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樂大典/卷1595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一萬五千九百五十五 永樂大典
卷之一萬五千九百五十六
卷之一萬五千九百五十七 

永樂大典卷之一萬五千九百五十六 九震

五運行大論篇棄問篇名黄帝坐明堂。始正天綱。臨觀八極。考建五常。明堂。布政宫也。八極。八

方目極之所也。考謂考校。建。謂建立也。五常。謂五氣行天地之中者也。端居正氣。以候天和。請天師而問之曰。論言天地之動静。神明為之紀。陰陽

之升降。寒暑彰其兆。新校正云。詳論謂陰陽應象。大論及氣交變。大論文彼云。陰陽之徃復。寒暑彰其兆。余聞五運之數於夫子。夫子之所言。正五

氣之各主歲耳。首甲定運。余因論之。鬼史區曰。土主甲巳。金主乙庚。水主丙辛。木主丁壬。火主戊祭。子午之上。少陰主之。丑未之上。太陰主之。寅申

之上。少陽主之。卯酉之上。陽明主之。辰戌之上。太陽主之。亡亥之上。厥陰主之。不合陰陽。其故何也。有甲。謂六甲之初。則甲子年也。歧伯曰。是明道

也。此天地之陰陽也。上古聖人。仰觀天象以正陰陽。夫陰陽之道。非不昭然。而人昧宗元。遂其本始。則百端疑議。從是而生。黄帝恐至理真宗。便因

誣廢。歷念黎庶。故啓問日。天師知道出從真。必非謬述。故對上曰。是明道也。此天地之陰陽也。陰陽法曰。甲巳合。乙庚合。丙辛合。丁壬合。戊癸合。盖

取聖人仰觀天象之義。不然。則十千之位。各在一方。微其離合。事亦寥關。嗚呼逺哉。百姓日用而不知爾。故大上立言曰。吾言甚易知。甚。易行。天下

莫能知。莫能行。此其類也。新校正云。詳金主乙庚者。乙者。庚之柔。庚者。乙之剛。大而言之。陰與陽。小而言之。夫與婦。是剛柔之事也。餘並如此。夫

數之可數者。人中之陰陽也。然所合。數之可得者也。大陰陽者。數之可十。推之可百。數之可千。推之可萬。天地陰陽者。不以數推。以象之謂也。言智

識𥚹淺。不見源由。雖所指彌逺。其知彌近。得其元始。桴皷非遥。帝曰。願聞其所始也。歧伯曰。昭乎㢤問也。臣覧大始天元册文。丹天之氣。經于牛女

戊分。黅天之氣。經于心尾已分。蒼天之氣。經于危室㧕鬼。素天之氣。經于亢氐昴畢。玄天之氣。經于張翼婁胃。所謂戊巳分者。金壁角軫。則天地之

門户也。戊上屬乾。已土屬異。遁甲經曰。六戊為天門。六已為地户。晨暮占兩。以西北東南義取。此兩為土用。濕氣生之。故此古馬。夫候之所始。道之

所生。不可不通也。帝曰。善論言天地者。萬物之上下。左右者。陰陽之道路。未知其所謂也。論謂天元紀及陰陽應象論也。歧伯曰。所謂上下者

歲上下見陰陽之所在也。左右者。諸上見厥陰。左少陰。右太陽。見少陰。左太陰。右厥陰見太陰。左少陽。右少陰。見少陽。左陽明。右太陰。見陽明。左太

陽。右。少陽。見大陽。左厥陰。右陽明。所謂面北而命其位。言其見也。面向北而吉之也。上。南也。下。北也。左。西也。右。東也。帝曰。何謂下。歧伯曰。厥陰在上。

則。少陽在下。左陽明。右大陰。少陰在上。則陽明在下。左大陽。右少陽。大陰在上。則太陽在下。左厥陰。右陽明少陽在上。則厥陰在下。左少陰。右大陽。

陽明在上。則少陰在下。左大陰。右厥陰。大陽在下。則大陰在下。左少陽。右少陰。所謂而南而命其位。言其見也。主歲者位在南。故而北而言其左右。

在下者位在北。故面南而言其左右也。上。天位也。下。地位也。面南。左東也。右西也。上下異而左右殊也。上下相遘。寒著相臨。氣相得則和。不相得則

病。木大相臨。金水相臨。水木相臨。火土相臨。土金相臨。為相得也。木土相臨。土水相臨。水火相臨。火金相臨。金木相臨。馬不相得也。上臨下為順。下臨上為逆。亦鬱

