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華府志卷上/府廨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海口保障之館[编辑]

在 長寧殿下舘客之所。舊制草剏。 仁祖戊寅。留守金藎國改建。

以寬堂[编辑]

在行宮下客舍西。亦戊寅建。舊有廻廊。自靜海堂繚繞周遮。所以處幕屬將卒之伺候命令者也。儀貌深嚴。罷撤之後庭除雖似稍寬。殊非古人作事之本意。後必有思其制者。一曰顯允觀 ○留守李安訥詩曰。人說官榮我慮深。夜無眠睡晝呻吟。春天乍霽偏憂旱。夏日仍霾旋懼𩆍。炎見野耘嫌廣厦。凍聞村織愧重衾。老身却記林居味。飯煑山蔬愜素心。留守李源詩曰。腐儒生老太平天。海國分符亦勝緣。一渡甲津多感慨。無人不說丙丁年。

靜海堂[编辑]

在以寬堂南。 顯宗乙巳。留守趙復陽建。有上樑文曰。守險固國。寔重留務之司。舍舊圖新。聿創莅事之室。山原增彩。父老改觀。顧惟沁都。是謂天塹。長江巨瀆。環四面而爲池。列嶂高峯。聳半空而作鎭。居兩道河流之門戶。當六路沿海之衝要。麗王避胡之宮。往蹟可記。檀君祭天之所。古壇猶存。在壬辰西塞之播遷。 國命由此而無阻。至卯年北兵之搶攘。仙蹕於是乎少留。人謀不臧。慘矣丙丁之塗炭。形勝無改。依然表裏之金湯。猥以凡庸。謬膺委寄。繭絲保障。粗識趙守之所寬。桑土綢繆。亦聞周詩之知道。才踈計淺。雖乏一長之可言。誠竭智殫。盖徵百弊之皆擧。惟玆見衙之重建。曾在去亂之初年。廣廨崇軒。不成官府之體制。小庭深閣。難容吏民之周旋。歐陽子滑州署東。可無新構。蘇長公扶風堂北。宜有增治。睠彼南頂之曲亭。乃在前面之房側。結構以後。漸見民戶之凋零。凌壓於斯。皆言地脈之衰絕。況是有難必爲歸之地。實存無事不當愼之心。去害爲安。豈無趨避之理。撤彼構此。且得居止之宜。水石交輸。衆情趨事。斧斤幷作。匠手爭能。遂開中區之廣基。移作上衙之東閣。因地之勝。何勞心上經營不日而成。卽見眼前突兀。庭除爽塏。長廊與門扃縈廻。花竹參差。曲墻共階塢繚繞。平臨閭井。吐納滿城之風煙。顧瞻山海。管領全島之襟帶。爰揭佳號。用賁斯堂。攸芋攸寧。全先向來之隘塞。不侈不陋。苟完此府之規模。念仁化之當先。庶民同樂。討軍實之申儆。暴客何憂。易俗移風。非無琴閣之敎化。發號施令。自有幕府之謀猷。不出戶庭笑談之間。可措江海寧謐之內。要使一帶壃場。永息揚塵之虞。坐鎭萬里風濤。須思命堂之意。脩樑將擧。善頌具陳。兒郞偉抛樑東。漢江西接海門通。丹心日夜隨潮水。來往神京咫尺中。兒郞偉抛樑南。極浦微茫積氣涵。萬斛委輸舸艦屬。直將紅粟與山參。兒郞偉抛樑西。摩尼直北望山齊。山前列島如碁置。漁戶輸魚次第携。兒郞偉抛樑北。麗岑左轉爲松岳。移都當日想前朝。百萬胡兵窺不得。兒郞偉抛樑上。皓月長風天宇曠。畵戟淸 香簿領閒。朝來晩氣更堪賞。兒郞偉抛樑下。感慨孤吟無和者。我願常令萬物春。庇寒安得千間厦。伏願上樑之後。閭巷安和。水陸淸晏。邦畿根本。同滄海百川之朝。鎻鑰關防。有泰山四維之勢。豐年樂土。長聞歌誦之聲。暇日華堂。不淺尊爼之興。桑田有變。棟宇無𧇾

燕超軒[编辑]

肅宗己卯。留守金昌集建。其記略曰。靜海堂之西偶。有息波樓。年久傾仄。謀所以移建。引幕屬巡內別堂。其地勢背松岳而面南山。爽塏穩愜可亭也。闢地而移構。凡五十餘日。功吿訖。以燕超揭額。用老子燕處超然語也。府中堂宇非不多。而無可人意者。客舘東西軒。非燕處之所。內別堂便於寢興聽事。而庭除狹小。垣屋逼迫。冬陰翳而夏壅鬱。靜海堂不無臨眺之勢而淺露。洗心齋頗有幽靜之趣而奧僻。惟斯軒也兼諸勝而無其病。冬焉而閉一堂。則旭日常明。夏焉而闢八窓。則凉籟自至。四時寒燠。俱無不宜。若其山川之勝景物之美。供几案於朝夕者又非諸別堂所得以擬。後來繼之者必有取乎斯軒。而無或曠廢也。今撤建 奎章外閣。

