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苑珠林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二 法苑珠林 卷第三
唐 釋道世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萬曆刊本
卷第四

法苑珠林卷第三

   唐上都西明寺沙門釋道世玄惲撰

劫量篇第一之一

 小三灾部

  述意

夫劫者葢是紀時之名猶年號耳然則時無别體約

法而明所以聖敎𢎞宣多所攸載者雖非理觀之沖

規亦懲勸之幽㫖也若乃涉迷津於曩識微塵之數

易窮返覺路於初心僧祇之期難滿此迷悟之異也

自有無間獄中等芥城而限命先行天上儔衣石以

受形此善惡之殊也至若娑婆世界謂俄頃爲百齡

袈裟刹土將永劫以浹日斯染淨之别也統而言之

不過大小大小之内各有三焉大則水火風而爲災

小則刀饉疫以成害是知六年華觀終焚蕩於沉灰 -- 灰

千梵瓊㙜卒漂淪於驟雨加復診候無徴雩祈失効

霜戈接刅星劒交鋒酷毒生人崩亾殆盡恐三界而

未悟嗟六道而悲夫

  疫病

依智度論云何名爲劫答曰依西梵正音名爲劫簸

颰陀劫簸者亦名劫波秦言分别時節颰陀者秦言善有二名爲賢以多賢人出世

故名賢劫也又立世阿毗曇論云佛世尊說一小劫者名

爲一劫二十小劫亦名一劫四十小劫者亦名一劫

六十小劫亦名一劫八十小劫名一大劫云何一小

劫名爲一劫是時提婆達多比丘住地獄中受熟業

報佛說住壽一劫云何二十小劫亦名一劫如梵衆

天二十小劫是其壽量佛說住壽一劫云何四十小

劫亦名一劫如梵輔天壽量四十小劫佛說住壽一

劫云何六十小劫亦名一劫如大梵天壽量六十小

劫佛說住壽一劫云何八十小劫名一大劫佛說劫

中世界經云二十小劫壞次經二十小劫壞已空次

經二十小劫起成次經二十小劫起成已住是二十

小劫起成已住者幾多已過幾多未過八小劫已過

十一小劫未來第九劫現在未盡此第九一劫幾多

已過幾多未來定餘六百九十年在至梁末己卯年翻此經爲斷矣

是二十小劫中間有三小災次第輪轉一疾疫災二

刀兵災二饑饉災此三小災諸經論列名前後不同若依長阿含中起世等初列刀兵

次列饑饉後列疫病若依俱舍毗曇婆沙論等初列刀兵次列疫病後列饑饉若依瑜伽對法論等初列

饑饉後列刀兵若據年月長短次第依瑜伽對法論者是也今且依立世阿毗曇

論之此卽第九中卽當第三災此劫由饑餓故盡佛

言是二十小劫世界起成得住中第一劫小災起時

有大疾疫種種諸病一切皆起閻浮提中一切國土

所有人民等遭大疾疫一切鬼神起瞋惡心損害世

人壽命短促唯住十嵗身形矬小或二搩手或三搩

手於其自量則八搩手所可資食稊稗爲上人髮衣

服以爲第一唯有刀仗以自莊嚴是時諸人不行正

法非法貪著邪見等業日夜生長諸惡鬼神處處損

人是時大國王種悉皆崩亾所有國土次第空廢唯

有小郡縣是其所餘相去遼遠各在一處如是人者

疾病困苦無人布施湯藥飲食以是因縁壽命未應

盡橫死無數一日一夜無量衆生疾病疫死由行惡

法得是果報於此中生劫濁而起捨命已後墮三惡

