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樂大典/卷1136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一萬一千三百六十八 永樂大典
卷之一萬一千三百六十九
卷之一萬一千四百十二 

永樂大典卷之一萬一千三百六十九 十一産

書簡十七

宋李端叔姑溪集書簡 上時宰 初暑。伏惟釣履萬福。此者無前之寳鼎。然傑出頴卓之才。因事尤振。丕告列辟。輝映相盛。雖參以他務而并舉

之。然超軼絶塵則在是也。加之制語有法。事詞為稱。辱在題品。遂因諦味以復成誦。於所能誦。則如見其人。惟是不得從賀客之後。倍深依向。不宣

又 某自徹聲迹濱二十年。固能時見一班於管窺文豹。然親承警策如前人雖萬户侯有所不願者。定能終有兹幸已否。門庭愈不可及。諸有

志者投。間互進所長。而規矩繩墨各得於一顰一笑。因其所有。亦或選掄之及拱把。便知其材可指日遂至於各合抱也。萬牛回首。一柱特表。自揆

則非其輩類。如得一竊嘆於衆人之後足矣。臨筆增吝。 又 某衰悴。且復拙於養生。而又傍無似助。故家食之日少。而農務之力多。是亦造物者

所以付之。要之竊慕末軌。其目寓手應。固當因時以勉者。氣已不振。而牽制復乘之。眞見負於幸得之際。而有憾於無窮之暝矣。尚資竿牘之賜。時

輙興起願親之勤尤覺既高益逺也。 與祝提舉無黨昨日庶幾展吾。不圖鉏鋙。良眷眷也。早來伏惟起居佳勝。專介被問。所以慰藉甚欵。感愧無

諭。行李稍遽。不獲瞻望。倍深約結介還方食。具記草率皇恐皇恐。 又 早來辱訪别少親妙俉。尤慰披寫。日高尚寒。共惟起居佳勝。於是大斾經

行。首賜臨問。累日遂獲周旋燕俎所以存拊欵盡。鄙陋何以為據非氣類曲敦疇克如此。感服銘佩。倍深繾綣。適到津亭。已失浮驂度其勢不得中

敬。行色系戀之迫庶幾見亮 又 流落屏處不復通好游舊雖欽咏不少忘。然門地日益逺矣。比辱暫屈使指。但竊為一方致慶而不敢輙投繾

綣。於是弭節尚意。猶在省録。踟蹰願致之勤。滋恨無地。不圖加惠鼎臨。遽先翰墨敦諭欵悉。如接盛遇。秋冷感激而已。他佇續貢不次。 又 拜别

忽忽逾時。系咏雅眷但深約緯。累日方治行。主於一見門下而北。稍傳按部將復經由。以故少留。仰俟瞻叩。遽先翰墨。委諭詳盡。尤佩不忘之意。伏

審乍冷。起居佳勝。百臆須欵席可究不勝拳拳。謹且參問。 又 日者大斾經由。亟走行府。切承會食州中已而聞改轅北出。竟不獲一奉教督。欿

焉鄙懷跂咏不少間。庚伏邇日不審尊體動止何似瞻望棨戟有必可見之地。未有其涯向風可勝約結 又 准擬還自信州便道獲欵藎論不

 謂行李甚遽。但劇引咏相繼。便圖上記。五月中感寒疾。已在必死之際。偶尒就安然汗而復作。淹回幾五十日矣。今又惙惙氣僅相屬。書問不時。端

 系於此。亦必有以見亮。乆聞府事嬰拂。雖一方蒙被德澤。其如方暑。小勞應接。不無自累也。達吾之所自信者以聽之。固知無入而不自得也。日期

 便道叅近。倍深聳向。 又 某到太平四周年。第一年䘮子婦。第二年病悴。涉春徂夏。劣然脫死。第三年亡妻。女子相繼見捨。第四年初則瘡癬被

 體。已而寒疾為苦。於其中間人情不相當。靡所不有。自忝冒叙復。便欲迤邐北歸。日復一日。今幸苟生。勢不容更住矣。輙不自外門下之舊。濱二十

 年。雅辱知怜。且非旦暮於是。如在井中。去死地間不容髮。引睇尺索。何翅再造。故忘其僭易。上干使臺。暫借一寬舟只至山陽。度徃還無四十日。自

 不妨别差使。萬一不在所絶。敢冀此月下旬或二十間得之幸甚。先望貶付照牒。仍得一寬潔差新者。一家并亡妻靈柩同載。不得不慮。皇悚皇悚。

 又 某賤累三房二十餘口。又有靈柩。先因唐欽叟處一舟般載不盡。又唐舟年深疏漏。止可載輜重幸小子除服合得一舟不得已上冒其詳

 筆下不能見。但目即舉家如在爐炭上。果蒙曲應。殆非平日可比。伏惟恩仁俯契真切。悚息悚息。 又 某五月初寫下前啓相次得疾故修浼淹

 緩。自取留滯之累。前啓更不易庶幾見念知其意非今日也。皇恐皇恐。 與米元章 八月八日李某頓首再拜漣水使君元章公閤下。伏自拜違

 行四年矣書問不繼。相逺之勢然也。到京見交游尚未遍。其見者道公動止。與夫政事之在人口者。十居八九。則知吾元章公有進。而真不愧吾欽

 抱之素也。如何如何。秋高氣清邇日不審尊體何似。行有召命。未間。千萬加愛。謹奉狀諮聞 又 某上啓元章漣水使君節下近委榷貨。遞當已

 塵浼。京師自六月至九月。雨連晝夜不絶氣候已如冬月。不審淮上如何。伏惟政成民樂履此初寒。起居佳勝南來者一口交譽謂自過楊子渡行

 路無不嗟諮頌咏每道及公名姓則以手加額上不謂至此而猶未還召。其勢亦不能乆矣。更希善愛以對之 又 某啓末路間關。獨得於公為

 多。不謂一别。便不蒙寸紙。則平日眷眷。殆將委諸草莽邪抑將有待於我而然也近見子曾魯公書道公學術高明。政事亹亹挽之不斷企仰何及。

 漣漪古郡拒吾松楸纔一水風化漸漬我亦公桑梓之民也未能輩父老申敬麾下。可勝耿耿或未見忘時賜書教 又 改月伏惟起居佳勝。祭

 享傷感殆不容遣免以故先承降問兼辱元暉下顧敦叙稠重尤劇佩荷。見命晚集敬當祗赴只是食素不必具肉幸甚輙欲更求十數幅字如此

紙可用否必欲得何色目乃入用先告示及當携徃也 與小米元揮納紙為請别是一叚因緣恐兩彩一賽輙煩過庭。為了之仍早得之幸甚。流

落人間乃是超世之物。不易得者今日之遇也。挂念挂念。與彭學士 某啓乆别教席。仰咏不能已暑伏舟行良苦尊候起居何似。區區欽佩緒

餘。常有願親不足之懷。於是又將西去瞻望數千里。未卜承侍之期。臨書黯然。敢冀委時自衛鄙誠千萬。蓋非書所能盡竊幸矜照。 又 自承召

命。日計行李。須郊外迎見。遽領教墨。深愧已後時矣。將聞德誨咫尺。欣浣可知 又 兩日少故。阻奉教席瞻向盛德。義不少忘恭惟從者無恙。承

今日殿對。遂即黼座問勞之際。想慰淵衷佇望之乆方出局偶餞一舊僚出城明日當叩師幾 又 乆不承師誨。雖在具書。而瞻仰拳拳。蓋非紙

墨可致者其欲見之心朝夕東引伏辱手教。曲記過存伏審赴召已次都邑。霜寒尊候起居萬福。出局遂造席未。區區謹俟侍坐。 又 孤苦待盡。

乆不得君子之教。雖餘喘不復自理。然向徃之私。惟日北咏。遞至忽持手筆藹然風義。未忘罪罰。而遷官之慶。有愧為問之獨緩。比日復不審履貺

何似恭惟庭闈康靖。眷聚均福書成尚在改歲常格所拘稍滯雄奮古者治功成之際玩心神明而沈敏之材。多援於躐等良務寬大以伫類求。

又 今早講罷。即詣直舍。承騶衛已出。晚尤毒熱。伏惟尊候動止萬福。少慕下風。比得親侍將一月。切仰高明。欽戴無以。會此邊改。遂失依賴。下情

瞻戀。何似可言。拘文非假。不敢輙詣墻屏。謹奉手啓。 與劉延仲 前日遣問承暫出。翹仰為懷。連日出城倦甚。適方見中間所惠簡。尋失為答。悚

仄悚仄。秋暑欣審侍奉萬福。馬以病足。見借馬出入。亦必無用矣他日望宿戒也。一二日相見。有客才起草草。 與姚漕 某皇恐上啓運使户部

節下。低回仕路。常在光明中。地偏人微。無從瞻望。比承振米一道。而里舍所寓。適休庇昧。欣慕所期實均有衆。首夏清和。恭惟尊體動止萬福。系咏

門墻。未獲通名將命。尚冀衰遲或在記録。不宣。 又 屏處江上。忽二十年。疇昔難忘。常在欽挹。敏茂詼洽。表儀多中。故省户使臺。繼膺寵數。而勢

地既阻。無從修記。其知懷德固不少㩂也。比多在墳山。失於承候。今已在衆人後矣。亦鄙分所應尒也。餘塵未拂。尚幸按臨。得從賓客之末。乃所願

