汲冢瑣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汲冢瑣語
輯錄
 
晉太康二年,汲縣人發魏襄王塚,得古書七十五篇,其中有《瑣語》十一篇。清代學者從史書中輯收《瑣語》的各種引文,重新再組合成一份「瑣語」。今據嚴可均《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所輯錄二十餘則。

周宣王夜臥而晏起,后夫人不出於房。其后既出,乃脫簪珥,待罪於永巷,使其傅母通言於宣王曰:「妾之淫心見矣。至使君王失禮而晏起,以見君王之樂色而忘德也。亂之興,從婢子起,敢請罪。」王曰:「寡人不德,實自生過,非夫人之罪也。」遂復姜后也。勤於政事,早朝晏退,卒成中興之名。 (《藝文類聚》十五)

宣王之元妃獻后,生子不恒,期月而生,后弗敢舉。天子召問群臣及元史,史皆答曰:「若男子也,身體有不全,諸骨節有不備者,則可。身體全,骨節備,不利於天子也。將必喪邦。」天子曰:「若而不利余一人,命棄之。」仲山甫曰:「天子年長矣,而未有子。或天將以是棄周,雖棄之,何益?且卜筮言,何必從?」天子乃弗棄之。 (《御覽》八十五,又一百三十五)

幽王娶褒姒,楚矢箕服,是喪王國。 (《北堂書鈔》二十六,又四十二。)

周王欲殺王子宜咎,立伯服,釋虎,將執之,宜咎叱之,虎弭耳而服。 (《御覽》八百九十一,《事類賦·注》二十)

仲壬崩,伊尹放太甲,乃自立四年。 (《御覽》卷八三)

晉冶氏女徒病,棄之舞囂之馬僮飲馬而見之。病徒曰:「吾良夢。」馬僮曰:「汝奚夢乎?」曰:「吾夢乘水如河汾,三馬當以舞。」僮告舞囂,自往視之,曰:「尚可活,吾買汝。」答曰:「棄之矣。猶未死乎?」舞囂曰:「未。」遂買之,至舞囂氏而疾有間,而生荀林父。 (《御覽》六百四十二)

晉平公夢見赤熊窺屏,惡之而有疾,使問子產。 (案《左傳》昭七年《疏》引以上同)子產曰:「昔共工之卿曰浮游,既敗於顓頊,自沒沈淮之淵(案《路史·後紀》引作「自沈於淵」)其色赤,其言善笑,其行善顧,其狀如熊,常為天王崇,見之堂則王天下者死;見之堂下則邦人駭;見之門則近臣憂;見之庭則無傷。今窺君之屏,病而無傷,祭顓頊共工,則瘳。」公如其言而病間。 (《御覽》九百八,《路史·後紀》二。案《史通》云:「尋《汲冢瑣語》,即《乘》之流耶?其《晉春秋》篇云: 「平公疾,朱熊窺屏。」左氏亦載斯事,而云夢黃熊入門。)

晉平公與齊景公乘,至於澮上,見人乘白驂八駟,以來平公之前。公問師曠曰:「有犬狸身而狐尾者乎?」(案《水經註》引作「有犬狸身而狐尾,隨平公之車,公問師曠。」《太平廣記》引作去其車而隨公之車。」)師曠有頃而答曰:「有之。首陽神,其名曰者來。首陽之神飲酒霍太山,而歸其居,而於澮乎見之。 (案《水經註》引對曰:「首陽之神,有犬狸身狐尾。其逢君者,飲酒得福則徼之。」《太平廣記》引作「狸而狐尾,其名曰首陽之神。飲酒於霍太山,而歸其君。」)甚善,君有喜焉。 」(《水經·澮水注》,《御覽》四十,《太平廣記》二百九十一)

師曠御晉平公,(案《御覽》三百六十九引作「晉師曠晝侍平公」)鼓瑟,輟而笑曰:「齊君與其嬖人戲,墜於床而傷其臂。」平公命人書之曰:某月某日(案《御覽》三百九十一引作「某年某月。」)齊君戲而傷,問之於齊侯,齊侯笑曰:「然,有之。(《藝文類聚》十九《御覽》三百六十九,又三百九十一。案《御覽》三百六十九引作「公晝記之,使問齊侯,果如其言。」)