道時一郡縣次復荒蕪唯少家在相去轉遠各在一

處疾疫死者無人送埋是時土地白骨所覆乃至居

家次第空盡是時劫末唯七日在於七日中無量衆

生遭疫死盡設有在者各散别處時有一人合集閻

浮提内男女唯餘一萬留爲當來人種唯此萬人能

持善行諸善鬼神欲令人種不斷絶故擁䕶是人以

好滋味令入毛孔以業力故人種不斷過七日後是

大疫病一時息滅一切惡鬼皆悉捨去隨諸衆生飲

食衣服應念所須天卽雨下隂陽調和美味出生身

形可愛安樂無病譬如親愛久不相見忽得聚集生

喜樂心共相携持不相捨離是前劫人壽命十嵗後

劫人民從其而生壽命最長二十千嵗如此功徳自

然得成與善法相應身口意善捨壽命後生善道中

從天捨命還生人道自然賢善戒品具足捨壽已後

更生天道久久如是初劫中間疫病窮盡次第二劫

來續二十千嵗是劫中間第一壽量是人從前二十

千嵗人所生神力自在資生具足壽命四十千嵗人

天道生久久如是說名第二劫中間第二壽量四十

千嵗資生具足夀命六十千嵗久久如是說名第三

劫中間第三壽量六十千嵗從六十千嵗至八十千

嵗是時女年五百嵗爾乃行嫁是時諸人唯有七病

謂大小便利寒熱婬慾飢老等如是時中一切國土

冨貴豐樂無有怨賊反逆盗竊村落次比雞鳴相聞

耕種雖少𭣣實巨多衣服財寳稱意具足安坐受樂

無所馳求夀命八十千嵗時住阿僧祇年乃至衆生

未起十惡從起十惡因此百年則減十嵗次復百年

復減十嵗次第漸減至餘十嵗最後十嵗住不復減

長極八萬短至十年若佛不出世次第如此若佛出

世如正法住衆生壽命暫住不滅隨正法稍減壽命

漸減

  刀兵

依立世阿毗曇論云佛說一小劫者名爲一劫如是

同前乃至八十小劫名大劫中至二十小劫起成住

中第二小災起由大刀兵人壽十嵗時三毒邪見日

夜生長父母兒子兄弟眷屬互相鬬諍何況他人是

時諸人起鬬諍已仍相手舞或以瓦石刀仗互相怖

畏四方諸國互相伐討一日一夜害死無量如是過

失自然而生人行不善得是果報於此中生劫濁而

起是時人家一時沒盡縱有餘殘各各分散是時劫

末餘七日在於七日中手執草木卽成刀仗由此噐

仗互相殘害怖畏困死是時諸人怖懼刀仗逃竄林

藪或渡江水隱蔽孤洲或入坑窟以避災難或時相

見仍各驚走恐怖失心或時仆地譬如麞鹿遭逢獵

師如是七日刀兵橫死其數無量設有在者各散别

處時有一人合集閻浮提男女唯餘一萬留爲當來

人種於是時中皆行非法唯此萬人能行善法諸善

鬼神欲令人種不斷絶故擁䕶是人以好滋味令入

毛孔以業力故於劫中間留人種子自然不斷過七

日後是大刀兵一時息滅一切惡鬼皆悉捨去隨諸

衆生所須衣食應念所須天卽雨下隂陽調和美味

出生身形可愛相好還復一切善法自然而起淸涼

寂靜安樂無病慈悲心起無惱害意互得相見生喜

樂心譬如親愛久不相見忽得聚集生喜樂心共相

携持不相捨離從其十嵗展轉行善生人天中至二

十千嵗乃至壽命八十千嵗住阿僧祇年自别同前不煩重述

  饑饉

依立世阿毗曇論云從一小劫乃至八十小劫住劫

中第三劫小災起時由大飢餓災欲起時由天亢旱

一切人民遭大疾疫一切鬼神起瞋惡心損害世人

夀命短促唯住十嵗身形短小或二三搩手所食稊

稗人髮爲衣猶爲上服刀仗自嚴不相恭敬貧窮困

苦愚癡邪見日夜生長榖貴饑饉舍羅柯行見他資