言。庶幾侍坐披悉。 又 退縮閭巷實依德庇。眷言疇昔。蒙被有加。拳拳負荷之深。未。易形容可究也。冬候未寒。日東尊候動止何似。委寄固重。而

隨地振米。下受其賜。上收其效。日聳褒顯遂膺柄任。非持一介私淑。而然乃公論之所歸也。引咏門墻。可量傾溯。 又 中間便人蒙枉教。尋欲修

叙而持書人已不見差池重意之辱寄顔無地衰晚幾幾待盡而已比闕暫總帥事輙期一見以酬素志蒼顔白髮仰附後車之載。或能上助仁者

愛老念舊之樂私庭無助凡米鹽瑣屑率身履之用是蹭蹬向風何已。故都可擇之勝固多乘時抑揚不妨自達順御。而超見絶韻固以付之翰墨

足為一方無窮之美觀也。𥬞馬衰舊實與榮焉。臨筆倍增跂頌 又 溧水縣丞李宥者。和文都尉家賢子弟也。和文樂義尚賢。天下學士大夫歸

之。其風流所塈。至今禀然。而宥不獨有其家貌。又能悉心政事所可稱美幸託臨屬。前有改官狀四紙矣垂成之際一舉則其德倍於他日伏望特

達。俯踐所請。不勝企祝。方此閑陋不當率尒為言其如乆荷眷遇亦所以仰報也皇恐皇恐 與周漕 某皇恐上啓。委質後塵雖不能旦暮師承

然竊借光明。常如星日之下臨也。不腆之役。乆益加冗以故稍不獲修記起居。系咏拳拳。當不待講而後諒。冬候微暄不審尒日尊履何如早期數

月間。獲衣門仞。荏苒不知所計殆無以自名其况。尚冀未遷召間。猶及俯慰。 又 某三月到此稍為完葺蝸陋。以涉夏大病。甫秋即入墳山前旱

後雨。以物理特有以見制竟以工料不契暫歸以俟春暖間承按部經由。每過必見問以至親屈大斾臨顧蓬蓽所以加惠衰凉。然嘗求此於古人。

而𥬞馬何堪。未易負荷。高明一時人物。得一望已為遭遇。而委曲腃存之意。有加無已。非今日之事也。臨筆倍深依向。 又 逼至節方自墳山歸。

恭聞大斾經過纔信宿。失此參近。重以為慊。已而捧所墜教。存拊逾厚。申繹增愧。退揆畧無可采。而盛德禮意日隆。定將何地可酬兹幸。向風惘然。

又 伏蒙親寓别幅。留貺朋樽。飲君子之德。而研味委意之寵。如奉欵席。可勝欽戴。又復超世翰墨文詞之盛。璀璨溢目。一時榮遇。未易形容也。

不敢别具公狀為謝。深恃異眷。 與和州太守曾延之少監 某啓。近遣專人通問上謝。當浼鈴下。乍晴遂有春思。隨時抑揚。想多勝趣。系咏雅眷

尤劇繾綣。邇日復不審尊體動止何似。鄙陋還家濱一月。愛民恤物之譽。日有欽向。以蓽門圭憲得之已如此。則士論騰播。組織於文字語言間。竊

謂君相已在紬繹矣。入奉禁嚴。藻繢世德。是乃一時之盛事也。夙庀後塵彌用撃節。 又 某到家即欲作書。因冗瑣遂已淹晚。前日方克展叙。不

識果有以見亮已否游定父行欲申敬問。適有少故。輙不暇及。其家人回。具言佳客憑凌連日醉笑。竟使積陰廓徹萬花紛敷。以成同樂之勝獨不

得展轉末軌。但深引歎。占高南望。吾家山水實在尊俎間能復指顧。俯及衰舊。而恨不得與之周旋否。向風耿耿。 與元祖慶法曾名億近聞行李

之便謂得從容明爽展盡系吝徃見不遇。辱顧相夫。晚節僅能一接語。而遽鷺摻袂。殆若有以主之。于今不自己也既而遽圖修記道此不滿。荏苒

不契於是疾病乘之幾成蹭蹬。高義可懷要須氷雪可鑒。木間與時御宜。以期絶詣。蓋君子相忘於道術非只尺低昂所計也。 又 某自到貶所。

即聞盛義秀粹樂易應接無一罅可指固願奉從容仰借振米數因所徃還以間舟幸假道之際乆未我與。可勝宇落異時投足治下私幸可以史

僕承教初則適有所未暇既而脉食差爽稍謝通謁迄去僅一識面追訟每自邑邑。比捨策又後草草摻袂。然所得度越所聞亦多矣。晚節何堪。定

將邑邑終不滿。抑遂充足稇載以歸邪。收之桑榆。敢昧欣跂。 又 某再啓相巨纔百里地。欽向既重自當樓武申叙雖不能旦暮亦足資藉他日

之好目前紛擾殆人情所不堪。加之衰病嬰仍。常若有以制之。是宜取踈置逺。而惠顧曲敦鼎翰墨累幅展轉如奉勤懇揆非所據不知愧汗濡浹。

而景佩相先。則君子之庭不肖之迹可保其尚在也更一月可以造請。乃所願言。糟粕不足以形容。不審終踐所。期已否。 又 伏讀别紙具道尊

府盛意。并録示行狀俾得紀次大門遺軌紬繹反復愧不能已早時才卿崇班以稚素之故亦嘗見及。衰退乆廢筆研。加之巨題豈敢輙當。具以是

辭矣於是君子過予。竟不許迴避雖已聞命。然乍病起。匆匆未完。更望少寬。庶能牽課。高文懿學。自可表揚先烈。而乃問道於𡨋行。借聽於已瞶。似

是倒置。皇悚皇悚。 又 竊承受代非晚。亦有意相過。佩服盛義豈所堪者。八月即在左右。或前駕庶幾猶及迎展尚幸遷就。無致相失也。跂向跂

向。 與龔平國 一水系望無異鄰墻投懷之歡。實托舊物。固當乘間就展與接武文馳乃曠日持乆。才一通問其情固不如是。而表見所期渠得

無所負邪念之殆不容少自寬。而亦覬雅眷有以亮之至於牙相惇勉。謂糟粕之傳不可以廢而加警焉。庶幾翰墨間有一會面之尉也。秋日曠爽。

伏惟燕居優暇。動履清勝。老日不異平時。姑兀兀取給目前以待盡耳尚冀摧頽或可支策。遂有周旋披寫之幸。未間倍加保嗇。苟可以寓之形容

者。無惜猥及。 又 去歲蒙賜教尋具報。比辱垂諭。乃知今夏方到。定將何處濡滯然邪。因是再枉手筆。累幅欵盡。如接更僕。其為感浣。可量繾綣。

依田為生。一水旱便覺費力。不腆之托二年沈没今秋粗理又復暴漲可慮待哺嗷嗷。不知所以為策。德門隨遇為生計亦如我之窘。常日佳况少

而畏念多。豈造化别有所命歟。不然何特於我輩加甚也古人未始以此自放。帶經而鋤。尚安知以彼輙易。政須吟哦妙俉叩牛角而為之節低回

稍休。則寫之筆下。豈不綽綽然有餘裕哉。𥬞焉蓋門下舊物也臨筆不覺縷縷。自餘非會俉不展。 又 别後雖再修馳鄙懷曾未披寫。姑為目前

所牽制而然。要亦終何補於系念哉。葛大川來聞為况稍詳紬繹賜書。則情好有加而不已。眷言欣慕。早期於歲晚者。於是彌厚。重嘆慕焉何以仰

對。老秋日來起居萬福。大水彌亘東南。依山占高。猶有幸免獨吾邦潴為一大湖。始則微芒本末。今更不知所涯際昔所謂稽天者其在是乎。徙家

墳寺已幾一月。來之不早。衰病遂為陰濕氣憑凌惙惙僅存視息。使不失故常。則别是一種境界。方其嘯咏自適。過從不乏。頗復及此搶攘否。霜候

可期日念歸壑。蓋周旋勝踐。實出素計。要須還家乃克自浣。大川忽相顧山中粗得相温回期甚迫。而方病悴。加之翳晦不我為地作書如在夢寐中

所不到處。與夫鋪叙失次庶幾矜照。亦恃大川必能詳盡也。與龔平國大川來。如獲欵奉。方尒咏思。為慰可知。自藏雲距采石才二十餘里意

念固不捨。以是滋不能已。但系累相仍。第一以老病故。殆似非人力也湯泉早晚成行。平日恨不得周覧其勝。異時賢主人表發又别是一叚佳事。

將為吾之别館矣。彦發諸郎同之否。歷陽不異鄉閭邑人歆慕。頗承日有樂趣。較之陋邦。何啻千萬里之逺。老日所以杜門却掃渠得已哉一出境

便是吾樂國。如獨力家務。遽脱不容暫何。且以前者為計。有至半年未嘗一通書未論契好之厚於人情端有是乎。因循苟且。為患實大。不思不勉。

定誰之過。庶幾收之桑榆。非為向我者乃為好尒。左右還亮之否邪。 又前日自墳山歸。不虞駛足遽去急於具問。兼憲巢書恐遲。又日前無可

專委。邂逅假托。已而甚恐。或沉浮得報。雖幸遂達。而反愧倉猝不謹肅為有負也。彦質况味果尒固不易遣得一氣更自能向安矣。然巢君不可不

延揖。其術似都不與平平者等。試邀致任之。字周士記其的乃名醫也到即想見逺近赴之不輟且云向日黄縣丞請未太平州者乃是其人。大川

必留家而行廬江。果有効否盗賊充斥。豈不妨邪。柳集。荷挂念可以轉借及。幸甚幸甚。 又 只赤不謂聲問疏隔如是亦家難多故。一向不復自

理。屢欲渡江一見諸游舊今尚未果。非徒無假亦自無况。來教遽臨。伏審邇來起居佳勝。邂逅三四處督書。而來介云不可少待倉猝為報殊愧滅