抑而病生。土臨。相火君火之類者也。帝曰。氣相得而病者。何也。歧伯曰。以下臨上。不當位也。六位相臨。假令上臨火。火臨木。木臨水。水臨金。金臨土。皆為以

下臨上。不當位也。父子之義。子為下。又為上。以子臨父。不亦逆乎。帝曰。動靜何如。言天地之行左右也。歧伯曰。上者右行。下者左行。左右周天餘

而復會也。上。天也。下。地也。周天。謂天周地五行之位也。天垂六氣。地布五行。天順地而左囬。地承天而東轉。木運之後。天氣常餘。餘氣不加於君火。

却退一步。加臨相火之上。是以每五歲。已退一位而右遷。故曰左右周天餘而復會。會遇也合也。言天地之道。常五歲畢。則以餘氣遷加。復與五行

座位。再相會合而為歲法也。周天。謂天周地位。非周天之六氣也。帝曰。余聞鬼臾區曰。應地者靜。今夫子乃言下者左行。不知其所謂也。願聞何以

生之乎。詰。異也。新校正云。按鬼臾區言應地者靜。見天元紀大論中。歧伯曰。天地動靜。五行遷復。雖鬼臾區其上候而已猶不能遍明。不能徧明。

無求備也。夫變化之用。天垂象。地成形。七曜緯虛。五行麗地。地者所以載生成之形類也。虛者所以列應天之精氣也。形精之動。猶根本之與枝葉

也。仰觀其象。雖逺可知也。觀五星之東轉。則地體左行之理。昭然可知也。麗著也。有形之物。未有不依據物而得全者也。帝曰。地之為下否乎。言轉

不居。為下乎為否乎。歧伯曰。地為人之下。大虛之中者也。言人之所居。可謂下矣。微其至理。則是大虛之中一物爾。易曰。坤厚載物德合無疆。此之

謂也。帝曰馮乎。言大虛無礙。地體何為而止住。馮。扶氷反。礙。音艾。歧伯曰。大氣舉之也大氣謂造化之氣。任持大虛者也。所以大虛不屈。地乆長天

者。盖由造化之氣任侍之也。氣化而變。不任侍之。則大虛之器亦改壞矣。夫落禁飛空。不無而下為其乘氣。政勢不得迷焉。凡之有形。處地之上者。

皆有生化之氣。任侍之也。然器有大小不同。壞有遲速之異。及至氣不任持。則大小之壞一也。燥以乾之。暑以蒸之。風以動之。濕以潤之。寒以堅之。

火以温之。故風寒在下。燥熱在上。濕氣在中。火游行其間。寒暑六入。故令虛而化生也。地體之中。凡有六入。一曰燥。二曰暑。三曰風。四曰濕。五曰寒。

六曰火。受熛。故乾性生焉。受暑。故蒸性生焉。受風。故動性生焉。受濕。故瀾性生焉。受寒。故堅性生焉。受火。故温性生焉。此謂天之六氣也。故燥勝則

地乾。暑勝則地熱。風勝則地動。濕勝則地泥。寒勝則地裂。火勝則地固矣。六氣之用。帝曰。天地之氣。何以候之。歧伯曰。天地之氣。勝復之作。不形於

診也。言平氣及勝復。皆以形證觀察。不以診言也。脉法曰。天地之變。無以脉診此之謂也。天地以氣不以位。故不當以脉知之。帝曰。間氣何如。歧伯

曰。隨氣所在。期於左右。於左右尺寸。四部分位。承之以知。應與不應。過與不過也。帝曰。期之奈何。歧伯曰。從其氣則知。違其氣則病。謂當沈不沈。當

浮不浮。當澀不澀。當鈎不鈎。當弦不弦。當大不大之類也。新校正云。按至真要大論云。厥陰之至其脉弦。少陰之至其脉鈎。太陰之至其脉沈。少

陽之至大而浮。陽明之至短而澀。太陽之至大而長。至而和則平。至而甚則病。至而反則病。至而不至者病。來至而至者病。陰陽易者危。不當其位

者病。見於地位也。迭移其位者病。謂左見右脉。右見左脉。氣差錯故爾。失守其位者危。已見於地鄉。本宫見賊殺之氣。故病危。尺寸反者死。子午卯

酉。四歲有之。反。謂歲當陰在寸脉。而反見於尺。歲當陽在尺。而脉反見於寸。尺寸。俱乃謂反也。若尺獨然。或寸獨然。是不應氣。非反也。陰陽交者死。

寅申亥巳。丑未辰戌。八年有之。交。謂歲當陰在右脉。反見左。歲當陽在左脉。反見右。左右交見。是謂交。若左獨然。或右獨然。是不應氣。非交也。先立

其年。以知其氣。左右應見。然後乃可以言死生之逆順。經言歲氣備矣。新枝正云。詳此備六元正紀大論中。帝曰。寒暑燥濕風火。在人合之奈何。

