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樂大典/卷1978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一萬九千七百四十三 永樂大典
卷之一萬九千七百八十一
卷之一萬九千七百八十二 

永樂大典卷之一萬九千七百八十一  一屋

諸局沿革四

利民局濡湏志寳祐二年。陸睿剏置。每歲以五月至六月令撥官錢下兩厢。聽經紀細民結甲互保。量其藝業等第關借半

年始收其本。歲以為常。裕民局宋史列傳徽宗朝。徐處仁為侍讀。上言昔周冢宰制國用於歲之杪。宜會朝廷一歲財用。

量入為出。節浮費。罷横䧟。百姓既足。軍儲必豐。上善。詔置裕民局討論振兵裕民之法。時為蔡京所言。乃罷。宋編年備要徽宗重和元年十二月置

裕民局。以延康殿學士徐處仁言科䧟折變支用坐倉之為害民故也。仍設五事。命蔡京提舉處仁為詳定官。宋會要徽宗重和元年。十二月十二

日。中書省言。奉御筆就校正所置裕民局差下項官。太師蔡京充提舉官。徐處仁充詳定官。參詳官三員。先次差朝散郎韓昭。撿討官五員。先次差

承議郎通判永興軍崔陟。檢閲文字官二員。管勾諸司馬承受就校正所已差官。 先是延康殿學士醴泉觀使徐處仁對便殿。上訪以天下事。處仁

對。天下大勢。在兵與民。今水旱之餘。賦役繁重。公私凋弊。兵民皆困。及兹尚可為過是將有不勝圖者。上驚思乆之曰。非卿不聞此言。明日除侍讀

校正内經詳定官。進讀罷。上特留與前語。處仁奏天下猶一家。方其子孫衆名。則當務節儉為長乆。今皇子皇女勝衣占祥。歲月相繼。昔文王百斯

男。唐有百孫院。雖未及之。不可不慮。上曰然。已幾類是矣。可若何。乃言周以冡宰制國用於歲之杪。宜會朝廷一歲財用之數。量入以為出。節浮費。

罷横䧟。百姓既足。軍儲必豐。振兵裕民。無大於此。上稱善。既退。降手詔。略曰。國有定法。吏猶廢弛。况無法者。卿可以聞。處仁具奏其事。有詔置局。討

論振兵裕民之法。號裕民局。設五庫以總一歲財用出納。而用事者不恱矣。 十四日延康殿學士充醴泉觀使兼侍讀徐處仁奏。臣准御筆立法

下項。臣看詳敕令意義。該括詳備。然議法之初。本局合有條具畫一約束事件不少。兼恐諸路官吏。未遽通曉。欲乞行下。自重和二年秋料為頭施

行。仍令監司守貳先次看詳敕令二法。并裕民箚子事理。如有疑惑。並許申明。及有所見利害。亦許實封奏聞。送裕民局具進呈。庶幾下情通達。法

成令具。惠施無窮。詔依奏。諸折變支移和買者。前一月。計本路豐歉物價貴賤。所出多寡。各隨貴賤多寡之實。貴則量减納錢。或物賤則納本物。若

先賤後貴。先貴後賤。聽改諸折變支移和買。不計豐歉貴賤多寡者。杖一百。官吏勒停永不叙。若以貴為賤。以賤為貴。及多寡豐歉不實者加一等

官吏編管千里。並不以去官罷役赦降原减。 十九日。延康殿學士徐處仁奏。臣今續具到裕民局叅詳撿討官職位姓名下項參詳官一員乞差

中奉大夫直秘閣新知梓州孫漸。見在京。撿討官二員。一員乞差奉議郎秘書省校書郎艾晟。一員乞差奉議郎新授襲慶府儀曹榮灝。見在應天

府。從之。 宣和元年。正月六日御筆。徐處仁差知揚州。 先是上命處仁見太師蔡京。京欲復行夾錫錢於中州。處仁荅曰。夾錫錢第可行於關陜

耳。又問朝臣有欲動揺吾所立法者。何以制之。荅曰。崇寧立法至今垂二十年。流弊多矣。如學校禮樂之類。固當更張裁損。隨時自改。則人無間

言。京不樂。於是言者攻之。乃罷局。出知揚州。 二十八日罷裕民局。慈㓜局宋史理宗紀淳祐九年詔給官田五百畝命臨

安府創慈㓜局。收養道路遺棄初生嬰兒。仍置藥局療貧民疾病。 黄震傳。震知撫州。初常平有慈㓜局。為貧而棄子者設。乆而名存實亡。震謂收

哺於既棄之後。不若先其未棄保全之。乃損益舊法。凡當娩而貧者。許里胥請于官贍之。棄者許人收養。官出粟給所收家。成活者衆焉。山樵雜録

宋京畿各郡門有慈㓜局。盖以貧家子多。輙厭而不育。乃許其抱至局。書生年月日時。局設乳媪鞠育之。他人家或無子女。許來局中取去為後。故遇

歲侵。貧家子女多入慈㓜局。是以道無抛棄之子女。若冬遇積雨雪。亦有賜錢例。雖小惠然無甚貧者。此宋之所以厚養於民。而惠澤之周也。建康

志咸淳元年正月。馬公光祖鈞判參政真公創慈㓜局。當使將漕時。嘗增月給。而本府前此。乃欠舉行。街市間有遺棄小兒。合立規模收養。仍委官

提督。今具條式如後。一本府城内外諸厢貧民遺棄小兒。或願收養取具四鄰保明狀申提督官㕔。差人讅實。出給曆頭。照寳祐五年大使已行例

先支抱養錢十八界四貫。米五斗。月支十八界二贯。米三斗。至七歲住支一遺棄之時。恐未便有人收養。逐先雇乳妳四名。每名月支十八界六

貫。米五斗。 一嬰孩寄養在乳妳家。萬。無人收抱亦合區處。今自一歲後照抱養人例。月支十八界兩贯。米三斗。就令妳家權行撫育。如有願就

乳妳之家接續抱養者。聴月給照支。 一每月一申民間抱養數併寄養乳妳家數。申提督官廳。支請錢米。仍仰各携抱當官點名以防僞冒。其有

病患者。仰不移時經提督廳給藥。或有事故即時其申銷籍所有本府錢米作四李或料撥付所委官㕔收管。月申總數銷豁。錢一料以十八界五

百貫。米以百石。酒三百瓶為隼。 一行下諸厢及兩縣尉司嚴督地分巡邏諸處。如有抛棄小兒。仰即時申解提督廳。每收一人與支犒酒一瓶如

鹵莽失收。覺察到官厢官閣俸地分等人等第究斷仍關緝捕房專一覺察。 一收到小兒恐有衣着。本府逐時支撥絹布并支無用衣服發下改

造。責令妳子付小兒裝著。邵陽志慈㓜局在本司。寳祐三年。陸睿聞軍民累重貧乏之家有生子不舉者。或舉而棄之道路者。怛然念之遂撙節漕

計畀之本司便民解庫月取贏資。置局曰慈㓜。又諭無為軍日助五十緡董以幹官。凡軍民生子。人支錢五十貫。米三斗。酒三升。醋三升。炭十斤。黑

神散二貼。設緑櫃于市曹。姿其投牒。晩即拆開。判送本局支給。是年三月。以其事上之朝廷。旋得省宻符照應。屬眉山楊公棟記之。刻石本司。臨安

志在樓店務對河。淳祐七年十二月。有㫖令臨安府創屋為慈㓜局。應遺葉小兒。民間有願收養者。月支錢一貫。米三斗。盡三歲止其無人收養者

官為雇情貧婦就局乳視惟謹。續有願子之者從官請。仍給錢米如式。蘇州府志在府治東。同樂園門裏。寳祐中。趙與𢤷剏。先是淳祐七年十二月

上令臨安府置慈㓜局。支與給錢米。收養遺棄小兒。顧倩貧婦乳養。有民間願抱養為子女者。官與月給錢米。至三歲住支。𢤷盖推廣上意云。寳慶府

志慈㓜局記 宋受天明命。以仁棟國。子惠億兆。際天所覆。含齒戴髮之屬。保抱携持。一視同胞。紫雲宴語。天地鬼神實靈之。列聖傳序。緝熈此意。

好生之德。覃及娠育。科金條玉。爛如日星。開收養之門。杜棄殺之塗。有司奉行惟謹。長養乾坤。涵濡雨露。日益蕃庶。本固邦寧。萬億斯年。配天之休。

於是乎在。邵居重湖之右。古無離生聚溢乎四境。游手倍於力耕。民貧葉子。習以成俗。豈其性之不仁哉。饑寒迫身。懼以。累耳。長沙趙侯桌。由表著

出守。訪求民𨼆。蹙額乆之。為民父母。其忍坐視赤子之死而不救。矧在令甲。其可忽諸。焦心勞思。議以全活。建局曰慈㓜。凡撙節郡計之贏料簡在

官之産簿。録姦利之胥。悉昇之局。提點刑獄髙公斯得義其事。以官錢千緡佐費。規畫布置。且謀增益。將由國及郊。暨屬邑平頒之甫闓端。而侯以

憂去。富川桂侯諤。以監州攝事。廉介愷悌。益勤於民。綜核經理。不遺餘力。得錢為緡七千八百有竒田為畆二百有竒。錢以舉直而息廉其取田以

募耕而租薄其征。民既兼利。合息與租。以法須諸貧。而乳育不能自給者期以浹歲令出。邦人喜而歌之曰。漢黄頴川。唐陽道州。惠乆利博。孰如兩

侯。我民自今。載生載育。無有夭閼。左餐右粥。桂侯聞之。以語康時曰。此為子卿國記也。盍記之。固辭弗獲。竊因是而有感焉。昔孟軻以惻隠羞惡發

仁義之端。若不相為用者。及觀伊尹思匹夫匹婦有不被堯舜之澤若已推而内之溝中。則知輔吾惻𨼆之心者。羞。惡之心也。士君子位天地育萬

物。為已任。民之仁壽鄙夫孰非已責。以不忍人之心。行不忍人之政苟可利民。寧復自愛。盖不若是。則天下之窮民。顛連無告。亦耻不得為仁人之

歸。矧敢塞其源。固其澤乎。仁義之心。人皆有之。吾見是舉也。有推行無沮撓。有封殖無廢易。罔俾邦人。異時追仇。曰。仁心仁政致某而斬。則羞惡不

