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樂大典/卷1978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一萬九千七百八十一 永樂大典
卷之一萬九千七百八十二
卷之一萬九千七百八十三 

永樂大典卷之一萬九千七百八十二 一屋

石棊局延平志將樂縣東九十里有龍門洞。其深莫測中有石棊局。赤城志寧海縣佹橋亭。行一峯。削成數仞。頂上有一棊

局。方廣丈餘。夜分或有雲氣。輙聞棊聲。宋劉忠肅公集石棊局 堅平宜荷明堂柱。方潔當函王牒書。且拂塵埃伴君坐。一抨相與寄清虛。

石座棊局撫州府臨川志樂安縣華蓋山南腰紫玄洞乃浮丘王郭三仙隱逸之所。昔有道人修潔三年。墜繩而下

至洞門。窺見中有石座棊局。彈棊局宋吕忠穆公集燕魏録上 北京隆興寺佛殿西楹檐下。有魏宫彈棊局。魏文帝時

欵識存焉。王欽臣賦詩云。鄴城臺殿付塵埃。玉局依然獨未灰。妙手一彈那復得。寳奩當日為誰開。飄零乆已抛紅子。埋没惟斯近紫苔。此藝不傳

真可惜。摩娑聊記再看來。此局因沈積中為朔漕進入禁中。不復見矣。彈棊一藝。今亦不傳於世。欽臣字仲至。仕至吏部侍郎。博學善屬文。尤工於詩

劉攽彭城集揚之美彈棊局歌 漢皇初厭蹙鞠勞。侍臣始作彈棊戲。東方諸公盛得名。魏文爾朱稱絶技。後宫妝奩仍可為。客着葛巾尤更竒。誰

令朱黑異貴賤。百世紛紛無已時。君從何處得此局。石理温華瑩寒玉。山形四隤澗谷深。别將望秦森在目。少年博戲日益新。古事不復傳今人。君

能興此亦先覺。辟雍老儒悲絶學。文楸棊局宋史列傳太宗太平興國六年。淮海國王錢俶又被病。賜告乆之。上

遣中使賜俶文楸棊局。水精棊子。仍諭㫖曰。朕機務之餘。頗曾留意。以卿在假。可用此遣日。許置棊局鐵圍山叢

談天下曹務。罔不張設條如秘書省號三館秘閣。實育才也。獨不以吏事貴。故許置棊局。然大内前後殿諸班衛士宿直寓舍。反亦得之。盖秘書省

本優賢俊。宿衛士。則慮其終日端閑。俾不生他意。此咸出祖宗之深㫖。怒投棊局世說宋謝弘微性本寬情無喜

愠。末年嘗與友人棊。西南有死勢。一客曰。西南風急或有覆舟者。友怪乃救之。弘微大怒。投局於地。識者知其暮年之事。次歲果卒。

紙為棊局能改齋漫録李秀四維賦曰。四維戲者。衛尉摯侯所造也。盡紙為局。截木為棊。杜子美詩云。老妻盡紙為

地方如棊局玉融新對晉志曰。天圓如張蓋。地方如棊局。楸玉局南郡新書

楸玉局。大中祥符元年。日本國王子求唐人圍棊。上勑待詔顧師言敵着出楸玉局冷棊子。本國有手譚池。池中出玉子。不由製處自然黑白冬温

冷。珠玉飾局太平廣記馬舉鎮淮南日。有人携一棊局獻之。皆飾以珠玉。舉錢十萬而納焉。數日忽失其所在舉

命求之未得。而忽有一叟策杖詣門請見舉。多言兵法。舉延坐以問之。叟得一術兵家之要。因遽辭。公堅留。延于客館。至夜。令左右召之。見室内唯有

碁局耳。乃是所失之者。公知其精恠。遂令左右以古鏡照之。碁局忽躍起。墜地而碎。地涌玉局龍虎山志祖天師張

道陵居城都。地涌玉局丈餘。老子復降說諸經要。北斗經地神涌出。扶一玉局。而作髙座。客前覆局南史陸雲公子

瓊傳 大同末。雲公受梁武帝詔。校定棊品。到漑朱异以下並集。瓊時年八歲。於客前覆局。由是都下號曰神童。廣川畫跋覆局圖 秘閣有覆局

圖。畫法甚古雅。猶是六朝舊製署其尾曰。唐明宗覆局圖非也。宗子大年摹本以傳并王抗十七局圖。余為書曰。此宋文帝棊圖也。江左琅琊王抗

第一品。吳郡褚思莊。會稽夏赤松。並第二品。赤松思速。善於大行。思莊思遲。巧於鬬棊。宋文帝世。羊玄保為會稽太守。帝遣思莊入東與玄保戲。因

製局圖。還於帝前覆之。即此圖也。思莊與王抗交賭。自食時至日暮。一局始竞。上倦遣還省。五更方决。抗睡於局後。思莊達曉不寐。議者云。思莊所

以品等致髙。緣其用思深乆。人不能對。抗至齊官至給事中。今局圖謂棊吏誤也。比勢復局南史梁到溉傳 溉

弈棊入第六品。常與朱异韋黯於御座校棊。比勢復局。不差一道。用象戲局北盟録靖康二年。二帝宣太后。舉族

北遷。未知康王即位。時皇太后嘗用象戲局。以黄羅貼覆。書康王字於上。焚香祝曰。今三十二子俱擲於局。若康王入九宫者。大王必得天位。一擲

其子。果入九宫。他子皆不近。皇太后以手加額甚喜。臣下拜即賀。且奏太上大喜。復令謂皇太后瑞卜。昭應殊異。便可放心。手亂

其局世說石晋陳保極性鄙吝。所得利禄。未嘗奉身。但蔬食而已。每與人弈棊敗。則手亂其局。蓋懼所賭金錢不欲償也。及卒。室無

妻兒。唯貯白金十鋌。為他人所有。猧子亂局江湖續集開元天寳雜咏。明皇與親王棊。上欲輸。妃子以康國猧子

放局上。亂其輸贏。上甚恱。一枰之上總危機。謾道真妃此着竒。誰信臨危無活着。可憐全局付猧兒。鸚鵡壞局

馬明叟實賓録唐韓偓與姚洎皆為翰林學士。從昭宗幸岐。偓每與兩敕使會棊。兩使稍不勝。洎即以手壞之。偓呼為白鸚鵡。如此者不一。若洎不

在坐。兩使將輸。必大呼白鸚鵡。洎應聲而至。即為壞局。偓曰。求知之道。一何卑耶。壞棊得用。亦將用何。因撥局而起。金鸞宻記曰鸚鵡壞局事見明

皇雜録雪衣娘局上有聲北史爾朱榮傳。榮從弟世隆。曾與吏部尚書元世隽握槊。忽聞局上詨然有聲。一局子盡

倒立。世隆甚惡之。欲變局面建炎以來朝野雜記韓侂胄言永嘉人欲變局面。史丞相之請除侂胄也。惟二三執政

近臣知之。前數日。侂胄在都堂。忽謂李參政曰。聞永嘉人欲變此局面。相公知否。李疑事泄。徐之曰。那有此。侂胄默然。前一夕。侂胄與其愛姬號

滿頭花者方飲酒。周筠自外至曰。事欲不善。侂胄笑曰。誰敢爾。筠再言不應。懼而去。詰朝遂坐殛。夏震者。本季章所薦。侂胄命攝殿嚴。後以撃侂胄