其於萬物何以生化。合。謂中外相應。生。謂承化而生。化。謂成立衆象也。歧伯曰。東方生風。東者。日之初。風者。教之始。天之使也。所以發號施令。故生

自東方也。景霽山昏。蒼埃際合。崖谷若一。巖岫之風也。黄白昏埃。晚空如堵。獨見天垂。川澤之風也。加以黄黑白埃承下。山澤之猛風也。風生木。陽

升風皷。草木敷榮。故曰風生木也。此和氣之生化也。若風氣施化。則飄揚敕折。其為變極。則木㧞草除也。運乘丁卯。丁丑。丁亥。丁酉。丁未。丁巳之歲。

則風化不足。若乘壬申。壬午。壬辰。壬寅。壬子。壬戌。之歲。則風化有餘於萬物也。新校正云。詳王注。以丁壬分運之有餘不足。或者以丁卯。丁亥。丁

巳。壬申。壬寅。五歲為天符。同天符正歲。會非有餘不足。為平木運。以王注為非。是不知大統也。必欲細分。雖除此五歲。亦未為盡。下文火土金水運

等。並同此。木生酸。萬物味酸者。皆始自木。氣之生化也。酸生肝。酸味入胃。生養於肝。藏。肝生筋。酸味入肝。自肝。藏布化生成於筋膜也。筋生心。酸氣

榮養。筋膜畢已。自筋流化。乃入於心。其生天為玄。玄。謂玄冥也。丑之終。東方白。寅之初。天色反黑。大虛皆聞。在天為玄象可見。新校正云。詳在天

為玄。在地生氣七句。通言六氣五行生化之大法。非東方獨有之也。而王注。玄謂丑之終。寅之初。天色黑。則專言在東方。不兼諸方。此注未通。在人

為道。正理之道。生養之政化也。在地為化。化。生化也。有生化而後有萬物。萬物無非化氣以生成者。化生五味。金玉土石。草木菜果。根莖枝葉。花殻

實核。無識之類。皆地化生也。道生智。智。正知也。慮。逺也。知正則不疑於事。慮逺則不涉於危。以道處之。理符於智。靈樞經曰。因慮而處物謂之智。玄

生神。神用無方。深微莫測。迹見形隱。物鮮能期。由是則玄𡨋之中。神明栖據。隱而不見。玄生神明也。化生氣。飛走歧行。鱗介毛倮羽。五類變化。内屬

神機。雖為五味所該。然其生禀則異。故又曰。化生氣也。此上七句。通言六氣五行生化之大法。非獨東方有之也。新校正云。按陰陽應象大論。及

天元紀大論。無化生氣一句。傈。音畫。神在天為風。鳴紊啓拆。風之化也。振拉摧㧞。風之用也。歲屬厥陰在上。則風化於天。厥陰在下。則風行於地。在

地為木。長短曲直。木之體也。榦舉機發。木之用也。在體為筋。維結束絡。筋之體也。繻縱卷舒。筋之用也。在氣為柔。木化宣發。風化所行。則物體柔耎。

在藏為肝。肝有二布葉。一小葉如木甲柝之象也。各有支絡脉游中。以宣發陽和之氣。魂之宫也。為將軍之官。謀慮出焉。乘丁歲。則肝藏及經絡。見

受邪而為病也。膽府同。其性為暄。暄。温也。肝木之性也。其德為和。敷布和氣於萬物。木之德也。新校正云。按氣交變大論云。其德敦和。其用為動。

風摇而動。無風則萬顯皆靜。新校正云。按木之用為動。火大過之。政亦為動。盖木火之性暴逺。故俱為動。其色為蒼。有形之顯。乘木之化。則外色

皆見薄青之色。今東方之地。草木之上。色皆蒼。遇丁歲。則蒼物兼白。及黄色不純也。其化為榮。榮。美色也。四時之中。物見華榮顔色鮮麗者。皆木化

之所生也。新校正云。按氣交變大論云。其化生榮。其蟲毛。萬物發生。如毛在皮。其政為散。發散生氣於萬物。新校正云。按氣交變大論云。其政

舒卷。詳木之政散。木之政發散。木大遇之政散。土不及之氣散。金之用散。藻木之灾散。落所以為散之異有六。而散之義唯二。一謂發散之散。是

木之氣也。二謂散落之散。是金之氣所為也。其今宣發。陽和之氣。舒而散也。其變摧拉。摧㧞成者也。新校正云。按氣交變大論云。其變振發。其眚

為隕。隕。墜也。大風暴起。草泯木墜。新校正云。按氣交變大論云。其災散落。嘗。所景反。其味為酸。夫物之化之變。而有酸味者。皆木氣之所成敗也。

