。一一煩收録。柢以暴其短耳。 又 某方

病市人遂利好刊某拙文。欲毁其板。矧欲更令人刊邪。當俟稍暇。盡取舊文。存其不甚惡者為一集。以公過取其言。當令録一本奉寄。今所示者。不

惟有脫誤。其間亦有他人文也。知日課一詩甚善此技雖高才非甚習不能工也。聖俞昔嘗如此。某近絶不作詩。蓋有以非面莫究。獨神道碑墓志

數篇爾。碑蓋被㫖作。而志文以景仁丈世契不得辭。欲寫呈文多無暇。聞都下已刊板想即見之也。某頃伴虜使。頗能誦某文。以此知虜中皆有中

原文字故為此碑。謂當公碑也欲使虜知通好用兵利害之所在也。昔年在南京。有問僕此事故終之。李公文集引得閑當作向所示集古文留子

由處。有書令撿送也。乆不上問。愧負深矣忽枉手訊勞來勤甚夙昔之好不替有加兼審比來起居佳勝感慰兼集新舊諸詩幸得敬覧。不意餘生

復見斯作古人日逺俗學衰陋作者風氣尤存君家伯仲間近見報履常作正字。伯仲介特之操。處險益厲時流熟知之者用是占之。知公議少伸

耶。傳道豈乆管庫者。未由面談。惟冀厚自愛重而已。 又 來詩欲和數首。以速欲廢。此价故未暇。閑居有少述作。何日見公昆仲當出羽示。宫觀

之命。已過忝矣。此外只有歸田為急。承見教。想識此懷。履常想未及拜書。因家信道區區。 與王敏仲 某垂老投荒。無復生還之望。昨與長子邁

决。已處置後事矣。今到海南。首當作棺。次便作墓。仍留題之與諸子。死即葬於海外。庶幾延陵李子嬴博之義。父既可施之子子獨不可施之父乎。

生不挈棺。死不扶柩。此亦東坡之家風也。此外宴坐寂照而已。所云途中邂逅。意謂不如其已。所欲言者豈有過此者乎。故覼縷此紙。以代面别。

又 某啓得郡既謝。即不敢乆留故人事有不周。方欲奉啓告别。遽辱惠問。且審起居佳勝。寵喻過實。深荷奬借。旦夕遂行益逺。萬萬以時自重不

宣。 又 羅浮山道士鄧守安。字道立。山野拙訥。然道行過人。廣惠間敬愛之。好為勤身濟物之事。嘗與某言廣州一城人好飲鹹苦水。春夏疾疫

時所損多矣。惟官員及有力者。得飲劉玉山井水。貧丁何由得。惟蒲澗山有滴水岩水所從來高。可引入城。蓋二十里以下耳。若於岩下作大石槽。

以五管大竹續處以麻纏漆之。隨地高下。直入城中。又為一大石槽以受之。又以五管分别。散流城中。為小石槽以便汲者。不過用大竹萬餘竿。及

二十里間用葵茆苫蓋。大約不過費數百千可成。然須於循州置少良田。令歲可得租課五七千者令歲買大筋竹萬竿。作㭖下廣州。以備不住抽

換。又須於廣州城中置得少房錢。可以日掠二百。以備抽換之費。專差兵匠數人巡覷修葺。則一城貧富同飲甘凉。其利便不在言也。自有廣州以

來。以此為患。若人户知有此作。其欣願可知喜捨之心。料非復塔廟之比矣。然非道士至誠不欺。精力勤幹不能成也。敏仲見訪及物之事。敢以此

獻。更苦直望仙耳。世間貪愛無絲毫也。可以無疑。從來帥漕諸公亦多請與語。某喜公濟物之事。故詳以告。可否更在熟籌。慎勿令人知出於不肖

也。 又 某再啓。示喻津遣孤孀。救藥病厲。政無急於此者矣。非敏仲莫能行之。幸甚廣州商旅所聚。疾疫作。客先僵仆。因薰染居者。事與杭相類。

莫可擘劃一病院。要須有歲入課利供之。乃長乆之利。試留意。來喻以此等各仕宦快意目前。美哉此言。誰肯然者。循州周守治狀過人。議論可聽。

想蒙顧眄也。 又 某又有少懇。見人說舍弟赴容州。路自英韶間。舟行由端康等州而徃。公能與監司諸公處輟一舟與之否。今有一家書。欲告

差人賫徃嶺上與之。罪大罰輕。數年行遣不下。屢當患禍。老矣何以堪此。恃公舊眷。必能興哀。悚恐悚恐。 又 聞遂作管引蒲澗水甚善。每竿上

須鑽一小眼如緑豆大。以小竹針窒之。以驗通塞。道逺日逺。無不塞之理。若無以驗之。則一竿之塞。輙累百竿矣。仍願公擘畫少錢。令歲入五十餘

竿。竹不住換永不廢。僭言必不訝也。 又 富公碑詞甚愧不工。公更加粉飾豈至是哉。舟中病著。疲倦不謹。恕之。 又 某再啓。林醫遂蒙補授。

於旅泊處衰病非小補也。又工小兒産科。㓜累將至。且留調理。渠欲徃謝未今去也。乞不罪。治瘴止用薑䓤䜴三物。濃煮熱呷。無不効者。而土人不

知作豉。入此州無黑豆。聞五羊頗有之。便乞為致三石。得為作豉散飲病者。不罪不罪。 與鄭靖老 某啓。到雷州見張告喻。首獲公手書累幅。欣

慰之極。不可云喻。到廉廉守乃云公已離邑矣。方悵然欲求問從者所在。少通區區。忽得來教釋然。又得新詩。皆秀傑語。幸甚幸甚。别來百罹。不可

勝言。置之不足道也。志林竟未成。但草得書傳十三卷。甚賴公兩借書籍檢閲也。向不知公所存。又不敢帶行。封作一籠寄邁處。令訪尋歸納。如未

有便。且寄廣州何道士處。已深囑之。必不敢墜。某留此過中秋。或至月末乃行。至北流作竹筏下水。歷容滕至梧。與邁約令般家至梧相會。中子迨

亦至惠矣。却雇舟溯賀江而上。水陸數節方至永。老業可奈可奈。未會間。以時自重。不宣。 又 某見張告喻。乃始知公中間亦為小人所捃摭。令

史以下固不知退之諱辨也。而卿貳等亦爾耶進退有命豈此輩所制。知公竒偉必不經懷也。某鬚𩬊盡白然體力元不减舊或不即死。聖恩汪洋。

更一赦或許不歸即以杭州為佳朱邑有言子孫奉祠我不如桐鄉之民。不肖亦云。然物不可必。當更臨事隨宜。但不死歸田可必也。公欲相從於

溪山間。想是眞誠之願。水到渠成。亦不須預慮也。此生眞同露電豈通把玩耶。某頓首。 上韓昭文 某啓。違逺旌棨。忽已數月改歲緬想 台侯