之勞。死於節度使。各司其局禮記曲禮。左右有局。各司其局。䟽。軍之左右。各有部分圃不相濫也。軍行須監領。故

主帥部分。各有所司部分也。予髮曲局詩小雅采緑篇予髮曲局。注。曲局。卷也。不敢不

詩正月篇。謂天盖髙。不敢不局。注。局。曲也。少有幹局晋書張輔傳。張輔字世偉。南陽西鄂人少有幹局初

補藍田令。轉山陽令。累遷尚書郎。封宜昌亭侯。風神器局南史陳𡊮憲傳憲父君正將之吳郡。溉祖道於征虜亭謂君

正曰。昨策生蕭敏孫。徐孝克。非不解意。至於風神器局。去賢子逺矣。風儀器局北史慱陵崔液頗習文藻。有學涉風

儀器局。為時論所許。李逺器局北史李逺字萬歲㓜有器局嘗與群兒為戰鬬戲。指揮便有軍陣之法。郡守見而異之

召使更戲。群兒欲走。逺持杖斥之。復為向陣。意氣雄壯。守曰。此兒必為將帥。非常人也。裴垍器局續蒙求裴垍傳

垍以賢良方正對策第一。憲宗拜同平章事。器局峻整持法度。雖宿貴前望造詣不敢干以私。士大夫不以洎年少柄用為嫌。故元和之治。百度修

舉。稱朝無幸人。曇首志局南史列傳。王曇首。太保弘之弟也。為琅邪王。大司馬曇首有志局。喜愠不見於色。閨門内

雍雍如也。手不執金。婦女亦不得以為飾玩。自非禄賜。一毫不受於人。退就閑局資治通鑒唐武會昌三年夏四

月辛未。李德裕乞退就閑局。上曰。卿每辭位。使我旬日不得所。不得所。猶言不安其所也。今大事皆未就。卿豈得求去。不樂

檢局唐膾柳渾字夷曠。棄官𨼆武寧山。召拜監察御史。臺僚以儀矩相繩。而渾放曠不樂檢局。乃求外職。延路

陽局淮南鴻烈解人間訓。夫歌采菱。發陽阿。鄙人聽之。不若此延路陽局。延路陽局。鄙歌曲也。非歌者拙也。聽者異也。

首局隋書樂志曰。漢第九曲。將進酒。改為石首局。言義師平京城。乃廢昏定大事也。 石首局。北墉墐。新𡍕嚴。東壘峻。共表裏。遥相

鎮。矢未飛。皷未振。競銜璧。並輿櫬。酒池擾。象廊震。同伐謀。兼善陳。闢應和。掃煨燼。翦庶惡。靡餘胤。詩文宋慕客彦逢摛文堂集乞

殿中省别處置局奏狀 右臣伏為殿中省見在門下後省。權暫置局内殿中丞許似係。見任執政官之子臣。為言官與之同省。慮涉嫌疑。伏望聖

慈。特降眷㫖。令殿中省别行踏逐。權暫置局去處。謹録奏聞。伏候勑㫖。劉龍雲先生集有詔遣移局。實録院。因成古詩。奉别同舍學士諸公聊佐一

笑。 春秋謹嚴書。百史兹考信。晚周駕而東。弱魯猶足訓。低昂心權衡。與奪管膚寸。包羅三八祀。誣始盖其慎。一言開慘舒。九地迴斧衮。宻雖蒐鯤

鮞。寬亦漏鯨蜃。姦魂負芒羞。忠骨蓋棺奮。肉角死西郊。風味一朝盡。千秋聖人經。寂寞風雨燼。三子豪未除。巧語終不近。早時遷固儔。雄誇掠秋隼。

斧鑿謝前規。沙場出孤駿森嚴雖時乏。猶足傲拘窘。黠兒何厚誣。乞米誑髫齔。至今汗青手。縮袖賫痛憤。此道竟寂寥。斯文有遺恨。於皇宋七世。輝

赫到禹舜。起趕當作䟃趕玉篇驅步下祥祉郁穆起聲聞載祀盈十六鏟滌無垢釁。斯民被醇和。淪泱酣九醖。冠劎趨臯。戈鋌老廉藺。君臣不朽

計。邈與事功運龍催鼎湖去。墨燥螭凹潤。際會風雲收刀尺光景迅。胚腪歸太史。承乏乃頑鈍。詔遣陪青箱。隨宜課程趂。攀援赤霄堮。颯灑塵土鬢

嗟我佁儗人。機杼終不韻早負江湖心。晚繇道山進。么麽亦胡為陪躡濫英俊。捫奎星辰逼。飛辯球琳振。計工蠹魚上。三載真一瞬今者聯結束。如發千里

軔。鷦鷯巢新林。未似故枝稳。赬鯉定自勞。何取名赤鯶。酒徒謝知章。詩敵抛何遜。徒勞門户成。慙愧上車問。猶幸親切連。勿負時通訊。宋强祠部集

予初春被病中夏少間。勉入省局。偶成二十一韻。 東風吹春來。移疾聊少休。寒熱戰予軀。漸如錯春秋。侵尋日以劇。謁告牒屢投性命吾自安所

負空食羞。交親每問訊。愛者或見憂。伏枕數晦朔。忽忽月四周。有叟肆囁嚅。咄哉我何尤。騰口狀予疾。張大實頗浮。背憎咒休咎。唯恐予疾瘳。寧獨

冀術勝。仍欲恱予仇。叟乎汝何愚。天命非爾謀。生死籍素定。理莫移恩讎。身世如寄客。日月速置郵。引照盍自儆。霜雪滿汝頭。胡然不知止。脅肩謟貴

游。干進苟朝暮。利吻銛戈矛。予今偶不死。官意滋悠悠。却來坐省局。心跡逾林丘。北扉對新篁。陰薄幹已修。薫風送瀟洒。不博千户侯。富貴功名間。

有待終無求。鸞鳳志𡪹廓。燕雀從啾啾。元憲公集淳之九兄以僕承乏制曹幸聯局事。向當成績。猥辱裁篇。謹抒拙詩。以謝來貺。 漢家挈令賴諸

公。末至緣何玷選中。馬尾不知書晝誤。鳥聲偏樂友心同。忘憂日接三杯善。軋思時分一溉功。敢向明廷邀異賞。從來儒術比司空。陸游劍南續藁。

入局 殘年困簡牘。靜坐憶漁樵。鄙意慙輕出。殊恩免早朝。㣲霜凋緑樹。寒日滿朱橋。悵望滄波犮。弓旌豈易招。鏡湖西南有隱士。人不可得而見。

開局 八十年光敢自期。鏡中乆已髮成絲。誰今歸蹋京塵路。又見新開史局時。予三作史官皆初開局舊吏僅存多不識。殘編重對只成悲。免

朝愈覺君恩厚。閑看中庭木影移。劉敞公是先生集大雨中入局寄彦猷時。以疾卧家。 敲蒸變繁陰。快雨如破谷。明趨閶闔路。深水入馬腹。此地

常結轍。江海忽在目。冥行畏坎井。躡迹戒顛覆。慚問髙眠翁。不知泥塗辱。方秋崖集入局 雁鶩行餘紙尾箝。岸湖老屋壓題籖。印文生緑空藏櫝。

草色蟠青欲刺檐。茶話略無塵土雜。荷香剩有水風兼官曹那得閑如此。亦奉一囊慚屬猒。 又次韻劉架閣和予壬寅入局詩。 入開圖籍底須

箝。誰校蓬山三萬籖。有竹兩窻聊下榻。為梅一芙幾巡檐。虎頭食肉亦安用。熊掌與魚那得兼。好事人來勤載酒。縱無竒字不渠猒。 戲簡林孺文

劑局。 廣文氈寒不可忍。月邊頓作乘鸞興。府公給告使者嗔。甘坐畫眉取歸逕。曉携手版中書堂。春風滿身芝木香。物無疵癘清晝長。儻有囊中

醫國方。喻良能香山集入局言懷。 學省清秋好。無塵意趣長。講餘簾影靜。坐乆綵衣凉。未有禆王族。眞成耗太倉。顧慚麋鹿質。亦許玷朝行孔武