裂續當别馳附次 又 蒙寄佳篇讀之幾不能釋乎。别後勇進一至是自應超然絶詣。不作則已也。便速酬報未及少須異日。不愧續貂次乘間

必多佳製。少日或得就覧編綴。既嘗一臠。則九鼎之快可得已邪。大川近病幾不可捄。今已無恙。質中高雅但貧不醒。奈何。來貺已示之矣必自有

書去也。 又 葛大川在歷陽否。如在可勸令歸自廬至無為。一帶盗賊蜂起單獨携家徒納命尒。且歸容有所處子厚集略借并世說枕上遮眼

可附胡君至。水退自可檢討。即遣還次。 又 前日歸自先壟。得墜刺乃承歸舟甚遽。初不計許。速悵然不知其控。信宿體况復何似一水早時系

望固勞得見非念所及。而正尒搶攘。曾不得展意奉繾綣其懷距可名邪尊叔母證候如何。胡醫固盡心門下然不間以一言。而坐待巢君可喜。今

有書可一徃迎乏。取道亦不逺。匆匆修叙。嗣當申致次。 又 自改歲後無一日寧息。厄會使然。可量企仰。舊於門下不疏。不圖頸尒阻絶。自灘洲

别後。更無一點墨來。似可怪者。其諸眷愛生。理如何。彦發位必同居子弟各以長立任。事否諸處田園既析。各有所系。仰計食口本少。無甚餘矣。所

諭昏姻事。必侍郎位凡此尤當勉力也。踪迹出入多在鄰邑。或田畆間。才有間即就見次。 又 某皇恐妄作。姑奉教尒。豈足發揚高意。但深塵浼

之愧。過煩和詣尤不遑。魚目換珠。信不虛矣近著時望警策。老已無味。且又比來多病。家私多事。未成定居。每懷契辱未嘗不作惡若歲暮遂成湯

泉之行。則逕可交馳。自是吾别館也。不知仲永是逺近服紀。既作大宇。便。可設淘米澗干客鑊一老不足道也呵呵。自是可頻上問但只如此交馳。

貴彼此稍簡易而便。至祝至祝。 又 彌月雨如注營捄不暇。殆若魚在鈎。禽被弋。求脫於萬一者。尚何及他哉然念君不少忘也。忽彼遣間。承舟

人便道。抑遂持來。方時見及。感佩尤不知其據雨復作。體履何似。道絶安得一面謹先此問途。他佇欵晤。 又 大川來不惟得承履踐。又得拭目

佳句。得我矜式殆非小補。審昆仲朝夕講貫於是。甚惜不得投足後塵也。此事衆人方譚之。非豪傑豈易持立欽跂彦本諸郎頴秀不倫。德門自應

如是。諸墳想不輟檢校。不為水所及否。彦質竟失伉儷。料不易處。彦淵已有美除否當遂留京師大川雖不作乆計暫失過從企向企向自此相望

差近。便由采石僧坊展轉。似可朝還暮到頗投欣仰。若酬倡竟成一編。亦非偶尒也。 又 一見灑然徐輙自愧。業已束裝。而盛意幾成虛委。不惟

忽忽不滿。蓋欲輟行則不可。遂摻袂則非所安胷次搶攘殆不知所為控。晦叔處文字猶未敢就請實未有此暇尒以一力周遍無窮事加之老日

支離良自感歎。比欲精意作書亦尒掣肘少待則慮後時定應促膝乃克詳諦 又 投分最欵。所當旦暮而輟鉏鋙不契聲問不乏特人能為我

傳道者。親炙之私要須不少間斷而譏詳啇榷逺圖向上為栖止。斯其志也亦所欣慕尒繾綣此念。不謂得之而遽失之追訟牽制何以自贖别後

又復幾日。乃就渡。比到役次遂病幸免作殍尒。逼節到家時為時享。與展掃墳墓邂逅雨不止。家居不自安。稍晴事竟。又趨役次。次第閲北月方克

瞻叙。中致已晚。猶有待於來日。不審頗見亮否。 又與吾醫一事僭。易龔平國承務以其叔母彦質閤中也。欲得左右一過和州診視。土醫固閲遍

亦來太平就治不効竊謂非高明不能起之。和州距門下一宿之近。必不難於暫屈。醫所以廣陰德。而龔氏賢族。切望不以有妨為辭。幸甚幸甚。

與龔彦質 比間捨舟。非特有尉瞻識。周旋誨俉實有得於桑榆不謂舍館累日竟不得一接語。再柱玉趾。又復出見。不能欿焉。此懷何以自控。前

日以先親諱日前期命舟即墳壟飯僧。經宿而後歸。意謂終得少仲鄙素。到家則聞已歸。繾綣弗類。殆不知所負荷。不審乆要頗矜察否。日來體况

復何似。目前粗理逕圖面叙惓惓之深兹畏其略。 又 閤中差勝否。胡醫雖云然。不可不廣營治也。巢吳甚上。今有書與平國一徃迎之。自含山

半日可到。而含山來城中一昔尒。早時黄元明邀致。取此途甚俓。為人極有理本。學者須善過之也。孫子實有子。昔皆見之。今官守何處。與榮天

和 長至伏惟多享福慶。徃來累月。皆不果通問。忽忽易乆。别來之思不蹔已也。觧后公倩得所寄書蒙示録感佩無已。農家作勞不謂老境方得

之。因勞知逸。深恨已晚也。蚤晚少休。遂歸首圖展近次。 又 晚來體况佳適。昨日荷垂顧。為具疏簡。非所以待吾老友。然晚日自是一種境界。須

得氣味同者乃能傾瀉。况的慤信厚昔所畏仰者哉。既忘其儀物之不至。又辱盡量滿引。至不可勉而止。其為感佩可勝言邪。方圖具謝。專介被問。

一一欽領。早暮得暇。無吝下訪。介還草草。 又 霜暄伏惟起居佳勝。乆不獲欵近。企仰為勞。頗為猥冗攖拂。致疏通問。方竊自愧。辱手示并枉佳

句。讀之聳然高絶。固以欽畏。而思道舊相博約。是眞相知。更得老先生表發敦勉。為其佽助。定在華顯矣。感嘆無諭。不腆朝夕再當暫出。十月末歸。

庶幾展盡。 又 多日不展奉。不忘瞻跂。雨凉伏惟起居佳勝。辱手示感佩無已。連綿事緒。殆不容撥遣。甚欲稍從容。竟尒相妨。良自愧嘆。碑剡。荷

珍示。俟見思道問子細。然衰退豈能自托於勝游之末。但深慚負尒。 又多日不相問竊知。瘡作梗。别無甚苦否。雨不止。而終未沾足。不審氣

體何似。欲相招聚話少時。又恐未能常食甚跂渴也。兼知新居完潔。必稱雅懷。朝夕馳詣次 又 大暑伏惟起居佳勝。近辱令似垂顧。後數日方

知即到壽寧。探候已落晚。復牽迫不果一見。甚眷眷也。比來聲問頓踈。殊以為懷。一二日暫出。二十日左右可歸。亦當面叙乃行也。欽企欽企。 與

劉延仲 雨甚為貺何似。異地得相解后固為希有之事而適此相妨。極不滿意也。少間食罷專遣人奉迎次。有所幹委。千萬不外 與榮天和

前。日忽遽問途。不得一就别。暑中奔馳。老倦殊不知其况。然頗有山水登覧之勝。隨地樽酒之適。極奉思也。昨晚還家。骨肉輩首及動静。伏承日來

體力佳健病倦未能接人事。未果上謁庶幾見亮。比得劉孝嗣書委曲。乆不見其人。得書如與之欵。嶔崎磊落。尤使人嘆想不已。有間便當致報。幸

相及也。吳思道到京必多日。得書否。不一不一。 又 初寒伏惟起居佳勝。日者到家才二十日竟未得一相見。搶攘叢委。殆不容應接雖嘗通問。

然不敏之愧。無以自控。村落間别是一種意味。忽忽幾不欲捨之而去。豈鹿豕之游天所賦邪。無由屈致俉語。但深悁結。 又 素不習田畆間事。

既來頓覺有味。似是本來境界。亦不自知其然也霜降風冷歲物峥嶸。又將一年矣老人貪生。尤以為懼尒食貧不易支梧有求必應固不可忽高

介不與流俗拘。豈亦知人非所及啜菽飲水當取以為樂而不厭前世孟東野賈閬仙輩蓋亦如之。推而上之。信所樂非窮通也又思道向借

去兩畫像已取其一東坡者欲煩天和為取之千萬留意恐其偶不記見還尒本欲作渠書為此事又恐已來竊意天和居第不相逺可以必得雖

其不在亦可取。如取得且留天和處候不肖歸見及專奉托幸挂念。 又早寒伏惟起居佳勝。前日登門輙留刺擾擾不自給。未能從容相欵。極

不滿意也。辱手示欽佩眷厚。作字素非所上。又多事之際恐累佳紙姑俟旦夕投隙尚幸應命。淹晚至愧。介還方起枕。草率滋畏。不一。 又 霜寒

伏惟佳勝。累辱垂顧。牽迫未果修謝愧咏不展。蒙手示具領厚意。䟽文極工必有副本姑留為矜式。苟不屑行當展轉諭之。早晚上謁。 又 累承

垂。顧至感。日復一日竟未得卜一勝處為終日之會。未始忘懷也。蒙問并䟽軸。失契勘作字輙大。更尒奉煩皇恐皇恐謹復上納。甚愧有玷高文也。

得暇祗謁。 又 多日不接語每見吳思道即問動静。寒色伏惟為况佳適。示諭愧感初亦未知也。少年膺此重任。能盡瘁體國。則親黨與榮焉。疇