勝常。邊徼徃還。從者殊勞。日望馬首。但迂拙動成罪戾恐不能及見公之還而去耳。餘寒伏冀為國自重。因李秘校行。謹奉啓參候不宣。 與李延

評 某啓。經由特辱枉訪。通以卧病數日及連日會集。殊無少暇。治行忽遽。不及詣謝明日解維遂爾違闊豈勝愧負。 與黄敷言 某啓叠辱寵

訪。感慰兼集。晚來起居佳勝。承來晨啓行。以衰疾畏寒。不果徃别。悚怍深矣。衝涉兩霰。萬萬保練。謹令兒子候違。不宣。 又 少事干煩一書與惠

州李念四秀才。告為到廣州日。專遣一人達之。不罪交代民師且為再三致意。某再拜。 與陸固朝奉 某啓。乆留屬疾。不敢造請。負愧已深兹者

啓行。又不徃别。悚怍之至。啓奉手啓代違。 與謝民師推官 某啓衰病枯槁。百念已忘。緇衣之心。尚餘此耳。蒙不鄙棄贈以瑰瑋。藏之巾笥。永以

為好。今日遂行。不果走别。愧負千萬。謹奉手啓代違。 又 某蒙録示近報。若果的免湖外之行。衰羸之幸。可勝言哉。此去不住許下。則歸陽羡。民

師還朝。受任或相近。得再見幸矣。兒子輩并沐寵問。及覧所賜過詩。何以克當。然句法有以法小子矣。感荷感荷。旅次不盡。 與黄洞秀才 某啓。

經過幸一再見。人來辱書。甚荷存記。兼審比來起居佳勝為慰。未由欵奉。千萬保嗇。 又 寄示石刻。感愧雅意。求書字固不借。但尋常因事點筆。

隨即為人取去。今却於此中相識處覓不得三纸付蓬仙。因降致區區之意。某再啓。 又 某啓。别後不意遽聞國故。哀號追慕。迨今未巳。惟公忠

孝躰國。受恩尤異悲苦之懷。必萬常人。比日起居何如。某旦夕過江。逕徃毗陵。相去益近。時得上問也。為時自重不宣。 又 某再啓。承差人送到

定國書所報未必是實也。都下喜妄傳事。而此君又不審。乃四月十七日發來邸報。至今不說。是可疑也。一夫進退何足道所喜係馬户導洛堆𣐟

皆罷。茶𥂁之類亦有的耗矣。二聖之德日新可賀可賀。令子各安勝。未及報狀也。 又 某啓。耘老至又辱手書。及耘老道起居之詳。感慰不可言。

某留字儀眞獨來常以河未通。致公見思之深。又有舊約。便當徃見。而家無壯子弟。須却之般挈定居後一日可到也。惟深察。近日京口時有差除。

或云當時亦未是實計。當先起老鎬。僕或得連茹。即惠貺三十壺携歸餉婦矣。於耘老能道。不宣。某顧首。  又 聞張郎已授得發勾。春中赴上。安

道必與之俱來。某若得㫖。當與之同舟于南。窮困之中。一叚樂事。古人罕有也。不知遂此意否。秦太虛言公有意拆却逍遥堂主廊。不謂宜見留之。

想未必爾。聊且言之。宜年見公。公當館於此。公雅度宏偉欲其軒豁。卑意又欲其窈窕深宻也。如何不罪。四聲可罷之。萬一浮沉。反為患也。幸深思

之不罪。 又 某再啓。前者惠建茗。甚醉中裁謝不及。悚愧之極。本州見闕。不敢乆住。逺接人到便行。會合邈未有期。不免悵惘。舍弟召命蓋虛傳

爾。君實恩禮既異。貴望又重。不易不易。某舊有獨樂詩云。兒童誦君實。走卒知司馬。持此將安歸。造物不我捨。今日類詩讖矣。見報中憲言玉汝右

揆當世見在告必知之。京東有幹。幸示諭。 又 許為置朱紅累子。不知曾令作否。若得之携以北行幸甚。如不及已亦非急務。不罪。 又 干求

累子。已蒙佳惠。又為别造朱紅尤為竒少。物意兩重。何以當克。捧領訖。感愧無量。舊者昨寄在常州。令子由帶入京。俟到。不日便持上也。 又 鰒

魚三百枚。黑金棋子一副。天麻煎一篰。聊為土物。不罪浼觸。令子思渴。冗中不及别啓。 又 某晩生。蒙不鄙與名。又令與立字。似涉僭易。願公自

命。却示及作字說。乃寵幸也。近得安道公及張郎書甚安健。子由想已過矣。青州資深相見甚極歡今日赴其盛會閑恐要知。 又 屢枉專使。感

怍無量。兼審比來尊體勝常。以慰下情。某近絶佳健。見教如尤素黜罷薄有所悟遂絶此事仍不復念。方知中有無量樂。回顧未絶乃無量苦。辱公

厚念。故盡以奉聞也。晚景若不打叠此事。則大錯。雖二十四州鐵打不就矣。既欲發一笑。且欲少補左右耳不罪不罪 又 公解印入覲。當過岐

亭故縣。預以書見約輕騎走見極不難。慎勿枉道見過想深識此意。乍冷萬乞自重。 又 承差人借示李成十幅圖。遂得縱觀。幸甚幸甚。且暫借

留。今李明者。用公所教法試摹看。只恐多累筆耳。此本眞竒絶。月十日後。當於徐守處借人賫内。令專愛護也。 又 某閑廢無所用心。專治經書。

一二年間欲了却論語書易。舍弟亦了却春秋詩。雖拙學。然自謂頗正古今之悮。粗有益於世。瞑目無憾。徃徃又笑不會取快活是措大餘業。聞令

子手筆甚高。見其寫字。想見其人超然者也。 又 某啓。知前事尚未巳。言既非實。終當别白。但目前紛紛。衆所共悉也。然平生學道。專以待外物

之變。非意之來。正須理遣耳。若緣此得暫休逸乃公之雅意也。黄當江路過徃不絶。語言之間。人情難測。不若稱病不見為良計。二年不知出此。今

始行之耳。西事得其詳乎。雖廢棄未忘為國家慮也。此信的可示其畧否。書不能盡區區。 又 示喻宜甫夢遇於傳器事。某間見不廣。何足以質

然冷暖自知。殆未可以前人之有無為證也。自聞此事。而士大夫多異論。意謂中途必一見。得相參扣。竟不果此意。衆生流浪。火宅纏繞。愛賊故為

飢火所燒。然其聞自有燒不着處。一念清净。便不服食。猶其方食不可强使之不食也。此間何必生異論乎。願公以食不食為旦暮。以仕不仕為寒

暑。此默而識之。若以不食為勝解。則與異論者相去無幾矣。偶蒙下問輙以奉廣而已。不罪。 又 少懇干聞不罪。甚好携具野飲。欲問公求紅朱

累子。兩卓二十四隔者。極為左右費。然遂成藉草之樂。為不淺也。有便望頒示。悚息悚息。某感時氣。卧疾逾月。今已全安。但㓜累尚卧。更紛紛也。措