今東方之野。生味多酸。其志為怒。怒。直聲也。怒所以感物。怒傷肝。凡物之用極。皆自傷也。怒發於肝。而反傷肝。藏也。悲勝怒。悲發而怒。止勝之信也。

新校正云。詳五志悲當為憂。盖憂傷意。悲傷魂。故云悲勝怒也。風傷肝。亦猶風之折木也。風生於木而反折之。用極而衰。新校正云。按陰陽應象

天論云。風傷筋。燥勝風。風自木生。燥為金化。風餘則制之以燥。肝盛則治之以凉。凉清所行。金之氣也。酸傷筋。酸寫肝氣。寫甚則傷其氣。靈樞經曰。

酸走筋。筋病。無多食酸。以此爾走筋。謂宣行其氣疾也。氣血肉骨同。新校正云。詳注云。靈樞經云。乃是素問宣明五氣篇。於文按甲乙經云。以

此為素問。王注云。靈樞經者誤。辛勝酸。辛金味故氣木之酸。酸餘故勝之以辛也。南方生熱。陽盛所生。相火君大之改也。大虛昏翳。其若輕塵。山川

悉然。熱之氣也。大明不彰。其色如丹。鬱熱之氣也。若彤雲暴升。嵸然葉積。乍盈乍縮。崖谷之熱也。熱生火。熱甚之氣。火運盛明。故曰熱生火。火者。盛

陽之生化也。熱氣施化。則炎暑鬱燠。其為變極。則燔灼消融。運乘癸酉。癸未。癸巳。癸卯。癸丑。癸亥歲。則熱化不足。若乘戊辰。戊寅。戊子。戊戌。戊申。戊

午歲。則熱。化有餘。火有君火。相火。故曰熱生火。又云火也。火生苦。物之味苦者。皆始自火之生化也。甘物遇火。體焦則苦。苦從火化。其可徵也。苦生

心。苦物入胃。化入於心。故諸癸歲。則苦化少。諸戌歲。則苦化多。心生血。苦味自心化。已則布化生血脉。血生脾。苦味營血。已自血流。化生養脾也。其

在天為熱。亦神化氣也。暄暑鬱蒸熱之化也。炎赫沸騰。熱之用也。歲屬少陰。少陽在上。則熱化於天。在下。則熱行於地也。在地為火。光顯炳明。火之

體也燔燎焦然。火之用也在體為脉。流行血氣。脉之體也。壅泄虛實。脉之用也。絡脉同。在氣為息息長也。在藏為心。心形如未敷蓮。化中有九空。以

導引天真之氣神之宇也。為君主之官。神明出焉。乘癸歲則心與經絡受邪而為病。小腸府亦然。其性為暑暑。熱也心之氣性也其德為顯。明顯見

象定而可取火之德也。新校正云。按氣交變大論云其德彰顯其用為躁。火性躁動不專定也其色為赤生化之物乘火化者患表俑頴丹之色

今南方之地草木之上。皆兼赤色。乘癸歲則赤色之物。兼黑反白也。其化為茂茂蕃盛也。新校正云。按氣交變大論云。其化蕃茂。其蟲羽參差長

短象火之形。其政為明。明曜彰見。無所蔽匿。火之政也。新校正云。按氣交變大論云。其政明曜。又按火之政明。水之氣明。水火異而同明者。火之

明。明于外。水之明。明于内。明雖同。而實異也。其令鬱蒸。鬱。盛也。蒸。熱也。言盛熱氣如蒸也。新校正云。詳注謂鬱為甚。其義未安。按王冰注。五常政

大論云。鬱謂鬱燠不舒暢也。當如此解也。其變炎爍。熱甚炎赫。爍石流金。火之極變也。新校正云。按氣交變大論云。其變銷爍。其眚燔焫。燔焫山

川。旋及屋宇。火之災也。新校正云。按氣交變大論云。其㷂燔焫。眚所景反。其味為苦。物之化之變。而有苦味者。皆火氣之所合散也。今南方之野。

生物多苦。其志為喜。喜。恱樂也。悅以和志。喜傷心。言其過也。喜發於心。而反傷心。亦由盛之折木也。過則氣竭。故見傷也。恐勝喜。恐至。則喜樂皆泯。

勝喜之理。目撃道存。恐則水之氣也。熱傷氣。天熱則氣狀不見。人熱則氣促喘急。熱之傷氣。理亦可徵。此皆謂大熱也。小熱之氣。猶生諸氣也。陰陽

應象大論云。壮火散氣。少火生氣。此其義也。寒勝熱。寒勝則熱退。陰盛則陽衰。制熱以寒。是求勝也。苦傷氣。大凡如此爾。苦之傷氣。以其燥也。若加

以熱。則傷尤甚也。何以明之。飲酒氣促。多則喘急。此其信也。苦寒之物。偏服歲乆。益火滋甚亦傷氣也暫以方治。乃同少火。反生氣也。新校正云。

詳此論所傷之㫖有三。東方曰風傷肝。酸傷筋。中央曰濕傷肉。甘傷脾。西方曰辛傷皮毛。是自傷者也。南方曰熱傷氣。苦傷氣。北方曰寒傷血。鹹傷