泯。而惻隠常存。其惠利顧不愈乆愈博哉。願以是記來者俾勿壞庶幾昔人盂水抱兒之意云。淳祐十一年七月朔。進士盧康時記儒林郎寳慶府

軍事判官于大義篆額宣教郎知寳慶府邵陽縣主管勸農營田公事兼弓手寨兵軍正黄慤書丹。承議郎通判寳慶軍府兼管内勸農營田事兼

權府事桂諤立石。江陰志慈㓜局記 江陰本膏沃。而逺卿曠土有不耕者。民不足也。人類常生息。而窮櫩窶户有不育者。力不足也。不足而坐視

之。彼芻牧之心者然歟。余咸淳乙丑秋至郡。臘祈而雪率屬謝群祀。詣龍祠。出澄江門。歸聞户曹趙君汝訥言。出門外有補茅綴葦而廬者闃無炊

煙。嬰孩啼户飢寒之色不勝。問之。則凍殍所餘裁此耳。活之不及為廢食轉枕累日。念昔先公尹輦下。剏慈㓜。收孤棄凡十有二年。男女襁褓籍存

養者不知其幾。守吳門亦如之。後皆相仍至今。滕雖小。宜遵用故事。迺度地視官舍。可改者得醋庫。庫舊有榷額。歲取糟酒務斤數千。征民糠核以

釀。官費而寡利。民擾而苦禁。遂弛榷醋。以庫為慈㓜局。公未有以給。輟俸先之。置乳嫗。日予豢食。月予紉澣費。男女齒二以上。十以下。皆養。養及十

二而能出就衣食者聽。寒暑予衣。坐卧什器賬被具。户曹庀之。郡博士提其要。咸定為例。起於丑之冬。成於寅之春。遺弁踵收。抱哺以時。昔之夭麛

傷者大畧减矣。雖然。捐俸。私無以繼也。剖廪。公無以充也。則來者有憚而已爾。利城鎮。故置官罷省乆。餘職田畝百三十有竒。地畝五十有竒。民

賕吏縮賦。釐而復之。刻町步歲入與支之數于石。且為籍隷之局。業定而利專。費給而惠逺。盖於是乎在。按周禮大司徒以保息六養萬民。獨首慈

㓜。民産子三人與之母。二人與之餼。昔人措意於㓜者。若此其宻也渠非保之而使之蕃息者。無最於是歟當時井田均。無甚富甚貧之甿。其望於

上者猶狹也。今貧富之相絶者。不翅十指然矣。奈何坐視其不足於耕。不足於育。而弗之救乎。凡余之所圖者。亦庶幾芻牧之思而已若夫人情之

不足者無窮。余顧以不足之才智應之。而欲滿其望。則寧無懼哉因鑱石泮宫。非特以局事隷。他日尚惟縫掖議然否也。咸淳二年七月記。寳祐濡

湏志慈㓜局記 昔者聖人茂對時。育萬物。一草之茁萋萋然。一木之萌夭夭然。毋覆巢。毋殺孩蟲。魚尾不盈尺不中殺不鬻於市夫於庶物也如此

則其於吾民也可知其仁矣。於其子與人之子也可知其親矣伊川先生少時取食猫之魚。大者如指。細者如箸。養盆池中作文記之曰生汝誠吾心

汝得生已多。萬類天地中。吾心將奈何。曾南豐之記孫齊殺秃秃曰人固擇於禽獸夷狄。禽獸夷狄於其配合孕育。知不相禍。相禍則其類絶也乆矣。

如齊何議焉余思聖人之政。又觀二書。未嘗不三復而嘆山陰陸景思睿為大農簿。以才選分符徙濡須。予節漕淮南。以書走餘杭。抵余於野寺中曰吾

守邊三棗紅矣。它不足為公道。顧嘗有所怵惕。創慈㓜局節約漕用。得緍錢一十五萬。用抵當法。會其息給生子者。為條目使經乆郡日有助率五十

緍。局成未幾。活嬰兒已數十百。盖推行先朝胎養令。亦以聞諸朝矣欲後人之增培之也。盍為我記。自仁義之說微。而世之論治者。以兵與財為急况

乎戎馬之郊。雲霜之外。馳驅四牡。角聲滿天。撑左支右。日懼不給。旅單而室罄。戈朽而鼓寒。䟽以為告焉宜也。若夫野清人散。火腥鬼哭。壯夫健婦

化為塵壤。吊古冤新亦可也。居養雖舊典。視兵與財之方急。不幾迂乎。曰不然。方千里者九。而取七十焉。或取百焉。其兵財多寡。亦可得而計矣然

而卒無敵於天下。豈有他術哉。湯為一童子。文王矜㓜無父者。發政必先焉。如此而已耳。志伊吕之志者。捨是焉學。彼伯者之善於富强。而葵丘載

書必曰慈㓜。孟子猶有取焉。蓋古之人甚愛赤子。每與老老并稱。故曰若保赤子。曰乍見孺子。蒙稚必待養。受之以需。飲食之道也。飲食有訟。則事

制曲防以永其終。聖人所以續乾坤之生德者在是。膚使其得之矣。養魚記曰。吾知江海之大而未得其路。此澤天下之志也。景思以文學論議。取

重當世。而其勤於民者又如此。維時艱虞。方賴其用。使深山窮谷之間。鷄䐁酒醪。饘粥在鼎。而鰥寡廢疾皆有養也。余羸老也。其亦庶有望乎。寳祐

三年。九月甲寅。朝散大夫集英殿修撰提舉江州太平興國宫楊棟記。慈濟局蘇州府志局在府治東南夫子巷。嘉定中

剏。作棺以給貧民。義濟局武陵續志局在皇華坊之北。至元癸巳。因本府連年水旱相仍。百姓艱食。至于鬻妻賣子。不營

一飽。賊盗公行。餓莩遍野。重以辰陽溪蠻嘯𠒋掠鄉民。殺縣長吏。其驚散流離。至于是郡。丐食於道路者。何可數計。郡推官河南薛公友諒聞之。愀

然曰。生民如此。聽其無告可乎。遂建言于肅政廉訪分司曰。國以民為本。民以食為天。民一日不食則飢。飢則荒。寇攘奸宄。由此起矣。常武厄於旱澇。

幾四三年。境内之民。數米而炊。併日而食。猶不能圖鬻妻貨子。習以成風甚至掠人之妻。竊人之子而貨者。禁戢之法雖嚴。而終不能止蓋不揣其

本而齊其末也。苟能使溝壑之民。轉而有温飽之計。則孰願其父母妻子離散。為惡不悛乎。檢照得至元新格内一欵。該諸遇灾傷聞食或能不吝

已物。勸率富有之家。協同周濟困窮不致失所者。從本處官司保申上司申部呈省。欽此。叅詳官司雖曾賑糶。止及有資之家貧苦細民略不沾惠

至於發倉賑濟。必俟朝廷明降。不惟緩不及事。借使從請。止救一時之急終非長乆之策。又且湖右郡縣。地𢊷民繁。貧窘之人率多就傭富室甘任

厮役之責者。饑寒使之而然也。宜令所屬司殺富實主户。遇各家佃户闕食。隨即借貸。無令饑餓。如是鬻妻賣子。及别作非為者事發到官主户一例

坐罪。如此。則主户惟恐罪及其身。必能賑救佃户。不致鬻賣妻子矣鄉村豪富之家。果能恊同周濟困窮。使貧民不致失所者。亦仰本處官司依上

保申上司定奪。亦勸善之一端。是一舉而兩得也。憲司嘉公所言。移牒本路。行移合屬。依上勸率。果有似此濟民。富實之家。所借米糧。若及百石之

上者。保勘是實。開具姓名。就申上司。别加優禮施行。本路移准憲司公牒就檄薛公勸分賑濟。以杜其源。人賴以活。武陵桃源二邑。為村百二十有

二。勸主户七百五十有七。賑貸至百石以上者。五十七户。百石以下者。為户七百。通為榖二萬四千二十四石有竒。而所活飢民。為口凡三萬三千

八十五。薛公不憚勞瘁於深山窮谷間。冒雨雪。涉險阻。始終六閲月。力就乃事。聞之省臺。皆嘉公所為。公又乞行之鄰郡。而灃之賑貸。亦得榖一萬

二千一百八十九石有竒。而所活飢民。為口三萬六千九十。辰陽亦得榖九百七十有竒。而所活為口四千六百五十有六。廉訪迂軒趙公世延。謂賑

濟一事。固活飢民。若後行之者。委非其人。反為民擾。當為經乆計。盍援龍陽義倉例。實無窮之惠。薛公聞之。欣然遂勸率好事者。隨所出榖蓄之。明

置簿籍。以廉平者主之。仍請廉訪分司巡行日點視以革侵漁。及多寡予奪之弊。始置是倉。石潭丁公易東。丁坡趙公時爚首倡各出榖五百斛。繼

而總管馬公應翔。轉運司同知安公衡。各出榖二百斛運副劉公良出一百斛。郡士陳天錫出三百斛。薛公又言于憲司曰。看詳義倉之設本以為

民。近年以來。廢而不立。百姓稍有飢荒。莫知所措。幸蒙廉訪分司官力主其事。卑職遵奉分司。興復龍陽縣義局美意。因委賑濟間依上勸率。立到

局分。似有條理。若將糶到榖價。於秋成日又行收糴入倉。不無生受又恐所立局分。間有委人不當。似前侵用未便。照得本路見依奉上司將斷没

魯希文等項官田。丈量到水田八千六百四十二畆六分。與其付之權豪。曷若於内選擇膏腴田土三千畝。買為義倉之田。將每歲所收課利。於貧

民闕食之時一例賑濟。不取價錢。不惟為救荒良法可以乆行又且飢寒之民永受實惠憲司看詳所言。誠為救荒長策牒本路如奉上司明文至

日。際留膏腴田土三千畆。令本路義濟等局照依官價於本局糶到榖本内出備鈔兩收買。取具本路管不違悟依准牒司迂軒書額。鐵峯張公山

翁為之記。經歷韓公持厚提調。元貞二年。憲司牒府治中于公亨提調余既發明大田之詩。記澧陽義濟倉矣。古鼎經歷韓君持厚。不憚入山。授

簡於余曰。吾郡非澧陽比。西南阻山。東北濱湖。山田喜雨湖田喜暘雨暘若時。民僅自給。土瘠而生聚繁也。邇年入夏恒雨。而湖田為魚梁。入秋恒

暘而山田作龜兆。下民何罪。上天降灾。流殍載途。深以拙於芻牧自愧。癸已之歲。憲臺趙公下車。訪民疾苦。廉得其實。委推官薛友諒詣諸郡勸分