道人名世昌。綿竹人多藝。然可閑考驗。亦足以遣懣也。留此幾一年。與之稍熟恐要知。 又 某欲面見一言者。蓋為君𠋣新法之初。輙守偏見。至

有異同之論。雖此心耿耿歸於憂國。而所言差謬。少有中理者。今聖德日新。衆化大成。回視向之所執。益覺疏矣。變志易守以求進取。固所不敢。若

譊譊不已。則憂患愈深。公行此尚深示知非静退意。但以老病衰晚舊臣之心。欲一望清光而已。如此恐必獲一對。公之至意。無乃出於此乎。輙恃

深眷。信筆直突。千萬恕之死罪。安道公殆是一代異人。示諭極慰喜慰喜又 某再啓。近在揚州入一文字乞常州住。如向所而議。若未有報。至

南都當再三削也。承郡事頗煩齊整。想亦期月之勞尔。微疾雖無甚患。然願公無忽之。常作猛獸毒藥。血盆膿囊觀乃可。勿辜吾黨之望。而快群小

之志也。情切言盡。恕其拙幸甚。所有二賦。稍晴寫得寄上。次只有近寄潘谷永墨一詩録呈。可以發笑也。衲衣尋得。不用更尋累。卓感留意。悚怍之

甚。甘子已拜賜矣。北方有幹。幸示諭。 又 某屏居如昨。舍弟子由得安問。此外不煩逺念。乆不朝覲。緣此得望見清光想足慰公至意。其他無足

云者。貴眷令子各計安勝。甚慰甚慰。比月中前急足逺寄。必已收得略示諭。 又 某啓。一别十四年。流離契闊。不謂復得見公。執手恍然不覺涕

下。風俗日惡。忠義寂寥。見公使人差增氣也。别來情懷不隹。忽得來教。甚解鬱鬱。且審起居隹勝為慰。某以少事更數日方北去。宜興田已問去。若

得稍隹者。當扁舟逕徃視之。遂一至湖見公固所願。然事有不可慮者恐未能徃也。若得請居常。則固當至治下。攪撓公數月也。未間惟萬萬為時

自重。 又 某再啓。别諭具感知愛之深。一一佩刻董田已遣人去問宜興親情若果爾當來舟逕徃成之。然公欲我到吳興。則恐難為不欲盡談

惟深察之。到南都欲一狀申禮曹。凡刊行文字皆先毁版如所教也。 又有監酒高侍禁永康者。與之外姻。聞亦甚謹幹。望略照庇。如察其可以

剪拂。又幸也。 與朱康叔 某啓。專使至復領手教。契愛愈厚。可量感服。仍審比日起居隹勝為慰。舍弟已部賤累到此平安。皆出餘庇不煩念及。

珍惠雙壺遂與子由累醉公之德也。隆暑。萬萬以時自重。行膺殊相。人還上謝。 又 令子歸侍左右。日有庭闈之樂。恨未際見。不敢輙奉書。近見

提舉司薦章。稍慰輿議。可喜可喜。作墨竹人近為少閑暇。侯宛轉求得。當續置之。呵呵。酒極醇美。必是故人特遣下㕔也。某再拜。 又 某再拜。近

奉書并舍弟書想必達。胡掾至領手教。具勝起居隹勝。兼承以舍弟及賤累至。特有厚貺。羊麵酒果。一捧領訖。但有慚怍。舍弟離此數日。來教尋附

洪州遞與之。已遷居江上。臨皋亭甚清曠風晨月夕。杖屨野步。酌江水飲之。皆公恩庇之餘波。想味風義。已慰孤寂。尋得去年六月所寫詩一軸寄

去。以為一笑。酷暑萬乞保練。 又 某啓酷暑不可過。百事堕廢。稍踈上問。想不深訝。比日伏想尊履隹勝。别乘過郡。承賜教及惠新酒。到此如新

出甕。極為珎竒。感愧不可言。因與二三隹士會同飲盛德也。秋熱一更望保練。行膺峻陟。 又 胡掾與語。如公之言。隹士隹士。渠方寄家齊安。時

得與之相見也。令子必且盤桓侍下。中前示諭相親事。可留示年月日。恐求親者欲知。造次造次。 又 郭寺丞一書。乞指揮送與。其人甚有文雅。

必蒙清顧也。聞其墜馬傷手。不至甚乎。 某啓。因循稍踈上問。不審近日尊候何如。某蒙庇如昨。秋色益隹。郡事稀少。想友於樂無緣展奉。但積思

念。乍泠。萬冀以時自重。 又 某啓。近附黄岡縣遞拜書必達。專人過此。領手教具審起居隹勝。凄冷此歲行盡。會合何時。以增悵然唯祈善保。敷

文他計此月末方離陳。南河淺澀。想五六月間方到此。荷公憂恤之深。其家固貧甚。然鄉中亦有一小莊子。且隨分過也。歸老之說。恐未能如雅志。

文修理積弊已就倫决。監司朝廷豈有遽令故閑耶。問及物食。天漸熱難乆停。恐空煩費也。海味亦不苦食。既忝雅契自當一一奉白。 又 示諭

親情事。專在下懷。然此中殊少士族。若有所得。當立上聞也寫字候少閑續納上墨竹如可尊意當取次致左右。盡者在此不逺。必可求也。呵呵。

某啓。近王察推至辱書承起居隹勝。方欲裁謝。又枉教勒益增感愧數日來偶傷風百事皆廢今日微减尚未有力。區區之懷未能盡也。乍暄。惟冀

以時檢攝稍健當别上問次。 又 閣名乆思未獲隹者。更乞詳閣之所向及側近故事迹為幸董義夫相聚多日甚歡未嘗一日不談公美也。舊

好誦陶潜歸去來。嘗患其不入音律。近輙微加增損。作般涉調哨遍。雖微政其詞而不改其意請以文選及本傳考之方知字字皆非剏入也。謹小

楷一本寄上。却求為書抛磚之謂也。亦請録一本與元弼。為病倦不及别作書也。數日前飲醉後作頑石亂筱一紙。私甚惜之。念公篤好。故以奉獻。

幸檢至。 又 令子必在左右。計安勝不敢奉書。舍弟已到官傳。聞筠州大水。城内文餘不知虛的也。屏賛硯銘。無用之物公好事之過。不敢不寫。

裝成送去。乞一覧少事不免上干。聞有潘原秀才以買撲事被禁。是潘正名買撲某與其兄潘丙解元至熟。最有文。行。原自是隹士。有舉業。望賜全

庇。暑月早得出。為此人父母皆篤老。聞之憂恐萬端。公以仁孝名世能哀之否。恃舊干瀆。不敢逃罪。天覺出藍之作。本以為公家寳。而公乃輕以與

人。謹收藏以鎮篋笥。然尋常不揆。以亂道塵獻。想公亦隨手將與人耳。呵呵。 又 某啓。武昌傳到手教。繼辱專使堕簡。感服併深。比日尊體佳勝。