昔固可觀也幾日有太平之行前此略相顧幸甚。 與劉延仲 某啓。大雨蒸濕。伏惟起居佳勝。累欲煩公作包鈎魚煮江南羹為一日語笑。病齒

大瀉。已而道絶不可出信佳事為不易得也。昨日領手帖存問周至。感激無已。潁昌已有報得勑辭罷便行。聞公短使未竟果了可來作同官否乳

泉賦等諸文并望付來介。閲畢即馳還正本或不在即所傳者尤佳不敢留多日也。路通上謁次。企渴企渴。 又 大暑伏惟侍奉起所尤佳。不敢居萬福。乆不

奉周旋傾思固不能遣。東歸屢欵禪林已而稍接巨載兄弟。且獲與誠父一徃還。獨逺君子。念之常不自得。然西來相知道雍容湖山間。眞風塵外

人矣。想像佳趣。倍深耿耿。比得疾淹乆。衰晚殆支持不行惟僅脫死耳。外事廢阻。殊不聞舟御已到。先枉手筆。佩荷慰懌可量。鄙陋氣劣多。寫字未

得。累年願見之懷。且非尺牘可具也敬俟上謁 又 比登門不獲見。累日方欲繼之。持未暇也。示問甚寵感剡。乍晴侍奉佳勝。亂道上還。一二日

再奉見次。 又 比幸經由。不得奉欵晤少别豈勝系仰。霜晴為况如何。佳期定何日。無由進與席末。但深傾向。庶幾回轅獲遂相盡。 又 風埃

伏惟起居佳勝。到此日欲展近。牽迫殆不容出頭。初不謂至是也。瞻企拳拳可勝道哉蒙乎示且領勤厚。三二日當前詣。才歸草率至愧。 又 早

來欲詣見偶為賓客留連比到一二處不覺侵晚。宻阻鄙懷。豈勝拳拳。夜歸辱手筆。恭審侍拳起居佳勝約食固佩勤厚屬一十七决成行。尚有不

得已人事。勢須略遍輟。身不得遂失臨寵之意。愧恨可知旦夕當幸承俉燈下草率至悚。 又 早來客在門。起又差晚。索書擁至對來使極滅裂

慚負可勝言邪少間不審起居何似。佳褚固已過厚二缶緘製極精但未知包藏如何耳。一笑一笑亂道或未寫得略告授去介少閲便歸納次尊

公不敢率易上啓。望侍次申敬 又 風埃承為况甚佳。極慰瞻企。蒙問愧荷。便欲祇遣。而客來不已。殆未能輟身良眷眷也。馬復自早出矣。少頃

蹔遣所乘代步到左右如何。參寥聦師并煩申叙。甚欲相見。能少留見待否。 與劉君秉 拜别易得歲月。雖東西相望然超世之韵常在眉睫間。

兩附遞上記。一次捧教筆自到京一向藏縮。遂不復與四方親舊講好。然薄從東位諸君。與承動靜。晚又得文思子舍尤為詳盡。正初迄今日幸迎

謁。不謂遲回如此。比得寒疾四十餘日。都不聞外事。忽披翰墨恍若夢寐相接。其為慰浣。可勝眷眷。大暑恭審捨舟即安。尊履佳豫。區區困劣。兩日

來方作字成。勉强具報。纔出首當上謁次 又 連日出城。入夜方。到家。雨溽蒸熱逕就卧。欲見既未能自慰。而執事之間亦復不果。雖致問展叙。

因兹不逮。蒙手筆敬審尊體動止萬福。昨夜拜賜已二皷後。不時具謝悚悚一二日圖奉欵倍。欽跂 欽跂與趙仲强兄弟 某啓。蒸溽意况從而

不佳。瞻思之勤滋不能已不審體况復何似。君求又有書附問今以小𥿄奉呈。如聞朝夕過巨載家。庶幾獲逢欵俉餘遲相見具道。 又 累日不

聞動靜。馳仰無喻。晴色漸融恭惟尊履萬福。辱問勤懇。欽佩寵眷而辭藻爛然尤畏不可及也。投間修敬門下入夜布叙草略。皇恐。 又 乆不交

馳。方劇傾仰。夢寐屢投。可見於公厚薄也。方作書欲浼左右。忽叨翰墨。敦諭稠重。可勝欣感。兼知已赴朝謁。飲食起居如常日。喜慰尤不能已。然更

宜過當持攝。無忌前日之灼艾用醫也。不罪僭言。區區本圖此月一到京。雨不止。道路如江河。勢須少待。骨肉輩未來。獨處不無勞落。頗亦見念否。

一笑一笑。 又 日欲望門。遽有行色。遂成鉏鋙。然二十七日猶幸一見。而中途雨大作乃已。累日尊履復何似。區區最荷垂恤。既不得旦莫親近

為不足。於是又不得面别。黯然其何能已。九月十月之交。沿檄到京。首圖展奉次。餘惟千萬加愛。依戀依戀。 又 間色山和尚背子叚一枚。僣易

上獻。仲强絶韻貴仕。而又文采足以相輝。聊托雅好。尚有緒餘。偶索之未到。才至即附便次。 又 比以東坡即世諸况不佳。十許日來方有生意。

書問稀阻。端為此也。然别來三月。三夢追逐。豈非高義相予之厚有以致之。不然别自有人見念故如此。又恐只是自家妄想也。一笑一笑。仲南住

京少味。捨公誰與周旋者。幸時温之。不妨投歡赴醉之際。瀝酒見向比窘迎新送舊外方小官况味甚惡。未暇周悉。續當别上問次。瞻企瞻企。 又

仲强太尉必相見稍踈。閑忙有間。故應如是。本欲作書。冗甚未及。極思渴。亦作得數詩。録寄不暇矣。容後信也。江外酒如釅灰汁。勉强濡唇。必暴

下如注。老來恐一飲便脫。可無念乎。向才得一樽。似减正任風來。一笑。又 比以親舊徃來南北。多至郊外留連。稍阻參問。亦苦乏人通記。瞻企

風義。鄙心不間毫髮。方圖早晚修敬。澤之見過。持荷存恤。既非區區所素。但皇恐不自勝。而高明或未亮者。是將據我於爐炭之上也。氣候蒸濕。恭

審清晨尊履佳裕。一二日逕造門第。所懷當俟躬致。 與趙仲强兄弟 小詩持為戲。且牽聯為用。自是無可作做。搜索徃還。豈有他也。元確兄弟

曲相符同。此正是措大家常茶飯。過蒙留念。慚悚不勝。所以得罪左右。旦日欲登門而未及。并俟旦夕負荆次。 又 月餘不奉欵席。思仰未始置

懷抱。氣候不定。尊履當復何似。比苦脾疾極無聊。加之親舊間病者相繼。勢須且遍省視。故輟身不得。深幸有以見亮也。親庭必已歸。後圃陰合池

面荷已離水。圖書環繞。筆墨吟嘯。參次而會。又復絶世獨立。相與抑揚勝致。方是時天下豈能彷佛藩籬。高明亦豈知有天下事邪。欽跂欽跂。尚阻

周旋。不勝向徃之深。謹具上問。 又 季秋霜冷。恭惟台候萬福。雍容朝路。孰不腰金佩玉。煌煌交映。然文章足以表見。議論足以稽考。蔚為本支

典刑。而士大夫想望願親近而不可得。則捨高明數公復何人哉。流落何堪。幾三十年為河間賓客矣。咏懷疇昔恨無術可以縮地。尚覬聞望愈隆

建旄分社。永為帝室賢輔。 又 相别不覺許乆。書問曠三二年才一講。初意門下之迹已掃。不謂記録不替毫髮。而書未亹亹有加。風義乆不傳

於世。枯枿可復再榮。惟風義不衰。則乃有向榮之望。固知盛德所鍾。亦自愧不振一至是尒。高文麗句。頃獲成誦。别後不得一歷眼是不足訓邪。抑

因循所玩也。衰薾或未見棄。時丐筆吏傳為異鄉警策。實假寵於我為重。狂狷或時有之。私居乏筆力。未果求教。徐圖上浼。園亭之勝。幸一一䟽示

所因。或得附名咏歌之後。豈非至願 又 荒悴流擯。終乃几案間一物。不謂一别便尒懸阻。窮荒衰陋。無聞見。無商榷。無圖籍可考。兀尒枯株。但

未死耳。每懷從仲康仲强談笑緒餘之未。劇飲狂笑間。形容吟賦。初不計尚得生。今日緬懷一夢。可勝感嘆。越寄缺甃間但以目前為遣免。異時縱

得再拳餘塵。亦無頃昔人矣。向風幾至酸鼻。 又 薛夫人尊候萬福。後來更有幾明珠。平日賞獲瞻望者計獨蒙不棄青氈異時樂院想多列屋

而閑居。但見思道子椿諸君云絲竹未嘗少輟。德美才秀而福與之俱。其可只尺輕有所彷佛哉。子舍必多在官守令弟想各進擢矣。愛婿學士恨

未參識書局料不能乆仲惇位諸侄當已出仕 又 衰莫淪落如在井中奄奄未絶時於缺甃間望見青天白日心知其然而無一援之而出者

故一得賜書。未嘗不感槩梗塞。期尺索於可援。而杳無與應。終歸之於造物。亦未能果尒以决也。歲云莫矣。其懷抱可知。比辱思道處脚力所傳手

筆。惇諭亹亹。固已不勝負。荷。而思道子椿書中具道周旋紀録。誠義有加而不已。反復翰墨。紬繹二君之傳。但愕眙宛轉。無地自控。惟改易昔人詩

語以寫其憂云。安得兩黄鵠携之置其旁。暑候已深。日來復不審台候起居何似。不腆之於門下。殆非苟然者。十年漂泊親戚朋友號疇昔之厚者。

或僅在只尺。或便道吾廬。尺纸之不通。與來劣叙寒温。既見而不情之語如涌。至掉臂而不顧者。徃徃而然。獨吳仲强瑩如氷玉。無一瑕可指。而凛