血。是傷已所勝也。西方曰熱傷皮毛。是被勝傷已也。凡此五方。所傷之例有三。若大業則俱云自傷焉。鹹勝苦。酒得鹽而解。物理照然。火苦之勝。制

以水鹹。中央生濕。中央。土也。髙山土濕。泉出地中。水源山隈。雲生岩谷。則其象也。夫性内藴動而為用。則雨降雲騰。中央生濕。不逺信矣。故歷候記。

土潤溽暑於六月。謂是也。溽。音辱。濕生土。濕氣内藴土體。土體乃全濕。則土生乾。則土死。死則庶類凋喪。生則萬物滋榮。比濕氣之化爾。濕氣施化。

則土宅而雲騰雨降。其為變極則。注。土崩也。運乘己巳。己卯。己丑。己亥。己酉。己未之歲。則濕化不足。乘甲子。甲戌。甲申。甲午甲辰。甲寅之歲。則濕

化有氣也。土生甘。物之味甘者。皆始自土之生化也。甘生脾。甘物入胃。先入於脾。故諸己歲。則甘少化。諸甲歲甘多化。脾生肉。甘味入脾。自脾藏布

化。長生脂肉肉生肺。甘氣營肉已。自肉流化。乃生養肺藏也。其在天為濕。言仲化也。柔潤重澤。濕之化也。挨欎雲雨。濕之用也。歲屬太陰在上。則濕

化於地。在地為土。靜安鎮。聚散復形。群品以生。上之體也。含垢匿穢。靜而下民。為變化母。土之德也。新校正云。詳注云。靜而下民。為上之德。下

民之義。恐字誤也。在體為肉覆裹筋骨。氣發其間。肉之用也。踈宻不時。中外否閉。肉之動也。在氣為充。土氣施化。則萬象盈。在藏為脾。形象馬蹄。内

包胃脘。象土形也。經絡之氣。交歸於中。以營運眞靈之氣。意之舍也。為倉廪之官。化物出焉。乘己歲。則脾及經絡受邪而為病。新校正云。詳肝心

肺腎四藏注。各言府同。獨此注不言胃府同者。闕文也。其性靜兼。兼。謂兼寒熱暄凉之氣也。白虎通曰。脾之為言并也。謂四氣并之也。其德為濡。津

温潤澤。土之德也。新校正云。按氣交變大論云。其德溽蒸。其用為化。化謂兼諸四化。并已為五化。所謂風化。熱化。燥化。寒化周萬物而為生長化

成收藏也。其色為黄。物乘土化。則表見黅黄之色。今中央之地。草木之上。皆兼黄色。乘己歲。則黄色之物兼倉及黑。黅。音今。其化為盈。盈。滿也土化

所及。則萬物盈滿。新校正云。按氣交變大論云。其化豐備。其蟲倮。俾露皮華。無毛介也。其政為謐。謐。靜也。土性安靜。新校正云。按氣交變大論

云。其政安靜。詳土之政。謐水大過。其政謐者。盖水大過。而土下承之。故其政亦謐。其令雲雨。濕氣布化之所成。其變動注。動。反靜也。地之動。則土失

性。風摇不安。注雨乆下也。又則垣岸。復為土矣。新校。正云。按氣交變大論云。其變驟注。其眚滛潰。滛。乆雨也。潰。土崩潰也。新校正云。按氣交變

大論云。其災霖潰。其味為甘。物之化之。變而有甘味者。皆土化之所終始也。今中原之地。故物味多甘淡。其志為思。思以成霧。新校正云。按靈樞

經曰。因志而存變謂之思。思傷脾。思勞於智。過則傷脾。怒勝思。怒則不恩。忿而忌禍。則勝可知矣。思甚不解。以怒制之。調性之道也。濕傷肉。濕甚為

水。水盈則腫。水下去已。形肉已消。傷肉之驗。近可知矣。風勝濕。風木氣。故勝土濕。濕甚則制之以風。甘傷脾。過節也。新校正云。按陰陽應象大論

云。甘傷肉。酸勝甘。甘餘則制之以酸。所以救脾氣也。西方生燥。陽氣已降。陰氣復升。氣爽風勁。故生燥也。夫嵒谷青埃。川原蒼翠。煙浮草樹。逺望氤

氲。此金氣所生。燥之化也。夜起白朦。輕如微霧。遐邇一色。星月皎如。此萬物陰成。亦金氣所生。白露之氣也。大虛埃昏。氣鬱黄黑。視不見逺。無風自

行。從陰之陽。如雲如霧。此殺氣也。亦金氣所生。霜之氣也。山谷川澤。濁昏如霧。氣鬱蓬勃。慘然戚然。咫尺不分。此殺氣將用。亦金氣所生。運之氣也。

大雨大霖。和氣西起。雲卷陽曜。大虛廓清。燥生西方。義可徵也。若西風大起。木偃雲勝。是為燥與濕爭。氣不勝也。故當復雨。然西方雨晴。天之常氣。

假有東風雨止必有西風復雨因雨而迺自晴。觀是之為。則氣有徃復。動有燥濕。變化之象不同其用矣。由此則天地之氣以和為勝。暴發奔驟氣