節物清和江山秀美。府事整辦。日有勝游。恨不得陪從耳。雙壼珎貺。一洗旅愁。甚幸甚幸。佳果收藏有法。可愛可愛。拙疾乍到。不諳土風今已復常

矣。子由尚未出眞寸步千里也。未由展奉。尚冀以時自重。與可船旦夕到此。為之泫然。想公亦耳。子由到此須留它住五七日。恐知之。前曾録國史

補一紙。不知到否因書畧示喻。 又 生細酒四器正濟所乏。珍感生酒暑中不易調停極清然閔仲叔不以口腹累人。某每蒙公眷念。逺致珍物。

勞人重費。豈不肖所安耶。所問凌翠至今虛位。雲乃權發遣耳。何足挂齒牙。呵呵馮君方想如所諭。極煩留念又蒙傳示秘訣。何以當此。寒月得暇

當試之。天覺亦不得書。此君信意簡率。乃其常態。未可以疏數為厚薄也。酒法是用緑豆為麴者耶。亦曾說來不曾録得方如果佳録示亦幸。 又

疊蒙寄與酒醋麵等。一一收檢愧荷不可言。不得即時裁謝。想仁明必能恕察。老媳婦得疾初不輕。今已安矣。不煩留念。食隔已納武昌吳尉處

矣。適少冗。不敢稽留來使。少間别奉狀次。 又 見天覺書中言當。世云。馮君有一學服朱砂法甚竒。惟康叔可以得之。不知曾得未若果得。不知

能見傳否。想於不肖不惜也 又 今日偶讀國史見杜羔一事頗與公相類嗟嘆不足。故書以奉寄。然幸勿示人恐有嫌者江令乃尔。深可罪然

猶望公憐其才短不逮而已屢有于瀆。蒙不怪幸甚幸甚 又 章憲今日恐到此知之。杜羔有至性其父河北一尉而卒。母非嫡經亂不知所之

會堂兄兼為澤路判官嘗鞠獄於私第有老婦辨對見羔出入竊語人曰。此少年狀類而夫訊之乃羔母也自此迎侍而歸又訪先人之墓邑中故

老已盡不知所在。館於佛寺。日夜懲泣忽視屋柱煤烟之下見數行字。拂而視之。乃父遺迹云。我子孫若求吾墓當於某村家問之羔哭而徃。果有

老年父年八十餘。指其丘壟。因得歸葬。羔官至二部尚書致仕。此出康李肇國史補。近偶觀書。嘆其事頗與朱康叔相似。因書以遺之。元豐三年九

月二十五日記。 又 近日隨例紛冗。有疏上問。不審起居何如。兩日來武昌。如聞公在告何也豈尊候小不佳乎。無由躬問左右但有馳系。冬深

寒澁滛。尤宜慎護。 又 章質夫求琵琶歌詞。不敢不寄呈。安行言有一既濟鼎樣在公處。若鑄造時。幸亦見為作一枚。不用甚大者。不罪不罪。前日

人還。曾附古木叢竹兩𥿄。必已到。今已寫得經藏碑附上。令子推官侍下計安勝。何時赴任。未敢拜書也。 與胡深夫 某啓。自聞下車日欲作書。

紛冗衰病。因循至今。叠辱書誨。感愧交集。比日起居佳勝。未緣瞻奉。伏望以時保練。 又 乍到整葺。想勞神用。浙西數郡。例被淫雨颶風之患。而

秀之官吏。獨以身無灾。以故紛紛至此。公下車倍加綏撫。不惜高價。廣糴以為嗣歲之備。憲司行文欲收糙米。此最良策。而榷户專斗所不樂。故妄

造言語。聦明所照。必不摇也。病中手字不謹。 又 某乆與周知録兄弟游其文行才器實有過人。不幸遭䘮生計索然。未能東歸九江。托迹治下

竊為仁明必有以安之。不在多言。今托柳令諮白。冗中不盡區區。 又彦霖之政。光絶前後。君復為徐可喜。船斬新輟借知之不一。 又 某以

衰病紛冗。裁書不謹。惟恕察。王京兆因會幸致區區乆不發都下朋舊書。必不罪也。 與朱行中舍人 某啓。别後兩奉狀。想一一聞達。比日履兹

眷和。台候勝常。某留滯贛上以待春水。至此月末乃發。瞻望惋悵南海雖外。然雅量固有以處之矣。詩酒之樂。恨不日陪接也。更冀若時為國保練。

不宣。某再拜。 又 某已得舟。尚在贛石之下。若月末不至。當乘小舟徃就之。買公用人以節級持所賫錢竄去。又以疾疫氣多死亡。以此求還。亦

官舟無用多人。故悉遣回。皆以指揮嚴切甚得力。乞知之。適少冗。馳問不盡區區。某再拜。 又 少事不當上煩。東莞資福長老祖堂者。建五百羅

漢閣。極宏麗。營之十年。今成矣。某近為作記。公必見之。塗中為吉文安國篆額甚妙。今封附去人。公若欲觀。坼開不妨。却乞差一公人賫付祖堂者

不罪。某再拜。 又 某啓。蒙眷借搬行李人。感愧不在言也。但節級朱立者無狀。侵漁不已。又遂竄去。林聦者又歐平人幾死。禁。幸所歐者漸安

决不死耳。此中多言於法有礙。不可帶去。故輙牒䖍云得明公書。今某遣還。多難畏事。想必識此心也。買公用人於法無礙。故仍舊帶去。此二十餘

人皆謹力不作過。望不賜罪。窮途作事皆此類。慚怍不可言。得二座船不失所幸不貽念。陋句數首。端欲發一笑耳。某再拜。 與李之儀 某年六

十五矣。體力毛顔。正與年相稱。或得復與公相見。亦未可知己。前者皆夢。已後者獨非夢乎。置之不足道也。所喜者在海南了得易書論語傳數十

卷。似有益於骨朽後人耳目也。少游遂卒於道路。哀哉痛哉。世豈復有斯人乎。端叔亦老矣。迨云須髮已皓然。然顔極丹且渥。僕亦正如此各宜閟

嗇。庶幾復見也。兒侄輩在治下。頻與教督。一書幸送與。某大醉中不成字。不罪不罪。 又 某啓。契闊八年。豈謂復有見日。漸近中原。辱書尤數。喜

出望外。比日起居佳勝某已得舟决歸許如所教。而長者遽舍去。深以為恨。報除輦運似亦不惡。近日除目時有如人所料者。此後端叔必已信眉

矣。但老境少安。餘皆不足道。乍熱。萬萬以時自愛。某再拜。 又 某以囊裝鏧盡。而子由亦乆困無餘。故欲就食淮浙。已而深念老境。知有幾日。不

可復作兩處。又得子由書。及見教語尤切。已决歸許下矣。但須少留儀真。令兒子徃宜興刮制變轉。徃還須月餘。約至許下已七月矣。去歲在廣州

託孫叔静寄書及小詩達否。孫叔静云。端叔一塵坎軻。晚節益牢落。正賴謙德能委曲相順。適以忘百憂。此豈細事。不爾人生豈復有佳味乎。叔静