洗心齋[编辑]

在行宮北。 肅宗甲子。留守李敏叙建。靜閒有林下之趣。李敏叙詩曰。築室兩岸間。前有淸泉流。水石媚閒娟。松竹亦翛翛。雖非隱遯居。宛似山林幽。居留職事簡。公退時獨遊。和風入簷帷。明月炯林丘。蕭然愜淸賞。却忘覊旅憂。遇地便自得。悠悠何所求。其二曰。閒步到池亭。雨餘山色靑。幽花開戶賞。怪鳥隔林聽。正好披書卷。端宜養性靈。蕭然坐終日。松影轉空庭。其三曰。秋蟬送客兩三聲。雨後寒泉決決鳴。着處冥鴻留指爪。小塘明月獨關情。金昌協詩曰。莫以官居閙。洗心良在玆。春陰滋露井。夜雨滴苔池。隱几寥天近。扶藜遠壑疑。逢君成伴宿。詩興滿牀帷。金昌翕詩曰。海國茫茫雨。晴來堪一池。閒齋有白日。好鳥自高枝。事外遙山綠。眠中細草滋。蕭然賓主意。漫興五言詩。

尺天亭[编辑]

在行宮北園。舊稱山亭而無名。 英宗戊申。留守朱宋明扁其額。有詩記之。詩曰。舊臣出守沁江鎭。小亭密邇 長寧殿。長寧殿裏黼座高。穆穆 聖人眞顔面。丹袞玉梳儼若臨。八彩重瞳怳顧眄。翻思秉筆近香案。却疑持被直翰院。收來鼎湖哭餘淚。依舊金鑾朝暮見。周旋不違尺五天。耿耿臣心丹一片。其小序略曰。此亭去 長寧殿之近。纔尺五耳。登其上。則松檜陰森之中。隱隱 殿宇。髣髴昔年禁直時光景。嗚呼鼎湖攀 髯。于今九載。乃於海島 眞殿之側。復得依日月之光。誠小臣之幸。遂命 其亭曰尺天。繼余而登此亭者抑亦同余感焉。 當宁辛丑。留守徐浩修重建。○自以寬堂至此。屬上衙。留守居之。

貳衙[编辑]

在客舍東經歷聽治之小。○衙東舊有三衙館都事。今廢。

鎭撫營[编辑]

在上衙南。 肅宗甲子留守尹階建。留守閱武之所。

中營[编辑]

在鎭撫營西。中軍所館。

鄉廳[编辑]

在上衙西。鄕任居之。○諸營屬自裨將吏校以至卒伍。皆有廳。列在府下。煩不盡錄。

鐘閣[编辑]

在府南大路傍。舊南門之東。與殉義碑閣對構。

內帑諸庫[编辑]

名目煩不枚列。只存大都云。

司倉[编辑]

在貳衙南

戶曹倉[编辑]

在小東門內。

西倉[编辑]

在官廳西。留守朴權置。

南倉[编辑]

在府南城內。留守朴權置。今屬修城所。

有備倉[编辑]

在濟物鎭下。留守申厚載置。○已上各倉軍餉所儲。春糶秋糴。舊有玉浦倉、甲串倉、德津倉、井浦倉。今皆廢撤。

官廳庫[编辑]

在鄕廳下。

補民廳[编辑]

屬官廳。

府司庫[编辑]

在東門內。

軍器庫[编辑]

在上衙西。

火藥庫三所[编辑]

一在北城廊。一在南山寺。一在南倉。

京籍庫[编辑]

在客舍後。漢城帳籍所藏。

府籍庫[编辑]

與工房車連造。本府帳籍所藏。

工房庫[编辑]

在上衙內門外。

戶南庫[编辑]

在司倉東。藏內帑諸用。

藥房庫[编辑]

在客舍南。

賑恤庫[编辑]

在府司西。

兵房庫[编辑]

在靜海堂南。

軍需庫[编辑]

屬兵房庫。

修城庫[编辑]

在南倉。船頭築堰後設。

付料庫[编辑]

在鎭撫營東。

氷庫[编辑]

在官廳西。

[编辑]

在鄕廳下。

〔統禦營〕[编辑]

待變廳[编辑]

在松亭里。 當宁己亥。留守洪樂純建。

軍器庫[编辑]

在待變廳下。

火藥庫[编辑]

材待變廳下。

船艙[编辑]

在待變廳下浦口。統禦營移屬後築。藏戰船兵船。

〔三留營〕[编辑]

御營廳[编辑]

在長嶺里。

禁衛營[编辑]

在鎭海寺前。

訓鍊都監[编辑]

在仙源里。○藏軍餉軍器。置屯監一人。該營差送。三軍門並同。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