仲詩集入局馬上。 愁雲慘慘增寒威。冰鋩砭骨裘不支。鳴騶南北困道路。擾擾人趨入省時。京師乆旱塵土惡。喜有小雨沾鬚眉。跨鞍便起江湖

興。波明别浦柳半垂。卧聽蓬聲睡正穩。放船不問歸來遲。 又十二月朔入局。 坐聴禪林叩曉鍾。官曹遥指禁城東。千門灑掃冰纏路。萬木號呼

葉受風。金殿放朝閑虎士。蟾泓揮翰冷瑶宫。春暉閉目無多日。預草新文擬送窮。詹敦仁詩入局吟。 明命初頒得美除。慚惶下拜敢寧居。儒生不

作于時計。且讀人間未見書。 用前韻 可恨名存實已除。蘭臺芸閣復誰居。豕魚未識應多愧。尤恐在人成蠹書。王直講集自鹿邑乘月還局口

號戲王永甫。 萬物無聲月色鮮。客酲薫腦思悁悁。自嗟不及吳蠶樂。暖抱柔桑葉下眠。劉將孫養吾集坐局 暑雨時明晦。小車閑去來。極知負

白日。尚未浞黄埃。𠋣茟看山觀。追懷愧吹臺。自然增骯髒。不足為低徊。張文潜宛丘集局中晩坐 髙林脫葉漸疏明。雨過長安萬屋青。為問西風

來幾日。夕陽宫殿亦秋聲。蘇東坡集出局偶書 急景歸來早。窮陰晚不開。傾杯不能飲。待得卯君來。縯子由己卯生。故公呼為卯君。津雲浣川藁

五月一日出局偶書。 坐局無營飯又茶。楚騷詞裏記年華。小窻不厭經局雨。紅到葵梢第一花。王珪華陽集依韻和吳相公史院開局。曉下金門

路。君筵聽召餘。簪纓三壽客。筆削兩朝書。身老誰逢此恩深盡醉歟傳聞訪遺事。應走史臣車。司馬遷少嘗來傳求四方諸侯遺事。蘇頴濱集吕希

道少卿松局圖。 溪回山石間。蒼松立四五。水深不可涉。上有橫橋渡。溪外無居人。磐石平可住。縱横逺山出。隱見雲日莫。下有四老人。對局不回

顧。石泉雜風松。入耳如暴雨。不聞人世喧。自得山中趣。何人昔相遇。畫圖入紈素。塵埃依古壁。永日奉樽俎。隱居畏人知。好事竟相誤。我來再三嘆

空有飛鴻慕。逝將從之游不惜爛樵斧。蘇籕雙溪集解罷京局一局。 運水擔柴力。分遭。挾持泥古小儒勞。浙潮屹起岷峨上。越巘遮蟠江海滔。一葉

鷗湍尋婺女。半生飄泛信魚舠。曩時瓜步從容侣。好糝藜羹待共轑 守局一首。 悠悠踈逖皮冠守。朝著於何寘漫郎。不計少多鳬藻泛。豈懷吞

啄鶴軒昂。執輿投刺初嫌閙。視䕃言歸火蹈常。飲酒讀書私務爾渙然意喻俾言忘。劉後村集送雷司法子發秤提結局一首。 吏奉新書多刻峭。

君於此事極忠勤。如緡鮮有麗三尺。投劾不如寬一分。重幣稍權周舊法大搜安用漢深文。先民最善言陰德。莫要人知耳自聞。王安石臨川集經

局感言劉原甫撰七經小傳。謂毛詩尚書公羊周禮儀禮禮記論語也元祐史官謂慶曆前。學者尚文詞。多守章句注疏之學。至敞始異諸儒之說

後王安石修經義。盖本於敞。如伊尹相湯伐桀。升而隭之說之類經義多勦取之。史官之言。良不誣也。此據楊時龜山說。今附此。 自古能全已不

才。豈論騏驥與駑駘。不才之木。終其天年。妙處全在已字。放歸自食情雖適。絡首猶存亦可哀。熈寧七年四月。公罷相。知江寧。依舊提舉修撰經義。

明年再相。經義成。拜左僕射。九年十月。以與吕惠卿交惡。力乞罷政。判江寧。又力辭請宫觀。乃以使相領集禧。此詩言放歸自食。盖宫觀時作也。時

尚帶經局。故云絡首猶存。莊子絡馬首是謂子。元宋本至治集京華湯餠局三首。予以延祐己未。六月二十又三日。達鄉里。明年六月五日。舉兒子

家弟為制名京華志歸也。七月四日满孺月賦此。 紅剪輕衫緑剪襦翠髦覆額畫難加。春膏小牓書名了。常記機雲入洛初。 幾家紈褲幾華腴。

父老華顛計亦踈。三輔風流兒莫學。善和坊裏有藏書。 宇宙茫茫四十年。獨行獨立欲誰憐。啼聲未要期英物。自勝前回玩紡磚。

法局式天廣八分。法之八卦。地廣三寸。法之三宫。人既尊卑有差局制亦大小有異。好道之士。詳而用之。 請曰。凡造式。各

有大小。依次用。不可越用。天式地局。此日可刻之。别有大法。書可依天篆。不用俗字。金銀修。用不可交錯星辰之位。不得亂位。式局合時擇日。而合

天地之式。 刻作雷式法章第四。 刻式之法。以十一月壬子日。神在内時。起手於壬子從地。刻天之一位。并星畢。至癸亥日。功十二位全。甲子日

醮之。 凡刻式。先當潔淨三日。取式刻畢。於淨堂室中。用新席一領上安案。一面燒香。并酒一盃。咒曰。 今日壬子宿。上合天倉。 伏望教造此神

式。惟願 天地神祇。保護某乙使神將伏位。開導於某乙。再拜而刻之。請曰。凡刻。式可壬子日良也。可正心而勿亂。有式。背符一道。造式時。未書於

式背。及有吞符者。令諸鬼不敢違惑。令刻式人。神明所祐。乃可自刻。勿令小兒婦人鷄犬犯之。大忌。 醮啓雷法式章第五。 凡從壬子日起手刻

至癸亥畢。至甲子朝祭也。而後盛之以絳囊。當以左腋佩之。常醮以七月七日。兼月内甲子日祭之。未祭。不可佩帶。先祭用案一面。杯七盞脯果筭著

案上。以式置之而祭祀。 謹請北斗七星。貪狼。巨門。禄存文曲廉貞武曲破君輔星。六甲父母。登明。河魁。從魁傳送。小吉。勝先太一。天罡。太冲。功曹

大吉。神后。十二太師。二十八宿。仙人扶衛。玉女具降。臣案之清臣之恩大提法噪。以射四方。營救萬姓。動勞諸神。降臨下席。領臣供具。肥脯清酒。棗

果鮮新。伏惟尚饗。再拜請曰。此祭只可祭式。 祭雷公式大醮章第六。先用清酒。鹿脯乾棗。果珍十二。引盤脯鹽豉各一盃。以甲子日夜半燒香啓

請北斗。平旦即向南。晡時即向西。祝祭醮長跪再拜。臣某乙謹請式父母。天一大一神式。雷神式。三十六式。諸神天地。天父地母。北斗七星仙姑織

女。三合明符。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前之三時。後之五式。一百二十部星宿諸神等。子午卯酉。辰戌丑未。寅申己亥。式上三部之神。 神后大吉功曹