所不勝則多為復也燥生金。氣勁風切。金鳴聲逺。燥生之信。視聽可知。此則燥化能令萬物堅定也燥之施化。於物如是。其為變極。則天地凄慘。肅

殺氣行人悉畏之草木凋落。還來乙丑。乙卯乙巳。乙未乙酉乙亥之歲。則燥化不足。乘庚子。庚寅。庚辰庚午庚申。庚戌歲。則燥火有餘。歲氣不同。生

化異也。金生辛物之有辛味者。皆始自金化之所成。辛生肺。辛物入胃。先入於肺故諸乙歲則辛少化。諸庚歲則辛多化。肺生皮毛。辛味入肺。目肺

藏布化生養皮毛也。皮毛生腎。辛氣自入皮毛。乃流化生氣。入腎藏也。其在天為燥。神化也。霧露清勁。燥之化也。肅殺凋零。燥之用也。歲屬陽明在

上。則燥化於天。陽明在下。則燥行於地。在地為金。從革堅則。金之體也。鋒刃銛利。金之用也。新校正云。按刷本銛作括。在體為皮毛。柔韌包裹。皮

毛之體也。洛泄津液。皮毛之用也。在氣為成。物乘金化則堅成。在。藏為肺。肺之形似人肩。二布葉數。小葉中有二十四空。行列以分布諸藏清濁之

氣。主藏魄也為相傳之官。治節出焉。乘乙歲則肺與經絡受邪而為病也。大腸府亦然。其性為凉。凉。清也。肺之性也。其德為清。金以清凉為德化。

新校正云。按氣交變大論云。其德清潔其用為固。固。堅定也。其色為白。物乘金化。則表彰縞乘之色。今西方之野。草木之上。色皆根白。乘乙歲則白

色之物。兼赤及蒼也。其化為䧟。䧟。收也。金化流行。則物體堅䧟。新校正云。按氣交變大論云。其化緊䧟。詳金之化為䧟。而木不及之氣亦䧟者。盖

木不及而金勝之。故䧟也。其蟲介。介。甲也。外被介甲。金堅之象也。其政為勁。勁。前鑱也。新校正云。按氣交變大論云。其政勁切。其令霧露。凉氣化

生。其變肅殺。天地慘凄。人所不喜。則其氣也。其眚蒼落。青乾而凋落。其味為辛。夫物之化之變。而有辛味者。皆金氣之所離合也。今西方之野。草木

多辛。其志為憂憂。慮也。思也。新校正云。詳王注以憂為思。有害於義。按本論思為脾之志。憂為肺之志。是憂非思明矣。又靈樞經曰。愁憂則閉塞

而不行。又云。愁憂而不解則傷意。若是則憂者。愁也。非思也。憂傷肺。愁憂則氣閉塞而不行肺藏氣。故憂傷肺。喜勝憂。神悅則喜。故喜勝憂。熱傷皮

毛。火有二别。故此丹舉。熱傷之形證也。火氣簿燥。則物焦乾故熱氣盛。則皮毛傷。寒勝熱。以陰消陽。故寒勝熱。新校正云按大素作燥傷皮毛。熱

勝燥。辛傷皮毛過節也。辛熱又甚焉。苦勝辛。苦火昧。故勝金之辛。北方生寒陽氣伏。陰氣并。政布而大行。故寒生也大虛澄净。黑氣浮空。天色黯然

髙空之寒氣也。若氣如散麻。本末皆黑。微見川澤之寒氣也。太虛清白。空尤雪映。遐邇一色。山谷之寒氣也。太虛白昏。火明不翳。如霧雨氣。遐邇肅

然。北望色玄。凝雰夜落。此水氣所生。寒之化也。太虛凝陰。白埃昏翳。天地一色。逺視不分。此寒濕凝結。雪之將至也。地裂水氷。河渠乾涸。枯澤凈鹹。

木䧟土堅。是土勝水。水不得自清。水所生。寒之用也。寒生水。寒資陰化。水所由生。此寒氣之生化爾。寒氣施化。則水冰雪雰。其為變極。則水涸氷堅。

運乘丙寅。丙子。丙戌。丙申。丙午。丙辰之歲。則寒氣大行。乘辛未。辛巳。辛卯。辛丑。辛亥。辛酉之歲。則寒化少。水生鹹。物之有鹹味者。皆始自水化之所

成結也。水澤枯涸。鹵鹹乃蓄。滄海味鹹。鹽從水化。則鹹因水産。其事炳然。煎水味鹹。近而可見。鹹生腎。鹹物入胃。先歸於腎。故諸丙歲鹹物多化。諸

辛歲鹹物少化。腎生骨髓。鹹味入腎自腎藏布化。生養骨髓。髓生肝。鹹氣自生骨髓。乃流化生氣入肝藏也。其在天為寒。神化也。凝慘冰雪。寒之化

也。凛冽霜雹。寒之用也。歲屬大陽在上。則寒化於天。大陽在下。則寒行於地。在地為水。陰氣布化。流於地中。則為水泉。澄徹流衍。水之體也。漂蕩没