凛見圖。如一片天成地貢以表表。稽之物理。未易形容。似是佛語所謂百千萬億劫相因以至是也。感激之深。筆次不覺縷縷。何時一奉促膝之欵。

向徃滋劇。 清晨伏惟起居佳勝。到此主於一拜見既不得從容。遂計餘日獲盡鄙意。昨日已具馬將北去。遽報東坡䘮舟。來亟徃郊外致奠。倉猝

不即為問。似於豫約鉏鋙。極不登所願也。只今且歸無緣再欵門。第欿焉系戀。若不容自控。到頴昌時得申致次。欽咏欽咏。 經宿恭惟尊候萬福。

少别思咏不暫忘。於是得奉頃刻。固已甚慰。而未獲傾盡尤不能已。方圖修記。遽枉手筆。敦叙稠重。感服無已朝夕再當祗造。百冗具報草略。惶悚

欽跂欽跂。 去冬了葬事。今年三月遂徙家太平。早時欲隨援而出。今復再墜。豈造物者終使瞷瞷於此。無復可出之期邪。抑困之至極而托有以副

其必援也。所冀無他。姑欲一至國門。與平日所厚如吾仲强一二人。傾倒數十日。遂别此生尒。悵然未得之間。可量繾綣。方時炎酷拂雲之樗皆有

超世之趣。歌舞醉笑之餘。自放於垂世立教。興亡治亂吟風咏月。抑揚頓銼之際。為河間東平所以為樂則盡矣。至於平臺賦就。而鄒陽枚乘蕭颯

傴僂欲進而不可得。則不審尚能嘆息以期之已否。三月末繞捨舟便為暴下所乘。淹延四五十日。至灼艾方小康今猶目昏耳重不知所以為况。

故作書意不聯屬時有修改處。高明姑領其勤可也。欽跂欽跂。 與儲子椿 兩不止。山居岑寂。尤渴奉警策。既難暫逺。又不敢坐致車馬可勝欽

系。忽辱手示。伏審乍泠侍奉起居佳勝。今日本欲入城。以分付少幹未有人可託。勢須一二日間可遂瞻奉。山陽遷改日逼。又凡百萃在一身。念之

如在風浪中。不知果能到岸已否。良可懼也。 又 節前奉專人賜教累紙稠重。所以見求之義。有加疇昔。方時與金陵諸老作。緣欲作報不暇及。

展轉十許日。纔了此一叚勝事。以故留連鄙誠似已緩矣。當在深照。踰月不雪。氣候如初眷。多作上壅咳唾痞隘赤目諸恙。老境極不自得。不審履

况當復何似。傾馳欵悉。甚於兹時。如欲挿羽翰凌汘漫。超出形骸之外而不可得。其所以亹亹於高明者可勝况哉。歲晚字落。江山滿前。促膝握手。

歷叙前人經行之舊。可慕可吊。遂將延挹相安。得亟逢此味。溯風倍增凝蔚。 又 新陽固當一舉酒為君子之慶。咫尺不逮我勞如何。里閈正以

兹時為勝過。盡醉過從。徹交歲無虛。不審能有此樂事否。客寓無一如所念者。姑杜門與佛乘作佳好。要是窮途究竟如是尒。每想像物外亟欲

即之。常若有以縶之。亦意投懷深盡或有得處。於我不間一毫髮也。未開。時幸寄聲俯慰展轉之懷。 又 暌奉忽忽逾月。日有馳懷。霜秋比想履

中佳勝。損書累幅。良愧見厚之意。封畛非逺。時聽聲問為慰也。餘唯事外自將。復謝踈畧。 又 少别瞻思不展。到此首幸欵奉。然雨路牽率玉趾

極不遑。昨日又煩迂顧。雖投分置此形迹。其如仰懷未易堪也。方得紙筆作謝。小童又出簡誨。寓意太重。遂欲據我於爐炭之上邪。皇悚皇悚。晚來

永動履清勝。入城方得就見。拳拳之深。當俟面奉。 又 高文讀之聳然。豈出於誠意故尒條暢。似是抑鬱既申。詞源自然澎湃也。欽歎而已。某已

令謄寫錯了又改。故差遲尒。更有一端須相見熟議。副本謹已十襲。 又 自當塗歸。初不得一食頃休息長情之所目撃也。所幸形迹相忘。故得

以仰依誠照。其如踈畧一向不無可罪。亦庶幾有以自遣。加之風波益可畏。舉動來於不測。本圖歸保故栖。因而卜一作繭處。今又鉏鋙。不免聽其

去來。姑了一日為一日計尒。禀賦不厚。投老境界乃如此。可嘆可歎。長倩美才。既脫非横。當益刻礪進修。率履古人不到之地。是交游之所懇惻。不

妨屏他事粗通飦粥。以激志操。仕宦固可指日為期。要當自我而得為佳。至於効報知己。是亦為報。奚其為為報哉。千萬深亮。無以語直見罪。 又

二月便欲再過當塗。逐日事如蠶作壐。愈纏愈縛。更須入湯乃脫。其何以堪邪。故尒濡滯。悶損悶損。家居况味如何。七日不舉著。十年不製衣。亦

恐未為貧尒。一笑一笑。他須欵致。 又 近連奉書稠累紙。感佩無以為况。伏審曲肱樂道與時御宜。慰抃何已。老倦疲於應接。數次掇拾欲還莊

居。因得展叙。尚為事敚。瞻跂瞻跂。於是特枉專誨。亹亹見屬。深畏不忘之寵。自非誠義相求。終見寓於可托之地。何以如此。𥬞焉不類。但劇負荷。止

候一二事竟。即圖造請。纔稅鞅便遣人諮候矣。 又 相别遽將七八年。初謂即在華要。歲闌尚尒。得非固為静退。取重於一時邪。欽跂欽跂。桂玉

淹回。自亦難處。定復何時可以補外。都城住乆。無適不宜。外官豈易彷佛。特俸雖厚。亦不知其為厚。是乃不易酬對者更希裕處期之必達而已。衰

悴旦暮人尒。香未有會晤之涯。臨筆俉增依黯。萬一得再相見。實所翹跂又 伏蒙别紙該貫。彌認水玉。但宻邇玉色。常聞天上語。晚日豈不彈

冠。特如老病不調何。宣城田例不復完。良可惜。但無唱之者。守令方時皆開爽通氣。類似自棄之尒。重祿固難常。有産則能常。頗思之熟否。思水告

歸甚促。殊不逮意。續别上記次。 又 昨日獲奉厚春。幾至抵莫。從容緒言。一一皆可人意。而置食精潔。備盡懃欵。超然逺思。頥還舊觀。蓋到此未

始有此况也。其為感慰可勝道哉。晚歸南寺。已夫玉趾。似是無投足地。故不及相侍。甚不遑秪。極怏悵。方圖上記。遽彼翰墨。并佳。清詩詞度前人

韻至押倒。老鈍遂當絶筆。珍佩何已。適為南僧約素飯。飯後或蒙迂步。何幸如之。然未敢必也。 又 前日承見。顧稍此阻闊。遂獲周旋。感激不能

無所慰也。偶腹疾作。不果欵留。至今念之。示問尤佩懃懇。洞庭春色詩畫在監酒趙供奉處。可托少孫就取。此已無净本。而游郭諸篇亦不曾留次

第。趙君卷中皆有。或得少屈佳思。共成勝事。不為小補。旦夕上謁。又 時序摧感。加之雨又溽不解老病相仍。殊不知所遣免。忽披手字。并貺和

篇。隱然振起。尤愧前日之妄作也。愧佩無已。伏審日來起居佳勝。俉慰瞻企。來賜輙私有之。特時出吟諷以代良藥。不免掌强筆墨别録。以致元發

遂寄禹欽也。路通首當上謁次。坐客草略。皇恐皇恐 又 昨日承教甚新。警慰多矣。早來起居何似。濕熱意味尤不佳。玉趾所投。庶幾意諭。北觀

能不憚逺否。不尒當尋故步。懶作字不果。及元載元發明叔望就約也。 又 昨日欲候門下。竞夜起不得遂阻展近。乃知老境如是尤可歎也。既

審侍奉增慶。辱手示并和篇。咄咄見逼太甚。東坡嘗謂如我輩不勞逼而歐陽文忠公之和詩。本是襲人後。而聖俞每度越十步外何邪。於是何止

十步。蓋千萬里之逺矣。因傳得玉。又獲珍藏之盛感刻感刻。少頃或得就見。宿惡未殄。修報極草略皇恐皇恐。 又 日者具問至畧。亦謂事稍間。

可以巨細申叙。中春後㓜稚輩例作寒壅。無一日不用醫。加之舟居不便。無復佳况。遂成蹭蹬。每以為念也。故人來備聞履踐之勝。慰仰可知。浮沈

閭巷。人不我貴乆矣。然改觀生敬侵尋以至於建旗壇上。而一軍皆驚。則擁蔧負弩可指日而見。欽向無己。家事漸宜區處有歸。熟處便是迷境。不

可不豫制也。只尺尚阻面致糟粕之傳。徒有愧於刀怛尒。 又 伏蒙就示長箋。為禮甚重。滋畏綿薄之難堪也。細繹營緝。當於天聖已前景德而

後。求與先後者盛矣。蓋八十餘年不復見此作矣。頗欲僶俛追逐。此特無異爝火之於正午之日但復熟成誦永為矜式欽嘆不足道也。就聞遷正

學職。雖於表發敦勵為可喜。然薄有簡書之畏。得無拘綴應對稍勞否。不腆弊役。更十許日即去此續食西引。不在淮上即於國門迎見。千萬以時

加愛前揖光大。傾跂傾跂 又 涉春擾擾目前畢竟不知何事。欲作書不果。欲一見館下復不果蹭蹬端可愧也。而豈弟敦篤樂義而無求。蓋未