太冲天罡太乙勝先小吉傳送從魁河魁登明。天厭地厭。日月時煞天候地候。六甲陰陽。天地將神。四仲。四孟。四季。式下。以功曹諸神悉來就座。臣

今日謹依師法王相之方。天地開清。星宿分明。謹上酒脯鹽豉鮮果甘棗祭醮式。上請神集乙。願保護弟子之身。造式元帥。王子喬赤松子。太乙神

式十二神將。一百二十部諸神。游弟子之身宫。用之日所厭者伏所誅者滅。所召者到。所求者得。所撃者死所祈禱者降。所却者去所攻者破所期

者尅。所言中。自蒙安樂。長命富貴。延昌福壽。所公稱心。備受神式先陳覆善謹請具再拜。王受過度之日如此。及所封厭大事封印。並作此祝請

曰。之法。受式之日。作此咒請召雷公大法。在後可記之 佩式懷儀加忌章第七 凡懷式之法。當心及在腋下。此日可晝以天向内。午在上。夜

以天向外。子在上。又法。晝夜卯在上。四正加之。天在内。夜行以酉在天魁加之。天向外。此日法。令當心前。又法。晝以午在下。夜以午在上。又法。晝行

天罡加辛。夜行天罡臨卯。此以柲法。至盗惡人。莫不敢稱伏。 又法。天甲臨地上子。天魁臨人門。天罡加鬼門。為衆不敢起。又法。天罡加地上丁。晝

以卯在酉上。轉加辛。夜以酉加卯上。轉加乙。懷佩但依法。必有吉昌矣。懷式出行祀咒。 敢曰。式父式母。七星北斗。先陳後師。弟子某乙。今日出

行。避除五兵。千里之外。徃返利貞。天神之福。地神之祥。扶將迎送。不逢災殃。運式而前法。安自心前。世門三步。還返禹步。咒曰。 冠午履子。左卯右

酉。逰涉四季轉样求太冲。入天門。出地户。使有當我者死。值我者亡。謀我者𨑰受傷。道我者口不張。急急。 禹步舉左足。曳右足。以左大指。又着右

足内踝。夫加式法。當端眼正容。先以左手執鬼門。右手旋申左轉天以月將加之正。時若運式。不整其容。是褻而散慢於玄衆。 天地神祇不祐。災

禍横至。 凡用式之時。平旦向南。日暮向北。如天乙所治坐皆背破大歲月建上凶。 凡甲乙日。忌日入時。丙丁日。忌人定時。戊巳日忌平旦時庚

辛日。忌中時。壬癸日。忌昳時。丑午日。天罡加日辰。凶月將加時。太乙神后加日辰。必妨魁罡。加人行年損人。加太歲月建一年月。式不靈若欲掩惡

人口。加。行年加之勝加别位。如無别所求。常以天罡加壬子及子即隨口言之中矣。 逺行忌星日。 春傳送。夏小吉。秋大吉。冬登明此四時天獄

不可臨。年月日辰大㐫。春夏忌魁。秋冬忌罡。 請曰。式加忌日。不可不慎悟加式不靈矣。慎之。 雷公式攝天一所治五行旺相休囚章第八。 甲

戊庚之日。旦治大吉。暮治小吉。乙巳之日。旦治神后暮治傳送。丙丁之日旦治登明。暮治從魁。六辛之日。旦治勝先。暮治功曹。壬癸之日。旦治太一

暮治太冲。立春之日。木旺。火相。金死。水囚。土休。立夏之日。火旺。土相。水死木囚。金休。立秋之日。金旺。水相。火死。土囚。木休。立冬之日。水旺。木相土死

金囚。火休。 男以本命加太歲功曹下行年女以傳送下故推之寅號君母卯都師辰衆人。地户戊辰四宫。已九勝。午河都。未九空。人門己未二宫。

申虎鞭酉福德。天門戊戌六宫。亥白虎。子道君。丑湖鬼門己丑八宫位乾號七星。艮號食神。巽號楓子。坤號石基。甲陽木。乙臨位。丙常師丁大常庚

戌陽。辛明威。已上羅卦號下坐宫臨水癸泊盛。 雷公式設醮制儀章第玖。 黄帝曰。凡造式畢後。擇日祭雷公。攝掌可以通靈。可以變化。可以長

生。擟之不磨。萬法無成。 夫雷公者。乃軒轅之臣也。常居六庚出於六癸𨼆於六戊。行於六丁。飛於六甲。逰避六壬。受之於丙也請曰何為六丙翌

星。翌星者。雷公之舍也。常召攝取六丙。立合地祭之。先用印印之合地合地者辛位。然後取白楊木東南枝三十六莖刻之象翌星之形埋於丙地

作祝咒文曰。 北斗之精。化為翌星。天帝命我刻汝之形祗召佐我呼汝之名。雷公將軍。雷公將軍。如此三呼。急急如天帝律令。即返面勿迴顧於辰

地。後齋戒三日。平旦向東方。看天無日。有雲氣從東方來。乃是雷公之證若無雲有日出。當依前法。再看日邊漸漸有黑雲者即須至誠。將朱砂已

左掌作翌星之字。右手書黑雲之字。墨書之。兩手掌合。向東方叩齒三十六通。閉氣微說咒曰。翌星之精。六庚之靈。作為黑雲。隨風所生。雷師來徃

我知其名。天帝召我。使返汝形。如我所召。出入太清。咒七遍。再念别咒。天帝來風。七命豐隆。没汝名字。令在掌中。把欖天地。此日護我。違我手勑化

汝為虫。急急如天帝律令。即遷式盤。以五色綫結置於辰地。以墨書白絹上。以淺至深。作黑雲十二重。以覆其式盤。再作上請咒曰 太上老君

乘麒麟。有勑召我。簿風雲式。名曰天一。木號棗心。刻作四神。常護世人。有令命我。以為賓主。今變化易。客為主身。天門開閉。作為四鄰。所召即得。莫

隔天津。急急如律令勑。後七日。取勑置紫囊中盛之。後攝雷公。應并式物總祭之。 請曰。曾征突厥。捉得其通靈者。問之云。大術不過古之雷公式。

書有十二將軍名。其蒙山𨼆士有八將軍名。多少不同。通靈一也。突厥祭法。 取青龍骨。刻作翌星。埋於北斗。深五寸。經七日。看天有黑雲氣蔽日。

卯之向天。即隨意無敵。若無黑雲。即有青白赤雲。其法未成。可至誠而應請賢設祭雷公章第十。 古經曰。攝神有日。醮式有時可擇良日用之。

天老曰。正月上寅。二月上卯。又正月甲。二月乙。他放此。依日用之。太乙仙人曰。於壬子至甲子。攝他醮并雷公符一道朱書。自副式同祭。先可四孟

日書之。次黑篆式授封符一道。祭之大驗。君平曰。咸池歲。考課十二將軍。玄女曰。甲子名君五。式曰。歲在於咸池也。凡醮用玄女雷公之祭靈矣何

用天草。天水。天酒。天脯。祭雷公式不然。則被鬼神所害。式有六丁法同用。然六丁法注解。多因師口訣。授隱士靈秘訣之祭。式多不靈。蓋不明天酒

天脯之驗。 旦酒脯有異。祭訖。解式盤至辰地。默呼雷公將軍三十六通。君平曰。呼之勿令人聞吉。玄女曰。祭法常從軒轅之形。六神。一曰天神。地

神。獸神。馬神。山神。水神。請曰。其神常居孟月。春正月居甲乙。夏居四月丙丁。秋七月庚辛。冬十月居壬癸。式莫居此神之位大忌。當祭旺星吉。春

祭角亢氐房心尾箕。四季准此。黄石公祭式。春秋使甲寅。 夏丙午。 秋辛酉。 冬壬子。法用天葱。天薤。地肉。地酒。張良曰。天葱者。車前子。天薤者。