粮便徃奪食以此因緣餓死無數一切衆生生劫濁

中自然而起造作惡業天不降雨四五年中由大旱

故覓生草菜尚不可得何況米榖一切禽獸悉取食

之於一日一夜飢餓死者其數無量郡縣空盡唯少

家在相去轉遠不行正法三毒轉盛貧窮困苦日夜

相應是時六七年間天不降雨由大旱故思欲見水

尚不可得何況飲食是劫中間唯七日在一日一夜

餓死無數縱有在者各散别處時有一人合數閻浮

提内男女大小共一萬人留爲當來人種人能行善

諸善鬼神欲令人種不斷絶故擁護是人以好滋味

令入毛孔以業力故人種不斷過七日後是飢餓一

時息滅一切惡鬼皆悉捨去所須衣食天卽雨下隂

陽調和美味出生身形可愛相好還復一切善法自

然而起淸涼寂靜安樂無病慈悲入心無惱害意譬

如親愛久不相見忽得聚集生喜樂心共相携持不

相捨離從於十嵗展轉行善生人天中壽命長逺至

二十千嵗乃至八十千嵗自外法因並同初述依立世論

中三災各經七日若依餘經論說饑饉七年七月七日疫病七月七日刀兵極經七日故瑜伽

論云謂人壽三十嵗時方始建立當爾之時精妙飲

食不可復得唯煎煑朽骨共爲讌㑹若遇得一粒稻

麥粟稗等子重若末尼珠藏置箱篋而守護之彼諸

有情多無氣勢蹎僵在地不復能起由饑儉故有情

之𩔖亾没殆盡如此儉災經七年七月七日七夜方

乃得過彼諸有情復共聚集起下猒離由此因縁壽

不退減儉災遂息又若人壽二十嵗時本起猒患今

乃退捨爾時多有疫氣瘴癘災横熱惱相續而生彼

諸有情遇此諸病多悉損没如是病災七月七日七

夜方乃得過彼諸有情復共聚集起中猒離由此因

緣壽量無減病災乃息又人壽十嵗時本起猒患今

還退捨爾時有情展轉相見各起猛利殺害之心由

此因緣隨執草木及以瓦石皆成最極銳利刀劒更

相殘害死䘮終盡如是刀災極經七日方乃得過

  相生

依中阿含經云過去有輪王出世名曰頂生奉持法

齋修行布施國中貧者出財用給後經多時然國中

有貧窮者不能出物用給恤乏人轉窮困因窮便盗

他物其主捕伺𭣣縛送詣刹利頂生王所白曰天王

此人盗我物願天王治王問彼人曰汝實盗耶彼曰

實盗所以者何以貧困故若不盗者便無自濟王卽

出財而給與之語盗者曰汝等還去後莫復作由斯

之故人作是念我等亦應盗取他物於是各競行盗

是謂因貧無物不能給恤故人轉窮困因盗滋甚故

彼人壽轉減形色轉惡父壽八萬嵗子壽四萬嵗彼

人壽四萬嵗時有人復盗送王王聞已便作是念若

我國中有盗他物更出財物盡給與者如是竭藏盗

遂滋甚我今寧可作極利刀若我國中有偷盗者便

𭣣捕取坐髙摽下斬截其頭作此念已便勑行之於

後彼人効此利刀持行劫物捉彼物主截斷其頭因

貧盗甚刀殺轉増故彼人壽轉減形色轉惡父壽四

萬嵗子壽二萬嵗人壽二萬嵗時時彼盗者便作是

念王若知實或縛鞭我或擯罰錢或貫摽上我寧𡚶

言欺誑王耶念已白王我不偷盗是爲因貧無物不

能給恤盗殺轉増便𡚶言兩舌故彼人壽轉減形色

轉惡父壽二萬嵗子壽一萬嵗人壽一萬嵗時人便

嫉妬邪婬轉増故彼人壽轉減形色轉惡父壽一萬

嵗子壽五千嵗人壽五千嵗時三法轉増非法欲惡

貪邪法故父壽五千嵗子壽二千五百嵗人壽二千

五百嵗時復三法轉增兩舌麤言綺語故彼壽轉減

形色轉惡故父壽二千五百嵗子壽千嵗人壽千嵗