通計二萬餘石。民畧蘇矣。公曰。此備急方。非逺猷也。吏持符入鄉。不持人勞於具饔飧。且有抑勒之害。甚者受賂逞私。擅多少予奪之柄。其何以堪

因行部至龍陽。見前尹毛沆義濟倉規約。遂補其弊而更新之。曰。此可行之天下。獨不可行之一郡乎。爰諭所屬。乘豐年。量力義助。作倉儲之歉。則

計口貸貧民。一言之出。官民響應。桃源武陵二縣。已率到三千七百石有竒。而願從者未艾也。倉在前常平提舉司之後。專委持厚提其綱。閑良官

趙時爚。前書吏盛必達董其事。輪儒生二人。吝其出納。府司不得與聞。防轉移他用也。綱正條不紊。有朱眞二先生之意。實為生靈無窮之壽脉。予

記澧陽矣。於吾郡靳一言乎。我將勒之金石。以詔方來。余受簡謂經歷曰。此周家甫田遺意也。甫田之詩曰。我取其陳。食我農人。自古有年。夫凶穰

在天。有國者不能免。古安能長有年哉。上有䧟散之法也。䧟散之法。於商為助。周之徹亦助也。降為常平義倉矣。今義倉亦不可復見。故望之衰多

益寡之家。萬家之邑。必有萬鍾之家。千家之邑。必有千鍾之家。利有所并也。萬鍾千鍾分斗筲以入吾倉。不過溟海之涓滴耳。凶歲散之。等丘山之

惠。貧人不日糴。則市價自平。市價平。則民食足。故歲雖凶。而民不飢。是凶穰在天。而長有年者在我也。若上無䧟散之法。則蓄賈游於市利。不倍不

糶。故雖樂歲。貧者色猶飢。况凶歲乎。是凶歲乃以相蓄賈也。有人心者。忍使蓄賈操貴賤之權。細民罹死徙之厄哉。余故謂䧟散之法。有年之道也

而趙公力行之。楊公賛成之。可謂能作天牧矣。余尤有望焉毛令舉行於一司。二公充拓於千里。今之長民者任之勇。後之行部者續其仁。則永永

有年。而食我之天。與覆我之天。不能以分輕重然食而無教則禮義䘮風俗壞。雖有粟吾得而食諸經歷歸而語爾馬侯及爾同僚詔其父老而誨

其子弟。毋背親而即疏也。毋逐末而䘮本也。毋嚚訟而敗群也有一於此䘮禮義壞風俗矣。得不負二公義濟之德。 右鐵峯先生張山翁作

嬰兒局江州圖志秘書郎𡊮甫出通判湖州考常平弊源以增積貯。核隱産增附嬰兒局。桐汭志收養遺棄小兒法也。紹定

三年。通判趙善璙以歉歲貧民有子弗育棄之道旁。呱呱而泣終日不食至飢而死者有之。乃捐已俸五百緡。及措置到五百緡共一千緡。創局置

田。募民收養。倉使𡊮甫亦給常平錢五百緡。添置田産。仍月支常平米五石以助。今具規約于後詳見規約碑今立于教授廳郡侯古括潘大臨以

開度改元。來牧是邦。政以教先。捐資闢軍學講堂西廡祠治平間。清修之士笪清容。紹興初。孝行之士李元老。親題二賢扁額。仍擇二賢後以主祠

視事纔三月餘。即召還。竟未果。奉安郡侯天台陳𧥥踵至。喜契于中下車。即躬率僚屬。燕集韋布。奠禮安靈。桐人益知所趨向。淳祐江州圖志趙善

璙置以濟民貧不能舉子者。茶引局元史百官志。至元二十四年置。掌印造腹裏行省監茶引。大使一員。攅典庫子各一

人。鎮江志丹陽批驗茶引局提領一員。元董嗣果廬山集寄湖口茶局臧尚幹 酡顔探得洞元真。老氣摩霄岸角巾。案上押批呼局吏。津頭釀酒

謝江神。天寒茶課收征倍。雪霽梅吟寄驛頻。何日此來聯榻語。廬山几案却無塵。收支局事文類聚收支局。元始置。都監

一人。同監二人。開除局元史百官志。開除局大使一員。副吏一員。照畧案牘一員。稅課局國朝諸司

職掌龍江稅課局 大使一員。 副使一員。 司吏攅典各一名。 龍潭稅課局 大使副使各一員。 各處大使一員。南寧府志先有商稅務在

於陸幹墟開立。以總各墟。每季徵收稅錢起解。聖朝洪武八年五月置立稅課局。發銅印一顆。以領各墟。每月主告納稅錢。起

解本縣。轉解本府庫分收貯。魚湖局武陵續志魚湖局。亦制司所剏。舊額在四邑者有二。曰常平。則民輸錢買樸者也曰

省司。則民户祖産輸稅者也。皆佐郡用。淳祐初。制司創局收其利郡計自是浸匱。通判别模攝府事日。始自龍陽至城下措置網罟。名曰上九潭非

舊額也。長江罾網局武昌志局在平湖門外。編估打套局

沿革記纂淵海宋紹興三年從户部所請三路發到市舶香藏雜物左藏東西庫榷貨務交納外其編估職事。乞隔委左藏庫監門官一員兼其打

套職事委太府寺丞引庫監官兼八年專置打套局監官一員以右迪功郎范仲由先。從户侍李彌遜請也。九年置編估官一員酬賞依打套官例

十一年移編估打套局出左藏庫外於南倉之北置局宋會要編估局髙宗紹興七年正月二十八日。户部言。欲將三路發到市舶香藥雜物依舊

令左藏東西庫榷貨務交納外。其編估職事。乞隔委左藏庫監門官一員兼。其打套職事。乞委本府寺交引庫監官兼。從之。 九年。六月四日詔打

套局監官如任内職事别無曠闕不了事件。依藥局監官賞格。任滿京朝官使臣并與减二年磨勘選人循一資。仍許計日推賞。如三年為任之人

若及二年以上。並全給賞。所有編估局官。係左藏庫中門官兼。本門已有賞格。更不推賞。 二十一日。詔編估局官一員。專一編打三路市舶司香

藥物貨。并諸州軍起到無用贜罰衣服等。自來納訖。牒到本局官吏。將帶行牙人前去就庫編揀等第色額。差南綱牙人等。同本司看估時值價錢

訖。供申尚書金部。符下太府寺。請寺丞一員覆估訖。逕申金部提振郎中廳讅驗了當。申金部。内市舶香藥物貨等。連估賬符下打套局。將合打套

名件。一一交跋打套。如不是打套之物。符下雜賣場。逕行赴左藏庫交跋。赴場出賣。其不堪支遣無用衣物等。修讅覆訖。省部供申朝廷指揮下日。

依此行下打套局一面交跋打套。及雜賣場径行交跋出賣施行。同日詔置編估官一員。請給人從酬奬。並依打套官例。初以左藏庫中門官兼。至

是以户部言事務繁劇。故有是命。十一年。三月八日。詔將編估打套局移出左藏庫外。於南倉之北置局。以上中興會要。宋朝續會要無此門。乾

道會要并編估打套局。孝宗隆興元年。八月十七日。右諫議大夫王大寳等言。見議并省人吏内編估局額管手分二人。難以省减。打套局見管人

吏二人。庫經司一人。編估打套局門見管人吏一人。各不及分數。詔依見在人且令依舊。將來遇闕。更不遷補撥填。 十月三日右承直郎監編估打

套局門何倬左從政郎監雜買務雜賣場門趙粹中奉元降指揮雜買務雜賣場門請給人從。依左藏庫監門官。編估打套局門請給人從。依雜買

務雜賣場監門官獨有賞典未曾陳乞亦乞依左藏庫門體例施行從之以上乾道會要淳熈三年二月十二日。詔編估打套局專知官令以副尉

赴都官注擬從大理正晏涭請也詳見職掌四年。正月一日。詔編估打套局官依舊堂除撩造會子局

志局以城北澄江亭廢址及闢民居為之。先是朝廷以西蜀擾攘闕少會子紙料。亦既即都城置局撩造。數目不敷。嘉熈三年。省箚下嚴。衢撫吉徽

建昌。六郡分造。已而又增本府日造三萬片。郡侯杜範。倅尹煥。以本府素非産楮去處。申乞寢免。毋慮數十䟽。至謂朝廷若以方命為罪。即擇有幹

力者來任此責。閲明年。顔侯頥仲繼之復申前請。不許。祗抽回專官令本府自造。仍减作二萬片。通歲計之。用楮二十八萬八千片。州家不得已。以

十一月開局。極其材力。不能如數。再乞免其半。又不許僅更日减三千片而已。異時蜀道底平。責輸如故。江南諸郡。庶幾免夫。備邊

武陵續志即加納局也。建炎調荆鄂軍討沅寇。監司親徃督捕。抽鼎州苗赴軍前輸納。鼎民憚於地逺。乞就郡輸苗。每石加納五斗。以裨

官司運費。及寇平。運罷。而加納米。遂不復除。淳祐三年。京湖制置使孟珙。因白箚子獻本府三分租米。判云。與其資州郡之妄用。孰若助大司之供

億。始令提刑司檢法官李一馮置局收受。名曰備邊局。自此加納米盡歸制司。胥徒蚕食日繁。而民始疲於共命。異時邊烽寧息復承平舊制民之望也。

義樁局寳祐濡湏志慶元二年。漕使石崇昭剏置。以本司錢置賃屋。歲聚其入。屬軍學掌之。本以賙士夫之家。有䘮不能舉。

有女不能嫁者。而舉人慶餞亦在焉。有規式刻于石但所入微。其不能應二者之需。嘉定間。既别立貢士莊。此局自當專為婚䘮設乃復混淆寳祐

三年。陸睿為各項分剔。蓋以運司官産一百五十四畝四分五釐三毫水田一百三十八畆一分四釐陸地一十六畝三分一釐三毫規式前一二

云。諸司局元史百官志。諸司局用從七品印提領一員。相副官二員。中統三年始置。 總管府秩正三品達魯花赤一員

總管一員。副達魯花赤一員。同知一員。副總管一員。經歷一員知事一員提控案牘一員。令史四人。領兩都金銀器盒。及符牌等一十四局事至元

十四年置。二十四年。以八局改隷工部。及金玉府。止領五局一庫。掌氈毯等事。其屬有六茶迭兒局元史百官志。總