肉蓯蓉。豆寇者。地肉是也。又曰。昌蒲地酒者。水花是也。 雷公祭式。作翌宿壇法。依天老。布五帝坐。可凡式刻造畢。并諸印於總法。大醮用之驗。

先刻式。以庚辛日午時。向暗室中間東北角作門户。左手持。式右手握固。十九遍叩齒。安式上於辰地。以百花酒五合。鷄頭一枚。祭之再拜。 誦雷

公四神七遍。 一名天罡。 一名天公。 一名天母。 一名天春。 一名天女。 一名天孫。 又名天一。 又名天喜。 呼六再拜。微祝咒曰。雷公

之女。雷公之孫。出入天帝。徃來崑崙。授我神式長存。祛取百鬼。急急如律今。雷公奔。雷公奔。如此七遍止。咒訖。便瀝酒。左手收式。右手埋鷄頭。向式

下而可祭雷公通靈矣。 此徃秘之深之五寸。乃可有天帝之咒。 汝能後付奉天之命。汝能用式承天之令。留汝為主。使我成聖。急急如律令勑。

便負式而歸。隨意而得之。 請曰。祭雷公古聖皆秘之請醮物異名𨼆之後人莫能曉之。 天草。女舊花。 天水。竹籬箇水也。 天木者槐目。 天

酒者。百花酒是也。 凡醮依四季總法。並用天酒等用也。 祭訖。便將槐目作鬼兵而用術作之。 玉女云。 祭法良日。可擇六旬之内庚。為雷公六

庚領諸神應庚位。又曰。三月三日。七月七日。又曰。七月内庚申尤良又甲子。乙丑。癸未。壬子。丙寅。乙卯。壬寅。癸卯。戊午。己未。庚戌。甲午。壬午壬辰。丙

申。戊子。已上良日可此之。 雷式祭天兵天符大法章第十一。 三十六离誥雷將軍前曰。自虎日月。五星行步。吾以戊巳日奉天皇天帝。令我

煞鬼。以庚寅日追三十六兵。白虎為西方甲辛。吾以己酉。集十二將軍入人門四十五日。汝等隨順印之印。汝勿得妄動。不隨吾語告勑吾祛使當

翌星之軍。以青龍為太尉。戊巳日出門。以庚辛日在人間。甲乙𨼆地户天老告黄帝曰。世人修之至道者。欲先禁一切惡煞。禽獸飛龍物類隨意

者。當以戊巳日採槐木目子。一名塊實一名天眼六丁法取槐子名鬼兵也。以三十六枚。可囊絳盛之。懸於深林泉上。七日勿見於人作術然後朱

書。題作兵字。以祭式盤。一日一夜於深岩上。令式盤面向月光。以鬼目四邊繞之三匝。叩齒三十六通。咒曰。 翌星之靈。鬼目之精。奉帝之命。變化

無形。勑式作式。以行天兵。式有四時。冬黑春青。二十八宿。晝𨼆夜生隨吾所用。合應其名凡有即至。會合帝庭。 黄石公曰帝庭者。式盤是也所在

之處。便為帝庭靖舊不見黄石公式。不識帝庭也。故每每不中後得黄石公式。明至百法中。乃於此明之帝庭者式盤是也。先叩齒三十六通閉目

存想左青龍。右白虎。身在北斗中。即曰天眼鬼目。化成鬼兵隨意祛使勿以自駭。然此鬼目專能捕捉飛禽禁諸惡鬼能敵萬衆可迴天地之風雷

變四時之節令隨意所欲無有不應使訖。便即還收之舍也 舍者以絳錦囊為舍也。 黄石公曰常以甲子。甲戌。甲申。甲午。甲辰甲寅日夜半於

北斗下祭之。如北斗不出。於槐木下無人處亦得。張良曰。天門天心祭之乾方。名天門上有天心星。又名孤巖。 好酒一盞。或曰。百花酒一盞。又曰

一斗。雄鷄脯一斤。每一天眼。即瀝酒叩齒三十六通。靖曰。近來學雷公式醮鬼兵。叩齒通。再拜叩齒舊式曰。且呼其名不拜。咒曰。天帝有命禁捕衆

禽。汝等違勑。罰汝黄金。急急。蒙山𨼆士。以甲子甲辰日醮之。不用黄石公法。以甲戌甲申突厥祭雷公。用東流水。野狐尾。不用酒脯也。玉女式。鷄骨

一枚。井花水清酒一升。祭之訖。用黄袋中懸在東南辰地。出行即向東在腋下。不得用盤。要使隨意任用之。大驗也。 雷公訣三十六神兵用法章

第十二。 雷公諾三十六神王。十二大將軍曰。吾以翌星為舍。辰地為周法。有戊辰。無甲辰。法雖不同。用之大驗。凡用式之人。每此日向辰。再拜叩

齒七遍。微說咒曰。天帝命我。受我天庭。使我收掌握汝衆靈敢以奉命再拜之時。先將式置於辰地。以置鬼目繞式四邊。祝之心意用作忽雜動式

目驗雷公再令三十六禽神曰天有六甲是吾門户。六六三十六神常守時門百神不敢出入。此日受吾命不然。閉以金關萬鬼皆死天老誥黄帝

曰。三十六神王。是雷公之大使。常以六庚日出六癸日入𨼆於華盖伏於絳宫逰於玉關玄女口訣曰。六癸為華蓋六辛為絳宫六戊為玉關凡有

用式之人。祭用常秘記。天老曰每以八節日用古刀鞘一枚令㮶長之六尺以銅八寸安辰地。君平式古鞘合作槊刀長三尺六尺銅刀者用八寸

亦得稱四神七遍以天酒一升澛辰地中。祭物用法人可食之吉也黄石公曰。左手把槊以指鬼門。右迴身。右手指把刀鞘再指天門古式云指天

門下有天兵指鬼門下有鬼兵。靖曰凡祭物與别人食自己食尤驗也黄帝曰雷公之式六甲為門六丁為華盖兹陰之術莫大於此故天元六甲三

光不出。明地元六甲。五嶽不靈人不知六甲。即無長生故天地之間此道最禁藏之玉匱貫之於心不得竒人勿泄此音可以變化可以長生三十

六兵旦暮明員三十六禽分十二門各明旦暮神明訣。 寅旦用狸兵 神呼長沙 寅

中用虎兵 神呼長水 寅暮用豹兵 神呼長懷 卯旦用狐兵 神呼長陽 卯中用兔兵神呼長脛 卯暮用貉兵神呼長頭 辰旦

用魚兵 神呼長面 辰中用龍兵 神呼長江 辰暮用蛟兵 神呼長卿 已旦用蚓兵神呼長眉 已中用蟮兵神呼長心 已暮用

蛇兵 神呼長目 午旦用鹿兵 神呼長印 午中用馬兵 神呼皮叱 午暮用獐 神呼波郍 未旦用鷹 神呼波羅 未中用羊 神

呼波遮 未暮用鳶 神呼波提 申旦用猿 神呼婆婆 申中用猴神呼波留 申暮用狖 神呼波松 酉旦用烏 神呼波伽 酉中

用鷄 神呼婆畢 酉暮用雉 神呼波多 戌旦用犴 神呼波羅戌中用狗 神呼羅門 戌暮用狼 神呼羅波 亥旦用㺄 神呼羅

陀 亥中用猪 神呼羅地 亥暮用熊 神呼羅迦 子旦用燕 神呼羅江 子中用鼠 神呼羅陽 子暮用蝠 神呼羅頭 丑旦用獬

神呼羅星 丑中用牛 神呼羅竒 丑暮用蟞 神呼羅呵 三十六神王名訣。若捕捉諸惡鳥獸。人力不及者。可召三十六神捕之如要破

彼敵軍。可假衆。一人可攻之千萬。乃神靈之驗也。靖曰。若不明旦暮。使用式人召稱不中諸式中不諸皆秘惜只武侯式中要顯故仚明之。假令有

禽獸作業擇以制伏者。神攝之若有興軍動衆勿有破軍不知其事虛實令一人持烏兵波伽印。入彼軍探其虛實。則彼軍只見鳥飛過若逢水路。