溻。水之用也。在體為骨。强幹堅勁。骨之體也。包裹髓腦。骨之用也。在氣為堅。柔耎之物。遇寒則堅。寒之化也。在藏為腎。腎藏有二形。如紅豆相并。而曲

附於膂箸。外有脂裹。裏白表黑主藏精也。為作强之官。伎巧出焉。乘辛歲則腎藏及經絡受邪而為病。膀胱府同。其性為凛。凛寒也。腎之性也。其德

為寒。水以寒為德化。新校正云。按氣交變大論云。其德凄滄。其用為本闕其色為黑。物禀水成。則表被玄黑之色。今北方之野。草木之上。色皆兼

黑。乘辛歲。則黑色之物。兼黄及赤。其化為肅。肅。靜也。新校正云。按氣交變大論云。其化清謚。詳水之化為肅。而金之政大過者為肅。平金之政勁

肅。金之變肅殺者何也。盖水之化肅者。靜也。金之政肅者。肅殺也。文雖同而事異。其蟲鱗。鱗謂魚蛇之族類。其政為靜。水性澄徹而清凈。新校正

云。按氣交變大論其政凝肅。詳水之政為靜。而平土之政安靜。土大過之政亦為靜。土不及之政亦為靜。定水土異而靜同者。非同也。水之靜。清净

也。土之靜。安靜也。其令本闕。其變凝冽。寒甚故致是。新校正云。按氣交變大論云。其變凛冽其眚氷雹。非時而有。及暴過也。新校正云。按氣交

變大論云。其災氷雪霜雹。其味為鹹。夫物之化之。變而有鹹味者。皆水化之所凝散也。今北方川澤。地多鹹鹵。其志為恐。恐以逺禍。恐傷腎。恐甚動

中則傷腎。靈樞經曰恐懼而不解則傷精。腎藏精。故精傷而傷及於腎。思勝恐。思見禍機。故無憂恐思。一作憂。非也。寒傷血腎勝心也。寒甚血凝。故

傷血也。燥勝寒。寒化則水積。燥用則物堅。燥與寒兼。故相勝也。天地之化。物理之常也。鹹傷血。味過於鹹。則咽乾引飲。傷血之義。斷可知乎。甘勝鹹。

渴飲甘泉。咽乾自已。甘為土味。故勝水鹹。新校正云。詳自上歧伯曰。至此與陰陽應象大論同。小有增損。而注頗異。五氣更立。各有所先。當其歲

時。氣乃先也。非其位則邪。當其位則正。先立運。然後知非位與當位者也。帝曰。病之生變何如。歧伯曰。氣相得則微。不相得相甚。木居火位。火居土

位。土居金位。金居水位。水居木位。木居君位。如是者為相得。又木居水位。水居金位。金居上位。土居火位。火居木位。如是者雖為相得。終以子僭居

父母之位。下陵上。尤為小逆也。木居金土位。火居金水位。土居水木位。金居火木位。水居火土位。如是者為不相得。故病甚也。皆先立運氣及司天

之氣。則氣之所在。相得與不相得可知矣。帝曰。主歲何如。歧伯曰。氣有餘。則制已所勝。而侮所不勝。其不及則。已所不勝。侮而乘之。已所勝輕而侮

之。木餘則制土。輕忽於金。以金氣不爭。故木恃其餘而欺侮也。又木少金勝。土反侮木。以木不及。故土妄凌之也。四氣卒同。侮。謂侮慢而凌忽之。侮

反受邪。或以己强盛。或遇彼衰微。不度卑弱。妄行凌忽。羅侮而求勝。故終必受邪。侮而受邪。寡於畏也。受邪。各謂受已所不勝之邪也。然捨已宫觀。

適地鄉邦。外强中乾。邪勝眞弱。寡於敬畏。由是納邪。故曰寡於畏也。新校正云。按六節藏象論云。未至而至。此謂太通。則簿所不勝而乘所勝。命

曰氣滛。至而不至。此謂不及。則所勝妄行。而所生受。病。所不勝而薄之。命曰氣造。即此之義也。帝曰善。

劫運道書篇名。雲笈七籖上清三尺正法經云。天圓十二綱。地方十二紀。天綱運關。三百六十輪為一周。地紀推機。三百三十輪為

一度。天運三千六百周為陽勃。地轉三千三百度為陰蝕。天氣極於太陰。地氣窮於太陽。故陽激則勃。陰。否則蝕。陰陽勃蝕。天地氣反。大地氣反。乃

謂之小劫。小劫交。則萬帝易位。九氣改度。日月縮運。陸地通於九泉。水母决於五河。大鳥屯於龍門。五帝受會於玄都。當此之時。凶穢滅種。善民存焉。天

運九千九百周為陽蝕。地轉九千三百度為陰勃。陽蝕則氣窮於太陰。陰勃則氣極於太陽。故陰。否則蝕。陽激則勃。陰陽蝕勃。則天地改易。天地改

易。謂之大劫。大劫交。則天地翻覆。河海涌决。人淪山没。金玉化消。六合冥一。白尸飄於無涯。孤爽悲於洪波。大鳥掃穢於靈嶽。水母受事於九河。五