管府秩正三品。管領諸色人匠造作等事。憲宗朝置。至元十六年始設總管一員。二十七年置同知一員。後定置府官達魯花赤一員總管一員同

知一員。知事一員。提控案牘一員。司吏四人。其屬二。上都人匠局元史百官志秩從七品達魯花赤二員。副

使二員。至元二十七年置。 雲内人匠東局提領一員。副提領一員。 雲内人匠西局提領一員 副提領一員。沙糖局

百官志。秩從五品。掌沙糖蜂蜜煎造及方貢果木至元十三年始置秩從六品。十七年置提點一員。十九年陞從五品置達魯花赤一員從五品提

點一員從五品。大使一員正六品。副使一員正七品。柴炭局析津志元貞二年。欽奉聖㫖設立詹事院本院呈准省部文字

依本位下柴炭局例。鑄到本局從七品銅印一顆。設局官達魯花赤大使副使各一員。俱受勑牒。至治二年例革。天曆二年復立徽政院除受院箚

提領大使副使各一員。本局設官。俱受院箚。提大付攢管領廣平彰德路等處課麥提領所。至大三年。敬奉皇太后懿㫖。廣平磁州田土。元與可伏

兒來那田地。如今失列監姑根底與者磨道。敬此。箚付内宰司。行下彰德等處課麥提舉所敬依施行。至元二年拘收還官。本所行從七品銅印一

顆。設本所官提領二員。俱受院箚。地五百十一頃三十一畝五分六釐。歲辦錢中統鈔二十四錠二十九兩五錢。 粮粟麥一千九百五十八石

二斗三升。 管房提領所。 徽政院都事呈。禮部符。承奉中書省箚付。本部呈徽政院。至元二年奏凖。管房提領所。比依隆祥總管府管房提領所

例。鑄到正九品銅印一顆。設官隷本院照磨所管。至正五年撥付諸色府管領。於槩管人户内選保提領大使各一員。受院箚。房舍一千一百二

十五間半。 地土三十二頃三畝四分二釐。元史百官志。大都上都柴炭局各一。至元十二年置。秩從六品。十六年改提舉司。陞五品。大德八年仍

為局。降正七品。置達魯花赤各一員正七品。大都大使一員。上都大使二員。各正七品。副使各二員。正八品。直長各一人。掌葦場典吏各一員 柴

炭局秩從七品。提領一員。大使一員。副使一員。至元二十年。以東宫位下民一百户燒炭二月。軍一百人採薪二月。供内府歲用。立局以主其出納

設官三員。俱各受詹事院箚。大德十一年。隷徽政院。藏珍文成。供須。三庫。秩俱從五品。各設提點二員。大使二員。副使二員。分掌金銀珠玉寳貨叚

匹絲綿皮氈鞍轡等物。國初詹事出納之事。未有官署印信。至元二十七年分為三庫。各設官六員。及庫子有差。 至元二十年。八剌哈赤不花納

等。管領收支柴炭。元貞二年。禮部降到。從七品銅印一顆。設官四員。俱受徽政院箚付。大德一年。徽政院啓凖。御位下柴炭局一體換受勑牒官四

員。達魯花赤提領各一員。從七品。局使一員。并受中書省箚付直長一員受院箚官三員。首領官典吏一員。至治二年衙門例革。至順三年復立禮

部降到從七品銅印一顆。設官三員。俱受院箚。 提領 大使 副使攅典 管領打捕人匠所。元係本管打捕皮貨等户。乙未壬子年。奪羅歹

大使臣重陽所管。至元十四年奏屬皇太子位下至元十五年啓奉令㫖奪羅歹孫子抄兒歹管的打捕户三百三户。與皇太子出氣力者至元十

六年。奉省部符文。撥屬位下當差。至元二十八年抄兒歹身故斡脫兒赤承襲。管領本所官達魯花赤。從五。 提領一。 相付官一 都目 司吏

實有人户二百四十三户。歲辦鈔八錠四十兩。皮貨四百十五張。 稅粟六百二十一石四斗三升五合。供徽局元史局根

脚隷昭功萬户府。至順二年十一月。昭功萬户府官奉聖㫖立一箇正七品供徽局衙門。設典史一員。庫子四名。本把二名秤子二名欽此又至順

三年六月。建都班副使等奏。新立來的供徽局裏達魯花赤提點執事是從四品。正五品。行使的是正七品印信。有本庫勾當庫子秤子本把人等

至今不曾與凖設。有可怜見呵。依著中典武庫例與准設。俸錢六十箇月滿。常選裏與除授呵。怎生奏呵奉聖㫖那般者。欽此中書禮部鑄給到本

局。從五品銅印一顆行使。至元六年。十一月十四日昭功萬户府例革撥屬本院。至正九年。九月初八日。中書省奏准。添設都達魯花赤一員 本

局官庫達魯花赤從五。 提點同 大使從六。 副使從七。 首領官庫子四。本把二。槩管人户荅刺赤酒匠二百二十八户。 房舍九十八間

院地十畝一分五釐。典製局元史典製局。秩從五品。大使副使各一員。直長二員。 又秩從七品。大使一員。副使一員。

直長二員。琉璃局元史琉璃局。大使副使各一員。中統四年置。 又中統四年始置設提領三員。至元十四年。改置大使等

員。今定置大使一員。副使一員。玉局元史瑪瑙玉局。秩徙八品。直長一員。掌琢磨之工。至元十二年始置。至元十四年立。置局使副

使各一員。直長二員。俱受院箚。大德四年給品印。十一年大使副使受勑牒。直長受省箚。至治三年罷。今定置太使受勑。副使直長受院箚。玉局提

舉司秩從五品。提舉一員正七品。同提舉一員從七品。副提舉一員正八品。中統二年以和林人匠置局造作。始設直長。至元三年立玉匠局用正

七品印。十五年改提舉司。茅亭客話王氏復玉局。王先主自天復甲子歲封蜀王霸盛之後。展拓城于西南。收玉局化。起五鳳樓。開五門署。曰。得賢

樓為當代之盛。玉局化尊像。并遷龍興觀。時杜天師詣雀尊師曰。今主上遷移仙化。其有證應乎。崔嘆息良乆。言曰。皇嗣作難爾。甲戌歲。果僞皇太

子元膺叛尋伏誅。後杜天師為崔曰。有道之士。先識未然。崔曰。動局子亂。必然之事。何有道先識者哉。杜天師曰。此化畢竟若何。崔曰。局必須復。非。

王氏不可也。先主殂。少主嗣位。明年再起仙化以為王氏復局之驗也宋大中祥符。知州事凌策移王先主祠。取其材植以修此化土木備極樓殿

北麗。工木未畢。玉局洞中。五色雲見。崔所言王氏復局之事。證應何其逺哉杜光庭廣成集奏於龍興。觀醮玉局箚子。 右臣先蒙今年十月二十

二日宣賜舊玉局洞門官舍一所。并石像老君一座。移在當觀。其舍今於殿後講堂基上起立功畢。便用安置石像老君。焚修供養。伏以名山大川

二十四化。春秋常祀。著在舊儀。其玉局化所修常醮。伏請起天漢元年。二月八日。委本府縣祗就龍興觀玉局石像老君前修設。冀免曠闕。以叶恭

敬。又北印在隽州。積年已來。醮祝居率土之内。宜申咸秩之文。前件二化。今亦欲就龍興觀一處。與玉局同用延祝景貺。永福聖朝。謹舉如前。伏聽勑

㫖。宋吕净德先生集送戴正仲大夫歸玉局。 請得琳宫别未央。西行行色重增光。官曹冷淡如通客。風物鮮明類故鄉。歸去林泉謀已定。閑中詩酒

味偏長。市橋長畔鄰居日。應許過從亦道裝。汪元量湖山類藁汪元量玉局詩 聯騎來登卯酉山。老君玉局護闌千。步虛殿上香雲繞空翠蕭森

北斗寒。陸游渭南集玉局歌 玉局祠官殊不惡。銜如冰清俸如鶴酒壹釣具常自隨。五尺新篷織青箬。𠋣樓看鏡待功名。半世兒痴晚方覺。何如

醉裏泛桐江長笛一聲吹月落。蔣公新冡石馬髙。謝公。飛旐凌秋濤。微霜莫遣侵鬢緑。從今二十四考書玉局。珠翠局

百官志。至元三十年立。置大使副使各一員。受院箚。直長一員。受府箚。 大使一員。 副使一員。 直長一員。明金局

宦者傳。童貫性巧媚。徽宗立。置明金局于杭。貫以供奉官主之金銀局元史金局秩從七品。二十四年改為提舉司。秩正六

品。大德間陞從五品。 銀局秩從七品。大使一員。直長一員。掌金銀之工。至元十二年始置。經世大典銀局。掌成造御用金銀器盒繫腰諸物。提領

員。銷金局經世大典銷金局。中統四年始置。掌諸殿宇裝鋈之工。提領一員。管勾二員。砑金局

元史百官志。至元二十年立。置大使一員。受本府箚。 大使一。燒紅局經世大典至元元年始置掌諸宫殿所用心紅顔料。

提領二員。金絲子局元史百官志。至元十二年。立金絲子局。以掌金絲子匠造作之事。置大使副使各一員。直長二

員俱受詹事院箚。三十一年。改受徽政院箚。大德七年給八品印。十一年大。使副使受勑。而直長受省箚。至治三年罷。仍俱受院箚大使一員。副使

一員。直長二員。犀象牙局經世大典中統四年四月始置。秩從六品設大使一員司吏一人至元五年增副使一員

十六年增直長一人。管匠户百五十。兩都宫殿營繕犀象龍牀卓器繫腰置大使副使直長各一員。司吏一人。 大使一員 副使一員 直長一

員。 司吏一人。又至元十一年始置。掌宫殿象牙龍床之工。提領一員。管勾一員。温犀玳瑁局元史百官

志。温犀玳瑁局秩從八品。至元十五年置。大使一員。貂鼠局元史百官志。貂鼠局提舉司秩從五品。提舉一員同提舉副提