不知深淺。擇一宫姓之人。持魚兵長面印入水中不溺知之深淺法不類依此。假令而用之此法宜秘之。 雷公序式章第一。 唐左僕射李靖編

周禮曰。哲音摘他歷切氏掌覆天鳥之巢覆。猶毁也天鳥鴞鵬之屬以方書十日之號。十有二歲之號。二十八宿之號。懸其巢上則去之方書

謂甲至癸也。辰。謂從子至亥月謂從娵訾至除歲謂從攝提至赤奮也星之角亢氐房心尾箕至軫宿也天鳥者式天也上古聖賢秘隱此道。謂通

靈也。夫式者。局盤地。用千年雷棗木。方二寸八分自之外安八卦。以黄金為之。次外十二辰位。四時正色為之。并納音以二十八宿名字可書三十

六禽。并神名盡銀為之。天門地户人一。鬼一亦好銀為之式文香楓木作天心斗星好金點之。次十二將銀為之。天厚八分地厚二匣天地形式畢

矣。靖曰。凡造式。可依古式造。不得差分界。當依様分數厚薄造。星名天地局。好金銀書點。勿令婦人小兒鷄犬穢污處。大忌。如閻君重之。

{{{caption}}}

{{{caption}}}















古雷公式様。心在斗。柄指天罡。皆可好金為之。次書十二將名。好銀為之八干四維。好金為之。二十八宿眞形安在式側轉土。好金為之。{{{caption}}}

夫雷公式全樣圖。乃可依文篆造之。勿有差悟。此式諸賢秘法。力不可稱。量加運式。有十萬神鬼從之。式有超凡入聖之功。有㧞死入生之力。授

佩式靈則召兵。水火莫能所害也。衛公賛式曰。大哉雷公式。掌握天地之極。護身并佐國。可以免傾危。造式可天局地式。别有法而可也。 造天地

印篆法樣章第二。 雷公式曰。授吾式。乃得天帝陰陽六印。故黄石公曰。天地之氣。在吾之印。陰陽之合。在吾神式。諸式此日隱。蓋為此印尤好。古

式曰。知壬無式不靈。有式者無印不聖。故通兹二事。可以為聖。能攝天下之掌法者。可求變化萬端。飛昇傾刻。雷公無此天地之印。則鬼神煞人天

印可擟天之一切靈神。蓋雷公三十六神。乃天之靈神故印擟之。陽精天印        陰精地印

{{{caption}}}

天帝之二印用式。人能召稱雷公三十六神王。八萬四千之鬼兵。用雷棗木。方二寸。依篆樣刻之。若有一切惡鬼相侵。神王不應。當以書鬼神之名

於印下。埋於五路。有一切光怪妖魅即解。神王自應。此印山山崩印地地大震。印宅宅鳴。印城城壞。印船船在水中不動。印車不行。印重物即輕。印

石皆飛。晝印為電。夜印於星。印鬼鬼走。印病病瘥。印梁柱喝之即起。印酒盞在室内呌喚自來。己自為驗印之靈也。地印者。用白檀香木。方二寸刻之。凡人

有疫病。先於心上印之。若忽聞有千里之外人病。持印印其上即瘥若大兵之後。金木之年。必有疫病。流遍世間。可依大法醮應給三印式上鬼門

即可上穰天災。下救兆民。若涉步江海。朱書青龍在脚心。以印印之涉江海如陸地無畏。若驗以乎。物以市貨之。先印其物。不經旬日即至再以印

召之。若所慕一切物隨意以印召之。此印擟二十八部龍王祈雨。自然之至。若天旱。祭之大驗。當有百萬神鬼從之。可用碧絹袋盛之。

造十印有干大法篆章第三

雷公式甲印。取正月己日。採槐東枝心造。依篆刻之可。寅時造。背刻角亢二字。以青囊盛之

{{{caption}}}

{{{caption}}}

乙印。取二月庚日。擇採榆東枝心。以卯時依篆刻之可。印背刻箕星一字。以緑囊盛之。


丙印。取三月六辛日辰時。采東南白楊枝心。辰時依篆刻之。背刻翌星一字。以赤囊盛之。

丁印。取四月壬日。採白檀木南枝心。以依篆刻之巳時造可。印背刻柳星二字。以絳囊盛之。

戊印。取五月癸日擇黄楊木心。依篆午時刻之。木用南枝。印背刻井鬼二字。以黄囊盛之

己印。取六月甲日採栢枝心依篆以未時刻之印背可刻咸池二字以絳囊盛之

庚印。取七月乙日。採桑木西南枝心赤者。以申時依篆刻之。造印。背後刻觜星一字白絹囊盛之。

{{{caption}}}

{{{caption}}}

{{{caption}}}

辛印。取八月丙日。採女楨木西枝心。依篆造之。印背刻參星一字。酉時刻之。白囊盛之。

壬印。取九月丁日。采柠木北枝心。依篆。戌時造之。印背刻虛危二字。用黑囊盛之。

癸印。取十月戊日。採松木北枝心。依篆辰時造印。背刻斗女牛三星之字。黑囊盛之。

{{{caption}}}


已上十干大印。方一寸八分。朱後黑篆之。依式用之大驗。凡造印。先可齋戒沐浴。一年之内。依日時刻之造勿有參差。

雷公式上部十二大印篆章第四。夫雷公天印。本出玄女自然之書。龍氣雲霄之結。天帝明文遺玄女。賜之

於黄帝。其印大妙矣。

{{{caption}}}





雷公式上部天印式章第五凡有三十六印。各有次序。不得差錯。故多亂動。帝行仁德。勿作曲逆佞乃

通靈。是此法也。若用印召事。於式前先正心漱口。春夏秋收。先鳴天鼓。心想七通。然後用印召之。隨意所用。此日呼所掌神王名字。第一印訣曰。

是長沙神王印。此印常有十二大將軍。三十六神。八萬四千鬼兵從之此印能伏一切惡毒。若有人入山。逢獅子虎狼。欲來害人者。當以此長沙神

王印印天門下。即天下雷風煞其此獸。不爾。以印擬之。印兵將打煞諸獸。迴鬼現形。而捉獸來。若山逢大蛇。以印擬之。則蛇不動。若逢盗賊。以印自

心前。則隱形不見已身。不爾。以印印大呼開其地。自成大江河溺煞群賊也。若有人家患瘟疫一切難病。以印印病人足心。少時即瘥。若欲要其美

女。書彼姓名於式上天門下以印之。前神王立抱美女將來。用雷公印式亦有自來。 第二印訣。是長水神王印。可騰空。若有受持此印於平旦印

紙上。以井花水服七七科。滿百日。即得飛空。隨意上下。長生不死。若有八十歲老人服此印。滿百日。即髮白返黑。齒落更生。如年㓜童子。身上光澤。

素白如玉。亦能飛空。此日護仙果若欲入地。以印印式上地户。即隨意入地。取其珍寳。能斷酒肉五辛。持此印。令人不飢渴者。能擟虛空食。長服此

印。年壽八萬四千歲。長服無忌。若欲地裂。手持印作禹步。印地即裂。地深百丈。欲令還。合倒躡禹步。以印印之。即合依元。若欲要地動。以印印式上

玄武上干也。則天地日月動。令止。即以印青龍上即止。 第三印訣欲行兵。所用征伐交兵。欲令彼軍敗走者。以印印式上天后。却彼軍立敗。若春