相交想得其詳。故輙以奉慶。忝契不罪。 又 近孫叔静奉書逺遞。得達否。比來尊體如何。眷聚各安勝。某蒙恩邻眞祠世間美仕復有過此者乎

伏惟君恩之重。不可量數。遥知朋友為我喜而不寐也。今已到䖍。即徃淮浙間。居處多在毗陵也。子由聞已歸許。秉燭相對。非夢而何。一書乞便與

餘萬萬自愛。某再拜。 又 某啓。辱書多矣。無不達者。然不荅非特衰病簡懶之過。實以罪垢深重。不忍更以無益寒温之問。玷累知交。然竟不免

累公。慚負不可言。比日承已赴頴昌。伏惟起居佳勝。眷聚各安慶。某移永州。過五年。度大庾。至吉出陸。由長沙至永。荷叔静拏舟相送數十里。大浪

中作此書上問。無他祝。惟保安之外。酌酒與婦飲。尚勝俗侣對梅二丈詩云耳。 與馮祖二 某慰䟽。言伏承艱疾。退居乆矣。日月逾邁。哀痛理極。

未嘗獲陳區區。少觧思慕萬一。實窮荒人事斷絶。非敢慢也。比辱手䟽。且審孝履粗持。廓然逾逺。追慟何及。伏冀俯禮適變。寬中强食。謹奉慰䟽。

又 蒙示長箋。粲然累幅。光彩下燭。衰朽增華。但以未拜告命。不敢且啓荅謝。感怍不可言喻。老瘁不復疇昔但偶未死爾水道間關日進。更二十

餘日方至曲江。首當詣宇下。區區非面不訝之人寫大狀。不罪手拙簡畧不次 又 昨日辱逺迓喜慰難名。客散已夜。不能造門。蚤來又聞已去

松楙。未敢上謁。領手教愧悚無地。至節想惟孝思難堪。奈何來日當徃謁慰。節辰蒙惠羊邊酒壺。仁者之饋謹以薦先感佩不可言也。 又 兩日

不果詣見。伏計孝履如宜。欲告借前日盛會包子厨人一日。告白朝散。絶早遣至。不罪不罪。家人輩欲游南山。祖仁若無事。可能同到彼閑行否。

與黄師是 行計屢改。近者約累舟中皆伏暑。自愍一年在道路矣。不堪復入汴出陸。又聞子由亦窘用。不忍更以三百指諉之。已决意旦夕渡江

過毗陵矣。荷憂愛至深。故及之。子由一書。政為報此事。乞蚤與達之。塵埃風葉滿室。隨掃隨有。然不可廢掃。以為賢於不掃也。若知本無一物。又何

加焉。有詩録呈。簾捲窻穿户不扄。隙塵風葉任縱横。幽人睡起誰呼覺。歌枕床前又月明。一笑一笑。某再拜。與廣西憲曹司勛 某啓。奉别忽二

載。奔走南北。不暇附書。中間子由轉附到天門冬煎。故人於我至矣。日夜服食。幾月遂盡之。到惠州又遞中領手書。懶廢已故。不即裁謝死罪死罪。

又 某啓。專人辱書。仰服眷厚。仍審比來起居清勝。至慰至慰。長子未得耗。小兒數日前徃河源。獨幹築室。極為勢冗。承惠牙蕉數品。有未嘗識

者。幸得偏嘗感愧不已。匆匆奉謝。 又 某啓。數日稍清冷。伏惟起居佳勝。構架之勞。殊少休暇。思企清論。日積滯念。尚冀保衛區區之至。因吳子

野行。附啓不宣。 又 某啓。從者徃還見過。皆不迎奉。愧仰何勝。辱書承起居清勝。聞還邑以來。老稚紛紛。衆口食貧向之孤寂未必不佳也。可以

一笑。蒸鬱未解。萬萬以時自重。 又 其啓辱書伏承起居佳勝聞還邑老稚皷舞數日調治想復清暇矣。歲盡。萬萬加愛不宣 又 某啓。專人

至賜教累幅。慰撫周至。且審比來起居佳勝。感慰兼至。某得罪幾三年矣。愚陋貪生。輙緣聖主寬貸之慈灰心槁形。即目殊健也。公别後聞微疾盡

去。想今益康佳養。生亦無它術。安寢無念。神氣自復。知吕。讀華嚴有得。固所望於斯人也。居閑偶念一事。非吾子方莫可告者。故崇儀陳侯忠勇

絶世。死非其罪。廟食西路。威靈肅然。願公與程之邵議之。或同一削。乞載杞典。使此侯英魄少信眉於地中如何如何。然慎勿令人知不肖有言也。

陳侯有一子在高郵。白首頗有立。知之蒙惠竒茗丹砂烏藥敬餌之矣。西路洞丁足制交人而近歲綏馭少方。殆不可用願為朝廷熟講之此外惟

萬萬自重。 又 公勸某不作詩。又却索近作。閑中習氣不免有一二。然未嘗傳出也。今録三首奉呈。看畢便毁之。切祝千萬。惠州風土差厚。山水

秀䆳。食物粗有。但少藥耳。近報有永不叙復㫖揮正坐穩處。亦且任運也子由頻得書甚安。某惟少子隨侍餘皆在宜興見今全是一行脚僧。但吃

些酒肉耳。此書此詩。只可令之邵一閲餘人勿視也 與晦夫 某啓辱荅教。感佩風月之約敢不敬諾庾公南樓所謂老子於此興復不淺便當

携被徃也 與范夢得 某啓一别俯仰十五年。所喜君子漸用。足為吾道之慶。比日起居何如。某旦夕南遷後會無期。不能無悵惘也過揚見東

平心極安。行復見之矣。新著必多無緣借觀為耿耿耳。乍暄。惟順自重。因李豸秀才行。附啓上問。不宣。 又 某啓。辱教字起居佳勝。郊外路逺。不

當更煩屈臨。可且寢處耳。有事以書垂喻可也。界紙望示及。來日自不出。只在舟中靜坐。惠貺鳳團。感意眷之厚。塾甚不謹。 又 某啓辱教承台

候康勝為慰。得請知幸。以未謝尚稽謁見。竦息竦息子功復舊物甚慰衆望。來日方徃浴室也。人還忽卒。不宣。 又 某啓。不肖所得寡薄。惟公愛

忘。以道義相期。眷予無窮。既承感戀不可言。乍寒不審起居休否。某以次陳橋。瞻望益逺。惟萬萬以時自重。 又 今日謁告。不克徃見。辱教伏承

文體佳勝。楊君舉家人服其藥多效。亦覺其穩審然。近見王定國云張安道書云。曾下竦藥。數日不能食。又謝之不滿意。然不知果爾否。有聞不敢

不盡。 又 某啓。辱手柬且審起居佳勝為慰和篇高絶。木與種者皆被光華矣。幸甚幸甚。舊句竒偉。試當强勉繼作。忽忽不宣。 又 某啓。違逺

二年。瞻仰為勞。辱書承起居佳勝。慰喜可量。覲罷當徃造門。并導區區。又 某啓。昨日方叔處領手誨。今又辱書。備增感慰乍冷。台候勝常。未由

詣見但有欽仰忽忽上啓 與無晦 某啓。乆留浙中。過辱存顧。最為親厚。既去又承追餞最逺。自惟衰拙。衆所鄙棄。自非風義之篤。何以至此。既