時一法轉増邪見是也因一法増故彼人壽轉減形

色轉惡父壽千嵗子壽五百嵗人壽五百嵗時彼人

不孝父母不能尊敬沙門梵志不行順事不作福業

不見後世罪故父壽五百嵗子壽二百五十嵗或二

百嵗今若長壽或壽百嵗或不啻者佛復告比丘曰

未來久時人壽十嵗女生五月卽便出嫁人壽十嵗

時有穀名稗子爲第一美食如今粇粮以爲上饌所

有酥油鹽蜜甘蔗一切盡没唯行十惡業道者爲人

所敬都未有善母於其子極有害心子亦於母極有

害心父子兄弟姊妹親屬展轉相向有賊害心猶如

獵師見彼鹿已極有害心人壽十嵗時有七日刀兵

劫盛彼若捉草卽化成刀若捉藮木亦化成刀以此

刀兵各各相殺彼於七日刀兵劫過七日便止爾時

亦有人生慙耻羞愧猒惡不愛彼人七日刀兵起時

便入山野在隱處藏過七日已則從山野於隱處出

更互相見生慈愍心極相愛念猶如慈母唯有一子

與久離别逺來相見情極愛念便作是語諸賢我今

相見令得安隱我等由昔生不善心令親族死盡我

等寧可共行善法離斷殺業行善法已壽便轉増形

色轉好壽十嵗人生子壽二十壽二十人復作是念

若求善者壽色轉好我等應可更増行善共離不與

取行是善已壽便轉増人生子壽四十嵗復離邪婬

行是善已壽色轉好人生子壽八十嵗復離𡚶言行

是善已壽色轉好人生子壽百六十嵗壽百六十已

復離兩舌行是善已壽色轉好人生子壽三百二十

嵗復離麤言行是善已壽色轉好人生子壽六百四

十嵗復離綺語行是善已壽色轉好人生子壽二千

五百嵗復離貪嫉行是善已壽色轉好人生子壽五

千嵗復離瞋恚行是善巳壽色轉好人生子壽一萬

嵗復離邪見行是善已壽色轉好人生子壽二萬嵗

復離非法欲惡貪行邪法我等寧可離此三惡不善

法行是善已壽色轉好人生子壽四萬嵗壽四萬嵗

時孝順父母尊重恭敬沙門梵志奉行順事修習福

業見後世罪行是善已人生子壽八萬嵗人壽八萬

嵗時此閻浮洲極大豐樂多有人民村邑相近如雞

一飛女年五百嵗乃當出嫁唯有七病寒熱大小便

利婬欲飢食老等更無餘患時有王名螺爲轉輪王

聦眀智慧有四種軍整御四天下七寳千子具足端

正勇猛無畏能伏他衆統領大地乃至大海不以刀

杖以法敎令令得安樂餘有疾病饑饉作法延促並皆同前

  對除

依新婆沙論云然有聖言說彼對治謂若有能一日

一夜持不殺戒於未來生決定不逢刀兵災起若能

以一訶梨怛雞果起殷淨心奉施僧衆於當來世決

定不逢疫病災起若能以一團食施諸有情於未來

世決定不逢饑饉災時問如是三災餘洲有不答無

根本災而有相以謂瞋増盛身力羸劣數加飢渴此

說二洲北拘盧洲亦無罪業而生彼故又彼無有瞋

増盛故

述曰衆生固執無思悛革慳貪嫉妬惡業逾盛所以

人情嶮惡凶毒㳂流今入末法人物俱惡所有依正

兩報致令日夜衰耗故付法藏經云阿恕迦王自爲

僧行食時賔頭盧用酥澆飯阿恕迦王白言大聖酥

性難消能不爲疾尊者答曰不爲患也何以故佛在

時水與今酥等是故食之終不成病爾時尊者欲驗

斯事使手入地下至四萬二千餘里卽取地肥而示

於王王今當知衆生薄福肥膩之味皆流入地是故

世間福轉衰減王SKchar養已歡喜而退良由世尊韜光

未盈百年尚有斯徵況今向有二千豈有精味故瑜

伽論云三災起時爾時有情復有三種最極衰損壽