夏交戰。即以印印天門。即天下雷風大雨打破軍衆總死。不爾。以印擬之。彼軍衆即有十二將軍。三十六神王。八萬四千鬼兵從之。撃破軍盡死。若

欲𨼆形者。百萬兵形者。以印印其兵心。即彼軍不見。此衆宻撃之煞彼兵盡不覺。若兵一人當萬者。一印三人遍體則刀兵不傷。箭射不入若欲兵

征戰。以印擬之。彼兵則一時俱倒也。欲令彼兵不敢來以印印旗幡上則三十六神王印科。即彼衆自驚散。奔走無數。不敢來當。若欲令逺近用弓

百發。中者。以印印兩手心。則引弓必中。欲令力未下。其人自死者。以印印刀下。以印擬之。其人自死。若欲令一箭射傷千人。以印印紙上。果箭莖。望

陣上射。此箭去百里不住。自然可傷千人。若欲遣兵落千丈坑者以持印作禹步印式上天后。則地裂為坑䧟於彼軍。欲令彼軍瘟病二三日者。此

日之以印印彼地形。則彼軍盡遭瘟皆死。若兩兵交戰征。欲令猛風撃以印印坤上。則猛風掃石吹砂以撃彼軍也。欲令彼軍不見其人。不聞其聲。

以印作禹步印天后上。則彼軍忽盲聾而可撃之。即獲大勝也。若欲不戰自來降者。以印印式上地户。一日一夜。則彼軍將健自來降伏。若令一切

軍兵彼馬踏煞。印式上鬼兵名字。彼落馬此日踏死也。若令彼軍暮火自燒者。以印作七星步印紙上百科放之。其印印即飛向彼軍。暮上自燒。及

兵器自救。大攻之。獲其大勝也。若欲令彼軍大小漂溺。平持印作七星步。以印印地成泉。大水漂没。彼軍自死盡。 第四印者。能厭煞萬物。若欲煞

人。以朱書其人姓名於式地户上。以七星步。以印印之。十二將軍。三十六神王。八萬四千鬼兵。當夜厭煞彼人。若欲活。向彼人家作禹步。即死人心

上印七七遍活。欲令人釀酒終不熟。以印瓮上。則酒終不熟。若欲令熟。作禹步印瓫上。立熟。欲令禾不長者。以印印四角。即不長。却令長。於舊印上

覆印便長。立熟。欲令樹木死。以印印其樹木即死。若令江水不流。以印印水不流。復印便流。若令火冷。以印印火即冷。却令熱。作禹步印舊印立熱。

若留一切果子等。以印印之。終年不壞。長食令人不死。皆得飛仙之。第五能落一切萬物。欲令星落者。當夜半净以念五嶽神名。燃香手持印

作禹步七星。印星即飛落。令止。若夏熱令寒。齋七日。作禹步印天。印日没白雪落。天變寒風。人不能立。若還以印作七星步印日即出。雪消依元。若

冬寒令熱。齋七日。燒香持印。印式上天后。風雨動終日不止欲還以印式上地户。風止。若衆鳥冷落。以印擬而叱之。自落。令鹿兔不動。以印擬而叱。

之則不動。欲令天地暗。以持印口含井葉水噀印。印式上天后。少時則天地闇。令明。復印之。 第六印。能變化一切萬物。若人欲變形。清齋七日。

絶五辛酒肉。居室以印印紙上二七科。以井花水平旦持服之。則隨意所變。入羊群則成羊。入猪群則成猪。入牛群與牛全體。入犬與犬成行。六畜

之形皆無二。入林成木。入山成石。入竹成竹。入水火為虫鳥。入老人衆入女人衆。入市衆。面背相似。故乃隨意變化。若欲珍寳清净。三日手持印作

禹步。取沙一升叱之。印二七遍。則變成珍寳珠玉。欲作金。手持印齋三七日。作禹步。取泥一升叱之。即印七遍。化為黄金矣。若欲要珍珠。取小石一

升。齋七日夜。手持印百二十遍。禹步七星步。化成珍寳也。若欲要寳珠。取髙上白好石一枚。於深靜室中齋七日。夜半持印作禹步七星印之白石

七七遍。又云。一百二十遍。則化成寳珠矣。夜中光彩。可照光七星。如同月色。欲要銀。取桃樹於子地種。種至春。以齋百日。手持印作禹步。印此枝百

遍。如滿七日。則一樹銀花葉。取於爐中容。則成好銀。若欲要金。遺糞成金。可以印紙上。以井花水服七七科後。乃比之成金也。 第七印能活尸。有卒

死者。或溺死。厭死者。將此印作禹步叱死人。印額上七遍。望心上一百二十遍。無不活者。欲令人安健。於紙上印七七科服之終日不飢不渴。長服

令人面生光彩。乆服生神。長生不死。可致於仙人。若不斷房室即去除百病。至地仙人壽八千萬歲。若路中行逢一切死鳥獸者。作禹步印其頭上

即活也。 第八印能萬物形。若欲𨼆形者。當清齋於一室内七七日。印紙上七七科。以井花水吞之。日滿即𨼆形。出入只聞其聲。不見其形。取人之

錢。縱踪不見。若有急難。人來追之。未暇清齋。以印禹步印式上朱雀即覓不見。若欲𨼆形於樹木。清齋七日。持以印作禹步叱之印式上鬼門户。又

曰。印樹不見。欲服之見鬼神。以印印紙上一百二十遍。則終身見一切諸鬼神也。若𨼆十二人。一時不見。盡齋七七日。手持印作禹步印式上。鬼精

十二人一時俱不見也。若欲白日見星。夜中見塵者。當枕此印。視不見若欲徹視千里山壁。望見千里之事。以井花水服此印百日。亦能隱形。可見

千里之事。若視地下百丈之事。以朝朝印紙上七七科。燒作灰。以井水服之。并浴面。先洗目七七遍。如滿百日則地中為清水。見一切砂石珠寳竒

異之物神秘之。 第九印能療一切諸病。若有疾病不瘥。羸瘦不能飲食。冷氣冲心。一切萬物。特印禹步。當疼痛處印七七遍。其痛即瘥。若服内疾

病。當印紙上。燒作灰沸七七遍則瘥。若鬼魅五種癎。十二種癗。八十種風。並當療之。皆清齋三日。手持此印作七星步。比病人以印印心前後一百

二十遍即瘥。不爾。以印印紙上。燒灰。以井花水服。最妙。 第十印能變萬物之形。於一淨室内清齋七日。以手持印。呼雷公咒百遍。咄咄雷公。中含

日月。擲地成馬。我分所垂。日行萬里。又咒曰。咄咄雷公。中含日月。擲地成人。我分所畢。急急如雷公律令。如此法印誦百遍。以手中擲印。以地上成。

可見能言語分明。而預知人生死。問未來之事。并知也。 第十一印。此印能𨼆日月。動召風雨。當有十二大將軍。三十六神王。八萬四千鬼兵從之。

若𨼆日月。以焚香禮拜放之。其印即不見。少時有一片黑雲從香爐上起直上天掩日天地黑雲盡蓋。却還明。再焚香作禹步。叱黑雲墮成印也

若𨼆月。還前法。若動風雨。清齋三日。夜燒香。請風雨神王以手持印印式上地户。少時。風雨即大至。其有神驗。 第十二印。能開萬物。若陰陽交

錯。欲雨。當焚香清淨作禹步。叩叱印之。以望天印之則。雲開雨散若人遭枷鎻。以印鎻自開解脫。十二印中。此印大驗。常有十二大將。三十六神王