舉各一員。至元二十年置。花木局金史都監同監舊設接手官四人泰和元年罷。復以諸司人内置都監同監二員。貞祐三

年罷都同監。以同樂園管勾兼。熈春園都監同監三員。泰和四年置。貞祐三年省。同樂園管勾二員。每年額辦課程。隷南運司。宣宗南遷罷課。改為

隨朝職正八品。大木小木局元史百官志。大木局。中統二年始置。掌殿閣營繕之事。提領七員。管勾三員。

小木局。中統四年始置提領二員。同提領一員。副提領三員。管勾二員。提控四員。 大小木局。至元十八年立。置使副各一員。受詹事院箚。三十一

年改受徽政院箚。元貞元年。併領皇后位下木局。大德十一年。依八品印受勑。至治三年。定置受院箚。大使副使直長各一員。大使一員。副使一員。

直長一員。司屬雕木局經世大典至元十一年始置。掌宫殿香閣營繕之事。提領一員。元史百官志。從八品。

至元十五年置。大使一員。抽分竹木局國朝諸司職掌龍江抽分竹木局。 大使一員。副使四員。俱未入流。

大勝港抽分竹木局。大使一員未入流。漆紗冠冕局元史百官志。至元十五年。置大使副使各一員。大同

路採砂所。至元十六年置。管領大同路。撥到民一百六户。歲采磨玉夏水砂二百石。起運大都。以給玉工磨礱之用。大使一員。浮梁

磁局元史百官志。秩正九品。至元十五年立。掌燒造磁器并漆造馬尾棕藤笠帽等事。大使副使各一員。旋局

大典中統四年始置。掌成造御用異樣木植器物之工。提領二員。器物局元史百官志。秩從五品。掌造鐵器内府營造釘

綫之事。大使一員。副使一員。直長二員。中統四年始置。御用器物局。置總管副使各一員。受省箚。用從五品印。隷少府監。至元七年。改為器物局。省

總管。置大使副使直長等員。掌内府宫殿京城門户諸寺觀公廨等營繕及御用各位下鞍轡忽哥轎子賬房車輛金寳器盒磕鞘寳兒赤行程什

物。凡精巧之藝。及額造减鐵繫腰十有五條。犀繫腰十花木繫腰二百栢木雜帶二百。象牙繫腰五十。小佩刀五百。鞍轡百四十柳器六百雜作匠

户四百。咸隷焉。總定置官吏七人。大使一員。副使一員。直長二員。吏目一員。司吏二人。顔料局國朝諸司職掌秩正九品

隷工部。大使一員。副使一員。採石局元史至元四年始置。大都兼山場石局總管。以楊瓊為之。尋受印信銀符九年改授

金符。總管夫匠。營造内府殿宇寺觀橋閘石材之役。十一年。於大都近地撥採石之夫二千餘户。常任工役。改置大都等處。採石提舉司秩正五品

設達魯花赤一員。提舉一員。同提舉一員。副提舉一員。二十六年。罷提舉司為採石局。秩從七品。今定置大使一員。副使一員。泥瓦

元史百官志。至元七年立。置使副各一員。受詹事院箚。三十一年。改受徽政院箚。大德十一年受勑。且增置受省箚直長一員至治三年

省之。而止設受院箚使副二員。大使一員。副使一員。符牌局元史百官志。至元十七年始置秩正八品。掌造虎符等置大使

副使直長各一員。把作提控六人。司吏一人。二十七年省直長及把作提控。今定置大使一員。副使一員。直長一員。氈局元史至元

十三年。奉裕宗皇帝㫖。收集人户為氈匠。二十六年始立氈局。置達魯花赤局使副使直長各一員。元貞元年給從七品印。大德十一年。達魯花赤

局使副使受勑。而直長受省箚。至治三年罷之。止置提領大使副使直長各一員。提領一員。大使一員。副使一員。直長一員。葛布

元史百官志。葛布局大使一員。副使一員。管人匠一百一十有八户。異樣毛子局析津志至元二

十年立。置使副各一員。俱是詹事院箚。三十一年改受徽政院箚。大德十一年。改受勑。用八品印。至治三年罷之。仍受院箚。 大使一員。副使一員。

 上都怯怜口毛子局根脚。係唐妃娘娘位下。至元六年。欽撥裕宗皇帝位下。至元二十四年。設局官四員。内受勑達魯花赤一員。受徽政院箚付

三員。提領一員。大使二員。行使從七品印信。目今止設官三員。俱受院箚。官提領大使副使各一員。司吏二名。實在氁子匠二百三十一户。 縉山

毛子旋匠局秩正七品。行使銅印一顆。大使一員。典史一員。司吏一人。巾帽局國朝諸司職掌秩正九品。隷工部。大使一

員副使一員。針工局國朝諸司職掌秩正九品隷工部大使一員。副使一員。織染局元史百官

志。太宗九年。張天翼奉世祖聖㫖。以招收析居放浪還俗僧道户計置織染提舉司秩四品。令張天翼為宣差提舉。管領習學織造叚匹是年至河

西。奉唐妃懿㫖。於真定。保定。二路漏籍户内撥到八十二户種藝丁未年撥供人匠糧食。至元二十三年罷提舉司。改為織染局秩從七品。置大使

一員。副使一員。今定置大使一員。副使一員 大都織染局從九品大使一員。管人匠六千有三户。 大寧路織染局大使一員。副使一員照畧案

牘一員。 懷慶路織染局大使一員。副使一員。照畧案牘一員。四明續志織染局在西北隅。儒學西。元係宋貢院基。至元二十七年起盖局院。泰定

二年。鄞縣尹阮申之提調。改造土庫三間。庫前軒屋三間門樓三間廳屋三間。并前軒廳後屋一間。染坊屋四間。吏舍三間。絡絲堂一十四間機坊

二十五間。又有打綫場屋四十一間。土祠一間。在帥府後北首。天德毗陵志織染局在郡治子城内。州橋之南至十步。即舊州倉故基彬江志織染

局院長二員。受行省箚付。攢司一員於人匠户内點差。堂長提控人等於匠户内差。應天府志織染局在正北隅。初以常照庵基作信寳局。後以為

織染局。今移印引局在淳化街。延平府志織染局在晝錦坊東。洪武七年開設。置官二員。大使一員。副使一員。歲織絹二千匹。温州府志温州府織

染局在東北隅。官二員。置立機張。每歲造絹匹起解。 官二員。大使正九品。月俸米五石。 副使從九品。月俸米四石一斗六升六合六勺。司吏一

名。 又織染叚匹。雜造軍器。舊未嘗有局也。歸附後創置。各有司存。使咸精其能焉。織染局在東南隅德政坊中。歸附後剏置。因舊永嘉縣治為之。

設局官二員。初局使係省差副使匠户内差繼而局使副使并受勑牒。專管本局人匠。排日織造叚匹。每季依例解發。違則有罰。詳見額造叚匹下

本局設典史司吏。並於局内選差。嘉禾志織染局。宋無元朝在府治西。今府公廨基是也。設官與雜造局同。張士誠竊據。并不設官。自内附。

皇朝移置於府治東閲武坊内。設大使副使各一員。吳興續志織染局。舊志所無。元置局二。生帛局在子城内。府治東。織染局在子城内。府治之北。元末皆廢。

皇朝以其址為府官公廨。洪武二年建織染局。以廣化寺東帝師殿改為之。歲造常為叚匹。新安志元織染局在西北隅。舊酒務基。打綫場在西南關。練溪

東岸。先於至元二十一年。分撥到寧國路織染局生帛機五十張簽撥人匠八百六十二户。自本年正月為始立局。歲造生帛三色。凡一千六伯一叚二

十四年。改造熟帛絲紬如生帛之數。凡六色。四季起納。至元二十八年。添造寧國路絲紬一百五十叚

國朝自己亥年始。每月織造紵絲四十二匹。至洪武六年。改造紬絹每月額織造絹二百九十二匹。紬二十五匹。共三百一十七匹。國朝諸司職掌織

染局大使一員正九品。副使一員。司吏典吏各一員各布政司并各府大使一員。副使一員。中山局元史百官志。中山局

置大使一員副使一員。管領教習織造。中統元年。行中書省給從七品印至元十二年。納綿府達魯花赤塔塔兒奉㫖。以賜皇太子。設官悉如舊。今

定置大使一員。副使一員。秩從七品。真定局元史百官志。憲宗二年。世祖在潜藩命堯剌海招收户計。丙辰年。改立民局。織

染造作叚疋。中統元年十月。行中書省降給從七品眞定管民匠銅印。置大使一員。至元十六年。堯剌海之子塔塔兒不花奉㫖以賜皇太子。織造

叚匹。設官置局。悉如舊制。大使一員。忽丹八里局元史百官志。忽丹八里局大使一員。給從七品印。至元三

置。别失八里局元史百官志。别失八里局。至元十二年為别失八里田地人匠。經值兵革。散漫居止。遷移

京師。置局織造御用領袖納失失等呌匹。十三年置别失八里諸色人匠局。秩從七品。今定置大使一員。副使一員。蕁麻林

元史百官志。弘州蕁麻林納失失局。至元十五年二月。隆興路總管府别都魯丁奉皇太子令㫖。招收析居放浪等户。教習人匠織造。納

失失於弘州蕁麻林二處置局。其匠户則以楊提領管領蕁麻林。以忽三烏丁大師管領弘州。十六年十二月奉㫖。為蕁麻林人匠數少。以小就大。

併弘州局秩從七品。降銅印一顆。命忽三烏丁通領之。置相副四員。十九年撥西忽辛斷没童男八人為匠。三十一年。以弘州去蕁麻林二百餘里。