量衰損依止衰損資具衰損壽量衰損者所謂壽量

極至十嵗依止衰損者謂其身量極至一搩手或復

一握資具衰損者爾時有情唯以粟稗爲食中第一

以髮爲衣中第一以鐵爲莊嚴中第一五種上味悉

皆隱没所謂酥蜜油鹽等味及甘蔗變味

 大三灾部

  時量

依新婆沙論云劫有三種一中間劫二成壞劫三大

劫中間劫復有三種一減劫二増劫三増減劫減者

從人壽無量嵗減至十嵗増者從人壽十嵗増至八

萬嵗増減者從人壽十嵗増至八萬嵗復從八萬嵗

減至十嵗此中一減一増十八増減合二十中劫世

間成二十中劫成已住此合名成劫經二十中劫世

間壞二十中劫壞已空此合名壞劫總八十中劫合

名大劫成已住中二十中劫初一唯減後一唯増中

間十八亦増亦減故對法論云由此劫數顯色無色

界諸天壽量也

  時節

依奘法師西國傳云隂陽歷運日月旋璣稱謂雖殊

時候無異隨其星建以摽月名時極短者謂之刹那

也如新婆沙論云彼刹那量云何可知有作是言依

施設論說如中年女緝績毳時抖捒細毛不長不短

齊此說爲怛刹那量彼不欲說毛縷短長但說毳毛

從指開出隨所出量是怛刹那問前問刹那何緣乃

引施設論說怛刹那量答此中舉麤以顯於細以細

難知不可顯故謂百二十刹那成一怛刹那六十怛

刹那成一臘縛此有七千二百刹那三十臘縛成一

牟呼栗多此有二百一十六千刹那三十牟呼栗多

成一晝夜此有少二十不滿六十五百千刹那此五

藴一晝一夜經於爾所生滅無常有說此麤非刹那

量如我義者如壯士彈指頃經六十四刹那有說不

然如我義者如二壯夫掣斷衆多迦尸細縷隨爾所

縷斷經爾所刹那有說不然如我義者如二壯夫執

挽衆多迦尸細縷有一壯夫以至那國百練剛刀捷

疾而斷隨爾所縷斷經爾所刹那有說猶麤非刹那

量實刹那量世尊不說如世尊說譬如四善射夫各

執弓箭相背攅立欲射四方有一捷夫來語之曰汝

等今可一時放箭我能遍接俱令不墮於意云何此

捷疾不苾芻白佛甚疾世尊佛言彼人不及地行藥

义地行捷疾不及空行藥义空行捷疾不及四大王

衆天彼天捷疾不及日月二輪二輪捷疾不及堅行

天子此薄日月輪車者此等諸天展轉捷疾壽行生

滅捷疾於彼刹那流轉無有暫停由此故知世尊不

說實刹那量問何故世尊不爲他說實刹那量答無

有有情堪能知故又依安般經云於一彈指頃心有

九百六十轉又仁王經云一念有九十刹那一一刹

那中復有九百生滅又菩薩處胎經云一彈指頃有

三十二億百千念念念成形形形皆有識佛之威神

入微識中皆令得度又毗曇論合有十二重一名刹

那二怛刹那三名羅婆四名摩睺羅五名日夜六名

半月七名一月八名時九名行十名年十一名雙十

二名劫一刹那者翻爲一念百二十刹那爲一怛刹

翻爲一瞬六十怛刹那爲一息一息爲一羅婆三十

羅婆爲一摩睺羅翻爲一須臾三十摩睺羅爲一日

夜一日夜計有六百三十八萬刹那僧祇律云二十

念爲一𣊬二十瞬名一彈指二十彈指名一羅預二

十羅預名一須臾一日一夜有三十須臾日極長時

晝有十八夜有十二極短時晝有十二夜有十八春

秋分便等又智度論云晝夜六分有三十時春秋分

時晝夜各十五時餘時増減五月晝時有十八夜有

十二十一月夜時有十八晝有十二依奘法師西國

傳云居俗日夜分爲八時晝四夜四於二時各有四分月盈至滿