龍吐氣於北元。天馬玄轡以徒魔。赤鎖伏精於辰門。歲星滅王於金羅。日月昏翳於三豪之館。五氣停暈於九嶺之巔。龍王皷華於東井之上。河侯

受對於九河之下聖君顯駕於明震之館五帝科簡於善惡之門當此之時萬惡絶種鬼魔滅跡八荒四極萬不遺一至於天地之會自非髙上三天所

不能禳自無青籙白簡所不能脫也又云。天關在天西北之角。與斗星相御北斗七星則天關之綱柄。玉晨之華盖梵行九天十二辰之氣。斗綱運

關則九天并轉天有四候之門九天合三十六候。一晝一夜。則斗綱運關。經一候之門晝夜三十六日則經三十六候都竞則是九天一輪。三百六

十輪為九天一周。九天一周。則六天之氣。皆還上三天。三天改運。促會以催其度三千六百周則為小劫。小劫交。則九氣改正。萬帝易位。民亡鬼滅。

善好清治。六合寧一。九千九百周為大劫終。大劫終。則九天數盡。六天運窮運窮則氣激於三五。群妖凶横。因時而行。放毒减民。此皆運窮數極。乘

機而鼓以致於此也。地機在束南之分。九泉之下。則九河之口。吐翕靈機。上通天源之淘注。傍吞九洞之淵澳。以十二時紀。推四會之水東迴。一晝

一夜則氣盈并凑九河之機。晝夜三十三日機轉西北。迴東北。張西南。翕東南張則溢翕則虧。周於四會天源。下流通波。是為一轉。三百三十轉為

一度。一度則水母促會於龍王。河侯受封於三天。三千三百度。謂之陰否。陰否則蝕陰蝕則水涌河决。山淪地没。九千三百度為大劫之終。陰運之

極。當此之時。九泉涌於洪波。水母皷於龍門。山海冥一。六合坦然。此陰運之充。地氣之激也。又云赤精。開皇元年七月七日丙年中時。登琳琅之都。

月之上館。受符於元始天王。開金陽玉匱。玄和玉女口命。出皇民録譜。自開皇以前。三象明曜以來。至於開皇經累億之劫。天地成敗。非可稱載。九

天丈人於開皇時。筭定元元。校推劫運。白簡青籙。得道人名。紀皇民譜録。數極唐堯。是為小劫一交。其中損益。有二十四萬人。應為得者。自承唐之

後。數四十六丁亥。前後中間甲申之年。乃小劫之會。人名應定。在此之際。陽九百六。二氣離合。吉凶交會。得過者。特為免哉。然甲申之後。其中壬辰

之初。數有九周。至庚子之年。吉凶候見。其道讅明。當有赤星見於東方。白彗千於月門。祅子續黨於蟲口。亂群填尸於越川。八啖其種。萬里絶烟。强

臣稱霸。弱主蒙塵。其後當有五靈昺瑞。義合本根。龍精之後。續族之君。平滅四虜。應符者隆。龍虎之世。三六乃清。民無横命。祚無危患。自承唐之後。

四十六丁亥。是三劫之周又從數五十五丁亥。至壬辰癸巳是也。則是大劫之周。天翻地覆。金玉化消。人淪山没。六合冥一。天地之改運。非真所如

何。惟髙上三天白簡青籙。乃得晏鴻翮而勝翔。飛景霄而眄目耳。此玄和玉女口命金陽玉匱。論天地之成敗。吉凶之兆也。上清八景飛經云。大劫

之周三道虧盈二氣合離。理物有期承唐之世陽九。放灾。剪除凶勃。搜採上真也老君戒文云。西向流沙中無量國。有巨石髙二百丈。周旋一千五

百里巨石北則有芥子城。壁方四十里。四面石壇。髙二十丈。飛仙一歲送一芥子著此城中。以衣拂巨石。令消與平地無别。芥子城今滿中芥子。則

時運周劫世轉一階也。靈寳齊戒威儀經訣下云。石如崑山。芥子滿四十里中天人羅衣。百年一度。拂盡此石。取芥子一枚。譬如一劫之終。若是之

入。誰當悟斯者也。又靈寳天地運度經云。靈寳自然運度。有大陽九。大百六也。小陽九。小百六也。三千三百年為小陽九。小百六也。九千九百年為

大陽九。大百六也。夫天厄。謂之陽九也。地虧。謂之百六也。至金天氏之後。甲申之歲。是其天地運度。否泰所終。陽九百六會。至時道德方明。𠒋醜頓

肆。聖君受任於壬辰之年也。


永樂大典卷之一萬五千九百五十六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