輪番管辦織造未便。兩局各設大使副使一員。仍令忽三烏丁總為提調。大德元年三月。給從七品印。受蕁麻林局。十一年。徽政院奏改受勑。設官

仍舊制。各置大使一員。副使一員。生帛局局容新志生帛局元置。在縣治前街東。今急逓鋪申明亭皆其地也。

絲局雷陽志舊無額。今置局於徐聞縣廨之東。歲收木綿布貳千肆伯匹。上下半年起運。謂之進呈布。匠户一百單五户。官支工本

口糧。免雜役。綾錦局元史至元三年六月。小劉行省獻本家人口六十四户於皇太子位下。是年十月奉令㫖。於納錦府

李宣差撥到練熟織匠二十户。創立局院。令小劉行省親領之六年工部侍郎苫思丁獻回回童男四十有一户。八年。立綾錦局。秩從七品置大使

一員。副使一員。九年。以招收到析居放浪還俗僧道為匠。總二百八十有一户。教習織造之事。今定置大使一員。副使一員。紋綺

元史乙巳年十月。不顔達失楊權府。奉世祖聖㫖。以招收漏籍人户各管教習。立紋綺局。令楊權府管領。送納絲銀物料織造叚匹立不

達失局令馬合某為達魯花赤。戊午。楊權府男得山管領中統二年八月楊得山始受宣命。佩銀符。至元八年五月。命楊得山為紋綺局長官以馬

合某元管人匠。併入紋綺局。通領之。十二年十月奉㫖。以諸人匠賜皇太子。十三年。罷楊得山馬合某。以本局為從七品。置大使一員。十六年給從

七品銅印。十九年。增置副使一員。今定置大使一員。副使一員。綉局元史至元二十四年始置用從七品印。掌綉造諸王百官叚匹

今定置大使一員。副使一員。簾網局元史大使一員。副使一員。並受省箚。至元元年始置。所設官止授省箚。十二年。給正

七品印。改授勑牒。三十年。官仍授省箚。用元給之印。今定置大使一員。副使一員。經世大典中統四年始置。掌成造宫殿。及官建寺廟網扇之工。提

領二員。管勾一員。鐵局元史鐵局。至元七年立。置使副各一員。受詹事院箚。三十一年改受徽政院箚。大德十一年受勑。且增置

受省箚直長一員。至治三年省之。而止設受院箚使副二員。大使一員。副使一員。應天府志鐵局。在上元縣羅帛市。洪武九年置。

鐵局經世大典减鐵局。中統四年始置。掌成造御用及諸宫邸繫腰。管勾一員。提控二人。鑌鐵局元史百官

志。鑌鐵局秩從八品。大使一員。掌鏤鐵之工。至元十二年始置。司屬鐵局經世大典中統四年始置。掌諸殿宇輕細

鐵工。提領三員。管勾三員。提控一人。鐵猫局天府志鐵猫局。在江寧縣戒壇寺舊基。刀子局

大典中統四年始置。掌成造御用及諸宫邸寳貝佩刀之工。提控二員。銅局元史百官志。提領一員。同提領一員。管勾一員。中統

四年置。以上六局秩從八品。 鑄瀉等銅局秩從七品。大使一員。副使一員。掌鑄瀉之工。至元十年始置官三員。二十八年省管勾一員。後定置二

{{雙行註文|員。鑄印局元史百官志。秩正八品。掌凡刻印銷印之事。大使一員副使一員。直長一員。至元五年始置應天府志鑄印局

在江寧縣舊中書省東。國朝諸司職掌鑄印局秩從九品。隷户部大使一員。副使一員。司吏一員。軍器局宋會要髙宗紹

興七年。正月一日。樞宻院言。軍器最為朝廷目今急務。擬欲泛抛諸路州軍製造恐搔擾於民。理宜措置。一置軍器局一所。仍以製造御前軍器局

為名。隷屬樞宻院并工部於建康府置局。一令禮部鑄銅印一面。以製造御前軍器局之印九字為文。一提轄監造受給監門共差置手分三人貼

司三人請給出職條法等。并依軍器所人吏施行。許本局於諸官司踏逐指名抽取。從之。 十月十四日。工部言諸路州軍自來依條合發上供歲

額軍器比緣製造滅裂。近差撥兩浙江南東西福建路工匠。盡赴軍器局造作。其逐州合發軍器并免造。契勘路州軍所造軍器。各有朝廷給降樣

制。及逐州工匠。已曾差赴軍器所造作三年。諳知制度。自可責辦精緻製造。今來總五路州軍工匠。并就軍器局所兩處造作。所用物料。大叚數多。

難於收買。其逐州所總發物料。徃徃赴發不足。或却致人匠端閑及差到工匠。除本身請受外。每月添支食錢一百七十文。米二升半。且以軍器局

一處言之。見役人月支錢一萬貫。米一千石。委是枉費鈔米。不唯蠹耗財計。至於抛買物料數多。不免搔擾。兼造作亦不敷。逐路合發元立定軍器

之類。誠為未便。欲乞將諸州工匠依舊發回。責令當職官措置。須管依樣如法造發。候致比較精粗。信賞必罰。從之。 十一月。照軍器局廢罷。併歸

軍器所。其人匠物料等。令提舉官楊忠憫等管押裝發。赴臨安府軍器所交割收管。元史百官志。大同路軍器人匠提舉司秩從五品。達魯花赤一

員。提舉一員。並從五品。同提舉一員正七品。副提舉一員正八品。其屬豐州甲局院長一員。應州甲局院長一員。平地縣甲局院長一員。白登縣甲局

頭目一人。豐州弓局使一員。賽甫丁弓局頭目一人。 太原路軍器人匠局秩正七品。達魯花赤一員。局使一員。副使一員。吏目一員。 保定軍器

人匠提舉司秩從六品。達魯花赤提舉同提舉副提舉各一員。其屬河間甲局院長一員。祈州安平縣甲局院長一員。陵州箭局頭目一人。 懷孟

河南等路軍器人匠局秩正七品。局使局副各一員。其屬懷孟路弓局院長一員。 彰德路軍器人匠局秩正七品。大使一員。副使一員。 咸平府

軍器人匠局秩從七品。達魯花赤大使副使各一員。大名軍器局秩正七品。大使副使各一員。 奉聖州軍器局秩從七品。大使副使各一員 許

州軍器局秩七品。大使副使各一員。 陳州軍器局院長一員 汝寧府軍器局院長一員。 歸德府軍器局院長一員。 汴梁路軍器局秩正七

品局使局副各一員。其屬常課弓局院長一員常課甲局院長一員 上都雜造軍器局秩正七品。大使副使各一員。 平陽路雜造局大使一員

副使一員。 絳州甲局大使一員。揚州志揚州府雜造軍器局。在揚州衛指揮使司南城一所。 髙郵衛指揮使司中市橋東一所鳳陽志鳳陽府

臨縣軍器局在東門内。三山志舊軍資庫在都督府門之東至元十九年火。二十五年重創廨宇。初為人匠提舉司。尋置綾錦局大德八年宣慰司

兼領鹽賦。又取便為鹽庵局。尋革。今為軍器局。饒州府志軍器局先於永福寺權行造作。洪武八年。知府王哲於府治東偏空地鼎新創造共計屋

宇六十三間。建昌志建昌府軍器局在城北隅。舊旰江書院地基之上創立。中有官廳。外有門屋。東西兩傍有南寧府志南寧府本衛軍器局新立

在鍾樓之傍應天府志上元縣造甲局在石頭街舊洞神宫。初為尚醴局洪武九年二月改今局。宋史大都弓匠提舉司秩正五品。達魯花赤提舉同提舉

副提舉各一員。其屬雙搭弓荅大使副使各一員。成吉里弓局大使副使各一員。至元三十年改提舉司置局。金陵志上元縣造弓局在國

子街。初作倉。後改今局。宋史大都弦局大使副使各一員。至元三十年改提舉司置局。元史百官志。大都箭局秩從七品。大使副使各一員。 益都

濟南箭局秩正七品。局使一員。 欠州武器局秩從五品。大使副使一員。國朝諸司職掌軍器局秩正九品。大使一員。副使一員。火藥

金陵志在淮清橋街北。舊馬公洞基。火藥局。在石頭街後馬公洞基置。潜火局金陵志潜火局。淳祐十二年。大

使賈大資剏造水筒。及各厢砌缸停水。鞍轡局經世大典中統四年始置。掌成造御用鞍轡象轎。提領三員。鞍子局。至

元七年立。置大使一員。受本府箚大使一員。羊山鞍局。至元十八年始置掌成造常課鞍轡諸物。提領一員。提控一員。元史志上都隆興等路雜造

鞍子局。至元二十三年立。置局使副使直長各一員俱受詹事院箚三十一年改受徽政院箚。大德十一年。局使副使受勑。直長受省箚。用從八品

印。至治三年罷之。置受院箚提領大使各一員。直長一員。提領一員。大使一員。直長二員。 鞍轡皮作軍器顔料等局在太平街西。應天府志鞍轡

局在狀元坊玄真觀基。初為理問所。繼為應天衛衙。洪武三年改今局。國朝諸司職掌鞍轡局秩正九品。大使一員。副使二員。皮作

國朝諸司職掌皮作局秩正九品。大使一員。副使二員。熟皮局元史百官志秩。從七品大使一員。副使一員。典

史一人。司吏一人。至元六年置。掌每歲熟造野獸皮貨等物。大使副使直長各一員。至元二十年置。軟皮局元史百官志。上

都大都貂鼠軟皮局提領所。掌内府細色銀鼠野獸諸色皮貨。提領二員。至元九年置。受府箚。二十七年給從七品印。改受省箚。大德十一年給從六品印。

改受勑牒。至治三年。仍改受省箚。牛皮局元史百官志。牛皮局。至元十三年立。置大使一員受府箚斜皮

