汲冢琐语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汲冢书 汲冢琐语
辑录 先秦
佚名
竹书纪年
晋太康二年,汲县人发魏襄王冢,得古书七十五篇,其中有《琐语》十一篇。清代学者从史书中辑收《琐语》的各种引文,重新再组合成一份“琐语”。今据严可均《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所辑录二十馀则。

周宣王夜卧而晏起,后夫人不出于房。其后既出,乃脱簪珥,待罪于永巷,使其傅母通言于宣王曰:“妾之淫心见矣。至使君王失礼而晏起,以见君王之乐色而忘德也。乱之兴,从婢子起,敢请罪。”王曰:“寡人不德,实自生过,非夫人之罪也。”遂复姜后也。勤于政事,早朝晏退,卒成中兴之名。 (《艺文类聚》十五)

宣王之元妃献后,生子不恒,期月而生,后弗敢举。天子召问群臣及元史,史皆答曰:“若男子也,身体有不全,诸骨节有不备者,则可。身体全,骨节备,不利于天子也。将必丧邦。”天子曰:“若而不利余一人,命弃之。”仲山甫曰:“天子年长矣,而未有子。或天将以是弃周,虽弃之,何益?且卜筮言,何必从?”天子乃弗弃之。 (《御览》八十五,又一百三十五)

幽王娶褒姒,楚矢箕服,是丧王国。 (《北堂书钞》二十六,又四十二。)

周王欲杀王子宜咎,立伯服,释虎,将执之,宜咎叱之,虎弭耳而服。 (《御览》八百九十一,《事类赋·注》二十)

仲壬崩,伊尹放太甲,乃自立四年。 (《御览》卷八三)

晋冶氏女徒病,弃之舞嚣之马僮饮马而见之。病徒曰:“吾良梦。”马僮曰:“汝奚梦乎?”曰:“吾梦乘水如河汾,三马当以舞。”僮告舞嚣,自往视之,曰:“尚可活,吾买汝。”答曰:“弃之矣。犹未死乎?”舞嚣曰:“未。”遂买之,至舞嚣氏而疾有间,而生荀林父。 (《御览》六百四十二)

晋平公梦见赤熊窥屏,恶之而有疾,使问子产。 (案《左传》昭七年《疏》引以上同)子产曰:“昔共工之卿曰浮游,既败于颛顼,自没沈淮之渊(案《路史·后纪》引作“自沈于渊”)其色赤,其言善笑,其行善顾,其状如熊,常为天王崇,见之堂则王天下者死;见之堂下则邦人骇;见之门则近臣忧;见之庭则无伤。今窥君之屏,病而无伤,祭颛顼共工,则瘳。”公如其言而病间。 (《御览》九百八,《路史·后纪》二。案《史通》云:“寻《汲冢琐语》,即《乘》之流耶?其《晋春秋》篇云: “平公疾,朱熊窥屏。”左氏亦载斯事,而云梦黄熊入门。)

晋平公与齐景公乘,至于浍上,见人乘白骖八驷,以来平公之前。公问师旷曰:“有犬狸身而狐尾者乎?”(案《水经注》引作“有犬狸身而狐尾,随平公之车,公问师旷。”《太平广记》引作去其车而随公之车。”)师旷有顷而答曰:“有之。首阳神,其名曰者来。首阳之神饮酒霍太山,而归其居,而于浍乎见之。 (案《水经注》引对曰:“首阳之神,有犬狸身狐尾。其逢君者,饮酒得福则徼之。”《太平广记》引作“狸而狐尾,其名曰首阳之神。饮酒于霍太山,而归其君。”)甚善,君有喜焉。 ”(《水经·浍水注》,《御览》四十,《太平广记》二百九十一)

师旷御晋平公,(案《御览》三百六十九引作“晋师旷昼侍平公”)鼓瑟,辍而笑曰:“齐君与其嬖人戏,坠于床而伤其臂。”平公命人书之曰:某月某日(案《御览》三百九十一引作“某年某月。”)齐君戏而伤,问之于齐侯,齐侯笑曰:“然,有之。(《艺文类聚》十九《御览》三百六十九,又三百九十一。案《御览》三百六十九引作“公昼记之,使问齐侯,果如其言。”)