别但有思咏。兩辱書教。且審起居佳勝。今歲科舉。聞且就鄉里。承示喻進取之意甚倦。盛時美才。何遽如此。且勉之。决取為望。新文不惜見寄。未緣

集會。惟萬萬自重不宣。 與李公擇 某啓。兩日連見。忽忽竟何言。暄和起居何如夷仲送王徐州詩有見及語。方是時。人以相識為諱。欲一見面

道此為笑。竟不見可太息也。適所白是宗人棫雅州幕。不一。 與程懷立昨日辱訪。感怍不已。經宿起居佳勝。蒙借示子明傳神。筆勢精妙。仿髴

莫辨。恐更有别本。願得一軸。使觀者動心駭目也。嶺海闊絶不謂生還。復得瞻奉。慰幸之極。比日履此秋凉。起居佳勝。少選到岸郎伏謁以盡區區。

又 昨日辱臨。顧論昔之好。不替有加。感嘆深矣。屬飲藥污後不可以風。未即詣謝。又枉使旌重增悚惕捧手教且審尊體佳勝。旦夕造謁。以究

所懷。 又 辱手教伏審晚來起居佳勝惠示珠攬頃所未見非獨下視沙塘矣。應當一笑羊麵酒醋為惠禮意兼厚。敬以拜賜。感佩之極。 又

前日辱下顧。尚未走謝。悚息不已。捧手教承起居佳勝。卑體尚未清快。坐阻談論。為悵惘也。惠示妙劑及方。獲之幸甚。從此衰疾有瘳矣。 又 已

别瞻企不去心。辱手教且審佳勝。感慰之極。早來風起。舟不敢解。故復少留。因來净惠。與惠州三道人語耳。無緣重詣。臨紙惋悵。 又 令子重承

訪。及不暇徃别。為愧深矣。珍惠菜膳。增感怍也。河源藤已領。衰疾可恃矣。又 眉山有巢谷者。字元修。曾應進士武舉皆無成。篤於風義。已七十

餘矣。聞某謫海南。徒步萬里來相勞問。至新興病亡。官為藁殯。録其遺物於官庫。元修有子蒙在里中。某已使人呼蒙來迎䘮。頗助其路費。仍約過

永而南。當更資之。但未到耳旅殯無人照管。或毁壞暴露。願公愍其不幸。因巡檢至其所。特為一言於彼守令得稍修治其殯。常戒主者保護之。以

須其子之至。則恩及存亡耳。死罪死罪。 又 去德彌月。思仰縈懷。比日履此新陽。起居增勝。行路百阻。至英方再宿矣。少留數日。此去尤艱閿。借

舟未知能達韶否。流行坎止。輙復任緣。不煩深念也。後會未卜。惟萬萬為國自重。 荅劉貢父 乆闊暫聚。復此違異。悵望至今。公私紛紛。有失馳

問。辱書感怍無量。字畫研緊。及問來使。云尊貌比初下車時晰且澤矣。聞之喜甚。比來起居想益佳。何日歸覲。慰士大夫之望。未間。萬萬為時自重。

不宣。 又 某忝冒過甚。出於素奬。然迂拙多忤。而處爭地。不敢作乆安計兄當有以教督之。血指汗顔旁觀之誚。奈何奈何。舉官之事。有司逃失

行之罪。歸咎於兄。清明在上。豈可容此小子何與焉。茯苓松脂雖乏近効。而歲計有餘。未可棄也。默坐返照。瞑目數息。當記别時語耶。荅曾子宣

某流落江湖。晚復叨遇。惟公知照如一日也。孤愚寡與。日親高誼。謂可永乆。不謂尚煩蕃翰之寄。違闕以來。思仰日深。辱書教。伏審履兹秋凉。台

候萬福。欣慰之極。二聖恩治。求人如不及。公豈乆外。惟千萬順時。為國自愛。 又 自公之西。有識日望詔還。豈獨契愛之末。邊落寧肅。公豈乆外

哉。示喻塔記乆不馳納。愧恐之極。乞少寬之秋凉下筆也。親家柳子良宣德赴潞幕。獲在屬城。知幸知幸。謹奉手啓。冗迫不盡區區。 又 某啓。辱

教伏承台候萬福為慰。塔記非敢慢。蓋供職數日。職事如麻。歸即為詞頭所迫。率以夜半乃息。五更復起實未有餘暇乞限一月所敢食言者有如

河。願公一笑而恕之。旦夕當卜一邂迨而别 與李公擇 秋色佳哉。想有以為樂。人生惟寒食重九慎不可虛擲。四時之變無如此節者。近有潮

州人寄一物。其上云扶劣膏。不言何物狀似羊脂而堅。盛竹筒中。公識此物否。味其名必佳物也。若識之當詳以示。可分去。或問習南海者子由近

作栖賢僧堂記讀之慘懔覺崩崖飛瀑逼人寒栗。 與姜唐佐秀才 某啓。特辱逺訪意貺甚重衰朽廢放何以獲此。悚汗不已經宿起居佳勝長

牋詞義兼美窮陋增光。卧病不能裁荅。聊奉手啓。 又 某啓。昨日辱夜話。甚慰孤寂。示字承起居安勝。竒荈佳惠。感服至意。當同啜也。適睡不即

荅。悚息。某頓首。 又 今日霽色尤可喜。食已。當取天慶觀乳泉潑建茶之精者。念非君莫與共之然早來市無肉當相與啖菜飯爾。不嫌可只今

相過。某啓上 又 適寫此簡得來示知巡撿有會。更不敢邀請。會若散早。可來啜茗否酒麵等承佳惠感愧感愧。來旦飯必如諾。十月十五日白。

又 某啓。别來數辱問訊感怍至意。毒暑旦喜起居佳勝。堂上佳慶甚慰所望也。知非乆適五羊益廣學問以卒逺業。區區之禱。此外萬萬自重

不宣 又 某已得合浦文字見治裝不過六月初離此。只從石排或澄邁渡海。無緣更到瓊會見也此懷甚惘惘。見貳車略道下懇有一書至兒

子邁處從者徃五羊時為带去。轉托何崇道附達為幸。 兒子治裝冗甚未及奉啓。所借烟蘿子兩卷。吳志四册。會要兩册並馳納。 與羅嚴秘校

某啓專人至蒙不鄙罪廢。長箋見及。援證古今陳義甚高伏讀愧感。仍審比來起居佳勝。至慰至慰。守局海徼淹屈才美。然仕無高下。但能隨事

及物。中無所愧。即為達也。伏暑。萬萬自愛。不宣 又 衰病裁荅草草不訝。知不乆美解。即獲會見。至喜至喜。掩骼之事。知甚留意。旦夕再遣馮何

二士面禀。亦有錢物在二士處。此不覼縷曾城荔子一藍。附去人持上。不罪不罪。某又上。 又 某啓。逺蒙惠書。非眷念之厚。何以及此。仍審比來

起居佳勝。感慰兼集。老病之餘。復此窮獨。豈有再見之期。尚冀勉進學問。以究逺業。餘惟萬萬自愛。不宣。 又 官事有暇。得為學不輟否。有可與