元史百官志。上都斜皮局。至元二十五年立。置大使副使直長各一員受詹事院箚。三十一年。改受徽政院箚。大德十一年使副受勑牒。直長受

省箚。用從八品印。至治三年罷。今置受院箚大使副使各一員。甸皮局經世大典甸皮局。至元七年初設甸皮局大使。未有

印俸。十四年始定為正七品。管匠三十餘户。隷工部。二十一年隷大都留守司。兼少府監。歲辦熟造甸皮紅羊皮二千有竒。今定置大使一員。

雙綫局元史百官志。至元十八年立置使副各一員。受詹事院箚。三十一年改受徽政院箚。大德十一年。依元八品印。受勑。且

增受省箚直長二員。至治三年省之而止設提領副使各一員。俱受院箚。提領一員。副使一員。盒鉢局經世大典中統四年始置。

掌成造御用繫腰提領二員。元史百官志。盒鉢局大使一員。副使一員。直長一員至元七年立。受府箚。管納色提領一員。受府箚。管銅局。筋局。鎖兒局。粧釘

局雕木局。至元三十年置金銀器盒局。至元七年立。置使副各一員。受詹事院箚。三十一年改受徽政院箚。大德十一年。依從八品。改受勑牒。增

受省箚直長二員。至治三年省之。而使副止受院箚。大使一員。副使一員。繩局經世大典中統五年始置。提領二員。祗應司。國初建

開平府宫闕燕京瓊花島上下殿宇。始置祗應司。以供備之設大使一員。秩從五品。隷宫殿司累置副使一員。直長三員。吏目一員。司吏二人。今掌

内府諸王邸第異巧工作修禳應辦寺觀營繕管匠七百户。隷大都留守司。今定置大使一員。副使一員。直長三員。吏目一員。司吏二人。

漆局經世大典司屬油漆局。中統元年始置。掌兩都宫殿髹漆之工。提領五員。同提領一員。副提領一員。畫油局

元史畫油局。至元二十年立畫油局。置使副直長各一員。俱是詹事院箚三十一年。改受徽政院箚。大德十一年依從八品印。使副各受勑而直長

受省箚。至治三年罷之。仍受院箚大使一員。副使一員。直長一員。出䗶局元史百官志。提舉司秩從五品。提舉一員。同提

舉一員。副提舉一員。吏目一員。掌出䗶鑄造之工。至元十二年始置局。延祐三年陞提舉司。設今官。車局經世大典中統五年始置

提舉二員。管勾一員。轎子局經世大典中統四年始置掌成造御用異樣木植鞍子諸物提領一員竹作

經世大典中統四年始置。提領二員。提控一員。抄紙局國朝諸司職掌秩從九品隷户部。大使一員副使一

員。司吏一員。印鈔局國朝諸司職掌秩從九品。隷户部大使一員。副使一員。司吏一員雜造局

元史百官志。至元七年立。置使副各一員。受詹事院箚三十一年。改受徽政院箚。大德十一年。依正八品印。受勑。增置受省箚。直長二員至治三年省之

而止設受院箚使副二員。大使一員。副使一員。瑞陽志雜造局在醫學之後。至元二十四年創立。專掌成造進呈雜用之物。每歲解納於内府。以備

國家不時之用云。本路額造生活鐵馬鐙貳伯㭍拾伍副。紫大樣鞦轡壹伯壹拾肆副。心紅油䩞壹伯副。心紅皮篋貳拾副洪武毗陵志雜造局。元

至元庚辰。以舊通判廳置雜造局。庚寅改創於晉陵縣。基今不存本朝洪武丁巳。創置於武進縣東街。為四縣造作之所。蘇州府志蘇州府雜

造局。本朝在卧佛寺南。洪武六年設置。徽州府志徽州元雜造局在東北隅靈順

廟之左。歲用毛鐵二千七伯五十四斤。造軍器手刀三百六十五把。槍頭一百七十五箇。上下半年起解。元末毁于兵。

國朝創於永豐倉舊基。季造軍器漆弓一百七十五張。腰刀三百把。其餘頭盔鐵甲箭隻等項。隨時所需。未有定額。嚴州府志嚴州府雜造局。在城東

北隅秀山下。庚子年開設。置官二員。大使一員。副使一員。歲造黑漆角弓二百六十一張。弦四百三十二條。金華府志金華府雜造局在府治西。人

甲六十九副。黑漆羅圈鐵甲三十副。四色水牛皮甲三十九副。手刀一百面。槍頭八十箇。弓箭雜帶二十五副。信安志信安府雜造局。在府治東北

子城内二十步。舊係銅錢局。温州府志温州府雜造局。在府治西。即舊知録廳。設局官二員。專管本局人匠。排日管造軍器。每季依例解發違則有

罰。詳見額造軍器下本局設典史司吏并於局内選差。 寧波府雜造局在西北隅河利橋東。元係宋平糴倉基。至元十三年。改置雜造局。設官置

吏。監造軍器省解。嘉禾郡志嘉禾府雜造局。宋無。元朝局在行用庫後設官。大使副使各一員元末張士誠竊據並不設官。自内附

皇朝移就府東蘭桂坊内置立設大使副使各一員。係正從九品吳興志湖州雜造局舊志所無元為軍器雜造局。在府治西三里丁家兜

皇朝於歸安縣學南擇民居創建。歲造常課軍器真定志冀州雜造局元初係忽都虎下摩哥所掌之局。至元十九年札忽台以獻皇太子專掌造作

置大使一員受詹事院箚。三十一年。改受徽政院箚用從七品印今定置受院箚大使一員。受府箚副使一員。南昌府志南昌府雜造局在新建縣

治之東。南康志南康府星子縣雜造局在縣治東。吉安志吉安府雜造局在府治東。元朝文錦局舊基。局設大使一員。武昌志武昌府雜造局隷承

宣布政使司衡州志衡州雜造局在府治東。三山志福州府雜造局即宋試院舊宇。今總管府勤政堂之後歲造常課綉叚衲襖繫腰。皆在焉。其工

匠有定數。設局官以庀其事。澤州志澤州雜造局。在行用寳鈔庫西。路州志路州雜造局。在平政坊東街南。寳源局

府志應天府火藥局東。國朝諸司職掌寳源局秩正九品。隷工部。大使一員。副使一員。寳泉局武昌府志在武昌府隷布政使

{{雙行註文|司。泥厦局元史百官志。泥厦局提領八員。管勾二員。中統四年置。上都葫蘆局

元史百官志。大使一員。副使一員。至元七年置。淨息局重慶府志。淨息局委制司屬官兼專催收本府城内外慢店户月額

錢。宣德八魯局元史百官志。提領一員。副提領一員。河中府局元史百官

志。提領一員。副提領一員。襄陵局九史百官志。提領一員。副提領一員。冀城局元史百官志。提領一

員。副提領一員。潞州局元史百官志。提領一員副提領一員。納失失毛叚二

元史百官志。院長一員。恩州東昌局元史百官志。提領一員。東市平

凖局長安志局在城朱雀街東市隷大府寺。西市平凖局長安志局在長安城朱雀街西

市内。隷大府寺。造袋局會稽前志局在府治東北。脩故局隋書百官志衛尉寺武庫署。又有脩故局

丞掌領匠脩故甲等事。脩政局宋史提舉修政局。紹興二年。詔置修政局令百官條其。修車馬。備器械。命右相秦檜提舉

參知政事同領之。其下有參詳官一人侍從為之參議官二人檢討官四人。卿郎為之如講議司故事。三月而罷局乾道二年。詔理財之要裕財為

重。自今宰相可帶兼制國用。使參政可同知國用事劉一止傳一止遷監察御史。時秦檜請置修政局。一止言宣王内修政事修其外攘之政而已

今之所修。特簿書獄訟。官吏遷降。土木營建之務未見所當急也建炎以來朝野雜記朝事自王荆公秉政。始創制置三司條例司以行新法其後

蔡儋州。當國踵其故。置講議司。儋州罷。張文忠代之乃置政典局不隷三省。靖康初。徐擇之吳元中共政。又置詳議司。俄以人言罷。紹興二年吕元

直秦會之同相。元直督軍于外。會之欲奪其柄。乃置修政局自領之詔職事官及守令以上言省費裕國强兵息民之策。以户部侍郎黄叔敖為參

詳官。置局如講議司故事。曾諫議統時為尚書郎。謂會之曰。宰相事無不統。何以局為。會之不聽。數月。會之罷。是日彗星出。議者以為修局所講。多

刻薄之事。失人心。致天變。後五日。遂罷修政局焉。政典局趙善璙自警編陳忠肅公在通州。張無盡入相。欲引公以自助。

時置政典局。乃自局中奉㫖。取公所著尊堯集。盖將施行所論。而由史局用公也。公料其不能成事。辭以修寫而未發。繼日承政典局牒坐聖㫖。俾

州郡催促。公乃用奏狀進表。以黄帕封緘。繳申政典局。乙於御前開拆。或謂公當逕申局中。而通書廟堂。公曰。恨不得直達乙覧。豈復可與書邪。彼

為宰相有所施為。不於三省公行。乃置局建官若自私者。人將懷疑而生忌。正恐尊堯至而彼已動摇也。逺其迹猶恐不免。况以書邪。繼而悉如公

言。張既罷黜。公亦有合州之命責詞。謂公私送與張商英。意要行用。於是衆人服公之逺慮。而恠何鄧輩敢欺罔上下也。曲洧舊聞蔡京所建明事。凡

心所欲必為而畏人不從者。多託元豐末命。或言裕陵有意而未行。以此脅持上下。人無敢議者。張天覺為相。欲稍蠲罷以便人。乃置政典局。以范

鏜等為參詳官。討論其事。聞陳瑩中著尊堯集。專為先政也。天覺奏乞取其書。復召惠卿。惠卿既至而卒。鄭居中輩。恐天覺得志不為己利也。知劉