有鸟飞从西方来,白质,五色皆备,集平公之庭,相见如让。公召叔向问之,叔向曰:“吾闻师旷曰:‘西方有白质鸟,五色皆备,其名曰;南方赤质,五色皆备,其名曰摇。’其来为吾君臣,其祥先至矣。”(《御览》九百十七)

齐景公伐宋,至曲陵,梦见大君子,甚长而大,大下而小上,其言甚怒,好仰,晏子曰:“若是,则盘庚也。夫盘庚之长九尺有馀,大下小上,白色而髯,其言好仰而声上。”公曰:“是也。”“是怒君师,不如违之。”遂不伐宋也。 (《御览》三百七十七)

齐景公伐宋,至曲陵,梦见有短丈夫宾于前,晏子曰:“君所梦何如哉?”公曰:“其宾者甚短,大上而小下,其言甚怒,好亻免。”晏子曰:“如是,则伊尹也。伊尹甚大而短,大上小下,赤色而髯,其言好亻免而下声。”公曰:“是矣。”晏子曰:“是,怒君师,不如违之。”遂不果伐宋。 (《御览》三百七十八)

范献子卜猎,命人占之,曰:“其繇曰:君子得鼋,小人遗冠。”范献子猎而无得,遗其豹冠。 (《御览》六百八十四,又八百三十二,又九百三十二)

陨石于铸三,宋景公问于刑史子臣曰:“陨石于铸三,何也?”刑史子臣答曰:“天下之望山三,将崩。”(《北堂书钞》一百六十)

初,刑史子臣谓宋景公曰:“从今已往,五祀(案《御览》引作五月。)五日,臣死。自臣死后,五年五月丁亥(案《御览》引作丁巳,)吴亡。已后五祀八月辛巳,君薨。”刑史子臣至死日,朝见景公,夕而死。后吴亡,景公惧,思刑史子臣之言,将至死日,乃逃于瓜圃(案《初学记》二十四引“瓜圃”,见《琐语》)遂死焉。求得,已虫矣。 (《艺文类聚》八十七,《御览》九百七十八,《事类赋注》二十七)

智伯既败,将出走,梦火见于西方,乃出奔秦。又梦火见于南方,遂奔楚也。 (《御览》八百九十六,《事类赋》注八)

蒲且子见双凫过之,其不被弋者亦下。 (《文选·励志诗》注)

齐东有二石,高八尺,博四尺,而入于海。 (《北堂书钞》一百六十)

鲁国多盗,季康子治之,获一人焉。诘之曰:“汝胡以盗?”对曰:“此犹之蚁膻也,慕膻而附,宁可已邪?大夫为政,不能不盗,何以诘吾盗?柳下跖,鲁之民盗也,啸聚其徒数千人,骊山之阳,抉人肝而食之,享年九十。而邑宰不得问也。子大夫陪臣阳货,鲁之家盗也。国命出其手,叛费,囚桓子,以意行国中自如,宝玉大弓,谁非先王所遗?子孙世守之谓。何今阳货偃然窃以逋也?而子大夫不得问也?子大夫之家,鲁之国盗也。名则鲁臣,实鲁君焉。国政为家事,国赋为家赋,藐然鲁国如无有焉。而鲁君不得问也。鲁君,鲁之大夫也,干候之难,亦惟季孙意如之故,不得正其终。鲁君腼然不斥季孙之立而以为身,则鲁何以有王章也?逐一君,复易一君,而周天子不得问也。吾侪小人,其何知,知则于人而已矣。子大夫与吾侪小人,其俱负翳以谋朝夕耳,诘安用之?”康子曰:辨哉盗也!”去之,絷于狱中。 (《玉函山房辑佚书》卷六十三《史编·杂史类》之《古文琐语》)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