嘗一日不在念也。漸暄日來體力何似。雨不止終日頑坐。求一投足地。猶豫之乆。卒致迤邐。似是老年境界如此。且亦牽率使然。以故相與搜寫傾

盡。尤不能已。方且圖之。未間。倍希珍嗇。撥冗修附殊不盡意。 又 忝恩叙復。方俟少間作書為附。不謂專委在門。連幅璀璨。非止佩服重意。其警

㧞於我亦多矣。至於延譽過情。滋長非據。來使不欲輙留。正紛擾中。附報不及。想蒙加亮。日漸長。雨不作。乘興門庭當使家老失聲於驟到。亦一叚

佳事也。如何。 又 流落中。君子周旋。常謂隔逺。不能旦暮追逐。以投講貫之樂習閑易墮。心雖不忘。而力輙不契。奈得已且已何。至是惟可付之

形迹之外尒。春暖或乘興一到館下亦未定。屢尋此味。祗恐纔到。不免紛紛遂中輟。更俟紬繹。豫求一可逃避處。然後問道。注意吾友更希馬我熟

計之。 又 新正已附見賀意。不覺又添一歲畢竟成得何事這下入那下出。良可嘆息惟少年節物爭新。别有一種勝爭。難以語此尒一笑一笑。

撰述比來必多。不蒙開警何邪。半年來都不曾道得一句好言語。源淺固易涸。似是終不復津矣。可勝悵然。 又 塊坐已如木石。雖徃來太平不

之。每到未嘗不歎息君子之不我俱也。京師乆住。意况可樂處多。聞見所慱。固不在言。而脚頭所到。便可卒歲。其如一時勝流如仲强之好客。聞復

之多聞。思道之勇於為善。津正雖未相識。而其人不待見覆而知。引咏高躅。可勝欽仰。 又 太夫人貴眷既諸鳳雛。常聞動静甚安。必時有書至

左右。子全到必相見。生事日進其術業則不待形容也。思道今次大禮必命官。且得了當不晩。定作閤職。曾為之得一佳夢。似兆兹事。作詩尤工。今

更般挈知一向寧處。故鄉未必可樂也。仲强書來。每嘆難高躅不已。斯人不易得也。頻相見否。其學必富。其家必愈非前比。折侯書便作附上。次第

已作太平之行。而此便甚迫。適相妨尒。非懈怠也。子蒼未相識。聞風甚乆。太初况味如何。聞復在甚處居。皆欲作書偶未暇。向蒙寄示數詩。輙和得

在思道書中。可取發一笑。年來無復好意。所向多敗人美况者。不知再居太平後將如何尒。所得葬地在藏雲寺邊。已用今冬舉事。恨于椿不一見

也。終為太平人。豈人力所能致哉。其如文物極盛之際。獨留滯以老。豈非命邪。惟公等次第而進。與自得無異。尚冀事功表發。時容一撃節稱頌尒。

又 晚來起居佳勝。乆别遽尒瞻拂。無異自天而下。老倦衰病之餘。所以警慰亦多矣。逼行未暇從容請叩。不能無邑邑伏辱手示。感浣無已。信

物並領。單騎陸行。乃能周旋。如此但有悚愧。冠梳之惠。尤出厚意。俟歸專達别圖上謝次。藏雲地須至奉浼玉趾。非細事也。得一言乃定尒。千萬以

存殁為念。不可以已成為間。果可用。就求一圖子分明將寄女兄。蓋方時利害所同。獨此兄尒。林甥其次也。纔到家即具問忙甚不及展盡。 又

别來兩附書。一米石。一范尉。想已呈徹。乆别幸見。而曾未得少慰展叙。可量眷眷。方暑不審日來侍奉起居何似。乍歸冗甚。加之病倦不貸。艱於應

接。以勞思佚。翻愧驟逺為不易堪也。一動又是一事。身雖寄此。而念常繾綣左右。米能隨遇即安。執筆汗下。 又 三有書方謂并不見答。兹必山

水有可疑者。忽披手示。慰感無已。漸熱伏審日來起居佳勝乍歸應接必甚冗。已將閲月當就緒矣。既不用入學。自省一半事。只是京師一頭項却

須經意。恐放不下。則家食不能安也。治生進取明是兩途且耕且戰。特虛語尒想乆在思慮。老倦比來益窘灼之數百壯猶未見功。次第發過或有

驗。漸謀遷居。舟則已備多日矣。思奉周旋以日為歲未間猶幸寄聲。 又霜寒伏惟侍奉起居佳勝一别五十日道路雖勞每想象友愛以慰逆

旅。到此已信宿。而奔走所事。力不逮意。故交游間未果中致。遽切翰墨。拊諭周悉。欽諭至眷可量縫綣。只今遷靈柩上岸。明日入山。勢須事畢乃果

瞻叩。方時非逺適所宜。尤當自愛。千萬不須見臨也。固願從容展接。於是似未可如所私吝也。傾企傾企。 太夫人尊體萬福。荆釵輙附起居。上都

風物。似非人間世。不知板輿肯逺適否。 稍還秋著。為况何似。前日遽遭講皷所逐。定於字說無緣。良可愧也。兩日偵候出沭。皆云且寫學中。又云

在宋家方養源。時不敢干見。蓋吾曹每聚首。必歡呼傾倒。不無汨亂美意。要稍踈逺為佳。方圖申叙。蒙手示感服不已。定將何地可以奉周旋。恐須

過試也。二揚已上莊收刈。端生極牢落。 又 流落江湖。遂與魚烏相浮沉以老。而不知歲月之遷轉。平日交游。恍如夢寐間得之亦不復相期於

顯晦存亡之際。况鴛鴻高舉。秀特超邁如吾兄等輩者邪。引咏疇昔雖不暫忘。然聲問無從可致。不圖記録。特先翰墨之寵。申味雅眷。略無一毫髮

低昂。歲莫何堪益信金石之不渝也。感佩紬繹。未易為據。冬候苦寒。不審邇日台用起居何似。杳未有瞻望之日。執筆可量悁邑。 與友人 正居

運判屯田節下。稍不獲瞻近。村居隨所役不能無事。候問不講。遂尒蹭蹬而高明之地亦或有嫌於僭易也。麥雨不止。氣候如臘中。恭惟行臺豐豫

慶侍萬福。系望來音。日覬再欵。促膝臨筆。可量眷眷。 又 通判朝奉座下。屬心盛義。我方西而君子遽東。若故相回避者。以鄙念不捨。則今日從

容參奉。喜慰可知。驟尒異地。系吝尤不能已。寒日益加。不審履况復何似。舟車之衝。圓方小大。理難吻合。而乃稱頌賛仰如出一口。末路何堪。但撃

節之不暇。信乎高才慱器有以得之也。欽遲顯擢。俯契瞻溯。 又 别後累欲作書。所寓隨分牽迫。不能自裕。到此已數日。愈覺窘蹙。其如相得雖

晚。而相期之意甚厚不應在衆人之末也。比已出閘風稍順即渡江。荒僻無異逃空虛者。跫然之喜。定將何日見投。但闊步可期。門庭日益峻矣。魚

鳥厮友。遂終不得一見邪。赤或有解后之幸已否。興言至此。倍深依悒。更冀調護順適。以符念向。 又 一面歡若平生。加籩致勤。以夫於不豫計。

方在宿醒。卒不獲少饗珍潔。而厚意之隆。則欽刻深矣。方時坐間多可喜事。媿無一語以叙勝遇。庶幾他日周旋。猶能披寫追録相為掀髯一笑也。

又 鄜延之别。三十年矣。一時人物顯晦存亡。炳然如昨日事。眷言英特。自當超出時譽。為朝廷立不世之功。紹續元昆。俯循弊帚之微。實借風

彩。里舍摧頽。姑日復一日。苟玩時景勢地相懸絶定應未死之日猶及瞻望已否。 又 前日人回上記。比所遣還。審已呈浼。霜重快晴而不甚寒。

田家所共樂也。伏惟起居佳勝再煩委貺。勤厚累幅。如捿欵俉。感佩之深國不在言也。老境賦分單弱。得卒苦處使矣健。一到家居温煥處。百事叢

翠。度病隨之矣。瞻望只尺。未有參奉之涯。可勝耿耿。 又 累月不聞動静。意必在易泰陶新。徃來應捿。累年枯槁。乍此暢茂。良深慰喜。日來篤况

復何似。田間易得日過。一徃路西幾兩月。殊非老年所堪其如眼耳俱静所樂處極多。要知有事無事。事多事少。全在人尒。倉廪既充。莫不出為金

陵山水之游否。便道庶幾瞻迎。 與趙德麟 伏宻藝學昭顯思命蛛特聳動宗漝超映士類。素叨辱眷聞報不勝欣跂。聖上壅睦族娃敦尚風教。

以粹美明慱之儲。適契甚盛之際。定應建旄樹纛。䟽恩大國使河間東平不獨見稱於前世也。尚冀老境未衰。得從執筆者之後。歌咏休明。鋪寫偉

觀。臨紙俉深馳仰。 又 漂泊江上望中朝人物如在星半間。可見而不可親。每自嘆其淪落。而未能遽忘疇昔之念也。吳思道歸。忽奉乎教惇諭

勤懇。如椄欵晤。恭審朝謁之暇。上體異卷。讀書為文。曰有勝趣台候起居萬福。感佩不忘。滋劇慰浣於是老矣特與公結一報身之緣耳。安知異時

不復再有相值之幸更蘄深計不倦忠義自許周旋竉數。百歲高顯佛會中庶幾一笑相屬。 與彭丞 先人為門下客。衰晚獲拜思地。荷先公委