嗣明與辟雍司業魏憲相友善也。令嗣明與之俱來相見。許以立螭。憲鏜子婿也。憲歸見鏜。論天覺孤危。丈人盍謀。所以自安者。鏜入其言。憲草箚

子。其大畧言。成湯得伊尹。桓公得管仲。自古未見有君而無臣。獨能成一代勛業者。今瓘作尊堯集。皆力詆王安石。果如瓘所論。豈不上累先朝知

人之明乎。鏜請對如憲言。有㫖令催促瓘疾速繕寫赴局投納。俟其書至立焚之。天覺由是求去甚力。天覺既去。而蔡京父子皆召矣。

元局錢塘遺事宋状元一出。都人爭看如麻。第二第三名亦呼状元是日迎出便入局。局以别試所為之。謂之三状元局中謂之期

集所。大魁入局。便差局中職事。一一由狀元點差牒請。異様局元史世祖本紀十三年五月癸亥陞異樣局為總管府秩

品。軟脚局類說郭子儀自同州歸。詔大臣就宅作軟脚局。人率三百千。烹粥局吳中舊事烹粥

局。曾用粳黄糧米。糜子采。大麥米。稗子米。白糧米。六般解湯粥用第三等細米每十分用米一斗淘成。取净米五升。於滚鍋内旋旋下至十分熟用冷水投

伶俐為度在凉處。若用牛酪。每分半升。鹽少許。調匀粥一處和供宋劉漫塘集嘉定己巳金壇粥局記 嘉定己巳秋。天子以畿内旱蝗出膚使尚

書郎留公董西到常平事建臺之三月。移縣發義倉米二百石。助邑士之收養遺棄孩稚者兩月續米如前。閭巷讙呼。以為㓜者被賜。則壯者可知

私居小惠。猶翼其成。則荒政大者。盖不謁而獲也。是歲也。盗起於夏秋而息於冬。民死飢疫。雖所在有之。而之死靡他。知上之人有以䘏我也。先是

邑士張君汝永。侯君琦。語某及新桐川湯使君曰。旱甚矣。而榖滋貴。時方盛夏。民不勝飢。冬春若將若之何。乃相與謀。紏合同志。用大觀洮湖陳氏

及紹興張君之祖八行故事。為粥以食饑者。而洊饑之餘。中産以上。皆掣肘於公私。雖僅有倡者。亦寡於和。既力弗裕。則惟欲收養孩稚之遺棄者。

凡老者疾者。與孩稚之不能去母者。雖甚不忍。皆謝未遑。比常平使者符下。而旁郡旁邑亦有喜為助者。乃克次第收前之遺而并食之繼以來者

之衆。來日之長。懼弗克終。會有以其事白郡太守。守給米三百石郡博士勇於義者。亦推養士之餘贍之。而用以不乏及江淮制置使給平江府米

二百石。則已後矣。事始於其年十月朔而終於明年三月晦經始之日孩稚數不盈十。後以漸增。閲月登三百乃十有二月合老者疾者婦人之

襁負者逾千人比月末倍之。開歲。少壯者咸集則又倍之間以陰晴異候。增損不齊。其極也。日不過四千。槩以大觀所紀成數僅增五之一姑置局

於縣之東偏廣仁廢庵。中於嶽祠。終于慈雲寺為其隘也就食者先孩稚次婦人。後男子。俾先後以時。出入相待。為其擁也孩稚之居養者朝暮給

食。非居養而來者。日不再給為其難於繼也。居養之人聽從去來疾病者異其寢處。至自旁邑與逺鄉者結屋以待之。而不限其必入裹糧以歸之

而不阻其復來慮積乆而疾疫熏染也。最凡用之數米以石凡九百六十有二。錢以緡。凡二千二十有二而用糴米者過半。薪以束大者三千九百小

者一萬四千二百葦席以藉地障風雨及葬不幸死者凡三千四百六十食器三百循環給食中間隨失隨補凡一千三百九十皆有竒草薦紙衾與

化費瑣瑣不載掌其事布金寺主僧祖傳茅山道民石元朴石以私計歸祖傳實始終之左右之者張君昂徐君椿而主張經畫人寺之初則鄧君

允文也是舉也㣲常平使者無以成其始微郡太守郡博士無以成其終。故䟽其凡有助者於石而於三者加詳焉使來者有考。 又甲申粥局記

金壇田半髙下下田南漸洮湖朝挂帆而夕浙藉得歲不為吾邑利故俗相承。憂旱不憂水。水患甚於隆興迄嘉定癸未甲子周而復始民方幸髙

田之稔是歲也。暑不勝寒。榖入大减菜亦不熟。越明年春。啼飢者載道。某居僻。且杜門乆寂不聞。乃二月上澣。二三醫生過門。始為某言之某念先

君雲茅居士。生平每值儉歲。悵無以及人瑩所薄田。歲豐收榖可百斛。輸官給守者之餘不半在。且十年。或可追承先志。因與醫生謀載以歸。以是

月望後二日。即嶽祠空廡。舂而糜之。以與飢者共其始來者纔數百。竊自喜曰。雖多可無乏事。其後稍增。盡三月。乃盈萬人。某始窘於無繼。議所以

止。友人趙若珪玉甫聞之。矍然踵門而告曰。凡吾邑之民。所以扶老携㓜。去其室廬。以苟勺合之食者。所願更旬餘無死。則庶乎麥秋。今而棄之。是

將濟而奪之舟。中縋而絶之綆也。而可乎。某曰。力竭矣。可若何。玉甫曰。若然。何不素告我。乃自振廪。且為書圜封之。又為書博封之。以請于鄉之好

事者。未幾。錢榖沓至。乃四月朔更端。俾焬者增竈。奔走者增員。史執筆以書而受給不欺。閽執扑以徇而去來無壅。又所用米皆精鑿。自平時中下

之家不能有。乃今以食飢者。以是逺近流傳。來者至萬有五千。每捧食執飲者。至必舉首仰天。三扣齒而後敢食。迄十有五日。大麥實乃已。既事。玉甫

謀伐石識姓名以旌施者。某自念知顛末獨讅。故不俟其請而為之書。昔在漢末。名士鄭泰等避寇出關。道遇獨行者。泰等欲與之俱。華子魚不可。既

行。而其人墮險。衆欲棄去。子魚曰。已與俱矣。又可棄乎。卒全而歸之。疇昔之事輕舉而不要其終。某固有愧於子魚者。玉甫之為義。豈直子魚比哉。

至於玉甫之意决於此。一鄉之人應於彼。與得之見聞者。力所可至。皆不謁而獲。此豈智力所及。孟子曰。今人乍見孺子。將入于井。皆有怵惕惻𨼆

之心。又曰。人心所同然者。理也。義也。尤於此驗之。謹以施之先後。序列下方。而述更端之意。冠諸碑首云。恢復局宋史列。傳

趙雄請復置恢復局。日夜講磨條具合上意。即除中書舍人。自選入館。至此才滿歲也。應奉局宋史侫幸傳。朱勔蘇州人

家以賣藥致富。蔡京自杭歸挾勔與俱至朝。徽宗頗垂意花石。京諷勔語其父取浙中珍異以進。初致黄楊三本。帝嘉之。後歲增加貢物至五七品。

至正和中始極盛。舳艫相銜于淮汴。號花石綱。置應奉局于蘇 王黼字將明。開封祥符人。美風姿。才踈雋而寡學術。多智善侫。中崇寧進士第。累

官至少保太宰請置應奉局自兼提領。中外名錢。皆許擅用竭天下財力以共費。官吏承望風㫖。凡四方水土珍異之物。悉苛取於民進帝所者不

能什一。餘皆入其家。宋史宦者傳。宋徽宗宣和二年。睦州賊方臘作亂。命童貫帥師討之。且諭貫。使作詔罷應奉局。置行幸

宋史曹輔政和後。帝多㣲行。乘小轎子。數内臣導從置行幸局局中以帝出日。謂之有排當。次日未還。則傳㫖稱瘡痍不坐朝始民間猶

未知。及蔡京謝表。有輕車小輦七賜臨幸自是邸報聞四方。而臣僚何順莫敢言。朝服趨局石林燕語進士劉几

元豐間。換文資。以中大夫致仕。居洛中。率騎牛。挾女奴。所遇得意處。即解囊籍地。傾壺引滿。旋度新聲。嘗召至京師議大樂。旦以朝服趨局。暮則易

布裘。徒步市間。或倡優所集處。率以為常。邵局容齋筆記秦檜脩禮樂。文太平。止專用一宦者。邵諤主之。人呼為邵局。今渾儀樂器

中猶鑄邵姓名。禮樂之器。間有不合經典處。是欠名儒討論。權局朝野類要凡帥撫監司州郡選有官或待闕人攝職。謂之權局。

京局朝野類要上自三省。下及倉場庫務。皆為百司。或謂之有司。又謂之京局。正局宋李直講文集正局 周官内

宰大夫士十有四人。九嬪。世婦。妾御屬焉。彼天子后妃。猶大夫士治之。矧羞服匪頒好用之式。而有不在有司者乎。自省寺重之以殿中六局。所以

奉乘輿者備矣。顧奪而歸諸奄何哉。有司奉法。而奄人阿意。奉法則用節。阿意則欲逞。此利害甚明白而弗思者。夫其殘民孚。編局

宋髙耻堂存藁編局 舜為天子皋為士。瞽瞍殺人執而已。從來三尺天下平。析律二端真可鄙。近聞編局蕩巢穴。盡取鼠輩尸諸市。布衣韋帶三

十餘。笞配黥流動千里。獨遺太學四五士。但以奸京法從事。秦相不重褒衣人。曷為忠恕而已矣。乃知能掉三寸舌。極惡窮凶猶可恃。大理得皋陶。

汝曹應顙泚。看花局吳中舊事吳俗好花。與洛中不異。其地土亦宜花。古稱長洲茂苑。其花木不可殫述。而獨牡丹芍藥

為好尚之最。士大夫皆種之。多者二三千株。少者亦不下一二百株習以成風矣。至榖雨為花開之候。置酒招賓。多以小青盖。或青幕覆之。以障風

日。父老猶能言者。不問親踈。謂之看花局。今之風俗雖不如舊。然大槩賞花則為賓客之集矣。磨鏡局列仙傳仙品負局先

生古仙人也。常負磨鏡局巡吳中。因施人以藥。疾者即愈。後登蓬萊山。仙去。握槊局温革鎻碎録桄櫛木如莎皮。如榱木

皮。出麵可食。木理有文。堪為握槊局。





永樂大典卷之一萬九千七百八十一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