謂之白分月虧至晦謂之黒分或十四日十五日月

有大小故也白前黒後合爲一月六月合爲一行日

遊在内北行也日遊在外南行也總此二行合爲一

嵗又分一嵗以爲六時正月十五日至三月十五日

漸熱也三月十六日至五月十五日盛𤍠也五月十

六日至七月十五日雨時也七月十六日至九月十

五日茂時也九月十六日至十一月十五日漸寒也

十一月十六日至正月十五日盛寒也如來聖敎嵗

爲三時正月十六日至五月十五日𤍠時也五月十

六日至九月十五日雨時也九月十六日至正月十

五日寒時也或爲四時春夏秋冬也依論計之十五

夜爲半月兩半月爲一月三月爲一時兩時爲一行

一行卽半年六月也兩行爲一年二年半爲一雙此

由閏故以閏月兼本月此謂月雙非閏雙也若以五

年兩閏爲閏雙者二年半有一閏豈立隻乎積此時

數明劫有四種一别劫二成劫三壞劫四大劫從人

壽十嵗漸至八萬嵗經多時八萬嵗又漸減至十嵗

爲一别劫對餘總故名爲别也若以事格量依雜阿

含經云由旬城髙下亦爾滿中芥子百年取一芥盡

劫猶不盡按此卽爲别劫也若據大劫卽以八十由

旬城爲量也樓炭經云以二事論劫一云有一大城

東西千里南北四千里滿中芥子百嵗諸天來下取

一芥子盡劫猶未盡二云有一大石方四十里百嵗

諸天來下取羅縠衣拂石盡劫猶未窮此亦應是别

劫也第二有成劫四十壞劫亦爾所以然者世間成

時二十别劫住時二十别劫壊時二十别劫空時二

十别劫此中以住合成以空合壞故各四十别劫總

此成壊合有八十别劫爲一大劫若更舒之别有六

劫一别二成三住四壊五空六大若更束之則有三

劫一小劫二中劫三大劫小則别劫中則成壊隨一

大則總成與壞欲界中壽一劫是小劫初禪三天壽

劫是中劫二禪已去壽劫是大劫外國俗算有六十

位過此已後不可數故名阿僧祇此數年爲劫數一

至六十位名阿僧祇劫此是大劫量也故智度論經

云以百由旬城爲量百年取一芥故喻以迦尸羅天

衣百年一拂百由旬石爲量者此並格量大劫也卽

按索訶世界舊云娑婆世界一大劫中千佛出世尋夫劫波

之號不可以時數之故以假石芥城等准爲一期之

候卽約前中具含成住壞空四劫也如前從十嵗増

至八萬復從八萬還至十嵗經二十返一小劫二十

小劫爲一成劫以年算之則經八千萬萬億百千八

百萬嵗也止一爲小劫矣今成劫已過入住劫來復

經八小劫釋迦牟尼如來於住劫中當第四佛尚餘

九百九十六佛於後續次而出依奘法師西國傳云

夫數里之稱謂踰繕那舊云由旬又曰踰闍那又曰由延皆訛畧踰繕那

者自古聖王一日運行也舊傳一踰繕那四十里矣

印度國俗及三十里聖敎所載唯十六里故毗曇論

四肘爲一弓五百弓爲一拘盧舍八拘盧舍爲一由

旬一弓長八尺五百弓長四百丈四百丈爲一拘盧

舍一里有三百六十步一步有六尺合有二百一十

六丈爲一里二里有四百三十二丈計前五百弓有

四百丈爲一拘盧舍猶欠三十二丈不滿二里計一

拘盧舍減有二里計八拘盧舍減十六里爲一由旬

若依雜寶藏經一拘盧舍有五里計毗曇八拘盧舍

爲一由旬合有四十里

  壞劫

依長阿含經云三災上際云何若火災起時至光音

天爲際若水災起時至遍淨天爲際若風災起時至

果實天爲際三災欲起時世間人皆行正法正見不

倒修十善行行此法時有人得第二禪者卽踊身上