曲延挹。别後屢欲再尋末軌。而僶俛一力。殆不知日月之行。而鄙意不能自達也。於是遽聞巨剏。適以營奉阡隴走山陽。改舊即新。用去年三分之

二在道路。與督役山間。欲暫輟以赴所哭之位。意不暇及。亦不謂遂畢大事。矯首愧齚。幾不知所控詐方圖收之桑榆。不謂略其所可貴。而察其所

不逮。敦諭秱重。伏讀汗下。稍間庶幾不夫素期。執筆僖深摧哽。 又 自去年正月得卜。一向徃來金陵當塗以理其務。凡目前可應者之外。略不

及毫髮此特綿弱無助所致。而不當於門下今日之事輟緩。咄咄不敏如借而之無從尒。曲蒙見索撓詞。乃知并容。尚可搜求胸中以見也。然牽課

終不能工。姑不敢不如來命尒。愧恧愧恧。 與孫知縣希魯到此如歸鄉里。一番應捿。殆不容少休。兩辱寵臨。尚未果再詣門下。鄙心固不自安。然

亦幸有以見亮也。向晚恭惟起居佳勝。偶昨日飲酒遇多。醒思支持不行。特荷遣誨尋失具謝。慚悚滋甚。少項上謁。不勝拳拳。 又 徃來亦屢矣

尚未得一詣館下。於是方欲事間稍慰鄙念。首辱遣問。繼聞枉顧。感偑繾綣。尤知盛意為難堪也。日來履况復何似。此以所事未就緒。未欲入城更

數日乃克申致。蹭蹬固非已得想蒙深亮。 又 微服到此。初不計許乆。然不敢輙通問。曰來伏惟起居佳勝不圖惠顧。特先翰墨。欵諭不忘。感服何

已。無衣冠以見門下。怛深傾溯。 又 兩溽伙惟居佳勝。比以番類桑間憤恚未伸。宻阻瞻承。不忘傾溯。通聞督獄九江。戒行有日。度還轅猶在

一月後。而北歸之期。近在旦莫。恐不獲少待仰奉緒餳。可量依邑。下逺千萬加愛。俟息肩别圖上問 又 為别易乆蹭蹬不果具書。日來伏惟動

履佳勝。忽披手示。仰佩不忘因循修報後時泊没目前事。不覺荏苒想未訝也。只咫來即占承。憘希加愛。 又 與君略同里閈。於遇從濱四十年。

異鄉流落。得遂相見為喜赤既從容官守固無以累故人。然常情所吝者可勝道㢤。非意乗之幾成秦人視越人肥瘠而彼善於此有之麥。方時亦

足為高義也。老日尚可激昂庶幾倦途猶能來胸以見。臨筆姑奉一笑。 又 久不通問估惟動履清勝。莊居只咫門仞既不入州中。遂不得一瞻

見傾向固無已也初計野外可以苟閑少日比益紛擾殊不知其况為時所乗固無憾而私營亦倍費力豈艱生不容少貸而然邪。可歎可笑。尚冀

投間或奉一面 又 霜冷伏惟動履清勝徃來治下忽忽累月。但日與田夫樵老相與低囬盎然不知身世之為累則仁者不擾之政何以上之

數欲一見面賛其然竟尒來暇可量傾屬。來問猿及欽佩至意事固。不得而已者。無間巨細亦知恤隠有加乃尒僭昌無他冀始僭盛翔

來。蓋私力已竭矣。可愧可笑。他佇異時請叩。 與成德餳 薄才窘。阻奉起居。伏惟侍奉曼福。厚蕳誨惠膾。其物備仰精製。感嘆不已。其如

窮日力以盡巧思。良未易當也。行物且留。續令持納次。餘俟旦夕占謝。又 相逺易父。早時不得一具書。固非懈怠。持所忽不少暇尒。眷言俯求

之義。鄙懷其可忘邪。於是再奉乎筆。所以相與之意甚欵。佩服至情。可勝繾綣。秋晚日來體况復何如。相望咫尺。欲見杳未有期。庶幾音驛之便。時

叩空宻。兩日風雨作寒。千萬以時增衛。瞻跂瞻跂。 又 相别幾一年。桑望館第。才百餘里。於是方欵交馳。既竊自幸墜緒復振。亦甚愧不逮也。來

貺懃懇。尤佩深厚。伏審秋晚漸寒。日來起居佳勝。故都摇落之餘。高低逺近。種種皆飽足人意。但恐猒飫習熟。不復知難得為有負者。何時追遂笑

詠。以極登覧之勝。逆風可量眷眷。 又 累欲作書。蹭蹬不果。勝義難忘。常在傾屬。所示書累幅諄厚。如奉周旋。伏審沙冬以來。體力佳健。感偑愧

仰可勝勝。陋一報。緣中種種皆是虛假。一毫髮低昂。六鑿便不得休息。且如德餘美才好義。乃俯首人後。綴綴恐有所不逮。則彼所以窘我者。定將

何以寓之。興言至此但有嘆息。而惟知為虛假。乃所以無入而不自得也。何時參承倍深耿耿 又 至節不敢修敬勤祝遇煩敦諭慙負何以。前

履新正。盛義盛格。對時交慶。亦别當展叙次表晚於一報緣無幾。雖得君子於末路。要是白首所期者。不能旦莫周盡。可勝喟咏。通有少冗。作記不。

究所懷。行圖後便次。 又 比奉累書。方知前日蹭蹬為可憾。至於美詞妙翰。資藉相予之意。則恨相得之晚。古人所以深嘆而不已者。益信其有

味也。日用有餘。更當展轉紬繹。以極超詣。他時將斫額望不及。豈敢輙限於世習而已。自此當不乏交馳。介還遽索不能盡。千萬加愛。 又 日者

速欲具謝。作書極草略。方圖繼之以訟不後。隨分目前。益撥益窘。遂尒淹晚。專委遽及。愧佩眷勤。滋負蹭蹬為可責也。冬深苦寒。體况當復阿似。屏

居意味無異一日風霜翳路只得晝灰養火以寄餘息前所謂窘者亦瀕於强剋尒。早晚一笑周旋。來間時寓音驛似不乏於糟粕之得也。如何如

何。只咫窮臘倍希保衛。 又 元章跋尾過承録示。至荷至荷。必多得其字。蓋數百年無此作矣。眞可寳也鄙陋出於一時盛意所臨。故輙狂妄尚

何足紀録悚息陳息。 又 比蒙手示。乃在區區所貢之前。欽認眷勤。可勝傾朔。時故都盛麗想時有登覧追隨之適但以猒飫朝夕。不以難得

為有憾也眨所褊陋畧無與意等者但塊處邑邑而已頗見懷否。 又頃蒙詔恩首被翰墨為禮勤縟欲作報非精意不能少展已而守。  以

都。庶畿促膝。可以布叙。荏苒不契。遂兹淹晚。愧負常若有所失。方  之。遽復委貺。有加不已。讀之不覺汗下。於是不腆之罪。不知所文矣。不審乆

要尚或見存已否。雨不止。日來侍奉起居何似。瞻望舍館。倍深約結。 與無為楊彦濟貢元 早𨔼門下。荷侍講暨諸季相厚。流落異時。不能少自

激昻。以投平昔眷言。追訟邑邑。不知所控。而墻仞具存。近在只咫。又復龍駒鳳雛。實相表發。不謂至今纔能申叙。契照俯求。尤愧先意之厚。低囬展

轉。殆將何言。春抄尚寒。間居進修動履增勝。人物如是。豈勃窣可乆者。接武隆盛。指日可期。一介何堪。亦覬餘光之旁振也。連日衰病。支持不前。作

記極草率。别圖上問次。 又 累年家私多故。今春以來。疾病相尋。中間至有殤女之戚。老日憑陵。殆不知其可遣免。然時見子顧得聞美况。輙質

以為慰於是遽枉翰墨惇諭稠重。如接講席。住太平十三四年。墳墓在焉。非不欲首丘以死。而勢輙搶攘。比已就宣城得數椽地。距此無由宿。不晚

將遷徙以之安。但門庭浸遥。定未能修奉。向風耿耿。 又 比來宻邇。乆不獲修記。且因循自忽而然。莫之所溯但深約結。雨不止。秋物漸登。圖史

為娱。其得於名理蓋不貲矣。履兹勝俉。伏惟動止萬福。德門俊望。不應淹恤如是之乆。時未我與得無懷寳迷邦之滯乎允協盛時。日聳超軼實惓

惓於傾耳以待也 又 粗迹屏寄。蓋常投分跫然而喜况德門俊望。豈容叅承之緩邪。蹭蹬不已。其愧何以為耶如聞貢籍占先履兹勝槩得赴

續食田畆間但日聳高名。少慰疇昔繾綣尒自是其將不輟修馳庶幾桑榆或在可録。 又 一住太平十年雖乆暌違故門庭常在企頌異時先

公官守纔隔一水適遷金陵居。未及相聞已絶明晦興言至是何以為贖。豈虞仲氏過與。特迂玉趾。使得紬繹遺懿以信不朽拙陋僶俛方愧不逮。

而來諭稠重。讀之栗然汗下。何時一奉周欵臨筆耿耿。 又 日者玉趾少留。獲承欵俉。遽别不忘瞻跂。改歲尚寒不審日來起居何似。眷試必在

高名。相逺聞之不時尚阻慶問其如乆屈軒舉似於德門俊望為未滿。兹其時矣。得報即圖申叙。 又 比承見諭俾得詮次先君子遺懿。欽奉雅

厚。不敢以不敏辭。然拙陋不足以形容深有愧於俯及也輙已録出謹遣人上呈如見子顧及圓首座。云欲趁清明納約兹更不復自緩。幸加亮

又 投分世眷差池不能旦莫相欵。系懷疇昔每以之為有負也子顧適在比舍而姻婭所篤故時得諮叩為慰。既踐前列想已具續食計咫尺未

有再奉諄悉之期臨筆耿耿。 又 愚踈無逺識晩節又失周防自胎戚。尚復何言常情之所共棄。分當掃軌門下乃蒙惇篤委問詳帝  至