有鳥飛從西方來,白質,五色皆備,集平公之庭,相見如讓。公召叔向問之,叔向曰:「吾聞師曠曰:『西方有白質鳥,五色皆備,其名曰;南方赤質,五色皆備,其名曰搖。』其來為吾君臣,其祥先至矣。」(《御覽》九百十七)

齊景公伐宋,至曲陵,夢見大君子,甚長而大,大下而小上,其言甚怒,好仰,晏子曰:「若是,則盤庚也。夫盤庚之長九尺有餘,大下小上,白色而髯,其言好仰而聲上。」公曰:「是也。」「是怒君師,不如違之。」遂不伐宋也。 (《御覽》三百七十七)

齊景公伐宋,至曲陵,夢見有短丈夫賓於前,晏子曰:「君所夢何如哉?」公曰:「其賓者甚短,大上而小下,其言甚怒,好亻免。」晏子曰:「如是,則伊尹也。伊尹甚大而短,大上小下,赤色而髯,其言好亻免而下聲。」公曰:「是矣。」晏子曰:「是,怒君師,不如違之。」遂不果伐宋。 (《御覽》三百七十八)

范獻子卜獵,命人占之,曰:「其繇曰:君子得黿,小人遺冠。」范獻子獵而無得,遺其豹冠。 (《御覽》六百八十四,又八百三十二,又九百三十二)

隕石於鑄三,宋景公問於刑史子臣曰:「隕石於鑄三,何也?」刑史子臣答曰:「天下之望山三,將崩。」(《北堂書鈔》一百六十)

初,刑史子臣謂宋景公曰:「從今已往,五祀(案《御覽》引作五月。)五日,臣死。自臣死後,五年五月丁亥(案《御覽》引作丁巳,)吳亡。已後五祀八月辛巳,君薨。」刑史子臣至死日,朝見景公,夕而死。後吳亡,景公懼,思刑史子臣之言,將至死日,乃逃於瓜圃(案《初學記》二十四引「瓜圃」,見《瑣語》)遂死焉。求得,已蟲矣。 (《藝文類聚》八十七,《御覽》九百七十八,《事類賦注》二十七)

智伯既敗,將出走,夢火見於西方,乃出奔秦。又夢火見於南方,遂奔楚也。 (《御覽》八百九十六,《事類賦》註八)

蒲且子見雙鳧過之,其不被弋者亦下。 (《文選·勵志詩》注)

齊東有二石,高八尺,博四尺,而入於海。 (《北堂書鈔》一百六十)

魯國多盜,季康子治之,獲一人焉。詰之曰:「汝胡以盜?」對曰:「此猶之蟻羶也,慕羶而附,寧可已邪?大夫為政,不能不盜,何以詰吾盜?柳下蹠,魯之民盜也,嘯聚其徒數千人,驪山之陽,抉人肝而食之,享年九十。而邑宰不得問也。子大夫陪臣陽貨,魯之家盜也。國命出其手,叛費,囚桓子,以意行國中自如,寶玉大弓,誰非先王所遺?子孫世守之謂。何今陽貨偃然竊以逋也?而子大夫不得問也?子大夫之家,魯之國盜也。名則魯臣,實魯君焉。國政為家事,國賦為家賦,藐然魯國如無有焉。而魯君不得問也。魯君,魯之大夫也,乾候之難,亦惟季孫意如之故,不得正其終。魯君靦然不斥季孫之立而以為身,則魯何以有王章也?逐一君,复易一君,而周天子不得問也。吾儕小人,其何知,知則於人而已矣。子大夫與吾儕小人,其俱負翳以謀朝夕耳,詰安用之?」康子曰:辨哉盜也!」去之,縶於獄中。 (《玉函山房輯佚書》卷六十三《史編·雜史類》之《古文瑣語》)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