徃還者乎。此間百事不類海北。但杜門面壁而已。彼中如有簾藥治病。為致少許。此間如蒼术橘皮之類皆不可得。但不嫌簾賤。為相度致數品。不

罪不罪。 與林天和長官 某啓。近辱手書。冗中不果即荅。悚息悚息。春寒想體中佳勝。火後凡百想勞神用。勤民之意計不倦也未由披奉。萬萬

自愛。不宣。 又 某啓。專人辱書。且審起居佳勝為慰。春物益姸。時復尋賞否。想亦以兩軫懷也。未由徃見。萬萬若時加攝。不宣 又 小兒徃循

已數日矣。賤累閏月初可到此。新居旦夕畢工。承問及感感不已。領書又惠笋蕨。益用愧刻。間相度移邑。果爾否 又 某啓。辱手教伏承起居佳

勝。甚慰馳仰。承問賤累。正月末巳到贛上矣。閏月上旬必到此也。考室勞費。乃老業也。旦夕遷入。未由會見。萬萬以時自重。不宣。 又 花木栽感

留意惠貺。鹿肉尤增慚荷。某又上 又 某啓。近數奉書想皆達。兩後清和。起居佳勝。花木悉佳品。又根撥不傷。遂成幽居之趣。荷雅意無窮。未即

面謝為愧耳。人還匆匆。不宣。 又 某啓。昨辱訪問。尤荷厚眷。恨老病龍鍾不果詣。違愧負多矣。經宿起居何如。果成行未。忌已為民。誰如君者。願

益此道。譬之農夫不以水旱而廢薦蓘也。此外萬萬自愛。不宣。 又 某啓。比日蒸熱。體中佳否。承惠楊梅。感佩之至。聞山薑花欲出録夢得詩去。

庶致此饋也。呵呵。豐樂橋數木匠請假暫歸。多日不至。敢煩㫖麾勾押送來為幸。草草奉啓。不罪。 又 某啓人來辱書。具審皆尊體佳勝。甚慰所

望。出意加减秧馬。曲盡其用。非撫字究心。何以得此。具白太守矣。乍熱。萬萬以時加嗇。不宣。 又 某啓。人來辱手教。具審起居佳勝。吏民畏愛。謡

頌布間。甚慰所望。秧馬聊助美政萬一耳。何足云乎。承示諭愧悚之至。增磨以成。秋凉當徃觀也。毒熱。萬萬為民自愛。不宣。 又 某啓。辱教承微

疾已平。起居佳勝。甚慰馳仰。暑雨不常。官事疲勩。攝衛為難。惟加意調以時休息為佳也。匆匆不宣。 又 某啓。多日不奉書。思仰之至。伏暑尊體

何如。惠貺荔子極佳。郡中絶少得。與數客同飲。幸甚幸甚。未由合會。萬萬以時自愛。某再拜。 又 某啓。辱手教承起居佳勝。乆以冗率。有闕馳問

愧企深矣。承惠龍眼牙蕉。皆郡中所之。感作之至。未由瞻奉。萬萬以時自重。不宣。 又 高君一卧遂化。深可傷念。其家不夫所否。瘴疫横流。僵仆

者不可勝計。奈何奈何。某亦旬日之間䘮兩女使。謫居牢落。又有此狼狽。想聞之亦為之憮然也。某再拜。 又 某啓。近日辱書。伏承别後起居佳

勝。甚慰馳仰。數夕月色清絶。恨不同賞。想亦對景獨酌而已。未即披奉。萬萬自重。人還布啓不宣。 又 某啓。近辱過訪。病中恨不欵奉。人來枉手

教。具審起居佳勝。至慰至慰。旦夕中秋。想復佳風月。莫由倍接。增悵仰也。乍凉。萬萬自重。不宣。 又 某啓。人還奉書必達。節後漸凉。起居佳否。叠

煩頥㫖。感怍交深。未緣面謝。惟祝若時自重。不宣。 又 某啓。秋高氣爽伏計尊候清勝。公宇已就。想日有佳思。未緣披奉。萬萬以時珍嗇。不宣。

又 某啓。前日人囬。裁謝必達。比日履兹薄冷。起居佳否。未緣展奉。但有翹想。尚冀保衛區區之至。不宣。 又 某啓。近奉狀知入山未還。即日想

已還治。起居佳否。徃來衝冒。然勝游計不為勞也。未瞻奉間。更乞若時自重。不宣。 又 某啓。辱書伏承起居佳勝。示諭糼累已到。誠流寓中一喜

然老稚紛紛。口衆食貧。向之孤寂未必不佳也。可以一笑。蒸鬱未解。萬萬以時自重。不宣。 又 某啓。從者徃還見過。皆不欵奉愧仰何勝。辱書承

起居清勝聞還邑以來。老稚皷舞。數日調治。想復清暇矣。歲暮萬萬自愛。不宣。 又 某啓。昨日江干邂逅。未盡所懷。來日欲奉屈早膳庶少欵曲。

闕人不獲躬詣。不罪。 與張朝請 某啓。兄弟流落同造治下。蒙不鄙遺。眷待有加。感服高誼。悚佩不已。别來未幾。思仰日深比來起居何如。某已

到瓊。過海無虞。皆托餘庇。旦夕西去。回望逾逺。後會無期。惟萬萬若時自重。慰此區區。途次裁謝草莫。不宣。 又 海南風物。與治下畧相似。至於

食物人烟蕭條之甚。去海康逺矣。到後杜門默坐。喧寂一致也蒙差人津送。極得力感感。舍弟居止處。若得早晚令渠獲一定居。遺物離人而游於

獨。乃公之厚賜也。兒子幹事暇上狀。不罪。某上啓。 又 某再啓。聞已有詔命。甚慰輿議。想旦夕登途也。當别具賀幅。某闕人寫啓狀。止用手書。乞

加恕也。子由荷存庇深矣。不易一二言謝也。新春海上嘯咏之餘。有足樂者。島中孤寂。春色所不到也。某再拜。 又 某啓。乆不上。伏想察其衰疾

多畏。非敢慢也。新軍使來捧教字。且審比日起居佳勝。感慰兼極。某到此數卧病。今幸少間。乆逃空谷。日就灰槁而已。因書瞻望。又復悵然。尚冀若

時自重。區區之餘意也。不宣。 又 新釀四壺。開嘗如夙昔香味醇冽。有京洛之風。逐客何幸得此。但舉杯屬影而已。海錯亦珍絶此。雖島外人不

收此得之又一叚竒事也。眷意之厚。感作無已。 與李方叔 乆不奉書問為愧。遞中辱手書勞勉益厚。無狀何以致足下拳拳之不忘如此。比日

起居何如。今歲暑十倍尋常年。雨晝夜不止烝病夫氣息而已。想足下閉門著述。自有樂事。間從諸英唱和談論。此可羡也。何時得會合惟萬萬自

重。不宣。 又 秋試時不審從吉未。若可下文字。須望鼎甲之捷也。暑中既不飲酒。無緣作字。時有一二輙為人取去。無以塞好事之意。亦不顧足

下如此僻好也。近獲一銅鏡如漆色。光明冷徹。背有銘云漢有善銅出白楊。取為鏡清如明。左龍右虎俌之。字體雜篆隷真漢時字也。白楊不知所