昇於空中住聖人道天道梵道髙聲唱言諸賢當知

無覺無觀第二禪樂人聞此聲已卽修無覺無觀身

壞命終生光音天是時地獄衆生罪畢命終來生人

間復修無覺無觀得生光音天畜生餓鬼阿須倫乃

至六欲皆生光音天爾時生地獄盡後畜生盡已次

鬼阿須倫乃至他化自在天盡已然後人盡無有

遺餘此世敗壞乃成爲災又順正理論云乃至地獄

無一有情爾時名爲地獄已壞諸有地獄定受業者

業力置他方獄中由此准知旁生鬼𧼈時人身内無

有諸蟲與佛身同若時人𧼈此洲一人無師法然得

初靜慮從靜慮起唱如是言離生喜樂甚樂甚靜餘

人聞已皆入靜慮命終並得生梵世中乃至此洲有

情都盡是名已壞贍部洲人東西二洲例此應說北

洲命盡生欲界天由彼鈍根無離欲故生欲界天已

静慮現前轉得勝依方能離欲乃至人𧼈無一有情

爾時名爲人𧼈已壞若諸天𧼈欲界六天隨一法然

得初靜慮乃至並得生梵世中爾時名爲欲天已壞

如是欲界無一有情名欲界中有情已壞若時梵世

隨一有情無師法然得二靜慮從彼定起唱如是言

定生喜樂甚樂甚靜餘天聞已皆入彼靜慮命終並

得生極光淨乃至梵世中有情都盡如是名已壞有

情世間唯噐世間空曠而住餘方世界一切有情感

此三千世界業盡於此漸有七日輪現諸海乾竭衆

山洞然洲渚三輪並從焚燎風吹猛焰燒上天宫乃

至梵宫無遺灰 -- 灰 燼自地火焰燒自地宫非他地災能

壞他地由相引起故作是說下火風飄焚燒上地謂

欲界火猛焰上昇爲緣引生色界火焰餘災亦爾如

應當知如是始從地獄漸減乃至噐世界盡總名壞

劫又觀佛三昧經云天地始終謂之一劫劫盡壞時

火災將起一切人民皆背正向邪競行十惡天久不

雨所種不生依水泉源乃至四大駛河皆悉枯竭久

久之後風入海底取日上天城郭於須彌山邊置本

道中長阿含經云其後久久有大黒風暴起海水深八萬四千由旬吹使兩披取日宫殿置於須彌

山半去地四萬二千由旬安日道中乃至七日次第取之法用並然雜心論云劫滅之時由乾陀山後有

七日輪住從彼而出又說云分一日爲七日又說云從阿鼻地獄下出日衆生業力故耳一日出

時百草𣗳木一時彫落二日出時四大海水從百由

旬乃至七百由旬内其水自然枯涸三日出時四大

海水千由旬乃至七千由旬内水展轉消盡四日出

時四大海水深千由旬五日出時四大海水縱廣七

千由旬乃至竭盡長阿含經云五日出已其後海水轉減猶如春雨後亦如牛跡中水

遂至涸盡不漬人物也六日出時此地厚六萬八千由旬皆悉

煙出從須彌山乃至三千大千刹土及八大地獄靡

不燒滅煙盡無餘人民命終皆依須彌山及六欲諸

天皆悉命終宫殿皆空一切無常不得久住七日出

時大地須彌山漸漸崩壞百千由旬永無遺餘山皆

洞然諸寶爆裂煙焰震動至於梵天一切惡道皆悉

蕩盡罪終福至皆集第十五天上十四天以下盡成

灰 -- 灰 墨新生天子未曽見此普懷恐懼舊生天子各來

慰勞勿生恐怖終不至此人民命終生光音天以念

爲食光明自照神足飛行或生他土若生地獄地獄

罪畢亦生天上若罪未畢復移他方無日月星㝛亦

無晝夜唯有大㝠謂之火劫火災果報致此壞敗劫

欲成時火乃自滅更起大雲漸降大雨滴如車軸是

時此三千大千刹土水遍其中及至梵天故瑜伽論

云又諸有情能滅壞業増上力故及依六種所燒事