八萬四千鬼兵從之。更加十萬力士。若人病人家先持此印禹步叱病人門。印大門。門皆有印迹。鬼即立走。方可入病人家。還作禹步。印病人心即

背上印出立瘥。若有用心益智。以印印紙上。以井花水吞之七七科滿日一賢所言事。不忘此印。印山山崩。印地地裂皆作禹步。秘之秘之。 右件

雷公印文經。能寫一本。則合無病。常將隨身。萬惡逺離。吉昌永壽無極遇得此本。萬金經勿傳。慎秘之上中下科印面面不同耳。

雷公中部十二大印篆章第六

{{{caption}}}

{{{caption}}}











雷公訣三部秘十二印法章第七夫中科十二印者。依此次叙用之。占事物令交錯。第一訣印者。若寅時有

人來占事。取净器内盛第一印於湯内一斗内印其湯中若沉。有婦人口舌患重。取此印印病人心。文從背出。立瘥。若湯浮勇。有口舌患。并婚事。以

治患如前。側官事。口舌六合日。取印印紙上七七科井花水吞之。心中官事自解。若病人生死内香湯中浮即生。沉則死。若家中群鼠出聚不能動。

寅時以寅印其冗。作禹步印呼之。急出。鼠聚人前不敢去。令散。口喝急走散。若欲蛇虫出作禹步印印其冗即出。不敢動。遣即去。教住即住。

{{{caption}}}








{{{caption}}}

雷公造諸符篆科章第十二

{{{caption}}}


{{{caption}}}

三十代天師虛靖真君語録叙學於無言者。必從有言而入。既入於有言。則必至於有言。而後能盡其緼。

若然則萬言不為多。而不言不為畧矣。此古今之通理也。三十代祖虛靖真君是編啓迪玄門。綱維後學。盖有無出入之妙盡之矣。弟子王晉恭李

光輔等。摭拾遺文。重鋟諸梓。因為編次其倫序。敬書其志義之大槩云。洪武十五年。歲次壬戌。三月望日。嗣漢四十三代孫寓初齋沐拜書。

洪武正韻渠玉切。蜷局不伸。又曲也。通作局。顧野王玉篇渠足切。陸法言廣韻俛也。促也。司馬光類篇衢六切。釋行均龍龕乎鑒局正局俗楊桓六

書統群母。。說見虞韻群母。熊忠韻會舉要角濁音。通作局。詩。不敢不局。注。䟽云。曲身也。又曲局鬈髮貌。詩予髮曲局。集韻。别作。字潫博義曲身

貌。又從也。韻會定正 篆字切群掬群擎䖍局。書南嶽碑見杜从古集篆古文韻海六書

張錦鮮于樞並見草書集韻

兎跳而局潜虛兔跳而局。鳥蜚而奮。弧張肘縮。

渠玉切。許慎說文。曲脊也。从勹省聲。巨六切。司馬光類篇丘六切釋行均龍龕手鑒渠六。去六。二反。楊桓六書統群母。。原聲。隷。字潫博義

同上。趙謙聲音文字通群掬切。曲脊也。故从勹借凡不得伸者。皆曰。通用局。作局非。韓信傳。騏驥之局躅。不如馬之安步。俗字。

徐鉉 隷篆韻書六書

渠玉切。許慎說文。馬曲脊也。从馬鞠聲。巨六切。六法言廣韻又居六切馬跳躍也。𩣽同上孫愐唐韻渠竹切。徐鍇通釋堅祝反。司馬光類篇驧或

省作𩣽。釋行均龍龕手鑒驧或作𩣽今韓道昭五音類聚或作同上楊桓六書統群母。。从馬从鞠。曲也。驧隷从馬掬聲隷趙謙聲音文字

通群 篆掬切書集韻見杜从古集篆古文韻海徐鉉 隷篆韻書並六書統

渠玉切。顧野王玉篇巨竹切裏也。

渠玉切。顧野王玉篇巨六切。陸法言廣韻皮毛丸也。一曰蹋鞠。以革為之今通謂之毬子。又菊鞠二音。丁度集韻鞠。或从毛作毱。釋行均龍龕手鑒

俗毱古毱正

渠玉切。顧野王玉篇渠録切。耕麥地也。丁度集韻博雅䎤耕也。司馬光類篇衢六切。楊桓六書統羣母从耒局聲䎤隷字潫博義同上

六書 隷統書六書

𨋔渠玉切。顧野王玉篇懼玉切。紡車也。

𠌖渠玉切。顧野王玉篇渠肉切。傑倯駡也。

渠玉切。顧野王玉篇渠六切。陸法言度韻谷名在上艾。司馬光類篇渠竹切。又居六切。楊桓六書統群母。。从谷掬聲。說見見母䜯隷

六書 隷統書六書

渠玉切。陸法言廣韻渠六切。牛也。韓道昭五音集韻。牛歲也。字潫博義渠竹切。

渠玉切。陸法言廣韻局促短小。司馬光類篇衢六切。局促短小貌。韓道昭五音類聚侷侷。促迫至近也。侷。渠欲切。楊桓六書統群母。。从人从局局。

不伸也。原注隷 篆字潫博義局同上書六書

六書

渠玉切陸法言廣韻馬立不定。丁度集韻馬立不常謂之駶。司馬光類篇衢六切。韓道昭五音類聚巨玊切。楊桓六書統群母从馬局聲。駶隷字

潫慱義 篆駶音局書六書 隷統書六書

渠玉切丁度集韻廣雅法也。楊桓六書統群母。。與拲同。余見見母。字潫慱義渠竹切。

六書

𡨅渠玊切。丁度集韻不敢伸也司馬光類篇衢六切。楊極六書統群母。。从宀局聲。𡨅隷字潫傳義𡨅音局

六書 隷統書六書

𩭊渠玉切丁度集韻𩭊鬈髮貌。衢六切。楊桓六書統群母。。从髟从局。若局之然。原注𩭊隷字潫傳義通作局。詩。予髮曲局。

六書 隷統書六書

渠玊切丁度集韻草名。爾雅。椒榝醜莍莍𧃜子聚生成房貌。郭璞說。楊極六書統群母。。說見尤韻群母。字潫傳義渠竹切。木實也。栐同上。又渠求

切。 篆六書

渠玊切。丁度集韻衢六切。皮衣。楊 篆極六書統群母說見尤韻群母。書六書

渠玊切。丁度集韻渠竹切。趜𧼭傴僂也。

渠玉切。丁度集韻渠竹切蹋也。

𪈣鵴𨿥渠玊切丁度集韻渠竹切。鳥名鳲鳩也。或省作鵴或从佳作𨿥

渠玉切丁度集韻渠竹切。字林。魚有兩乳。

渠玉切。丁度集韻渠竹切。蟲名。詹諸也。司馬光類篇丘六切。廣雅。䖤蟺也。一曰䗇䗩螃也。又居六切。說文。蟲名。䗇鼀詹諸以脰嗚者。

渠玉切。釋行均龍龕手鑒渠玊反。

渠玉切。釋行均龍龕手鑒渠玉反。

渠玉切。釋行均龍龕手鑒渠六反。

渠玉切。釋行均龍龕手鑒渠竹反。韓道昭五音類聚或作琛同上

渠玉切。釋行均龍龕手鑒耕地也。韓道昭五音類聚義同上

𡉎渠玉切。釋行均龍龕手鑒渠玉反。

渠玉切。釋行均龍龕手鑒渠玉反。

渠玊切。韓道昭五音類聚渠六切。

渠玊切。韓道昭五音類聚渠六切。

渠玊切。韓道昭五音類聚哥音局。

渠玉切。韓道昭五音類聚渠竹切。

渠玊切。韓道昭五音類聚渠六切。

渠玉切。字潫慱義渠竹切。不實也。栐同上。又尤韻。渠求切。

渠玉切。字潫慱義。音局。行促也。

𨄬渠玊切。字潫慱義其目切。你𨄬倒也。



永樂大典卷之一萬九千七百八十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