在。豈南楊白水楊乎。如字應作而字使耳。左月右日。皆未甚曉。更閑為考之。 又 頃年於稠人中。驟得張秦黄晁及方叔履常。謂天不愛寳其獲

盖未艾也。比來經涉世故。間關四方。更欲求其似貌不可得。以此知人决不徒出。不有立於先。必有覺於後也。如方叔飄然布衣。亦幾不免。淳甫少

游又安所獲罪。斷棄其命言之何益。付之清議而已。憂患雖已過。更宜慎口。以安晚節。 又 承示喻於長安君偶患臂痛不能舉。某於錢塘武朝

議處得一方。云其初本施渥寺丞者。因寓居京師甜水巷。見乞兒患兩足拳。捺屐子行。渥嘗以以飲食錢物遺之。凡期年不衰。尋赴任數年而還。復

僦曩居。則乞兒已不見矣。一日見於相國寺前。行走如飛逕就問之。則曰遇人傳兩藥方。服一料已能走耳。服之立效。其後已傳數人皆神妙。但手

足上疾皆可服。不拘男子婦人。秘之。其方元只是王氏博濟方中方。但人不知耳。博濟誤以虎脛為虎腦。便請長安君合服必驗。朝雲者死於惠州

乆矣。别後學書。頗有楷法。亦學佛法。臨去誦六如偈以絶。葬之惠州栖禪寺。僧作亭覆之。榜曰六如亭。最荷夫人垂顧。故詳及之。 與程公宻 途

中喜見令子。得聞動止之詳。繼領專使手書。且審即日尊體清勝。感慰無量。差借白直兜乘擔索。一一仰煩神用。孤旅獲荷德之心未易云喻。來日

晚方達蒙里。即如所教出陸至南華。南華留半日即造宇下。一吐區區。預深欣躍。 又 行役難羈。托庇以濟。分貺丹劑拯其衰疾。此意豈可忘哉。

其餘言謝莫盡。令子昆仲比辱書示。未暇修書。悚息悚息。曹三班廉幹非常。逺送愧感。二絶句發一笑。 又 窮途栖屑。獲見君子。開懷抵掌。為樂

未央。公既王事靡寧。某亦歸心所薄。忽遽就别。如何可言。别後亟辱惠書。詞㫖增重。且審起居佳勝。感慰深矣。某已度嶺。已脕問鵩之憂行有見蝎

之喜。但逺德惘惘。未忘來情。新春保練以需驛召。 與徐仲章 昨日既蒙言贈今日又荷心送。盎然有得載之而南矣。辱手教極甚厚愛孔子所

謂忠焉能勿誨乎。當書諸紳。寢食不忘也。 與友人 某啓。相聞乆矣。獨未得披寫相盡。常若有所負。罪廢淪落。屏迹郊野。初不意舟從便道。有失

修致。不謂過子冒大熱間關榛莽曲賜臨顧。一見洒然。遂若平生之歡。典刑所鍾。既深嘆仰。而大篇璀璨。健論抑揚。蓋自去州未始得此勝侣也。欽

佩俯求衰晚。何以為對。送别堤下。恍然如夢覺。陳迹具存。豈有所遇而然耶。留示珠玉。正快如九鼎之珍。徒咀嚼一臠。宛轉而不忍下咽也。未知舟

從定作幾日計。早晚過金陵。當得欵奉。文同丹淵集蘇軾小簡 軾啓。近承書誨。喜聞尊候益康勝。見乞浙郡。不知得否。相次入文字乞宣與明。若

得與兄聯棹南行。一叚異事也。中前桑榆之詞。極為工妙。尋曾有書道此。却是此書不達耶。老兄詩筆。當今少儷。惟劣弟或可以仿髴。墨竹即未敢

云尔。呵呵。佳墨比望老兄分惠。反蒙來索。大好禪機。何處學得來。大軸揮灑必已了。專令人候請。切告烏絲欄兩卷。稍暇便寫去。近見子由作墨竹

賦。憙思簫散。不復在文字畛域中。眞可以配老筆也。亦欲寫在絹卷上。如何如何。乍凉。萬萬珎重。又軾自宻移河中。至京城外。改差徐州。復挈

而東。仕宦本不擇地。然彭城於私計比河中為便安耳。今日沿汴赴任。與舍弟同行。聞與可與之議姻。極為喜幸。從來交契如此。又復結此無窮之

歡。美事美事。但寒門不稱。計與可必不見鄙也。臨行冗甚奉書殊不謹。俟到任别上問次。 又 軾再拜。侄女子獲執箕帚。非獨渠厚幸。而不肖獲

交於左右者。緣此愈親篤矣欣慰之懷。殆不可言。不敢復具啓狀。必不見罪也。聞舍弟談婿之賢。公之子固應爾。侄女子粗知書曉義理。計亦稱公

家婦也。更望訓誨其不逮也。 又 軾啓。叠辱來教。承起居佳勝。適聞中間復微恙。且喜尋已平復。軾比未亦多病。漸老不耐。小放意輙成疾。不可

不加意謹護也。水後彌年勞役。今復聞决口未可塞。紛紛何時定乎。寄和潞老詩甚精竒。稍閑當亦作六言。殆難繼也。未緣會晤。萬萬以時珍重。

又 軾啓。稍不馳問不審入冬尊體何如。想舊疾盡去。眠食益佳矣。見秋榜知八郎已捷。不勝欣慰。惟十一郎偶失。甚為悵然。一跌豈廢千里。想不

以介意。寄示碑刻。作語古妙。非世俗所能仿髴長句偈甚竒。非獨文字甘降。便當北面參問也。近有一僧名道潜。字參寥。杭人也。時來相見。詩句清

絶。可與林逋相上下。而通了道義。見之令人蕭然。有一詩與之。録至為一笑也。未由展奉萬萬以時自重不宣 又 軾啓。近遞中辱書。承非乆到

闕。即日想已入覲矣。無緣一見。於邑可知。苦寒尊候何似。貴眷令子各安勝。軾蒙庇粗遣。秋來水災。幾已為魚必知之矣。寄惠六言小集古人之作。

今世未省見。老兄别後道德文章日進。追配作者。而劣弟懶墮日退。卒為庸人。他日何以見左右慚悚而已所要拙文。實未有以應命。又見兄之作

但欲焚筆硯耳。何敢目露。兄淹外既乆。雖與時闊疏。而公議卓然。當遂踐清近也。歲行盡。萬萬以時自重。不宣。 與司馬光 某再啓。特承寵惠詩

序石刻。渺然想見與可襟韵游處之狀。高逺瀟灑。如晴雲秋月。塵埃所不能到。某所以心服者。非特詞翰之美而已。某再拜。 荅趙抃 某别啓。向

以蕪音浼聞。承未鄙誚。過有稱㫖副之佳頌為之讀復數四。益用感慰。其理明語快。到古作者。第嘆服而已。何自珎集下懷瞻咏不宣某祗拜。




永樂大典卷之一萬一千三百六十八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