故復有六日輪漸次而現彼諸日輪望舊日輪所有

熱勢踰前四倍旣成七已熱遂増七云何名爲六所

燒事一小大溝坑由第二日輪之所枯竭二小河大

河由第三日輪之所枯竭三無熱大池由第四日輪

之所枯竭四大海由第五日輪及第六一分之所枯

竭五蘇迷盧山及以大地體堅實故由第六一分第

七日輪之所燒𤉷卽此火焰爲風所鼓展轉熾盛極

至梵世如是世界皆悉燒已乃至灰 -- 灰 墨及與餘影皆

不可得從此名爲噐世間已壞滿足二十中劫如是

壊已復二十中劫住云何水災謂過七火災已於第

二靜慮中有俱生水界起壞噐世間猶水消鹽此之

水界與噐世間一時俱没如是没已復二十中劫住

云何風災謂七水災過已復七火災從此無間於第

三靜慮中有俱生風界起壞噐世間如風乾支節復

能消盡此之風界與噐世間世間已壞又依順正理

論云此水火風三大災起逼有情𩔖令捨下地集上

天中初火災興由七日現有說如是七日輪行猶如

鴈行分路旋運中間各相去五千踰繕那次水災興

由降瀑雨有作是說從三定邊空中欻然雨熱灰 -- 灰 水

有餘復說從下水輪起湧沸水上騰漂浸決定義者

卽此邊生後風災興由風相擊有作是說從四定邊

空中欻然飄擊風起有餘復說從下風輪起擊風上

騰飄鼓此決定義准前應知三災起時云何次第要

先無間起七火災其次定應一水災起此後無間復

七火災度七火災還有一水如是及至滿七水災復

有七火災後風災起如是總有八七火災一七水災

一風災起水風災起皆次火災自水風災必火災起

故災次第理必應然何緣七火方一水災極光靜天

壽勢故謂彼壽量極八大劫故至第八方一水災由

此應知要度七水八七火後乃一風災由遍淨天壽

勢力故謂彼壽量六十四劫故第八八方一風災如

諸有情修定漸勝所感異熟身壽漸長由是所居亦

漸久住故毗曇論偈云

  七火次第過 然後一水災 七七火七水

  復七火後風

又對法論云如是東方無間無斷無量世界或有將

壞或有將成或有正壊或壞已住或有正成或成已

住如於東方乃至一切十方亦爾如是若有情世間

若噐世間業煩惱力所生故業煩惱増上所起故總

名苦諦又雜心論問何故壞劫不至第四禪答淨居

天故彼無上地生卽彼般湼槃故亦不下生下地非

數滅故若彼住經壞劫者亦不然増上福力生彼處

故内擾亂非故若彼地内有擾亂者則外有災患彼

初禪内有覺觀火擾亂故外爲火災燒第二禪内喜

水擾亂故外爲水災所漂第三禪内有出入息風擾

亂故外爲風災所壞問第四禪未曽有擾亂者何得

不常答刹那無常所壞故第四禪地不定相續隨彼

天生宫殿俱起若天命終彼亦俱没耳

法苑珠林卷第三

校譌

 第十紙十行令得之令南藏作今

音釋

 浹卽渉切十日幹一周曰浹日具吝切饑饉也鋤祐切急也章忍切驗視也

 雩羽俱切祈雨祭也補過蒲撥昨禾切短也陟革

 蒲拜切草似榖者七亂切逃也蘇后都年切仆也居良切債也

 銳于芮切利也古行切不粘稻也慈此緣切改也土刀切藏

 充稅切細毛也抖捒抖當口切捒所革切抖捒擇取物也力弔切縱人也

 徐𣈆切火餘也踈吏切疾也疾智切浸也潤也布校切火裂聲

 光禄寺少卿兼監察御史閱視大同吉水曽乾亨施貲刻此

 法𫟍珠林第三卷 呉江比丘明覺對 甌寧唐士登書 進賢洪以忠刻

 萬曆辛卯春清涼山妙德庵識