義。愈不知其所控也。一水圖叩舊館固不難。勢輙未能。倍深引誘。思仰冀善衛。 又 投分德門。蓋濱五十年之舊。師承友接。實均上而

晩又獲見録於賢伯仲間。方且鑱刻澡濯以會器與。不謂有此污辱。殆將見絶於契好矣。而乃愛有所忘。始卒不替。水言深厚。滋劇愧荷。何日披承。

臨筆可量依邑。 與韋深道居士 累欲作書率為事奪馳情不少忘也。辱問勤欵。如獲奉周旋。欿焉鄙懷。尤畏相盡。冬暖氣候令人不爽。不審信

後起居何似。老倦觸緒支持。只咫又接新陽。則一歲固無幾矣。占晤未期。執筆罔然不自勝。尚冀不之交馳。時有一促膝之慰也。 又 尊夫人壽

考康寧。貴眷萬福。令嗣力學進益。且令一意讀書。光正經。子書史書未可便打套姑置科舉。而無心於進取。自然本分學術見矣。凡謂之流俗者。為

外物所制尒。學者果流俗所制哉。只要人道好。所向無不合。即流俗也。善者好之。不善者惡之。善者其今日所謂善乎。學者審其是而已。孔子亦獵

較。隨俗而不制於俗。亦何能輟我本分為學邪。更須擇所與𨔼師哉。則正童子之命不待講而後知察令嗣有美質深道養不在外而低囬閭里宜

有報施其身不在。則子孫其承之矣 又 終日塊坐旋尋事遣免每有所屬。又輙懶惰不能葺豈付予之薄不使豫計有待而常劫劫於倉卒臨

時之迫邪。可嘆亦可笑也。五書已如所命。偶夫子言之便。皇悚皇悚十𥿄偶忘之。得來諭極負愧悚。即當收索鄙素塞白為獻也。時人簡帖亦未暇

尋坐右纔有德素數番先上納。他旋有旋持呈。此他時得歸。當踐前約。雖未必汗君牛馬。亦可添助篋笥猥冗然其中未必無所得也。親情施朝請

結收此等物甚博亦有可喜者。其子益求。君得好事。必常徃還。曾就閲否乎月前朝請君過此。出近得李西臺三四𥿄甚佳去古逺。𣈆魏諸人筆墨

已不復可得。唐人班班可録。世既不以此為事。故湮没不傳。不妨隨意所寓。聊費舒卷。作遮眼度日計。何必一一精擇邪。未即披承。不覺忉忉。仰投

一促膝之欵。 又 貴聚萬福。令兄安勝不及别書。墨四餠皆自用者。敬以為獻。魯直近得永州丁注云。四月末方離永。六七月間可到南宜。行亦

甚緩。兼荒逺所到處如見古人。必少留連相與。作緣為况。極不夫所也。蒙問及。尤見風義有立敦篤誠意之盡也欽企欽企。亦不須多語人。中間蒙

相約。來興幾時可以踐言學制自縣升州。不知須用入州學否。審然遂有數月過從之幸。於老人非細事也。兒子到官已一月骨肉輩荷存問乍著

綿衣。上盛眼昏。作字絶艱恕不周悉。 又 不通書已閲月吉祥師見過。意其歸可以附記而遽行遂相夫鄙誠未達可勝欽溯專介被問 雨

甚作寒。侍奉起居佳勝老倦搜索意味。欲自激卬。差得復失。信。尒岨峿可歎。亦可為相知一笑也。何時瞻奉。千萬保愛。介還略見毫他

佇後記。 又 相距甚邇。既阻瞻承。亦不異數千萬里之逺也。惟是雅眷有加。嘗得警慰為甚幸尒。示諭侍醫稍迫服食必已康復初不與知。失於

咨問。皇恐皇恐家學自是一種意味。以美才過人。蓋無入而不自得者。想日有佳趣州學尚用貢入否。猶冀資藉時得從容也燈下作字殊草畧庶

幾見亮。 又 蒙示諸帖。除古人不可得而見。其諸皆故舊也。生死流落。拊卷增感少留披繹遂當題記歲月續奉納次閑中懶出頗資是等物以

消遣。獨荷見契而又亹亹不已。不止仰欽雅致。實亦荷戴良重。筆為油所滯牽。率不行殊愧甚畧。 與孫肖之 相别時不謂許乆。計生理有經。則

兹地乃舟從徃來之便。而衰𥬞之家。實幸得之。不圖一水便成棄。其所幸得者遽委諸草莽。眷言欣慕。無時少忘秋冷日來起居復何似乘物所興扁

舟固不在昔人之後。而剡溪雪夜其能興盡而返乎。不相交馳。又將累月。以賓客輻凑之地且皆好義而來諒不復一老系念。特衡門栖遲懷咏渠

能已邪。屬便并修諸書。愧不逮意。 又 附畫賛人行有書累月矣猶未得報元白來雖不承書。凡所以願得於左右者種種皆滿足人意。而又倡

酬佳篇璀璨。震駭蒙鄙。不謂尺寸之别。斫額於雲霄之外。欽嘆警榮。感慰可知。日來復不審不出里閈動止何似。謝庭蘭玉自有一種風氣。况崷崪

磊砢。卓然自表見乎投分簪履之舊。念每及之。不覺兀然拘株。而神馳乃在步武杖屨之末。書所不能載者。元白必能具道。加之自是當聲問稍宻

者。適得此可人。故足𠋣仗也。如何。 又 衰𥬞屏棄。初不謂如墮井中。終無可與俉語者。杜門固足自遣。然乆别或有幽憂之病。蓋元白來相聚累

日。實不易得之事。寒擁輙間於方欵宻之時。似是有以見嗇。益嘆竒蹇之不欵也。儀眞固佳處。而諸可人適在焉。累辰招延。勢輙見縶。但齚舌自恨

今則噬臍何及矣。春夏乘興扁舟門庭之迹固在也。未間時仰書誨。 又 暑候雨作。輙如初秋。日來體况復何似。乆不奉來問。初不知行李稍逺

但翹系為勞。亦不能無疑於見簡也。忽被乎示。諄諭有加。慰釋兼之。實畏見厚。一墮井中。目前境界一切如寒灰枯木間。不能排遣。則追咏早日與

前輦從容時。資以自浣。况真得前輩之風軌邪。扁舟取疾。才一宿一日事維之縶之。其情奈何。便介如織。不過煩一揮毫之頃尒實我萬金良藥也

四月十八日。 又 别後日計宣城緒餘。從者未忘。便道鴻飛冥冥 不知所跂屬。中間元白周旋亦相親。只咫間事。雖慰纔皮膚。則我哉

此者哉。老日不貸近又為在事者私有所挾。故來相遇。咄咄良决為宣城居。姑俟目前有。間即上道。不審吾友韶田果相終始否。審則

地偏足以不偏。何幸如之。張君所附書已領。前書忘記修謝甚愧。比來著述必多幸乘間多録數首為模範。至於小册竟未踐言何也。欽仰欽仰。

又 日者資福過委。辭不獲免。失於先請繩墨。而模斫有玷雅眷。負愧無量。資福人物甚勝。會中皆氣類。想見别是一區處。尚阻拭目。溯風增吝。

又 去言必在揚州且安居。將復入浙。新語想益工。深幸傳寄。宣城天下佳豦。只是鹽法太嚴。異時玉趾有妨尒一笑。岑倅世舊尚在官幸為申意。

乆别未敢輙作書。其昆仲各安否。 又元白政兄嘗作書。專人留書後。一去月餘方回。昏夜叩門。黎明戒途。所以不及政恨未相見白則願見之

勤。具如前𥿄。但恨力所不逮。迫於便連尒。 又 昨日得不愚書。方知閤中令似令女皆服藥料憂懷應接。不易遣免也。失於上問悚仄悚仄。今次

學中可住幾日。甚有促膝事。非筆下可見深道向來書可以宻封示否。日近連有書去也。連脱二齒。極為之邑邑。都不曉其所自。前蒙示反續淵明

詩有味。乃是才業稍進尒。兼長者正宜深讀陶詩也此境界難入如東坡篤好之。然所和只是其詩加閑放尒。了無一點氣格。既知其味方敢及之。

有近詩雜文否。求數首。會明可申意。 又 貴眷萬福。少尹公今在家。將已入都下。權用未見也。慶長聞已就吏部選頭腦尖次第不作外官矣。向

所家藏古墨。乆未見寄及試為督之。去言聞亦在儀眞多日。欲作書則聞入浙矣。許者册子遂不寄來何也。後信願不食言。宣田尚可料理。都不見

說著何故。李十一近過此徃南陵尚未回。亦相從得兩日。比舊差肥。英爽愈逼人。可惜閑處放着。尋常每欲作書則巨細布之。臨筆又省記不來老

態然也。奈何。又老境無一種如意處肖之口占六七闋。皆云游戲中語。雖一時形容。要是天尊地卑等語不是過也聳然撃節。如見絶韻。而肖

之每出一。則如壇上之盟。端不妄付與。其得者亦如是也。日來觸境形容想不乏苟加惠無聊。振起頽堕。得筆吏一大軸。何啻萬金之賜邪。



永樂大典卷之一萬一千三百六十九








重録總校官侍郎臣高 拱

學士臣胡正蒙

分校官洗馬臣林 爈

書寫儒士臣林 𥺼

圈點監生臣馬承志

臣吳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